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自选十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1-03 21:15:20

查看( 169 ) / 评论( 9 )
我写下工地上这些事物今天/{,{F&N.H

N F;~ohIo0
每天早晨,我打开窗户
H2U,P$Xf0望一望楼下那片轰鸣的工地,今天1?,]nOj\
钢筋林立,脚手架挂满
fU`zmY0绿色的安全网。老房子拆走了,幸存几棵小草今天viw7|*f
对着工棚边的人们摇曳。钢筋工老王今天;`!N&`z HGn
坐在红砖上抽烟。木匠师傅高红建奔跑,今天8O$Jw/E7?&c9[FGe4qZ
他后面跟着一个拿扫帚追打的女人——早春的风
;p&I2b.{k1tD }5qS$B0穿过了没有窗叶的房间,
f!|b!?6x0dt0是不是夜晚她的爱,走漏了风声?
4U0M%p2c&h0今天@i/K"a1z;l
红地毯盖着履带的齿痕今天T g3wiv0q
和梁木的疼痛。它卷走了老街今天4X8z SL J
一去不返的时光:叫卖的铃铛,拉二胡的阿柄今天r7SRv Q?%E'|1m
清早起来倒尿的大婶。今天dI PAZezCl!F{)V
挖掘机开了进来,牙齿巨大而锐利
1b)M$L G] L]0在土层深处的石头上发出今天W%M)wC*K7`D
咯咯的声音。一个女人咬牙切齿今天(kn8pY6I^x
从写着标语的围墙边走过。竖立的瓦刀今天9c Pe;H)~ H1q'a
在建筑的胚胎上呐喊。一个没有身份证的名字今天b6~{}Y6?z F
来到我的办公桌上,人,从脚手板的空挡
MX'P9J)r&x(@C q!^U0掉进了一声惨叫。今天fIwU7x7K0j PV&q
今天:b#Q!eQ{6KV$U
小区的竣工典礼。鼓乐齐鸣。麦上今天z]0H^K
一大堆词语放大着阳光,天空下
3g{$y#W{b4m-W$y0我面对胸别鲜花的贵宾引用着海子的诗句:
f f#fO}0“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明天
-T`Fi \ r)P C}&O^0我们都可以做幸福的人啦。我也欢迎
B{9Ed1^:Y1lt/p0最先乔迁的香樟和紫薇,可就在我今天v:C.JsP.JogyB5p^
转身刹那,草皮下那一股血污
UP uW^zM8?0像一条阴河,在红地毯下涌动 。
U V,]/u p0今天4vf zN0v"|'f
2011-11-20今天]R H'II5A&R

?M7UK sA0玻璃店
;p.bG)K!k bn F0
W&yf)fl9}o:e0
卷帘门开启以前,
!]&Uyb^9sZ]J0这里是一段戏前的时间:沉重,拥挤
/dr-@:t c pZW CG0玻璃排列在黑暗中好像监舍
} t3XSK/Fe0通铺上睡着一排犯人。今天d8lNM$wV:Y
哗,光线涌入,玻璃
$RY pR;J C4CW+E0块块闪烁。买主到来犹如
[5Kb._:W~C0灵动的光,热情和自由。今天I*[!T-O-^Gt

nX.zw8D,i0但仍被限制,被几个人
b,n'FZ&Am,_5b-^vF0踉踉跄跄抬上一辆板车或一部双排座今天#B/x$`6efXu#K6za6o
把倾斜的房子、倒立的行人今天J\#D.v8Gs@1}
和摇晃的街景尽揽于怀。
/Yc(]D)j*g6P"My!b0里面有一个聋哑诗人丰富的语言
4b|q\3v*}]J~0一个被砸死的杂工扁平的尸体今天@t&F,C'm5nC
无数裂痕、碎的融合,以及今天^2U%oj6b` N-u$S
喧嚣市声的浓缩。当它回馈的一束光今天(kYy0K} s
忽然照耀你,你必眯起眼,看见
,D_IBs,Q2H~0虚妄的一瞬。
A,zW&M*Q0今天6];bQ8Tf`wR
被安装、固定。
|x&b*l u f0犹如一个人的遗容被放入那个框里。今天2l duN,s-}
丁丁,丁丁。它获得了得体的尺寸和今天l'kmCj*spqh
最后的宁静。房间也一下子变得
]EXYj nde0清新,明亮。你扶窗眺望今天!Q&j9hrp
也许从来没有想过它历经的世界
M~7e bt0经历了多少荒谬的变故。今天H0f`*V4`]

