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第一季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4-07 07:35:28

查看( 154 ) / 评论( 0 )
今天M9p-wn/z/K'~9?}
低洼
L1s{ E%jYp)~g"ye0            
5S/Hp I"sp(m0D0当水泥抹平低地的水洼今天[T8{ p&\&W;Fp
一些声音再也发不出,比如今天6` Ev Cn.x
一个荷枪的德国兵在人行道上喊今天9Y6cz(xrE(k
“走下面”。低处的镜子今天 R:n gi'u[$} w
映出波兰蒙羞的脸。
9L9b&NG Z'I4~5oM0而我去审讯室的路上今天&ju6d$kg{_)P(P
看守说,“走下面”今天7Y c VR4c{$z+y
那个古老得像十字架一般的词今天2w&ZK?'VU]
离我那么远,却如飞矢
)ygj OSv0将我钉在一个虚无的“O”中。
今天7i:q?8bKd3j
今天(W*HMXD~}9h~
不到半尺的台阶今天t_6A*}|
截然划开人类的生活层面。地狱今天4kqFC2_?(`6a Nt{
并不在更深的地方。今天h _3v;FEn w]
语言怎么能失去对疼痛的好奇。
.o t2ZQ ~Zg#m3qe0反复摇晃的光线
zRu8H{"z.A+V0不能摇动脸的漠然。
8v ]2E5{8|u"X}K0孩子一脚踩进水洼,四溅的光的片断
!Sp4^X*IC0F0摇摆的天平和冷冷的呵斥——今天b WMRM xB
“走下面”。噢,绿树荫护的人行道,
tLK3|'@I.C0如同幸存者的时光。
今天6}t-Jm0|o!MP
今天 E/?Y]$J{
2012-3-14

]@*e_{0e:u^0今天h,a,YIE9E+S
屋顶的光亮今天9js ['vj} `

Fwj"@s0铁门砰的一声
du%]"c j/L0在我身后关闭。我不再回去
b"t~\3v8pF,N+g0并不意味着和它没有了瓜葛。今天^*b7_a"Q*oe3d(w
电话无人接听。一条语言的管道今天~op6U,zL0ql|*Y)r
连通了我的血脉。阳光照临今天/GH+x8DH7Q o
身体像树枝以绿叶的微笑
+e GO.\0wM.E Pr8`0感谢它肥沃的黑暗。

-L#{[8Z` |D0今天~+N8\XXx/m
一座荒凉孤寂的房子
];z!k|h0i^8z@0四野无人,屋顶的光亮,不是来自太阳今天X m@/D6U g'e1P#^
或月亮的赠予,而是
ftMm [0一种人类制造的荣耀或虚幻。
$v.@o#a4_*b4H0汽灯的灯芯很快被替换。今天E K'pz.V6?`Q)Y
营营虫蛾,四散而去。今天#c9dE {4b'HhVq `
它现在因为自身浓黑而发亮。
今天 B&Y"]Om$o
那是世界之门:词语的仓库今天Zf:PX#y+]
因绝望而开启——而不是钥匙。

nht/k7^ @a0
._0k)s kG`02012-3-16
0~(D ez`}0今天4cTrG&^l%f
缅甸的蝴蝶
V1B]7|$o2a!B0  ——献给昂山素季今天-`q@uz9K[#{ lS

E8skye!@M0网后面的脸没有鱼的惊惶今天F[.E#o@&@%tz'Tv.G
目光坚定,忧虑。
,t {K{Z0那远小于身体的方格张开着今天.HFr8p1KP
一片辽阔的水域。
Qq9Q+rB-k&U0头顶上的国家,凋敝的村庄,边境上
ft0ob:uj}Wg9A}2oA)Ly0孩子在一个他不理解的针头里的
W)oj W nI0哭泣,喂养着她的孤寂。
今天7PGKD w3gR sH

7TaRv!{E_0没有仇恨。不能自己拍打火焰
n-F3d X9O@0熄灭失去补给的能量。
$rR/ug%@E9@1y0愤怒是必要的。长期的干旱渴望
3s'w\4s"rTK}E0雷声。热带的雨水里,今天&[!T lz]k9w`
植物茂盛地生长。月光下的僧侣走过
0^2J&aI%U2e.l#zw3_(_#n [0沉默的街道。高尔夫的草坪下
6M5k;^kT"y0佛塔来年春天又拱出笋尖。

