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完整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03 19:58:17

查看( 173 ) / 评论( 24 )
《城市》
b's v i&z2w1I`0今天qS4C iw
今天3B^8E$W(hH|

a!?%}|8rN0只是穿着一件几何形状的外衣
d H1rbV7l ]'p0并非坚硬、尖锐,甚至是速溶的今天4~4u0V1E&gjN
如磨碎的咖啡,为款款注入的热情今天kLJ}dj*zS
激起褐色;或者更准确一点今天@_`eq,q-r#lPV
像彩色冰淇淋,唇舌轻轻一舔今天6@ah2c mZ9Er p
立刻血肉模糊——如此,或许让你今天l6L/@G:dm1a
联想吻并意识到它的危险性:爱情今天2u)@:u9AP5Xv0G"h
不再存在于植物的时间,脆弱
qIw~6QB cy4z0而又坚定:房子、汽车,以便具有今天&fE],_&c)??
空间的可靠性和时间的灵活性。当然
v8dz1V&w/QUh8H5k0它也驳杂、庞大,光怪陆离的身体今天B3bS _0g
承载了意志也容纳了柔情,即张扬也
1_8R he3yx)B0内敛:打桩机停息以后,鸽子今天,Ju&Q&S*s7U'\#A7C
从屋顶上飞起。远处的公园,长椅
QQ4i;fH o3k G ` U0守着树林的寂静,鲜花的堤岸
#_3V;ym#O f{X)M ]!N0涟漪的湖:城市,微微荡漾。
C3P4ocP?qm-C0
tO$]3s1XO0今天4I7h'o\/|5b&nYM Z;v

"|b_S _+sH(@8\0一页淡红的收据收留了我:天生的土气今天N'PvT0e1{qqLR
洗不干净的草屑。电影院的台阶空自等待今天W d^&E*n
高傲的爱情。从出租屋出发,我开动
-t7M2g-L@}&Uh,u?0比汽车更快的轮子。轮辐闪闪。小酒馆
g+Od&x/e0无人听的苦楚,独自浇的辛酸,把孤弦
g O*x~≪\ R0扯断。一再地,踩进低洼。松动的道板砖今天iY.W{/@
喷我一身泥水。噢,你说的没错,除了你
7C h;z {I:rm)` L0的确还有一些嘴巴对我泼脏水。谁也不懂今天0Fa![\5B'IP
草根真正的力量。我抬起头来,城市已春天今天Y_8W)to h
鲜花又开放:从右胸,一直向一片开阔地
*Szm ?QsdU+Q0延伸。奢华处,烛泪无声。转眼再不见今天*y#ej^%u cV_
少年闰土,米格尔先生迎面走进我
w K(q*Q*?(UO/f0尚在觉悟的中年。所有的灯光照耀我
&m\y B(}YF A0我也只看见灯光。——这没有薪柴的火焰
.cLm:F8r ?$n'` }MX.}X0烧红了一块铁。哧的一声,在水里今天@2zxM+s8R'ku7r
我看见城市一片雾海:岛屿林立。今天6s(eH v{TV
今天l/|"w a9Dat~(p;{

?xWao0今天;cA*{e(u1x!bL2i `

$@ I7N7O&^t/A c0
#BWW%c.r,S-g/V0
(}l}:byu0大街滔滔不绝地叙述。你的失语症
L].]2Vvd0越发不可救药。我转到窗台下,大声喊你今天 G9k ` wMT
你在玻璃后面,竟只知道抹泪。是谁今天]?|1Q*f+XxAeR
把你反锁在房间?另一个街口,车轮碾碎了今天z?3x bh@y
你修长的影子,你等在那里,大汗淋漓今天4c G%eB@D!Xn ?
怎么也不说疼痛。我不知道你的来历
M/aT`J,{%aw3d0也不懂你的去处,我只是偶然在一根藤上今天MQ:W'tGW)g0M"\*T
熟识了你的浅笑。你每一次的出现,犹如
o@R7~ADJ6Y0一只蚂蚱很快就消失在草丛里。马路对面今天.`0Iqus u.U~2o
咖啡屋。一个女人挽着你的孤独,像昙花一现。今天V5lq#Y}N1p}FU
玻璃门来回晃动了几下,一束下午五点钟的
6h$zCBD ]s ~0光线,从那里折回,刺痛了我。此后我只见到今天3H9f.{"U'n P
你的传言、死讯,我腾出整整一个夜晚的
*]1RUT.dqR0时间,却无法为你撰写挽联:你迅速模糊今天9]/PJhu
只有两扇深褐色的玻璃门交错映现今天aDKcYwvr
城市的平仄、对仗,忽明忽暗。今天!a&d/|?K[
今天 w)a3~8@~f S)S

