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才读书 有聊多喝茶 ---- 除特别注明,博客里文字均为原创。 若要转用,请通告茶馆主人。谢谢。

[立此存照] 小说处女作——焱 (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4-09 01:09:33


·啸 尘·


( 下 )

    葵 葵 和 明 华 在 太 阳 开 始 有 些 偏 西 的 光 景 里 , 离 开 了 那 个 四 周 林 木 森 森 的 图 书 馆 , 他 们 并 肩 走 着 , 却 没 有 说 话 。 葵 葵 在 走 下 图 书 馆 外 的 台 阶 时 , 停 了 一 下 , 回 头 看 看 那 个 小 红 楼 , 似 有 满 心 的 不 舍 , 她 大 概 是 觉 得 , 她 从 此 也 不 太 会 到 这 里 来 了 。 后 来 不 久 , 那 小 楼 果 然 就 象 一 直 被 传 说 的 那 样 , 给 拆 掉 了 。

    葵 葵 停 下 来 的 时 候 , 明 华 走 到 了 头 里 , 背 朝 向 葵 葵 , 站 在 竹 下 的 甬 道 上 等 她 。 葵 葵 走 到 他 身 边 的 时 候 , 明 华 非 常 温 和 地 说 , 葵 葵 , 走 吧 。

    葵 葵 没 有 吱 声 , 很 轻 地 拍 了 拍 明 华 挺 直 的 背 , 泪 水 就 涌 了 上 眼 眶 。

    他 们 徐 缓 默 然 地 走 在 花 木 扶 疏 的 小 路 上 , 阳 光 见 缝 插 针 似 地 从 林 木 间 投 照 下 来 , 在 他 们 前 行 的 路 上 , 打 出 宽 窄 不 一 的 金 色 光 道 。 他 们 两 个 高 挑 修 长 的 身 影 以 一 种 非 常 和 谐 又 极 有 韵 律 的 步 态 在 那 条 充 满 诗 意 的 小 路 上 走 着 , 让 过 往 的 旁 人 都 忍 不 住 要 多 他 们 看 一 眼 。

    到 了 快 到 公 园 门 口 的 时 候 , 他 们 拐 过 一 个 池 塘 , 葵 葵 停 下 , 说 , 明 华 , 到 那 边 坐 坐 ? 明 华 十 分 温 和 地 看 着 葵 葵 说 , 那 就 去 吧 。

    他 们 来 到 池 边 的 一 张 石 椅 旁 , 坐 下 。 那 石 椅 的 一 头 顶 着 一 棵 高 大 的 棕 榈 树 的 树 干 , 葵 葵 就 把 头 靠 到 了 树 干 上 , 她 的 眼 睛 愣 愣 地 盯 着 水 面 , 神 情 十 分 凄 凉 。 明 华 一 定 是 看 着 不 忍 , 轻 声 地 说 , 葵 葵 , 对 不 起 , 真 的 很 对 不 起 , 事 情 可 以 不 是 这 样 的 , 我 拖 着 你 , 走 得 太 远 了 。 葵 葵 很 坚 决 地 摆 了 摆 手 , 示 意 明 华 打 住 , 她 说 , 明 华 , 我 是 不 在 乎 你 和 敏 玲 之 间 的 那 些 事 的 , 真 的 。 可 说 到 这 里 , 她 的 声 音 就 变 了 调 , 听 着 就 是 哭 腔 。

    明 华 轻 声 地 说 , 葵 葵 , 太 晚 了 。 葵 葵 立 刻 就 哭 出 来 了 , 又 说 , 不 是 的 , 最 重 要 最 根 本 的 是 , 你 说 了 那 么 多 , 你 就 没 有 说 过 你 是 爱 她 的 。 葵 葵 的 声 音 忽 然 变 得 很 坚 决 , 你 爱 她 吗 ? 这 显 然 是 明 华 思 考 过 无 数 遍 的 问 题 , 因 为 他 连 想 也 没 想 , 就 答 说 , 葵 葵 , 我 和 敏 玲 走 到 了 这 个 地 步 , 这 就 不 是 给 脑 袋 的 问 题 了 , 这 是 这 里 的 问 题 , 说 到 这 里 , 他 的 手 按 到 了 在 左 边 的 心 口 上 , 他 一 定 是 在 指 说 他 的 良 心 , 所 以 脸 上 露 出 葵 葵 从 未 见 过 的 异 常 严 肃 的 表 情 。

    葵 葵 的 心 一 阵 绝 望 地 痛 , 她 抬 眼 看 向 明 华 , 再 不 说 话 。

    明 华 这 时 停 在 那 里 , 许 久 才 说 , 葵 葵 , 这 是 宿 命 的 结 局 。 你 一 定 很 奇 怪 , 我 为 什 么 总 是 要 说 宿 命 那 样 的 话 。 我 小 时 候 , 我 们 住 在 我 母 亲 工 作 的 那 个 干 部 休 疗 所 里 , 我 的 母 亲 在 那 里 做 医 生 。 我 那 时 很 小 , 却 总 是 看 到 那 些 很 老 很 弱 的 人 , 他 们 大 概 是 因 为 到 了 人 生 的 晚 年 , 大 都 非 常 悲 观 , 就 是 对 我 这 样 的 孩 子 , 都 是 老 要 说 那 些 关 于 生 死 、 命 运 的 话 题 , 很 多 的 东 西 , 我 在 那 时 是 不 懂 的 , 比 如 他 们 说 的 宿 命 的 问 题 。 可 是 , 他 们 那 些 奇 怪 的 话 给 我 的 影 响 , 是 不 可 估 量 的 。 我 想 我 是 这 样 一 个 意 气 消 沉 的 人 , 都 是 因 为 那 时 给 打 下 的 烙 印 , 后 来 长 大 , 我 就 慢 慢 地 懂 了 他 们 的 很 多 话 , 我 相 信 很 多 事 情 之 所 以 发 生 或 者 不 发 生 , 真 的 是 因 为 有 一 个 叫 宿 命 的 东 西 , 那 是 我 们 无 力 掌 握 的 , 我 也 很 相 信 , 那 宿 命 里 自 是 有 它 的 道 理 的 , 那 些 道 理 我 们 可 能 很 难 懂 , 或 者 永 远 不 可 能 懂 , 但 是 对 它 们 , 我 心 存 敬 畏 。

    葵 葵 认 真 地 听 着 , 心 慢 慢 地 沉 下 去 , 没 有 了 盼 望 似 的 。

    他 们 到 底 没 有 能 讨 论 出 什 么 结 果 , 眼 见 天 色 慢 慢 暗 下 去 , 只 能 起 身 离 去 。 当 他 们 走 到 那 公 园 的 小 侧 门 时 , 葵 葵 有 一 种 清 楚 而 强 烈 的 直 觉 , 若 跨 过 了 这 道 门 , 她 就 再 没 有 机 会 了 。 她 停 下 来 , 明 华 也 停 了 下 来 , 葵 葵 非 常 温 柔 地 上 前 揽 住 明 华 的 脖 子 , 将 头 靠 在 明 华 的 胸 前 , 静 静 地 听 着 明 华 的 心 跳 。 在 多 少 年 后 的 一 个 深 秋 , 当 葵 葵 匆 匆 地 走 在 香 港 的 街 头 , 忽 然 听 到 街 市 里 哪 里 飘 来 的 那 几 句 “ 我 和 你 吻 别 , 在 狂 乱 的 夜 ” 的 歌 声 , 她 就 站 了 下 来 , 在 那 个 陌 生 都 市 夹 带 着 海 潮 腥 气 的 秋 风 里 , 含 了 泪 遥 想 起 在 那 个 恍 若 隔 世 的 苦 夏 里 , 她 所 听 到 的 明 华 和 敏 玲 的 故 事 、 她 自 己 和 明 华 的 拥 别 , 久 久 不 能 移 步 。

    明 华 也 回 应 着 搂 住 了 葵 葵 , 他 的 手 很 轻 柔 地 抚 摸 着 葵 葵 的 头 发 , 过 了 好 一 会 儿 , 他 轻 声 地 说 , 葵 葵 , 我 也 很 喜 欢 你 的 , 真 的 , 可 惜 是 太 晚 了 。 葵 葵 这 时 没 有 反 应 似 的 , 静 静 地 把 头 埋 在 明 华 的 怀 里 , 没 有 了 声 息 。

