上一篇 | 下一篇

道之动-某红色间谍传记(2)(小说连载)

发布: 2017-1-05 16:50 | 作者: 袁劲梅



        等到虹该回去的时候了,桑果儿又后悔他们短短的约会,都让他用来吵架了.他坚持要送她回去,目的是想跟她多呆一会儿.
        桑果儿看着虹消失在那个黑洞洞的筒子楼,他又绕到她家的窗口立着,为了能够再多感到她一会儿.虹家的灯亮了.接着,虹突然惊叫了一声.桑果儿不顾一切地冲进筒子楼,踢翻了人家的煤球和锅.桑果儿破门而入.虹眼睛瞪得大大的,手里拿着一个空瓶子.她茫然地望着桑果儿说:"他自杀了,他把所有的安眠药都吃了."桑果儿看见虹的丈夫一滩泥一样躺在地下,人事不醒地昏睡.现在,桑果儿对躺在地下的这个男人既无好感也无怨恨.他二话没说,背起虹的胖丈夫招呼虹:"走,上医院."
        门口围了几个闻讯出来看热闹的邻居.桑果儿从他们身边挤过,虹的胖丈夫的口水流到他的脖子上很不舒服.他听见邻居们在议论他:
        "她男人为什么自杀?"
        "因为她有外遇了."
        "唉"桑果儿听见对门的那个老太太叹了口起说:"她男人真可怜."
        桑果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人啊."
        在医院,桑果儿一直陪着虹,守在那个男人身边,医生给他灌肠,他稀里糊涂地又吐又拉,桑果儿不愿意让虹看了难过,就叫虹坐在诊室外面休息,他一个人伺候病人,弄得满身都是臭气.第二天,虹的丈夫没事了,只是呼呼大睡.桑果儿出来找虹,看见虹丈夫系里的党总支书记正在跟虹谈话.
        书记说:"小文很可怜呀,他以前很有才华.你要对他好一点.夫妻就是这么回事,他有病了,你就不要他,他能不自杀吗?你也是个建党对象,不能把个人的困难推给社会,你不管他了,他就是社会的负担,学校的负担呀.我们不能这么作人.我知道你的苦处,系里会尽量帮助你,但是其他不道德的事,你千万别做,不然社会不容呀."
        虹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桑果儿忍不住了:"医生刚才说了,他的自杀是病态和幻觉造成的,以后还可能再发生,他这种病的危险就在于不是自杀就是杀人.社会只接受他给社会的服务,他成负担了就该余老师个人担着.照顾他到死自然可以编成夫妻恩爱的佳话,可这个`佳话'的代价是余老师一生的幸福.你不觉得这样的`佳话'是社会谋害个人的`过量安眠药'吗?"
        书记挺和气,他对桑果儿说:"同学呀,你还太年轻,当第三者的日子是并不好过的."
        书记的话还真没说错.桑果儿的日子果然不好过.不久,研究生院来人到班上主持了班长改选.桑果儿走在校园里,不时有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回头看他,说一句:"那个搞师生恋的."或者"那个第三者."桑果儿时常在心里苦笑,他成"第三者"了.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保护他所热爱的人们,他的职业就是当一个"红色第三者",他把自己的身体毫无保留地贡献给了他们.他不可以当他自己,他得和丝毫不爱的人周旋,拼命强迫自己把假装的感情燃烧得象火.可是,等到他当了他自己,把作为人的感情真的燃烧起来的时候,等到他开始追求自己的爱情的时候,人们却视他为一个'可耻的第三者".扪心自问,他桑果儿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要是一开始他看见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就是再爱她,也只会在心里默默地爱的.虹过的那算是什么日子,他的军人的天职是保护人们,可他却不能保护虹.而她是他最爱的,最想保护的,也是最需要他保护的人.
        虹的日子当然更难.她是优秀教师,建党对象,又是妻子,女儿,媳妇,压力来自四面八方.她不再微笑了.上课来,下课走.她又故意回避桑果儿.有一次桑果儿在她回家的路上等着她,想跟她谈谈.等她和他相对的时候,她变得异常苍白,低着头说了句:"没想到,我害了你."说完就匆匆要走.桑果儿一把拉住她,说:"你太愿意承担责任了.这些都不是你的责任,都是一些不敢负责任的人加给你的.我所要做的只是分担你的责任.要不然,你会给一个没有希望的婚姻压死的.为什么我们不想想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虹抬起头,看着桑果儿,眼里慢慢涌出泪水,她说:"你说的这些话,就象个哲学家.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有这,我就够了."
        桑果儿一阵心酸,这么好的女人,她对生活要求的太少,却要承担的太多.他对虹柔声说:"这远远不够的,生命力是压不住的.哪怕是面对夕阳也要爆发的."