X8b2]dU:I0
2p4Zi;k1qD6Zc^0啊,飓风里的邻邦,发丝凌乱。今天 KnLjixwn{ j
泪水和雨水交织着哀痛。今天6Fb.s.~g3g
而她的心中有一百六十多个民族,
I i2e6@F3m'{0长期灯下独坐,坐成一百六十多个
e)Qv%k ]0{/_q0民族的影像。
k&s"sbek$rx0幽禁里飞出琴声——那是
7I+v9E rxpV&aB0枪炮无法阻止的蝴蝶,缅甸的蝴蝶今天9PZT3X.i%M&oi#V @
激起番红花汹涌。

6X2ygB0^*O)Oy#v0今天C bX%LW7Ta
发髻上的素花,具体的爱情。今天)P7F2]"|9r8z m2B
抽象的是政治,不属于诗。
,Nff"e{P)T3r-[VT0季风铲除游行的激情,手掌捂住今天:po/N7C'?.S^
语言的舌头。黑暗中一盏孤灯微弱今天[3K]-L7Ad;S.Tn&x
却明亮,像闪忽的蝴蝶,像佛塔今天0jx@ Lnso:C6u
在阳光下闪烁的光芒。无欲的男人之爱
oc*{.qj` n6Bj0应归于她,赞美诗应归于今天q#v7Xk;m;u6t
这个叫昂山素季的女人的美。
今天^)j7I7Z1weVy7X
今天UCH)V7Nyx/a,^
2012-3-30
&i BC&\1iS#m2f0
^8G m2_q6Z \0与诗无关的鉴定
W;vs_ YW~$X0                 
p&C1?V,^&D-i0生殖医院的杂乱丝毫不亚于今天T,p0{auT W8s8_9P L^
火车站的候车室,或许更甚。今天@2q9pL&Q(nLe{-l
她微微颤抖,不为一根长针明天会刺破
;K.C.\3P@0腹腔的羊水,而是不知道孩子
:q7@'Le.lfW`0该跟谁姓。一颗定时炸弹的秒针
U p V\s.I0开始在她身体深处走动。
今天Q,y%e3F2wL Iy'@
今天!q2J:d)f%iAQ T
他不过是一个潜在的、可能的见证者
/sSN T yOG+s0头枕着纯洁的梦今天7e mV,T&iw*au/a
在她怀孕的第七个月里。
;DxUyk8S6q0}f0黑暗里两颗心:一个最新落成的车站今天P!ia%d uS rc
一列刚刚启动的列车
#I`N]F%F1Q0噗——噗——正准备远行。

