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虎妹孟加拉 (上)

发布: 2017-1-19 18:25 | 作者: 陈茶



        1
        老树驾着银色老丰田,从伯克利北边山腰林间的家里一路飞驰而来,刚下高速就连遇两个红灯。情急中,平时绝少冒脏话的老树忍不住连骂了几声娘。他盯着高挂在前方路中间的那团鲜红,双眼发花。暗夜里,路口交通灯的控制程序将优先权给了横向交叉的大道,弄得红灯一亮,通往奥克兰山上的车子简直要等到永远。老树张嘴透着大气,浓重的鼻喉音“噗噗”地携着不知哪来的风,听上去竟像发自一只夜行老虎的鼻孔。“老虎”,这个念头让他心口一紧,抹了把额头——很凉,没有汗。他下意识地摸向皮夹克的内袋。嗯,救心丸在。Stay calm(镇静),stay calm,老树轻声咕哝着。都熬成老树墩子了,遇事还这么沉不住气。这让他相当意外,对自己还有点失望。
        既来之,则安之——老树喃喃,又用最近在“正念禅修”讲座上听来的方法,提醒自己以全盘接收的不抵抗态度面对眼前的危机——玉叶失踪了。噢,不是失踪,是逃逸!——警察刚才给他这位玉叶在美国的头号紧急状况联系人打来电话,是这样纠正他的。警察口气平静,语调坚定。今天傍晚,十九岁的玉叶竟从座落在加州与内华达州交界处的“绿洲珍稀动物收容所”里将一只一岁半的孟加拉虎盗走,眼下去向不明。“盗窃”也是警方用语。玉叶已经成年,盗窃罪会被追究不说,更要命的是,她弄走的是一只会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猛兽。要是被定了罪,只怕要被遣返回国。
        到目前为止,老树的手机已鸣响两次,跳出加州警方通告。他刚才在高速公路上也看到了巨幅电子告示牌上警方发出的紧急告示。那串快速闪过的橘色光点,火苗般在他眼里乱窜——“2015年黑色路虎LR4SUV,车牌YUYEWEI,携持孟加拉母虎逃逸中,如有信息拨打911”。车里的音乐台也在插播这条新闻,相信网络和电视台此刻更不会闲着。人咬狗才是新闻,这下蹦出个“少女盗虎逃逸”,相信很快就会发酵成耸动的全国新闻。
        老树眼下最担心的是玉叶的安全。事发地点周围,眼下正是暴风雪季。旧金山湾区那些在加州连续数年大旱里憋得抓狂的滑雪爱好者们,近来都为内华达山脉的连场大雪激动不已,周末一到就一拨拨奔往那边的滑雪胜地。此刻本地电视新闻里画面,竟是加州和内华达交界处及太浩湖附近高速公路上在暴雪中龟行数十英哩的车阵。玉叶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带着一只凶猛的老虎要去哪里,又能去哪里?
        老树去年夏天曾去看过在“绿洲”当暑期义工的玉叶,见到了可爱的孟加拉。孟加拉当时就有八、九十磅,现在肯定超过了的玉叶的体重。孟加拉是玉叶给她收养的孟加拉小母虎起的小名儿,有时她干脆叫它“虎妹”。这倒是她壮乡老家的习惯,在那里,人们对村里未出阁的女性无论长幼都以妹相称。玉叶接养孟加拉后,整个人变得开朗起来,让老树感到欣慰。没想到去年入冬后,孟加拉的状况忽然变糟。先是撞坏铁笼,最近更两次袭击了饲养员——第一次是咬住饲养员的长统水靴,任饲养员厉声喝令都不松口,还甩动身体,蓄力发飚。好在饲养员灵光,迅速脱鞋扔远,才令孟加拉掉头离开。第二次更过份,孟加拉已咬住饲养员手腕,待闻声赶来的其他饲养员抄起电棒击打,她才松口。这表明孟加拉的暴力倾向越来越严重。“绿洲”一边与被袭饲养员沟通,希望双方达成和解,尽量降低赔偿费;一边则按之前双方签下的认养合同里的相关条款通知了玉叶,说“绿洲”在走法律程序,正请兽医和动物心理医生给孟加拉做检查,一旦确认有问题,按规定就要给它安排安乐死。
        路口的灯终于变绿,老树却没反应过来。后面的车子不耐烦地摁下喇叭,他才猛地一踩油门,老丰田“噌——”地一窜,突突地抖了两下,加起速来,往上山的岔道冲去。老树摇摇头,脑子里仍甩不掉玉叶那张愁苦的小脸。
        接到“绿洲”的通知后,玉叶已经哭过好几次。作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系二年级学生,玉叶的职业志向是将来当兽医。她打算读完本科后,到加大戴维斯分校攻读该校排名世界第一的兽医专业博士学位。出于爱好,也为了积累申请读博时学校所看重的工作经验,玉叶平日里哪怕要熬夜赶作业,周末也一定抽出时间去伯克利城里的宠物店、宠物收容所打工。大学的第一个寒假里,她就获得了去“绿洲”做义工的机会,接下来的暑假又去那儿工作了近三个月。玉叶正是在那里遇到了被人遗弃后由“绿洲”接收的孟加拉,随后办理了接养手续——为孟加拉提供专项饲养赞助费。
        刚认识玉叶不久,老树就知道了她最想养的宠物是老虎。他起初根本没上心。在老树的印象里,将老虎当宠物来养的,不是迪拜的那些土豪就是欧美影视娱乐界巨星或者NBA球星。跟苍白瘦高,说话蚊子叫一般躲躲闪闪的玉叶完全不搭界,他便只当是个内向女孩的白日梦,说说罢了。后来发现她到处收集资料,还真做起研究,不时分类打印出一沓文章带来给老树看。作为劳伦斯国家实研室的资深高能物理学家,老树对玉叶这股认真的劲儿有种本能的欣赏。
