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曾一个人空间除注明转帖外,均为曾一原创作品,凡转载和发表必须注明原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我在沙上写作\但不属于任何一个沙龙

凹凸(连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1-05 16:50:16 / 个人分类:泸州曽一的个人空间

查看( 160 ) / 评论( 7 )



题辞


人生一世不外凹凸二字.

老家关山上那些朝天凸起的坟包,在垒起土堆之前要先挖出凹形的墓坑, 将棺木缓缓地吊放到墓坑中, 一铲一铲地掩上黄土, 再用泥饼来为死者建立一个结实的能遮风挡雨的安息之所.

黑漆锃亮的寿材, 盖棺之后, 仿佛是凹凸二字合体而成的一个长方形并以此终结了人生在世一路走来的凹凸不平.

在我老家,关山即坟山,是父老乡亲死葬的墓园,生前的门一扇扇关上,直到最后的门叽咔一声关闭而进入寂静的关山.于是,界的凹凸,人的凹凸,灵魂的凹凸,全都被挡在了关山之门外;关山上的坟茔有大小,石碑有高低,但凹凸只是未亡人的计较而与亡人无关.

凹凸不仅指示人生之路的坎坷崎岖,并且更为重要的是将人心的隐秘人性的玄奥和盘托出.凹凸在我们内部,我们一生在凹中凸起又在凸中凹下去.

上帝造人不单造出人内心的凹凸,也造出人的凹凸有致的肉身.女性的乳房和翘臀形同凸起的堡垒,美丽无声地诱敌深入去攻占她或者不如说让进攻者落入温柔的陷阱.而男性凸起的肌肉和阳物,这凸作为力与美的象征,同样深深吸引着代表阴柔的女性的凹前来与之合二为一.

没有凹凸的一生是不值得过的.如果说凹是沉陷于享乐的肉身,凸则是身处顺境和逆境全不甘心虚度光阴而向天空升华的精神求索.

凹凸

我想象之中
天堂的模样
不是愽尔赫斯的图书馆
似乎更像故乡的关山
当我年少时
躺在关山草地上
一边读<<马丁.伊登>>
一边日光浴
荒冢伸手可及
死环绕着生
生与死相互辉映
死之凹
将生凸起
生之凹
又将死之凸显示
凹与凸合在一起
便是我的天堂
一个完美的长方形
一世人生
凹凸二字
赴死的剑客荆轲
让剑光永存
卧轨自杀的海子
凸如流芳千古的唐诗
而苟活的我
正在凹陷下去


[size=10.5pt]老家关山上,每一座坟上都长满了荒草.每逢清明祭祖扫墓时,后代子孙会将坟上杂草一扫而光,但春风吹来,野草又会争先恐后地从无中生长出来.我不会拔除祖坟上的野草野花,我相信生生不息的野草野花象征着一世人生永远的遗憾,祖祖辈辈的凹陷的人生在死后仍渇望从墓中站起来,站成一株柔韧的小草抑或站成一个山一般巍巍然的凸字!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7-1-5 13:43 编辑 ]

TAG: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7-01-06 10:39:20
1.失眠
这是公元1970年初夏的一个风雨之夜,雨水滴滴答答地打在窗外梧桐树上,似乎也打中了室内床上静静仰卧着的文燕,点点滴滴,轻轻悄悄,在她心中溅起一圈又一圈圆形的涟漪.街灯将梧桐树的一枝阔叶映射在窗玻璃上,大得吓人又摇曳生姿,与文燕此刻在无眠中乱了的心旌十分相像.

文燕很想翻动身子,左侧卧一会儿,再右侧卧一会儿,让少女的身体和内心的动荡不安一致起来,可她仍旧动一不动地躺在床上, 生怕惊醒与她同床共眠的妹妹文静,这个机灵鬼妹妹老在窥视姐姐的一举一动,要从细枝末节发现姐姐隐秘的动静来满足她人小鬼大的好奇心.

