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4-23 09:05:15

查看( 144 ) / 评论( 12 )
蜘蛛今天rLSM2GPa q9b
今天8BTFAG ?(V

~X4b;X~!pZJ:NP0 此诗谨献给陈律。今天)m!`#o0p(U'vH} I:u

!N/Ar E5f6My0       ——作者今天CEnhWZ$g

3KI9d0jsI-D7\3]0 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今天 eR!q:^5r&i Uyk

'}p7n~%U&o0       ——辛弃疾今天5B*`N-^J#m
今天X4fB+s;K'uSU I

w c8s3iD$Y!{0 之一
t3A]vD'm-TA'ym0
6Gd/C*n(Qe#?u0 虚无的编织者。你的八阵图含有今天 ksU"QFtTzO1Ca
我的喘息。空无处,正是人影憧憧。今天Hq r|D#{?)K
海边的临摹者,脸色黧黑,脖子涨满紫红的血管。今天"jl'o"d {,jf&\
他的静默里有怎样的船帆?潮涌而来的游客今天Y:l(g3A0B
不懂他的尺度,他的愉悦:
V1do'X` O^ jg0 银光闪闪。水珠纷纷。词语裂开,潜伏之鲸
&aK%z-~a0 隐隐露出背脊的雷霆。
pM[d9w e4j0
Z#c k5a U@4a7z_6f0 一场大雨毁坏了根基:在墙壁、树枝和沙滩上
$l_a [+kt6TCr0 古老船舱的阴影之心。轻盈的根基。今天 A$c6p:~ }S:n.b+MY
你的缝补带来了意义——煤油灯下我奶奶。
8qj}+_?N.y+B0 编织冬天的妻子。交由疼痛慢慢缝合肋骨的老帅——
9S7NC8a+t7B"U-y9s)J0 此刻他的目光从“飞机”上再次返回河汉。今天$eq[%i6ORz.bI
诊所里颤抖的镊子。
*|[!fv.b)]Sa)^0 一场车祸中飞出的毛线球:它的瓦解和凌乱。
v(z;U2~9A@} ^ q0 一个亿万富翁的肝硬化——他沿着游丝今天 f~3v)qK+v3f"A
回到了河畔的小径。
K$DA#dl{O,L L0
0xQc9Z!s%P0 露珠坐秋千。落网,还是获救?今天%F Q.C;l$h;JN0g
哦,我的孤独今天.F4X4u%]8l
需要一阵微风照亮。人群四散之后,正是它今天!^F#h Q NB(}lW
凝聚了悲伤的籍贯:
(L7`x&Gtc0 他的树木,他的池塘。
6RzK0FKT$I'[2Ks9lx0
X1`(}6qi m+jO fC0
KUuT(G1]k0 之二
$O'S @OK%_v0 今天C[t#[0TrP(^}
露珠因它而得救。它因我
7R&h,d mC| FR0 偶然一回眸而显现:今天rAJ&V'\?.N,r R
像一个少女坐在半明半暗的角落今天K4Z N6F?M
看书。眼眸所到之处
m0\:a-Bd\0 词语开始呼吸。哦,我总是如此目盲。
wfU{ w qO4o G0 从来没有看见蜘蛛体内今天&h$Ew P r;o+b{ X
坐着一位美少女。今天2U/ut*_8L.JP~$c
它不再是什么灰色的小东西。今天JU H nCZp G;~j/Z
她是一位真正的佚名诗人今天B#cP9RN p$Y
从不投稿、发表或朗诵。今天e#\P}r+J x
今天[3B)j Fr%H
我必须在一个合适的距离,由一种尺度今天Nmfex#U%glh u.p
去平衡“之间”的寂静。
wF C ||PX0 如此我洞见了她伟大的心灵建筑:今天Z1Fe/hQ
每一个片断,每一个四边形
7Tc T*]{2XwJ"aMVw0 皆为扇形伸向无限之妙。今天D`e5k1c T8|
多么直接——没有一根曲线今天 aE p3Pss(w%f
即便折线也是直的,只是换一个神奇的
d,LVs y mG0 角度;又多么质朴——像青砖灰瓦的今天@9Z-yH~ e-K1EIP
建筑。哦。炊烟垂直。垂柳拂动。那下面传来我奶奶
,`ZH(LG5l$K-Q O5L0 一阵剧烈的咳嗽。今天O J)`8L$["UY^m*~oxS
今天 oH xC+~
今天 h7FJ&O ?U^
之三
2i~;iIxD8q3f2S0 今天7Jk;luy4C
我奶奶在族谱里已经干枯,只剩
S&hN"L&F9a6X"T!A0 一个符号:李氏。今天_%\7G$rV$fib
今天)~K dRR.l3FA
门框上蛛网微微颤栗:疼痛。
|.l]%k#WN0 我听见她呻吟。如此纠结。郎中打开了药箱。
.e+L1Q|:s7?5GM]i0 没有药。一块明亮的玻璃划破舌筋:
-dH)cq&]%X;C0 紫红的贫瘠,如此耀眼。今天v9lAefe8E i

