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不是故乡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2-08 19:47:06

查看( 170 ) / 评论( 4 )
回去不是故乡今天ci Ufh KG

)O"iy WA01今天8QGBrLsz
今天s h-d/N/A&OMG;I*Z/T8G
《回去不是故乡》今天8Jd!x Q {Awi.]'O'W
今天6k r2@ j,Z,I]*|q
只是一个词语:结痂在
q-f4P2V `T/H0干泥上的一个蚌壳——被打开,露出
w*s\y [ nR6|]0虹彩。一个烧伤病人的手今天W&J5dt N0EM2|!hq`
可能会有这样的色彩——连呵气都不能今天 Dic6A.?+[ s3\1e
疼痛。抖动着。
今天q]p2R:txF d+M ro
今天Vj'u:w qH| l
那曾经微露的蚌肉,轻轻密合今天jT|i2`!Y#v
像少女的阴阜。软泥上圆润的小洞
*]1Zo,O Vm0随着脚步到来,溢出闪闪的水光。
z `es i9z%d0到秋天,塘泥的裂缝里
4?#t){[bc1c e0泥鳅的脊背清幽。
今天}z4V0f/vH'y4eN H
今天g-m7dVo
丘陵上升起移动基站。
i:\[l1I0松林茂密,小溪流隐约闪烁。今天d XU2[Sf
坐在门槛上的老人,满脸喜色,今天Z G2k[^9A
数着女儿寄回的钱币,不时将手指今天1S&B9\V7U3v#z
往舌尖舔一下,他闻不出
O7S+u|_0O7Gj"_w9l0陌生精液的罪恶气味。
今天8cZ4yy%TC

p+^#[_5jHvr02今天*Add8V [vbx4E E,GS
今天Z]jzy7P
《水井》今天 C^O#Xu
今天5[|U1?Ip~;w
一只长满汗毛的手在摇水。今天,N5OE]*g;f!m3T
慢慢沉重。仿佛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
;F(^tlec8V8@0在启动,出发。咕——咕——今天 U|qB2urL;g
隔不了几天,就有新生命出世。今天 mx(L,M&] Q
“快去叫接生婆”。一个孩子健步如飞今天mC*L@3ai'M
在小草缠足的田埂上。
今天 s\P{mH-z

(xWXQj*Tgt o0井壁开裂。苔藓的粉末掉落着。今天]]F_s2od:jn6v/zC-u
父亲坐在门前的春凳上
)XZ7cU-N-}_] H&b'e0晒太阳。他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下
NoW#D1j0一个报丧人。灰尘腾起。
&W;BTI;z h0“噢,天气好,她有天缘。”
今天[g[.\W"F Bs

0r!A w!Kcet0井水并没有干枯——如今今天i5E H.c D-}qJ
向客厅的墙上一伸手,啪一声今天P"DNaWa MY @
它沿着非时光的通道,升到
M.@~ AUJ1t4L7M0另一种生活的“高度”。
今天/m,K"E/_A4W9Z@y

+D8nR1Tp)M~P03
J!Mb9m0n:r,Q(z0今天(F8{v i-|H
《醋栗树》
#e|D4Do"?6_(J0
's7^,CU8uo0谁能够分别醋栗树上的喜鹊今天%oxx aY*D"Hwl adu
哪一只在哪一年哪一天今天'it:K3^5QOd:XLB"O7s
早上,报着喜讯。寂静,祥和,今天A'T{)`9qeE
送亲的笼箱在树荫里出现,今天L \(k-o zg
红纸盖在盖子上。
今天v{:Nv0k"_e _i

O"q%n8`g*gB3_0五叔揭开了他的新生活。
OX,N*w#d0“要在树下,建一八角凉亭,迎风赋诗。”今天T&e9N\b!A
他卷起的衣袖,再没伸出握笔的手指。
m N/h3hv8ODWb4jm0醋栗树的墨绿夹着枯枝
?lAqG|1gY7Q0保持着树形的完整
今天7c bFyZd }
今天x4cmd6g.v-R/^
如一个家族的谱系。五叔的脸今天+O+|#yBU
日益狭窄、发黑。啊,一阵风中今天K%w8w"jc#y4Y
咂的一声轻响,一根枝桠今天` U+_a2K%bs/g
和几片羽毛,落向了泥土。今天bNM,IW p(@P
在高高的蓝天上,几只喜鹊
rU?OU4^0仍旧在飞翔。
今天)pg.{[ ^)} q$]