#I GSv'{xah^ Z*R8@$c2p02011-6-16
&D6}E$hKw$~Fg02011-11-1改定
3G5^x rM0今天 @X+Ma1xmQ+r s ] Y

:ur MIXV$J Lsb0《爱的蓝皮书》之一
O [.^ wt[B;e2],\0
&Y0MLE4^7K H1N0
%j:} Er#WT0词典搁置在书架上。它或作为
2_5_X'W y z+Lh0一把锤子去敲开一把失去钥匙的锁。
R.q1D2Me XG Eq0你是另一部,为我提供着事物的去处今天)L\ oAu*q
或位置:衬衣呢。衣柜右边第三格。今天 D'b K U2X-THU2X
鳕鱼呢。冰箱下边的冷藏室。今天;`|@}H7]

3r8lgm^0M9au0还有出处:一对泥塑佛像。南岳大殿外今天t AZ^#D q3{
喧嚷的摊点。一只海螺装饰的豹子。厦门海湾。
;g/G8U4zzY0一条格子花围巾。飞雪的紫金城,温暖的橱窗。今天 {2z,IM&c%e'r
锡壶,玉石,念珠。印度,缅甸,大理。
M4Z.N{MID$w0那存放着我们的苦痛和悲伤的陶罐。今天i/p? u0y5_B(pCT
心灵靠左边的脚窝。
'xG5WI1Qp8KNLa0今天l'V'D"F0ZzK
那么多杂乱的事物和记忆。
%h)w^/}1q.m'D$_"_0如此清晰而得体的秩序。不论我离去多久今天1T,Ho\%_/b7a.X
衣柜右边第三格,依然挂着那件衬衣今天k*hXd DG:iXC
像永在字典199页、“爱”的全部诠释。今天5U6S5o`!VPh b

/t)CD@.Bu0
R9|0Sv7X \:~&E0新闻早报今天i:A8q RW
今天*thS~H1f!i,p
一辆棺材在马路上疾驰。
\ _j&C*{t+ek0草树静静摇曳。是春天,山坡今天X,J7L DUA??
正在开花。路人无不失声——或捂嘴
T Uo` }0y J.|#e0或擦拭着眼睛,摇摇头,再看;或拉住孩子
B*i)~o;NV0转身回家。今天wb%F!EO+?
今天 Mw#q6h;{R!G
一个掘墓人今天dM u*ijh$~r\ho
从山林荷锄归来,他站在风暴里。
vJXK$]XH0远处不断的争吵声此刻熄灭了。漫天尘埃
hIq H,L0舞蹈。村庄的瓦顶和城镇的轮廓今天*J-X)Y4Y3b |
一片模糊,又渐渐清晰:
;z"e?3h^DD0
3~z `2]&_q2I*d0一个孩子跑出屋门,他不顾
:{:j Ch L2No4P0追来的母亲呼喊,
3t-Q%M1Hc-a`5X`s0赤脚奔向草地、树林,从容走进
R8G-CRx$l&~0河滩——站定,微微低头:水流给脚踝
)H4i el%W0套上了透明的圆环,清凉,新鲜。他的脸
u$D8Z4],L:wV0露出了神的笑容。今天(A,X*mC;K2r:I+h
今天b(`^8t%MB&N
2011--6-20今天 yrr@:qXZ

