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工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2-16 16:14:06

查看( 157 ) / 评论( 13 )
时代的工地(组诗)
{_)E:K4~d5z!b0

7W5^ X,yOlD%}'_7m0运砂石的司机
5o/\|i0R G$t0

Q&@ P9^w0z0李师傅从运输公司下岗以后
&Qp&d[0q6d3v-W0有些落寞,时常
u w9T7B o P&^D.G0坐在窗边喝酒。一天,一只白头鸟
k}n8V ~H.o0突然出现在槐树上,叫两声
d?Z.JF0EnE,c0声音凄厉,飞走了。他总感觉
C@Gg8Tu](I0g^0有一点不详,想请请菩萨。
B)G9c`U;h0窄小的房间,菩萨无处容身。终于
s S:R!Y mh"VMJzn0一个黄昏送回了他
ty9i R}7R0十六岁的儿子: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5f3p{R3Xu0手臂上的静脉布满今天 fhQ@Y v
密密的针孔:一大片罂粟花今天0G2lw)u;W-g%q b
涌进了孩子的血液。李师傅只好今天~~n5i'Z
背井离乡,带着儿子今天-k:@2L0KS0`pm
驾着一辆小四轮,在工地上运载着
/O|.n B6T9Zv xUw2j0溽暑或风雪中的沙子。
qI'hI+WJ;q6MM0可仍然没能躲开异乡酒馆的一把刀。它
_.i{@5mC+{ tch0刺进了孩子的肋骨:离死亡
/d5L S O f |vFj0只差半毫米。他把法医报告和律师陈词今天1O0t bb cc@
递给我。每次看到我都停车仿佛今天R6Ly;TBEr6M
一艘漂泊的船靠近了码头。今天@\{!l1_n6w G,_
我暗自愧疚,并没有为这个两鬓斑白的同乡今天 c-OJ@"GR ].ru
帮上什么,不由得站定,目送着
&Zk@(}Bd~!E0他的小四轮叽叽嘎嘎,满车的阳光今天7H m7^'E-s1tub@
驶进了尘土飞扬的人世。
E xE's2GOD i-o y1_i0
今天8_(x4?*[;Z7RB
玩沙子的孩子今天@9zM&R]2CN
今天h ^G\6J|1u
一个孩子在建筑工地玩沙子。今天4zl%~4s9Y*R7UJ4U
他把沙子捧起来,让它们
e"M.[+g1DW0从他的指缝漏下,感受着沙子今天7XS ]7C8WL
对手指的触摸。有点柔软,今天!E/fe/m0}
又有点痒,轻盈:但沙子多么沉重,今天fO[&J-G?
如果跟他说,一沙一世界,他必
\ us%Tl1A ]M0瞪大眼睛望着你。有一天,今天M+X.i:SF j:Y`U
他母亲在井架下,一如往常
/ru X]me0按下手里的开关,钢丝绳的绞盘上今天l"? g{bV cg_
发出了一声尖叫。他不再跑动,
6g*_p]PlP:tJ I0也不叫喊,和沙子一起
-SS"J qna n(f)a6m0住进了混泥土。他听见
,sS)~,\C1_L0母亲哭喊了几天,睁着肿大的眼睛,
6mFDX5v:l0又开始按她那个绿色的按钮。今天W5o3h1S4V$xR7I
一片鸟翅扑动。然后是今天 e$[P&k.D
瓦刀的声音。刮子在他的皮肤上今天h7k/I"Lub
抛光的声音。一行人的耳语和脚步今天 E$[!_.GMG
从楼梯上经过他,他很好奇
?#m"VA%s}0却动弹不得。四季模糊了,他只能
g`!O4Z:e3d7{0靠耳朵去判断不同的虫叫。夜晚
4c G f)eV g ~0他听见床垫的叽叽声,实在不像
[|5]T/WY0虫叫——他想妈妈了,可外面再没有今天:I3N\Zw[
妈妈的声音,也没有卷扬机启动今天5fV&{$Ib!r
那一声令大地为之一震的砰。今天 AML3Z:^H%F b
今天1F.Lz*s:\h5`]
钢筋工老王今天P)}2O(i,{sz6`[

