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工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2-16 16:14:06

查看( 146 ) / 评论( 13 )
时代的工地(组诗)
h#MqU7H:qr0
今天U+? b8WK
运砂石的司机
Wy1Q7Pk&G Ut'x0
今天-V:^XzA+W
李师傅从运输公司下岗以后
.S)p:I.p5_,v0有些落寞,时常今天*^I'M7a/ib/E
坐在窗边喝酒。一天,一只白头鸟
Z H[|M*]0突然出现在槐树上,叫两声今天ijr C7O"g+T
声音凄厉,飞走了。他总感觉
$Lv&]k7W;` nG#o0有一点不详,想请请菩萨。
&zEkI]5L0窄小的房间,菩萨无处容身。终于
2nj | TX0一个黄昏送回了他今天5} ~+k-y6p!wC3O
十六岁的儿子: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C1?My8d JCr0手臂上的静脉布满
O4q"P G"H#uU g&l&U0密密的针孔:一大片罂粟花
NlCE4}Hd'Hcp0涌进了孩子的血液。李师傅只好
RN"u8uiM0背井离乡,带着儿子今天|n^!d|2X!Ej
驾着一辆小四轮,在工地上运载着
m@$V`~ow W0溽暑或风雪中的沙子。
'?XF,vQ)Vpw0可仍然没能躲开异乡酒馆的一把刀。它今天#m!Z3G`L s'I
刺进了孩子的肋骨:离死亡今天0^3K[$ED,G~'A
只差半毫米。他把法医报告和律师陈词
-Q!g:o+sc)_*h!y0递给我。每次看到我都停车仿佛今天*[ G4n CHx
一艘漂泊的船靠近了码头。今天'Q&lb/Ca0N2a
我暗自愧疚,并没有为这个两鬓斑白的同乡
p#B4|i)B&J0帮上什么,不由得站定,目送着今天 I U8V)q4oYe5`
他的小四轮叽叽嘎嘎,满车的阳光今天"uz"C%SE[0Nw
驶进了尘土飞扬的人世。今天-DT:cf$i,t!m,x

E-Ja3~Jd0玩沙子的孩子
u*Sn a4~C ~0
今天"x L*@ YYh
一个孩子在建筑工地玩沙子。
!|R q;J2S#Uz7W0他把沙子捧起来,让它们今天*\lt#\%PCwM
从他的指缝漏下,感受着沙子
`Tv3j$N9h-D7VC0对手指的触摸。有点柔软,
[email protected]"WS+p`q0又有点痒,轻盈:但沙子多么沉重,
i+Sh,X6vRf0如果跟他说,一沙一世界,他必今天5z b0h!uZ\wX wK/dH
瞪大眼睛望着你。有一天,
+C#Rrp;Q0他母亲在井架下,一如往常今天mA*W)U"^:j l!tG9{ @
按下手里的开关,钢丝绳的绞盘上
/L+Ip i4e s9CR\ g0发出了一声尖叫。他不再跑动,今天 Rt'A^Y:u/E
也不叫喊,和沙子一起
z/F8XV;R t!M h"M0住进了混泥土。他听见
:Y!O`+?T0母亲哭喊了几天,睁着肿大的眼睛,今天*Cw&b,\"YGL
又开始按她那个绿色的按钮。今天b| f~0I5X)~0?L f
一片鸟翅扑动。然后是今天-t,U)M`8V5}
瓦刀的声音。刮子在他的皮肤上今天u3k5i-py.|5Q
抛光的声音。一行人的耳语和脚步今天0Z*k9l4H(|j
从楼梯上经过他,他很好奇今天0I%rkh*f&j(se7d2Hr4A
却动弹不得。四季模糊了,他只能
?Y(d`X'^ xYSr0靠耳朵去判断不同的虫叫。夜晚
o;Rtz V[U0他听见床垫的叽叽声,实在不像今天~fh }b4_cf5OV
虫叫——他想妈妈了,可外面再没有
3aD8G-Cx/I0妈妈的声音,也没有卷扬机启动
i*ZLI0I2nlz+\.k0那一声令大地为之一震的砰。
u][email protected]*} n v0