文燕打了一个哈欠,又打了一个哈欠,她都忍住没发出一点声音来.她闭上眼睛,反复默念着12345678910,却还是无法像往常那样很快进入甜甜的梦乡.今夜怎么了?失眠?为一个男生失眠?文燕扪心自问,连她自己都码不实在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她白天上午只是到客厅坐了几分钟,扫瞄了一个男生几眼,这个男生竟然像钉子一般使她牢牢记住了他的姓名.

他是一个阳光男孩,对,文燕第一眼从他脸上颈子上肱二头肌上看见的是阳光,她好想把这光滑细腻饱满漂亮的阳光抓到手中,仔仔细细地抚摸一下.当她这样怀想之时,羞怯从她心中溜到脸颊上变为两朵红霞.她赶紧起身离了客厅,以免正在客厅交谈的爸爸文教授看出女儿难以启齿的小心思.但在晚餐桌上,文教授说了,这个小青年不错,是可造之材.他能在逆境中坚持自学,一年四季天天下河游泳锻炼,真的不错!这些话在文燕听来比吃了蜂蜜还甜.文燕的妈妈李老师则发表观感说,这娃儿看样子有点野!

文燕在床上感到一阵阵燥热,她将薄被子轻轻扒开,凉快凉快一下.此刻,夜雨突然停了,窗外路灯折射进来,昏黄光斑刚好点缀在文燕的胸脯上,将她圆凸的双乳衬突得又白又亮.当她的手指轻轻滑过下半身的凹地,她似有似无地呻吟了一,声,可她毕竟是一个有自制力的姑娘,很及时的管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她终于忍不住从床上起身来,穿上紧绷绷的乳罩和的确凉衬衣,进到卫生间开灯关门小解,然后站立在墙镜前端祥着镜中一张细皮嫩肉的端庄俊秀的俏脸,她捏了捏镜中美少女的右脸蛋,小声骂道:你好贱,好不要脸!居然想一个男人睡不着觉!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7-1-6 14:17 编辑 ]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7-01-07 10:33:34
2.拜师
无意间引起一个女孩春心荡漾的小子名叫石牛,名如其人,个子中等,体格健壮,有一身牛力气.他曾经服侍病母七八年,当医生的堂兄石涛对石牛说:浸润性肺结核是有传染性的,是否传染要看你的抵抗力了,抵抗力强的人传染不上.于是,石牛为了增强抵抗力,连续数年想方设法锻炼不止,他拜江城有名的陆师傅学过摔跤,又常到江城一中与贺春申等人一起练习举重,但真正让他身体由弱变强受益匪浅的,是他最喜欢的游泳和刘贵珍的内养功.

他在星期天找到江城大学树荫遮掩下的家属区,敲开文教授家门,他给文教授第一眼的感觉好像是一个运动员.他身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白背心,线条分明的上肢肌肉一览无无,长期的江水打磨和日光沐浴使他的面部和身上皮肤异常紧致并黝黑发亮.他在三道桥街坊上有一个绰号叫"牛皮绷",由此你可想见到石牛这家伙锻炼得一身多么结实了.

文教授将石牛让进屋里,在客厅分主宾位坐下后,石牛从随身携带的黑色提包中取出一信,双手递过去说:文老师,这是文理帮我写的介绍信.文理是文教授的大儿子,下乡在叙永共乐区鱼凫公社,仅比石牛年长一岁.文理在信上写些什么,石牛并未看过.文教授从未封口的信封中信来,戴上眼镜开始看信一一

爸爸:
你好,全家人都好!
持信前来找你的人叫石牛,他1975年失学后一直在读书自学,还爱写诗.他这次提着黑皮包里的诗,从叙永江门一路行吟到共乐来,听过他朗诵诗歌的知青都戏称他为"皮包诗人!"我与他走了几个知青集体户,感觉他有热情有才华,我已决定与他结交为好朋友.
所以我让他回城后去找爸爸拜师,指导一下他.
又及,石牛的父母都不在了,又没兄弟姐妹,是一个孤儿,我希望父亲大人像待亲生子女一般多关照他.

