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短诗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7-17 19:38:15

查看( 139 ) / 评论( 8 )
玻璃店今天 gVS6c*M+viK d

QCh9|z&w/J P*e8F0
x'p8K ]n W1P0 这里是一段戏前的时间:沉重,拥挤今天KZb2\4@9BA{$~;x
夜晚陷入牢狱的黑暗,白天今天,M pv8is O:R"N4bG&k
等待着未知的命运。找到买主犹如今天vkO.\"{u
找到了灵动的光,热情
K|k*B fW:y0 和自由。今天G0Sim c+x8DX1W
今天c cZ `+wW"N `
但仍被木框限制,被几个人今天?_~D+_,G0OD
踉踉跄跄抬上一辆板车或一部双排座
;RBuB^P(? L0 把倾斜的房子、倒立的行人
$O3_/?F,u Rz0 和摇晃的街景尽揽于怀。
jN }G ~;og0 里面有一个聋哑诗人丰富的语言今天p"f/j} }9_6[2_8m
一个被砸死的杂工扁平的尸体今天$_'l\z2?H#o:J3~
无数裂痕、碎的融合,以及今天xM4q?)I
喧嚣市声的浓缩。当它的一束光今天0@ W)TYr.J4w
忽然照耀你,你必眯起眼,看见今天+z/yj8N9[/p
虚妄的一瞬。今天(h3u)Drk
今天 yG1O(~.JN3U
被安装、固定。今天e'| yl\
犹如一个人的遗容被放入那个框里。
5Nn2s)r_|RL0 丁丁,丁丁。它获得了得体的尺寸和今天"aM?/@O
最后的宁静。房间一下子变得今天+h]w eDpy
清新,明亮。你扶窗眺望今天eU-W.G6n
也许从来没有想过它的世界今天N1Ls;OIj
经历了多少荒诞和变故。
"~%G.f-dsOyY ?0 今天$J0Im:V^bc U
今天D+^|F Ke iZ o
2011-6-16
)p)pK;@|0
@H\0wT%p0 今天yB Z:az5]
今天4xLU/W8p&B\{

'p5z/Q*xH"m d,]na?-Y0 理发店
{"EDdI0VW d7kR0
%w-~^'Yc\-v0 今天5PKK Wb8e-SE5|u
一只苍蝇在耳边嗡鸣。我讨厌
Uo0} rOx,Ac0 这样的非自由状态今天~ S0v ^u#~%yAi
这样的修剪:自然的葱郁被损坏,修饰为
PNPR(B]0 不习惯的模样。
0[ fc*lJ&F7A K0 今天I8nSbx"T
刀锋走过眼皮:颤栗的恐惧。今天Em4v;QxLaGx9Z
(多年后它让我看见墙上金刚怒目,风暴中心今天a1lW)\&U
小舟的桨叶从容)
VVa&eo1Qkm0 头发后,起初是提箱子的剃头匠。
UM%` k;_0 后来躺椅上空出现水声、一个少女的容颜今天0Opn6^b:@S7F!? Uj;b/t
和她令我目光躲闪的乳房。它留在我背脊上的波浪
X0Y|ts$y7R5D$ky0 激荡着青春。今天_7hrH[-}
今天(~+q@ F,ke4P/J
几乎被强制
7_}@2z$L ])a${3c0 端详镜子,镜子里的我。嗡鸣声过后今天n/N `(KT o?y
一片刷刷。仿佛纳粹的脚步。词语今天&Kr:G+JH~,c hW,|
纷纷坠落。那里面黑色的时间今天pk;j ?1G$J:@ o
慢慢变灰,变,白。今天x o5iF7h6[ se

%[nc/h2I1m!bm ]+P\0 我不再懊恼发型。开始凝视今天B*qc8Wyk^
镜子深处的景物和人:一个无腿人今天p4S@'QPn9n-l
艰难地、试图从里面爬出。
cbW/[r#F0
l}LAK(y Q0 一阵幸福感掠过——不是对比今天&w~`WY*i5\
带来了可耻的沾沾自喜,而是我发觉
4m}1mb/g9H0 适当的限制,如两岸成就了河流之美;今天3ndQ \&u~H,`#g
失效的时间,如清水滋养了蒙尘的月亮。今天(bm4G_s_