        他和玉叶探讨起动物。玉叶告诉他,在美国想弄匹老虎并不难,通常千把或两千美元就可以从非洲买到小虎。入关的费用不贵,手续也不很复杂,还不时能有机会在美国找到免费的老虎呢。见老树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又说,人们多是一时头脑发热,待真的将老虎接到手里,才知道养只老虎可不容易,很多的事情要打理,更别说还得花不少钱,光是吃那么多的肉就让人的荷包吃力,若老虎再生个病什么的,那更不得了,要花钱请人用专用的车子运去兽医院不说,看病用药都超贵,七七八八一加,比养个孩子还厉害,一下就会觉得扛不住了,到头来宁肯免费出让呢。玉叶平时话很少,可一说到老虎就刹不住车,一对细细的小眼睛发出光来。老树难得见她那么开心,再听到她说将来要养老虎,就由她去了。
        到了孟加拉出现,她真的来说要接养手续时,老树还是吓了一跳,赶紧也去做功课。这下感觉就像个本来低头走在昏暗走廊上的家伙,以为只是随手推开边上一扇门,没想到一头撞进个崭新的世界。老树这才发现,在美国要养老虎虽不像他原来想像的那么复杂,可也没玉叶说的那么简单。比如加州跟美国其它很多州一样,州法是禁止私人养猛兽的。就算在允许养猛兽的州里,政府监管的条例也非常严格,从居家环境到猛兽的住所、怎样带猛兽出门去看兽医等等,各种细节都有细致而严苛的规范和要求。待将那些条款仔细读了,老树意识到,在美国要养只老虎之类的猛兽,门槛其实很高。连专家也提醒说,在所有允许民众养猛兽的州里,各级政府部门在实际执法过程中的监管比规定的更严,说不好听就是变着法子让有此念的民众趁早放弃。老树把自己收集到的信息告诉玉叶,她总是安静地听着,也不反驳,最后总是说,她将来会去允许养猛兽的州生活,比如邻近的内华达,这样她就能和孟加拉朝夕相处。
        玉叶从来没担心过养育孟加拉的花费。对她而言,所有的费用都由她在广西南丹拥有两座大锡矿的父亲博林看单,那不过是银行卡内存款数的小小变更而已。玉叶觉得只要等到将来自己做了兽医,孟加拉的所有问题就可由她自己解决。老树听了摇头,说,你讲的是自己一辈子的规划,可老虎的寿命长不过三十年啊。玉叶淡淡看他一眼,不紧不慢答道,三十年啊?我六岁就离家了!老树就说不出话来。玉叶从懂事起,就在一个接一个的寄宿学校间流转,一路从南宁的贵族幼儿园到贵族小学,又到广州的国际学校上初中,再到美国得州达拉斯读高中,现在又到伯克利读大学,一直远离家人,且越走越远。而老树从自己儿子泉泉出生起,多年来父子俩也是聚少离多。他只能同意玉叶,若能三十年在一起,真是很长了。
        车子冲过交通灯后,上坡的道口是个急转弯,老树车速太快,车子有些打不过去。他放开油门,回了把方向盘,将速度减下来,提醒自己不要急,不能急,却仍然感到手心有点湿。
        老树在去年夏天将要结束时,专程开车去看了趟在“绿洲”打工的玉叶。虽然之前看过好些玉叶传来的“绿洲”照片,到了那里,老树对四周环境的荒凉还是相当意外。“绿洲”其实就是铁丝网圈起来的一片沙地。办公室和仓库等都在低矮的平房里,四周沙漠寸草不生。动物们给圈养在一块块由铁丝网拦出的地盘上。“绿洲”作为非赢利性机构,资金有限,设施只能讲功用,跟城市里那些修得漂漂亮亮的动物园完全不同,看上去简直可说简陋。
        玉叶出现的时候,穿着一套淡橄榄色工作服,看上去像个女兵。又因为太瘦了,工作服垮着,整个人看上去小了一号,很有点滑稽。脑后的马尾松松地盘起来了,让她看上去成熟了几分。老树由她领着在所里转,看了狮子、斑马、羚羊等。玉叶像变了个人,主动跟每个碰到的人打招呼,偶尔还逗个乐,让老树看得心下轻松起来。
        孟加拉在“绿洲”最靠边的一个大笼里。笼外两棵松树被沙漠的大风吹得歪斜地半倒着;笼里一角有个低矮的棚屋,想必是孟加拉睡觉的地方。笼里沙泥地上有些彩色小球,水枪,动物玩具,看上去像是小孩子的住所。一位三十多岁的白人女饲养员正给孟加拉弄吃的。远远看去,笼边小小的水泥坪上的孟加拉像只猫,但比猫大不少,是只中小德国狼犬的尺寸。杏黄的毛色带着光泽,好像刚洗完澡,又用电吹风吹干了,蓬松洁净,长短交错的纵横黑纹将深杏黄的毛色衬得特别明晰。玉叶跟女饲养员打招呼时,孟加拉的耳朵一下竖起来,头一扬,“哗”地一下,绕过装食物的铁桶,一个跳跃,短小结实的身姿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老树脑里闪出“虎跃”两字,嘴还未合上,就看到孟加拉落到了玉叶的臂弯。玉叶低下腰,孟加拉立起来,两只前爪在玉叶面前比划,玉叶双手递过去,和孟加拉手拉手摇着。

31/3123>

发表评论

seccode

最新更新

月度热点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