文教授读过儿子文理的信后,果然如文理希望的那样,他投向石牛的目光变得宛如夕照一般明媚柔和了.他在仔细看了石牛字迹稚嫩潦草的诗稿后,对石牛说:你的诗有激情,也有想法,但思想不宜大过诗艺,没上过中学大学不要紧,只要肯刻苦学习一样可以有成就.讲到这里,文教授例举了高尔基奥斯特洛夫斯杰克伦敦和中国四川的艾芜等人.坐在爸爸身旁的文燕,对眼前这个"皮包诗人"也很感兴趣,拿过诗稿低头看了起来.不料讲到兴头上的文教授从女儿手中拿过诗稿来,指出"风"这首诗中的一节:"风往东吹\也会往西吹\风自由散漫\从不遵章守纪"说:像这样思索生活真谛的诗,给我看没关系,但也要提防有的人捕风捉影无限上纲.石牛对文教授的教诲点了点头.文教授又接着讲了四川的流沙河,这个诗人便是因为"草木篇"一组咏物短诗被打成右派分子的.

文燕的妹妹文静也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与文燕的端庄俊俏相比,文静以其娇弱柔美给石牛的印象深刻.但他当时并不知道她姐妹俩的名字.文教授好像介绍过,石牛却偏偏对姓氏记性特差,以致后来阴差阳错弄假成真了.


临走时,文教授推荐了陶诗金蔷薇史记精神现象学等文史哲书藉让石牛这个编外学生找来读.鬓发花白的文教授送石牛到学校大门口,用力握手说:以后有空常来玩.又问石牛在城头哪儿栖身,石牛说:江城东门口大姨妈家阁楼上有一间小屋让他住.文教授又说:若有需要,也可以到学校来住.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7-1-8 09:03 编辑 ]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7-01-08 09:44:12
3.行吟
1970年对于石牛来说是一个多事之年.人生一世,不过百年,有的年份风平浪静平淡无奇,而有的年份却像铁道上的道岔能一下将你命运的火车切换到另一条路上.

年初其母病故,将他一个人遗留在这你争我夺的纷攘世间,如果说他曾在母腹中拳打脚踢,现在慈母不在了,似乎该世界对他拳打脚踢了.母亲不在了,留下这空空的祖宅何用?石牛母亲从小收养大的一个流浪儿石兵,在城郊蔬菜队务农并已安家,年长石牛上十岁,算他的非嫡亲哥哥,想要来分享这份不大不小的遗产.石牛干脆将这套临街的老房子卖了,卖了三千元存入工商银行,这在人平月工资不到30元的时代也算一大笔财产了.卖房之前,他把家中几个古董花瓶和几箱书籍搬出来,寄放在老家三道桥一个好友家中,雕花大床和衣柜等家俱则给了乡下哥哥石兵.之后,石牛带着一个黑色提包,应几个知青朋友邀请在春暖花开的三月天,去了叙永县江门峡山上的长春公社散心.

江门峡长数公里,穿峡而过的永宁河谷风光如画,奇形怪状的鹅卵石子在浅浅河水中清晰可见,也偶见巨石横陈逼迫河水拐弯前行;沿河两岸山坡上长满了翠绿的竹林,峡谷中不时有成群白鹤飞起又降落,鸟儿自由自在地栖息在空气清新鱼食富足的峡谷中,又怎么会舍得离开呢?还有几股清泉从60余米高的山崖飞流而下,溅起珠玉颗颗挑逗着层层挺立的竹林,仿佛大自然在为江门峡美景弹奏着令人陶醉的仙曲.

石牛和长春公社知青郭兵高国有等人一起去赶江门场,从山上下到峡中川滇公路上,他们一路有说有笑地朝前走着.这是一个艳阳天,似乎每个知青的脸上都漾溢着青春的阳光.热爱歌唱的高国有扯开嗓子,唱道一一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


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


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


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


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瘦高个郭兵出身书香门弟,非常喜欢音乐,是背着小提琴下乡来的,他此刻用尖细的声音为高国有伴奏.跟郭兵一起下乡的还有他妹妹郭秧,一个斯斯文文的高挑女孩,她也掺和进来轻声啍唱着"小路".石牛则不会唱歌,他一唱歌,别人会问这人是在说话还是唱歌呢?说话与唱歌的区别,就像走路与跳舞的区别,总有那样一种节奏气息和韵味的不同.但石牛也有他的强项,会写诗并且敢于站上台子朗诵自己的作品.