0p&knVTs0
0[7a!R$?0u"z7kiI0 2011-6-17今天#E.N&C0~l

FL| |9Y5L0 麻雀今天l K ? diK)TKZ E

?HP vaf#Hc0 今天'[5h/t5I r@)Z4`
月湖边。一只麻雀在草地张望,
5c5]A,mer3W0Zt0 有意无意,和我一样。
.ky r9PT iF0 我们在大地上存放了一点余粮,看上去
ZK,w7DmII0 都有了一份从笼子脱身出来的闲逸。
M"]8`:Y6OR |}0 它左看看,右看看,偶尔低头
#x&P)]"|x0 或是发现了蚂蚁的队列,泥土的蚓动。
gB'D0^k$x3x0 而我望着湖对岸两个垂钓的人今天o\6LV\8n o
长久地固定一个姿势,仿佛静止,寂静
0C2`z2p(cois0 浮动着鱼标的幻动。背景里的挖掘机今天D/Zldm1T
也不能打扰我们的安宁,那瓦刀的咚咚声
^^q)?&[8Wq*jd0 经过微风的过滤,似乎成了麻雀今天$le9U.D8pJ8t
遥远的啾啾。哦,有谁知道一只麻雀
;Fef c Q6ovSy1~;o0 飞越的岁月。洞庭湖的老麻雀不会有
4kX(G x#np1[Ix HQi0 它的轻盈,洒脱,它仿佛是生活的沉重今天 fE7{fV4N
逸出的部分:掠过了灵堂的纸檐
I#B!{,a{9A0 高墙的电网,远远躲开闪光灯以及麦上
i(f-h'xj0o0p#NI?s0 声音的针芒。有一刻,我们不约而同
N(GA-}V%\0k0 把目光投向了湖畔的垂柳:它的今天N O-C+TMy
更安宁,也更灵动的倒影。
OXK4B%h0 它的寂静。虚与实。世界一刹那今天9uCcMd j#~$I
仿佛消失,我们俨然一对真实的知己:今天y1ig\a6Vo'J
我忘记了世间的欢娱和苦痛,它也更自在今天 Yg5n)r%p+U+[1o&{
不再恐惧和设防于我。今天`-v6eJgUK a2i
今天 C-PTN;bs

|T re dW0 2011-6-17今天^*e vq m
今天q g-mbp{
今天w+f&@A#Rq
失踪的“青年”
ZiNLKfW8A?0
$L[8hs!x9W*c0 他已经消失多年。今天 e\4{6v Tu2h(w3H
像我童年见过的、一个夭折的孩子:
5Ml#IN@/Ex0 我只依稀记得今天#M(CK.@*Cd
埋葬他的山坡,长满了灌木,雨水今天M | HH)Xua
犁平了微微隆起的土堆。今天 e'B)a h[P0z0sq'AP
罩在坟头的粪箕也已腐烂今天1ju8f:`B's
了无踪迹。
zAm;m V0 今天$wF9h#s T7^&? m
昨夜他突然出现在外省一扇窗口
#|Neo C&P5WNM7~0 打着手势,坚决拒绝他的身份:今天.@,F'g7i%Vyj
精神病患者。今天8S-`R_ Q5G9ko F j
今天,sQ3v6q1U.M-Z9~z^k
媒体的好奇心蜂拥而至。闪光灯
7B5\0_u[c-]0 围堵他。警察今天f] s-}z
悄然出现,再一次分开围观的人群,把他带走。
])X N]4]X-yy S0 他的手势被限制,却牵动我的手。今天6Z {^Ufc-T9ytHg
他的嘴巴张开,没有声音,却从我的喉咙冲出今天l/}t"x&` E3\W*h"z
一股声音的气流。
&H dy-EG^m0 他头发青葱,哦,还是广场上
;L p!}Z1`_OW.As0 那个热血沸腾的青年——一阵激动的演说之后
&j k]r!y,N0 晕倒在地。他没来得及说出的真相今天4h(IS0\/_2Ih"P#s r
再次成为秘密。
$t W(RV0bA6{0 他试图取得“正常”的鉴定,失去了可能性。
cC3[Q!h;J4h0
5tG RXr,pB0 他是谁?不就是我今天1_~-IC8N2i;N
多年前神秘失踪的“青年”?我如此麻木,健忘。
UV5c|5Iv1E/ig%L0 从来没有想过
c]wc#X[0 我的“青年”会被关押在疯人院,
O"ovm)e!{ m;j(iQ0 在我隔壁。深夜一次又一次凿墙,期待我施救,
1VH;{k%xX#e3p0 我却沉睡不醒。今天UNg4}7ET

