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的轮替节律——兼议美国大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0-20 05:29:36

查看( 164 ) / 评论( 2 )




一、在拙文《一篇读罢头飞雪》中,我试图将本我、自我和超我三种人格特质,与神魔化、诗化和学理化相对应,描绘中国文化的演绎线索,好像讲得通。这当然算不上学术,充其量是杂文式的思辨游戏。有趣的是,这个游戏还可以继续下去。即,体现族群意志的政治家们,很可能是被三种人格特质依次托起的。


本我型政治家,通常是集体潜意识的代表,具有民粹化和原教旨倾向,意志力和控制欲超强,富于激情和攻击性;超我型政治家,以理想化和自我约束力著称,思想和行为易受普世公理和道德规范影响;自我型政治家,工于权谋,善于表现,包容力相对较弱,价值和原则取决于能否为个人服务。


纵观历史,三种类型的政治家,在一定时期内,多为三个一组,相济互补。即便迫于时事压力,改变组内的排列顺序,也不会改变三种类型自成单元的格局。也就是说,不会在一个单元里,出现两个或三个相同类型的政治家。如果出现,说明该族群已失去产生差异的能力,人格特质过于单一。从这个角度,也可以判断一个社会是否正常。


以民国为例,孙中山无疑是超我型政治家,一生为复兴华夏和建立共和殚精竭力,品格高卓,功德永存。蒋介石和毛泽东两相比较,前者更接近自我型,后者更接近本我型。两人统治时间均较长,互有主次,不同阶段呈不同特征。蒋介石早期追随孙中山,也是戴着超我型光环的。当家后,便露出自我型本色,因无力收服各路豪强,导致政权覆亡。


毛泽东准确体现了这片土地的意志,以匪夷所思的本我型蛮力,掀翻蒋家王朝。然而,在大革命的氛围下,他的本我型角色,也同样戴着超我型光环。建国后,直至文革,按节律本应超我型“当值”,他却转向任性的自我型,疏离领导集体,惹出诸多事端。刘少奇等一应干将,实际承担起超我型的职能,“顺天应时”地将毛泽东边缘化。


时隔不久,毛泽东便将局势扳过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令人不能不相信,冥冥中的“节律”,轮到本我型当值了。文革中,毛泽东看似独步天下,实现自我型的成功“反扑”。实则是“洗尽铅华”,回归国族同体的民粹本质。一场本我的大火,将自我和超我烧了个干净。只剩下万众一心,共御外辱的狂热原欲。


台湾时期的蒋介石,也呈国族同体的本我型,将拥有超我型情怀和自我型风采的潜在替代者,死死按住。时光空流,天枢不转,直至寿终才撒手。蒋经国当然是超我型,难能可贵地审时度势,将私家政权,交付台湾民众。李登辉则是地道的自我型,机关算尽,自毁门墙,党、国、宗、族逐一抛却,“赤条条”皈依大和民族去了,实乃罕见的异数。


陈水扁号称“台湾之子”,是纯粹的本我型。以罕见的悍勇和乖张无序,推进台湾政治的本土化。把后台宗主搅得七窍生烟,屡屡斥之为“麻烦制造者”。马英九显然属于超我型,道德规范和普世公理,既是座右铭,也是他彰显于世的招牌。刚上任的蔡英文,就剩下自我型可以扮演了。她的师承和一贯的表现,也比较符合这个角色。


按顺序,下一轮的首位,应当是本我型,可以看作持续去中国化和遏制反对派的结果。政治挂帅历来是六亲不认和专事反噬的。极端的从不够极端的背面抄后路,更加极端的从尚存底线的背面抄后路。层层包抄,不留余地,直至最大边际。依此态势,蔡英文也将难逃本我型政治家的清算,籍口或许是“投机、妥协和无能”。


类似的游戏,别处的华人圈玩起来,也没有例外,何况饱尝政治挂帅之苦的大陆。中华文化旷达兼容的柔韧机制一旦失效,经济和社会生活格局必定收窄,呈刚性化。一场憋得太久的本我的大火,终将把自我和超我烧个干净。经短暂过度,民心思变,再度推出秉持中道的超我型政治家,以休养生息,励精图治。