,Jz6~*B K+o]0[0L%_[0钢筋工老王,二十八岁的脸有今天 C8@Ku(M%dm
四十八岁的容颜。他老于世故:只需扫一眼
|?ui i+JO0可以看穿蓝图的用心;更精于加长手,今天M+V]7I _0V+M
把一根钢筋卡在两截焊于操作台的铁条之间,今天t8A3WFm+J/UR
以铁的律令纠正铁的骄横。今天xq @)e&r2t5@D

9Im!_!K mK*\0躺在泥地上的钢筋,在切割机上
s"WC+Uu0冒火花、嘶叫,在他强大的意志下
0sr9n%Rgxa0沉默、服软,成了图纸上的建筑
-j-bq9Xe5Cv:?T'd$G0精确的骨架。竖起,凛凛今天A*i ? k#I/v o0c
俨然有汉魏之风。今天|YyD K/lm@

(M6cIu7F^*q~0老王的身子骨,似乎也嵌入了铁。今天3~sF8{{)TYjVmFL
没有几个人敢与他较劲。可是一个噩耗
qMmbGf0打垮了他。地上一堆杂乱的废钢筋头
9X s;\_d#L7QG0有一根,爬了起来,拖着今天S/Xot_aq8\E
一条蛇皮袋,踉踉跄跄,消融在今天@?:kn1Z/Sxk7Q
这座城市的黄昏。今天'q4`G-m:b-iuy6M
今天!i)R c ^|
2011-11-20
;Lx4@Z&{3`!Y,W0

K8A%{pe s1na3U!R0建筑包工头曾旺民今天\F&zXD l
今天+hE J WE3DQ
一辆黑色奥迪停在工地边,
3K]2g7NU {au/Y0里面钻出一个戴墨镜的人,车门
`,U/@"_!g Os#Rf0砰的一声,没有中断他和世界
\,H+Uuu%zhK6V0在右耳边的争吵。
\6Se4t@:@}Em0
今天^7[&K(hsF
他把脚伸向一个今天O(yElRV^K@
比他父亲还要老的老人。树荫下
6X4o z-Ey#A'CuI et0他和情人隔空煲粥。皮鞋
N\2HkBa se0渐渐发亮,光芒刺眼。
#}Y{!Mq0
今天:rWD5eL!F {gf
大梁出现了裂缝。他以双倍的
f4JZ4v+vHN7^0砂浆王封堵。温柔的封堵,仿佛今天8z/]?p bZoV1j/{
拿一只只乳房封堵说话的嘴。
$Qij d`^q&Z0uu0众皆微笑,无言。更深的开裂。今天:O-A _%A0U

SK9IXyt&dE/u0走出洗浴中心的大门,他在心里今天Y5h c$Q*_U"q.v
愤愤地骂道:“婊子!”
Rj(_!L,i7~)g'[2[Km0楼板终于垮塌,曾旺民当然知道
PgZ#AY#N%`0非出偶然。挖机开进现场,挖出了今天P7O;?3l7Q7Bq
今天 n;f0K6rfd3W)_K
尸体、贿赂和腐败的蛆。今天Le E!c8d:Y/?
他,也垮塌了,像一滩泥
#V`;_0V GLsg0摊在那里,掉落一旁的手机
@0ap w~0响着彩铃:“有多少爱,可以……”
T4^N~#U*wK0今天}J.X9?u'J9o
月光下的工地今天4t/sP(fh

Z&Vs9Vn X+e0月光下一幅群雕今天;Sy h~2Q,].c
在空中移动。竹夹板吱吱作响。
$y-YT+V^0泥沙散落。他们
U.m z&} l5|:p0身姿前倾,双脚分开,每一步今天w5E0Z zuj6V,N
像勘察地质一样寻找稳妥的着力点,
%y+UJR{F#C0每一步都生命攸关。以整齐的号子今天,gV3B|ZW
统领着步伐的节奏,犹如今天O0e)kd G gzr2Y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Xas&JaQ0