-c5hDr$D4Jy g%O0 微光照临。门楣上的黄符露出时间里淡隐的
z8{,a:M'QS0 巫师的画,我的小手留下的
@/xo.Mk['bIj `0 细小刻痕。今天s2OHFf x7xG ca

*u{*_[GT0 哦,三寸金莲的奶奶,当我哭喊,你最先到来
I)GUc{'N2d0 你比别人多走了多少步?今天Fm#js Q2w(Q
你的裹脚布打开了两个
m'sb4v n:~hge(y0 昏沉沉的朝代。
e&X$UJ%~6[ N.|2~0 今天c(G!`2Xq&Q a-H"q
像一粒露珠在蛛网上滚动——她鸡啄小米的步态今天N?3i2L `
惊醒了一个词——一个我们脱口而出又今天ZNZ7l%k
越来越哆哆嗦嗦的词。今天"?R8e@2iGx \N
她的士蓝布衣襟打开了广阔今天5d J1g"}?Z:K9j
明净的蓝天。今天Wq"_F9l(^v0}
今天7|w'`@ w[

^w8}*uzA(?3U0 之四
s@"h0J].p H0
Wn;vZ(F0o:E.j0 不要举起扫把。
fE!G u5IO0x0 那是我的统辖范围:一个不占你们的地盘
vxGt9SO*GAQA0 不分你们的利润的静寂之所。一张不捕获任何鱼虾的
_8xh fVi;Zg0 网——当虫子到来之前。今天U9^ZIxm0V

8{4~ R5TyEh0 我是它的统治者,或如常你们谈论的暴君。今天 FW%F D_k6S
我因此而获得静默的欢呼和虚无的愉悦。
5WO"e&^s i&`:kf`0 在那里我召见我的童年,我爷爷故事里
:[*{-bVR#H0 白衣的侠士。瓦楞上银光一闪。今天E1Z?aif

C C%e~O Sr'Q0 只要你们保留那断垣残壁。今天N8C/F#zn8Q
只要你们给我一片无用的树林。今天.i'bwQ3uO~8w
今天O#wx*n"\E3B3l
之五今天^ BbD/R-OAhA
今天{'p^%[0nu rA)L(ebi
她哺育着每一个节点。像织毛衣。又像
2yT2QO/gH0 喂养一个孩子。或是把一个词
9zx9|'|:xX0 嵌在那里,以唾液粘牢。今天L@a9cV%Ju
今天q7S'u9ncq n
不。她是在描绘你皱纹里那张青春的脸:
Y1NK%]8P&t/Ns,g0 最初从醋栗下的树荫出现,蒙着红盖头。
@&FQ$f zfR0 笼箱和唢呐尾随而来。
n%v!i%UI&Ch?0
8o!I$ycl#Y `0 或许还会变戏法:一条蛇缠上后窗
5|T![`3Fop}v6~0 吐着信子,说着我们不懂的语言。
s'BYF LMu0 我们习惯性举起了棍棒。
M}*u }v0xc0
+R,R](UUG$Cr*D0 “不能打”,驼背的大奶奶说,“那是今天5nA&hd)`
你们大爷爷看我们来了。”她烧了些头发今天*q#UXZ `Er}"K Pt5W6X
说是魂灵闻到人的气息,就会安心。
hm@ ];] _0
`{$FG6l\3j+I.j/q![0 蛇走了。从容而沉着。蛛网在窗棂上
~/{4^)cZ y0 好一阵晃荡。一张少女的脸一闪。我们今天5M^$?nq/s^&q
重归那大地上的游戏之中。
]gO}SZQ:c"ba0
'V#] ow ft0 今天 R-` S%Qo4a[j
之六
^?kc1k!\-F}q%Ydz0
x^Xe~1@t.[0 给她春天的树林今天*L^,Y+o}wt_
给她三千亩山地
)W7Q7^ g6gIn&J0 给她黄橙橙的果园——这个丧子的母亲今天`G&[*Q/]i4YhB
不再笑呵呵。她坐在黄昏的门边今天+n dR(v'~MCB5Ay
眺望远山。悲伤的隘口今天 ula c*r$K]G
无人能通行。古老的醋栗树的根部垮塌了。今天%}-WP3D0z:]W9?
根须漂浮。无所凭依。
Q5Dpg|E'\ Qtw0 她身上不断长大的缺口塞进了沉重的黑夜和
4j:Q%EKTN2@T0 无边的虚无。今天^(Q@;eo8t ?I!\3?