二、后毛泽东时代的大陆政坛,已完成两组轮替。第一组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皆属邓公和诸帅监理下的管家角色,政治生命均未善终,三种类型特征仍然明显。胡耀邦克己奉公的理想主义倾向有目共睹,属于超我型;华国锋的原教旨秉性不容置疑,属于本我型;赵紫阳不无理想追求,却更善机变。夹在两者中间,只有自我型的位置可占了。


第二组自主性相对较高,轮替节律却是一致的,只是演绎机理不同。自我型的用心,多在个人风头上,施政大多点到为止,不较那个劲;超我型更注重理念的完善,操作起来比较容易被架空,想较劲也较不上;两届政期“飘”过后,社会呈现放任的丛林状态,只能由本我型的狠角色来收拾,不较劲不行了。


富于戏剧性的是,时势“虚晃一枪”,推出一个本我型和一个自我型来对决,最终没有太大悬念地由本我型胜出。民间人格特质的涌动,提供了实际的承托。自我型和超我型分别亢奋过,轮到本我型亢奋了。即使本我型政治家也怀有超我型和自我型的情结,渴望施展。但节律却以各种方式,迫使其恪守本分。


在政治空间,时间向来不是线性递进,而是“螺旋式上升”的。每种人格类型亢奋到顶点,都以为必将沿着“既定”方向更进一步,却往往事与愿违。淡出视野的异己阵营,明明已经式微,却浩荡地翻涌上来,人间又是另一重天。若问何以如此,答案在每个人身上。看似扑朔迷离,其实被节律锁得死死的。




三、在欧美国家,也同样存在政治家的轮替节律现象。精神分析学本来就是从欧罗巴人种的旺盛原欲和逻辑本能中滋生出来的。比如美国,特朗普异军突起,表现出本我型政治家的强劲爆发力。当人们痛斥他的某些言论酷似纳粹时,却好像忘了,小布什“要么站在美国一边,要么站在恐怖分子一边”的狂热口号,也曾被斥为纳粹言论。


特朗普和小布什,应属“同位镜像”。在上一组别,三种人格类型的特征相当明显。老布什是超我型,克林顿是自我型,小布什是本我型。按节律,这一组别的首个位置,应当是自我型。刚隔过一个超我型的奥巴马,不会让两个本我型挨得那么近。但是造化弄人,节律未变,角色特征却模糊了。特朗普“抢位”插了进来,于是引发一场混战。


希拉里起初遥遥领先,似乎是节律早就预备好的。然而,当她宣布施政纲领将大体沿袭奥巴马,支持率便有所下降。显然,被小布什的原教旨统御八年,又被奥巴马的政治正确钳制八年,再来个本我型或超我型,就把自我憋坏了。那些更加成熟和稳健的政治家,莫名其妙地被公众冷落,就因为在个人风格上,没有和奥巴马拉开距离。


希拉里虽然是自我型,但言行举止,却被国会和公众“修理”得近乎超我型了。她的施政表态,也将超我型路线进一步坐实。特朗普却“歪打正着”,接过希拉里丢掉的东西。不管他的主张多么本我,态度却是极端自我的。美国人从他身上,发现濒临消泯的,真实、硬朗、率性和自私的牛仔本色,引发大范围的共鸣。


美国人的自我和本我,有相似之处。从理论上说,自我介于本我和超我之间,是被超我约束的本我。两者的区别,犹如野马和带着鞍鞯的马。但美国人的自我,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本我。所谓“天之骄子”,无论怎样做都正确。并且,鞍鞯不是为了驯服马,而是为了迁就马。从这个意义上说,连超我都带有本我的色彩。


美国人的本我,有两个层次,一个是原生的、起家时的小镇牛仔;另一个是次生的、充当世界领袖的自由女神。特朗普和希拉里,恰好是两座“灵位”的酷肖投影。只不过一个是本我意志的任性宣泄,看起来像自我;一个是以本我为自我服务,看起来像本我,或超我。当然,这个自我,并非特指希拉里,而是美国人共有的自由女神情结。


