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格评《摩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1-19 09:05:03

桑格评《摩兰》

 

◆桑格

 

一、

 

《摩兰》者,新山雨亭之新作也。载诸《小说阅读网》焉。

 

子书,《摩兰》之主人公也。大学毕业者,囊者于《梧桐日报》充记者,顷之,除摩兰村为 官。

 

《摩兰》也,子书工作、生活、恋爱之总记也。       

 

此题材也,所谓见仁见智,描绘者可谓多矣,如过江之鲫也。然皆自诩现实主义之作也。《摩兰》则羞与为伍也。

 

何以言之?请试言之。

 

 

 

二、

 

其一也,子书之作为。夫村官,名为官,实则为民也:不为官,亦不为吏。虽然不闻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事也,然则,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村委会之事务,依然忙焉。

 

列子书之所为大事:协调蔗区路之开挖;建设桔子园、主打摩兰牌;联系花大妈捐资助学,修葺摩兰小学。夫子书也,一介书生,心有抱负,所谓成事者也。欲成大事者,必先有爱心,后有奇材。自古如是。子书轻轻挥洒如椽大笔,犹如神笔马良,事乃遂焉:路修矣,桔树植焉,校舍修也......

 

世有所谓大学生村官之现实主义作品,读之宛如高大全也,如不食人间烟火者也。莫如子书之真实也!

 

 

 

 

 

三、

 

其二也,子书之爱情。

 

子书乃博爱之人!女生小波、小咪与子书情感纠葛,一言以蔽之,斩不断理还乱。摩兰第一美女兰妹(或作者心中兰花之化身)对子书之敬慕,阿妮与子书欲说还休的情感,芸芸与子书之情投意合,雪儿(子书心中的女神!其魂牵梦绕之所在!!)与子书的纯真爱情。作者描绘得非常到位。虽然有sex之描写,然只是点到为止。然某些现实主义作品,如《某都》,通篇均是“此处删去某某字 ”,把作品当出土文物,视读者为无物。岂不知,读书人一声长叹:如此之现实主义,不要也罢!退而读《摩兰》,会有清风徐来,如沐浴其间尔!

 

诚然,《摩兰》对饮食男女的描写,非特子书也,尚有森宝、林珍之爱情,然则,此情乃悲剧也!所谓悲剧,先生有言焉——把有用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若此,子书,乃悲剧之主也!芸芸难产没焉,遗一男孩于世。姓子呼?抑或姓李呼?吾不知也。然作者知之,假托雪儿之口言也。雪儿者,冰心玉洁之人也。容不得些许欺怡,知晓子书与芸芸之关系,悲痛欲绝,与字书一刀两段,毅然决然!最后乘风归去。空留断肠人子书......

 

细读小说,吾知多年以后子书仍是孤单一人,于梧桐城讨生活。梧桐树尚在,子书亦必有念存焉,筑巢引凤......或与雪儿于梦重相见,悲呼!雪儿归来!雪儿归来兮!!此必为子书梦中之语言!!!梧桐城又添一行吟诗人也......

 

 

 

 

 

 

 

四、

 

 

 

 

 

其三也,《摩兰》之结构。初阅此书,觉些许凌乱、故事中套故事之感,若《一千零一夜》之技法。其实不然,作者用心良苦,乃设七条主线索也:子书之爱情;阿尼与怀珠不甚了了之爱;森宝、子樱、桑,与诺、林珍三个女朦胧之关系;红妹举步维艰之求学路;桃花辛酸的、一夜失去之生活;阿妮爱而不得,终远嫁;三位山人,翼祖先之文明传承之白如雪、昔田猎时代之卢滨湖、着科学实验与艺术生活之李玄三。以线索为经,用情节作纬,精心编织出三代人之悲欢离合;又宛如七个音符,起伏于全书也,相交织,共发展,奏响摩兰之歌。     

 

《摩兰》非金戈铁马、气吞云天之作,亦非图解形势、随风逐流之作,实为书凡人之凡事。故而得随心而顺畅,鲜活之创作素材乃信手拈来,非刻意冥想,生搬硬套。山中事情、男女情爱、人世苦难等等,娓娓道来,乃随人物之活动、场景之交替,现跌宕起伏、风情万种之事。盖因书者以“摩兰”为然,亦为渴望生活充满热情焉。  

 

“摩兰”乃奇异者也,《摩兰》亦为奇异之作。民之风、民之俗、民之歌,众人物,均以地域文化烙焉。吾阅此小说之时,“摩兰”之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亦悟焉。“若为民族者,实乃天下之物也”。《摩兰》者,书者心灵之低吟也。诚哉斯言!“题记”所云:古往今来,物是人非;天地里不老者,惟有江山尓。不吾欺也!(顾夫子语)

 

 

 

 

 

五、

 

 

 

 

 

四、标题之由来。有论者言,新山雨亭之小说著作法:曰浪漫,曰自然,曰现实,或曰意识流。争论不休,莫衷一是。此时,新山雨亭不着一言焉。吾则曰:“著书者,若夫下蛋之母鸡也。著述,鸡蛋也。”

 

《摩兰》乃新山雨亭所产之蛋也。夫读者,食蛋者也。或煎之为荷包蛋也,或卤之为松花蛋也,或煮之为蛋汁也。烹调之法,食蛋者自为耳。

 

王小波言,小说者,著者著之心悦,读者阅之亦心悦,两相悦。若此者,真上品也。若夫教育之主旨,不知也,随之去也!诚哉斯言。由此观之,新山雨亭似有言也——夫母鸡者,乐而产蛋也;夫食蛋,乃食蛋者之所为也,乐而食之,可也。至于烹调之法,不知也。若非说烹调法,吾则曰:非独现实主义也,须于前加一“超”字乃可!

 

 

跋:

 

《摩兰》写到第190章的时候,桑格就开始读《摩兰》了,一边读一边作了以上点评,今存文于此,特此感谢。

 

 

 

2011617记于明月读书楼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3-04-01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7644
  • 日志数: 144
  • 建立时间: 2010-05-27
  • 更新时间: 2011-11-1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