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杂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9-15 00:41:53

查看( 103 ) / 评论( 9 )


       1、每逢遭遇奥运会、G20峰会这类诉诸普遍人性的事,人群便加剧分裂,是一件怪事。如果涉及国家认同,抵触尚可理解。有些人爱国,有些人不爱国,是正常分布。但超越国家层面的事,为什么也如此抵触呢?总不能说有些人缺乏普遍人性吧?也许只是不愿意被“亿万人民,拥抱起来”的大麻袋装在一起而已。
        如果把麻袋比作场面文化,或体制,总有人试图划个口子逃出来。在成语中,这就叫”脱颖而出”。对一个社会来说,麻袋外才是底蕴所在。逃的方式有多种,陶渊明是一种,阿Q是一种,牛二也是一种。中国曾是陶渊明大国,后来是阿Q大国,再后来是牛二大国。现在是什么呢?加上埋头牟利和狂热追星,或许是混合大国。


         2、向东边扔一块砖头,西边却发出一声惨叫,这就是对称性。如同2和-2,绝对值都是2。中国古代数学不发达,就因为很难在纷繁的具象之上,形成清澈的抽象层,好像基因链存在天然残缺。抽象层在本质上是无机的,但在中国文化中,却如同敏感脆弱的软肋。向抽象层扔一块砖头,恨不得所有具象都发出一声惨叫。
        八十年代的启蒙相对完整,是由于在世界观外,方法论占很大部分。如系统、信息、控制、协同、突变、结构、均衡等诸多理论,汇集了西方近百年哲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成果。犹如现代性的阳光,晒化简陋的辩证法。倘若仅仅换一种宗教或主义去笃信,灵魂仍是阴冷的、中世纪的。不是启蒙,而是改变蒙的方式。


        3、政治罪和刑事罪,是否存在负相关的关系?比如美国,政治上堪称开明和自由,刑事罪的犯罪率,却高得邪乎。而且,平时可以把人告到倾家荡产直至入狱的多项罪名,选战中却可以通融,成为普遍接受的规则。表现得越像野蛮人,越符合政治文明。尼克松当年那点事,早已不算事,真是可惜了那位政治家。
        截然相反的是文革,政治罪极严苛,刑事罪却较罕见。“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是常态。偶尔冒出个罪犯,也很不寻常,公安多次设伏都没抓住,因为太能跑。一次在郊区小卖部,被一村民认出,从北京追到河北省才将他逮住。原来这村民是全市业余长跑冠军,又是中南海退伍特警。真乃时者,势也。法不灭他,天也灭他。


        4、从刚改革开始,出国就是中国人的一大向往。几十年间,陆续在国外扎根的同学、亲友、同事、邻里也有不少。虽然身份繁杂,却有一个共同点。但凡混得好的,态度大都平和、坦诚,对故国的进步由衷地欣喜,不足之处也能够谅解。混得差些的,诋毁起故国来,却比外国人还外国人,甚至比外国的贵族还贵族。
        混得好的,无非是勇于担当,有设身置地的能力。一个生意人曾说:“如果这个国家在你手里,你怎么办?”以这样的心智格局经营一个公司,怎能混不好?相反,从人家几十代人奋斗的成果里,讨一份福利,或许是幸运,却构不成傲视故国的理由。尤其是人家的军舰像八国联军那样,逼近故国,你有什么可亢奋的?


        5、雷洋的事,有许多版本,不知哪个接近真相。尽管案情朴素迷离,却不难想象当时的状况。明知逃不掉,却一再绝望地挣扎,像一只被链子拴住的动物,令人十分心酸。也许正是这一点,让很多人放不下、饶不过。仅用司法程序来解释,是无效的。像往常那样追究事主的身份背景,也兴趣不大。
        阿根廷曾有一位高空作业工人,非常害怕触电。一次不慎掉在安全网里,死状竟和触电一模一样。如果雷洋的确是“离奇”死亡,很可能是无法接受事情的后果。撤职、开除、家人的嫌弃,终生的污点等等。内心的恐惧,比想象中的触电强烈得多。而那个制造电流的机器,或许是体制,又何尝不是煌煌口舌?