特朗普的冲击力,本该没这么强的。无论从政治家的轮替节律,还是专业才能来考量,希拉里都应当是首选。但她已不像任国务卿时那样,富有性格魅力。美国的国际影响力,也有所下降。特朗普却携着本土经济的强势示范,貌似应一时之需。两人之争,如同发迹的小镇牛仔和衰老的自由女神之争,势头便互有消长。


据民调显示,排在首位的选择理由,不是拥戴自己喜欢的人,而是阻止自己讨厌的人,正应了福山教授关于“否决政治”的断言。然而,与利害负相关的、一般意义上的否决不同,这种否决,反映了民众内心,面临国家地位发生调整时的短暂惶惑。拿不准想要什么,却清楚地知道不想要什么,于是以“排他法”来做选择。


把特朗普看作“小丑”的人,忽视了他的主张中,包含的积极成分。即重振美国先民朴实、专注和乐观的建设精神,那也是一份伟大的遗产。纨绔子弟般的虚浮风气占压倒优势,未必是好事;把希拉里看作“骗子”的人,将美国的价值观,同个人诚信搅在一起加以怀疑。说明那种观念,来自媒体渲染较多,来自思辨和实证较少,因而抗冲击性较弱。


对中国来说,两人谁上台更有益呢?其实差别不是很大。奥巴马号称爱好和平,还是该干嘛干嘛,只比小布什稍微收敛一点。在美国力比多旺盛的胴体上,换上谁的脑袋都一样。即使行政领袖愿意收敛,仍挡不住军界将领执意妄为。谁也不愿意看着既有的强势,从自己手中失去,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妥协的,哪怕让千万人付出代价。


不同的是,希拉里的观点和做派,中国人比较熟悉。即使对中国不利,也知道大概是什么程度。特朗普就没谱了,不仅摸不着底,并且一再声明,要把商业欺诈运用到政治中来。希拉里是在明处耍刀,特拉普则像悬在头顶的剑,系着剑的那根线,也不怎么结实。让别人提心吊胆,是他的拿手戏。问题是,一旦失手,可不是毁一桩生意那么简单。


希拉里任国务卿时,中国恰逢超我型政治家当值,两国本有机会建立良好的关系。希拉里却没那个兴趣,她的最大本事,是向中国借钱,钱一到手就在中国周边挑事。像淘气的孩子,围着一间大屋子扔石头砸玻璃,全无章法可言,捣乱是无条件的,然后数数玻璃回去述职。并非她缺乏专业素养,而是不肯与意识形态相左的政治家诚恳呼应。


中国的本我型政治家上位,希拉里是出了力的。因为中国政府的形象,太像一个被戏弄的大凯子,本我型早已隐忍不下。超我型路线,卸任前两三年就失效了。这也等于告诫中国朝野,现代化是自己的事,别指望从到处标榜现代化的美国那里,得到真正的尊重和帮助。如果希拉里上台,将遇到一个她参与选择的强硬对手。


在意识形态上,特朗普不像希拉里那么亢奋。当然,不亢奋就不是自由女神了。但特朗普上台,对中国也未必亲善。牛仔的最大特点,是冲动任性,凡事以自我为中心。看似保守务实,也随时憋着“行侠仗义”,比为恶更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地为善。像小孩一样砸玻璃的可能性不大,像小布什一样什么都砸的可能性却较大。


从节律看,希拉里的胜面更大一些。在全球范围,自由女神还够再风光一阵,小镇牛仔是下一个角色。为此,中国要做好扮演魔鬼的准备,陪美国玩。自由女神保值和增值的主要手段,是制造对立面。中国即便不想当有形资产的凯子,也得当无形资产的凯子。反正中国这块肉,无论生熟,希拉里都吃定了。


如果造物公平的话,应该让希拉里和特朗普各任职四年,以成全两位号称史上最不受欢迎、最富有戏剧性和战斗力的候选人,同时不辜负最勉为其难的两拨人马,呐喊这些时日。美国的政治节操和中产阶级的颜面,被两位大神的恶斗,透支得可以。赶快熬过讨厌的节律,让稳健的、超我型的美式儒生,去重拾权力的尊严和洁癖吧。