    当 他 们 终 于 跨 出 那 公 园 的 小 门 时 , 他 们 的 手 是 相 执 着 的 , 好 像 是 为 了 给 彼 此 一 点 鼓 励 , 他 们 还 同 时 用 力 捏 了 一 下 对 方 的 手 。

    葵 葵 后 来 就 立 下 来 , 目 送 着 明 华 穿 过 人 行 道 , 低 着 头 慢 慢 地 消 失 在 对 面 街 的 拐 弯 处 。 那 时 的 市 声 , 因 为 是 到 了 下 班 的 时 候 , 特 别 的 喧 嚣 。 人 站 在 路 边 , 好 象 都 看 得 见 马 路 上 的 热 气 从 地 底 下 蒸 腾 起 来 , 四 周 的 人 物 和 景 致 在 那 些 热 气 里 都 变 了 色 , 变 了 形 。 葵 葵 这 时 突 然 反 应 过 来 , 啊 , 明 华 不 见 了 , 明 华 就 那 样 消 失 在 那 个 街 道 的 拐 角 , 走 进 了 茫 茫 人 海 里 , 而 从 现 在 开 始 , 她 就 再 没 有 对 明 天 重 聚 的 盼 望 了 , 一 时 间 , 这 种 想 法 让 葵 葵 绝 望 到 了 极 点 。

    然 而 很 快 , 葵 葵 又 意 识 到 他 们 其 实 并 没 有 说 “ 我 们 就 做 好 朋 友 吧 ” 那 样 的 话 , 她 安 慰 着 自 己 想 , 这 里 面 是 埋 了 伏 笔 , 是 有 回 旋 的 余 地 的 吧 ? 她 想 起 晓 辉 去 美 国 的 时 候 , 他 们 的 心 其 实 都 已 经 是 那 么 冷 了 , 但 是 他 们 也 没 有 说 那 样 的 话 , 那 是 因 为 他 们 想 的 是 或 许 还 有 缘 的 , 那 样 不 明 不 白 地 道 了 别 , 其 实 多 少 还 是 因 为 心 底 存 着 盼 望 。

    她 就 这 样 站 在 那 里 , 突 然 第 一 次 产 生 了 要 去 找 敏 玲 的 想 法 。 在 明 华 用 手 摸 着 他 的 心 口 的 时 候 , 葵 葵 就 已 经 断 了 说 服 明 华 的 念 头 , 现 在 只 有 敏 玲 了 。

    “ 去 找 敏 玲 ” 的 这 个 想 法 , 使 葵 葵 感 到 了 新 的 希 望 , 她 觉 得 自 己 的 心 一 下 就 沉 静 了 下 来 。 后 来 的 很 多 天 里 , 那 个 想 法 就 一 直 反 复 出 现 在 她 的 脑 子 里 , 挥 之 不 去 。 然 而 困 扰 葵 葵 的 是 她 没 有 办 法 说 服 自 己 , 没 有 办 法 给 自 己 找 到 一 个 去 见 敏 玲 的 立 场 和 说 法 , 她 就 在 那 里 挣 扎 着 , 直 到 接 过 了 明 华 的 那 通 电 话 , 她 忽 然 有 了 毅 然 决 然 、 甚 至 是 铤 而 走 险 的 决 心 。

    明 华 在 电 话 里 说 , 他 已 经 拿 到 了 美 国 那 边 学 校 的 入 学 通 知 书 , 护 照 也 从 省 外 办 那 里 取 回 来 了 , 过 两 天 就 要 到 广 州 去 办 签 证 。 葵 葵 拿 着 话 筒 , 有 好 一 会 儿 都 没 回 过 神 来 , 不 知 道 是 应 该 欢 喜 还 是 应 该 难 过 。 葵 葵 , 你 还 好 吧 ? 明 华 在 电 话 那 头 问 。 没 事 , 葵 葵 答 。 想 到 你 听 了 也 会 高 兴 , 才 给 你 打 电 话 的 , 你 这 些 天 好 吗 ? 明 华 的 声 音 非 常 温 和 , 温 和 得 让 葵 葵 听 得 鼻 子 有 些 发 酸 , 可 是 她 回 的 话 却 是 , 签 证 会 有 问 题 的 吧 ? 那 口 气 里 竟 充 满 了 盼 望 似 的 。 明 华 在 那 头 沉 默 了 好 一 会 儿 , 才 说 , 我 是 公 费 , 要 拿 J 签 证 没 有 问 题 , 他 的 口 气 听 起 来 小 心 翼 翼 , 又 很 有 些 怅 然 。 葵 葵 就 愣 在 那 里 , 也 不 记 得 后 来 是 怎 样 挂 上 了 电 话 。

    葵 葵 在 接 过 了 明 华 电 话 的 那 个 下 午 , 失 了 魂 似 地 在 街 上 走 , 她 的 神 态 , 比 平 时 更 加 游 离 , 疯 了 一 般 。 恍 恍 惚 惚 地 , 她 在 心 里 警 告 着 自 己 这 是 末 日 的 来 临

    阳 光 很 毒 , 城 市 的 高 楼 之 间 没 有 一 点 风 , 只 有 热 气 , 浪 一 股 地 翻 来 卷 去 , 折 腾 得 人 好 像 随 时 都 会 晕 倒 或 者 窒 息 。 葵 葵 后 来 终 于 走 累 了 , 靠 着 一 棵 行 道 树 站 下 来 , 她 一 手 撑 着 那 树 干 , 弯 下 腰 来 喘 着 大 气 , 然 后 呕 吐 , 吐 到 后 来 , 好 像 胆 汁 都 给 吐 了 出 来 似 的 。 就 在 不 得 不 承 认 心 力 交 瘁 的 那 一 刻 , 葵 葵 想 到 了 敏 玲 , 对 , 去 找 敏 玲 , 去 找 敏 玲 , 就 去 找 敏 玲 。 葵 葵 像 突 然 抽 了 鸦 片 , 换 了 个 人 似 地 亢 奋 起 来 。

    在 后 来 无 尽 的 日 子 里 , 葵 葵 一 直 走 不 出 那 个 她 用 许 多 的 “ 如 果 ” 为 自 己 与 敏 玲 的 那 次 会 面 所 设 计 的 游 戏 般 的 迷 宫 。

    葵 葵 将 去 找 敏 玲 的 时 间 , 选 在 一 个 傍 晚 。 在 那 样 一 个 人 畜 难 安 的 夏 天 里 , 也 只 有 傍 晚 , 让 人 觉 得 稍 微 可 以 喘 一 口 气 , 而 那 在 热 浪 里 糊 涂 了 一 昼 的 脑 袋 , 也 好 像 只 有 在 这 样 的 黄 昏 里 , 才 能 有 所 功 用 。

    葵 葵 在 出 门 前 洗 了 一 个 冷 水 澡 , 很 认 真 地 换 上 了 第 一 次 在 “ 离 岛 ” 见 明 华 时 穿 的 那 套 衣 裳 , 在 她 的 潜 意 识 里 , 那 套 衣 裳 很 特 别 , 好 像 是 象 征 着 机 遇 甚 至 是 好 运 气 那 一 类 的 彩 头 , 所 以 她 觉 得 , 象 是 去 见 敏 玲 这 样 需 要 赌 运 气 的 事 情 , 穿 上 这 样 的 衣 裳 , 真 能 给 她 添 一 份 心 安 的 感 觉 。

    葵 葵 选 择 了 乘 公 共 汽 车 去 。 在 那 傍 晚 时 分 , 车 里 很 空 , 汽 车 慢 慢 地 、 一 站 一 站 地 停 停 走 走 , 仿 佛 是 在 帮 葵 葵 酝 酿 着 情 绪 。 葵 葵 坐 在 那 里 , 大 概 是 因 为 紧 张 , 神 情 显 得 格 外 严 肃 , 到 了 后 来 , 那 脸 色 竟 然 看 着 有 些 发 青 。 她 心 里 是 没 有 底 的 , 她 真 的 不 知 道 , 在 这 个 无 风 无 浪 的 黄 昏 里 , 会 有 什 么 样 的 际 遇 , 等 待 在 她 的 前 程 里 。

