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布谷鸟的歌声(诗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15 14:05:19

守住布谷鸟的歌声(诗评)

——评黄曙辉的诗歌第二季

  (诗歌编码艺术论)

 

 

 

          孙向军

 

第二季(詩歌兩首)

黄曙辉



           
  

 

骑马过青岗 树已落叶 青草已黄(具象/1意境/1
荆棘绊住缰绳(意象/1
我在暮霭中找不到方向(具象/2环境范围/1

云暗天低 一线斜阳如血(意象/2
从天空阴郁的伤口泄出(意象/3
仿佛一柄长剑插入时光的心脏(灵感/1
我路过(具象/3
侥幸逃过一劫(意境/2
偌大的荒野 我的老马(具象/4
是我唯一的希望(意象/4

黑夜即将来临(时间范围/1
我在尘世的路或短或长(意境/3
对着晚空我抽了一击响鞭(灵感/2
风萧萧兮 尘土飞扬(意境/4

 

孙向军:给诗歌编码,是非常轻松的事,就像玩一样,不过画出的码是不能出差错的,或者说是不可以相差毫厘,否则就要影响评诗的效果,就是说诗歌编码技术不允许掺杂水分的,所以我评每一篇诗歌的作品都是这样做的。我把黄曙辉的这首《独行》拉出个清单,就是让大家用肉品一下,这首诗的布局诗歌结构的视图:

具象/4  意象/4  灵感/2  意境/4  环境范围/1  时间范围/1  《独行》这首诗一个是13行长短句的诗,统计了诗歌所用的零件一共有16个,一是零件的品种齐全,二是组件在数量上的比例是特别的均匀的,就是说所设置在诗歌结构上的部件是均称的,仅在一首十几行的短诗里就捕捉到了两个灵感,这也是不多见的现象,那么怎样看待一个诗人扎实的写诗基本功的技巧指数?就是看诗人捕捉灵感的本事。细品了《独行》一诗,我觉得诗黄曙辉写诗的路是对的,和我的想法比较合拍,或者说他的诗歌最大的特点,他写的东西是纯粹的诗,尽管黄的诗也是属于极致情绪化的,但他决不是雷同化,所以他的诗歌风格可以区别开许多写诗的人。

就是说,他的诗是属于纯个性化的,其实,诗歌根本就不需要有政治的号召力,最好的诗歌所折射出来的光芒,应该是个人世界观独有的精神。马克思说:“什么是风格,就是人格。”恩格斯说:“诗人的意志为何物?其实,就是人的品格。”我想这些话语才是最有分寸最有人性味道的论述。当前为什么诗界的风气比较邪,把话说白了就是写诗的目的不纯,这些人并不是为了诗歌呼吸的,而是让诗歌陪着他们去殉葬,因此才会不断传来诗人一个个自杀的消息,而且自毙者越来越年青化,所以说这是新诗所面临最尴尬的局面,也不知道诗人们怎么了?还是诗歌怎么?在我看来诗坛的可悲现状,就是没有纯粹读诗的人,而诗人的命运都不如一个空塑料瓶子,掉到道上就会立刻被人拾起来。可我写诗评还是尽量的去寻找写纯粹诗的诗人。我的口号是,不是上春晚,我要上《诗刊》!办《诗刊》的行为不应该走贵族路线,人民的〈诗刊〉应该回归百姓,希望《诗刊》能够给百姓读者开辟一个带有青草味道纯诗歌的小专栏,我是觉得,只有是纯粹的诗才是最美好的诗歌。诗歌确实是有意志的,但它必须要和自己的兴趣打交道的,正像陶渊明发出肺的吟诗那样:“采菊东篱下,(具象)悠然见南山。(意象)”但意象确实是由具象转换而来的。

 

第二季

很快 我就站在了翘翘板的末端(具象/1
谁是我那一头的力量(抽象/1
现在我沉下 到达底部(具象/2
另一头高高翘起(意象/1
仿佛踮足眺望的人(具象/3
在打探来世(抽象/2

没有谁愿意来玩一次游戏(意境/1
我让自己的影子与我叫板(具象/4意象/2
我跳下 我的影子也跳下(具象/5抽象/3
而我未能让自己反弹(具象/6
再次踏上另外一端(抽象/4
我把影子彻底摔烂(灵感/1

