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原网刊:http://blog.sina.com.cn/u/2638702942 闽南小镇长大,北大中文系本科及研究生毕业,出国后打过各种杂工,现从事电脑编程。 中、短篇作品发表于海内外报刊百万字。散文获海内外奖项,选入教材,入围世界华文百家,收入多种选集。小说荣获汉新文学首奖(2013年);《佳思地77号》 被搬上英文银幕;收入多种选集。诗歌列入海外新移民诗群。近期小说英文版发表于美国英文杂志上。诗歌英文版发表于印度英文杂志上。 出版长篇小说、作品集、散文选集、诗集及文学评论集。文学旅程载入江少川的《海外华裔作家访录》。......

中篇 晨芳2112 (节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5-26 11:59:12 / 个人分类:发表作品

 

《自由写作》 第八十八期 

 

6   商代的故事 

[

有的时候,天很蓝很青,天地很大;有的时候,天又灰蒙蒙的,天地好象很窄,连站着说句话的地方都没有。
其实也没有话说 --- 有话,无法说,慢慢的,话咽回去了,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就再也没有话了。
除了肚子饿了,觉得自己还活着外,好象生命并没有什么迹象。可有的时候,当漫天小雨飘洒而下时,也会感到一阵无端的寒战和茫然。因为毕竟,自己和矮墙下的那只伸长了脖子的狗,还有矮墙上那只和自己对视着的断了尾巴的壁虎还是有些不同。

她叫阿柳,十四岁。她没有爹妈的概念, 因为她没有爹妈。养大她的人也是使唤她的人,对她拥有一切权威,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她喜欢站在树下听小鸟唱歌,就好象饿极的时候喜欢吃饭一样。可是她能站着听它们唱歌的时间,比它们站在树枝上的时候要少很多。

]

 

哦,晨芳写的是奴隶时代,那个个人价值无处立足的时代。晨芳在写那个年代里的人……方祥云边读边领悟。

 

[
有一天晚上, 阿柳做了一个梦。 梦见树上一只小鸟变得很大, 翅膀很硬。 大鸟飞到她身边, 拿嘴亲她。 她站了起来, 一下子就坐到了大鸟背上。 大鸟飞起来了, 带着她飞过了那条江, 那座山。 
水一下子变得那么蓝, 山变得那么青。 天原来有这么高, 这么大。 风从耳边呼呼的吹过, 她的头发飘散了……她在大鸟背上咯咯笑了起来。 她突然发觉, 这是她平生第一次这么笑过。 大鸟也笑了起来。 起初它笑得很温和, 慢慢的它的声音变得很刺耳……
她心生恐惧,本能地醒了过来。 

“阿柳,怎么还不起来? 昨天告诉你了, 今天要去多摘点香草鲜花来做香料,你忘啦?” 是长姐的声音。 这大堂里,除了公父主母外,长姐就是最大的了。 
她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没忘,长姐,我这就去。”
“先赶紧去吃点东西, 吃了再去。”
“是,长姐。”

阿柳到了一间很大的房里, 那是公父的家奴们一起吃饭地方。 粥已经熬好了。 阿柳拿起一个碗, 到锅前自己舀了一碗, 抓起一块麦饼, 就着粥吃了起来。
突然外面传来尖锐的哭喊声。
“怎么了?”她停住了吃,问边上的伙伴。
“那是阿鳞。他的长兄说他偷了主公的东西了,把他关了起来,绑着打。”
阿柳身上打了个寒颤,再也没有胃口吃东西了。她不能听那喊叫声。擦擦嘴,带上一块布巾,她匆匆地出去了。

每次公父家做香料,她就要去很远的山坡上采花摘草。 中途会经过一个很大很大的火房。 她从来不敢进去看,只知道里面是烧铜的。 每次经过, 她身上都会冒汗。
火房旁边有个很大的模子,比她还高。 每次经过那里,她会好奇地看看那模子,甚至拿手去摸一摸,琢磨着它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今天也不知怎么,她的好奇心大了许多。 她蹑手蹑脚地走近那火房, 伸长脖子一看, 里面许多人, 浑身上下黑乎乎的, 在那里烧着火,不时会嚷嚷起来。 她脚下象长了钉子似的, 站着不动了。
一阵雁叫声,一群大雁排成人字,从她头上盘旋而过。 高高的草花在风底下柔顺地弯下了腰。
突然出来了几个人,搀着一个人出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 那些人看都没顾上看她一眼。 
没过多久,又出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奇怪, 居然在她面前站住了。 他脸是包着的, 她看不见他的全貌,只能看到面前那黑黝黝的一团里的一双眼睛。 
两双眼睛对视了一会儿。 四周静静的。

