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小量子 » 日志

《如何去做一个诗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4-07 23:07:04

《如何去做一个诗人》
2ug {jp&j`r0前言今天 GLNzX:N7c
  这世上,并没有诗人,而有语言。
\%l@e | ?l]0  无疑,这世上有太多诗人了,他们自言自诩,旁人无语。传闻有帅气作家韩寒把他们刷了一把,那时我正值大学生漄。我的大学园内太过混乱。有一深夜,舍友赵旭说“这夜一定要爬窗出去”。因为一位异性Q友邀请他出去一夜情,所以他色无反顾。当晚,我们用校服拧结而成的绳索把他从二楼的窗口吊下去。我另外的六位舍友也各有特色,睡在我天花板上的胖子,成天在上面研究色情网络游戏。睡在我脚下的,他有点秃发,成天抱着一束玖瑰花在校园内叫卖在上课时酣睡的就是他,他有一个富翁梦,所以骗了我二百块。有一位新来的女老师年轻貌美,技不如人,只有在课堂上和学生聊A片,如何如何把握女生的G点,以此和我的同学们打成一片,很少很少传援绘画知识。在学校里,我渐渐寡言,成了异类,活着寂寞我的青春,青春该多彩而跃动不是抬头只能看见一块黑布。很多人开始好奇我,包括我的老师。他们在我背后议论我,有人说正经。其实,我也去不了什么好地方。念初中时,我和几个铁哥们在一起,不是在墙上挖个孔观看隔壁夫妇的性爱活动,就是打麻将通宵赌钱。我也想不明白上了大学后,我是如此的反感——性或金。我想了很久,失眠地思索着这些东西,同时,写下了很多关于这些困扰的日记,同学们把我写的东西称之为诗。那时我班上还有一个孤独的家伙,他是个同性恋,有时候他跑过来和我讲哲学,他说很喜欢我写的诗,后来说很喜欢我。由于我的传统,我恐惧与他接触,好像有一只手在挤我的恐惧,非要挤爆我的恐惧不可,于是我与他渐行渐远,可笑的是,他是我在北京唯一交到的朋友。关于我写的东西是什么,是诗吗?关于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是诗人吗?我很想把这些问题搞清楚,我认为只有像苦行僧一样,不停地思悟方能寻找答案,于是我决定弃学流浪。我要把一切搞出来。今天lR-a[email protected]Z2uyB
这世上,并没有诗人,而有语言。今天bXfKhl
这世上,并没有人,而有语言,语言把它从动物园中放出来——它成人。语言用它的吃穿行住隐藏起语言的面目。简单的说:文明,是小语言。阴阳,是大语言。我不相信,语言受伤了。确实,文明正负着伤,咬着牙,阴阳的力量,美丽得像探望病人时摆上床前的花果。是时间的问题,目前是文明躺在病塌的植物人,但文明会健壮的动起来的,一如动静分明,这就是阴阳的力量,这就是语言,这就是我最后的理解。

一,文字运转世界。
Z2_ P#cX)Cm0 

   2004的一夜,霞山,云雨天,下午出发。六月,雷州多雷,阵雨之前,大地热哄哄。乌云一团团,疏缓了小城中心大道的人流。刚放学的我,背着学了点毛皮的吉他,骑在自行车上。从天而望,男孩我正沿着一条皱褶之路前去,目的地霞山。当太阳隐去了它的笑容,绝不考虑蓝天的黑暗。这已经是我第二次从雷州骑车去霞山了。我知道,那里并没有什么山,没有什么水。我不知道,今夜我为什么要来这里,远处是一条繁华的街。这夜,我为你弹奏一曲《我的花儿》。

   看似地球人的文字种类多,然而只有一种东西方能称之为文字。那就是“圆”。那是个没有度数的圆,它无比神秘是因为大多数人只用它解决吃穿行住,就对它的本职视而无见。“圆的本职”是系统的诚信。可笑的是,人们说起诚信,就是一问一答地自制眼睛的录像光,以为光就是诚信,这使我的面容映上人们的可笑。如果有人不明白我的意思就得边看A片边听孟庭苇歌声,那样做,所有的它,都会在童话中感动,同时,在真相浮动时流泪。不要相信政府的话,任何政府都是扭曲真相的机器,都要把真相变哑巴。我感到很痛苦,痛苦佛仿如同当今的广告满天飞舞。说真相的人被批为疯子。诚信不是光,诚信如同虚假剌穿众人的灵魂,使人慌张。诚信是天地开始的理由。诚信是命运的专利,天地一开始,一切都安排好了,你一生喝几鑵椰子汁早已注定。你在前途中加的油,无济于事。人无法看见圆满,是人理解不了圆满。我知道,世界,圆满的。

二  一切都抵不过虚幻

   看,你能摸到的,我来告诉你,假的。太阳并不在天上,相信我,你并不存在,你只为众多参照物反应出来的结果。太阳的面前若有一面镜子,那什么太阳是从西方升起的。当人挣开双眼,便被眼前的一切欺骗。因为,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心灵功能正是被眼睛的功能埋没的。并不是说梦里的才是真的,只是一切都抵不过虚幻,至今,我未能找到,我是从哪里来。世上只有妈妈好,很悲凉,但并非是我的绝望导致我扭曲了一切。疑问的尽头还是疑问啊。我曾把悲伤想像成是快乐的一种,我试图拿出我所有悲观去跟乐观做一笔交易,结果,我向死而生。

三   感情是一股热流

    自由是奴隶的自由,男人不是男人的男人,女人不是女人的女人,感情是冷血动物的一股热流。人,热血动物,是没有感情的。将装出来的,模仿的感情代替自身的缺欠,满足了自我欺骗,维持存在的假像。诗人,就因为这个而出现,用文字不停的把同类感动。爱你一万年,就是诗人的作品。诗人全把非诗人当成了猪。当我写下一些诗时,我多想像他们一样,抓住人性的弱点攻击,使读者分不清东西南北。可,我知道,本来他们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人们按自己的方式在脖子上挂好了狗链。心满意足地把狗链的另一端交出来,极度渴望有什么能把那一头牵住。因为人们需要安全感,然而,他们并不存在危险。没有立场是我毕生的立场,所以,没人能找到我的立场,别把你的感情看得太重,因为你看不清你的感情是什么东西。真正的诗人,必须停止再去建立“我爱你一万年”

       待续……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