!Ov7S(ajv0镜中
GO8J^Hpj0今天DW2E1f-i)H*he
女囚因为酷暑而敞开 今天/\3~b4ZS{
赤裸的身体。 这以她的沉闷、绝望
XH0fh4q|dNO0反复擦拭的镜子。
&d/p.W$B7~2P5Ev,j }W8}0
6j8_b#D6?0她的光芒穿透铁笼,又在时间的损耗中 今天K1c4x8Z d {\
进入植物的宁静。像孔雀开屏 今天2I GLLF D,W`/xK
不再理会掌声。 今天+W\ P+n@:P/I4W:u6|

a:ohs1sL0对于镜面的微凸,我们以暗室的语言 今天c&O;X I2c:^
去对抗。可金刚钻
$G!QZyr7R0H!Z0不能予其冷漠,丝毫伤害。 今天w-NBWC4r MrE$P
今天CO E"wv)y/M-F_
因不平而映出狱卒中风的嘴
I${&x'm b{Qo0干部电源接触不良的怪音和那些
%b@%suw+N&Jj0顺“势”而来的偷窥者荡漾不已的倒影。
d^/NLZ q/n^ t0今天L0gGV |zdC&T
唯母亲的影像出现,她破碎了。 今天8F&b@)lS/C
她从她长久的死寂破镜而去,得到
pCQ\6sL0片刻的获救,又不得不返回。 今天:{#K%?6| Z^gE

MsU$} E!v!RA _02010,1,5写
&\+HCq)SM d$B02011,4,2改
7]!J~Cq8l-q4o0今天$Q\(_3b/n7s

:y.k uO^Q1N{0土鳖
$@9?mL1uCuI0
                  你们是海龟今天~'W+sr?
                   我是土鳖。
@%p%R R4ouO7ADu0                          —— 题记
.gAY F(J9O0今天5MsH-C0KW|

h:x^`e{0炉膛空着。早冷了。它有着
,j&H+jtR0山谷的寂静。无人看见的鸟翅今天_mn$V!yX
一掠而过。清明雨前,一个外乡人今天 c/u$A d$[(H4VQ^yw
俯身村口牌楼下打听。神龛上的遗照
*H'fd5J~#?0满面灰尘。地窖。土豆发芽。今天(P+P3z dlAdM
深入词语的手感受到冬寒里今天he qO.y M;F
泥土的温暖:越朴拙,越滋润。今天 h)V'vMqZR\
所有的事物都风干了,它依然深藏
_eY#BF}0信念。猫偷食了挂在阁楼上的腊鱼。
)D.f4s@Ik+M0“ 这个发灾的。” 那仿佛是今天 Fm0A)^$X Sw
对未来的亲戚的歉意。未来的手帕今天@7M GW~7[ cP_
丢在路边,像蛇蜕。蛇消失,又现身
x1JU;i-li0餐桌,和美人的胴体达成交易。今天g?!n @6H
牙齿无忌。嘴巴充满禁忌。舌头上今天2D_6AI T
缠满意识形态。每个人都靠拐杖行走。
7W)A\5?m+r$`u~)QL0走廊拐角的轮椅,尺寸可以伸缩今天Q'A:y*DQk+J L
适应所有残疾。亲戚迟迟不来。业务员
)zh~2f+_6Ild0先后出现。玻璃门不停地推开,弹回
G:_`mi4@0街景如同幻觉。光线也犹疑不定。今天4w'z%|.i9p([.X*S
香樟在酒店门口发呆:它丢失了口音
kIKpKQ:\}0开不了口。只有三两声鸟鸣在召唤。今天 o T s2n3O`
睡去的白鹤。颤抖的情侣。公园湖水
4p)g7t f1DC8Nb0暗暗闪光。晦暗的走廊。隐约的灯火。今天CG,C.H1HOZ
一切都不确定。上钟的妓女
'UvGd6`U)D0永远面对未知的面具。她镜前仔细涂抹
m {4Z3\H\4x#`0不能再新了。空了。笑容虚掩。
T`&`!`:W2jXZ0炉膛,冷了,里面的灰烬,却是人间的
'W+Wn,NP:G5P~|0沃土。轻轻一拨:那寂静涌动:今天2Y(\ H*RfY\ x
土鳖,灰色的小东西,如魂灵,如教诲,今天 bI}n1{x
如词语再次生长。一声咳嗽下
6\.ya N |/J8NjUg0它奔走。呛人的岁月扑面而来。
cWm[]xj0今天_&n$]Uf)}
2011—03-31
&Bk N6D(q.z-J;`0今天9@:Ziq?yd6I
废锅今天v9X? n1N^c_#D