    葵 葵 在 这 之 前 就 很 仔 细 地 打 听 好 了 敏 玲 的 住 处 , 所 以 找 到 那 里 没 有 费 一 点 的 周 折 。 可 是 当 葵 葵 站 到 了 敏 玲 的 门 前 时 , 她 又 一 次 意 识 到 她 还 是 没 有 找 到 一 个 有 说 服 力 的 见 敏 玲 的 理 由 。 但 是 她 已 经 站 到 了 敏 玲 的 门 前 , 她 觉 得 自 己 是 走 了 很 长 的 路 , 才 走 到 了 这 个 门 口 的 , 比 起 前 行 , 她 意 识 到 回 头 更 需 要 勇 气 , 她 似 乎 是 没 有 那 样 的 勇 气 了 , 所 以 她 就 只 能 敲 门 。

    里 面 没 有 人 应 声 , 可 是 门 却 很 快 就 被 打 开 了 , 让 葵 葵 有 些 惊 讶 。 敏 玲 将 头 探 出 来 , 葵 葵 印 象 非 常 深 的 是 敏 玲 的 那 两 只 眼 睛 , 它 们 圆 圆 地 睁 了 一 下 , 然 后 很 灵 活 地 眨 起 来 , 将 疑 惑 表 现 得 非 常 生 动 。 我 叫 葵 葵 , 我 想 找 敏 玲 , 葵 葵 不 动 声 色 地 说 , 大 概 是 因 为 紧 张 , 她 将 两 只 手 握 在 一 起 , 这 时 , 她 那 修 长 的 双 臂 便 优 美 地 展 现 在 了 敏 玲 面 前 。 敏 玲 很 轻 地 笑 了 笑 , 说 , 你 是 … … , 停 下 来 , 等 葵 葵 的 话 。 我 是 明 华 的 朋 友 , 葵 葵 自 己 也 很 吃 惊 , 怎 么 就 说 了 这 样 的 话 。

    敏 玲 立 刻 将 身 子 侧 过 , 把 门 大 开 , 连 说 , 请 进 , 请 进 。

    葵 葵 落 坐 在 了 敏 玲 家 客 厅 里 一 张 藤 质 的 沙 发 上 , 她 注 意 到 客 厅 里 摆 着 很 多 大 小 不 一 的 盆 栽 植 物 , 那 些 打 理 得 相 当 好 的 植 物 使 敏 玲 的 家 居 环 境 显 得 非 常 温 馨 而 又 富 于 生 气 。 当 葵 葵 的 目 光 注 意 到 最 里 边 那 间 大 卧 室 里 有 一 棵 硕 大 的 龟 背 竹 时 , 她 忽 然 想 象 起 明 华 会 常 在 这 样 富 于 诗 意 的 绿 叶 间 穿 行 的 身 影 , 心 里 便 有 些 难 过 。

    敏 玲 手 脚 麻 利 地 忙 完 端 茶 送 水 一 类 的 照 应 之 后 , 从 容 地 坐 到 了 与 葵 葵 隔 着 茶 几 的 另 一 张 藤 沙 发 上 , 手 里 拿 起 一 只 泡 着 菊 花 茶 的 玻 璃 杯 , 慢 慢 地 晃 着 , 明 显 地 在 等 葵 葵 说 话 。 葵 葵 注 意 到 敏 玲 穿 的 是 一 件 浅 橘 色 泡 泡 纱 质 地 的 直 身 简 易 便 裙 , 那 裙 子 无 领 无 袖 , 身 上 也 就 寥 寥 几 个 皱 褶 , 将 敏 玲 身 上 该 遮 该 显 的 部 位 恰 到 好 处 地 表 现 着 , 清 清 楚 楚 地 展 现 着 她 性 感 的 脖 子 和 手 臂 , 那 裙 长 正 是 收 到 了 她 腿 部 最 完 美 诱 人 的 地 方 。 葵 葵 看 了 , 心 里 竟 有 些 酸 酸 的 。 敏 玲 大 概 是 因 为 刚 洗 过 澡 , 头 发 有 些 凌 乱 地 盘 在 头 顶 , 发 梢 都 还 是 湿 的 , 她 穿 著 一 双 火 红 色 的 泡 沫 塑 料 拖 鞋 , 底 厚 厚 的 , 配 着 她 几 近 完 美 的 腿 型 , 十 分 迷 人 , 虽 然 葵 葵 知 道 敏 玲 的 年 龄 , 但 是 她 真 的 觉 得 , 她 们 在 一 起 , 敏 玲 反 倒 是 占 了 青 春 的 上 风 , 这 真 是 一 个 男 人 很 难 拒 绝 的 女 人 啊 , 葵 葵 想 。

    你 是 什 么 时 候 认 识 明 华 的 ? 敏 玲 先 开 了 腔 , 一 边 起 身 去 拧 开 那 只 在 墙 角 的 落 地 电 扇 的 开 关 , 再 转 过 身 来 , 走 回 到 自 己 的 座 位 上 , 举 止 之 间 , 显 出 一 种 动 人 的 随 意 和 安 祥 。

    其 实 也 没 有 多 久 , 葵 葵 有 点 犹 豫 地 说 。 停 了 一 下 , 又 说 , 还 不 到 两 个 月 吧

    你 很 诚 实 , 敏 玲 一 笑 , 说 。 敏 玲 这 话 里 显 然 是 有 话 的 , 可 葵 葵 却 因 为 不 能 确 定 敏 玲 那 话 里 的 意 思 , 一 时 便 愣 在 那 里 , 不 晓 得 应 当 怎 样 接 敏 玲 的 话 。

    敏 玲 这 时 微 微 耸 了 耸 肩 , 和 气 地 笑 了 , 将 一 只 手 握 在 茶 几 上 自 己 的 那 只 杯 子 的 口 上 , 说 , 葵 葵 , 我 比 你 和 明 华 都 大 一 些 的 , 何 况 我 和 明 华 在 一 起 好 久 了 , 彼 此 之 间 的 很 多 事 情 , 凭 直 觉 就 能 知 它 个 十 之 八 九 的 。 葵 葵 注 意 到 敏 玲 说 到 她 “ 和 明 华 在 一 起 好 久 了 ” 那 句 话 时 , 特 别 加 重 了 语 气 。 还 没 等 葵 葵 开 口 , 敏 玲 又 说 , 当 然 , 一 个 来 月 也 不 能 算 很 短 的 了 , 足 够 发 生 很 多 的 事 情 了 , 不 是 吗 ? 都 弄 到 了 你 要 来 找 我 的 地 步 了 。 敏 玲 说 到 这 里 , 脸 上 原 先 一 直 挂 着 的 笑 , 忽 然 变 得 很 不 自 然 , 原 来 低 沉 厚 重 的 声 音 , 听 起 来 也 慢 慢 变 了 调 子 , 轻 扬 起 来 。

    葵 葵 这 时 有 点 乱 了 方 寸 似 的 , 将 靠 在 藤 沙 发 上 的 身 子 , 立 刻 挺 直 了 起 来 , 口 里 一 边 急 急 地 说 , 你 请 不 要 误 会 , 我 和 明 华 不 是 你 想 象 的 那 样 , 不 然 , 我 今 天 也 不 会 坐 到 了 这 里 , 这 一 点 你 一 定 要 相 信 我 。 敏 玲 这 时 将 右 手 伸 出 来 , 朝 葵 葵 摆 了 摆 , 示 意 葵 葵 打 住 , 葵 葵 便 停 了 嘴 , 拿 起 敏 玲 帮 她 泡 的 那 杯 茶 , 呷 了 两 口 , 背 脊 上 便 有 点 汗 津 津 了 。