GY3pN,rlF4c0 2011-6-18今天F!I z6D|
今天;E v+ahT9w0U%RZ

mx+|`3sc5}7F0
eJ0K?k {0 今天9VQZ&G`5yL
一阵出神之后,我不由自主向她冲去:今天?a3{1T;WO@d3Y
砰!——一道厚厚的落地窗玻璃今天8xV J&F8CkW
提示我距离的存在。今天]#x0P&RRQ&}p-RQ

X%H9H#N2|Ryhz0 仿佛一道透明的筛子,一切事物
8O4du Ot^U9F f0 必须经过它的过滤。唯有光今天5eH-Hw2J.IA8H6ft,U
可以免于安检。唯杯子里澄清的语言
3`*v [1^)I6^0 可以将她描述。今天3o6_-bi`

*k|&fW!E xYw0 此刻你凝视着外面的花园。今天nF{ M;Fds9x
如一个安静的少女,在风中今天0ZAf? |qo
有飘逸的风情。雨声中静静的今天#`lP*T5p3z
像一只专注的耳朵。而到明媚春日今天Y'w ^:S?%i%v5d!J
世界的全部美好次第绽放。
;@N%P:hm0 今天hv|;FQ4I
病魔纠缠。你只在疼痛的间歇今天B|\2\ byU |:h
触及了这咫尺天涯的美。
YMQBT#Bk_ ME]0 也正是在你来不及思虑的瞬间
w fBb1~/J(`0 你,得到了垂怜、眷顾。
(QI"RK9Q&ra+v[0 今天/pYZG&S)U%AH'ytYh)I
2011-6-18今天,CZ{7S0C&B+u|X#C
今天 J{!XB5V;C?;\
今天VC\qr `~ l
我们仍能相爱……
Gw,@.k*r7gn|{0 今天|DQ-pq~w
我们仍能相爱。静静的吻。今天Y:L9kY5_^X
不像鸡啄米那样热烈。不像他们今天p+l%?"S6n
那么大胆:在大街,径直挂脖子上今天Je_)o1e!Jx
像一棵芒果树在风中摇晃今天 TxZ9wY{_"G
露出翠绿浑圆的果实。今天e&| e k!qR`"@ c
今天0G\0dp){pa*G\
不是水蜜桃。是橄榄:
vxgh6fn0 安静,深沉,带着悠长的回味。今天;Lb;C[^`.W0TK
不要说初恋最纯洁。历经时间的坩埚
(`J Cp al0G%n]&M0 泡沫挥发了,剩下的结晶今天d&g{ cL,S)n_
才真正纯粹:它或许也嘶嘶响过,漂移,窜动,
[7}`|My*{n0 但现在一切都归于安宁:一种退去了包装今天!]E!B#f b7F
淡淡甜而不腻人的鳗鱼片。今天 t%pN.KUxN@'U
今天3FZ7PYxw.P
我们仍相爱。那最深的海潮涌动今天{XtHW(SB}
让礁石克服了冷漠、厌倦:哗——今天 b2Oh)M*JOF W
看,它不是也在开花,在阳光下
/t``,AQ0 比白色的夹竹桃花还要灿烂。
i ? T5E Cm#p S0 爱,天衣无缝的融合。没有人知道
)UhLXx#l*]#WW!t2u0 一道高墙还丈量过她的深度:我们从来没有那样今天1V:M5c1L[.g `1c
确凿地感知她的温度,她的浓度,今天/j3@/|]bF8i
以及她的力量。像一团隐隐的火
!Bw]+g^S }| X]0 还宽容了四面溃逃的阴影。今天5g1cK L Z&^`