江城老三届下乡到江门区几个公社的知青不少,在接踵擦肩担筐提篼的人群中,郭兵高囯有遇见几个一中同学,大家便相约在江门场上一家最大的餐馆打牙祭.这家馆子只摆有四五张木制四方桌,配坐的是长条木凳.知青们自发兴起的"AA制",其实便是中国民间百姓早在通行的"打平伙".但这一次聚餐,好酒的皮包诗人石牛额外出钱买了卤猪肉和高梁酒招待大家.酒过三巡后,喝得脸上红霞飞的石牛,从黑提包取出一个硬壳笔记本,翻到某一页说:我为大家朗读一首诗,我自己写的,旋即站立起来,面对七 八个知青也面对其他食客,以川味普通话高声朗读开了.这突然一声吼,把桌子觅食的一只小花猫吓得飞叉叉地跑跳到店门外去了.

以下便是石牛行吟第一站朗读的诗,怎么看都不太像一个19岁小青年写的一一

1970年的月光时间,1970年3月盛春
地点,叙永县江门峡岩上长春公社
人物,郭兵,高国有,郭秧,我,还有记不清姓名的几个女知青
事件,月光下的音乐会
是夜月光美得让人不忍触摸
更别说抬足去践踏了
小提琴手郭兵瘦长的影子如竹竿
浪漫的歌手高国有顺着竹竿向月宫里攀爬
郭秧清清嗓子,面对比她还要迷人的月色
放弃了一亮歌喉
我即兴吟出-首名叫<<月光>>的诗
月光是美的象征
美让人去死,这样的死也很美
几个女知青嬉闹中的寂寞
与嫦娥相比,更为隐蔽
1970年的月光
是青春期白白的梦遗


听众中的男知青说好,女知青则羞红了脸,一言不发.至于别桌吃饭的农民,老实巴交的脸上都显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郭兵对石牛说:把郭秧名字删了,或者换一个化名.石牛爽快的答应了.有个乡下干部模样的中年人,上衣胸前囗袋上插有一支钢笔,走过来与石牛握了一下手,说:知青同志,你这算什么诗?不押韵,又不讲阶级斗争!劝你还是多写革命的顺口溜吧.他随口念了一首:永宁河水向前流,流到大海不回头.江门人民干革命,永远紧跟毛泽东!石牛说:我也有革命诗歌,下次再读给你听.

回长春公社路上,石牛让同伴们先走,他下到江门峡底水边,见四周并无他人,便脱光衣裤,赤条条地浸入冰凉的永宁河水中游了一会儿.河水太窄,石牛的划水声惊飞了对岸竹林边上的几只白鹤.这小子太爱游泳了,只要遇上没下过的水他都要游一下.

他爬上山岩,追上来对郭兵高国有说:这样洁净的河水,不与它拥抱一下就太可惜了!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7-1-9 10:44 编辑 ]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7-01-09 22:29:07
4.共乐
石牛从叙永乡下返回江城,栖身在东门口新马路大姨妈家小阁楼上,一天到晩除了睡觉和健身,几乎都在看书和写诗.他手中有钱,常在街上小食店解决伙食问题.

.江城素有人文传统,李杜黄庭坚张问陶许多名家曾留下墨迹,历代秀才举人状元数不胜数,早在一九O二年,建于城南永丰桥畔的经纬学堂改名川南师范学堂,是川南当时唯一的师范学校.市图书馆藏书丰富也为川南之冠.至于江城的酒文化之兴盛,在张问陶所写"衔杯却爱泸州好"名句中便可略知一二.石牛找三道桥居委会开了一张个人身份介绍信,去市图书馆办到借书证,一次可以借阅两册书,一周内归还.即使在文革期间,两大派武斗一结束,泸州市图书馆又重振斯文开馆迎客了.图书馆工作人员,不论男女,一个个都谈吐文雅,对待读者诚恳热情,给石牛留下极好的印象.多年后,石牛还为图书馆病故的刘启柏老师写过一首深情的悼念之诗.