bb(o;O$qCnM4BM0
&v:PV:s#S0
{W1@&RZ0
)f5ilYdCf$O0十字路口。红灯。排气管喘息,滴着今天EPmz1J,pfn
汽水。交警的手势其实很盲目。隔离今天/f1ND!uS N}r+IB
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铁栅栏或者绿树今天"b*HSC.cB
掩映的花带;引导,(地上和空中)各种
^"q.Fz9Ci1?*B@N0不同的箭头。告示,尽可能以温和的口吻
WxkFr6V0出现在花圃,旅馆和K厅。秩序今天N%Q!hC2as9e]
依然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四处惹祸。
,z#H#O0XU U0这当然不足一个母亲眼神茫然的理由,今天 a-F2wZZg4B5M
看见一只老鼠在夜晚拖着多年的爱情今天#W3vXd:e/H:O
溜进了邻近的房间,像传染了鼠疫,她再也今天;bS,N1zLw
不能让厨房的刀子均匀分切,必须一刀劈开
o!r^&RMa0}'z#O0这个该死的城市虚伪的外壳。深陷漩涡的玫瑰
0HF[Lt*E#b0该如何获救?穿行在刀锋上的影子
H1o+\G}'H:g5p0如何脱身?上帝你不在。教堂寂寥,空旷
z,t$`rv!|:i0塞满空空的椅子,而一只孤独的鸟
_a~{&F ]0四顾茫茫,站在哥特式的尖顶上。
4a3L,wZ0X-n:m"a0今天 s!l8rT M/Le7x

[F0\o:JU:s ^?0K5c0今天1w9z4V-D2@Lw#P
今天,C EE&g J5Aa-Z
一个庞大的筛子。更剧烈的抖动
} K@ IuV^W0让我如何分拣、收集?这些时间的谷粒今天ipw `[4]%U)~
饱含着激情的浆液。孩子,麦当劳
[{ E-CV\0我也去。你们喜欢炸鸡腿,我就薯条吧今天%DnG*nR@
暖哄哄的田野香味。不必指责台阶太高
eM:r7W@0不锈钢栏杆冷漠,也不要吆喝咖啡厅
+F/KoE*Kq'U0女服务员动作的迟缓。我们可以细细品味今天7q7q5Us4A AB M
牛排的美国,通心粉的意大利,更要坦然今天3w$Y*M,p1c
面对三尺长的茶壶嘴滚烫地吐出祖国今天1n{:_7y(b5qSX;~p
千年悠悠古韵。从旋转门婉转行走
X_H,gG }O0慢一点,且细数斑马的斑纹。去体育馆
O0]iMn7b;w0领略谷物的呼喊,萤火虫的盛夏。
[v6QGf(iho0江边,仰看孔明灯攀上黄昏的梯子今天 g'k/S1vwaV[
一点点抵御浩大的夜色。哦,我绝非一个今天Pr Y'?.|+c]7@
贫嘴的犬儒主义者。我知道它的郊区还有
*M6T ?bS^Qr?7t0垃圾堆和看守所:阴影里蚊虫飞舞。今天"_l-PA/Z+z
今天1] X5u~f_S(f;T,}6L
今天 md hN pZ)Z M
今天*DK.F&FE

M{W-OJ0
{`X](s`q.^T3g0蚕豆的断裂,包装的精致。大楼开口今天7bgm$qQEz)jV
垮塌只是作为偶然事件,进入报纸的头条。今天8x0UOm e%mwuw
地铁掏空了城市的脏腑,日夜不停,仿佛
~3}3|Q:Vof-Sv0在一个荒凉的溶洞里呼啸,然后吐出今天mL7su^/w
艾略特先生的彩色空心人。干涸的泥巴今天e^ T$W(o5hl%K+v:S
只带走几根汗毛。早上起来,梳洗干净今天3l5x$Yqj
你喝完一小包麦片——大片荞麦的完整和麦地
0o8b%CE:F-fT8H0宛若共生的麻雀,蚱蜢以及野花的香味今天tfT'm9l
拒绝了矿泉水的招安。你也开始出现裂缝
6p)O ee|J7n0从头顶开始。但是你并不知道,依然奋不顾身今天I-u~6C8p
像在游乐园冲浪,从弧形的陡坡一梭而下今天+U ^ lc`*N5cYJ
越过尖叫的激流。或许你还缝补了裂缝:
J [W*p7sf D[0像惯常所说,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
s`7`E/~;E"Z2l0骰子,酒,只是道具。你心知肚明,她今天i%g DU1_+I
心领神会。但是黎明的被窝凹下去的低洼今天0j h0F(F1s Me
犹如一块陨石在大地上砸出的天坑。今天9yd+q2t0l)H$[
今天)@t2J7Wh'Tzx