thL;S H W-\C0 当我们老了,即便变成礁石,今天5|!rqm7zwLZZ
一起扑在那里,海浪冲过来,退回去,
UK_*O]7?)P0 看上去我们仍在游动,隐隐露出的部分今天&wSj!n6B+ZV(xq
犹如两条巨鲸的背脊。
gc's[$Gx([ xeI)p0 今天Y$x|#Zc'k|5}L-b/G
2011-6-18
Dxzp&yLB0
Q.YzM!wP0 五金店今天$GI%u6r1G

wC Lx(wR R0 远远看,五金店老板进入五金世界
l"]y'HwD[/MnHS0 似乎在沦陷。一支庞大的部队集结在那里
-i4mZaO c!q9\$y7@ ~ L0 整装待发。但是他在柜台后面伸懒腰今天%n] II*U0Zi1T3x&j
消除了我的疑虑。事实是
2T~(vu"F3\;s0 他在那逼仄的空间游刃有余:一个顾客加入今天X f~ F1~/EO v
不是占领他的领地而是拓展了他的疆土:
8s1~:o0Q4C4t0 一阵内部的兴奋:蚊虫飞舞,老鼠窜出。
Ov$E&^|b0 扳手和钳子,锤子和电线,叮当作响——仿佛今天:Gn5I K!S t
长期沉默的队列接到了出征的命令。而他今天!P+^-^R'C5J*Y@
俨然有了将军的风度。当然,他对每一个士兵今天Z~g%v t\
了如指掌。扳手加长了手,钳子
,\.eE!S)r/tr`0 增加了手指的力量,锤子自然
,L.DX;i/k)y_0F#A0 是另一种形式的拳头,更有力,更凶猛。今天_Qb}4AUUM2u_2|
电线扩展了触须——它从更广大的天地
4H^:NpkBCXY+Vm0 接引光明——但是这个有用世界,正一点一滴
Hvl!z4|J:z0 埋葬他的时间。他不能脱身,不能溢出
v n A2w8JH0 永远沉浸在一个抽屉里。我也只能眼睁睁看他今天2q~a*x.RAqn
越来越喜怒无常:在一个背影里,窃笑;把一张黄色碟片今天9iz }!C ?nhtC;TL2~
塞进隐秘的缝隙;或透过正在关闭的卷闸门
4J:^V$U+^%m0 一阵怒吼。他的身体,一方面日益鼓胀,肚腩堆起今天R+Z8Ggq6C(g)rv
坟丘;一方面又日见扁平,进入货架
Osv/o~0 犹如一个五金件嵌入木头之中。今天 iti3h9K+W8ob,ax)B'V
今天P*a.Df5QI%_R1c Z
2011-6-19
PI"l z$Bu F0
5C\Q'G'\&o#oj0 服装店
9^@A!]HZ0
M L o6B/t0
9EOsojT5wX(t kv0 射灯取代了太阳和月亮。今天R @n~K*IL\k3U
更像舞台。今天ok_KwY k h
你看,女人们从试衣间走出今天 m O7e {z;S
在镜前:左看,右看,侧身看,回头看。喜悦
V&s iup0sY+y0 如泉水汨汨涌流。又仿佛对美的演出
:N2zfk|3d4]Bw{0 发出暗暗的欢呼。
n8O p%iM'K2f^"AI0
v3V5D,h"A3mJ0 我总是落在后面,或站门口今天s6v:?w?e!op.~2f2t b
对着空洞的街景抽烟。她们中一个
'X"D O'V,Z'F4q}/[I4}0 ——当然,不是全部——对我说,“怎么样?”
of%l0x.^3|Tg0 我似乎也参与进去,拥有了美的愉悦。一瞬间
9]GeKn(RE0 这群女人变成了一群喜鹊
0S p0F)[[/Q:gsSVo0 叽叽喳喳——从日常的油烟飞出,一个个
9^X-Le}1c0 脱下了家长里短的庸俗外套。今天nhh1fBi