N8}]b5H*T*i"v0
_0X5sfV0随手揭开锅盖,无意中今天5VB&c/Z.N j*\
看见它的一丝裂缝今天#P&]i&~7vne
透出怯怯的微光。它的变化今天/Z:M2F;|It.g
原来有难言的隐衷。
@d gGb V:j0今天~/sM:f V YVdV
那薪柴噼啪的时光不再:今天W3JZ4W6wEa.]"R
内部激情鼓荡,发出咕咕的
,~| cS` h0声响,将那盖子不断冲开。今天[ A b:{/zqy
岁月煎熬。一声爆响。今天oQ![%M6@"@A8?/{i
今天8p v7`l,Gf;?c
此后是长长的寂静:炉灰今天&ih`3@0p|p
落满了蛛网。天花板上燕窝今天1F,[R,Q'hf)D+Ot f$] G
无言。好像一个人
y]z:a9e8|fv j0很少再走动的房间。
fQhMa;I/f0今天2_5EN)]\^
但透过词语的缝隙,
0SD5J8|6z:x2e0我听见了巨大的动静:柴灰堆今天,s{"oUM
暗涌着土鳖的队列,犹如乐巢里
&q,Lw2Yw*L0一支乐队正在调音。
+]Y'XD1V$b]0qk0今天J,] V? P*[
2011-10-21
Nf&A8K4IV0今天_m"ESS|f

T R6Lc1Gk0父亲 今天S pag,uRH?C
今天s:O TRZd&h7]i
1 今天8c#NU&f8p'E
父亲扬起手,在空中迟疑了一会儿。
$S1fR&}N4l `b j0啪的一声。他终于
RP_"n^1S0迁怒于一只饭碗。碎片飞溅。 今天&o!D q[ BO M
他的火爆脾气第一次
K!S&~7{y?yj0遇到了意外的抵抗。
D+hDEK0“是啊,你翅膀硬了。”今天pIw6]Lz a
今天6l/TS8U'n-H7k0JE
他十几年的专制被一个黄昏 今天:o6FT!@7Wj
瓦解。我的出走
CqQV&R z{O0给他的空间制造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今天v7j+UFhU
在时间的暗角,他喘息。 今天mH`#V,J

;_P4WK/T#R0我从没有想过
0o_)~m^ ]X'`+l+J{0颤栗的星斗是如何在黎明 今天]9D!DdX@
回归平静? 今天Hwc#w0T.k
今天'mW;v)u v|-U6P
2 今天9oCF8}6v'?
那空地的风
{ ~ wmv%xgV?L0来自南方的树林、田野 今天"~` l!A/FSM8r
含着古老的爱。他出现在
~$u!x\4f/yo0几百公里外,我的大学。我看见一个 今天7R S6i1N|?F)Qq
有些可怜的中年人站在宿舍门口 今天*~.t,ZFo
裤腿还有泥点,一双草鞋
rp:].A$kX0并非帝王。
|%p8JJGO3A{&~(i0今天{,ji#bvkP?
多少次梦中的反抗和这一回
2Z)QVGAjX~ t1B%N4on0铁下心的对峙
;^:AMj] MRG ?0只在他一声轻轻的呼唤里
zzn&H/J{0一团雪,化作了柔情。 今天MaZ,]O?