n4XwV \A04
Hn'K1~UT5~C;Y0今天1vX qI8c
《古老的敌意》今天c#NE!_#M t r {$j,|

D'k9`!h'|Y0从我家大阳台的花瓶护栏上今天kI oj i mpt5N3sf
看对面破败的瓦房,很多次今天~,WS$x,[EVV!r
我看见他的身影:脸一闪,像条警惕的蜥蜴今天-Q~F$B1W1RSB
立刻消失在草丛。
今天[ N~[m8D6[;r"lw_
今天p5T*gQsdb
童年的记忆反复涌现
WF8y!~}A0尤其在我出生的土地上,尽管上面今天6p8YO;c2V?Qx
别墅取代了装满我母亲呻吟的今天c/?Vs/V
四面透风的瓦房。
今天 b3r(et#yx5B
今天2gS$bvL
——茅厕上方的砖缝,总有
C X2h3LP1F_0一条壁虎匍匐在那里,像个潜伏者
H"jK6`&o6Ty GE0让我对那个不得不去的地方充满了恐惧:今天%V.j,U/z;|/yN2h-e
一阵后山吹来的冷风掠过肛门。
今天 g{PG/N/P.Qwi

b"u:Z Y _x0这么多年我才发现
!XC\%Qk/\J0他不像蜥蜴,而像壁虎,
'g*jh$fB D9{h T0只是壁虎露出了蜥蜴的狡黠,眼睛
P_1ILgdqs0充满了古老的敌意。

rI8w;F8gg v0
6P1y:|%Q L;F l/eLJ05今天nT9r\X

,iH.mNFW8\-~_0《潜水泵》今天` \T{S k-z N_

,s a/g p9\{u0FbN0在墙角锈着。今天我对它今天2c ^r6W*E\B7{
这个具有心形结构的水泵有着今天?5p8MmsD5U^a
复杂的情感。六月的一天,去镇上今天c|l&WN*T vG
我买回它像一个野战排长
z;aw Ym7t@0领回一个特种兵。

yzn R(p i4Ku h1|$bL0今天1K!KFw!C@
空中响起呜呜的嘶鸣:水
\Pj/R ~+Hn B+c0一下子矮下去了:塘泥。草梗。枯枝。
PW;w+PooT0一片白色闪烁。没有缓冲,那么快今天Y!G/m6r#q8Z
抽走了满塘水花。落照里无数金链。今天wS\ qj'^:n1?{
岁月深处最轻灵的跃动。今天/o`-[5Y LqQ
凑向雨中流水的嘴唇。

7D/s RT['Y0今天#r@&Mt3aV5P
哪一年的六月?年轻的眼神今天 w_ d6]EL},t]
还有白鲫鱼戏水的盛况?
Ro$aOg(~w0它在墙角锈着。我仍能听见今天[zcNHE1o#K]
那最后一声痰响:不是一首诗
syx*E7h0开始启动,不是垂死的景象,而是今天^i j/khG~x1o*h
时光的刽子手工作的前奏。

)[3K9T,P I:q#l;q8u,Ls0
\hbl/V.R1n06
?U0TEGs0今天 eH;Z8b4lU(FL
《闪电》
qc~CZ Hk0今天am|B-y:Yr
我想念夏季傍晚的山峦之上
e5J*M$J f:FL0无声的闪电,像一个少女在编织发辫
{;|+T(]*^j7u!yK0挥动着手臂。阴影中干涸的土地
a!b'S7P:\/N+?.YT0充满了饥渴、疼痛和挣扎。
&_@5?k%eD0杉树微微抖动。

!XS$F;xOf4Zj0今天G&qpv0b}3S0s B9~j
来去匆匆,这醋栗树下的村庄
Wc'N;iK2W;o ]@O0成了候鸟的驿站。那些站在
"gc } n V Q:P nb(lU0夜色中仰望天空的头颅忽明忽暗今天A1p7E o1WW:K
眼睛闪光,充满想象空间的轮廓今天s/i)Pg.Jg+e
现在像一滴滴雨水,只滚动一会儿今天[Y'sx-P
消失在泥土中。