    葵 葵 , 我 不 会 怀 疑 你 的 话 。 而 且 我 太 了 解 明 华 了 , 你 们 两 个 人 其 实 是 一 个 类 型 的 , 我 甚 至 可 以 想 象 你 们 在 一 起 , 会 说 些 什 么 , 做 些 什 么 , 其 实 你 们 做 了 什 么 , 是 不 重 要 的 , 重 要 的 是 , 你 们 犯 了 一 个 错 误 , 那 个 错 误 便 是 , 你 们 有 相 见 恨 晚 的 感 觉 , 你 们 因 此 以 为 , 你 们 之 间 有 了 特 别 的 感 情 。 敏 玲 说 到 这 里 , 停 下 来 , 看 向 葵 葵 , 葵 葵 看 到 敏 玲 这 时 的 眼 神 竟 是 非 常 坚 毅 , 有 一 种 掌 握 了 真 理 般 的 自 信 。

    敏 玲 显 然 是 先 发 制 人 了 , 她 没 有 等 葵 葵 答 话 , 就 又 说 , 葵 葵 , 其 实 如 果 你 和 明 华 之 间 有 了 那 种 男 女 之 间 的 关 系 , 我 倒 觉 得 你 今 天 是 有 立 场 来 找 我 的 了 。

    这 时 , 葵 葵 觉 得 敏 玲 终 于 为 她 找 到 了 一 个 突 破 口 , 她 知 道 敏 玲 已 经 为 她 打 开 了 天 窗 , 葵 葵 在 心 里 , 竟 有 点 兴 奋 起 来 。 她 放 下 手 里 的 杯 子 , 将 右 肘 支 在 沙 发 的 扶 手 上 , 身 子 侧 过 来 , 迎 着 敏 玲 的 目 光 , 轻 声 但 是 清 楚 地 说 , 敏 玲 , 我 晓 得 你 的 意 思 , 我 原 来 也 是 觉 得 我 这 样 来 找 你 是 有 点 滑 稽 的 , 但 是 现 在 我 想 , 我 来 找 你 的 立 场 和 理 由 是 再 充 份 不 过 了 , 因 为 , 葵 葵 在 这 时 , 停 了 一 下 , 在 心 里 给 自 己 壮 了 壮 胆 , 说 , 因 为 我 是 爱 明 华 的 , 我 想 明 华 也 是 那 样 , 你 应 当 是 知 道 的 。 葵 葵 把 最 后 两 句 话 说 得 非 常 含 糊 , 但 是 她 肯 定 敏 玲 听 懂 了 她 那 话 里 的 话 。

    葵 葵 看 着 敏 玲 的 脸 色 沉 下 去 , 但 是 敏 玲 毕 竟 是 富 于 经 验 又 有 教 养 的 女 人 , 她 的 那 种 被 刺 痛 了 般 的 表 情 很 快 就 被 她 淡 淡 的 笑 意 给 遮 掩 了 过 去 , 虽 然 她 的 那 种 笑 看 著 很 有 些 凄 婉 。 敏 玲 这 时 也 低 了 声 , 说 , 像 明 华 这 样 的 男 孩 子 , 要 让 人 喜 欢 很 难 吗 ? 我 第 一 眼 见 到 他 , 我 就 不 可 自 拔 地 陷 下 去 了 , 那 时 的 我 , 已 经 经 历 过 很 多 事 了 , 我 可 以 理 解 你 的 。 但 是 你 觉 得 我 应 当 为 所 有 喜 欢 明 华 的 女 孩 子 负 责 吗 ?    

    这 时 倒 是 葵 葵 脸 上 的 表 情 黯 淡 了 下 去 , 她 知 道 敏 玲 说 的 话 很 有 道 理 , 是 真 心 的 。 正 因 为 如 此 , 她 觉 得 她 更 没 有 退 路 了 , 她 清 楚 地 意 识 到 她 如 果 不 说 那 句 话 , 她 就 真 的 该 起 身 走 路 , 那 她 就 不 攻 自 破 , 就 必 须 接 受 永 失 明 华 的 事 实 了 , 所 以 她 觉 得 她 只 能 破 釜 沉 舟 了 : 你 觉 得 明 华 对 你 拥 有 的 是 爱 吗 ?

    敏 玲 一 下 子 就 给 噎 在 了 那 里 , 脸 色 涨 红 , 葵 葵 知 道 她 问 到 了 敏 玲 的 痛 处 。 但 是 敏 玲 恢 复 得 很 快 , 后 来 葵 葵 常 常 会 心 有 余 悸 地 想 到 那 一 幕 , 而 当 她 每 次 重 温 那 个 场 景 的 时 候 , 心 里 总 是 极 佩 服 敏 玲 那 种 处 惊 不 变 的 气 质 。  

    敏 玲 站 起 身 来 , 又 走 到 对 面 把 那 落 地 电 扇 的 转 速 调 高 了 一 档 , 然 后 就 坐 到 了 葵 葵 对 面 的 那 条 长 沙 发 上 去 , 这 时 她 们 是 真 正 地 面 对 面 了 。 敏 玲 这 时 很 认 真 地 说 , 那 个 问 题 你 大 概 问 过 明 华 了 吧 ? 那 也 只 有 他 能 回 答 你 。 敏 玲 说 到 这 里 , 停 下 , 古 怪 地 笑 了 笑 , 说 , 葵 葵 , 你 知 道 什 么 是 爱 吗 ? 爱 一 个 人 , 是 有 代 价 的 , 那 就 是 你 要 肯 为 他 做 一 切 , 不 给 自 己 留 后 路 , 要 无 怨 无 悔 的 。 你 说 你 爱 明 华 , 可 是 , 你 会 为 明 华 做 一 切 吗 ? 像 你 这 样 , 因 为 有 我 , 你 得 不 到 明 华 的 承 诺 , 你 就 会 畏 缩 , 你 不 会 为 了 一 份 没 有 承 诺 的 爱 贡 献 你 自 己 的 , 你 怕 是 跟 明 华 连 接 吻 都 不 曾 有 过 的 吧 ? 你 却 要 来 和 我 谈 爱 , 实 在 要 让 我 心 疼 你 。

    葵 葵 听 到 这 里 , 也 理 直 气 壮 了 起 来 , 接 过 敏 玲 的 话 , 说 , 我 晓 得 你 的 意 思 。 可 是 在 我 , 欲 和 爱 是 不 同 的 东 西 , 若 爱 没 有 落 实 , 欲 是 没 有 意 义 的 。  

    敏 玲 这 时 的 表 情 突 然 放 松 起 来 , 笑 了 说 , 葵 葵 , 你 真 是 个 孩 子 。 你 听 人 们 常 常 祝 福 人 说 , 永 浴 爱 河 。 这 可 能 吗 ? 是 江 河 , 它 的 归 宿 就 是 海 洋 , 小 孩 子 都 知 道 这 个 。 敏 玲 这 时 意 味 深 长 地 笑 了 笑 , 说 , 所 以 我 很 喜 欢 那 个 说 法 : 爱 河 的 归 宿 , 就 是 欲 海 。 男 人 和 女 人 在 一 起 , 每 个 肢 体 的 动 作 , 都 是 有 精 神 意 义 的 。 我 最 不 能 相 信 的 , 就 是 你 所 以 为 的 你 和 明 华 之 间 存 在 的 那 种 “ 爱 ” , 那 不 过 只 是 一 种 错 觉 , 一 种 幻 想 而 已 。

    葵 葵 让 自 己 吃 惊 地 竟 来 了 急 智 , 她 几 乎 是 不 假 思 索 地 说 , 所 以 你 的 爱 欲 故 事 , 只 能 总 是 残 缺 不 全 了 。 在 你 所 经 历 过 的 每 一 段 故 事 里 , 最 微 妙 最 动 人 的 部 份 是 什 么 ? 按 你 的 划 法 , 应 当 是 在 爱 河 里 的 那 一 段 吧 ? 之 后 是 什 么 ? 你 说 是 欲 海 , 可 是 欲 海 的 归 宿 呢 ? 你 不 觉 得 , 如 果 没 有 爱 河 源 源 涌 动 的 波 涛 , 欲 海 的 归 宿 就 只 能 是 一 潭 死 水 ? 死 水 之 后 , 又 是 什 么 ?