清澈如水一一纪念一个图书管理员

我来看你,看见你像夕阳
久久逗留在方山顶上
不忍离开你深爱着的故乡

你已用尽一生的力气
交出光,交出热,交出美
交出你积攒了许多年的好

我看见你朴素的身影
仍在图书馆进进出出
或在稿纸上笔耕如一头牛

你与那么多藏书打交道
现今你也成了一本书
活在<泸州诗三百首>中
与读者相伴,永是良师益友

我最初看见的是
一双眼睛,清澈如水
这也是我最后看见的
你的眼睛,依旧如水的清澈

                      2009.11.8.

这天上午,石牛去图书馆借书,在阅览室遇见正在伏案看报的何春申.他系江城一中高66级毕业生,与郭兵同班,不过他下乡当知青的地方更远,在叙永共乐区共乐公社.石牛和何春申对邂逅都感到有点惊喜,因为自何春申下乡后,他俩已久未谋面,何春申一表人材,气宇轩昂,个子和年岁都比石牛高一点,与石牛一样都是文学青年,不过,何春申的文学素养似乎更深厚一些.他们并排坐着,旁若无人地交谈起来了.一个中年妇女轻轻走过来,用食指挨近了一下自己的口唇,示意他俩不要说话,以免影响到别人安静阅读.

他俩走出图书馆,来到楼下小花园里的石凳上坐定,对他俩此前关于文学美的特征问题的争论,又继续交换各自看法.石牛偏爱"朴实"这个词,坚持说朴实的文字才最能感动人心,因此它才是文学这门人学的美学特征.何春申说:你老弟是一个朴实的人,你喜欢朴实是一种心理投射.我还是认为,文学之美在于文彩,就像雄孔雀之美在它的奇异华丽的羽毛.其实,石牛的朴实说是从文质上说的,所谓质一一朴是也,而春申的文彩说则是关乎文体的,文而无彩还可言文吗?综合二者,文质要真实质朴,文体要讲究文彩,这样才比较完美了.可他俩若不各执一端来在片面的刀锋上成长,那他们便不是锋芒毕露闪闪发光的青春少年了!

春申听说石牛到郭兵那儿玩过,还在一些知青集体户朗诵诗,便热情邀石牛和他一道去共乐乡下.这一去是石牛的一个偶然决定,可冥冥中似已注定他在共乐的结交会影响到他今后的命运.当天下午,阳光灿烂,他们来到城南三道桥汽车划子码头,在摆渡汽车的轮船上找熟人搭便车到叙永共乐,一个年轻司机同意了,但驾驶室坐满了,他们只好站到解放牌卡车车箱上,这是一辆放空的运煤车,没有蓬布,在上面正好看风景.石牛想起两个月前,也是在轮渡找车送富顺知青伍松乔回去,眼望滚滚东流的长江,石牛吟诗一首赠与朋友一一

阔别大江上
大江万里浪--------


汽车轮渡在三道桥对岸蓝田垻码头停泊后,解放牌卡车沿铁桥板冲上岸,一会儿便从蓝田大片房舍间穿街而过,何春申石牛站在车箱前端,手握铁质栏杆,昂首迎风,意气风发,完全不把三月风在汽车急驶中带来的寒气放在眼中.青春真好,好在你根本不会留意到它,好像长江水不会留意流水与滩石冲撞时开放的浪花,奔放,舒展,开心,歌唱,一切都来得自然而然.在汽车经过江门峡那段画廊时,不知是山谷中飞来飞去的白鹤还是公路悬崖下匆匆奔流的永宁河水,引得何春申歌兴大发,亮开嗓子唱起"冰山上的来客"中的一支插曲"高原之歌"一一


爬过万道坡,
谁见过水晶般的冰山
野马似的雪水河
冰山埋藏着珍宝
  雪水灌溉着田禾
一马平川的戈壁滩
  放开喉咙好唱歌
河水向东流
太阳又东升
爬上了萨里尔的高山顶
翘脚儿望着北京城
旱海接连着天边
大山冲破了云层
飞驰万里的白云哟
捎封信儿带到北京

石牛不会唱歌,但也在心里附和着,特别是"河水向东流,太阳又东升"两句让他终身难忘何春申的即兴演唱.

