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寄廬 » 日志
我坐在這裏打字,可能是某人夢中的產物; 某人做這樣的夢,可能是因為我坐在這裏打字的結果。

提着自己的頭髮飛昇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2-11 16:48:30 / 个人分类:寄廬文粹

查看( 148 ) / 评论( 4 )

    讀了你的詩作,我曾戲說你的嗟嘆其實源於你對“不朽”的渴望。《左傳》有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此之謂三不朽。”也許,在一個真正的知識分子的內心深處,總會有拂之不去的“不朽”情結。我的戲說並非戲言。然而“不朽”何其難矣。而追求“不朽”何其難得矣。抱持著一份內心的理想而踽踽前行,時刻清醒地睜開批判現實的眼睛,在午夜夢回時勇敢地面對自我審視自我解剖自我,這份知識分子的淑世情懷、批判精神和內省意識,只要一刻未曾放棄,也就一刻不會遠離“不朽”。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恐懼光陰的流逝呢?光陰總會流逝,但只要不虛擲,就會結果的。在播種中光陰的流逝是最有意義的一種流逝。今天t"O^7qar&t v
    茫茫人海中,只有極少數非常幸運的人,他們在一生的關鍵時刻,會遇到自己命中的“貴人”,這個“貴人”告訴他,只要努力,就能“不朽”。這樣的幸運者,可以稱為上天的寵兒,上帝的揀選者和鍾愛者。但是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是這樣的幸運兒。他們在自己的人生之路上自我懷疑自我肯定自我摸索,他們中的強者最終會成為他們自己命中的“貴人”。於是在世俗的意義上,他們取得了成功;而在他們的內心,他們獲得了安寧,一種源自得到“不朽”的眷顧因而充實完滿的安寧。他們中的弱者則未能成為自身的主人和“貴人”,於是在怨艾和猶疑中消磨了自己的天賦,虛擲了自己的光陰,自己把自己歸類到不幸者的行列中,於是在內心痛苦的啃噬中消沈下去……今天 F#YA'Fp&{ s3F[K
    我自知不是幸運兒,我必須做我自己的“貴人”,可是我並不能一直保持做一個 “強者”。在我能寫出神采飛揚的文字時,仿佛我的生命也在神采飛揚;當我搜索枯腸一字不得時,仿佛我的生命也如同一棵不結果的樹,虛擲了春夏秋冬。每寫作一篇稍有意義的文章,我都有一種逼迫自我挑戰自我的痛苦體驗。但是人生來不是屈從於自己的卑下和軟弱的,人是提著自己的頭發才能飛升和高揚的,人是可以而且必須做自己的主人和“貴人”的。既然不想讓自己瞧不起自己地活著,我只好一次次地逼迫自己把自己拽起來。
[3NHp q8N/f-`0    有時候面對這個巨大、瘋狂的物化世界,我特別覺得自己的渺小和無力。在巨大的財富面前,我的理想實在太渺小了;在強大的權力面前,我的堅守實在太無力了;在理智冷酷的物化世界面前,我的執拗實在太傻瓜化了。在這種時候,我不能不閉上眼睛,轉過身去,故意視而不見財富、權力和物質,甚至有些欺騙地讓自己傾聽內心那微弱的反抗的聲音。我只能如此。我知道這個世界需要有人創造財富、豐富物質,我發自內心地尊重他們的勞動和智慧,只是我不是這樣的人;這不是我的錯,也不是世界的錯,我既不能因此責備世界,更不能因此自命清高。而且最近我逐漸受到啟示,即不傷天不害理不違情地掙錢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它甚至不光是一個個體的私人的事情,它將有功於社會的進步。因為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指出“離開了經濟事務中的自由,就絕不會存在…那種個人的和政治的自由” (哈耶克:《通向奴役之路》,第20頁,王明毅馮元興等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年版),並且認為“沒有經濟自由的政治自由是沒有意義的”(哈耶克:《通向奴役之路》,第98頁,王明毅馮元興等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年版)。劉軍寧更進而指出:“經濟自由是一切自由之母。沒有經濟自由,政治自由和其它自由就很容易從人們身邊被奪走。”(劉軍寧:《經濟自由:自由之母,憲政之路——讀哈耶克》,《中國經濟時報》,1998年1月16 日,今天-hGR"Rh(zuN2{h
http://vip.bokee.com/20080215475431.html)有了經濟自由,才能擺脫“端人家碗、受人家管”的可悲處境,才有與“老板”談判的前提,才有爭取政治自由以及其他自由的可能。在偌大的中國,不傷天不害理不違情地取得“經濟自由”的人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我期望不傷天不害理不違情地獲得“經濟自由”的人越來越多,我們這個“老大帝國”才有出路。人總要追求快樂的生活,我也不例外,只是我把我的“快樂”定義為“自由且有尊嚴”。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都有自己的一份使命待完成。而找到自己的使命並堅定不移地去完成,也就找到了寧靜和安詳,雖然在完成的過程中免不了遭遇艱辛和打擊,承受困苦和折磨。
Wk)pLAyV0    一個人的生命本身毫無意義,意義是他自己賦予的,“不朽” 也是他自己爭取的。我悲觀,但我不絕望;我愁苦,但我不消極地坐以待斃;我憎惡醜類,但我不讓醜類汙染我敗壞我。我要活著看到某些醜類的坍塌和崩潰,我要為促進醜類的坍塌和崩潰貢獻自己的微薄然而堅定的力量;我要為公正和美好的早日實現添加哪怕一個水分子的能量,這樣我就可以無愧於享受公正和美好;我的文章即使只影響了一個人,即使這個人就是我自己,我也可以說我的文章有了存在的理由。如此說來,我所說的“不朽”又確是戲言。因為人生於世,原本不必在乎身後之“不朽”,卻不能不在乎生前之“自由且有尊嚴”地活著。在這個物化的盛世,想要“自由且有尊嚴”地活著乃是奢侈之極,但是放棄“自由且有尊嚴”地活著則又是可恥之尤。於是,我就不可能不帶著沈重的喘息和搏鬥的煎熬,一次次提著自己的頭發,盡力把自己提升得高一點,再高一點……

今天I*A9| vi)Y WS
今天 v8y!M!U*c ^ lF a
[ 本帖最后由 寄廬 于 2011-2-11 16:46 编辑 ]

TAG:

寄廬 寄廬 发布于2011-02-11 16:47:26
久不寫新文字,貼一篇舊作。
一秋壑发布于2011-02-11 18:48:38
回复 1# 的帖子
好文。只是,倒数第二行“頭發”应为标题的髮字;末行的升字也是。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1-02-11 19:54:55
提着自己的頭髮飛昇
/r5u4r"a5U-ZFp,[1n(E-ucaqel g
喜欢这句
寄廬 寄廬 发布于2011-02-15 11:37:05

QUOTE:

原帖由 一秋壑 于 2011-2-11 18:48 发表 好文。只是,倒数第二行“頭發”应为标题的髮字;末行的升字也是。
:x{
\JR ^/r

謝謝我兄提示。無法在原帖上修改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