        深秋了.该熟的果子都熟了.桑果儿却眼巴巴地等着一个没有希望的果子.看着虹一天天郁郁寡欢,桑果儿不忍心再逼她,他知道虹有她的难处,他愿意等待,他不知道要等多久,说不定要等到他丈夫享尽天年.桑果儿忍着,忍着,他觉得这么不死不活地拖着,简直就象凌迟致死.他尝到了恋爱的痛苦.苦闷极了,他就跑到"洋社会"去工作,象是出于报复心理,又象是化悲痛为力量,他和洋女人一边跳舞一边调情,能套她们的话套到大半夜.他当着这个"红色第三者",越当越觉得自己象是个工具.他奇怪自己好不容易完整起来的自我怎么又分裂了?一半是"红色第三者",一半是"可耻的第三者".只是这次分裂是他所爱的人们强加给他的.
        有一天,桑果儿突然收到了一张贺卡,上面写着:"班长,祝你生日快乐."下面署名是以"小九江"为首的一班同学.桑果儿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在去教室的路上,"小九江"又拦住他,说:"晚上,我们要在你们宿舍为你开一个生日晚会,让你高兴."
        难怪胖子和赵永刚一早起来就忙着打扫房间,桑果儿心里很感激这帮同学.可是现在,他生命分裂成两个了,而且两个生命走向完全相悖的方向.他的生命不属于自己的时候,他的社会道德推崇他;他的生命属于他自己的时候,同样的社会道德又否定他.他不知道他的同学们该为那个生命庆祝生日? 
        晚上,同学们都来了,蛋糕上的也插上了蜡烛.可是"小九江"倒迟迟不露面.等得大家都不耐烦了,"小九江"才推门进来.让桑果儿大吃一惊的是,她竟拖着虹.桑果儿一下子觉得非常开心.
        唱完"生日快乐","小九江"又从一个口袋里"呼啦"到出一盆新鲜的桑树果儿.她说:"大家吃,这是很好的第三代果实,要吃它就别怕弄得满手满嘴黑."
        桑果儿真感动了,他佩服"小九江"的聪明,竟会想出怎么好的双关语来安慰他和虹.想到自己平常还对她坏模坏样,心里觉得很抱歉,他想对"小九江"说点感谢的话,但他看见"小九江"含着泪水的眼睛在望着他微笑,他知道没有任何感谢的话能够回报"小九江"的心意了.他们是一代人,她理解他,她做的正好是他也会做的事.
        和同学们在一起谈笑,虹明显地快活起来."小九江"说:"余老师,随便人们怎么说您,您都是我们的好老师,我们喜欢您."赵永刚也说:"余老师,我们知道您的人品,您尽管照常上课."胖子更热情,他乐嘿嘿地说:"余老师,您要是在家里闷得慌,就到我们屋里来侃.一热闹闷气就没有了."
        虹没有说很多话.但是有了同学们的理解,她明显快活多了.她不再自谴自责了.然而,她丈夫还活着,也不可能明天就理智地同意跟她离婚,所有的社会舆论也不会转到她这一边.要好名声还是要爱情,最后的决定还得她自己做.
        有一天,她跑到宿舍来着桑果儿,胖子和赵永刚立刻回避,让他们好谈话.虹说:她决定提出离婚了.桑果儿问她是怎么想通的,她说:"我想不明白,这是爱情和道德的测不准关系.我拈阄决定的."桑果儿大吃一惊.女人真有女人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么重大的问题居然拈阄决定.虹则很开心,一个人一旦做出了决定,也就轻松了.她告诉桑果儿,第一次拈到了"不离",她想应该三局两胜,就有连拈了两次,都是"离".于是决定就作出了.
        桑果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说:"桑果儿,桑果儿,你从来都是靠自己来决定命运,这次你的命运则是纸阄决定的.真悬,"
        等虹离婚报告交上去后,桑果儿被军校校长召回,校长没有责怪他,但是对他说,因为他必须在这个学校继续工作,虹必须被调走.他别无选择.校长还告诉他,张小毛已经在”白区”牺牲了.桑果儿还能说什么呢?!他除了努力工作,没有别的方法可以纪念他的好战友。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耳边一连几天都响着张小毛临行前“嘿嘿”的憨笑:“爱,爱谁呢?”张小毛死了,还没有恋爱过就死了。
        寒假开学后,虹不在了.虹没有给他留条.桑果儿不知道虹听到的是怎样的一个关于他的故事.
        桑果儿决定他也一定要走了.他认识到,他只能保护一个类的利益,而不能保护一个个人利益,如果它们和类的利益稍有不一致的话.他甚至不能保护他的情人和他自己.他想:他应该走向他自己生命的归宿,而不是一个类的生命的归宿,那是任何一个个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44/4<1234

发表评论

seccode

最新更新

月度热点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