k$M+Zfx0今天z a N@t2}PH
恐惧不属于他。但他隔壁
7A2zW8m'~,E4c7q:JV0坐着面带微笑的刽子手:以微笑今天'BtHU4R/?1m+F.f
修饰着内心的不安
#s*CM0K,u9Vw4X3oj0和杀人的念头:他要拆除那不贞的夜晚
)o`*|/M+\}&Ok0和那正在滴答作响的时间。
今天1Aun+P}yc6DS}jq
今天ZFG V6p(t$Mb
未出世就有了某一个民族不幸的宿命?今天Hz_Q"h
谁在为他默默祈祷?今天l[Z K V)i |
那鉴定犹如终审判决,而他
ys4~ p b6c4B0头枕着纯洁的梦,或踢着正在忏悔的母亲
nt-OZ-t7Ck9P4N0日益绷紧的鼓。
今天}/\,b]m?p A
今天8|G%?,i y:p$L6w s/a"]
2012-3-20今天-~.w d p8g-M~
今天 r/HTc6M^9dDO7J
深沉的坛水今天L^E Q5d^8P:B0s
今天T;rnR8}P H$h
清浅,透明,因坛子的釉光和纹理
%pv,Q9l} l0s.}Xd0而丰富了自身。
"xfd.^/u7Ff_0拒绝空气的侵蚀:绕成一个圆今天0rQ0C?|"R
忠诚,廉洁,像一队手靠手的士兵维护着
o G IZ&Rd:x f R0坛子中心的安宁和秩序:
2C,KHO(s*x mo2_0厨房,如期响起锅铲声。
WGF#UV7k ME0丈夫蹲在门口磨刀。孩子们不时
*`)M,O2};?S8Pa0从电视机前发出笑声。今天y9}1nwE
电视上方褪色的毛主席画像
&[ EHwe:EO4r|0卷起了一个角。窗外的远山今天9QX|@+s{a"}9f
渐渐清朗,或是正午,
u#a%M8}ME0田野上薄雾悄然消隐。而当坛盖升起,
tR `3U$sKd,w9G&]V0它以微小的吸力显示着
l!M Fb4Q4n6s0Me*t0它的存在,或随之攀援而上,再落回今天m:|,AMCjo|G
涟漪,映出房间幽微的光线今天1t)V m%B;i)X
和它自身的美,与老地主家今天:h b%G E!Z(d
遗留的雕花床上的鸟兽虫鱼形成对照:今天!o y$`.t"Y(^
一种细微的灵动显露了宁静的活力。
[ yf*z~5L.i JW0那早已被时间磨得光亮的泥地今天8~!d;c5sGs#R
散发出清新的气息。忽然有一天,
`$v6DuQ0它被打翻,放任开来,在地上流窜。
;X{*J,U%y:C0x!j0主妇从那里发出前所未有的轰响,仿佛今天 K5O;lI7RQD%h
整个世界滑倒了。那门外的善意今天l9F%N8X1SJ/w%Q
在劝阻精神的出走,犹如它今天y-jr\/RHP
一次次挽留坛的坛盖,以维系
8pBR.a8R1@:w0那骚动不已的魂魄不散。

,p!Z o f-},ygo0今天n+J&oE:vD/] Qe
2012-2
0\3~awAM m0
_2Y7S L7TF8I4x8\5W0暗室今天 {+Laig6@'P
今天5k_aW8dLi
关门以后你便从现实世界
*I|Ht.S0跃身黑暗的子宫。
h@G!z!}:O0审讯的场景抽去了全部疑虑。
9U8c{9[ DuL0一张脸顺产出来,凑向今天9FNHLP}^
光明的水中央。

*Nf,D|;M){0今天x2]0v0H}7m?P
词语如蝌蚪。时间升起炊烟、丘陵。
+B#ju6c7R0旷野上河流闪耀。顷刻今天eT7D6Fh
繁花满了枝头。

3{Y;` c$\I^_WD0今天+KF-o[ zRtb7B
2012-3-31今天)pJ R._6enX p
今天 L:Z9W5C#u![CF*j~
爷爷
S[!|!m6J8j0今天 y R9?:Ne4T|
他们谈论南京的通缉犯,让我
-V8F!G9cJe0想起了爷爷。一个今天$XZ+d:iME
八月的中午,清凉,宁静,筷子碰着碗。
-eP"\t(r.\+nR0吞咽声。楼板上燕巢呢喃。今天/l cO/nn o.E
爷爷夹着饭粒却清晰的声音:“二黄抓到了嘛?”
dr%P(N:DXL0他的白褂子在黑黜黜的房间显得今天g4nl0TIn
格外醒目——云南赶牛,粗壮的臂膀拽住斜坡上
(hW4t{J0火车惊吓的水牛。益阳卖布,夜晚的伙铺
,T~:CJ0^6e1{2K0月光洒满庭院——他一直是这样今天-d.YO tZH [v
一身短装。一根齐眉棍
!\Gx)a"j4q9E HS0舞动了附近的树林。

H;V1\G$CW:s:Qt!R0今天3p$h#O _Q5qH$uj p
他见过日本兵,喝斥过今天 C`uC0[8B
红卫兵、民兵。在狼山坪上,他解开今天-c9t/C Y Sy
绑在老槐树上的“四类分子”,
$sL.L g6IDhu0把绳子远远地掷向河水。今天{EFr[3i(G
丢了农会的工作,从不抱怨,他专注于牛
].a$O0?'q+`i0采药,疗伤。六月闷热的一天他端着
P.]1iH1g\6MaM0一碗水,喝一口,朝着水沟里的病牛
Nqhm:SC0噗——水雾四溅,一声“起!”——今天ZiO$ie
水牛,跪在他面前的五叔,许多
Z"K1^*^7^^1g0无法收拾的事物,悠悠而起。
$XK n.W3n0q!Quj0附近树叶一片哗然。