t1_w5mhB0
'v1bBbY"O2F0今天0|1dw:x;a@

1N Y1P5S]O\%Bv0江边的花岗石雕栏。杜甫的诗句。它们强忍着今天u M"DF)OP,[$ib
寂寞。只有月亮在午夜之后翻看里面的山水。
E.k4u3P1vvc l0隐忍,悲悯,破碎的山河,被流动的、脚的栅栏今天2|*Ig/d!e8~a&F
囚禁在城市中心,而河流两岸是高耸的现代性。
^ I0H2q&@0我徘徊其间。我看见了我的碎片:并非无用
)L%a g$Mx it!J0灯箱里的明星乳房频频出动,争先抢占山头。
8M-QBg7If'O8a$x0这就是我的青春、爱,可怜的剩余价值?我意欲今天f:w i.C U5|J
翻越栏杆,又担心沦为笑话,只好在他们相互涂抹今天.O?LyF WJX
性爱的润滑油之际,保持清醒的沉默。我也使用今天0{"_0]"if6k.g8v
玉兰油,但我更多想着它的香味,它的五月的今天KGPK/Q Y@ \
大朵白花和嫩黄花蕊,它的背后的山坡和前面今天:as$w(jXF
开阔的田野。在玉石铺,我不是沉醉玉的纹理的柔和今天c;{2G9Fi6~ N(F
色泽的温润,而是致力于学习一种技艺:从碎石机今天7upA mcl"Ej7G
吐出的大堆碎片里,挑出并擦亮那块“我”,今天nBUjFYW#GYK
“我”之中的山水和楼宇的质感,“我”的今天B k4sO FC
凝固了的气息:轻轻呵气,如见复活。今天TIA)~?n.h
今天S8L4|C^!k@ ~
今天6fUO,@.S1K+J'n
今天r)N*F^'S1T@t
狱警和囚犯的谈话永远是减法:1-0=1今天;tM uP6f I g#y u
他在楼上行走,挪动的1通过铁网今天S:Q4@4Uj w @$Y
除以下面哪怕无数个0的和,他的自由和意志今天a#U5eM4d}3t
得到了无限扩张。在城市,类似这样的法则今天r*YES v9X'IH
几乎无处不在,比如:主席台上的首长,
V f!j:I/o*s0合同里的甲方,楼上的上司或二奶依傍的今天1bC+o{k-vC3o-Uw
大款。他们坐镇高地,使生活出现一个个
x8v9AP&I;s-T'GZ'o0陡峭的斜坡:光滑,冷酷。无数的事物从那里今天%h.c\+_;B^'yw/A
急速下滑,比如如注的泪、破碎的珍珠今天;L] o&Gi0I+A[
失去了在时间里的停留。那滑落的呼喊今天 _zhvM.SW8T
落入绝望的深渊,因大街的喧嚣而加深了悲凉。今天5si8^q4A@xt$V
行刑者身着礼服,与露出大半背窝的美女今天z l(m:p+S B\"s
挽手出现在奢华的party上,正当他的嘴唇凑近今天oq O}Q-~g
高脚杯的边沿,猛然看见了门口的越狱者。今天V!C7F6y O&dSJL
红酒剧烈地荡漾,但很快就沿着杯壁
/C.s;CHA.o8oI0归于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今天;q)S,| QD/}

5itIpT;yg`c J0
.AfrT"L0\j$A3e0今天d c8nd|b"Xfr
教父死了。理想的女儿先他喋血于今天'B7ep9w"Ap8F Fs2S
音乐会溃散的台阶。艺术得以保全。城市今天-H6Mh$i L4o-`
依旧灯火闪耀,细雨纷飞。没有人知道今天{,dy8G2xBj8U!xz
我坐在一个大落地窗后面,正不时观看
T2q!L(CS#o.w'o-O7W0窗外那由我策划的演出,反复揣摩一个按钮:
Q2E{7Xh.A` gOg%\0它是怎样启动了杀戮?而另外的手通过它今天\ z;}e"c%bW0XL
是怎样利用了国家的机器?骤然间,纸上的
(DPZLb0法律,从他的鞭子长出铁齿。而绳子的两端今天,L7O2?3c b
都不是正义。托尔斯泰在遥远的乡村
w#Y7j*US0u5A3v._]Z0自我完善,但他老人家,早死了。不远处,今天@O3y @9~;a9P
漂泊的小草居然在酒店的墙角觅得今天aKrGQ sNl!D
归宿地:青葱,茂盛,摇曳不已。无视
NyN"T(m'o0低矮栅栏的囚禁,闪亮五星的锋芒。
NY7XH|pt~;}AP0哦,不,不,它不过是自在于无为之道
1J6wl Kb~0并暗自把根须探向地底下深邃的河流。
3c8]h| G0今天%b7H ?Q"KJ7eh?s!R
今天a l0Y AKB