,M Il m%Y0
'q.IN&t|,L0迟早还会遇到这样的闪电
t-L]^@B0我相信它会照亮时间深处黑暗的房间:
vO S\?Y0正是倚在窗边那些转瞬即逝的脸
%zv2Oj.f0给予生命温暖,滋养着语言。
今天)V3|V:x#Kf Hj,p
今天6d@P7gc/H/`.Zw
7
zML,ZI0}X0今天7oU1[V'U ?
《冰凌》
!F4t:w)DI.i b3v!`0
mY4?jr,qh/d0瓦檐上的冰凌垂着,折射着今天'O+Y9x[7bNl3qqtk
来自冬日天空的阳光。今天u2l.Xs G0b(d
而他们分享着大自然的美:
.u7wK Hk@ j(O0比如爬满墙头的忍冬,池塘上空今天W5zu3IqH!B
燕子的掠翔,或三月
1mx;SD_zb1Ah0槐花的喇叭放送的清香。

$u&X\1{ pk0今天7|8Fm N)lY:Mc
仿佛气温再不能转暖:他们今天:wO|W0@
那样孤立,活着,行走犹如倒悬。
1lQ#WeG S-{Pw0相邻,却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Z+n w)}+O?o0I0F0他们仿佛不懂死亡是多么今天mFkRK,i3X mY~,T
自然的事情:咚的一声,掉头向下今天T7L3kAlH&K
破碎的灵魂无从拾掇。

$[3h*yFk#A#W*a ] ]0
jN Ku^Om r,Y08
U%b \ O dHOt0
%QB-eB$|0《小丘陵》今天+@5[0L9w cR
今天8ct;{9s*J%N ~y;JsH
在小丘陵的国度
r,^.T pL0我不担心声音没有回应。
}{Qpr+H%IJ o0但是今天爬上故乡的山岗
p1}$[jIo{0想喊,却喊不出来。

/dG.F"H:N-v0
?8NXCO5] YC4D0或喊了,这些丘陵
_e:ef0Sp0不再答理我。它们的沉默有一种
o ch!r g5m[)Z3a0难言的悲伤。那里,埋着我爷爷,
;gt(E(Vc0我奶奶。更多的祖先。
今天 \&RvbS:P

@Pz-Y~8Z0没来由体味着一个人面对
u{i4@!ivl0无边平原或大海的荒凉。
Cs1OwWvZ0雷电的鞭子今何在?抽打吧
+y^5i^9m'|fhN%`u0鞋跟的敲打不足以具备
今天dx0C ru"?

NX(?M'e#gc0唤醒的力量。或者让我今天+{q-cl4of
摇落一树苦楝花:纷纷,如蝶今天c%XhN*y'|v*hZV*F^
淡紫的矜持,正适合装殓我今天w$^%o5G~)X3Ws8`
不合时宜的孤独。

D&T.@)F m9Z8O1PW l0今天7Hh7EW+y5v3I/s
9
q3Md,B{8D?#P6`$qg0
5?g Z O6t3P0《两个意象》
;cLPG8_K6OZf:[0
$h+U8JZs6Z-h0高速公路并没有缩短我今天:p%JfYm o5Z
和故乡之间的距离,只是时间今天5[Q-m;T| I,[WQe
被大大压缩,如油榨坊某个角落
y;{#Ua l:~*[0码起的渣饼——遍布山岗油茶的蓊郁
%w L9|y h!f*]3V*A"s4K0变成了一堆僵尸。

Bh,\Cx7]'oi0今天S#SRg wK+T;n
赶上雾天,它有了几分狰狞今天BC0bgiz Ns
像一条长蛇深深的喉咙,今天'hOe7l9s
静卧不动,吞咽无声。
L;LO!n X*@d*\1aa0那愚笨如鹌鹑赴命一般的人类
j!lW F x;^0并不懂里面深藏的无常。
今天 |R%nGfQ"{

5rCWi;GcT0倘若把它平地拎起,必能抖出世间今天 GD0DRr_+Qd#[
叮叮当当的真相——关乎故乡
'`K7B@t g+uL0比如祖先的遗骸;无关乎故乡
`I+I*EY%C0比如遍布生活的贿赂。

6E(~ri-t0
K2r Be0f5c010
$j8['xx&[0今天f5`1`:S*pP
《诗是什么》
6_6y V3G]M0
(by[:wJlH0落日沉落在池塘。枯败的残荷
}_.a/]'AF1e)K0也有了一点黯淡的光辉。今天R2F+Jm'e tz;y
此刻的光和影,都宜于诗。
~W|&mfngsd0但是诗是什么?
今天 ^vKV.`&o2HqXw
今天^nT-t"i,~
我要在转身之后,远远的今天/Ur ^b3k2c[+}
听见瓦檐漏下的雨水今天.Xz4\l(y[Af8c
在洋铁盆里发出一声声“咚”——今天J$VXRG&c
一把闪亮的钥匙打开了黑暗的房门。