Swc]z-bhC }'^0 修辞,只要得体
&@m)n4SV5J0 或者说尺码合身,就会凸出美的部位。
xu]'uyV'c0 店主的赞美和颂词
J_M6C{0 自然不可靠——她的眼色也露出不屑
)lKE0Yg{H"rA0 而把热烈转向我——想起来也是,
6r-I%o$?s0 我写一首诗
Y uya3aR&^E0 不总在寻找确凿的词语?今天F9M:A)JA&} P9g#R
今天 \*R,w'dPyYH__
她们沉浸于今天e*Lvncz&|%V v%a
双重身份的快乐——演员和观众。今天@V5I1g0t'T
而我偶尔回头:硅胶模特高耸的乳房
6E c8l$Jq Qu0 黄金分割的腰、臀,冷冷的眼神
Y&]aM1A3U/O(}b;H0 像一盆凉水兜头泼下。
d.X}-iPc0 噢,她给我的是烟,水在火中产生的烟
Xqb;CZ7^D0 飘向虚无,转瞬即逝。今天n&R ^uA+me%L

^ D*P*~$I3k+x\0 2011-6-20
k8K5a8AVl$Y0 今天.]7yJE2G&x+{8S
新闻早报
]4ojl-_ P0
to*MHf.h5O0 一辆棺材在马路上疾驰。今天|9kW~,KP_
草树静静摇曳。是春天,山坡
7s3^NpQ%mSl,q)@0 正在开花。但路人无不失声——或捂着嘴;今天_ ?+hnpO3} i$`Z
或擦拭着眼睛,摇摇头,再看;或拉住孩子
N'H ]9J*Hu0 转身回家。今天 pKK|6G+L

*C EE,`6[iU:D.HL0 一个掘墓人
T(IX-?2Zw1e0 从山林荷锄下来,他站在风暴里。
i xM"c W!w2Eb0 远处不断的争吵声忽然熄灭。漫天尘埃
f_i2RSy0W3d0_5?E0 舞蹈。村庄的瓦顶和城镇的轮廓
&I{.Z&m6W[u0 一片模糊,又渐渐清晰:今天l*H|m@M ^.f

-^ d AJ` ?0 孩子的世界没有死亡的气息。他不顾
?/w-P0x8tZ l|M'q0 从门里追出的母亲呼喊,赤脚奔向今天i*A*i6OL(`
那草地、树林,从容走进
cS1Yz?6[$i8t#t1@Y0 河滩——微微低头,水流给脚脖子
4r+_H/{7GgXR0 套上了透明的圆环,清凉,新鲜。他的脸今天kM:jo3V`A
露出了神的笑容。今天 K ~8O%W1L0C

n9v3Fh/i.fR0 2011--6-20
TN { T Br1{0 今天kZb}4w%g/D
路过老人院
5`9TR,r:c&_0
^8bKJ(q@}0R0 郊区的山坡露出今天kl[CLA
一些琉璃瓦顶。那一片树林环绕的老人院今天 K)yA!?/Uph;W ?%SNf
住着成群的落日:他们集聚在一起,像当初今天'CR F1T1PVq
蜻蜓聚集在黄昏的草坪上空?
$Cg _ X^9GYzk0 今天4@j#e!n[d(p f
一个司机的货车半夜路上熄火,偶然听见今天.zYx|ow {.G
林子里传来一声声惨叫,今天(E5{4`-hZg&Nw
仿佛野兽在自相残杀。
!lE$z,G0?)Fp0 他没有因为疲惫而去休息,也没有因为恐惧
TZ]Ow^*}}(m| cR0 而不听从大脑里一个声音的呼喊。
yOeb!Z_0 他摸进林子,透过一个窗口的光
JZG.bpPST0 看见几个护工在逼着老人喝尿。今天PRN+B4K"Ru
——那一张张吐着舌头、满脸痛苦皱纹今天9BmQQOh&F(y7`
被摁住的面容,竟是落日今天IV0lnD
不为人知的图景?
a6M7A9[ S:A0 今天0K2dk$j6a o#p%L
不能飞翔,不能落下。今天7HCoHm:ZG H&U
不再有耀眼的光辉。双手失去了力量今天}!}7r$h@/W
仿佛卡在山坳间今天.p6F A\$C(q
失去了行动自由。身体也早已失去今天+IUK4Y;eH
道德的抚慰和神的眷顾。噢,时间
k1X[$`j0 总像个事后诸葛亮,每一次都是今天Cv)u9X uh0GY6U
在一个人离去之后通过麻雀的叽叽喳喳
U4O1_K E} @0 来叙述那已经模糊的一切,
oQ.ar-mW6Ra7R0 那已经寂灭的、失去证词的一切。今天 b"wM7]n0k