/c!LYh'@zw03
7d!QQ%J}D8n tt/_0铁路上一前一后走着 今天u+t!s^FO#?2vE#Bm~
父与子。电线在树冠上空唱歌。 今天6ylA%`}
羊咕塘,一个只停靠慢车的小站 今天1KGfp5SB+^F
进入了我的语系。 今天+k(hF)NI_

7D0Tr c Nh6b6hu+Q0火车远远一声长鸣。他拉住我。
#o2J&]?f.J*Q0记忆至今咔嚓,咔嚓嚓。 今天$H"` B3p+z.lK
他消失在车门那一刻,我仿佛头一回今天$M+bHWW,u?#j
认识了父亲。
;AmRJcSw0隔着窗玻璃,他的脸 今天8C#zGE/OU3]R#q [ H
从来没有那样清晰。
{ m:i1R#L ?q;Q2A0
6~HS.w/oC04
4I | f1@-H;^ U:r'u ?0许多年以后
T.Q&n.{f|I@8T!P0父亲的痛开始在我的夜晚弥漫。更痛。
3T Z,PH(Y0父亲的脾气在我的血液里
W1y7y+_"V0掀起浪花。 今天I!| S%Nc0|6R]
今天b u"W1U I-b
从不和人较劲。却不得不。 今天1Gp.z%`e
父亲,他也不忘夸耀 今天 t ^ Q&c1T re
自己:犁耙的功夫,挖煤的技术 今天'{9bdP&^
拉着满载两吨石灰的板车征服
!wL8shP$T O-[0陡坡的气魄。 是的,没有几个人能像他那样今天P(c7EQ$dN
准确判断枸杞的产地,红花的属性,今天x5O'mupwF
凭目光,能准确称量今天8h[/i_'u5D8F
一头牛的重量。
3XNeW X U S@^0今天MUS8e1Q i*W&z
他额上一盏灯,肩上
~7n|k q$Bn_0拖着沉重的生活, 今天6deT`'V:hg8e
穿过了一个时代的坑道。
!kL_|-oh[*[A%W0
3fp3J H)w?3u05 今天3`f/Z^:Y#YC%p
土地不断的孕育、繁衍。
g2bp3XO&].{S~0药材店的卷帘门反复开启。多丘陵的南方
C;~8V2RxA mWo0无数烈日炎炎的白昼或者 今天h})w cU9z C
星光摇曳的夜晚,我父亲
z-~ Mx"k{6FXB0和我爷爷当年一样辛劳, 今天In TU&r?4~W(]
一样不知疲倦, 今天&SYI/p#M4Q9~8`w
一样深谙牛羊的习性和四时的节气,
pF5A3| O s7_ pO0怀揣着朴素的尺度和爱。
gvhe.Xv0
eNf6@"eO0而当一块门板托出爷爷
1t9uf;q*lA/`?0父亲跪在我前面,万般不愿后退今天5Q0]9bo8IQ? f^
胸腔里一声闷雷今天B6Re%D,v,|I C9c9D @
在我的身边滚动。
W4rvl){{}aI;j0哦,他的专制,暴烈
D0gCM rF0不是天生的
x2F$E5[-x'l4FNK0不断臣服于平川的从容和竹菊的淡雅, 今天t V9zj[!Ea
他的沉默,睡眠
$V!?B"v}0渐渐趋向山岳的肃穆和松林的静谧。
.@"uoyvN'_-d0而我越来越清晰地听见山涧
F7{2Ag4}X0奔腾的溪流。
u&TlLL`MN0今天%]KUl\|+@ U
6 今天'\Wu,W,JlE@
野蕨摇曳。丘陵绵延。 今天2RE1dgQ4D5o!{
岁月修改着族谱又不断拓宽
@p*iZv0存在的流域。 今天 V&P!Xw S-F7eB
今天Pz eDE}%tu
父亲,我发现了你修补的牙床上
6fa"rx8s.\W0裸露的苍凉,
0^*{$OWJ5N"x(A0我看见了岁月在你脸上
;|r.fJe0翻耕的深痕。 今天@WCN Lof
我知道你不断地弯下身子,越来越 今天;c#sivsn
接近土地,越来越热爱 今天ce*|t~U"f\
风水。 今天7Pgag])`:tHrR.t
今天t5M8[+Cv
——但我依然不能接受你 今天6f i&tp4ds:NI
面对虚无的事物,谈笑自若。
?-Vi*} SH0比如未来的墓地。
0[8hD FMz F0今天:Z[_zE-R~Xj
7
W }1pn{(~c6L.Dk0我最深的伤口愈合于你的善,父亲。
D+H$DXzVF0你质朴的礼节 今天X j-N0z U;D'q
进入了我的手势。
P1S{ [p$TX0老黄牛比我更明白仁义之道,睁着
cm+I2Jt'W5fD p8g0泪汪汪的眼睛——不是悲伤。 今天+y%N2K'QNysL
小黑夜里像一块夜色腾空而去:
1R!p$jnx qh ?J0它在瞌睡中
A:z cbE+b:d0猛然听见了主人归来的脚步。 今天$V,i8Fo.ufD$]}