    敏 玲 的 眼 睛 , 忽 然 微 红 了 起 来 。 许 久 , 她 们 都 没 有 再 说 话 。 天 色 暗 了 下 来 , 户 外 街 市 的 声 音 , 这 时 让 人 听 得 十 分 真 切 , 而 葵 葵 忽 然 觉 得 , 她 们 这 样 的 纷 争 , 到 了 此 时 , 竟 有 了 点 斗 气 的 成 份 , 想 到 这 里 , 难 免 有 点 意 兴 索 然 , 觉 得 再 坐 下 去 , 就 有 点 无 聊 了 , 正 想 开 口 道 别 , 敏 玲 说 话 了 , 葵 葵 , 你 能 来 找 我 , 我 还 是 应 当 谢 谢 你 的 。 我 想 我 们 是 很 不 同 的 人 , 我 们 信 仰 的 东 西 , 也 很 不 相 同 , 想 要 沟 通 , 不 可 能 是 一 两 天 的 事 情 。 但 有 一 点 我 可 以 肯 定 地 告 诉 你 , 我 想 我 是 不 能 给 你 那 个 你 想 要 的 东 西 , 因 为 那 在 我 , 它 是 极 为 珍 贵 的 。    

    敏 玲 喘 了 口 气 , 又 说 , 还 有 , 凡 事 还 要 讲 个 先 来 后 到 吧 。 听 敏 玲 说 到 这 里 , 葵 葵 就 再 也 接 不 上 话 了 。

    从 敏 玲 家 出 来 后 , 葵 葵 竟 有 一 种 解 脱 感 , 虽 然 她 的 心 口 隐 隐 约 约 地 有 点 痛 , 但 是 那 痛 里 , 却 好 像 有 一 丝 的 快 意 。 她 现 在 明 确 地 知 道 她 没 有 得 到 她 想 要 的 东 西 , 这 是 她 原 先 也 是 不 曾 奢 望 过 的 , 说 到 底 , 去 见 敏 玲 , 不 过 是 情 急 之 间 要 赌 赌 彩 头 的 事 情 , 还 有 点 急 病 乱 投 医 、 死 马 当 作 活 马 医 的 意 思 。 就 在 她 换 上 身 上 这 套 衣 裙 时 , 在 心 底 里 , 她 实 在 也 已 经 为 无 功 而 返 做 了 准 备 。 现 在 , 葵 葵 知 道 自 己 必 须 要 正 视 那 个 事 实 : 只 能 看 着 明 华 离 去 了 。 想 到 这 里 , 葵 葵 却 不 似 原 先 那 么 难 过 了 , 因 为 她 知 道 , 她 尽 了 力 , 她 做 了 她 可 以 想 到 的 最 有 用 也 是 最 困 难 、 最 需 要 勇 气 的 事 情 , 那 是 所 谓 尽 了 人 力 , 而 这 时 , 她 要 努 力 相 信 的 便 是 明 华 常 常 要 说 的 , 那 是 宿 命 的 结 局 了 , 葵 葵 又 想 , 那 就 是 所 谓 听 天 命 了 吧 。

    在 葵 葵 她 们 那 个 城 市 里 , 夏 天 的 热 度 在 不 断 地 上 升 , 人 们 变 得 越 来 越 狂 躁 , 城 市 的 上 空 , 连 以 往 夏 日 里 来 得 最 频 繁 的 雷 阵 雨 也 渐 渐 没 有 了 声 迹 , 人 们 都 在 令 人 坐 立 不 安 的 酷 暑 之 中 心 焦 气 躁 地 议 论 着 说 , 这 样 热 的 天 , 非 出 事 不 可 , 非 出 事 不 可 了 。

    当 葵 葵 知 道 敏 玲 出 了 事 的 时 候 , 那 个 让 在 热 浪 里 备 受 煎 熬 的 人 们 用 以 毒 攻 毒 的 心 情 添 了 油 加 了 醋 的 消 息 , 已 经 在 这 城 市 特 定 的 圈 子 里 , 传 得 沸 沸 扬 扬 了

    敏 玲 割 腕 自 杀 未 遂 ? 敏 玲 割 腕 自 杀 ? ! 葵 葵 简 直 不 能 相 信 自 己 的 耳 朵 。 说 的 人 言 之 凿 凿 , 绘 声 绘 色 , 那 个 情 变 的 故 事 长 了 脚 似 地 在 大 街 小 巷 里 走 著 : 有 神 秘 的 第 三 者 , 有 即 将 远 渡 重 洋 的 负 心 郎 , 而 那 样 一 个 年 轻 有 为 、 风 情 万 种 的 女 医 师 , 竟 会 为 情 所 困 , 以 利 刀 割 腕 , 结 局 如 此 不 堪 。

    葵 葵 提 著 心 满 城 里 找 明 华 , 她 不 知 道 明 华 什 么 时 候 回 来 的 , 她 去 见 敏 玲 的 时 候 , 明 华 在 广 州 , 现 在 他 一 定 是 回 来 了 , 否 则 , 敏 玲 怎 么 会 自 杀 ?

    当 葵 葵 终 于 约 到 明 华 的 时 候 , 已 经 是 事 发 后 的 一 周 了 。

    葵 葵 坐 在 “ 离 岛 ” 靠 窗 的 台 前 , 心 情 紧 张 到 了 极 点 , 她 看 着 明 华 表 情 悲 戚 地 一 路 走 来 , 忽 然 想 起 他 们 的 第 一 次 约 会 , 那 时 也 是 在 “ 离 岛 ” , 葵 葵 甚 至 就 是 坐 在 这 一 张 台 子 的 边 上 , 看 著 明 华 从 深 不 可 测 的 背 景 里 向 自 己 一 路 走 来 , 那 时 的 心 情 、 那 时 的 感 动 和 憧 憬 , 如 今 真 让 人 有 恍 若 隔 世 之 感 , 葵 葵 的 眼 眶 里 , 一 下 就 盈 满 了 泪 水 。

    明 华 的 脸 色 很 苍 白 , 但 是 面 目 仍 是 清 清 爽 爽 的 , 他 在 葵 葵 对 面 落 座 下 来 , 他 们 的 手 就 在 台 面 上 握 在 了 一 起 。 明 华 的 眼 睛 里 满 是 忧 伤 , 他 就 以 那 样 的 忧 伤 看 着 葵 葵 的 泪 眼 , 好 久 不 说 话 。

    敏 玲 没 有 危 险 了 吧 ? 我 一 直 想 去 看 她 , 心 里 真 的 很 担 心 , 可 是 , 又 不 知 道 情 况 , 不 敢 贸 然 去 的 , 葵 葵 擦 了 擦 眼 睛 , 说 。

    明 华 摇 了 摇 头 : 现 在 先 不 要 去 。 她 已 经 慢 慢 稳 定 下 来 了 。

    怎 么 会 这 样 ? 怎 么 会 是 这 样 ? 葵 葵 摇 着 明 华 的 手 , 不 停 地 问 。

    这 时 , 明 华 的 眼 睛 就 红 了 , 却 说 不 上 话 来 , 葵 葵 问 的 问 题 , 他 自 己 也 是 一 直 在 自 问 的 。

    明 华 从 广 州 回 来 后 的 第 一 个 夜 晚 , 便 去 看 敏 玲 。 关 于 葵 葵 找 过 敏 玲 的 事 , 敏 玲 只 字 未 提 , 可 是 敏 玲 在 那 个 夜 晚 的 神 情 和 话 语 都 让 明 华 感 觉 到 极 不 寻 常 , 她 的 气 色 看 去 上 相 当 不 错 , 但 是 明 华 总 觉 得 那 气 色 里 却 是 没 有 了 活 气 , 她 看 他 的 时 候 , 她 那 双 平 日 里 总 是 圆 圆 亮 亮 的 眼 睛 , 第 一 次 让 明 华 觉 得 它 们 大 而 无 神 。 在 他 进 门 的 时 候 , 敏 玲 上 前 拥 抱 了 他 , 可 是 那 拥 抱 里 却 明 显 地 让 明 华 感 觉 到 一 种 勉 强 。 明 华 坐 在 那 里 , 有 一 种 自 己 在 明 处 而 敏 玲 在 暗 处 的 感 觉 , 这 样 的 感 觉 让 明 华 极 不 自 然 。

    敏 玲 后 来 就 问 明 华 有 什 么 打 算 , 明 华 便 说 , 计 划 八 月 初 走 。 敏 玲 便 说 , 那 我 们 要 不 要 结 婚 呢 ? 我 是 想 , 至 少 是 先 登 了 记 , 你 觉 得 呢 ?  