T P+T su)P4S*xL1E8I9D0 坐到早上,她老了今天EEll!G
不再哭泣。而她头顶树叶间一张蛛网
4za)^7OQ2A?4?0 接住了黎明巨大的泪滴。今天C/cx5]M5r.N
今天 f^'ieZ9nx(l [

i C-X v`e#n0 之七
-py3m'F3mg"K0 今天2sn4Izk`*yDt$@
它是完整的。但它永无边界的四边形之延展
%MQVLz+yV/f0 给我的好奇以新鲜,予我的欲望以饥渴。今天y7C e\hcE
我站在那里,久久不动,却又
wDcgO)i*rE,f0 健步如飞。甚至飞檐走壁。今天b%A+R,o k3o1y

6Y:@4yOkvr0 我知道你们所忽略的露珠到来今天]ey$_0Z
给了它何等的喜悦:你们所不明白的喜悦:今天8|)W[)IQG$sC0w
微微颤动。初吻的颤栗如电流
i6s&ck-Fpe:f$QC0 传遍了周身。
^]'G(~1Biv7c,t B0
+o5IC)RN}0 尘世的大雾消散。或凝聚。黎明
o&\#y ufs}0 呈献小鸟的欢声和河流的潺湲。
9e&v#X@5Q#Z a0 今天\,UD5e:oq^+gb

4GH6ZgdH#?h-H0 之八
)^R;F#nI+VeP1m0 今天!JL9g!iY+LdT
槐荫涌出一股孩子。他们不认识我
'x1OOa$A[.Z:N0 远远打量。母亲总是“疲”于解说
uw/B9m6B%a0 我总是如此健忘。今天9_/Z x N} S

9P$V!g@7Uo9d-rEM q0 初生和死亡交织。瓦檐和祠堂变换。
'H*|%?` A0 这反复修改的故乡。池塘边。白杨簌簌今天S_2{RA6zs2S6K
是否意识到共同的命运将临?今天1AD(o!AN n7D!t/F
今天,c^'u(Xp6}8H)a_
神龛下的祷告:考妣的队列,次序。
k&|!|]M6JAR0 这遗留的“颂”之庄严语调,由谁记取?
)Gv1M3|7O)X0 爷爷在灰尘里一如既往微笑。今天&JIL-jW

+}Z:f1V(I lC0 哦,给我一张蛛网,打捞这些露珠今天#F,u{8V`7\
这些符号里的容颜,这些灰烬里今天j@5|"t4pI,j9R7Q6C8J
呛人的布衣气息。
[)t X^ G lG0
9lK(V,z5X0 今天P-SW#xB C?
之九今天LP$}$nG t

_~w0Z5`S$j n0 或许也并非总是完整。一根细丝断裂今天H@!_n$M5z"O
孤悬。如被命运推向悬崖的人,一只手
.VN~7T OS:E6{ K)N0 抓住那树枝,身子在虚空晃荡。
U(G:};n;m]TChu-r{0 今天F%dB*NjtvO Z)z
这时候谷底必有星星一般密集的眼睛
nxct;O!w0 一齐仰望,沉默着,闪烁着。不是
;C3F yi$b0\0 那看杂技的人群——他们坐在剧院的包厢
?@v!V y*Sfpo^K0 或拥在公园的马戏蓬里——不在那谷底。
qC'p;z^(WFj-~b0
P)h,V8y)q[;g7Q:zhp#ce0 他终将攀援上去。从他自身。
I{F@4l.J'n5R0 在你们昏睡的时刻。
SJd,nn&L8mF0 在你们斛光交错的沉醉的时刻。
/yNN&vQ8Dp A0 但,或许什么都不是。今天c+S#sw2Ql