'])j6XiuN3h'S1Os0钢筋工老王
:`'K"{/DzF d0

)jQ2hS kaV0钢筋工老王,二十八岁的脸有
4Rg3O*aKZ(k0四十八岁的容颜。他老于世故:只需扫一眼今天c"O|(]U^3Y
可以看穿蓝图的用心;更精于加长手,
.PS6w5e)sXDc _0把一根钢筋卡在两截焊于操作台的铁条之间,
w Pt._ q$Y:S0以铁的律令纠正铁的骄横。
rW v$i7q/Q\4z1M0
今天 aejy)Tl*~hv
躺在泥地上的钢筋,在切割机上
H%n |T lG0冒火花、嘶叫,在他强大的意志下今天"U+`t3_ TUUQ+j F
沉默、服软,成了图纸上的建筑
zcf Q#WZY1C:z0精确的骨架。竖起,凛凛
)EUXt;r+S0俨然有汉魏之风。今天3FTkKi(oN`} Q
今天9? |[email protected])Dp[ S b7x5A#?%Y
老王的身子骨,似乎也嵌入了铁。今天i DCrfk(Jn2| {
没有几个人敢与他较劲。可是一个噩耗今天'ZZE)t_+Y m j
打垮了他。地上一堆杂乱的废钢筋头今天1A` }9K@$P-}3n"h
有一根,爬了起来,拖着
4ZQ;r)F-E bqD*O0一条蛇皮袋,踉踉跄跄,消融在
:q1\ u*oN;J9z0这座城市的黄昏。
~0DNUR0

`c2|[Iv*v$Q02011-11-20今天GV!jC(u&IO7e Y
今天i,s0P,G_q
建筑包工头曾旺民今天)mk9cGZeZ

g0M PMw9R9j c0一辆黑色奥迪停在工地边,今天)\G ],D!VW8u[
里面钻出一个戴墨镜的人,车门
1Zz0JQ/Hd0砰的一声,没有中断他和世界今天+oX/u Hc/yG%X&f N
在右耳边的争吵。今天 lMr%a2BU8rB
今天q7F.J JF;A
他把脚伸向一个
Ho[e,`_0比他父亲还要老的老人。树荫下今天0QU GM nJ3y
他和情人隔空煲粥。皮鞋
1w,j!{hH2X0渐渐发亮,光芒刺眼。今天2^d3i.F,} `[
今天2G6Hd'Q hU
大梁出现了裂缝。他以双倍的
:J#Vtq2[lO0砂浆王封堵。温柔的封堵,仿佛今天,m+zYY n/Q!|7T
拿一只只乳房封堵说话的嘴。
Kwo,?!_0众皆微笑,无言。更深的开裂。今天4xp-b H6g f Jr.W

qj2S3k(E?}3V0走出洗浴中心的大门,他在心里今天&|%o _Y'?#f7E
愤愤地骂道:“婊子!”今天{w.h$y1b#P6L
楼板终于垮塌,曾旺民当然知道
,O&fh0~H0非出偶然。挖机开进现场,挖出了
#F aqB'x'F5f"G0

7E#`c'A`L!r'KP0尸体、贿赂和腐败的蛆。今天!K/?VV'CQ$Z
他,也垮塌了,像一滩泥
3\KZ Z w0摊在那里,掉落一旁的手机
s4u:bR7p}N0响着彩铃:“有多少爱,可以……”今天z9q#}*_T+]
今天 a3G9ZL q@L;v'J6} q
月光下的工地
aX7W0N%x0
今天?h9~1B z4G!^ I'Jw
月光下一幅群雕今天 Sy"H6z V;V l ] XK:U@
在空中移动。竹夹板吱吱作响。今天;t7s/Z/r ^b
泥沙散落。他们
3]}d3EYp ? D0身姿前倾,双脚分开,每一步今天ma5XbY],QC
像勘察地质一样寻找稳妥的着力点,今天;z8n#HbRV)t
每一步都生命攸关。以整齐的号子
?~X?$y%RD%x$P-F0统领着步伐的节奏,犹如
/]%R E*HYB7q7P0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2dB1LK?U$Fx0