        6、每个学科的基本原理,都不是很复杂。如果像小孩拆闹钟一样,把它来回组装几次,摸清其中的构造和传动程序,再看表面的指针旋转,就容易理解了。如果没有这份好奇、认真和勇气,以及把零件组装回去的细心、耐心和整体意识,只能没完没了地从外部猜,或对指针的角度、刻度和运行轨迹,做津津乐道的分析。
        06年的时候,《时代周刊》评出全年的封面人物,是一台电脑,名为“you”,标志着网络时代的到来。10年间,网上网下互动频繁。当年以疯传政治八卦为乐的,至今仍在传。如果像孩子拆闹钟一样,把原理探究一番,或许已经是专家。伟大的网络,害起人来不亚于文革。将来回想,会不会也有锥心蚀骨之痛?


        7、每次大灾,都是当兵的冲在前面救助,理应表达敬意。想找图片转发,前面的引语却有些添堵。比如许多士兵坐在现场啃馒头,本来就够辛苦的,引语却说是因为其它食品含防腐剂。这样说的话,毒馒头和毒面粉也是有的,即使无毒,转基因面粉还“断子绝孙”呢,是不是应该绝食?不知讲这种话的,平时吃什么食物。
        中华文明在本质上,就是抗灾文明。一个文明单元能在多大空间范围抗御各种灾难,就以多大空间范围延续下来。除人力抗御外,还有心力抗御。即以生的本能抗御死的本能。中华民族之所以能从举世罕见的灾难中,一次次复元,不一定是生的本能足够强大和美好,而是死的本能太过阴损、刻毒和猥琐,难成气候。


        8、俄罗斯套娃,貌似童趣,却更富哲学隐喻。每一层外部空间,都是用来突破的。一旦被领悟力征服,便成为自我的一部分。是固化的词语层,也是外化的本质层。一层层扩展,直至最大边际。从外层看内层,会发现可笑的迂执。由内而外的生发,是有机的、可靠的。由外而内的拆穿,往往附带着痛感和恨意,需要反复修补。
        由内而外是思想,由外而内是心灵。思想每向外扩展一层,心灵便向内收缩一层。开阔的智慧和纯净的童趣,多是同步的。没有这动态的、双向的层次运动,思想和心灵,便如同一团混沌的泥塑。或者反过来,童趣向外扩张,成为任性的表演;思想向内收缩,成为僵化的教义,套娃就异化了。还不如泥塑,木讷近仁。


        9、台湾旅游车起火一案,经警方缜密勘察,真相大白,原来是司机刻意而为。一个被判有罪即将服刑的人,为什么还能从事与公众性命攸关的工作呢?台湾没有政治罪和言论罪,当然是好的。但对刑事罪的管理,似乎太宽松了。是社会容忍度较高呢,还是法不责众?不幸的是,大陆人往往成了这种宽松的牺牲品。
        这起案件,应与两岸的隔阂无关,而是一起针对无辜平民的恐怖犯罪,与其它地方的恐怖犯罪是一个性质。把案件提升到政治和意识形态层面,是没道理的,但不谴责也是没道理的。其它地方的恐怖犯罪,死几个人国家都要发声,网络上一片小蜡烛。大陆人死这么多、这么惨,连一点反响都没有,岂不是很奇怪?


        10、人类文明的自然状态或本真状态,是舒展的、千头万绪的。冷战之恶,就在于把文明的丰腴肌体,剔除得只剩下干巴巴几条观念的筋。无论思维和语境,都像电影《异形》中,那只寄生在人体中的、佝偻的、长着尾巴的怪兽。终结冷战,或清算冷战,是让生命回归自然和本真。而不是从冷战的这一极,跳到那一极。
        孕育怪兽的肌体,一旦脱离怪兽,便生出无尽的失落感。克服的方法有两种:一是重建文明和生命的本真系统;二是用正确的怪兽,替换错误的怪兽。由于生命的本真系统,对怪兽具有天然的排异性。因而正确的怪兽,常从这种排斥中,感受到类似错误怪兽的压力。在强化自身正确感的同时,也强化着深刻的孤独感和绝望感。


