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诗歌批评的程度(诗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15 13:49:57

你的诗歌批评的程度(诗论)

                                                                                                ——兼评静川的诗歌新的约定在新的梦里

 

 

                                                                                                                    孙向军

 

新的约定在新的梦里


吉林//  
1.
封存所有的记忆与回忆(意境//范围//1
与崭新的元日有了新的约定(时间//范围)
我常在梦里握紧祖先的手(意象/1
力求我的呼唤,有时       (具象/1
令想象如动人的情节(意境/2
感动每一个星系的生命(意境//范围/3
我不清楚我的祖先的祖先(具象/2
他们一生都为宇宙做过什么?(环境//范围)
他们是否历经脱变(字应为字,试问句/1
他们是否历经鏖战(试问句/2
他们是否在草原游牧(试问句/3
他们是否也在我的脚下播种过稻谷(试问句/4
……

      孙向军:按照我的诗歌编码结构,我把第一节的诗的所有零件都拆卸下来了,现在大家一看就一目了然了,几乎描画的都是过度的语言。一共是两个具象、一个意象、三个意境范围,四个试问句子,大概可标出来组件就这些,思路的出现是很平实,格调是袒露的,结构不是太新颖的,诗句不是华彩等等,基本就是按步就班的仅凭想象的在叙述历史的大致的过程。因为,还没有捕捉灵感的可能,所以诗歌的触角离人性和人的心声还是偏远些,读起来自然有点慢热的感觉,或者说,有点皮太厚了。在我看来,新诗除了保证它的独有的含蓄特征,应该就是靠意象的构件说话,意象制造的少了,就感觉灵性的东西不多。自然就觉得诗味发干,这就是写诗自身习惯造成的,所以说联想的那部分神经就显得挺发滞的,思路也因此不滑溜。新诗就是写感觉的,或者说就是以写意象为主的,而诗歌的灵感就是在意象的环境范围捕捉的,对此说,明白诗歌的结构关系和怎样去设置诗歌的组件是特别重要的。尽管许多写诗的人还不懂这些造诗的常识,但写诗的一条看不见的规律确实在里面的。因此说,把一首诗具体分解后了,才知道好歹。一个人要把新诗写得很活,就是他的写作经验很活,但写诗的经验也是多变的。另一方面,写诗必有亮言佳句,司空图说:如有佳语,大河前横。这就是对意象表达的变奏形式,或者是具象和意象的语言转换。不过我还是主张在首节诗的结构上,设置更多一点的意象,起码和具象形成对应的比例,或者能够捕捉到一个小灵感那就更好了,最先有了诗眼的闪烁,会更吸引人的眼球。否则给人的感觉就是铺垫多了点。
2.
迎接新的元日(时间范围/1
是雪片又一次激起我的仰望(灵感/1
阵阵凛冽在北风中颤栗(环境范围/1
不是我欢愉第一声爆竹的鸣响(灵感/2
令桔色的瞳瞳日(意境/1
缓慢自云雪中升起(意象/1
与祖先的故事衔接(时间范围/2
是我梦见了你啊(意象/2
拂晓时的酷冷不再漫长(时间范围/3
我在黑暗的神话里(意境/2
重新整理神爱的轮回(时间范围/4

      孙向军:看看这些丰富的组件,和两个灵感摆在那里 ,就是说这第二节诗写得还是很出彩的,但他的最大的纰漏,就是写诗有点顾头不顾尾,就是你的诗开头写得好,而结尾写得就不好了,这样的现象,也是许多诗人出现的很难改掉的毛病。所谓的诗意就是诗味,那要从哪个地方品起诗,就是品咂灵感和个别的意象。所以说没有灵感的诗,很难称之为诗。诗意决不是诗歌的立意,也不是诗歌的风格,所谓的风格就是写诗习惯形成的技巧功夫。但这一点一般的写诗人很难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首先他们并不认识现实,甚至,一生也不明白社会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这样的诗人即使混出了点名堂,也永远写不出来比较成熟的诗歌作品,并且是这样的伪诗人大有人在的,在表面上自己觉得还很风光的,其实,不过就是空有虚名而已。我称之这类诗人为稻草人诗人,除了摆摆样子,吓虎下虎没有思想的麻雀,几乎是没人理睬这种人的。在结尾的两个句子里,诗人写到了神话神爱的两个概念的名词,但我对神话不感兴趣,可神爱这个词的语质发人深省,时空轮回是对的,但事件是否轮不轮回,也没有研究,也没读过这方面的文章。不过我觉得最值得批判的就是神爱了,那么说在地球上真的存在神爱吗?人类是有希望的,可是对穷人而言永远是没有希望的,因为所谓的世上的法律就像长空飘动的乌云一样,真实的老百姓手里并不掌握公理的,所以两极分化是从人的心理开始的,或者说越讲人性就越摸不着人性的边缘,那么所谓的“神爱”这个字眼它的实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就像耶稣都被坏人钉在十字架上了,他还怎么有能力再去爱人呢?应该说诗人静川的笔触真的写到人性和神性最本质的东西。在我看来,人学绝对不是神学,所以说神不是人想象出来的,因此说,所谓神的意志也是活人伪造出来的。
3

是我破解你的预言(是的,这是真理的味道)
我梦见时间第次倒退(你说的太对啦!)
星云闪动,大海干涸
危崖以凹陷的方式还原于海的咆哮(我发现了最精彩的灵感/3,这是从诗的灵魂里发出的铿锵的响声……这声音实在是太娇贵了。)
现代回归于古代
古代回归于原始
原始回归于开天辟地
开天辟地回归于混沌的宇宙
仰望者,在梦里
我成为永恒见证(我们或者有幸都在见证。)

