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死者哀悼,对生者安慰——《摩兰》研讨会随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1-19 09:07:25

对死者哀悼,对生者安慰——《摩兰》研讨会随记

 

  时间:2011105 星期四

  地点:新平第一中学

  人员:李永新,龚其发,阿森,普崇安等

 

 

  普崇安:

  我在民族大学读了四年大学,学的也是彝族文化,但从来没有那一本书像读《摩兰》一样感受多,时代感和紧凑感强烈。书里涉及到许多知识,棋琴书画,这么多东西,作者巧妙而自然地穿插进去,做得很到位。

  还有一些东西,比如哭丧调、哭嫁调等,也应该放进去。《指路经》是我们的一部有名的经典,在死者入土为安时吟诵。这部书也是如此,对死者哀悼,对生者安慰。

  在写作上,作者应用了多种文体,散文、诗、民歌小调、梦幻、日记等,避免了空洞的格式。

对爱情的描写,有的地方,情爱和性爱,描写过重,描写太多,有时让人觉得朝三暮四,有损子书的艺术形象。

还有,大的政治背景没有写出来,只让人看到了情和爱,除了情和爱,难道就没有其他东西?

  哀牢山还有许多地方,还有许多民族,但作者取舍得当,反映了多种文化融合、共存。

 

  李永新:

当时,我们读完这部书,恨不得开着车直接找到作者,与雨亭兄交流我们的感受和看法。为了这个研讨会,我们已经等待了好几个月。还有两位老师外出旅游,没能参加今天的研讨会。

在这部书里,我看到了作者受《静静的顿河》和《百年孤独》的影响,但作者没有与之雷同。写得简洁明快。

我觉得,磨难让群山更加巍峨,这个书名起得好,全书展示了我们五十六个民族中的一朵花,彝族先民的奋斗史、创世纪和心灵史,但结局过于悲惨,要给人希望和亮光。

  芸芸是知识分子的代表,也是芸芸众生的代表,但结局太惨,似乎所有的苦难为女人而准备。小说里的有些章节,我读了泪流满面。芸芸的死,打击太大,我接受不了,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出路,这让我们这些教书匠来说,觉得人生太过悲观了。

  全书以喜剧开头,以悲剧结束,要考虑读者的心理接受能力。

所以,我觉得要给她留有余地,给她一条活路,让读者看到生的希望,活的未来。

 

  龚其发:

今天这个研讨会,虽然人少,但不是去打仗,不需要人多。我觉得,作为这个地方来说,能评论这部书的人来说,也就是这么几个人,因为大家都读过这本书,为这本书感动。

这本书写的虽然是一年的时光,反映的却是百年之事,很奇特。这部作品虽然描写的是农村小说,但没有镰刀和锄头,没有枪和炮,却写出了心灵的战场、灵魂的斗争和命运的挣扎。

我不会为这本书作插图,但我倒想把这本书画成连环画。

  这是一部成功的小说,不比我们以前看过的小说差。我看到了一个乡村的觉醒,一个人的觉醒和一个时代的觉醒。这些人,活生生地活在我们身边,让我们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这部书还有一个特点,反映了多种文化的共存。在这部作品里,我们看到了乡村文化、城市文化、传统文化、民族文化与西方文化的水乳交融。

  在写作技巧上,视角独特,表达独特,这种叙述方式以前我没有见过。开始,我会把子书当作主角,但是,读着读着,就会发现,他只是一个旁观者和思考者,涉及到具体的人和事,作者就会让当事人出来说话,做事,因而,镜头不是单一的,而是多样的、变幻着的,似乎每个人都是主角。

 

  阿森:

我觉得不用作大的修改,已经写得很好了。

  至于最后是让子书去找雪儿,还是让子书到党校学习,还是回梧桐报社,还是跟博士去了,还是一事无成,那是读者的事,作者能写到这里,已经够了。

王小波说过,小说,即是让写的人好玩,看的人觉得好玩。至于其他意思,诗无达诂,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蕾特。

作者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

 

雨亭:

一部书,写出来,有人读,有人评论,有人争论,对作者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当时,我改出第三稿时,最想让人看的是永新,因是他是我朋友中唯一上过那座山的人,他熟悉那里的环境和生活,熟悉那些人和事。我是忐忑不安地把第三稿交给永新。

任何读者,都是一个高明的解剖大师,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叉,作品里有什么肠肠肚肚,有什么大小毛病,解剖得一清二楚。

我只觉得,我是按自己的想法和方式写出了这本书。当时,很困惑,很矛盾,是金沙江给了我写作的启示,让我找到了自己的表达方式。

我想表达的东西的确很多,一时也说不出什么主题来。再说,我是反感主题写作的人。

至于背景问题,我想,不必要作过多的描写和叙述,因为任何作品,不论怎样写,不论怎样超前,都会留下时代的痕迹。我们所要关注的是人性和人间的感情。

摩兰的历史是模糊的,这是时代本身造成的,也是人为造成的。

摩兰的人物也是模糊的,我没有去描写他们的相貌特征,没有去描写他们的穿着打扮,这是我故意让他们模糊的,因为我觉得描写心灵比描写相貌特征和穿着打扮更重要。

是的,摩兰虽然写的是农村,但不局限于农村,甚至如何挖田种地都没有写到,没有写到一把镰刀,没有写到一把锄头。可能是视角不同吧。

感谢我的母校,给我们这么一个场所来论坛;也谢谢大家能读完摩兰,并给予如此的评价和批评。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8-1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7354
  • 日志数: 144
  • 建立时间: 2010-05-27
  • 更新时间: 2011-11-1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