四、在其它国家,政治家的轮替节律现象,也照样存在。比如前苏联,列宁是超我型,斯大林是本我型,赫鲁晓夫是自我型,特征十分清晰。制度变革以来,戈尔巴乔夫是超我型,叶利钦是自我型,普京是本我型,特征也很清晰。奇妙的是,在民选和限任的条件下,普京得以一再连任,支持率居高不下。


就像中国的毛泽东和蒋介石一样,任期较长时,不同阶段便呈现不同特征。三种人格特质依次当值,前面是人演,后面是天演,收官都落在本我型上。普京首任总统期间,也趋向超我型,有些书生气。一本正经地探讨宪政体制与共产主义体制的区别,把苏共历史上的理论家也扯出来。得出的结论,是按法律办事,也就是守规矩。


当小布什在全世界媒体面前,谆谆教导普京,什么才是合格的民主制时,他乖乖地听着。留给他的作业,是把自己的支持率降下来。也就是说,要让反对他的人足够多;当莫斯科遭到恐怖袭击,俄罗斯发起反击时,却被西方指责侵犯人权。而美国对阿富汗发动的报复性战争,却是正当的。普京只有委屈地申辩:“莫斯科人的血,也是红色的。”


然而,观念这只猛兽,血却是白色的。一个单体的人,或一个从历史中生长而来的群体,本我、自我和超我,都带着自身的性状。当三个层次全部被否定,仅由一个外部嵌入的超我来替代。其余部分,便陷入烂泥般的混乱和歇斯底里状态。去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列克谢耶维奇,在非虚构作品《二手时间》中,对此有详细记述。


那段时间,我恰好参与苏东贸易,间接见证了这种状态。由于国家彻底放手,一切被黑市操纵。最严重时,一夜之间,币值就从一美元兑三千卢布,跌至兑六千卢布。曾经自信乐观的人群,被阴郁、麻木和绝望的情绪笼罩。民调显示,每十个俄罗斯人,就有一个想自杀。看似经济和金融崩溃,实则是人格结构崩溃,让人痛感什么叫“能攻心,则反侧自消”。


与经济秩序的恢复相比,人格结构的恢复更为关键。普京在民众中所受的拥戴,就不难理解了。当北约违背承诺,实施第四次东扩,试图将乌克兰并入欧盟版图。俄罗斯不再隐忍,而是像正常国家那样,表现出本我的反抗、自我的独立和超我的坚毅。虽然受到西方国家联手制裁,普京的支持率,仍大幅上升。大多数人,宁愿和他一起“标着膀子干”。


希拉里屡屡在媒体上抨击普京,好像两人结了多深的梁子,无非是冷战那点残念。不可否认的是,每个国家的政治家,都首先是为本国民众和历史文化服务的。每个国家都没有义务,靠服务美国来印证自身的价值;也不大可能像电脑装程序那样,将本国的人格结构格式化,换上美国的本我、自我和超我,以求一份政治正确。


正因如此,对于美国的大选,别的国家也无权依据自身的好恶和利害关系,妄加评论。对每个国家来说,“政治准确”都比“政治正确”重要。因为准确离本我更近,正确离超我更近,本我的作用往往更大。从外部观察,总体印象是,希拉里显得更准确一些。除了本文杜撰的“节律”,还有她几十年的专业经验,以及政策的系统性、透明性和连续性等。


此外,希拉里还有一点,是特朗普没法比的。就是在形象上,她与民众心中的自由女神情结更契合。既然美国地位受到挑战,无论如何也要在这个世界上,灿烂地闪耀一下再退场。一下子转向小镇牛仔,弯子有点大。倘若特朗普落选,完全可以幽默地归结于此,如果自由之神的造型是男性就好了。


然而,就像“毛泽东思想”是中共集体智慧的体现一样,特朗普也不能完全称作外行,他身后的专业团队同样强大,并非没有获胜的机会。两人的竞争,表面上是正确性之争,实质上是准确性之争,他的主张似乎更接近具体事务。所以,将来不论他俩谁上任,也希望对其它国家的政治准确性,多一些尊重;对单方面推行美国的政治正确性,少一些冲动。


TAG: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6-10-20 08:54:44
喝茶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6-10-21 02:30:58
回复 2# 的帖子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0-09-2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5633
  • 日志数: 258
  • 建立时间: 2008-12-25
  • 更新时间: 2017-01-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