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寄廬 » 日志
我坐在這裏打字,可能是某人夢中的產物; 某人做這樣的夢,可能是因為我坐在這裏打字的結果。

研究舊體詩必須具備文史基本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7-18 11:01:16 / 个人分类:寄廬書品

查看( 163 ) / 评论( 9 )
近年來對二十世紀舊體詩詞頗有興趣,遂拜讀有關評介和研究成果。發現不少研究者或者不瞭解初淺的舊體詩格律知識,或者不具備基本的文史常識,卻也敢於信口開河,且形諸筆墨公開刊佈。為避免謬種流傳,不妨解剖一二以示眾。
$P/MA8F x3zmq0 蔣繼堯《也說幾句“杏花村”》,刊於《文匯報·筆會》2007年4月17日。作者說從七絕形式上看“牧童遙指杏花村”一句,以為第五字必仄,“如果用了平聲字,就出現了‘孤仄’現象,這是格律詩之大忌。因此,這裏絕不能用‘桃’,也不能 用‘梨’,因為兩個字都是平聲。”其實在“牧童遙指杏花村”一句中,即使第五字用了平聲字“桃”或“梨”,也不構成“孤仄”,因為已有“牧”和 “指”兩個仄聲字;關鍵在於如果第五字用了平聲字如“桃”或“梨”,末三字就變成“三平調”了,這才是詩家之大忌。可見作者根本不懂平仄格律。
,G g"?!B6w-KS/R'?0 周二中《瞿秋白〈夢回〉詩逸字考》,刊於《文匯報·筆會》2008年8月3日。瞿秋白《夢回口占》原詩如下:“山城細雨作春寒,料峭孤衾舊夢殘。何事萬緣俱寂後,偏留綺思繞雲山?”周二中認為其中“‘思’是平聲字,與前一句‘何事萬緣俱寂後’中相對應的‘緣’字不對韻。”說“思”是平聲字,可謂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實,“思”在古漢語裏既可作平聲用,又可作仄聲用。一般情況下,“思”作為動詞,意思是“尋思”,“相思”,“想思”,“思念”,讀為平聲(sī),如李白《靜夜思》:“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王維《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每逢佳節倍思親”;杜牧《登池州九峰樓寄張祜》:“碧山終日思無盡,芳草何年恨即休”;納蘭容若《浣溪沙》:“沉思往事立殘陽”等。 “思”作為名詞,如春思、秋思、鄉思、情思等,讀為仄聲(sì),如駱賓王《在獄詠蟬》:“西陸蟬聲唱,南冠客思侵”;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韓愈《晚春》:“楊花榆莢無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飛”;柳宗元《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城上高樓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范仲淹:《蘇幕遮》:“黯鄉魂,追旅思”等。當然,也有反例,即“思”用作名詞時讀為平聲而用作動詞時讀為仄聲,這裏不展開論述,查《辭源》可得詳解。要之,按照慣例,這裏的“偏留綺思繞雲山”的“思”作為名詞,讀為仄聲(sì),這就不存在週二中所說平仄不協的問題(周二中“不對韻”的說法是不規範的)。既然周二中認為“思”是平聲字,就提出以“語”來代替。這又是想當然之舉。從字面意思來看,“綺思”可釋作“美好的情思”,“綺語”可釋作“美好的話語”;從詩歌的形象性來說,“美好的情思”繞雲山說得通,“美好的話語”繞雲山就說不通了。根據瞿秋白就義前數日李克長的《瞿秋白訪問記》(載《國聞週報》第十二卷第二十六期)和朱自清在瞿秋白就義後日記(1935年9月5日)所記載的《夢回口占》,都是“偏留綺思繞雲山”,這是最早的記錄,在沒有發現新的確鑿史料之前,不宜妄加揣測,擅改“綺思”為“綺語”。今天:wo Yae"D?e.N/_
中國文史出版社2004年版,吳海發著《二十世紀中國詩詞史稿》,全書近80萬字,以印象感悟式的點評和即興發揮式的賞析為主,取捨詩作隨意性較大,對所選詩作缺乏學理的分析和嚴謹的評判,整體學術價值不高。其對詩人詩作評騭失當,無庸細說;因文史知識欠缺而出現之低級錯誤,俯拾皆是。試以《二十世紀中國詩詞史稿》第35頁評說秋瑾《感懷》為例,看幾處“硬傷”。秋瑾《感懷》全詩如下:“莽莽神州歎陸沉,救時無計愧偷生。摶沙有願興亡楚,博浪無椎擊暴秦。國破方知人種賤,義高不礙客囊貧。經營恨未酬同志,把劍悲歌淚縱橫。”《二十世紀中國詩詞史稿》“摶沙”誤引作“搏沙”,並解釋說:“搏沙:即搏土造人的搏土”;“客囊貧”誤引作“容囊貧”。吳海發解說此詩謂“此詩從詩句的沉淪寫起”,顯然此句中的“詩句”系“神州”之誤。這三處校對上的錯誤且不必完全算在作者頭上,而作者文史基本功之缺乏在解釋“興亡楚”三字上暴露無遺。作者說:“興亡楚:使楚滅亡。興亡:貶義複詞,只有‘亡’的含義。”並對“摶沙有願興亡楚”一句毫無解釋。其實秋瑾詩中“興亡楚”的意思是“使滅亡的楚國興盛起來”,用法同於《春秋》大義所宣導的“興滅國、繼絕世”。秋瑾此句字面意思是“願摶起散沙以使滅亡的楚國興盛起來”,而背後含義是“願團結漢族人民復興被滿族人推翻的漢族中國”。又作者對“博浪無椎擊暴秦”句的解釋是“這裏喻對國內外反動派之恨”,也寬泛得不知所云;其實此句中的“暴秦”當特指實行殘暴統治的滿清王朝,詩人雖有願復興漢人統治,卻恨無利器(博浪之錐)推翻滿清王朝。
\s W/j.S M0 安徽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劉士林著《20世紀中國學人之詩研究》,錯漏百出,貽笑大方,尤其是把錢鍾書贈冒效魯詩說成是錢鍾書“與髮妻之唱和”,以及“觸目皆是、數量驚人的錯字”,劉夢芙已著文《〈20世紀中國學人之詩研究〉指誤》刊於《學術界》2006年第6期,這裏不作文抄公。我再補充一例,以證其文史基本功之欠缺。劉士林《最有詩才的現代學人——略論蕭公權先生的舊體詩》,刊于《新疆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社會科學版)2006年第1期。蕭公權先生《桐陰》一詩題下原有自注,原文未加標點,劉士林引述時標點如下:“成都寓廬庭中有稚桐數株, 頗饒清致, 辟小室為讀書之所顏, 曰小桐陰館, 走筆記之。”劉士林的標點有一明顯錯誤,即“辟小室為讀書之所顏, 曰小桐陰館”當在“所”字斷句,“顏”字歸到下一句,即正確標點應為“辟小室為讀書之所,顏曰小桐陰館”。 查《辭源》可知“顏”有“門楣,匾額”之意,蕭公權此處以名詞活用動詞,“顏曰”即“題其匾額曰”。我本來以為劉士林的這個標點錯誤僅僅是筆誤,然而他在上述標點後偏偏自作聰明地加了按語說:“按: 文本中的‘顏’疑為‘焉’之筆誤。”可見他根本不理解“顏”的詞性活用及其意義,又不肯勤查工具書,明明是獻醜,卻當成自作聰明。今天|g+p-U7S?-{Up C
二十世紀舊體詩詞是一塊有待開墾的學術新領地,需要更多的研究者加入其中,以期收穫更多的研究成果。然而舊體詩詞研究者必須具備最基本的文史常識和詩詞格律知識,還得勤查資料與工具書,以免望文生義,自曝其無知。與其獻醜,不如藏拙,更可不至於遺誤他人。