,Y Vy sqe)n0今天Yt;rlMvaV#s
不必谈论。井泉涌现。
n6}u0v V:\:V%x:l0狼山里的露天电影。猪婆山
n(N/\T$} b0云雾深处的当归,偶然溜来的白蛇,
^ l hX F+]:gl [)r0终年流淌的溪水,廉桥镇包子铺的香味。
J:idhH4^0煤灶边,他和奶奶
I`D9Ga#q0关于咸淡的争执。水烟筒的咕咕声今天+K:Y j"pj ]o)yE
明灭的火光。夏日星空下今天;Rj)D[7a-^
脚盆里的裸体,水声。
s P+xsYu(PU&k+B;E m0满背篓的金银花带着嫩叶和露水。
/Jv%g"X|GW&_T p }d0喇叭向广阔的天地播放着音乐。今天sa)d ?1a|[qi
他的挣扎、豁达。我最初的文学记忆。

`aB n}-@0今天-M"r3b}D0k c9r'?S%l
他健旺,高寿,在世上今天mg1A/q~8b
几乎穿过一个世纪,
4EV/t)X bHB~OW0但电报传来仍令我悲痛莫名。
7g\ Dl8_#[0人群中让开一条路。“长孙回来了。”今天 b4JXy(hnb$}
我扑向床头,像无数次扑向他的怀里。今天V1r3jO'y2P$GI
他再不能起身讲侠义故事,只有
2s?Nb }`6K]0出气,对世界没有了任何吁求。今天?-]$I9E9M|(`?
医生离去的时刻即是死亡的时刻。
2c N FCU-]}B r;a0死亡的时刻也是悲伤的时刻。今天l-} f(Rp
悲伤的时刻是世界松动的时刻。世界今天xH/t3e5kY;x:]
每一次松动给予我悲伤,也有智慧。

K {h)c1jbDqpQE#DK0今天$F#@.c\]p-A&d+f
兴汉门
今天/f-[ aw;_ Xh$Q d}

4Mx5U2~j!y9H0一块巨大的黄蜡石立于湘春街的腰部。今天R G HK`2a6U q
街道转动,多少年来,它屹立
)SF'M!y eh T z0不动,如一个轴心。深刻的词语,今天D-aZ \.H0e+j R
微弱的呼吸。它在流动的人群和街市的喧噪里
Wp[4m:Cc7V0像一个遥远的岛屿:晨雾中,隐隐传来
q c p-i2M0几声隔世的鸟鸣。
今天\2b/],W'n },F5n
今天#Qr7^"lHjggep
沉船。永远的搁浅。今天*js+V DV,D:@4E
世界动荡如不息的波浪。今天(TO6| E6r F
但它压舱的物件中,有我:刚刚
C/i#I tI$v{z0低头进入。

dK#V2Ev,pa0
F*AU${ p V IWv7M02012/3/28
,V_*s3^_ tzg&O0
,l#oOAh'Dt01989:17号病室的白血病患者今天+rjqAb3v-z
今天 OmtF&e ?7\+I
临床住进来一个
p4`nE/G0年轻女子,头发浓密而乌黑,眼睛今天*@9MH4S lUY9h s!F
清澈。不像一个病人,手指
~+y6w.L1os#y`1e0残留着瓷厂金粉的闪光。

%Sx'LC8[0
-h6p p)fQ {0她一天天变得透明,直至成为今天\4i{G-VI1N6_
一棵没有叶子的静脉树,次第开花
$ks pP6n Ns0不分季节和昼夜。不像酒店的彩色塑胶树今天QO#Lu/WS:M
枝上的灯,夜晚,一闪一闪。
今天 w4v*nxiF[
今天{ LT|)C)ML'O
她的死亡几乎接近华美:
#FK6q_.\;T0在沼泽地下沉,伴随着鲜艳。像一个今天2] K[-V @"tE0n^4Z'k
下水的潜水员,最后半句话今天@"b Y)MZ\e~
被一个无声世界吞没。