    明 华 立 刻 就 愣 在 那 里 。

    在 很 长 的 一 段 时 间 里 , 结 婚 , 那 是 明 华 一 直 想 要 而 敏 玲 不 愿 意 给 的 一 种 承 诺 。 像 明 华 这 样 年 轻 而 老 式 的 男 人 , 从 一 开 始 , 就 是 有 点 迫 不 及 待 要 去 负 责 的 , 他 总 是 觉 得 在 自 己 与 敏 玲 那 样 的 关 系 里 , 他 对 敏 玲 是 有 所 亏 负 的 。 在 相 当 长 的 日 子 里 , 他 的 内 心 一 直 因 为 他 没 法 负 起 他 很 看 重 的 那 份 责 任 而 倍 受 困 扰 。 在 最 初 的 日 子 里 , 他 和 敏 玲 反 复 讨 论 过 关 于 结 婚 的 问 题 , 敏 玲 总 是 不 能 有 所 承 诺 。 敏 玲 显 然 是 蔑 视 婚 书 的 人 , 或 许 更 应 该 说 , 她 对 一 纸 婚 书 了 无 信 心 。 她 常 常 会 揽 了 明 华 在 怀 里 , 含 糊 不 清 地 说 , 这 还 不 够 吗 ? 明 华 便 会 答 , 不 够 的 , 而 且 , 我 们 这 样 , 跟 夫 妻 是 一 样 的 了 , 为 什 么 就 不 能 结 了 婚 , 让 人 心 安 呢 ? 敏 玲 就 会 微 笑 : 只 要 你 对 我 好 , 我 就 心 安 了 。 可 结 婚 是 很 不 一 样 的 , 虽 说 我 们 这 样 过 活 , 日 子 过 得 象 夫 妻 那 样 , 但 是 , 我 们 是 没 有 契 约 的 , 你 不 觉 得 因 为 没 有 契 约 , 我 们 其 实 更 在 乎 对 方 , 那 种 不 安 定 的 感 觉 , 使 我 们 更 珍 惜 对 方 , 我 们 的 分 寸 , 就 在 我 们 对 彼 此 的 在 乎 。 不 要 小 看 那 张 红 皮 证 书 , 那 是 很 恐 怖 的 东 西 , 有 了 它 , 人 就 有 了 护 身 符 似 的 , 知 道 对 方 要 走 , 也 是 加 倍 的 难 , 所 以 , 那 样 的 关 系 , 便 是 没 有 了 质 量 , 我 害 怕 那 样 的 生 活 , 我 过 去 是 吃 过 了 苦 头 的 。 可 是 , 难 道 我 们 就 一 辈 子 这 样 下 去 ? 明 华 那 时 常 常 会 接 著 这 样 问 , 心 里 那 种 对 敏 玲 的 亏 负 感 , 就 愈 发 强 烈 , 又 说 , 女 孩 子 都 是 希 望 要 有 婚 姻 , 每 到 这 时 , 敏 玲 便 不 说 话 , 常 常 脸 上 就 是 一 派 迷 惘 的 神 情 , 明 华 知 道 , 这 是 最 能 触 动 敏 玲 的 说 法 了 。 可 是 敏 玲 却 总 在 这 时 就 快 快 地 打 断 了 明 华 的 话 , 说 , 明 华 , 你 真 是 个 很 好 的 男 孩 子 , 这 样 吧 , 当 我 想 要 结 婚 的 时 候 , 我 会 告 诉 你 。 他 们 之 间 关 于 婚 姻 的 讨 论 , 在 很 久 以 前 , 就 这 样 停 了 下 来 , 明 华 原 先 还 盼 望 著 敏 玲 的 改 变 , 期 望 著 在 某 一 个 清 晨 或 黄 昏 , 敏 玲 会 忽 然 地 宣 布 她 的 改 变 , 可 是 日 子 就 那 样 过 下 来 , 敏 玲 的 改 变 竟 然 总 没 有 发 生 。 明 华 慢 慢 地 就 习 惯 了 自 己 和 敏 玲 的 关 系 , 关 于 婚 姻 , 在 他 那 里 便 成 了 一 个 最 有 挫 折 感 的 心 结 。

    可 是 , 敏 玲 现 在 却 来 了 个 一 百 八 十 度 的 急 转 弯 。 想 著 敏 玲 这 个 晚 上 离 奇 的 神 情 , 明 华 实 在 有 点 回 不 过 神 来 。 敏 玲 , 发 生 了 什 么 事 吗 ? 明 华 蹙 著 额 , 神 情 像 个 探 诊 的 郎 中 。

    敏 玲 苦 笑 了 一 下 , 意 味 深 长 地 说 , 明 华 , 我 以 为 你 是 时 刻 准 备 著 的 , 看 来 我 是 错 了 。 别 的 话 , 说 多 了 也 没 用 , 反 正 我 是 改 变 主 意 了 , 想 要 结 婚 , 马 上 就 结 , 你 看 呢 ? 明 华 站 起 身 来 , 说 , 给 我 些 时 间 , 好 吗 ? 敏 玲 还 是 笑 , 可 那 笑 里 却 有 了 一 股 酸 楚 的 味 道 , 然 后 也 起 身 , 去 拉 门 , 做 出 要 送 客 的 姿 态 , 明 华 就 道 了 别 , 两 人 对 视 的 时 候 , 都 觉 到 了 不 欢 而 散 的 滋 味 。

    明 华 从 敏 玲 那 里 出 来 后 , 推 著 自 行 车 , 步 态 从 容 地 走 在 街 树 下 的 人 行 道 上 , 在 街 灯 的 桔 光 里 , 他 忽 然 想 起 那 个 很 久 以 前 他 常 常 期 盼 的 那 个 白 衣 女 孩 。 明 华 站 下 来 , 在 这 城 市 的 盛 夏 夜 , 那 个 白 衣 女 孩 的 形 象 突 然 变 得 十 分 清 晰 , 明 华 再 也 不 像 以 前 那 样 , 好 像 总 是 只 能 看 到 她 修 长 的 背 影 , 这 时 , 他 觉 得 , 那 个 女 孩 子 是 有 了 面 容 的 , 他 在 心 里 , 开 始 迫 切 地 思 念 起 葵 葵 。 他 在 这 街 市 夜 里 浮 躁 的 喧 闹 声 中 立 下 , 体 会 著 对 葵 葵 的 思 念 给 他 的 身 心 带 来 的 那 股 清 凉 的 感 觉 , 那 种 感 觉 , 真 让 他 沉 醉 。

    在 那 个 夜 里 , 明 华 意 识 到 , 敏 玲 所 索 要 的 婚 书 , 就 要 让 他 彻 底 断 了 对 葵 葵 的 某 种 念 向 , 虽 然 那 种 念 向 , 一 直 都 是 让 明 华 压 抑 著 , 没 有 机 会 浮 出 心 海 的 。 明 华 知 道 , 给 敏 玲 一 个 婚 姻 , 那 是 他 应 该 做 的 , 他 许 诺 要 做 的 , 那 是 很 长 很 久 的 故 事 了 , 他 没 有 道 理 不 让 那 个 故 事 有 个 完 满 的 结 尾 。 如 果 没 有 遇 到 葵 葵 , 那 是 没 有 问 题 的 。 想 到 这 里 , 明 华 的 心 里 竟 然 有 一 种 深 刻 的 悲 伤 , 他 是 宁 肯 遇 到 了 葵 葵 的 。 在 这 样 的 时 刻 里 , 他 连 宿 命 那 样 的 想 法 , 都 不 愿 意 关 心 了 。