^6~A/b,N0 只是那伟大的建筑之上
s)XTz7K @!Dh"W.u0 一根精微的天线,朝下:无比准确地识别风声
*mS6k_k8E}]0 和那黑暗的囚室午夜嘤嘤的啜泣。今天?,F;ze#f&n

s,R Rof8Tb0
wQu;F3C0 之十
:h/~|Y8Pu0
&Z5c6TP Uy!J` E0 飞絮飘来,蛛网沦陷。今天)s1qx7T{L{%^
犹如虫子进入它的嘴,发出窸窣之声今天9H3mq!K;A[;opr
寂静顷刻崩溃。今天GD _^a
今天6V4V3aG%[N4{0E%r){
一片牙齿的声音。
xpEZdN0 苹果在枝头的喜悦和篮子里的沉思
2?P0O$|#V @P0 不复存在。它坠入今天\n Ro;cq9f
杨柳的轻佻之中。
[d(F]r8O(^*K&B.u!`0 今天ju NJ]/bY#])}
我也来到大街上。那里,人们在烧烤摊前
T2TVly3^9U0s9B0 吃烤羊肉串。吃羊的
$Q7I HDs0 那一声破碎的咩——今天M0DJ d6K'X3t#Dj8d/P
吃油炸乳鸽。吃它们和蔼的笑脸。
{6hJ/`9`0p0
9OF!j Qi'r)Ww0 它不再是她。不再存在又交织在
ET%Uy*\?*L/}K0 街巷之谜的设计里。今天A a(v^0Z]vN
今天 ?"`LcF:Gj:u

:^H_-cUkI0 之十一
e(nW-z)?cMqR0
\1v9L&L HH0 小时候我常在梦中飞翔。被一张蛛网今天2b+Ya G hyUN1u
挡着:轻柔的。在额头上,我反复抹不去那种不适
$G]iKk[!\7pf&aQ0 那挥之不去的无声警报。
#h:P`$M;A9M7pd0 今天!N9e lDh)_;b1i*?{
后来去丛林历险。它的一根游丝让我突然
(j%q#Y`d4?U;|8|0 一怔。但我不以为意,抹一下脸蛋今天8YGH1Lv9Tjx
又沿着蛇的道路前行。
T3v Q F3bk0 今天,B I8n8u.E[\
我穿过大街。警车超过。洒水车到来。今天/y"dF;kFL R
城市清洁,绚丽。哦,不。是城市今天*`h _2A*M
穿过了我。我看不见我的碎。
-[3F8IsD*cQ$r K0
~DC"}h|nX0 它在哪里?“衣冠不整,不许入内”
a8H.zV w:Lb0 酒店的旋转门吞进又吐出我。我眩晕。今天c,~| Ik H*k8| }
吸尘器的嗡嗡让它无存身之所。
3`L9m&bL.L4J0 今天h+e _"r WI t4`
莫非在郊区,在看守所的高压电网之上?
S"D.jN0R9b\0 拟或在那日夜奔流不息的下水道上沿:今天/H(HY }c7K
那里趟过人类无数卸妆的脸。
4fL#d.ug G&|3Y,O0 今天QiatRw

c,YFL#kYPf0 之十二
IwgGbF}+f$_9X0 今天/E)@FhW5Ha
每一张都是新的。
y-j~1B@ok1Q.y0 她不断地哺育。她古老而年轻。今天S%kY/?2F4r
她是她自己的王国的女王。今天 {I)?q%Jh4M%zz
从中宫吐纳兰花:气息幽微,震颤开来。
'I[L\%`e#?0 那涟漪波及了我。今天$x?BdL&qi)_
今天g0k+M7Z'?NoDt}
我在她的王国边缘行走,怀着
:q1[xO C/]-|0 另一种杂技。从那里我得以看见下面今天5ptk]1K1sz5nYh
破碎的我:一块在办公室的废纸篓里,一块
xq%vwK?0 在海天洗浴中心vip的昏暗里,一块攀在今天_R(I#m o%B-s Y^;S'_
街边香樟的肩头:阳光照临,面目不清今天2ED3hE0jm(Q6n
偶然露出一双围观者的眼睛。
_hwx,k%q L4z0
v Yz(d-Vk#Vs0 一个孩子在墙边倒立。眼前的金属碗不时发出今天$j&GYn.`f5DI1]3u
硬币的叮当。或有蝴蝶的翅膀落入。今天3o2Kv6b{xGD/? v'q
我相信,他也艰难地看见了我:我的碎:
j^C#H*T NkI0 混迹人群,立刻化作了一群。今天F1O*\%a-Vu
今天DA0{!w"B+Sl%I bd