        11、英国公投,中国人旁观评说,有什么不可以?这就如同,中国足球出不了线,却照样可以看世界杯,褒贬任何一支球队。谁规定的没出线国家观众不许评说,或只能为某场比赛的某一方欢呼?英国公投以微弱差异分为两种意见,中国旁观也分为两种意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否定表达意见的权利才是不正常的。
        据说有人做过实验,300个智商超过120的教授公投,形成的集体智商却不到100。这并不难理解,就像中国球员个人能力很强,协作起来却总输一样,就当作“看不见的手”在恶作剧好了。肯尼思-阿罗教授曾推算出一个“不可能”定律,证明普选在数理上的悖谬,为此还获得诺贝尔奖,他可不是纳粹分子。


        12、中国小农斗士的崇美,未必是现代意义的开化。若论福利水平和人际伦理,欧洲特别是北欧更突出一些,但很少被认可。因为小农斗士不过是地主政治的倒影,最崇仰的是不受约束的霸权自由。国内地主政治没自己的份,就虚拟地站在国际地主政治立场上,毫不费力地高出一头。谁敢说美国坏话,就和他急。
        地主政治就是不受法理政治约束的强权政治,小农斗士就是没成事的地主政治,是农民起义骨干的现代翻版,与现代意义的民主志士是有区别的。小农斗士只要自己不是既得利益者,就敌视和试图毁灭一切建设成就。民主志士则承认一切社会进步和现代化建设的努力,讲究奋斗的策略和可操作性。


        13、陪老人看电视,总希望赶上好剧目。陆续赶上不少,真是打心眼里感激。替自己感激,也替老人感激。奇怪的是,好剧目总有电视台重播,再看还是好剧目。有时觉得,两三集电视剧加起来,稍稍加工,就是非常好的电影,可是很难赶上一部好电影。好像电视剧总体质量高于电影。电视剧像糖的多,电影像香精的多。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可能和受众的群体差异有关。电影观众主要是年轻人,必须追求情节传奇和视觉效果的刺激;电视观众主要是中老年人,只能在生命经验和内心感受的细节上下功夫。而且,电视随时可以替代,稍不称意就换台;电影靠宣传忽悠人,一进影院就被绑架了。前者像良性民主,后者像劣质民主。


        14、丘吉尔有一句名言:政治家应当没有信仰。并非真的应当没有信仰,而是即使有信仰,也不应带入个人的政治实践中去。因为在一神教地区,信仰的狂热会导致对异教徒国家和地区的明显敌意和政策倾斜;在非一神教地区,信仰狂热则会使政治家成为拉一派打一派、人为制造分裂的发动机,有悖统领整个社会的使命。
        当信仰的负面作用过大时,就不是美德了。而是一种不识时务、不通人情的腐败,也是一种自恋得昏了头、近似撒娇的幼稚。好像不论怎样做,别人都得兜着。既然客观效果,相当于用自己的蛮力来击打自己,为什么还要放任下去呢?这种中世纪式的执拗,无论冠以什么现代词汇,都不可避免地派生着中世纪式的专横和凶狠,是很危险的。


        15、在网络上看到两个视频,转发量很大。一个是有些身份的中年妇女,列举伊斯兰教的种种不堪,试图让人们相信,那是一个坏宗教。另一个是两位青年,在街头随机向路人展示,古兰经中宣扬暴力的段落,路人无不予以痛斥。待两青年揭去封皮,露出里面的圣经,路人错愕之余,只是尴尬地笑笑,不作任何评说。
        伴随恐怖主义在全球泛滥,人们开始质疑那些宽容和感化穆斯林的做法。但不论怎样质疑,这件事也不可能反过来做。如果像希特勒对待犹太人那样对待穆斯林,现代文明世界,就比伊斯兰国还伊斯兰国了。何况把人家数千年繁衍生息的家园,“炸回石器时代”,指望他们比学者还要客观冷静,也不大可能。
        每种宗教都有排斥异己的内容,就看哪种教徒更热衷实施、更具有侵害性。以此而论,似乎还轮不到穆斯林。尽管如此,也不能因为犯罪率高,就将所有教徒视同罪犯,从根本上否定该宗教。毫无疑问,以不确切的理由,发动变相的宗教战争,是冲突加剧的主要原因。平日煽动对立情绪,则为战争的轻率发动,提供了机会和能量。