g ^1U,HT!W0只要办公桌上的合同一直空着,空着
:]R!}xs}6?0签名,门就会被一阵风缓缓推开,自由
"Bn)C7kJ V9Q0被广场和绿地不断诠释。路牌和地址
QI+H K3C)l0不过是空洞的符号。不用向那些陌生人打听今天-z f lRK
你可以从内心的街道返回,找到最新的今天,B9My GK%x
小区。当然,中产阶级从小车下来,可以
8N\&yP g0q3o0从墨镜后面看风景。他们的证券大厅的玻璃门今天ZR-r oVlo-v
不断出现闪电和雷霆。而你,以双肩承担
aDW5I o6t0租金和生活。在底层,的确卑贱,因而得到今天KH*a6Xw$X:F:kR
一株紫薇的爱:一只小鸟离去的失重感今天-|Z:V]B[xa?
让它摇曳不已。你也慢慢扎根在城市今天7l+M O9{1y]'s
充满活力的血液里——它永远没有老年
MP,zl}| s"[L0过去和未来,都驻留在青春的现时:今天V.g,rd:~.x\0HSRj&d;\
一只白鹤推开的太极图:楼群转动,河流蜿蜒,今天@*m aFnH,l
鸥鸟在夕光里翻飞——它并不是一个今天0r0h!TM5p(V$Dy#O
整天在地球上叫喊的疯子。
3V.O Ed(sL(E V0
&pu7G[._*ZR0十一今天kA(e2ahNhTn

V5\ V?j0外省逐渐占据我的身体,颅沟的泥草今天U;i@Sd9~RE
也得到了彻底清洗。可不能低估今天idjB#D)Y-w]K*_
洗发水的力量;少量的时间立刻扩张今天+m Wjpq MB(N
空间的场域——一切都在泡沫中今天hg6v3P Z5m;a
消失。故乡的瓦檐不断降低,低于我今天-v6_2Y c5d i5x-V;Ko
眼睫的堤岸。哦,故乡回不去,回去不是
JAzX*T}0故乡,我不必再一次又一次在车站外今天%@%q)cz/t
等候。轮子下的大街在颤动。打击乐的碎片
%c5Z#T N)Gj n3T0布满了酒吧。过山车发出的尖叫,远不是
*i9T [YW h1M?6W0快感和恐惧的混合物。不必依傍蛇,老鼠今天,tE'^(T"X;xS
地震的预兆每天都在发生。或者只是震级
M*yG&q~4TqDf0没有达到7.8。。博物馆的回廊,花影摇曳
4uUp8Or%m1~kb0我想着,外省的外省一片瓦砾,外省的群山
za4o%Jo w/P0一片湿润,为什么殡仪馆的花圈丛生长的今天)p4d:d w9r3\"d&n
是麻将的笑声?为什么他大祸临头今天/@ m-yU(Vt1q F
还在边叼着烟边说:出牌啊,快点。今天6Y wYjb(f0H-Fz

,n F.N XKX+a0十二今天;^U7uB)Vr9d/p

1}"y5@Nw!k0
|D*pw|#w0艳遇是一个奢侈的词。像罂粟花今天 r;C8I`V
它需要特别的土壤:最限制的也是
a"t+I8|(]l6x%@"||fGi0最自由的,比如城市的公交车。多年前今天5z3BgpU|
突然的刹车让她的手在吊杆上,挨上了今天5Cn#e{`:l3t.f~ W.C#d
我的手;她的乳房,也轻触上我的胸膛
zw TeMc Ly0——贫瘠的心,忽然通上丰富的电流今天n-]8|)MH
轻轻一抖,至今余波未息。是啊,有时候今天H aVj"YX
我们还真得感谢道路的坎坷。如今生活中
D5a!]sYb0公交车只是一种温暖的隐喻,或一段眼睁睁今天Cy(ss0S-[
经过我的岁月,116 路或129 路,路线
U!sjY\/Em/eop~2M0早已失去意义。当他再次身着礼服,迎娶今天B:i q:A'QOs8H"WR\ {
年轻的玫瑰,我看见了他快乐的笑纹里今天6]n/q+[rt!H i
理性的隐忧。广场空旷,公园幽静,小鸟今天}5QN5`r
夜晚放开了歌喉。我也放开了手,不再羞于
evb6?d?3XK0向你献上时间的玫瑰,但只限于你:
-`E&\yzj,x,xZ(u0你是最新的,也是最古老的。
dxZT O*V0今天,W(_0\*k*q$S7R.A)E/y9R
十三
8I)d9Bc.xX`*R0今天FK2S7} ? j`