WF_RQ'H0 之十三今天 ?&`U d2c

E3b#N0OH z0 早有捕获。她只是静待我前来领取今天x6\n @0wf
我爷爷的脸,我奶奶的脸。像一本时光影集。
*N+S},~f@!S0RI o}_0
9E.]H5@] M/\0 哦,我从未见过的父亲的爷爷今天T-]nDanT
在那里也面容清晰起来。个子矮小今天3]0P(UI9@j F)O a
养育了九个儿女。清明墓地。从白发的
a[!EwI@ uwZ_0 大伯父的舌尖,他活过来。今天`E+N m|L,F

@!Q8_J~&m l(Z'g0 山中的寺庙今天Sv LM(h&m
已将那灰衣和尚压扁:他长期张望而不得见
Y$O)t:Y#VZQ E!D6W0 菩萨的真容。但我再不敢蔑视寻常之物:一张蜘网
#Y'_p:PX)O A ]p0 足以集纳所有年岁的晨钟暮鼓。今天7@1lA w$x.o ]E

7Kb p^ ?"E*G3r0
C1N"f M!O"T1V `0 之十四今天0e']!TQeh Mt
今天Ox}C!uW:N
倘若我纵身一跳
h?s/Sc h&pn+h0 跃入她的体内。没人知道我今天%B&x4T0?z1Q!R
置身一个怎样的世界。一个光滑的子宫。今天8o,~(M8x'F zJ1m]sP
一个潜水员的悠游:游于青春和中年之间。今天9tkUo*B

4S9J8{-}l9{~ Tr0 那年,我在黄昏的码头干了同样的事。今天#VlV;S9ec-\"P @
我在江水深处抱住你赤裸的腰身。
:BA R VGs0 尖叫如水柱喷射。可从那边沿
\#VY|;_R H1W0 你逃遁而去。今天&{1Rt6Y,@
今天E@8oV3M4G s
我历经之处泡沫明亮,哗然。每一粒裂开今天0v-f@Cf%w!N@
都绽放出一张生动的脸。今天{h|-M3le
今天;iW hi&r

yEB7Z^N0 之十五今天~x9qe@ }

p,b|G`f;O0 在一个词里,我与她交媾。
[;Z N0v z0 我们的儿女将遍布世界每个角落。
PD{:An1\U'j0 在那里,在时间的课堂上
|7B _u V0IN(H.Y0 他们一次次获得掌声。今天]2Z3jD"VE
今天3J'a2UM HX g5A
他们将进入酒店的晦暗今天 snE8N@o-| \d
扶起坍陷的妓女;
O6p b'l ]0 从镜中帮市长和董事找回
w?~b;m*r#p0 遗失已久的脸。
"ctNqEPx.x0 今天Tj F| X
他们将在宗族的祭典上今天Wbf@0\ ~
把庄严的语调托付给舌头;
9a~:Z!K{D+EA&y0 在火葬场茫茫的上空称量今天b;@G| p l\7A\7m
那垂直的烟尘之重量。
~\8UHI*J,q^0 今天? O ^D4se ^S?
在伦敦的某咖啡厅
~:?4[%cf-pp a0 他们将修复那张“爷爷”的脸;今天&B QGHq
在一条不存在的走廊,他们会给那个悲伤的词人今天)Ru2`6Mb-D%mk2YF*d
指出一江春水上的故国。今天*n^J iJ[8n l$g6U