MA#U y*ZLC0
&G(D I4W'vl0吞没。星空闪烁的那一年。
+[\#I,q^wm!h `0一个偶然闯进我
N4Gwc-|1V+J'R0人生记事簿的女子——荒草芜杂——她今天Z$w6j%x K6K8ofW
像一个映衬着理想光芒的、清新的词。

:jagp4_4R9]0今天#p5g(f2hb)Sh
废墟里我日益模糊的脸今天,T2X7V'?ed}~
需要她的映照:乌黑而浓密的头发,眼睛
J \~&YQ(o(y0清澈,完整的人性和美,而恐惧今天 B3~ f(iwan
带给我最初有关黑暗的知识。

(^q8Nn ]*zd0今天_:Lr3T[.J
2012-4-1今天]q7d"BMYi
今天|@qgZ
掩埋今天$D1e9\ ^-jpU
今天._Z{5W"]
雨刮器刮着哗哗的雨水
Y3[X*sB0D9_0像一双手在刨着沙土:刨开,又不断落下。
"\9O~e fT7S0急切地想挖出一张掩埋的脸。
今天 P wr _-Ah

m)Ay*|o2^A\0那是我的。还有一张,
@(\{(s$]q&S2K1q0更深的掩埋:在后座上,放倒的身体里
N4y~,W6zH_ s d0堆满了浸泡酒精的灵魂碎片——那是一个今天(C1~8A zuo!V3\)P6f
离婚的老男人:一扇门砰的一声关上。
9H%[9M \2t+PQE0他再进不去那一刻之前的时代。像个行李箱。
5Z;TfV{Il0他的嚎叫,没有了射程。
今天!U"o#e1M1Y-^2R

B*Jq8RS;Z8i{w)`0雷声。仿佛一个人在敲车窗。
rP!WDvQ2\yk0救护车的红色车顶灯闪烁着掠过今天&V4IM"]hB\m
灰色的世界:熄灭的窗户。倒塌在
4z_n KIzf0矿难深处的星星。他似乎已经死去,而我今天4nnDQ-?7{Xx9l/b6k
继续踩着欲望的油门。
R*N1ix(h,y|0我不知道那电光闪现的身影今天U%ky7@2~V$l
俯向我——不是一个劫匪——正是
:n lc5C9S9Dthj0来向我们施救的人。

H|)f }2Q7EJL.LQ0今天qu6_1{y
2012-3-29
'{,p a zs+q\3u!Q0今天q&|I~:W
夜晚之书的一页
PZVAOY E0今天i2y.c+\ J|9y-{ ~4u
五月的夜晚。榆树镇。在郊野
8e c#h6d7EpEx0我背倚电杆坐在草地上,今天q0T8p w5I.C1H;t'g F
一个姑娘头枕我的大腿,她有
*rk&|7?v/|-B(d0姣好的面庞和浑圆的臀部。
/}$jUS{,|;X^P0我们相互阅读。我们越过了橘园和小河
q;SF~N[:[l F8b0朝着未来飞翔。
今天 ` h)kuCk
今天!Ih6]fEX{2?a
静止的飞翔。星空下,我们按住小兽。
1YL|*o8Tp#jYb3F/]&O0呼吸短暂的粘稠,被清风化开。今天2TA;f6m8{(P
我为她驱赶蚊虫的叮咬,
@^'H` l0`0她向我展现世界的美好。

kJ\7fG+E@4}7h0
/E(CXYzX7yJ0夜晚之厚厚书页中的一页,雨水今天yRLW@.\\Z:v%\8p
抹去了插图和文字。
!IB1|W1Gg|0
她所在的纺织厂长出了高楼,而我今天!v;L6Io3w;F0[9X
上了另一趟列车:橘园远去,树林倒塌
]Y2D$eiNv0那橘子的隐喻也不再生动。
今天7n$\:V*L H"G9B)m6Sw
今天t!vb4[0W"g
半尺瓦蓝的平静,拯救了一页星光的美今天6q)Et$i#B.a
和时间的塌陷——越过它今天%|~"E3v8jy f
我们早就淹死。

