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才读书 有聊多喝茶 ---- 除特别注明,博客里文字均为原创。 若要转用,请通告茶馆主人。谢谢。

最早发表的文学作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4-16 06:12:52

IMG_8714-001

 

 

IMG_8716-001

 

清理旧物,在一本老旧的笔记本里发现了这一页诗作! 那是发表在1988年3月的《作品》杂志上的我的两首小诗——是我第一次在正式刊物上发表的文学作品。当年出国时,竟记得将它从杂志上剪裁下来。来美国都已有二十多年,早以为将这页薄纸弄丢了,没想到它竟然还在!——安静地藏在一本写满文艺腔文字的笔记本里!

我翻看那本笔记本,第一印象是那时的字真是写得好看啊!——如今偶写几个中文字,都如狗扒,自己都不要看! 更要紧的是,作为当年的一位女工科生,反复书写的都是希望在文学上有所收获的志向,读来真是难以置信。读着它们,深感安慰——一种梦想成真的安慰——人有梦想不难,能实现梦想却非常不易。所以我是幸运的。

这两首诗作,便是我当年寻梦的证据。当年父亲的同事廖庆文叔叔,听说我有习诗的兴趣,主动提出他可介绍去向他的老战友,时任广州《作品》杂志副主编的诗人西彤先生学习。我果然将习作誊好交给廖叔叔,他便将它们寄去广州。我和西彤先生就有了通信之缘,他会对我寄去的习作点评,提意见。时间不是很长,我就接到他的信,说其中有两首将会发表在《作品》上。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发表文学作品,大受鼓励。

  我的文学梦却没有因这个美好的开端继续下去。那时我正全力以赴攻读英文,准备来美深造。我记得这诗作发表后,是托当时正在广州进修的中学同学希文去《作品》编辑部帮我领的样刊。这两首诗的稿费四十元——几乎抵上我作为助理工程师一个月的薪水。

   我如愿于1989年春天来到美国,接下来一路狂奔,文学梦被压在了枕头下,多年无声无息。直到九十年代中期生活安定之后,才又开始继续寻梦,跟第一次发表诗作的88年,竟隔了八,九年的日子! 好在它没有被掐死。

    这些年来,我会不时想到西彤先生当年的善意。也曾打听过他的近况。廖庆文叔叔前些年说西彤先生到东南亚去了。庆幸的是,当我在微博上贴出这照片,提到往事时,远在澳洲的朋友仄佳立刻告诉我,西彤老先生如今在悉尼!她不时会见到他。我请仄佳代我转达对他的谢意。将来有机会去悉尼,我要拜访他。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6-1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25552
  • 日志数: 349
  • 建立时间: 2008-01-03
  • 更新时间: 2014-12-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