TH7r,u#BLQg0 他们会把爱接力给爱;今天M+BZX&iOJ A
会把木头送给非盈利的乐器制造机构;
9A LfW0Yx0 会在那小径分岔的歧路给丧父的父亲今天,S]$?5D2Q9U
捎去他父亲古老的容颜。
R8R+\z$HA`0
EV!V|#JFab0
'DMXn$O+ckZ0 之十六今天 xp5z"p|c C
今天#sM![I*c UvE
海边。波涛轻轻。像一个垂暮老人今天&[)TH^N
喋喋的呓语。临摹者不见了。
2yP7PD7{@ i%Du0 游客,也先后散去。今天3A;C\'r$H#l|1V&fK
船四面漏风,翻转身,吐出满地锈迹。今天Z]l/RjABd
一张蛛网在暗淡下去的暮光里
$\3X|Ef!G EV0 暗自颤动。今天 y7@!f1De2@r'z1H p

%e%Br+?oCk.n0K0 午夜后这里是一片浩大的空无。今天K~4Z:~c IE
海面星光点点,仿佛语言的探寻者今天y3R,f(n,K,s7_
在凌波微步。此刻我的孤独广大无边
NdJn g~3j nr|0 又满溢着自然的呢喃:河流和树木今天)x&UP,S-t'D
向我争相言说。
#zE F;Lk1{;b ~v0
c-B^,W%a{0 说吧,说吧。
U YGDTynr0 今天"w0?d?@ ]+q
十七今天9P |A.Kg9Z p

o9{h*W T._N0 哦。蛛网:露珠闪烁。神奇的疆域。
R O nC+C)D0 颤栗的寂静。交谈的波浪。聚集的
#Gbpw?8tP.\~0 回声。管道里内在的奔流。今天!I@,~PE:Vhc`
今天:e Q m/m;Y)h o H
蜘蛛已不在,它吞噬了我:严重的时刻今天4l&Q.c2@8LX0w
庙宇的墙壁裂开。沙漠上眼皮轻嗑、双手合十的祈祷者
W(Q-MET:\m;\0 迎来了水晶。今天Uvuw&o(n-S
今天9f[$q5j^OA|8a,c
闪烁里有柳树的韵致。有香樟
7OyJ)f TH0 深深的尺度,有秋天银杏的今天;k6ib(Q,G*dJX ]
灿烂容颜。今天0o6J [Up8n%N

J'[K?*fEZc0 小鸟啼鸣。墓地
Tg`0hX'lSD0 苔绿清凉的嘴唇。诗句里低吟的老杜。风中呜咽的今天b9_ M] dZIR*k@
广陵散:嵇康拢袖归来。今天 fh)y.j D'z_9N
今天F#BsZ D|K q1p
哦。对荆州一再说“不”的刘皇叔。今天Lw_ln U
哦。把看吴钩的辛稼轩。沉寂千年的栏杆
K @2K"QD'm&n0 此刻啪啪作响。今天A-|#uf({

2t'D}F @0 盛大的寂静。词章里的雕栏、故国。
@`*T2w5j0 大河里太初的潺湲:一个老人坐在源头:今天"hl't6SQ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
3L/D-RK!?S^$h0
3q#OUh T0_0
DjN0aX,aU8uw;SrmZe0 今天Li[email protected]aP&Q
今天z0VL$I J!X
2011, 4,15—20,长沙

TAG:

苏楷的个人空间 苏楷 发布于2011-04-23 09:08:07
caoshuxiong草树君写得用心,问好--------快乐
阿胜的个人空间 阿胜 发布于2011-04-23 11:47:01
陈律兄好福气5z(t4F)mN
问候草树+@xmy|NW-u+o#H

.D~%E6a}:x$lu@p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04-24 16:26:40

QUOTE:

原帖由 苏楷 于 2011-4-23 09:08 发表
$a%P:jI4xCr:Gwww.jintian.netcaoshuxiong草树君写得用心,问好--------快乐

Q*A|7Y1Zs"g'Y

谢谢苏兄。问好
湖北青蛙发布于2011-04-25 08:01:53
写得用心,诗中诗思纵横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1-04-25 13:43:03
我奶奶在族谱里已经干枯,只剩
-g'y5g-_&pvB一个符号:李氏。j;}pyvq

U~,}"Rmr({v8S门框上蛛网微微颤栗:疼痛。
_2X7{^/D'_k/qu T我听见她呻吟。如此纠结。郎中打开了药箱。今天        JS/i p)GXS'p'P
没有药。一块明亮的玻璃划破舌筋:
D]LZ"G紫红的贫瘠,如此耀眼。!tx1B6X2q