*GP^0qkj-W8~,w0今天CA2aQM7_,\N7O&L
2012-3-29今天5r Qnb*bl_G
今天e6C'A0tH
放大镜的启示
2Dh:rl}.d0今天5dD5}r\ a$@/i
像拉开一张弓,我拉开今天 tTD/_)^"?
放大镜和一张报纸的距离。
"s3xs.PZN+Y-@C;w0四月的阳光在草地开始聚焦。
-g$\/k(k7R:?C2i0放大镜是爷爷的。今天4w$?*Om3w6g
他在后院喂牛。母亲躬着身子
2b k2F ^Su0在大地的白纸上书写春天。
今天 [\$Ye#}R!SV

u#YEr^f&u4l0焦点。一个带着虹彩的光斑
U? XN0QnZ0明亮如炉火,洞开了铅字的现实:今天5s F}u"xp(c:f)`Q6?&\f2l
那放大了的事件和事件背后隐藏的今天&FdZPO ?
隐藏的开始发黑,
+`@ILY d0放大的迅速还原,直至今天;~A{.GCG
一个空洞,一团火焰。
今天,Y,M'p @}^$Y R+O
今天 N^ c1B^ nW
冒烟的空洞,正是词语繁衍之处今天 YW7d?)MU
一种尺度的张力穿透了世界。
今天d0hg,pm Fv9~F.i&_
今天\k g y k1QE(Q1g
2012-3-28今天/^.\HM Jv eA
今天;X0sznb%~*A7g
故障畅想曲
0K3F,iAh0
"c1i1ky.wLM0电梯忽然停在半空:今天.~H Ptzj(N
不能上去也不能下去。呼救今天H6J)f?!U,w"Z q
没有回应。拼命按按钮,不知道外面
%j*Ws Z`@q%Y7H?m0是否响起防空演习般的警报?
今天 g6r|np7jg!Ayt
今天Z.DXW;T/e
焦虑,顷刻从每一张脸涌出。
aMF6o}W'Y0短暂的混乱之后,有谁意识到
;AG w+M/H;b0一种正在降临的危机:有限的氧气今天M{dB8~h#P
紧迫的呼吸。随着时间推移

L;}4eZD {PqCu0
5e U9L&vT8V X0饥饿,疲倦,食物,水,睡眠今天:T1Oq"\;as
水肿,休克——一大堆问题排队候着今天:Nx'PR(gq4?{
接踵而来。更多的问题不再成为
:q,H,Yw9n1qJ0问题:工作,职位,利润,二奶,奖项。
今天q&\ YJIM

g[6H&h.XV8P0一切都咫尺天涯:阳光,空气,父母,妻儿,
|*mQg,r#d0性爱,自由,河畔的散步,咖啡吧的闲聊,
OF's+Ml?,FC"{.n0教堂的礼拜,预约的访谈,家长会,润肤霜,
n8^ a)}:})R0突然的噩耗,迟到的荣誉。等等。等等。
今天!?:nij1S'z

"I l*o XTW0像啷当入狱的无辜者
$vfAin-tk[/H0比囚犯更无助。楼道长久空寂,今天 U_1qD[^
谁也再分不清白天黑夜,今天_7HJ1k*E3JG5c5~
我们将怎样展开自我救援?
今天U;s Ja0C9CL

:| [#vA.GJ~h02012-3-29今天6Q J3W#_qB+v%}
今天1J*Fx!H"l_%P)G ON R q1}
每日独对世界
x"h%f/w7e/n%}[HT0今天Z'`aEZ7@W%a
每日独对世界。雾今天5A5epUS
渐渐从山头散开。无人的旷野
I5f&A8i4],jYq0布满了清晰的身影。面孔拥堵的街道今天"z@)YC{bvEl$U+^ _
恍如枯水的河流。

s!P|#v4q.w ^oWw0今天 hD5P)_ p
蛾群飞翔,舍命挤向
} o,m4zj$qNV#\0注意力的中心:影子的幻象,光芒的虚无。
o![ rv Z~i(k N$H({0灼痛:千万只一只又一只掉下来
7v*TmZx ])t0在大地上颤栗。如我
今天6o le'h5P
今天;{r,O3X7`z
再一次从陌生之地开始今天0gBe"tM%C
在偶然之城疗伤,翅膀今天 Q[:S[#i};X
渐渐恢复了力量——而那烧焦的部分
%|5o"K,[_Z-U0正是肥沃的部分。