傍晚时分,,卡车在共乐与兴文的岔道口停下来,两个青年身手敏捷地从车上翻身跳下,与好心肠的司机挥手道别:"谢谢喽!"

石牛一下车便被知青传说中的"小乌克兰"的美景震撼了!四环的青山之中,是一望无边的平畴,一块块拼接在一起的良田沃土,阡陌纵横,通往春意浓郁的田间地头,也通往修竹茂林遮掩的农家小院;炊烟袅袅,与陶渊明诗中的"山气日夕佳"揉合在一起,共乐平坝上静止的农舍竹木秧田,和走动着的农夫牧童水牛,在烟岚中隐隐约约时隐时现藏头露尾,婉如幻觉中突然凸现的海市蜃楼让观者心醉神迷.石牛对春申说:太美了!共乐这名儿像乌托邦一般美妙迷人!春申也说:古人云,独乐乐不若众乐乐,共乐这名称真有点共产主义味道.石牛说:我一定要为共乐写首诗.春申说:我早说了,你敢来造访,定然不虚其行!

写了一遍坡,重头戏仍未出场.石牛在何春申他们几个同学的集体户住了两天,翻看了何春申带到乡下读的简爱我的大学等书,认识了同样爱写诗的男知青白鸽,还第一次吃到味道鲜美的清炖蛇肉.当然,石牛也为几个生产队的知青朗诵了自己的诗作,例如一首叫'碗'的诗主题写的是忆苦思甜,说'从前碗盛糠粑野菜,现在碗盛白米干饭''.有个女文青称赞说:咋不寄到"人民日报"去发表呢!当石牛老了,也许会对他曾经满腔热情写下的假大空的革命诗歌感到羞愧吧?


羞愧什么?青春就是上帝拿给你浪费的,再让你浪子回头,把名缰利绳和贵重的金子通通踩在脚下!

离开共乐公社时,石牛抄了一首自己新写的诗给一个名叫伍朝岚的女知青,她是伍松乔的堂妹.

小乌克兰

1970年3月12日
我随何春生搭货车
站在车厢上,迎着风
前往他下乡的共乐公社

田野浓郁的绿
醉人,如知青们的青春
周围是凸凹的山
共乐舒展地躺成平原

一个叫伍朝岚的女知青
告诉我,这方沃土
被知青称为小乌克兰
此刻,翠竹后升起诗的炊烟

我在共乐认识了王礼
还有他清澈的妹妹
我在共乐笫一次吃蛇肉
蛇将我与乌克兰这名字联系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7-1-12 08:35 编辑 ]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7-01-10 16:37:38
5.鱼跳
鱼跳是共乐区的一个山区公社.在白鸽引领下,石牛和他一同前往半山坡上的一处知青集体户,据说这几个知青都喜欢读书学习,爱好文学.正在热衷于寻师访友向壁问道的皮包诗人石牛,自然十分乐意认识同道中人.

生产队对知青还是比较照顾的,在一长排土墙平房内,毎个知青都有一小间单独的卧室,大门开在房屋中部,开门即见共用的堂屋(客厅兼饭厅)这几个男知青原是江城三中同学,都在二十岁上下,与石牛年龄相仿,白鸽最年少,只有十六七岁.白鸽和他们熟识,介绍说:这是何春申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姓石名牛,一头石头打的牛,65年失学后一边打临工一边自学,会写诗.石牛不容易记住别人面孔,但文理和李远两人他一眼便记下来了.文理和李远是表哥表弟关系,前者浓眉大眼,眼眸乌黑清澈,一个肉肉的鼻头,一看就是没有多少心机的大好人;后者个子矮一点,长有一张精致的俊脸,突出的下巴显出他既精明且有自制力.多年后,文理从处级干部岗位上退休,李远官做到省外某知名大学的党委书记.这些后话,诚然是此刻此地的几个青年人谁也无法预料的,但石牛从他们床头摆放的书籍齐齐整整这个细节,已然感觉他们是不甘于平庸的有为青年.
晚饭后,石牛和几个知青端木凳围坐到门前晒坝,天上星光点点,山野黑簇簇一片,偶有远处传来犬声更显山间夜晚的安静.不,过,这安静即将为一场知青之间的娱乐活动撕开一个小小的口子.