他解开头布,好象是为了让她能看清楚他。 阿柳看着他,他包不包头布并没有多少差别,脸上黑麻麻的,她还是看不清楚。不过这会儿她能看到和那黝黑混在了一起的汗水。
突然她心里一动,拿起随身带的方巾,在他脸颊上擦了擦。

他的脸被她动到的那一块露出了淡颜色。 他手摸了摸脸上被她动过的地方, 微微笑了一下,眼里有道柔和的光。 
“弄黑你的手了。”他说。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磁性。

她本能地把手放到自己胸前,因为这会儿她的心象有一股暖流通过。 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暖暖的感觉。 
“你嘴唇好干。”她说。看看身边四周,没有水。
“没关系,习惯了。” 他说,还那样柔柔地看着她

……

] 

这样纯美温柔,这样淡淡的哀愁,方祥云读着,心好像要被万晨芳字里行间那份细腻的仁爱穿透。 

[

阿柳背着要洗的衣物, 里面偷偷藏了一壶水。虽然答应了长姐早做完早回家, 当路过那个大火房时, 阿柳还是忍不住站在外头往里看。

今天里头声音特别大, 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 阿柳记得那天在这里看到有人被抬了出去。 心里有些不踏实, 她就那样一直站着, 心里盼着她想念的那个男人能再次走出来。

等了好一会儿, 就是不见有人出来。 阿柳心里一急, 情不自禁大大地喊了一声, 又一声……清脆的呼唤在夏日开着蓝花的原野上回响。

他出来了,阿柳睁圆了眼睛, 他终于出来了!

他一见阿柳就摘下头巾对着她笑,眼光还是那么柔和。 
阿柳也跟着笑。笑对她来说,是个很不寻常的脸部动作。 她心里感激他听见了她的呼唤还跑出来看她……摘了头巾。

你们在里面做什么她问,声音跟小细铜铃一样好听。
烧铜。他回答。他的声音还是那般带着磁性。
烧铜做什么怎么那么大声
今天在灌模。

灌模阿柳听不懂。

就是把铜水倒到模子里去。 你看你身边有个很高的模子里面也有一个。
原来这个模子是这么个用场,阿柳恍然大悟。

这是做什么的模子阿柳又问。
钟。 
阿柳一听更好奇了。

就是放一起挂起来能敲乐的钟。 
这么巧我会敲钟呢!” 阿柳说。

真的他的眉毛扬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阿柳,你呢

我叫阿梁。
 

阿梁…… 阿柳记住了。


阿梁我得去洗衣服了。 这壶水给你喝的。阿柳从衣服包里找到了那壶水。
阿梁接过水有些不敢相信。
快喝呀喝了嘴唇就不干了。 
阿梁看着她,点点头喝了一口水。那水有股特别好的味道,阿梁能感觉到它的清润蜿蜒进入他的体内。阿柳你真好!他说,我陪你去洗衣服吧!

行吗你不在灌模吗
 
灌好了等着它凉要好久呢。


一条大溪就在不远的地方。两人走到了溪边。 阿柳解开布包取出衣服来放进溪水洗涤了起来。阿梁捧起溪水来洗了洗脸,当他转过脸来时阿柳第一次清清楚楚看见了他脸庞的轮廓、线条和他脸上干干净净的肌肤。 他好英俊比他黑着脸的时候足足年轻了十岁!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你多大阿柳忍不住好奇问。
我也不大知道大概十八岁吧。你呢?阿梁说。
我十四。阿柳回答。

阿梁走过来帮她拧衣服。两个人在晃动的水中看到了各自的脸和身段也看到了身边的对方。两人都看呆住了 ---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形从这样一面镜子里反观到自己和亲近在身边的那个美好的他/ 的倩影。

TAG: 中篇小说 晨芳2112 虔谦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11-27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4271
  • 日志数: 134
  • 建立时间: 2009-07-21
  • 更新时间: 2019-03-0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