U3B)p3Hf?I0 ——为何不事先大声说,你们今天X G%J3k/d
不要以为是路过此地:每一个人每天今天A1KI2s sZ
都在走向老人院。今天DM"d$UuOk/A
今天7R1D%t}9I@@$W%L(e
2011-6-25
"D:}U$},[0 今天 \:Xhg xD$m[5r
爆米花今天_E.|[I)W.{
今天 I(`vq;p
街头的爆米花机哐当哐当摇滚。
q1S4u!bX*?7e/U]n0 砰——它砸开了胡同孤独的道路。今天#d%xANM*Od
围观的孩子鸟雀般四散,今天JJ)u:O*i6Io"ryCA
又迅速围上来,津津有味地分享
(ZM&f@.bp)Jm0 玉米的激情和香味。
oz` _/bKi h'j0 今天)cl&xa s7[,S ov q5w
我,一个尘世的孤独者,一个
F B3o8h+N|\0 对事物已经淡漠的过路人,也许因为今天5{_qQ:C6CE\S
一个兴奋而莽撞的小鬼撞醒了我今天!l0i ^6qc8h;Lw-m:u
或是那玉米的蓬松,以及一次伟大的蜕变
0H/r:oA(?7V0 孵化的轻,吸引了我,
V0ZK g0H$q0 我也停车驻足,向那玉米摇滚乐制作人今天!MDq+u'nB,X]4m
递上我的敬意。今天3ODt V@Q:H{

2z @ w1v G.d L?0 这个衣着朴素的制作人
j+P6OM Fs)E0 不只给我带来了等价的食粮,还还原了我今天tkXxyz+o8{#v_ y
被这个时代的玉米头艺人败坏的感官。
AG9GmB2C*l }0 每一粒玉米,布满了隐秘的路径,条条通向
%\4kWH/rm0 夏日的玉米地:一片青翠里
G$X@X ^N&IRi0 仰卧着,胸脯起伏的你。今天V-Fc)~0EKn/]
今天 q7?h Fy(p

'|}A1g)G+ub`0 夜市上的飞翔今天E@~|t3^E9l
今天(MvF z^#F#b
多少年以后,也许香樟路街边夜市
]1Lm5f:VK2nac0 依旧灯火通明,有啤酒的白沫
&_ok"z0CJ9wi0 青春的沸腾,有大胡子历史小说作家今天!l"X${ xW3]Xer
面露喜色的老师。
X]vLHcm0 今天^1l^"_$^_l7t6?
但不会再有我。在那里今天9d"c}:O"@2i/U N
我当初就不存在。只存在我的飞翔:
K1PsxB(N0 越过邻座的男女,看一个人坐在山顶今天G%l n c)n(`,dC
指点众山的小。
c;DU2~_AG s3{v%|0 今天W/~;i&cY8S X
在那里刘皇叔如履薄冰,谦恭地今天-T @ A_0To6Q.h&r
退在一边,站在阴影里,就像今天z I0]%c~:e
乡下新来的服务生。在那里今天\#P#HJRz
曹操露出最新的牙齿。
pi5sJ"Al l@!`*~!L%S0
C5[}R:x0 也许一切都不复存在,但我的飞翔
$l2whV!@7e/t0 在,在白骨的记忆里,语言里。
)VO8};?&Hw*P:t`z0 今天{@h*Xy0D/^*mw
2011-6-27今天,eysM&I4{m*~vk
今天'WA*q1J$k,l]#d%vY
今天h])P9f8H G(la!v