DI@4M]j;VQ0
3hA"h~IG0没有瓦檐,却有蝙蝠。今天x,z{&l3A`
没有瞭望台,但有辽阔的大海。一滴雨今天 `_.^#^vtr
找到了缝隙和根系:它因饥渴的需求
+N s D4K,c2]0而获得自身存在的喜悦。
今天/QO"nNJ;b9?8ND/E
今天:H bK d4y9b6J9_Z
2012-3-30
W H'mu4X0今天3{ RRB,u0t1`&Q @3y^
我终于放慢了速度今天'b c+R&\,z?K

b8J |tK.Q0我终于放慢了速度:一个巡道员
/~:R&xO-Cs!?0手拿锤子,不再是这里敲敲那里看看,
4r:[N.kDFT?;h1C]`g0(像一个看守打开了铁门,或者说一种今天G$Z)VC/~@
困厄之后的启示)今天1LgP bx*`$U
他解开了我身体这节车厢的锁扣。
4n4Q?sR@8i0我不再受欲望驱动,以内心的速度今天)a+HY;O:l
驰骋在世上——

2@y"g2F |0
c$pX0Q Y!t0树木从幻觉回归它本身:今天~ c;[o:e&kA&z#I Jt
枝叶颤抖,鸟翅闪烁。今天h6De\N]J/}
站台——停顿——不再是告别今天 l(Z5?3IO'c
手,伸向内心的纬度。今天!o{([ {{'C
像经历一夜雾霾的早晨,在凝聚。今天M@8cN,\B/_,CR
什么也不能扭曲溪流的清澈。
c:TyY7rN%z)ImTLX0慢下来,追赶的劫匪然停住了脚步:仿佛今天)t!t3WfS!}7u@
冷静的震慑甚于雷霆。
U;^I!t![,x6W+E6~f5x0地平线渐渐清晰,落日
5nKtX.Zki r0映照出沿途的黄金。
今天 zpxe z&Z3I)}
今天 L:k bR1P
我不再重复你们“哐当哐当”的节奏
'{2_7Kw(R%M ^c0和那些丧失了部首的词语。
2NIh!YbgI\0谁说没有火车头就不能赶上时代?
Ju6nr8U8[6c j0在无名的轨道上,
%U mUl/h0我追上了电线上奔跑的雨滴
UG z"x }0并给鸟的飞翔重新命名。

.n-ia"R?Q0VV`0今天?4v0A-gbFvW
2012-1-12今天.W_[frta
今天8r{'igS:{
郊区今天#v?j Ir p
今天j+J:r5YA*gV
傍晚。远处的光柱开始晃动。今天)mQkV8M_oLkI
今天of'ag"hfE
——必须跑到郊区,
D#Y#U0{ bB7k0才能看见这样的景象。仿佛一个逃离囚禁的人
"\ g;l#i.^h fD0远远回头
3M@,J]{0望着那内部铁浆通红的所在。今天3T*c-{seG6JK|;}u
光柱停顿。啊,砰的一声,一个生命
I~7v(R C zQ0像一只爬虫从墙上掉下来。

&z/gJ6n_^T4P0X0那是波兰。是幻觉,不是我
[N.A8{Fjs0霓虹闪烁的祖国。
~kA1~/| \q:~0时节在暮春,阴雨连绵,词曲抱着树枝今天(mqWL }BD$h
不敢落地,不能阻止怪兽的巨爪。
,jp#dM'Y0砰的一声,屋顶塌下来今天R"c0h AR
连同一团冒烟的肉体。
今天l5h#hl#[ F0X
开发区的烟囱高于炊烟。它的叙事
z;Sm!Q.G`#h1JE0令新荷羞于再抒情。
LO2XK5`J P0露珠颤巍巍,滚落无声。我出生的、遥远的村子
]6fEu@0青蛙鼓起大眼睛。
`(\kjN F0BQp]8T0后视镜里的落日,异常刺眼,
今天'^tSgs r&^-k