3~sQ3H#A0每一寸土地,都经过了修饰:硬化,镶嵌今天.T)B^G4^
建筑或点缀以花草、树木,已经尽失
-?:oK.@7Z1AyR0野草世界的丰富,线条的简洁或曲意的起伏今天9b6G:wI.S`Y
隐含着复杂的内心:这里应那样,那里应今天bWZw1i8q8uvlT&eD
这样,最终是最高的手势决定命运。意志今天&W+uGD'b
批复的平面和空间,让智慧一言不发,手艺
5ycZi2CBRg+dH0废止在手上,只有汗水古老而常新,借着
T;P"m'LU]4q Y0四季强弱不一的光线,洗亮了蒙尘的躯体。
(C&m TX8y&N;T]8e#`V0而天桥下,小巷里,即便江底隧道的深处今天P#MK{fCw
或6 8 楼的高度,你,你们,他们,无一今天XUbR#P^0Z#}
不是自以为知情的局外人。谁也说不清今天5C U{ u3Ae
草和树的来意,一池春水的用心。在参差的
yn.X"_ef0天际线和最近的斜拉桥之间,在旧牌坊
.eb2K5r)d*PsA0和新社区之间,你试图填补那空缺的,挖掘
z+h%d(`DI0那坐实的,但一株红梽木足以令你惶惑不已:今天Rc*bq eG Uf A.[4l6B
非红非紫,如一种头发时尚的酷。
x[5ru+^6v1y8s0今天3p,z6DbK+l
今天-M ru h"C"n5D
十四今天MOxL nK!T

E PO#X%y mY"F0
2S$f5nP5m `W k0邻县的牌坊在抢夺西门庆的故乡,你们怎么今天_7MXLLe*k{
如此之迟钝,眼睁睁,看人家在大街上
9}"Q p2P`W:z_0领走了娇滴滴的潘金莲。唾沫,请闭上今天5C4q8aX/pPJO
他个乌鸦嘴。懂个啥。(王婆坐在主席台上今天:x8K6N1o4[)}d!K
在喝茶,她还没有开口发言呢)淫荡今天R!Y @9oJ4gm
呸什么呸,它是解放的旗帜,开放的今天 D:a!x}[e3x6q6~
姿态。你看人家轻挑竹帘,一盆洗脚水今天/k@s4J%j#}-u,PS
就充满了经典的精髓:即婉约又豪放今天5F d D%zv8~ yk
那个茶楼,哦,对,茶肆。就是建得好今天3z({TYm'J7]sg]
有水平。你说我们搞一个风情酒店,什么?今天}G/t;c \3PTL]
呵呵,好一个南国风情:让四面墙的镜子
sf^/|%m j)Y j&Jrs'g0索要春宫图?好,就这么干,就这么定了。今天\5i i,T5`"kCG
(市长看了看表)我还有个会,先走一步。
L"FB"GJ m1{}S0(他转身离去。从楼下传来车门,砰的一声
4Uzb2pSu"aB0会议室,像一粒飞来的石子激起一塘鸭鸣今天r QS x"x(S:]
又像昏昏睡梦忽然失去了椅子的支撑)今天8Vd6](sTJ p

8a-F t}B}0十五今天(a$E,g N&^
今天XJ7jLBAv6}
今天]/M-z&To/f K
钥匙插入锁孔。每一次转动都在加剧今天 \3O0[/{Z
焦虑,犹如钻头陷入铁中的硅,思想落入
1A t?A;B#T d0耳中烂泥塘遗存的钓钩。米格尔先生今天7j`:`8WX5q
你这个舌头缠绕、手势夸张的异乡人
o#t'T0D\$Rh0你手里的钥匙被设置了密码,你的风中今天&L+]{g o)wI
只有短暂的惊奇。全部的探询,不过一个
4B {[`4g0嫖客的一场历险。不必打电话,电话
&w9o{:iA0早已秘书台。不必敲门——主人已纷纷
;~aW`4]QFP!SE0从后门出走。贞静下岗,贤淑端坐于石室
n`![.iX6\$L0Z.U5^ H0幽深的回廊布满你不明的玄机:处处
})c+T+A)X0都可能引发机关。即便御麒麟而行,或今天&Bv*d u$Y
借蝙蝠侠,穿透城市陌生的街巷,翻遍今天"\ ~-t4Bm{*\$@
书架和抽屉,废纸篓和回收站,你终不得
T*F#N#qd*}p$Z0寻宝图。而此时,细雨清空了街道,夜色今天-B's+GtghT n d
鱼贯而来。一袭旗袍玲珑了暗哑的光线,今天,ha*_g3K2A
玻璃上积水正急剧下坠:无声无息。
k d T/@2}F{*Nx0
TC[#Kb"TXs v H2b5m0今天{9t3bcwh1yW#W
十六今天Pc p+O~I{