_)sV-s0K ?0 早上站在阳台上看鱼儿纷纷进网:那街巷
&gM/Y0YDApC0 纵横交错的编织。
@J5naY3ybB*X0 尾翅翻腾,顿起波澜。为争食今天*C)}HI{!kJ
搅浑了水色。懵然不知网之存在:今天4`k;l)m$v q;v
缓缓收拢。今天2O/y(Uj Qw7S5f

"V8dR Z2s1c2fi0 那浑水曾经也溅我一身,如今今天+i3^JS"Xa+F(F)}"[;Wpq
在时间的淘洗里渐渐淡去的斑污。今天n h*A-bCL ~
卡进网眼的鱼黯然挣扎,悔悟已晚,
'x3F1sb}9N)h0 鱼不再是鱼儿
9y ~7Gp,X l/bH6U0 而是,囚徒。
j;[CMH0 今天 Dq:t\L)j3z Kh%l
我听见久缠病榻的漏网者今天]2P9iK~R+WP
对着窗外的虚空反复在心里默念今天Q3GLHkD4~
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今天p!Jc+y/M't
上帝撒手。今天f b q"T8o"t
今天 yY8L2CKE+@
撒手。网,悠悠散开,下沉,如同今天DM$Q^+wN*nd5u5y
无:世界生动犹如云影。
#_ Ee:I(u.Q&s _0 今天/u7iet0O$xY
耶士咖啡
T&g {"TeE.P0U?&a0
'llTh#|0 一位美丽的小姐站在桌边今天LhVHZ
她的手,嫩白,纤细,缓缓转动今天Ky f%{&Cg&~i0u
产自阿姆斯特丹的咖啡机。
't(~6i#E"i8G1l0 嘎嘎,嘎嘎。南美标识的咖啡豆
(r-snk+tA!Z/R!e#~3a0 慢慢碾成粉末。慢慢溶入今天z#N"b,r)?
长沙的水。今天/a rI$s:L1MH}D6k

U1x u;K}e0 一片棕黑。我看不透你的脸,今天`*] uOjh&f(_
你不懂我的心。嘎嘎。嘎嘎。是咖啡
"TNYAOpy,m3a0 调和了脸,还是脸混淆了咖啡?今天)s0Y6e9@9l#\
清晰的心思,模糊的调和。
"`hJ'jB6E0 咖啡黏黏,还要加点奶
,? a z[| ~V0 给,这是糖。今天FSQo,}3s rK
今天;m,?!Rme7J3BhE*\(b}W
Yes。Yes。没有不。没谁注意
8p&]t#XcC ?A%SEv0 小姐魔法的手,缓缓转动。咖啡豆和灵魂今天9@G J2dK{
一齐破碎:咖啡豆的光泽,灵魂的完整。
"x;?ciOY{e0 酒精灯火焰诡异。词语泡沫暗起。
x!} N'LJ)A-B0
p$}HW4w0 健忘症
;Z(b]R2L^:\8wO|0 今天3vo:t}4w6_ B)i0O
我去医院看一个朋友。他的头今天T'K)z"VF\ \
缝了十七针,脚,绑着石膏,高高吊起。
_0n5x)S _+f{RwW9g0 一场车祸夺走了他的爱人,他的爱。
`C+R:fr:D0 一个幸存者的痛苦和悲伤,写在他的脸上
!_a1l3bt j0 他的眼里。已经好些日子,他喉咙里依然有风
N5m4YM Nj0 摩擦着砂纸。他记得他的无助——向那些今天 Rri @ g
围观者呼救,向天空呼救,围观者先后离去,
m?}0sm v;j6~7J(p0 天,很快就黑了。上帝和路人一样健忘:今天ik q pK!|
一阵沉默或叹息之后,很快忘记了
HOiU1WOu0 那属于他者的鲜血和呻吟,惊恐和疼痛。今天Z#?z;p|kX
可当他的伤口刚刚痊愈,我发现他一瘸一拐
D4@9U!Beg V1\+h0 也加入了健忘者的行列:一个挽着他新生活的今天L o f5MTE
女人,犹如一张创口贴,蒙在那裂口处:今天 MXyqFsh
那爱的魂魄,再也喊不出声来。今天0E5J){f g,h;]_C6HL

