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才读书 有聊多喝茶 ---- 除特别注明,博客里文字均为原创。 若要转用,请通告茶馆主人。谢谢。

旧年的美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2-11 12:59:15

                         

 

 

[我炒的粉利哦]

 

        自一九八九年离开中国算起,我已连续有二十四年没在中国过春节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年年的叠加,已显出它深刻的无奈。四分之一世纪的时光流逝间,母亲离世。父亲离世。青春年少时代的朋友星散。回国过年的念想,随之淡去。前年中秋在国中度过二十多年后在故国土地上的第一个中秋,深夜独自在西子湖畔散步,那种“不过如此”的隔离感,令人明白“放下”真能让人更自由。所谓“物是人非”、“情随境迁”,用来描写那样的心情,再合适不过。

 

          故国家乡在这样的背景里越退越远。每逢佳节,最常想念的,就剩下那些儿时年节里吃过的美食了。在物质极度匮乏的文革年代,我在南陲之地的广西度过童年。那时日常食品严格按票证限量供应。就算手里有票证,为能买到豆腐,我常在大冬天的周末里,一大早就要和小伙伴一起冒着严寒骑很远的车去排队抢购。其它热门的食品,当然就更难见到。所以一年里最重要的春节,便是人们最盼望的了。对馋了一年的小孩子说来,祈福迎新、盼大地春回的种种热闹,哪里比得上大吃几顿美食来得实在?跟着大人去采购年货,垂涎等在炉边的那种时日,隔了这么漫长的岁月,每每忆起,仍令人感动。

 

       春节期间的商品供应与平日相比,真是丰富得太多了。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冷冻鱼虾海产,这时会成堆地出现在简陋破败的菜场里高低不平的水泥台面上,引来长长的人龙。腊味、豆腐制品、鸡鸭鱼肉蛋,这类平日鲜见的食物,也仿佛从天上掉下来一般地,突然出现在食品店里,连青菜品种都多了起来。长期缺吃少喝的百姓们,这时都纷纷揣上票券,起早摸黑地去排队采购,连我们小孩子,也被派去占位子。因为就算是票券在握,也不能保证都能买到你想要的东西,所以节前的采购的忙乱,就是过节的序曲了。

 

 

 

 [广西白斩鸡]

 

 

      食品的地域性非常强。“无鸡不成席”,在广西是民间的共识。只要条件允许,哪怕是那个年头,家家都会尽量想办法在年夜饭的餐桌上摆上一只白斩鸡。这些香嫩的土鸡,或是凭证购得,或是找了关系,请人从乡里收购而来。农人也就靠这种时候,卖掉自己养下的鸡鸭,换出下一年的部分油盐钱。而最有年味的食品,就是广西人那些每只重达三两斤的大肉粽了,这种粽子在广西之外别的省份是没有的。我再次撞到它们,竟是在加州的越南超市里,所谓一衣带水的关系,倒是在这吃食上有了明证。包这大粽用的粽叶,是一种生长在广西的特别植物,有点象芭蕉的叶子,但要小得多,但又比竹叶大很多,带着特别的清香。长时间熬煮后,叶子的香气浸入粽里,吃上去真是唇齿留香。粽心用的料,在当年的物质条件下那可就真是太奢侈了——退皮的绿豆,用特殊配方腌过的五花肉,栗子仁,香菇,条件好的,还可放点香肠之类,层层扎好,那些粽子看上去就跟个小枕头那么大了。到了年前的夜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架上大铁锅,透夜熬煮粽子。有些家里人口多的,要用大水缸在露天地里升火通宵熬煮。年的味道,随着四散的粽香弥漫起来。

 

 

 

 

zz2

 

 

 

 

 

 

 

      那个时代,食品加工的方法也是非常传统的。包粽子用的绿豆,买来都是未脱皮的。我常跟着母亲去有小石磨的邻人家里磨绿豆。有石磨的人家不多,所以也得排队,气氛真是热闹。主妇们边磨边聊。磨完绿豆,吹掉皮儿,再要放水里泡上一夜,包进粽里时,才能熬出豆蓉的口感。肉粽不仅是广西人家过年必食的食品,也是拜年时的好礼物。从初一到十五,肉粽几乎就成了大家最常吃的应节早餐。

 

 

 

zz4

 

[壮家阿婆的大肉粽]

 

 

 

 

    年糕当然也是不可缺少的。也许是年糕的味道差别不大,自己做年糕的人家就要比做粽子的少得多,多半都是买现成的了。说起来,我如今最想念的年节食品,是一种叫“粉利”的米制品。那是用上好大米细磨成浆,搓搜成小圆柱状,蒸至八成熟,取出晾干而成。也许是工艺比较复杂的缘故,粉利是季节性食品,只有在数九寒天里才会出现。那时没有冰箱,凭票证购来的粉利,都是泡在水里保存着,吃用时从水里取出,或切丝切片,用肉、蒜苗、胡萝卜、椒丝和香肠之类的配料一起炒了,吃到嘴里,口感柔韧,回味无穷。粉利还可做汤,它那独特的口感,是米粉和面条都无法取代的。

 

     至于各种春节期间特供的年货,糖果饼干之类,也在这时摆在家家户户的桌上,迎接前来拜年的人们。当年是政府提倡的是破“四旧”—— 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所以春节长辈是不分派红包的,拜年的亲友来了,也就是在一起吃点糖果饼干这样的年货。听说如今人们都是电话甚至是用群发短信拜年了,这让人真是要怀念当年春节期间,爆竹声中家家户户人来人往,热闹贺年的日子。

 

        如今物事人非,从吃的角度讲,真是可说“天天都在过年”了,而且丰盛的程度,何止是我们当年的几十倍。人说幸福感来自于挑战度和多变性。如今食物来之过易,在人们不愁吃而愁胖的年代,年味自然就淡薄了。如今回国,在广西是连夏天也能吃到粽子和年糕了。各种过去的年货在市场里常年堆积如山,它们给人带来幸福感的能力也在下降。唯一让我还馋着的,就是家乡的粉利。它仍然是应季的食物,只在冬天出现。可巧我一直都没有在寒冷的季节再回故乡,所以对粉利的念想,真是与时俱增。直到去年春节前后,有心的朋友将真空包装的粉利从南宁带到美国,让我在时隔二十多年后,第一次吃到了小时过年才能吃到的美食,温馨美好的感觉真是从舌尖直抵心尖。

 

      又到了过年的时节了。我这等去国太久太久的游子,每年此时,遥想一番当年半饥饿状态下一年一度的春节佳肴,谁说不比真正坐上丰盛宴席的感觉要好上十倍呢?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6-1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25552
  • 日志数: 349
  • 建立时间: 2008-01-03
  • 更新时间: 2014-12-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