R*~E%atAOz0柱筋抖动。汗珠闪光。
0\/T'` J+?7ckf)W0不像抬棺那样轻盈:嘴叼着烟,说着话今天(d'~.Rh(?W
在鼓乐爆竹声中缓缓行进。今天?"y.IN@aF:{9Q
他们是在寂静中今天S?'c-|]K+{
一步一步,向上,号子今天~ W5hTDH8r&K/U
低沉而昂扬,震动了月亮。今天 O8@uhl(?
今天2wW/y ]l*g dZ
沉重的脚步离去以后
\;t(b!KeaZ0这里,响起了日常的喧声——这些粗糙今天#~\+GO~i&z
而笨重的空心板今天&WEC$a(R:tX7}
进入了人类生活深邃的纬度。
q+i;z A;_'^0今天*YCchg{?aI
楼板浇注
6n K{&x{!Tf:V^l0

H/w4p }9_M9l0ZJ0一曲交响。起初是木工抡着钉锤今天+H1{D(JVv+xI"_)Jax
咚咚咚敲打,像鼓点。节奏是精确的:
5t-H+VvZW0他们,早已掌握了尺度,在每一块木板今天&f;M6A"d6l!y@a,m C
之间,以铁丝,建立了紧密的联系。今天%Q[e,E2d!\L S
松木柔韧,宜做撑子。它们,统统被今天e&s"j:Z6u(WA
锯成一致尺寸,顶在模板下,像一个
jZm-@}H_0巨大的合唱团,发出隐隐的合声。今天 P)tj'I]J
泥沙泄漏,振动棒嗡嗡,丝毫不能今天6~e0BzjLKh5gGe
改变它们的节奏和力量。小工,尤其今天Y1Z lGUX
妇女,头发贴在脸上,衣服湿透勾勒出今天 _Sl9Yg,` N!\t3Q
乳房清晰的曲线,她们,不断奔跑今天%xB V/V5mZ8`
为那支旺旺叫的指挥棒,提供着音符。
8J5C"t B z \gsL0卷扬机,犹如电视台的长臂的镜头今天$c#sG/y9_v8Y
拍摄着,输送着灯光——那坐在吊篮下的今天-A&V5f*W3lL;[R-P-H
人,一样紧张,像坐着忙碌的场记。今天{ZbHl;o.^sb
钢筋工,早已准备主旋律完毕,坐在
V VQpls5q$Y@0远远的工棚边抽烟。只需要监制,
T$I6[n4Td0在即将演奏的乐章上再检查一回今天e%N+cWP}'a4F
纰漏:每一条梁的钢筋都要以小砌块今天"qs b'KJ tB Y"mp
垫起,以便融入那混泥土的乐章。但钢筋今天Iu4V jCt"dG
非标,线管,壁薄,供应商的微笑和今天+RL6{F#w2T.D
材料员账外的盈余,被宏大的乐章今天$}a/`|r)hV|4@
遮掩了。曲终人散,一轮落日滚过,柱筋
XW)|:_ba{0裸露的部分闪烁,那迅速矮下去的沙堆今天@w5zr*mJb0W.| f1m
一片狼藉,流淌着,汨汨的污水。
kP\n-Sdq4iM0今天Lvp1sq[5cy_
我写下工地上这些事物今天3]6]y2X+S
今天b B1TG7f*u8yN
每天早晨,我打开窗户今天q'JTb2z%d#B
望一望楼下那片轰鸣的工地,今天q O#IE;E
钢筋林立,脚手架挂满
7Hmj4B S i0绿色的安全网。老房子拆走了,幸存几棵小草今天 \!a1R0T6b@bg
对着工棚边的人们摇曳。钢筋工老王今天6rKA t/|c$u-hr3L
坐在红砖上抽烟。木匠师傅高红建奔跑,
l5RQryU$s&c0他后面跟着一个拿扫帚追打的女人——早春的风今天 w[ m&i~iX qU;S
穿过了没有窗叶的房间,今天LVby7v/U7M(Yg
是不是夜晚她的爱,走漏了风声?
7B1O!BB}!G0

7e)ux h bZR_0红地毯盖着履带的齿痕
+r&U$~ ? fdi@'b KQ0和梁木的疼痛。它卷走了老街
0@V!W6k&q5B @4N+E|0一去不返的时光:叫卖的铃铛,拉二胡的阿柄
'U1gm7BDz AhY0清早起来倒尿的大婶。
$JO1mBDj8I0挖掘机开了进来,牙齿巨大而锐利
l6sO1cd5`0在土层深处的石头上发出
(A3e w*T5s.xG0咯咯的声音。一个女人咬牙切齿今天"E"`*fL+B
从写着标语的围墙边走过。竖立的瓦刀今天+R-NH@ UGT'E [
在建筑的胚胎上呐喊。一个没有身份证的名字
!B v%xy?vCQq0来到我的办公桌上,人,从脚手板的空挡今天tTm&oY\ c CCJ
掉进了一声惨叫。
2Zw]u(vW Y)oW)m0