%n;~6e#|M3r0柱筋抖动。汗珠闪光。今天tC'J zQ-C"z-m$|@
不像抬棺那样轻盈:嘴叼着烟,说着话
9`r c9bz4D-N0在鼓乐爆竹声中缓缓行进。
7QS pCX w nUu0他们是在寂静中今天lx;?*g"O/|"R
一步一步,向上,号子今天'R yw^J/_L.}
低沉而昂扬,震动了月亮。
0p+a ?N` v0
今天O OKxN&N LFt:w
沉重的脚步离去以后
r|3y#xZ"Y0这里,响起了日常的喧声——这些粗糙
8S r z:p6q0而笨重的空心板
[n+I"W/cf.s%Fi0进入了人类生活深邃的纬度。今天 ML\|b _/A

~b K%o)o0楼板浇注今天B0CPHA"c
今天0w:Yz-pQV&L
一曲交响。起初是木工抡着钉锤今天+T`Li2eT
咚咚咚敲打,像鼓点。节奏是精确的:今天 x.}%[2T x
他们,早已掌握了尺度,在每一块木板
A\|;jHG,m%F8{M0之间,以铁丝,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3^&f!bVa0松木柔韧,宜做撑子。它们,统统被
Rg&Q&u9wc0F0锯成一致尺寸,顶在模板下,像一个今天 U\ dY[email protected]
巨大的合唱团,发出隐隐的合声。今天_:{.m+l_
泥沙泄漏,振动棒嗡嗡,丝毫不能
2iR yM"Ea0改变它们的节奏和力量。小工,尤其
U%Z B`!U f'B+a0妇女,头发贴在脸上,衣服湿透勾勒出
"^Z^l)g3Ym0乳房清晰的曲线,她们,不断奔跑今天/@5t5hx$_6lT2kp
为那支旺旺叫的指挥棒,提供着音符。
y]p"vT2Lh0卷扬机,犹如电视台的长臂的镜头今天 uC%_ W3`b)^8yK
拍摄着,输送着灯光——那坐在吊篮下的今天SL ~5Lqxo:p
人,一样紧张,像坐着忙碌的场记。
Puz-e+P;Z_1\0钢筋工,早已准备主旋律完毕,坐在今天;Am Hx'[(WN
远远的工棚边抽烟。只需要监制,
gy*Ulkk5P4yY0在即将演奏的乐章上再检查一回
J'h8s[ UPjz-\0纰漏:每一条梁的钢筋都要以小砌块
\ U ^(\#lcr tLB0垫起,以便融入那混泥土的乐章。但钢筋今天n3O;@3f9Diwt*h
非标,线管,壁薄,供应商的微笑和今天Q1V(M(@ k v
材料员账外的盈余,被宏大的乐章
D _W6Dw"K zjp0遮掩了。曲终人散,一轮落日滚过,柱筋
OIZ9e2q0p`-L0裸露的部分闪烁,那迅速矮下去的沙堆
wix+~!M#S0一片狼藉,流淌着,汨汨的污水。
:v[?P8s,Fb9r_(p0今天y zb"?5X;u:}Z J
我写下工地上这些事物
$E3x0PT,KQ0

2Zg4s8g4ounR0每天早晨,我打开窗户今天)cg8YmM4t/t)}8Q
望一望楼下那片轰鸣的工地,今天m0PgNs }
钢筋林立,脚手架挂满今天a Gs;[*yHG Wb Sj.{
绿色的安全网。老房子拆走了,幸存几棵小草
w x x9H w|#k$~0对着工棚边的人们摇曳。钢筋工老王
Do9W$r@0坐在红砖上抽烟。木匠师傅高红建奔跑,
a!O[email protected] h%?Z1y0他后面跟着一个拿扫帚追打的女人——早春的风今天,F!t yI9uF E4S
穿过了没有窗叶的房间,
v U{zk(`PX.I0是不是夜晚她的爱,走漏了风声?
bcE$aO DI0
今天Jy4[%{ nU!O
红地毯盖着履带的齿痕
6yr:y)@!OWk&raW0和梁木的疼痛。它卷走了老街
"xF mWE]0一去不返的时光:叫卖的铃铛,拉二胡的阿柄今天+?3fRQ x,h8E/w%^;B E
清早起来倒尿的大婶。今天/L%U6e|2n%_#[ K
挖掘机开了进来,牙齿巨大而锐利
u"i GfT@+?F^0在土层深处的石头上发出今天%PD-D^(e*jc%R.h E;X
咯咯的声音。一个女人咬牙切齿
9_Md"N}_"@ o#I2UF0从写着标语的围墙边走过。竖立的瓦刀今天 w\^/}F+f_
在建筑的胚胎上呐喊。一个没有身份证的名字今天/}0c]L @[email protected]?8D"QJ
来到我的办公桌上,人,从脚手板的空挡
/~BaQZ3W0掉进了一声惨叫。今天^cQ zL`vo4O.h/[SE+B
今天 G)d,D6Lb'l0R3|\[
小区的竣工典礼。鼓乐齐鸣。麦上今天E1\"?:G!~g7J9t$s l Q8p
一大堆词语放大着阳光,天空下今天4b ~3_SD\J
我面对胸别鲜花的贵宾引用着海子的诗句:
I:\ E%}dh }0“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明天
s4ADI7A/O~%D0我们都可以做幸福的人啦。我也欢迎今天v;D:D$[;N5b/d*P-q
最先乔迁的香樟和紫薇,可就在我
3D,A$l"`l"g0转身刹那,草皮下那一股血污今天'tc T1eYi!f
像一条河流,在红地毯下涌动 。
l5U4W+Fg3h}'Ko0