    于 是 , 在 敏 玲 决 意 前 行 的 时 候 , 明 华 作 出 了 后 退 的 决 定 , 其 实 在 他 , 只 是 不 愿 意 对 一 种 无 望 的 希 望 在 犹 豫 不 决 间 作 一 个 匆 匆 的 了 断 , 他 需 要 时 间 平 复 心 中 的 波 澜 。 他 心 里 明 白 , 若 将 敏 玲 和 葵 葵 放 在 天 平 的 两 端 , 敏 玲 那 端 还 是 会 多 一 点 份 量 的 , 那 是 他 心 里 的 亏 负 感 。 他 告 诉 敏 玲 , 他 希 望 等 一 等 。 等 多 久 ? 敏 玲 却 是 急 不 可 待 的 。 或 许 一 个 学 期 ? 明 华 答 。 或 许 一 年 ? 两 年 ? 或 许 就 是 遥 遥 无 期 了 ! 敏 玲 接 著 明 华 的 话 , 往 下 说 。 接 下 来 的 那 些 天 里 , 两 人 在 一 起 就 为 了 这 个 决 定 争 论 不 休 , 敏 玲 的 情 绪 一 次 比 一 次 激 动 , 明 华 完 全 无 法 理 解 , 敏 玲 那 样 一 个 自 信 而 潇 洒 的 人 , 怎 么 突 然 钻 了 牛 角 尖 , 如 此 不 可 理 喻 。

    明 华 没 有 向 葵 葵 说 那 些 争 吵 的 细 节 , 他 停 在 那 里 , 喘 了 一 口 大 气 , 就 说 , 后 来 , 就 出 事 了 。

    葵 葵 小 心 翼 翼 地 问 , 她 就 自 杀 了 ?

    明 华 抬 起 眼 , 看 向 葵 葵 , 葵 葵 觉 得 明 华 的 脸 色 白 得 吓 人 , 便 将 手 伸 过 去 , 握 著 明 华 的 手 腕 。

    明 华 说 , 敏 玲 没 有 自 杀 。 那 天 她 第 一 次 提 到 了 你 , 明 华 这 时 的 口 气 变 得 很 温 和 , 看 向 葵 葵 的 目 光 , 异 常 柔 和 。 敏 玲 说 了 你 找 她 的 事 , 后 来 局 面 就 慢 慢 失 控 了 。 我 从 来 没 有 见 过 或 者 想 象 过 敏 玲 会 有 这 麽 情 绪 化 的 一 面 , 到 了 后 来 , 她 完 全 就 是 疯 了 一 般 , 她 说 她 受 不 了 这 种 煎 熬 , 她 完 全 变 了 一 个 人 似 的 , 她 一 定 是 在 内 心 最 深 层 的 地 方 , 感 受 到 了 极 大 的 威 胁 和 挫 败 , 否 则 像 她 那 样 一 个 很 有 沧 桑 感 的 女 人 , 是 不 会 那 样 方 寸 大 乱 的 。 事 情 说 到 那 个 份 上 , 我 就 觉 得 也 没 有 什 么 好 隐 晦 的 了 , 就 说 , 我 要 的 仅 仅 是 一 点 时 间 , 让 我 理 理 头 绪 , 敏 玲 , 就 请 你 成 全 我 吧 。 敏 玲 一 定 是 走 火 入 魔 了 , 我 的 话 她 哪 里 还 听 得 进 去 , 她 开 始 哭 闹 , 说 出 来 的 话 完 全 没 有 了 逻 辑 , 后 来 就 拿 起 那 餐 桌 上 那 把 切 西 瓜 的 刀 , 在 屋 子 里 挥 著 哭 叫 , 我 至 今 还 不 能 相 信 , 像 敏 玲 那 样 一 个 我 行 我 素 、 惊 世 骇 俗 的 女 子 , 在 最 本 能 的 时 候 , 竟 还 是 要 落 入 了 “ 一 哭 二 闹 三 上 吊 ” 的 模 式 , 真 的 完 全 变 了 个 人 。 我 过 去 抢 她 的 刀 , 她 就 更 激 动 了 , 争 抢 之 间 , 那 刀 就 戳 到 了 她 的 左 手 掌 上 , 那 刀 , 是 几 乎 戳 穿 了 那 手 掌 的 , 很 恐 怖 。

    葵 葵 松 开 了 抓 著 明 华 的 手 , 长 长 地 倒 吸 了 一 口 凉 气 , 将 身 子 靠 到 椅 背 上 , 久 久 说 不 出 话 来 。

    你 知 道 敏 玲 受 伤 之 后 , 向 我 说 了 句 什 么 ? 明 华 问 。 葵 葵 直 直 地 看 著 明 华 , 不 说 话 。 她 说 , 就 让 我 成 全 了 葵 葵 吧 。

    葵 葵 的 眼 睛 就 红 了 , 然 后 , 她 把 脸 转 向 窗 外 , 忍 不 住 低 声 啜 泣 起 来 。 明 华 也 没 有 劝 慰 她 , 他 们 就 这 样 坐 著 , 直 到 葵 葵 的 情 绪 慢 慢 地 平 复 下 来 。

    到 了 这 时 , 葵 葵 的 心 里 忽 然 有 了 一 种 意 兴 阑 珊 的 感 觉 。 她 第 一 次 清 楚 地 意 识 到 , 这 样 惊 心 动 魄 的 结 局 里 所 蕴 藏 和 象 征 的 那 种 沉 重 , 是 她 所 负 担 不 起 的 , 在 她 的 相 当 唯 美 的 追 求 里 , 从 她 起 念 去 找 敏 玲 开 始 , 就 已 经 是 一 路 的 错 , 到 了 现 在 , 就 是 遍 体 鳞 伤 , 满 目 瑕 疵 了 。 就 好 象 她 一 直 是 在 找 一 个 无 影 灯 下 的 舞 台 , 希 望 在 那 样 的 舞 台 上 演 一 出 乾 坤 清 朗 的 剧 目 , 可 是 , 那 个 她 最 终 找 到 的 屋 子 , 却 让 她 处 处 看 到 阴 影 , 葵 葵 从 心 底 里 害 怕 那 些 无 所 不 在 的 阴 影 , 害 怕 那 些 阴 影 , 会 紧 紧 地 追 随 著 她 的 一 生 。

    明 华 这 时 才 拿 起 桌 上 的 那 杯 冷 饮 , 喝 了 一 口 。 葵 葵 又 看 向 窗 外 , 眼 里 的 风 景 , 跟 葵 葵 在 这 个 夏 天 刚 刚 开 始 的 时 候 , 第 一 次 在 这 里 约 会 明 华 的 时 候 几 乎 没 有 任 何 不 同 , 只 是 如 今 截 然 不 同 的 , 却 是 那 份 心 情 了 。

    明 华 , 我 很 抱 歉 , 我 知 道 , 那 都 是 我 的 错 , 没 有 什 么 事 , 比 我 去 找 敏 玲 再 荒 唐 不 过 了 。 只 是 , 敏 玲 一 直 是 那 么 不 同 凡 响 的 女 子 , 怎 么 也 会 这 样 ? 临 了 , 也 还 是 要 用 婚 姻 来 赌 最 后 那 一 把 , 看 来 女 人 在 骨 子 里 大 体 都 是 一 样 的 , 想 想 , 好 没 有 意 思 。

    明 华 沉 默 了 好 一 会 儿 才 说 , 葵 葵 , 我 想 这 就 是 宿 命 了 。 我 大 学 毕 业 的 时 候 , 是 主 动 要 求 回 到 这 个 城 市 的 , 我 喜 欢 她 的 绿 , 喜 欢 她 的 小 , 喜 欢 她 的 既 不 摩 登 又 不 太 过 落 后 , 我 那 时 每 天 走 路 去 上 班 , 在 那 些 绿 荫 蔽 日 的 街 道 上 , 想 象 著 那 些 围 墙 里 家 家 户 户 的 生 活 , 心 里 总 是 很 感 动 , 我 觉 得 我 所 想 要 的 , 也 就 是 那 些 了 : 遇 到 一 个 心 爱 的 女 孩 , 在 这 个 最 普 通 最 平 常 的 小 城 里 经 营 一 份 最 柴 米 油 盐 的 生 活 , 那 就 是 我 这 样 一 个 被 动 消 沉 的 人 非 常 想 往 的 事 情 。 后 来 , 就 有 了 敏 玲 , 奇 怪 的 是 , 我 在 有 了 敏 玲 之 后 , 就 突 然 很 想 离 开 这 个 城 市 , 那 时 的 感 觉 是 走 得 越 远 越 好 , 果 然 , 机 会 就 来 了 。 多 少 人 生 的 事 情 , 实 在 就 是 人 算 不 如 天 算