't,?(V K jG0在郊区,灵魂从骨灰升起,原野
8di.j2] Z {!Z6ztv%X0得到了延展。词语开始呼吸。
]B,|sI(V2R0“未来”和“过去”之间,有一条河供鱼群
9\^8P#k4A,|0喘息,剥光的身子
3G-W1E.K b0重新长出鳞片的伦理。
今天8So G#?;Q

l"lw9T r$^iT-m;R2l c02012-3-21
;i'Z?&^f*`a0
5l j.r(_B m5K0傍晚
,L8W#s ?'o5Y0今天"P9H] sk^t
暮色中一个人撅起屁股今天 tG9^ Cu*|O*r5j
细察一块分路碑,就像此刻我
^w'DA;pU0读弗罗斯特,《未选择的路》。今天nXHIaP
他无须选择,只要分辨。今天 u0N0H)B+]2k'b b
两条路不是出现在树林,而是
3T;A"dbLi0一个三叉路口:一把弹弓
BKX"~0o0因为它而使前方的空白今天7J V}}7p&|/Qz:r3`+z:x
或模糊的记忆,清晰起来。
今天De:O$AKE;i
今天0\@;H[Q+]X/{:og
不是墓碑,下面没有灵魂,上面
Dj$k4\5]*C0却有一个人的善:我小时候夜哭今天:X+w+{9V)]w
父母找来石匠,一锤一锤凿下今天+I5BZ,y W&Y4qm3w
如下文字:“左走黄泥塘,今天([)X(F]VQ
右走朱家冲”。香烟缭绕,今天#q ?H1Lj0g v9e
纸钱燃烧,一杯水酒洒地,今天a YEm9n5K
月色透出了香味。铁锹和锄头
8~U}cV8qQ3R(I0沉默,道路开始呢喃。

h]!c9[7]0今天 ]4V5M,tIFJ
不像旅行标记牌,也不是
Y:H1UL_tH*L0交通标志,星散在乡村,更像今天J Vz1y,Z:n*EE3C
一场久别重逢的谈话。它简陋
7~t/Gi)|[E0沉重:一个学生留下的标语
@%W!B"E~t0让他一去不回;鸡血来自
[ v,[Bqb*|0黎明前的浓黑中一个屠夫:今天8AUq'E4q7J {*{
前方的奈何桥,流水阴森今天q.Qb5P8S
他的恐惧逐年加深。
今天Cv LTO!O}@](S2m
今天!a KT\M&\0d4?L"DU
傍晚的大地,阴影四处爬行。
9Cx~u;u4o,cf6_4B;il/}0迷乱中一只麻雀撞伤了翅膀。今天 I'j,\$Z_^*^)@A
远处汽车追尾。长长的车灯闪烁。
(ZIx:d| J.~[0世界每天发生着事件,每夜有人
;@U5b!q.E,s?0不能回家。围观的微博迅速下沉。
.F\inJR0它屹立不动,像混乱和模糊中
,F/y3s3h'v$smm#L0一张清晰的脸。重返故土的游子
'?I7v"?L3_ i7Y0俯身,头顶升起了明亮的星。
今天+mQD#TuUvc
今天1L"_Ry cd2E
古老的敌意今天ATov;a9I)M

L6DU/w]3H3[0i0从我家大阳台的花瓶护栏上
?2~ ^I!J H3I!b+@U3L0看对面破败的瓦房,很多次
;uAREXq6g5c j0他的脸一闪,像条警惕的蜥蜴今天f` JWwS.{y/m
消失在草丛。

5ju/Z Y^%O$iB;r Al0
:QJx(WF/k@0草坪上反复放映童年,今天gf;@h_5o
枝影中鸟面目不清。别墅压着
Dq&Q![z/_0母亲的呻吟和那间
-ZY$kMHG-^)w!L S0四面透风的瓦房。
今天 j&C3a Sd"L7t

zU,JO8^5\3]y)m,g0茅厕上方的砖缝
X/z JH'~p0一条壁虎潜伏着。恐惧今天Cwg d+|_/E
慢慢化为厌恶:苍蝇乱飞,今天!Wrp3}L:v_,O
后山吹来的冷风掠过肛门。

P5@ ~$?Q o4A]$e0今天H{%pW8` o
这么多年来我才发现
i.h.La/Z#XQ0不是蜥蜴,而是壁虎
If z"[#K5B%Ww"@1DK0拖着没有了尾巴的身子,眼睛
:p4s'Gc6xm0充满了古老的敌意。

C.r+W(U X"a4~ i0今天"V#gvb|"S`A:Z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4-06-2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862
  • 日志数: 57
  • 建立时间: 2008-01-05
  • 更新时间: 2012-05-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