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寄廬 » 日志
我坐在這裏打字,可能是某人夢中的產物; 某人做這樣的夢,可能是因為我坐在這裏打字的結果。

融化百花以自成一味——評《中國徽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20 21:52:43 / 个人分类:寄廬書品

查看( 162 ) / 评论( 0 )

錢鍾書先生在《管錐編》中曾引用古羅馬哲學家塞內加的話,指出學問著述“當以蜂為模範,博覽群書而匠心獨運,融化百花以自成一味,皆有來歷而別具面目”。徽班聯五方之音,聚四海之才,匯三水(皖水、漢水和運河水)神韻,以兩大合流(皮黃合流與徽漢合流)而孕育菊壇一朵奇葩(京劇),其“熔眾藝而鑄新花”的嬗變正如蜜蜂的“融化百花以自成一味”。《中國徽班》的編撰者剔抉鉤沉各類史書、志書、族譜及明清筆記中有關徽班的論述,更多的是採擷戲曲著作中的相關研究成果,融會貫通並加以綜合利用,從中提煉出有益的成分,當然主要是依託自己苦心孤詣之研究心得,編纂成這部關於“中國徽班的大百科全書”,編撰者可謂“博覽群書而匠心獨運,融化百花以自成一味”。編撰這樣一部“中國徽班的大百科全書”,借用戲劇界的行話來說,必須是“文武昆亂不擋”的多面手,才堪當此重任。《中國徽班》的編撰者中,既有從事戲曲理論研究的專家學者,也有新生代徽劇的創始者和實踐者,因此他們是陳寅恪所謂的“真瞭解者”,對於所評說的物件具有一種“瞭解之同情”,其編撰可謂“人才濟濟聚於一台,珠聯璧合相得益彰”(朱書紳編:《同光名伶十三絕傳略》)。

《中國徽班》以中國徽班的歷史沿革為經,以它的藝術特質為緯,縱橫交錯全面展示徽班的歷史和藝術風貌。全書共分七個部分。明代徽班、清代徽班現代徽班三個部分具體、翔實而準確地勾畫出徽班多年來形成、發展和演變的軌跡,總結了戲曲與政治、經濟、文化之間相互消長的內在聯繫,並深入探討徽班與徽商和徽文化的密切關係,指出徽商的儒商性質決定了徽商需要徽班,而徽班的管理也借助于徽商的經營理念,正是徽文化的相容並包兼收並蓄造就了徽商的恢弘和徽班的輝煌。“徽劇藝術”和“徽劇音樂”兩個部分重點闡述了徽班藝術的傳承演變和徽劇藝術的審美特徵,指出徽劇是“有聲皆歌,無動不舞”,“化程式入歌舞”並“以歌舞演故事”;並搜集整理了徽劇高腔、昆腔、四平腔、昆弋腔等大量徽劇聲腔及其唱腔音樂。而“徽劇劇碼”和“徽劇人物”兩個部分則具有保留徽劇劇碼和紀念徽班名伶、展示當代徽劇人才的意義。昔賢王國維有云,大凡學術著作,如能在其專業領域,或成為開拓者,或成為終結者,或二者兼之,則屬“經典”。《中國徽班》作為徽班研究的集大成者,無疑屬於現階段該領域的“終結者”,它為進一步的研究提供了“巨人的肩膀”。今天"dx(j]&g R;[
今天/Z;b/{ VR
[ 本帖最后由 寄廬 于 2011-5-19 18:57 编辑 ]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