_,K2NPNz |0
y?7h)?*c.X0x0楼梯的斜度一直没有改变。
;U:l#@OX0从奶奶的床头起步
/d)C%Gp6rw0我爬上阁楼,老鼠的窜动和插图的话本
f+_w&_lJK0同样令我惊讶。
今天ak9P;P mT3~

O,]7G h8zNvK,c0诗是什么——那现象的屋顶今天U qZ2[A
漏向内部的雨滴,那一声“咚”今天5I!`q~+U,v M+h
或者爬满窗台的忍冬不经意今天 f e!xy{h5H
满溢在时间里的香味。
今天)DwSb+zW5F

C#KOO7p \S0

TAG:

阿胜的个人空间 阿胜 发布于2012-02-08 20:19:45
回去不是故乡》QZ;tAe(e5T
3E%e1j!\4t#x_
Z

只是一个词语:结痂在今天4@b*`Uf
I

干泥上的一个蚌壳——被打开,露出
+uc+up;B今天虹彩。一个烧伤病人的手
L{`a
X#g
可能会有这样的色彩——连呵气都不能t`C"{"`A\
疼痛。抖动着。&B[z"v7B%r9P,n_

Rq!~9N%l'H
VPwww.jintian.net
那曾经微露的蚌肉,轻轻密合&e&Uk:EY(~
像少女的阴阜。软泥上圆润的小洞www.jintian.netm;N9O"[8L8`(z        |
随着脚步到来,溢出闪闪的水光。
0Bg5X-hv%rv到秋天,塘泥的裂缝里5u:gju
V

泥鳅的脊背清幽。www.jintian.neta J&S-hn7]0w

$E;n$~o)w8_"`f1d#@丘陵上升起移动基站。
qE _X|www.jintian.net松林茂密,小溪流隐约闪烁。
Gt}6s9bPT坐在门槛上的老人,满脸喜色,[pP;dn%p9bv
数着女儿寄回的钱币,不时将手指
h&]c%do
M7Q Uwww.jintian.net
往舌尖舔一下,他闻不出
,t7w/KCX5O5S:O陌生精液的罪恶气味。
Ev]'V
p owww.jintian.net

{Q FdV$Z d
l"X kvt
来读草树兄,新年愉快!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2-02-09 11:19:39
《回去不是故乡》
&\a_4j G_;?`j*Fjwww.jintian.netvi0y~O1y%Pj9N,O
只是一个词语:结痂在%It4Xo_
nO

干泥上的一个蚌壳——被打开,露出HnF a)g
虹彩。一个烧伤病人的手{
x
f\'N)xn+S#l$h

可能会有这样的色彩——连呵气都不能P#H        j.Mt8s
疼痛。抖动着。
u)E%VKhwww.jintian.net今天p%Zq
y8jsv}c

那曾经微露的蚌肉,轻轻密合今天vXX{h
像少女的阴阜。软泥上圆润的小洞
/Qv/J~j随着脚步到来,溢出闪闪的水光。
"SU}.jy KNAwww.jintian.net到秋天,塘泥的裂缝里:V.tW(O!kd$C}n
泥鳅的脊背清幽。
1o]Vpp        ~8@q(s_'M9{!r
G%Z2s_'W}k?

丘陵上升起移动基站。-xj3H^4Fu(L;x2T#r
松林茂密,小溪流隐约闪烁。
#|5a&PF)rm r,Z坐在门槛上的老人,满脸喜色,
HtD*]:Gl.h*o&?6Xi数着女儿寄回的钱币,不时将手指
pvB1\&d#B6ywww.jintian.net往舌尖舔一下,他闻不出p\BwW*L'jy&P(q
陌生精液的罪恶气味。
"B(s K*@*WqV-m+rh        y/K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2-02-10 18:32:18
回复 2# 的帖子
问候阿胜兄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2-02-10 18:32:43
回复 3# 的帖子
问候严兄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4-06-1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861
  • 日志数: 57
  • 建立时间: 2008-01-05
  • 更新时间: 2012-05-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