1GWS [:CH0进过悲伤的课堂。但我依然不敢想象 今天f+~i*m5t
没有父亲的世界。
^X%G-Bk:FA5xi/n0墓碑耸立。后面是一个虚无的国度。 今天 X+p8K4P*K
站在我身后,你是 今天&|:{uP2}K$I#yD
最后一道屏障。 今天W3q0l)a_D'@2~&\
今天8D-M"UC&T5G%s&o
2011-8-31 今天9J^$^+laI'?+N,K{w7c
___________________
5A'E1q[%Kkj;Sw{0注,孩子们给家狗起的名字。今天 h'ij@n]

0`-T)ggGc0
今天'f%r:[Nm
《日常生活》之一
;C\+|Nv9sbp0
9{0@E7c8V2m0

4E [|jV7l0日常生活拒绝大词今天 w ^!t4\+I,Kr
诸如伟大、崇高、永恒、天才或绝唱之类。
?c'}5u)m+g&x1pM4i0在脚盆里描绘海啸很危险,
[ w6o0T5v.kmu0也不能像后院的向日葵,半生围着太阳转——今天-j7K#N9Z)xT/K3cSZQ
迟早会扭断脖子。今天q&i(| r [n!?"S9z)X
我愿意围着你转:
1j8Zg| M;d D/j0你的花裙子,你的新发型今天{ {xEI p+U
你的满脸黄瓜薄片:深绿呵护着淡绿
S%Cp)K2sL0点点切开的嫩瓜心,如稚气未尽的青春,今天d ~8V~r~?Q {O
甚至你的“面具”:一片恐怖的白色今天.U M`%c3mX3rT9N
露两只眼睛和嘴唇今天*iTRmh7aEn-N q
忽然从浴室出来,今天8T9|:d1M;]UeU`
整个客厅为之一震。
5o ?dPu/G W[0大词里的时代晕眩:
M3w'e!z*s@N1`GuD0球磨机转动:所有的钢球分不出你我。
Ux'a8^W+o*g0主持人吹泡泡。世界飞起来,他们转身
Q7b6NGTU0走进了幕后。
%P |,aC:?x iR0剧场门口,人流汹涌。今天j8NLD/fG(LUN!uu
我无须辨认,一把就可以拉住你的手。  
G4S-RN#k+r8A0
/oI P"?d0
7b;IqDGV6}j F8F0瓦格纳1
6W5ekV^$I1U0D1t0
v yI.n T%u0