      孙向军:这节诗写到思想的高峰。我研究诗歌,是着重两个层次的,一个是作品的思想层次;一个是诗歌写作的技巧层次,所谓的诗歌的主题立意说白了,就是所指的诗人内在的思想意识,而读诗的深度就是他的思想程度,但我更看重的是诗人写诗技巧问题,因为决大部分诗人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写诗的技巧,所以就很难找到好诗可读评。凡是有思想含量的诗歌,就有文化的价值,自然这样的诗歌才是有思想分量的诗歌,但在我看来,不必苟刻的去强求诗人的思想程度。一个懂得哲学意义的诗人,你就不难发现他的哲义品质。诗人静川的诗也含着最朴素的哲学意义,这是值得欣赏他的诗歌的一面。另一方面,在意识诗歌结构上也有着明显的缺欠,如何在组织诗歌零件的过程,真是不能忽视的,这个过程就是打磨文字的工艺过程,尽管写诗不是造字现象,但写诗是在精心的煅打文字,这里就有一个掌握火候的问题,一般的语言,都有重音和轻音的问题,比如平仄的发音就是这样的,但重音也有个强化立意的问题。例如房子和猫就是重音,在梦里也是重音……另一方面具象和意象怎么区别?例如依山傍水一俗语,依山就是具象的,傍水就是意象的,可是说到了水中山的倒影,就是用具象转换意象的关系了。所以说,新诗就是在一个悟劲,在这方面我就不作细解了。
4

你来赋予最新的审美吗
这一望无际的纯洁
谁来印证生命的起源与四季雅致的的美
所有的神话与预言
都像夜晚朝下的灯火
说话的铁头
在我面前降临铁的证明
我不再焦虑
枯竭与茂盛是相同的一首绝妙的琴曲
在乐者面前
不需要解释
2011
年元月

      孙向军:其实,铁的证明也没用,人民在政权面前永远是焦虑的,而不是“我不再焦虑……”刚看过一个古装电影,一个草民跪在公堂前大声喊道:草民冤枉啊!我觉得这句台词很是有意味的,那贪官眯起鼠眼笑着答道:难道草民不冤枉,叫当官的冤枉吗?其实,这就是生活的诗,现实的诗,有思想内核的诗,很是值得人反复的咂味啊。对于,最后的两句,我和诗人的观点不同。甚至我主张批评这样的意识,因为是向上的思想因素不足,就是说不给力,就是说这样的态度具有消极一面因素的。在激情方面,我主张快刀斩乱麻。或像孔夫子当上了鲁国宰相,就立刻杀了有反对意见的少正卯,这就是儒家的包容???其实,人也是鬼,鬼也是人,而人是具象的,鬼是意象的,或者正确的解释说,凡不定形的东西都可称为意象,这就是我的诗歌的编码技术,也是目前为止最先进的研究和破译诗歌机构的最准确的技艺。在文章的结尾,在加上一句,在我们的人群里,确实有少量的思想先进的诗人,却没有一个文明的社会。一位东北叫于耀江的诗人,用自己的灵魂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已经退出社会很远了,诗歌是走过这个时代唯一的手杖。”(这是于给我发的新浪纸条,这仅仅是对诗歌的命运而言的)但诗歌是不会死亡的,诗歌的结构是一根奇异的宝石柱,也是一件梦幻般的乐器,写诗评不是单一的评诗,除了诗评家大肆的发挥,他也是倾吐及一种个性漫妙的演奏。甚至,最好的诗评真的要和他所要评论的诗没大的关系,而评诗玩的就是自己的文字。……或者就是东拉西扯的东西……因为很少碰到纯粹的诗歌,就没有必要写那种纯粹意义的诗评文章。诗歌要在读者心上留写划痕,而后续所写的诗评更是需要如此。因此说我的诗评的描写的意图是不规则的。

新的约定在新的梦里


吉林//  
1.
封存所有的记忆与回忆
与崭新的元日有了新的约定
我常在梦里握紧祖先的手
力求我的呼唤,有时
令想象如动人的情节
感动每一个星系的生命
我不清楚我的祖先的祖先
他们一生都为宇宙做过什么?
他们是否历经脱变
他们是否历经鏖战
他们是否在草原游牧
他们是否也在我的脚下播种过稻谷
......
2.
迎接新的元日
是雪片又一次激起我的仰望
阵阵凛冽在北风中颤栗
不是我欢愉第一声爆竹的鸣响
令桔色的瞳瞳日
缓慢自云雪中升起
与祖先的故事衔接
是我梦见了你啊
拂晓时的酷冷不再漫长
我在黑暗的神话里
重新整理神爱的轮回
3

是我破解你的预言
我梦见时间第次倒退
星云闪动,大海干涸
危崖以凹陷的方式还原于海的咆哮
现代回归于古代
古代回归于原始
原始回归于开天辟地
开天辟地回归于混沌的宇宙
仰望者,在梦里
我成为永恒见证
4

你来赋予最新的审美吗
这一望无际的纯洁
谁来印证生命的起源与四季雅致的的美
所有的神话与预言
都像夜晚朝下的灯火
说话的铁头
在我面前降临铁的证明
我不再焦虑
枯竭与茂盛是相同的一首绝妙的琴曲
在乐者面前
不需要解释
2011
年元月

 通讯:山东蓬莱市经济开发区蓬达花园十号二单元401  邮编:265607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8-0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015
  • 日志数: 56
  • 建立时间: 2010-04-20
  • 更新时间: 2011-03-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