Qz5x8yA7P0

TAG:

一秋壑发布于2011-07-18 13:15:11
为什么要用这么小的字体毁我们的眼睛?还嫌我们在屏幕上毁的不够?
寄廬 寄廬 发布于2011-07-18 14:07:20
回复 2# 的帖子
我覺得字體不小了呀。
一秋壑发布于2011-07-18 20:24:30
“编辑”,选3或4号字。
黄后谷的个人空间 黄后谷 发布于2011-07-18 21:38:17
要把读者看做老胡,老温,他们看的字都是大号的。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11-07-18 22:32:19
代寄庐兄把字体改为3号,并在段落间隔开一行。V9j~ r|,i

%jb:v2O's
O+E
寄庐兄的要求还是很低的,说实话,仅仅“具备文史基本功”尚不够研究旧体诗的资格。
一秋壑发布于2011-07-18 23:23:22
用法同於《春秋》大義所宣導的“興滅國、繼絕世”。
z
[1t%mG"R9j%qWs今天

Z?7N5}zG今天《春秋》大义,何书之谓?这两句是《论语》的末章《尧曰》上的原话。l0\+F@,a~H
+O \K2]4Iy-K
现在的出版物质量与二十年之前不可比了,全是低成本、速操作。
语惜发布于2011-07-19 10:48:31
表示同意,,,必须的。。。。
寄廬 寄廬 发布于2011-07-20 15:09:05

QUOTE:

原帖由 李大兴 于 2011-7-18 22:32 发表 代寄庐兄把字体改为3号,并在段落间隔开一行。寄庐兄的要求还是很低的,说实话,仅仅“具备文史基本功”尚不够研究旧体诗的资格。
謝謝李先生。'|s        @3W\.?
问题是,现在一些研究舊體詩詞者連文史基本功都不具備。唉……c8Gk(t4a:wnN @

)M!Q)C2jL8B*r$VU[ 本帖最后由 寄廬 于 2011-7-20 15:35 编辑 ]
寄廬 寄廬 发布于2011-07-20 15:12:17

QUOTE:

原帖由 一秋壑 于 2011-7-18 23:23 发表
F
G'b/f-G*|k)xs[
用法同於《春秋》大義所宣導的“興滅國、繼絕世”。www.jintian.netG5Q&r5[R/F
5i8k%P!JjfW
《春秋》大义,何书之谓?这两句是《论语》的末章《尧曰》上的原话。
,L"RoPuhft!s_`CGQsd4i
现在的出版物质量与二十年之前不可比了,全是低成本、速操作。 ...
t?yoLNL!pv

!^2h3gVI(q謝謝您的賞鑒。]8x@%G U&e#G
我的本意是《春秋》的創作主旨即是“興滅國,繼絕世”;這種用法也不是我首創的,我也不敢掠人之美。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