从白鸽起头,在坐的人都要依次表演一个节目,形式不论.略显腼腆的白鸽站起来,不看听众,面向模糊不清的远山,先朗诵了一首他写的"少女"一一

少女的心
是秋天的云
云千般变化
终将化为一场雨水

少女的心
是秋天的云
云万种风情
映在蓝天这面镜子里

雨水洗洁大地
白云拭净蓝天
诗人站在尘世中
祝福天上圣洁的少女

在坐的没有少女,但大家为少女报以掌声.轮到文理了,他坐着唱了一首毛泽东诗词歌曲"沁园春.雪",没想到他天生一副浑厚的带磁性的男中音,后来石牛听过文教授唱歌才晓得文理的好嗓子来自遗传.当大家静静听完文理清唱后,要他再唱一首,好脾气的文理不会拂大家美意,于是他又唱了悲壮激烈的"忆秦娥.娄山关".随后,李远用比较标准的普通话朗读了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一一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 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 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回忆


这首诗在知青中特别流行,连知青中的非文艺青年都会把它工工正正抄在本子上.这首诗使许多知青没有因受骗而绝望,在艰难中仍保持着乐观向前的精神.这种走心的鼓舞力量来自异域诗歌,恰好证明伟大的诗篇之伟大在于它超越了国界阶级党派和意识形态.诗是人类共享的精神食粮.


接下来,大家期待的重头节目出场了,皮包诗人石牛凭他极好的记忆,在三月微凉的星空下背诵了自已的两首新作一一

方山吟

方山不是
川南丘陵中的一个土丘
一笼机制馒头中的
一个馒头

惊羡的目光
在绝壁上攀援
殊不知方山的伟岸
靠群丘来衬托

成群结队爬上去
站在山颠
望见江边酒城
感觉已经高过方山

其实无人曾经到达
我指的是方山
孤独而超迈的境界
与云峰寺的香火无关

方山座落在泸州城南
又重重地座落在
一个泸州诗人的心间
令他为自己的平庸泪流满面



方山是泸州人的圣山,故乡的天然地标,可以说它的重重地存在于每个泸州知青心中.方山作为从平庸的凹中凸起的一个不凡的象征,对不甘凹下去的泸州知青是一个无声的鼓励和召唤.于是,大家对石牛此诗报以热烈的掌声,话语不多的文理也说:好诗!


白鹤


一只白鹤身轻如风
几根浮草, 是它的立足之地

对着江面这张大餐桌
鱼儿跳上桌来, 任它的长喙挑食

它在享受美食这会儿
还不忘优雅, 做了一个白鹤亮翅

长江洪水与水中的脏物
与鹤无关, 鹤有令我垂涎三尺的仙气

石牛这首白鹤令白鸽非常喜欢,要石牛抄一份送他.文理也说不错不错,美!只有李远感觉有仙气无人气,更无时代气息.石牛似乎听见李城对他表哥耳语:这是个危险分子!不过,像他父亲一样爱才的文理倒挺欣赏石牛,认为石牛值得结交为好友,于是他们走到屋外草坡上,以星空见证,握手为盟,表示从此后互视为好兄弟.文理要把石牛介绍给父亲文教授,石牛对此也很是高兴.马克思当时是石牛心目中的英雄,马克思说,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这意味着你认识对了人会给你带来好运.但马克思也许少讲了一句,人也可能因其杰出而超越他的社会关系,例如马克思和他的挚友恩格斯.