RR.ON$`J)`/V-w-q0 数数
h^,g-Z Dh0 今天;K&N2R G? W
女儿数数。她数火柴棒,鸽子今天\HV6j#_-\
数夏天的黄花杆子的嫩绿。客厅里今天7g.xL:vr6E$x pw
挂钟的钟摆声清晰起来,时间的梯子的档数
/PbtRoV f+T#T6V@0 精确起来。从它的下部,我看见我今天9EVE}6@*B0` Z:E P pt1D
在黄昏等待从田野归来的母亲。在一扇沉默今天f*[ \e/{0a
而又饱含言语的门后今天 gI;T![nl
等待爱敲门。在坎坷里等待希望。在迷茫里
,KSp(R)_Rb0 等待出现河流和道路。在困境的囚牢等待今天bNk$fr5dJoS;xS
铁门哗啦一声敞开。在爱里今天4K2y_!J K,@#u4s#Qc
等待爱不再需要等待。今天.a1u @!z U/UwT$Z3t
今天9K-gY%uji G9^A
女儿数数,不像策兰
ZG|!a-E V(gh&_})h*L.w0 数杏仁,数杏仁的苦味。她数火柴棒,鸽子今天1A0k[sX;y
数夏天的黄花杆子的嫩绿。她数的梯子可以今天f'n:q:g:p'fn't
数向无限,直至星星,数不清的、古老的星星:
`h wu"Om?0 坚定,灵活。唯数月亮不假思索:她是永恒的1今天*M.cx5QJ
乐谱中亲切的duo,她照耀过去、现在今天4bA F'?Kz%{
也照耀未来。在时间幽深的大厅
TH,C([0G2M*c D+I7C0 我从门里消失,她从门里出来。门开门合今天Xs'e(qu'u?
我的女儿,包括了我。
&r ?-?qyn0
)b\3q8F,h.L2a+~A&j k0 [ 本帖最后由 草树 于 2011-7-6 22:05 编辑 ]

TAG:

姜海舟的双语诗歌 姜海舟 发布于2011-07-04 23:51:56
清晰,美妙。。。
如此清晰美妙,丰富、饱满诗章——谢谢草兄的诗歌盛宴!/jpp#yj;f
今天\0xq R
RA/c1g

[ 本帖最后由 姜海舟 于 2011-7-4 23:54 编辑 ]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1-07-05 12:46:25

三缘的个人空间 三缘 发布于2011-07-05 20:12:04
实力诗。综合能力出众的诗。可以反复研读的诗。
潘新安发布于2011-07-06 12:40:14
从容、自如。读草树兄好诗。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07-07 18:26:59

QUOTE:

原帖由 姜海舟 于 2011-7-4 23:51 发表 G7YV3zf)ku E,p"U
如此清晰美妙,丰富、饱满诗章——谢谢草兄的诗歌盛宴!
dr3h4C6bF$G2K$^'r谢谢海舟兄点评。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07-07 18:27:39
回复 3# 的帖子
问候严兄。握手!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07-07 18:28:11

QUOTE:

原帖由 三缘 于 2011-7-5 20:12 发表
xg@[*|&\实力诗。综合能力出众的诗。可以反复研读的诗。
tWG0w di谢谢三缘兄高度评价。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07-07 18:28:38

QUOTE:

原帖由 潘新安 于 2011-7-6 12:40 发表
        q*anr(k#H-E7h2C2^[8e今天从容、自如。读草树兄好诗。
E:sa _!S
T今天
问候新安,握手。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4-06-1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861
  • 日志数: 57
  • 建立时间: 2008-01-05
  • 更新时间: 2012-05-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