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家 的 基 本 权 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25 14:46:41 / 个人分类:杂的文

春节联欢晚会中,东北大爷在《实话实说》的栏目中,还是他那种憨厚、愚昧、难以开化的形象。他在节目主持人面前坐向连椅时坐到了地上,几亿观众开怀大笑。东北的养鳖大爷在弄清乡长不是被开除而是升迁为县长时,惊得从炕上光脚翻滚到地下,好多亿人民透彻心底的大笑;那种尴尬给了我们多少快乐啊!
      
观众们比演员还陶醉,在有限中了解了无限,谁也没理由不为这经典艺术的魅力不笑。在一种淡漠庄重的苦寂中,眼前发生的那些尴尬的看得太久因而怎么也看不清楚的事情,造就了只有历史想象力的黑色幽默,上演着人格与尊严面临的悲剧。
     
我们的浪漫主义和人民的笑声与一贯的准确性保持了一致。多好的主人翁啊?在尴尬应该脸红时僵硬的嘴唇发着自然的笑容,好多亿开心的笑声抹不掉比铁轨坚硬的皱纹。我们看着僵尸一样行走的神韵超乎寻常的地大笑,我们在自我开涮与自我陶醉的麻木中钝化了从来就不太充沛的同情荡然难存。
      
在节目主持人面前身不由己地坐在地上,这比我们皇帝影视中奴才下跪的动作艺术多少?(那些令人敬畏的皇帝在豪华的陵墓中一点也呆不住)听到公仆乡长升迁为县长不存在自己从炕上光脚翻滚到地下,若是再高升一步两步,成为市长或省长,会不会毫无由端地不出气,或者有个深洞往下一跳。
      
那时,他是否会感到害羞;是否会扔掉他本来达拉就没有筋骨的艺术帽或神经质地脱掉衣服。
      
我们怎么连最基本的衿持的原则的做不到。我们淳朴地甚至是纵容地伪造出假天真,以假当真残酷地以军旗为裙,以军裙为荣,我们怎么是些让人无法琢磨的性情----难道我们是些比阿Q还要糟糕的变种,不仅保留着糟糕本质的东西,还在以糟糕的形式体现着人的内心世界与精神面貌。
     
在他滚到地下站起来,只想看他有没有心跳加速的脸红,只看到他几个洁白的牙齿。
      
在文化现代化的今天,在应该扫除历史陈迹的同时,我们怎么对我们生锈历史弹簧的点滴喜欢渡光。好似我们在长眠中未被唤醒还需要熏陶;还要到豪华的陵墓中捉些“阳光”,心满意足地各取所需,再造保佑我们快乐幸福生活的盲目与麻木的激情。
     
我们自己热衷于蒙在陈旧的思想和过时行为的编织的大雾中,连眼前种种不同形态的美的色彩视而不见,内心的感动和深度的体验越来越少,本来能够体验自我完美的人处在“病”态中。
     
我们生活在喜剧浓烈的气氛中,使每一种“疾病”轰轰烈烈地变成可爱的表演,每一种“治疗”都是动听感人的解决办法。
     
我们浪漫地欣赏着“主人”与“仆人”颠倒滑稽的杰作,“主人”听到“仆人”升迁,栽了个比狗吃屎还要难堪的跟头。如果再露出一付蠢象-----清新的明星象,更能惹人喜欢----只是引发我们戏剧性事件幽默滑稽的性情却隐而不见,到头来在混乱的噪声中是一些不知怎样鼓掌的可怕的观众。
     
不论舞台或现实中出现怎样尴尬的场面,在不过于丧失自我的状态中,僵硬的嘴唇不要发出ang eng原音辅助的模糊语言,给人一种濑声嫩气的永远长不大的感觉----我们需要的是如何能够清醒保持清醒而不是怎样进入睡眠状态的人,我们沉睡得太久了。
     
我们何时能够发现认识自己;能够知道自己还有筋骨;还有血肉;还有感觉感受,还能思考:还有比这些更高尚的东西,人类有它崇高一致一脉相同严肃的人性。
     
在露着钢琴键洁白的牙齿时刻,能有些人的平等尊严,能听到钢琴般的音调和琴声中优美或滑稽的动作,在艺术与袓国永恒、不可改变的相同点上,它是国家的基本权利。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2-09-2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314
  • 日志数: 14
  • 建立时间: 2010-07-07
  • 更新时间: 2011-05-1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