m%aG/MqwX-k h0m8H0今天#_e4Y[hYe
黎明。车声轻轻掀开了城市的扉页:今天ZS7f*~z
华美而又清新,像一个嫩红未退尽的婴儿。今天'BwjJ5g
没有导语。你不妨驾驶神秘的词语,兴许
^ jp?N9B0可以抵达一处梦的院墙,几根修竹爬出来
{Y^Lp*o0迎接你,隐约可闻,婉约的水声。另一扇门
!uC,kA-s0打开一条悠远的街道,众多的贤者漱洗毕
(J0G%}#VV P1f7\9I*}z0走下了台阶。一个网络孩子,继续在人行道上今天q/Fe)[ lk3DH
玩他的特洛伊木马,他抬起头,说,Hello今天Y3u[n;bH| s
good morning,海伦。那个绝世美女回头一笑今天B0E.fh#\5Rx
嘴唇寂静,却露出了雪白的牙齿。一本读不完的书今天,[mYLk!T:|'Ai@3U3}
一行正在诞生的诗句。无时不泄露端倪:有黄金今天$U"ip,yk5Bx F
也有最新的玫瑰,更有下水道彻夜不停的忏悔——
-r|-W#AsX)x Y0只是没有倾听的耳朵。绿地起伏。那发言的喷嘴
_G\Ez0必将为另一张嘴取代。雕塑寂寥。它头上明天可能今天!\` \|MZo0?8KM7q
落满鸟粪:词语的繁殖,雨水的擦拭。
:\^H;|)_JWO0今天1J&_/p%Ku _h
十七今天,v)OL/O)e1V?
今天 hD.w$ctX,XP2y
今天*g(wOGv
我将是第一代。那张毛了边的火车票今天jG2jg O3^g h
进入了时间的展览馆。无须讲述车站的今天8fBp1rx
寒冷,旅途的劳顿和码头上不断的杀戮,
&Vahh)f,e0我已经安居在城市的翅膀上。闭门器自动今天$}[7Lx~7Mj \
关闭了门。伤害的刀子,在门角落生锈今天\!p C0qJ`6u9l9Ji
小人,在肉体的旅馆里挣扎。不要指望
Sy+tOv0江边柳林刮起悲风:逝去的亲人,不在这里。
q6QfG\0我伸出阳台,轻轻呼唤:他们肯定在小巷里
+hxm.]A wd0迷了路。神龛,留在老家,放在心坎。父亲今天qD2HU(rlG
还可以摆渡,带我指认衰草里的墓碑和祖先。
m Z.? Wdg\}L0而我只要安顿那尚未安顿的,忘记那尚未今天UeYQuwW
忘怀的。不要别墅,隐于闹市,独自领悟
_EOmL0{7A0S0N8p0墙缝里小草存在的秘密。一泡铁观音,缓缓今天|2V#t!q}T
见山水。孩子们,就耳塞族吧,只要他们
&`;I^&~7v0面对的每一扇门都红外线自动开启。今天r]1_#j"?B

k$`:I%|1kx6x)n]0十八今天us*p3C%a
今天1[/|1h o%R+J4t6u
并非多孔砖,混泥土,而是家的叠加今天6K `&n_"^:PZ1i
成就了楼和高度。生活交错如街道
@8J:CnrTSO0偶然交通堵塞,终归秩序井然。今天$W%P5gX;muz
电梯秘密的穿梭织就,花毯的期待今天6|)_`"~X!F
锦绣的心。尽管十三楼不懂十二楼的今天j*Zw$m"k1N]
欢乐,十二楼也不承载十三楼的悲伤
u#\z$s:X7XU0如一个个精馏塔,每一块塔板上都是
4fcMb]OW/uJ0人生浓缩的风景。回廊的花架下,光影今天a8y6IIF u8]ga
斑驳,微风清凉,时间的回流清晰地
fv6y({yH0呈现,你忽然发现词语的秘密:影剧院今天}p~ H Z7He#a?3w
和太平间,产房和墓园。比在悬崖边
`xO#X#o4L#U8N0你更快地领悟了虚无,因而也更热爱
D)c {&S/L#HhFNf{#H0手里的晚报——只看标题和事件,或
,o5e@lo0什么也不看,而是驾驶一只小鸟,直冲今天!R&?3Lc4BX'b
蓝天:河流,一根纽带;一首诗的结构获得
)M+b\4jm;D:W0双重的星空支撑:入夜,万点灯火闪耀。
-h{+R9MZT0
vU-q+Sv0今天)i8f S1v2~%S(zi'h$d

/[o.W}q}C02010、7与长沙
k{:]b\uer0
[o"b?9B$g)R D%m0[ 本帖最后由 草树 于 2010-7-3 19:57 编辑 ]

TAG:

陈律的个人空间 陈律 发布于2010-07-04 10:30:37
这组应该是草兄的用心之作,待细读。问好。
陈律的个人空间 陈律 发布于2010-07-04 17:48:24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0-07-04 18:30:23
这组诗沉淀于心很多年,突然间一下打开了,也是我努力的一个方向,谢谢陈律兄置顶还请你费心具体批评下下,先谢了。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0-07-04 18:31:01
谢谢小草支持。
楚雨的个人空间 楚雨 发布于2010-07-04 18:37:24
这组容量很大。学习了,问好草树兄!
大独木桥的个人空间 大独木桥 发布于2010-07-04 22:47:14
恢弘!无边!!
清水江边有个罗汉坡 清水江 发布于2010-07-04 23:00:19
这是一座由草树先生建造的城市
.www.jintian.netH.x!Toe
)Xv*eF Qt
今天O
`~/x?y?B