    葵 葵 听 著 明 华 的 话 , 心 里 有 一 种 说 不 出 的 惆 怅 , 她 问 道 , 那 你 现 在 打 算 怎 么 办 呢 ? 葵 葵 听 到 人 们 在 说 , 事 情 已 经 闹 到 了 省 教 育 厅 , 她 为 明 华 担 著 心 。 明 华 淡 淡 一 笑 : 我 现 在 是 无 所 谓 了 。

    你 和 敏 玲 准 备 怎 么 办 呢 ? 葵 葵 又 问 。 这 时 , 明 华 的 脸 上 呈 现 出 一 种 非 常 安 祥 的 神 情 , 他 沉 著 地 说 , 我 不 晓 得 , 我 只 是 有 一 种 预 感 , 像 敏 玲 那 样 的 人 , 她 选 择 那 样 做 , 完 全 是 因 为 有 了 决 绝 的 心 意 , 到 了 现 在 , 以 她 那 样 的 性 格 , 用 一 种 最 俗 气 的 说 法 解 释 就 是 , 敏 玲 是 不 会 转 过 头 来 捧 一 个 黏 合 的 花 瓶 的 。

    明 华 说 到 这 里 , 看 著 葵 葵 , 很 奇 怪 地 笑 了 一 下 , 又 说 , 我 一 直 就 觉 得 敏 玲 是 一 把 火 , 我 是 那 火 边 的 一 个 舞 者 , 我 围 著 那 火 , 一 直 不 停 地 跳 , 浑 身 上 下 都 冒 著 热 气 , 自 己 也 就 变 成 了 一 把 火 似 的 , 那 时 我 很 想 要 一 块 冰 , 很 想 往 一 块 冰 所 代 表 的 那 种 清 凉 的 感 觉 , 后 来 我 果 真 就 遇 到 了 你 , 你 真 的 是 给 我 一 种 清 凉 透 心 的 感 觉 , 我 为 此 对 你 心 存 感 激 。 葵 葵 永 远 记 得 明 华 描 述 著 火 和 舞 者 的 时 候 , 他 在 空 中 划 过 的 那 些 优 美 的 手 势 , 以 及 说 到 冰 时 , 明 华 眼 里 那 闪 过 的 光 芒 。

    明 华 和 葵 葵 的 手 , 就 握 在 了 一 起 , 葵 葵 的 眼 睛 里 , 慢 慢 地 溢 满 了 泪 水 。 她 接 过 明 华 的 话 , 说 , 遗 憾 的 是 , 我 让 你 失 望 了 , 我 也 是 火 , 只 是 燃 烧 的 方 式 , 与 敏 玲 有 所 不 同 罢 了 , 真 的 很 对 不 起 。

    明 华 的 眼 睛 就 闭 了 起 来 , 再 张 开 的 时 候 , 它 们 都 是 红 的 , 他 抚 摸 著 葵 葵 的 手 , 没 有 说 话 。

    他 们 就 那 样 坐 著 , 看 著 窗 外 街 树 间 太 阳 洒 下 的 光 线 , 慢 慢 地 西 斜 。 他 们 各 自 的 心 情 , 似 乎 也 在 慢 慢 地 沉 静 下 来 。

    当 他 们 走 出 “ 离 岛 ” 的 时 候 , 他 们 站 在 那 个 都 市 的 热 浪 之 中 , 彼 此 肯 定 都 有 一 种 诀 别 的 心 情 。 葵 葵 清 楚 地 知 道 , 她 这 时 离 开 了 明 华 , 就 真 是 离 开 了 , 她 拉 著 明 华 的 手 , 说 , 明 华 , 我 们 就 做 好 朋 友 吧 , 明 华 站 在 那 里 , 似 有 印 证 了 自 己 料 事 如 神 的 那 般 欣 慰 , 点 著 头 , 说 , 葵 葵 , 我 是 不 会 忘 记 你 的 。 葵 葵 这 时 知 道 , 他 们 的 心 意 是 相 通 的 , 她 知 道 明 华 , 就 像 知 道 她 自 己 , 敏 玲 说 得 是 对 的 , 他 们 真 是 一 样 的 人 。 明 华 , 你 总 是 相 信 宿 命 , 我 们 就 看 那 个 宿 命 , 最 终 是 怎 样 安 排 那 个 结 果 吧 , 葵 葵 镇 静 地 说 。 这 时 , 明 华 那 疲 倦 不 堪 的 脸 上 , 忽 然 出 现 了 淡 淡 的 、 却 是 由 衷 的 笑 容 , 是 真 是 一 种 久 违 了 的 笑 容 , 葵 葵 很 感 动 , 向 前 靠 过 去 , 微 踮 了 踮 脚 , 凑 到 明 华 的 耳 边 , 说 , 明 华 , 我 真 的 是 喜 欢 你 的 。

    明 华 点 了 点 头 , 没 有 再 说 话 。 他 们 就 在 那 个 苦 夏 里 , 在 那 个 小 城 喧 闹 的 街 头 , 分 了 手 。

    葵 葵 如 今 在 美 国 , 已 经 度 过 了 十 年 的 光 阴 岁 月 , 她 的 体 态 容 貌 , 一 如 她 的 心 灵 , 都 已 经 有 了 一 种 丰 满 的 成 熟 感 。 只 是 在 这 十 年 的 时 间 里 , 她 再 没 有 见 过 明 华 。 她 知 道 明 华 也 如 期 来 了 美 国 , 她 更 因 此 而 敬 佩 敏 玲 , 是 敏 玲 出 面 , 到 省 教 育 厅 做 了 说 明 , 明 华 才 得 到 了 一 路 的 绿 灯 。 再 后 来 , 葵 葵 又 听 说 敏 玲 竟 也 到 了 美 国 , 在 L A 的 一 个 眼 库 里 工 作 至 今 , 然 而 他 们 三 人 , 却 不 曾 再 互 相 联 系 过 。 葵 葵 常 常 要 想 起 , 她 和 明 华 之 间 是 有 那 个 “ 就 做 好 朋 友 ” 的 许 诺 的 , 但 是 她 在 心 里 知 道 , 话 说 到 了 那 个 份 上 , 便 是 没 有 太 多 的 指 望 了 。

    他 们 共 同 的 故 乡 , 就 和 他 们 青 春 时 代 的 故 事 一 起 , 留 在 了 太 平 洋 云 水 那 边 的 大 地 上 。 那 里 的 夏 天 , 仍 然 是 年 年 轮 回 。 每 当 夏 天 到 来 的 时 候 , 也 仍 然 是 酷 暑 难 当 , 人 畜 不 安 , 人 们 偶 尔 也 会 以 一 种 不 变 的 以 毒 攻 毒 的 心 情 , 说 起 好 多 年 前 发 生 在 夏 天 里 的 种 种 旧 事 , 在 那 些 真 假 莫 辩 的 流 言 里 , 有 时 竟 还 会 有 敏 玲 的 名 字 , 明 华 的 结 局 和 葵 葵 那 一 直 未 被 撩 开 的 面 纱 。 人 们 也 会 说 到 那 三 个 人 后 来 都 去 了 美 国 , 是 前 脚 后 脚 一 个 追 著 一 个 似 地 去 的 , 他 们 想 象 不 出 美 国 那 边 的 情 形 , 于 是 , 流 言 的 结 尾 , 便 有 了 无 数 的 版 本 , 聚 散 离 合 、 喜 怒 哀 乐 一 一 排 列 了 组 合 下 去 , 就 象 是 一 个 没 有 穷 尽 的 游 戏 。

    只 有 对 宿 命 心 存 敬 畏 的 人 们 , 气 定 神 闲 地 在 等 待 著 一 个 宿 命 的 结 局 。

〔7/12/97,定稿于美国硅谷〕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6-1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25552
  • 日志数: 349
  • 建立时间: 2008-01-03
  • 更新时间: 2014-12-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