2010
77上午

孙向军:这是一首纯粹的意象的诗,完全是用比象的夸张手法写出来的,那种感觉就像做梦被魇住的那种可怕,真是有那种上不着天下不拄地忽忽悠悠被架空的感觉,如果,不是在梦境里,哪会有这样做游戏的滋味。应该说这首诗的组件打造的也很有比例的,可见诗人的细心和耐心。但这首多了4个特别的配件,那就是四个抽象的配件,如果,把它划成意象是不合适,为什么说诗歌编码的技术效应是缜密的,就是它检验每种部件特征的准确性,我通过评诗的深入,可能还会出现新的诗歌零件品种。为什么进入我们视线里的诗歌,就是觉得写的干瘪、死性、没有血色而毫无生气, 我想不是诗歌语言出了问题,好像是诗人所打造的诗歌的组件不全,所以在诗歌总体的结构上出了问题,应该纳入的最关键的零件我们根本就没有,我们只要意象的支点,却没有抽象的神经,对此我确认了“抽象”这个零件。就是说,写新诗不能没有抽象这个元素零件的设置,如果,少了一件这样独特的艺术元素,就写不出极致空灵的诗。

俄罗斯文学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说:“理论是冷冰冰的,可它能叫人去获得温暖。”当我们面对“抽象”一词的时候,似乎也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似乎它超越了眼前看到的现实,跑到了它们的背后,甚至是“脱离”了它们,或者被真空了,但这种感觉是很正常的。抽象思维的联想作为一种重要的思维类型,具有高度的可比性与概括性、间接性、超然性的特征,是在分析事物时抽取事物最本质的特性而形成概念,并运用概念进行推理、判断的思维活动。或者你可以把它解释科学的新的思想元素,只要诗人给抽象的元素,注入了人性的血脉,抽象的东西就会立刻变得有了立体的感应,那就活跃起来了。现在,看抽象意识的写诗资源,并没有被中国诗人开发而已,那就更别提打造利用抽象意识的资源了。在黄曙辉的《第二季》诗里,抽象零件就占居了四个,可见诗人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事例的一消息,不然就会把抽象的零件划入意象的零件。

    那么,“谁是我那一头的力量(抽象/1)”这里的都可划为具象零件,可力量名词,就无形态了,尽管意象是活体的,但它并不是无形的,所以把力量概念划为意象制件范畴显然是不合适的,而把它划定为抽象零件,因此,抽象的名词就变成了专门的特征术语。“在打探来世(抽象/2)”因为前面有具象在先,才形成了一张如此无形的怪诞的脸,或者说就是一张变了形的脸;“我跳下 我的影子也跳下(具象/5抽象/3)”咋看影子是意象,但影子是否是有内核的?尽管好像被灵魂舞动的,不过它依然是一个抽象的影子,所以影子的实质样式还是冷意象的——即抽象的诗歌又是一种冷门零件。“再次踏上另外一端(抽象/4)”要仔细的揣摸一句诗的变了形的寓意,是不能从词义上进行理解的,因为抽象的思维太不靠谱,所以就很难说出抽象零件的准确含义,这就是诗歌极致的含蓄特征,所以写冷意象的诗诗人必须要明白这样的诗性内核结构关系的。那么“……再次踏上另外一端”到底所指的东西是什么呀?但答案确实是下话就出来了:“我把影子彻底摔烂(灵感/1)”看起来影子是一个抽象的虚词,这只是叙述的需要,往往是有意省略了主语,意在模糊具象的金蝉脱壳。彻底砸烂虽然是动词的行为,用“彻底”的程度副词修饰“砸烂”,“影子”只是一个谶词而已,其实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个凶相的动作挑逗,只不过就是在摆弄一张抽象的视图。在文学的种类中,只有诗人最具有独特个性的境界,所谓的灵感也是灵机一动。就是聪明!就像布谷鸟那样默默无闻,只听其声不见其鸟,只为了守住属于自己的歌声。
山东蓬莱市经济开发区蓬达花园十号楼二单元四零一室 孙向军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8-0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015
  • 日志数: 56
  • 建立时间: 2010-04-20
  • 更新时间: 2011-03-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