#M&IV[ d b7rK0小区的竣工典礼。鼓乐齐鸣。麦上今天4N/} a*s0` A U
一大堆词语放大着阳光,天空下今天$GD1NI)yQ}8}1Q
我面对胸别鲜花的贵宾引用着海子的诗句:
mF?+h!`%a:i+p5x ]0“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明天今天8pO1xm%C\Z
我们都可以做幸福的人啦。我也欢迎今天 I:ep4[Kx;[H
最先乔迁的香樟和紫薇,可就在我
{(G-DrA0转身刹那,草皮下那一股血污今天,JX:C;jIB)H
像一条河流,在红地毯下涌动 。
_'U,k"O*`*c|,J7d0
今天'lG0E:C6S]o1@+f
2011-11-20
&Q8V!~ Ag$|f0今天o)n p(z"p:wE*j
[ 本帖最后由 草树 于 2011-12-16 16:13 编辑 ]

TAG:

阿胜的个人空间 阿胜 发布于2011-12-16 18:30:35
草领导您也下工地啦!,这可是您手下来的地方.今天
X#K`-\;q&](KNr`
B

今天e        z'tl4}&Z
拜读,问好!
坐看云起时 辛泊平 发布于2011-12-17 14:10:43
回复 1# 的帖子
一组鲜活的诗!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1-12-17 18:20:16

孟冲之的个人空间 孟冲之 发布于2011-12-17 20:51:27
这一组诗是别人写不出来的,尢其难得。
)\.X,sI9vw$a草树的写作覆盖了许多当代诗人力所不及的方面,内容的深广让人折服。
阿胜的个人空间 阿胜 发布于2011-12-17 23:38:29

QUOTE:

原帖由 孟冲之 于 2011-12-17 20:51 发表 这一组诗是别人写不出来的,尢其难得。草树的写作覆盖了许多当代诗人力所不及的方面,内容的深广让人折服。
D8t t\j

^ n
l HV$yX
]i(d2`S J!Z
赞同孟冲之的说法,问候草树兄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08:05:16

QUOTE:

原帖由 阿胜 于 2011-12-16 18:30 发表 草领导您也下工地啦!,这可是您手下来的地方. 拜读,问好!
/S Aq4bt%O:F&Q$py阿胜兄不也常下工地吗?这里有近20年我国文学的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握手!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08:06:10

QUOTE:

原帖由 辛泊平 于 2011-12-17 14:10 发表 一组鲜活的诗!
8vO*jz.j]j辛版主多批评:)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08:06:42

QUOTE:

原帖由 南屿 于 2011-12-17 18:20 发表
v
k*?@x1R
k2F:qv,Q
久不见严兄哦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08:07:47

QUOTE:

原帖由 孟冲之 于 2011-12-17 20:51 发表 这一组诗是别人写不出来的,尢其难得。草树的写作覆盖了许多当代诗人力所不及的方面,内容的深广让人折服。
[aP.h2NA F#Vwww.jintian.net谢谢冲之高度评价。我当引为激励。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1-12-18 10:05:00
问好,你在广西还是在湖南老家?
黑郁金香发布于2011-12-18 12:24:46
回复 1# 的帖子
很鲜活今天P%wu        S[u

1u v^-uiS:~p1A-e~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20:32:16

QUOTE:

原帖由 南屿 于 2011-12-18 10:05 发表 K%b0H$\6k[q}\nI4I
问好,你在广西还是在湖南老家?
今天/wfQ+WP(T'[&m%ZBLl
告严兄,今年我大部分时间在长沙,有事才去广西。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20:32:50

QUOTE:

原帖由 黑郁金香 于 2011-12-18 12:24 发表
;ZEid$EDD很鲜活
#A7V8^8^N
9wj
P'V'm
今天pF8QQY JT;G
谢谢黑郁金香的红玫瑰花:)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4-06-14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860
  • 日志数: 57
  • 建立时间: 2008-01-05
  • 更新时间: 2012-05-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