z!C$z7X y`1C I02011-11-20
7Ndfc?~S3N*[a0今天,_6DoI:]Up
[ 本帖最后由 草树 于 2011-12-16 16:13 编辑 ]

TAG:

阿胜的个人空间 阿胜 发布于2011-12-16 18:30:35
草领导您也下工地啦!,这可是您手下来的地方.F(EmHuT BV.CR*e

$r,S6~7sY?+~1Xv?bq拜读,问好!
坐看云起时 辛泊平 发布于2011-12-17 14:10:43
回复 1# 的帖子
一组鲜活的诗!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1-12-17 18:20:16

孟冲之的个人空间 孟冲之 发布于2011-12-17 20:51:27
这一组诗是别人写不出来的,尢其难得。0l`HY'\ F
草树的写作覆盖了许多当代诗人力所不及的方面,内容的深广让人折服。
阿胜的个人空间 阿胜 发布于2011-12-17 23:38:29

QUOTE:

原帖由 孟冲之 于 2011-12-17 20:51 发表 这一组诗是别人写不出来的,尢其难得。草树的写作覆盖了许多当代诗人力所不及的方面,内容的深广让人折服。
[%r%[+d        N*uWM._{?
今天 RR[email protected] hnN3Et

8Y H^"dFa2W^赞同孟冲之的说法,问候草树兄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08:05:16

QUOTE:

原帖由 阿胜 于 2011-12-16 18:30 发表 草领导您也下工地啦!,这可是您手下来的地方. 拜读,问好!
}z\wc['Cz a阿胜兄不也常下工地吗?这里有近20年我国文学的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握手!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08:06:10

QUOTE:

原帖由 辛泊平 于 2011-12-17 14:10 发表 一组鲜活的诗!
7eY1M#KFTZ        U D
辛版主多批评:)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08:06:42

QUOTE:

原帖由 南屿 于 2011-12-17 18:20 发表
今天
}p3pR6{.NA+g _

久不见严兄哦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08:07:47

QUOTE:

原帖由 孟冲之 于 2011-12-17 20:51 发表 这一组诗是别人写不出来的,尢其难得。草树的写作覆盖了许多当代诗人力所不及的方面,内容的深广让人折服。
V%m4fQW VAS
谢谢冲之高度评价。我当引为激励。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1-12-18 10:05:00
问好,你在广西还是在湖南老家?
黑郁金香发布于2011-12-18 12:24:46
回复 1# 的帖子
很鲜活~:m!K#@'EdjQ

fJGVW:g!Lq        Enwww.jintian.net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20:32:16

QUOTE:

原帖由 南屿 于 2011-12-18 10:05 发表 #L'aIT"XSeU GN
问好,你在广西还是在湖南老家?
WCb5_q
告严兄,今年我大部分时间在长沙,有事才去广西。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12-18 20:32:50

QUOTE:

原帖由 黑郁金香 于 2011-12-18 12:24 发表
daw1wTl今天很鲜活
L[(K:J(r+p
.L9Njf:K K3n#Q今天
www.jintian.net s&t};dZ
谢谢黑郁金香的红玫瑰花:)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2-10-01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389
  • 日志数: 57
  • 建立时间: 2008-01-05
  • 更新时间: 2012-05-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