_\ZeU\
微光照临。门楣上的黄符露出时间里淡隐的www.jintian.net$boR!ih1uWf!z+~
巫师的画,我的小手留下的今天?(R+W1Zp
细小刻痕。
A)G4JK'[({;Os        J y p(@w@7_(J
哦,三寸金莲的奶奶,当我哭喊,你最先到来www.jintian.net#f Gf3l(DXb)i+[i&w
你比别人多走了多少步?D:]L"AO4FO\/x
你的裹脚布打开了两个
/jMvw ^www.jintian.net昏沉沉的朝代。
.dr v5iS L(k今天
3Ab2L `
`b
gWg:y今天
像一粒露珠在蛛网上滚动——她鸡啄小米的步态
.v+x*L[m
Y        q%O
惊醒了一个词——一个我们脱口而出又
r^)c3tu4`u越来越哆哆嗦嗦的词。
#}MupR&wO她的士蓝布衣襟打开了广阔
^"X7r.Qgtx-S,D$\明净的蓝天。Q(Cv O        m*N
www.jintian.net6^.F&o,i2_CC        ZX\
dY7{

-------------
-{#|Wz|9Q;V\
3O,fkE'P:Rd~4i让我惊异的文字和思维角度今天 ~\7~o.@u(bx
2V,PrpLDR

cK3W4d"w赞一个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04-25 19:26:06

QUOTE:

原帖由 阿胜 于 2011-4-23 11:47 发表 3GI/i;]}'l/a
陈律兄好福气
b@:{X0G问候草树
|!fCg*bYP
n
6vx }Hs2R
}        @u Y

t;l6s7b)wr$M
问好阿胜:)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04-25 19:26:42

QUOTE:

原帖由 湖北青蛙 于 2011-4-25 08:01 发表
&G7H`org;rwww.jintian.net写得用心,诗中诗思纵横
#k'ePh S
谢青蛙兄鼓励,问好:)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04-25 19:27:14

QUOTE:

原帖由 海客 于 2011-4-25 13:43 发表
R/E&c/[ I+W我奶奶在族谱里已经干枯,只剩
u;_(w*M6C3v一个符号:李氏。.\        il#K/I"XUD

K%R;u6H`+R#D        K%Wwww.jintian.net门框上蛛网微微颤栗:疼痛。
-qYRr
_
我听见她呻吟。如此纠结。郎中打开了药箱。
m-IC%V]

没有药。一块明亮的玻璃划破舌筋:
        T}?O&Y-B.i:Mwww.jintian.net紫红的贫瘠,如此耀眼。www.jintian.net4F!KPi;Un.W4m

AA.E        G#i(W}今天微光照临。门楣上的黄符露出时间里淡隐的 ...
.q-IGd%N4vA oV
问好海客兄:)
秦殇发布于2011-04-26 09:36:53
包括诗人在内,现在很少有人能够静下心来写那么长,那么有深度的诗歌了。问好。收藏下来,慢慢品。
陈依达的个人空间 陈依达 发布于2011-04-26 13:23:21
很是欣赏草树
这一组长诗。语言、其对诗意的承载,诗思的构建——其中人物如此庞杂,相互的关联、其象征性及隐喻,这是一首值得深究的力作。陈律得此赠诗无疑是令人羡慕滴。问好草树友4\|ZL U0Lr0E5\
1dso\%Hs
[ 本帖最后由 陈依达 于 2011-4-26 16:35 编辑 ]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1-04-28 15:23:46

QUOTE:

原帖由 陈依达 于 2011-4-26 13:23 发表
ecT/^#_x0Tk这一组长诗。语言、其对诗意的承载,诗思的构建——其中人物如此庞杂,相互的关联、其象征性及隐喻,这是一首值得深究的力作。陈律得此赠诗无疑是令人羡慕滴。问好草树友 ...
www.jintian.netP6r)B'lA c*Ad
谢谢依达精彩点评。
北纬的个人空间 北纬 发布于2011-04-28 18:29:31
学习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4-06-1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861
  • 日志数: 57
  • 建立时间: 2008-01-05
  • 更新时间: 2012-05-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