v3B p1d6}6o Y0他在书斋昏暗的光线里
BX1E2^x8x%{P0微微弯腰,盯视着烧瓶里
9m"pl4d8xQ7jdSN0元素的反应、变化。今天ID+l+\.oD)W9c
他不用酒精,以六十年持续不断的热情
l6|O|Py`0烤炙那瓶底:加热。再冷却。持续地今天8a tPB n }|
往那瓶口添加或变换精神的元素——不是矿石
&jV EdaI0酸碱,或窗外那尘世的苦痛和欢愉。今天:H5~jx-mb
唉,丧葬的锣鼓太吵了。节日的游行,婚车的奢华
J-\O4h'J\8v L0唉,那色彩的盛装太晃眼。
8w*h-wWIh)Z4?%o_ F/_0他一次又一次关闭窗户——临窗的鸟鸣
;nloO(vwN0也干扰着他。他必须集中注意力
#Nls l;~ ^s X4j0像外科医生今天4oKk-`0{ x'BXCD~
将全部的精神和智慧凝聚在手术刀刃,又不
STK)a3h-VZ0面对那充满恐惧、胸脯起伏
;\ws/`1uQE0需要镇静的肉体。像一个逻辑学家
@Cuy)A-r;Y?1lU0他每天夜晚开动纺车,编织和梳理着
$vX"Eoz yq&J J@0思想的纤维,打碎,加入瓶中。今天i8u#z mJ f;EJ
他必须像化学家一样观察溶液的变化,于变化中今天k8x$`'WS&whG
寻找,等待今天 ~` w'p@&I
那不变的结晶:哦,荷蒙库路斯2,这人类千年的今天+n|B/@ pXF
理性结晶,这高纯的、透明的小人儿,今天MC:K9\1P-kK rK'?
这禀赋的凝聚和智慧的总汇,
&_-JU Q T!G5U/`0这非人类的光辉——哦,它居然,抱着火的欲望,骑上
KQ;g2T xh3X Q!pp0普洛透斯3,奔向生命的大海
K Z(j/F j,jm"oEO0爱上加拉提亚4并在她的贝车上
v{@3KXe(~0将玻璃瓶撞得粉碎。今天6Hp zQ!Z8Y9sx3k:S
老教授白发苍苍,凭窗远眺,发出了一生今天 ^2z I$F5Z}u
从未有过的欢呼。今天"M,MJ,mQz
今天8^~5^T4]G
2011-6-8
|Lz r'D&[0______________
3u"{4]Bu0注:
W)Jc(h@Fb oE;@ y01歌德诗剧《浮士德》中浮士德博士的助手,一生沉潜于古代先哲的精神研究,并在书斋造出一个没有肉体的小人儿。今天 r;M'\,jS5s`:C+{{
‚2荷蒙库路斯,是中世纪炼金术士妄图用人工方法造的人的名称。这里指瓦格纳在烧瓶里造出的小人儿,身子细小,透明,没有肉体,却具有超人的智慧和追求的毅力。他含着火焰,不满于依托玻璃瓶生存,最终离开了瓦格纳博士,跟随梅菲斯特(魔鬼),去和生命结合,爱上内海女神加拉提亚。今天,^&POVQ,KE
ƒ3普洛透斯,一位海神,善于变换形象并预知未来。今天QR0Frn*VL^
4,加拉提亚,内海女神。

_D;k8qD)V6d$v#g-} l)U0
"j X6I2iT;z-h;U z0[ 本帖最后由 草树 于 2012-1-3 21:12 编辑 ]

TAG:

黑骆驼的个人空间 黑骆驼 发布于2012-01-04 08:26:23
先踩一下,回头再读。
三缘的个人空间 三缘 发布于2012-01-04 09:03:51
草兄2011年的收获特别丰富啊。再读,还是精彩
姜海舟的双语诗歌 姜海舟 发布于2012-01-04 11:08:39
回复 1# 的帖子
再次细读草树。经得起品味的佳作!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2-01-04 18:43:37

QUOTE:

原帖由 黑骆驼 于 2012-1-4 08:26 发表 先踩一下,回头再读。
\ ur,kQX问候骆驼,多批评。
阿胜的个人空间 阿胜 发布于2012-01-04 18:58:32
先顶再慢慢欣赏,新年吉祥!
维庸 维庸 发布于2012-01-04 19:23:44
土鳖今天t0m5z2@2ERi3L_
                  你们是海龟JBF[.m'}|
                   我是土鳖。?r?R+PaebeQg
                          —— 题记TH-i;K1u1w;`
Z8T/A


p `0hr,j;?
/{(y
\6fQAXxE(x%_www.jintian.net
炉膛空着。早冷了。它有着
's;Fz+f*DQ0H!u&~lS山谷的寂静。无人看见的鸟翅ype:WLs3f
一掠而过。清明雨前,一个外乡人
bsrIBU%v L+i俯身村口牌楼下打听。神龛上的遗照
n-I#O3?w
b^ Hk

满面灰尘。地窖。土豆发芽。
i,Qm%`K#?,r5vT\6B0G今天深入词语的手感受到冬寒里7mJ} v"[ P6xc
[

泥土的温暖:越朴拙,越滋润。

c@4Nw
H({www.jintian.net
所有的事物都风干了,它依然深藏www.jintian.net)nyf%mO!EKf?4Ul0I
信念。猫偷食了挂在阁楼上的腊鱼。-o7R
?.|;keP9rZy

“ 这个发灾的。” 那仿佛是
q'jNS2Qk2\_*w x对未来的亲戚的歉意。未来的手帕*w\F8^a)xM.t@
w

丢在路边,像蛇蜕。蛇消失,又现身
2L"}$A8eccl餐桌,和美人的胴体达成交易。L@-P'xq'Z
kLS

牙齿无忌。嘴巴充满禁忌。舌头上
ek BFb0KG"v缠满意识形态。每个人都靠拐杖行走。
ls}&A?!ua2p走廊拐角的轮椅,尺寸可以伸缩U%krp$H1N1IB5S
适应所有残疾。亲戚迟迟不来。业务员
^#ipS6@*}今天先后出现。玻璃门不停地推开,弹回今天3bhIs
[1xJ;v;qc

街景如同幻觉。光线也犹疑不定。
#mn1P&Q@Wwww.jintian.net香樟在酒店门口发呆:它丢失了口音 Y,dF
o ^\"zUA

开不了口。只有三两声鸟鸣在召唤。J0s@b8kB:X3X(d6At7?
睡去的白鹤。颤抖的情侣。公园湖水
h9G
b8CM        }h今天
暗暗闪光。晦暗的走廊。隐约的灯火。
kdtJ7Ul一切都不确定。上钟的妓女今天0e9OE.f tz o
永远面对未知的面具。她镜前仔细涂抹:~ L y8G+v,kW4Mv
不能再新了。空了。笑容虚掩。|        cxz;V
炉膛,冷了,里面的灰烬,却是人间的
K \@q]'\OnI沃土。轻轻一拨:那寂静涌动:#{-E-fMt5JFH
土鳖,灰色的小东西,如魂灵,如教诲,Iou7H"N6~
如词语再次生长。一声咳嗽下7S0L\Dj&_*Qm'`:^
它奔走。呛人的岁月扑面而来。
.Zo IW)a
7X6t
@)o'eA'N今天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2-01-05 09:05:50

QUOTE:

原帖由 三缘 于 2012-1-4 09:03 发表 草兄2011年的收获特别丰富啊。再读,还是精彩
3e9|*o*F^s谢谢三缘兄关注:)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2-01-05 09:06:27

QUOTE:

原帖由 姜海舟 于 2012-1-4 11:08 发表 再次细读草树。经得起品味的佳作!
lY-A6kh        D5p n$b`问候海舟兄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2-01-06 16:12:39
问候阿胜和维庸兄:)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4-06-1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861
  • 日志数: 57
  • 建立时间: 2008-01-05
  • 更新时间: 2012-05-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