石牛是夜与文理约好,明天一早步行三十里到江门公社一户女知青那儿串门.天下知青是一家,知青走到那里都会被那里的知青热情接待.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作为文青的石牛乐意结识的几乎全是知青中的文青.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7-1-12 08:48 编辑 ]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7-01-12 09:46:32
6.忠山
忠山位于泸州城西,古称堡子山、宝山、泸峰山,明清以后始易今名。为“泸州八景”之一。山方圆数里,樟柏松楠一片葱茏;桃梅芍菊四季争妍,山色似锦,宛若画图。登临峰顶,纵目远眺,沱江、长江汇流,烟波浩渺,城市楼房栉比,江中舟揖如织。清代赵藩题忠山诗云:“出城回瞰城如井,高阁凌云极清迥。烟波苍茫内外江,云霞明灭东西岭。”忠山遍坡樟树直指云霓,很有阳刚气势,据说还是八十多年前杨森驻泸时所植,此君偏爱树干笔挺粗壮的樟木,难道说这与他迎娶多女,子嗣众多也有某种联系?不管怎么说,植树造林,能给后人留置一方荫凉,也算杨森做的一件积德善举吧.

1970年春节期间,石牛与伍松乔进到忠山公园,从山脚往上爬了280梯才到达山顶.极目四望,整个泸州尽在眼前,长沱二江在观音嘴合流后径直奔向更远更开阔的地方.

伍松乔原本也是泸州人,在泸州出生,读小学时随父母工作调动到了富顺.他过年来泸走亲戚,偶然在亲戚家认识了石牛,于是他俩相约到公园走走.伍松乔皮肤白,眼眸黑又亮,口唇薄,远比石牛能说会道.与他在一起,石牛多数时间在当听客.


你到过富顺吗?

没去过.

我告诉你,川南有一句民谚,是这样说的:富顺才子内江官,泸州女人最经看。富顺历史上出过很多秀才举人,近代的名人宋育仁刘光弟都是富顺人。

泸州出美女,你晓得吗?

不晓得。

淸代有个大诗人张问陶,四川人,到过泸州,他写泸州的诗,“城下人家水上城,酒楼红处一江明.衔杯却爱泸洲好,十指寒香给客橙.”诗中“十指寒香“形容的便是泸州美女。

对伍兄的学识,石牛佩服的不得了,暗自庆幸认识这样优秀的良师益友。交谈中,石牛得知伍松乔曾是富顺二中红卫兵组织的头头,办过派报,参与辩论,会说又会写。他而今带头组织六七个同学集体下乡落户在富顺永年区张湾公社。他热情邀石牛去富顺乡下玩。

在忠山公园山顶上有一座三棱刺刀形状的纪念碑凸现在他们眼前,靠近高耸的石碑人似乎瞬间凹了下去,更显矮小。这是泸州两派之一的红旗造反派为纪念武斗死难战友建造的,另一派叫红联站也在泸州高坝建有纪念碑。在三棱形纪念碑后方,是文革1967年武斗中的死者陵墓,一个小土堆挨着一个小土堆,每个土堆前立着一块墓碑,上面刻有死者姓名生日忌日.

石牛说:这里有个一中女生,姓张,十六七岁,活泼漂亮,是一中红铁骑战斗团的宣传员,能歌善舞.在从宜宾回泸途经况场检查站时,开车司机忙着赶路未停车检查,与许多同学挤在同一辆车上的她不幸被后面追上的子弹击中身亡!这颗罪恶的子弹竟然来自她本派的枪口.

伍松乔注视着墓园说:太可惜了!人生命只有一次,白白死掉太不值了!我们侥幸躲过武斗劫难存活下来了,更应当去努力追求有意义的人生.古人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石牛问:那你说一下什么是人生的意义?人活一百岁也将变一抔黄土,即使留下身后名对他又有什么意义呢?

伍松乔想了想说:这个问题留待以后讨论吧.今天,我要你帮个忙,到北城珠子街把伍朝君约出来,我就在忠山公园门囗等她.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7-1-12 21:45 编辑 ]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7-01-13 08:37:30
很不满意,不续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