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寄廬 » 日志
我坐在這裏打字,可能是某人夢中的產物; 某人做這樣的夢,可能是因為我坐在這裏打字的結果。

靈魂的歌者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29 16:56:30 / 个人分类:寄廬文粹

查看( 133 ) / 评论( 2 )
        “你命令我歌唱的時候,我自豪,似乎心都快爆裂了;我凝望你的臉,淚水湧到我的眼睛裏……” 在20044月的研究生復試中,當面試老師問我讀過泰戈爾的哪些著作時,我脫口背誦了《吉檀迦利》中的上述詩句。在我看來,我在35歲時能有機會參加面試並最終被錄取,正如《吉檀迦利》中的“你”命令“我”歌唱一樣,怎能不激動得心都快爆裂呢?“我知道你喜歡聽我唱歌,我知道我只有作為歌手才能來到你的面前……”

事實上,自從我接觸《吉檀迦利》起,她在我的生活中就一直是一位形影不離的樂師,以她的歌曲熨貼我的心靈,撫慰我的痛苦。在那些僻居鄉野時陰鬱黯淡的夜晚,窗外或者淫雨連綿,或者風雪交加,當我獨自一人咀嚼人生的一次次困頓與失利,我會在斗室中一再彈唱起《吉檀迦利》:“我的欲望很多,我的哭泣也很可憐,但你總是用堅決的拒絕來拯救我……你時時刻刻拒絕我,把我從軟弱動搖的欲望中拯救出來。” 拒絕恰是拯救,困厄恰是磨煉,難怪王爾德在《理想丈夫》中說如願以償反而是諸神的懲治!有時我坐在草地上凝望天空,夢想著你從車輦上走下來,把我從塵埃中扶起,並安置在你的座位旁。然而,時間流逝,依舊聽不見你車輦的輪聲,“只有我寧可等待,哭泣,在徒然的朝思暮想中磨碎我的心?”這種等待的痛苦或痛苦中的等待誰沒有飽嘗過?我常常表面上假裝瘋狂的生活,可是暗地裏卻在不斷的迷惘中期望得到你的賜福,然而我又害怕我也許根本不配接受你的恩賜。

葉芝引述一位孟加拉醫學博士的話說,每天讀泰戈爾的一行詩,就可以忘卻人世間的一切煩惱。然而泰戈爾並不是叫我們對現實閉上雙眼,卻教會我們如何直面慘澹的人生。他是真正的聖者,卻又坐在我們普通人當中。他像普通人一樣,債務很多,失敗很大,恥辱沉重而不宜公開;渴望自由,但卻不忍心打破束縛自由的牢籠;明知無價之寶的可貴,但卻不捨得清除滿屋子的華而不實;築起“名”之圍牆,反而把真我淹沒,於是讓小我不知羞恥地昂首闊步大叫大嚷……1902年,泰戈爾的妻子去世;1904年,他的二女兒去世;1905年,他父親去世。1910年,泰戈爾發表了《吉檀迦利》。蚌病成珠,磨難造人。我常常驚異于泰戈爾把巨大的不幸轉化為不朽的獻歌的神聖力量。在他自己的生活失去恩寵之時,他為我們唱出慈悲的歌聲;在他自己的心痛苦得硬結之時,他為我們送來甘美的雨露;在他自己的生命處於絕望的旋渦之時,他卻用自家生命點燃照亮他人的燈火。從泰戈爾的“歌聲”、“雨露”和“燈火”裏,我仿佛找到了一個汲取信心和勇氣的不竭源泉,也仿佛窺見了一個戰勝平庸超越自我的不二法門。

 “我有時候懶散地磨磨蹭蹭,有時候猛然醒悟,匆匆忙忙尋求我的目標。”泰戈爾仿佛是一位神奇的演奏者,他的輕攏慢撚抹複挑,總能喚醒我內心深處的那一根琴弦,使我的靈魂因共鳴而震顫。我豈不是常常把時光都花費在調弄弦索上,致使想唱的歌至今還沒有唱出來?我豈不是常常因美人遲暮懷抱無成而產生虛擲光陰的恐懼?偏偏又芳心未死而更加痛苦,恨不能一日千里奮起直追?當我在“磨磨蹭蹭”和“匆匆忙忙”之間徘徊時,我的心甘願被他音樂的無窮羅網所俘獲,雖然我的心更渴望同他合唱,可是我的言語不能化成歌曲,我的喑啞的無奈使我大哭失聲,但又使我喜極而泣。

花朵雖萎,但記憶依然芬芳;哲人已逝,但歌曲依然鮮活。在《吉檀迦利》問世將近百年的一個春天的清晨,我聽著她愉快的歌聲在湛藍的天空中回蕩,而她的活的歡樂在百年、千年後還會在一代代讀者靈魂中唱響……

 

今天^7H\.?t.` w#j
[ 本帖最后由 寄廬 于 2011-3-29 16:08 编辑 ]

TAG: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1-04-05 13:04:34

寄廬 寄廬 发布于2011-08-01 09:54:03

QUOTE:

原帖由 南屿 于 2011-4-5 13:04 发表 R9VXV
p a,WoY

今天D1cZ)c8@bA _
謝謝賞鑒。拙文曾刊於《文匯報·筆會》。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