Fh6t K7Ipj_

7@c6ly1M] B"}4k@.^
|0m$g"i!F6R`"]/I4K5X(XlM&Ot&[

1Q/kO,Z4pA
3s#]? E1sku
jnuw*]W+vb`3T'A)s
7KE0a\ X-^9Q&^
zF#j8i-?L s/Y.m1A
十二3O+pX;Gyg@m

r fQ4s}8q3R2~ %eic
K(n5SnRj^p


c        bQ4q'B
iy

4F2c)|0Z$Ll
W*Paxhq~j
+r+m!RH x:f,~今天
c
D F2|+]今天
艳遇是一个奢侈的词。像罂粟花m LDwef3Y/Ki
它需要特别的土壤:最限制的也是
'TT2@(cJz#x?V!Hwww.jintian.net最自由的,比如城市的公交车。多年前
!S1Xu(G`$HX5c;j4Uwww.jintian.net突然的刹车让她的手在吊杆上,挨上了
nP1S X(mmL:Yg我的手;她的乳房,也轻触上我的胸膛$Q
w-\
Q$UO^cv

——贫瘠的心,忽然通上丰富的电流,d?-p}I$]
轻轻一抖,至今余波未息。是啊,有时候
:x+Ud*t"Hwww.jintian.net我们还真得感谢道路的坎坷。如今生活中今天ksA8m.M
公交车只是一种温暖的隐喻,或一段眼睁睁www.jintian.netU        bmb/b^#C9g6Z
经过我的岁月,116 路或129 路,路线*c8nT_Y$EFg
早已失去意义。当他再次身着礼服,迎娶
Y7_j['}o4O7{3Q今天年轻的玫瑰,我看见了他快乐的笑纹里www.jintian.net-C8P]^ s?)J4q
理性的隐忧。广场空旷,公园幽静,小鸟
YE)Pr1o D*Vnq3`夜晚放开了歌喉。我也放开了手,不再羞于
4f
F6i7h&}0ho9F1J|4a
向你献上时间的玫瑰,但只限于你:
5[ ZZ*Q]a;m        Q"A)S你是最新的,也是最古老的。
c$^i rd
"i~E:SGNS?m今天'rz$DU%Rr RC ?

.QZ;bJI
9kw4g%Pl.A"\n/htwww.jintian.net
_0u$D)h!u1mOwww.jintian.netua0G!Yj2|lQ.Ae

+MV(Y*hOI'|}G r
wUH l2s
+y1dY(V;x'p4vt今天.}[ [9AgFD5q
@ Jf`-VN(^I

F.yF1p(C        c(Z(wwww.jintian.netB9] p~!N*H
ig9AR#^
vGa"Z;v7u
b/z8n_
H R
`^}4}

www.jintian.netSi{kZ(xSV

N)@B4[0s        t3W{B*a
今天(g2q"c        VZ(wr&s P{
引人入胜的文字9c|Ws-HcC
欲罢不能
Qw9Sgf)u #k-i5? Nyr
今天:nX1o.z|,X

yZ|SR!Fjc\%Q6y\3k gR+qntvC

E
vz7G0A4m

e"K _B"M9Yn今天
$FB5ZS!B&a'W今天今天g
sa`D.g2B

.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0-07-05 03:42:10
祝好夏安。 慢读(城市)先圈点如下:

+EhF%@4e今天$C-nWh        XS:Q:cV
像彩色冰淇淋,唇舌轻轻一舔
x*R#AB{;z立刻血肉模糊--如此,或许让你!F*h6vOc'p
z)J1|

联想吻并意识到它的危险性:爱情www.jintian.net(i9Ai/B4x \5~
不再存在于植物的时间,脆弱!r.B.~I6\8j1k        Nl
6jR)a+N;Jd]

u1G
Fu!P.fQ x@今天
~"U7w)a3[)OUW_L

v+J&EO/Rh.ux一页淡红的收据收留了我:天生的土气今天oE*e:|1p-ewF9`m_
洗不干净的草屑。电影院的台阶空自等待
.R u(Z2lH今天高傲的爱情。从出租屋出发];I*B/SUBx

vs g lHL&v$A*UR\少年闰土,米格尔先生迎面走进我
;j9R#a.olO尚在觉悟的中年。所有的灯光照耀我
RhDT\5M'Mt})p我也只看见灯光。--这没有薪柴的火焰p w"p(r,C/Q
烧红了一块铁。哧的一声,在水里
atbk9rzlG我看见城市一片雾海:岛屿林立。i C,v
jQo

#_2k#p4x nq\/e&g6?/c
__________________
肖瑶的个人空间 肖瑶 发布于2010-07-05 07:55:17
一个庞大的筛子。更剧烈的抖动今天7zWCT6w(t%?S:^Cl
让我如何分拣、收集?这些时间的谷粒今天{Ew)xhi
饱含着激情的浆液。孩子,麦当劳+wt1{*S;\,Rh/_
我也去。你们喜欢炸鸡腿,我就薯条吧www.jintian.net#X rB#@lHl
暖哄哄的田野香味。不必指责台阶太高
0Y'C,h-B4?s不锈钢栏杆冷漠,也不要吆喝咖啡厅
8zB{)~?+j
x5VZ
女服务员动作的迟缓。我们可以细细品味

_2CJ0MaqY
牛排的美国,通心粉的意大利,更要坦然s:Kc"Bo
面对三尺长的茶壶嘴滚烫地吐出祖国
&pu([7{({2F千年悠悠古韵。从旋转门婉转行走
'Tb*O        op3|www.jintian.net慢一点,且细数斑马的斑纹。去体育馆
)hOr        Fbh$C gI9h.j领略谷物的呼喊,萤火虫的盛夏。www.jintian.netP(Qm6ga6Hl
江边,仰看孔明灯攀上黄昏的梯子5b
S.aW!_
q
V2r

一点点抵御浩大的夜色。哦,我绝非一个www.jintian.net?.Tv;{ O#H
贫嘴的犬儒主义者。我知道它的郊区还有
,W]-sI'E|8m垃圾堆和看守所:阴影里蚊虫飞舞。
'pH-zas"[4QT EAm*]O今天
"N)sot/bo记号
三个丙丁发布于2010-07-05 13:43:21
要细读……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0-07-05 22:20:59

QUOTE:

原帖由 楚雨 于 2010-7-4 18:37 发表 这组容量很大。学习了,问好草树兄!
"s4BY
n*g-@:~9I[*nE1S

楚雨客气,相互学习。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0-07-05 22:21:40

QUOTE:

原帖由 大独木桥 于 2010-7-4 22:47 发表 恢弘!无边!!
B:I;{8K,W
问好大桥兄:)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0-07-05 22:22:45

QUOTE:

原帖由 清水江 于 2010-7-4 23:00 发表 . 十二 艳遇是一个奢侈的词。像罂粟花它需要特别的土壤:最限制的也是最自由的,比如城市的公交车。多年前突然的刹车让她的手在吊杆上,挨上了我的手;她的乳房,也轻触上我的胸膛 ——贫瘠的心,忽 ...
.{[w}/~水江多多批评。很想写一个西江,却没找到感觉。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0-07-05 22:23:53

QUOTE:

原帖由 冰夕 于 2010-7-5 03:42 发表 一 像彩色冰淇淋,唇舌轻轻一舔立刻血肉模糊--如此,或许让你联想吻并意识到它的危险性:爱情不再存在于植物的时间,脆弱 二 一页淡红的收据收留了我:天生的土气洗不干净的草屑。电影院的台阶空自等待高傲的爱情。从出 ...
_moJ!q
请冰夕不吝批评。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0-07-05 22:24:32

QUOTE:

原帖由 肖瑶 于 2010-7-5 07:55 发表 一个庞大的筛子。更剧烈的抖动让我如何分拣、收集?这些时间的谷粒饱含着激情的浆液。孩子,麦当劳我也去。你们喜欢炸鸡腿,我就薯条吧暖哄哄的田野香味。不必指责台阶太高不锈钢栏杆冷漠,也不要吆喝咖啡厅女服务员动 ...
x%[)X^^;~/iAwww.jintian.net问好肖瑶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0-07-05 22:25:13

QUOTE:

原帖由 三个丙丁 于 2010-7-5 13:43 发表 要细读……
今天5~TJu)j&wVz7Y
请丙丁细读批评
逼割发布于2010-07-06 14:20:08
汪洋肆恣,有点意思   -----------------
末日丫鬟的个人空间 末日丫鬟 发布于2010-07-06 20:45:20
见野心的
力作。镜头对焦城市可赞。
,p~
Vqsq
当下发生的都在这里,不好把握它的动变,已经不错。K+Y,r'V,HHc6hi B)i
断句上把句子再拉长些怎么样?/m-oL
I+FY


红亚坪发布于2010-07-06 23:12:20
欣赏草树大作--------------
草树:突围或返回 草树 发布于2010-07-07 14:53:47
谢谢亚坪来读。特别感谢丫鬟的建议。我也感觉到了形制上的紧,改了,打破了原来有点刻意的十六行,请丫鬟斧正——
dU5GA4`swww.jintian.net
L_6JmHCq+a0z8\修改稿链接:http://www.poemlife.com/PoetColu ... sp?vArticleId=60287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4-05-2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686
  • 日志数: 57
  • 建立时间: 2008-01-05
  • 更新时间: 2012-05-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