        16、英国政府通过7年调查,用大量细节证明,布莱尔参与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是一场非法“入侵”,这种求真求实的态度,令人尊敬。但南海仲裁后,联合国和国际法庭,都声明与己无关,西方主流媒体仍把仲裁安到他们头上,就失去专业精神,有点耍流氓了。同时这也说明,不把仲裁安到他们头上,就缺乏合法性。
        发展中国家知识分子崇尚西方,原因之一,就是新闻不受强权摆布。当这种信念受到愚弄和打击,就很难坚持下去了。只能选边站队,“屁股决定脑袋”。包括发达国家在内,遍及全球的民粹化浪潮和军事化浪潮,其实就是普世价值崩溃浪潮。没道理可讲,只能各回归各的原教旨。媒体政治无底线,最终把自己也玩儿死。


        17、读书就像吃白菜,有三种境界。第一种是吃下去消化掉了,无论内外,都不着痕迹,转化为综合活力和健康系数;第二种是吃下去后,从身上长出来,羽毛一样绚烂纷披,走起路来哗哗响,十分惬意和自豪;第三种是吃下去后,自己变成白菜,连虱子都是菜虫的模样,却并不慌张,且深以为傲,因为已和经典同体。
        一个人如此,一个社会也如此。吃人家的白菜,长自己的精神,是为上境;拿人家的菜叶装饰自己,白白热闹一场,叶子萎了,世运也黄了;最不济的是赌咒发狠变白菜,却变成坟头的蒿子。除了供人祭拜,只能弄出些烟火,熏熏蚊子,闲话物种变异的苍凉。当然,忌惮不消化,拒绝吃白菜,身子骨虚,也撑不了太久。


        18、奥巴马好像临近卸任感慨万端,发表了一篇诗意盎然的讲话。从和平主义的立场,把人类历史梳理一遍。这种诗化的泛生命膜拜,可以巧妙避开对战争责任的直接评判,也可以把罪与罚私下扯平,与靖国神社的宗旨有所契合。对日本贵族和平民来说,虽未道歉,也算得上是一种优雅的抚慰。
        从篇幅看,讲话有点长,不符合大国领袖应有的节制,却不乏拉美文学奔放饶舌的风韵。在亚太地区,美日两国太互相需要了。特殊场合表态,不仅在于说了什么,也在于说得够不够多,数量也是检验诚意的一项指标。相对所要达到的目的,这点成本太划算了。可见,“化干戈为忽悠”,是一个不错的政治技巧。


        19、文体无非是游戏规则,在地上画几个格,构成框架,用石子在里面对弈,是一种方式。利用现成的框架,把身心投进去戏耍,也是一种方式,比如攀岩。冲浪的框架则是柔软的,瞬息万变的,似乎框架和对手已融为一体。从理论上说,规则的种类可以无穷尽,文体的变异也几乎没有成本,就看玩心是不是足够强盛。
        微博文体,是由IT技术规定的,容量却和词牌相似。如果转发,就成了上下阙。再转发就挪到后台,不显示了,只能是上下阙。无形中也促成“赋比兴”中的“兴”,先言他物,引出所要表述之物。而且,这是不是与《易经》中的别卦有关,不得而知,功能却是相通的。每一别卦,都契合自足,实现个中的意义流转。


        20、每个人每天做的事、接触的人、读的书、想的问题是不同的,触动的记忆和情绪,更是千差万别、纷纭莫测,微博和微信便成为记录这些内容的载体。谁也不知道自己的表达,会不会恰好冒犯哪个熟识的人。但刻意忖度的话,是顾不过来的。此外还要考虑有关部门的规矩和管理员的口味,可能一词不合,帖子就没了。
        这种情形,与蜘蛛织网很相似。第一次织,带着天生元气,图案张扬而华丽。打破再织,网便有所收缩,图案也变得不规则。反复几次,蜘蛛就乱了,丝畏葸地缠成一团,好不凄凉。不同的是,有些网的确毁于风雨,有些只是蜘蛛犯嘀咕,自动卸除了华丽的本能。正常的社会和教育,就在于开发和维护这种本能吧。



[ 本帖最后由 老周 于 2016-9-15 00:41 编辑 ]

TAG: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6-09-16 12:31:32
来读。喝茶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6-09-16 13:07:47
在网络上看到两个视频,转发量很大。一个是有些身份的中年妇女,列举伊斯兰教的种种不堪,试图让人们相信,那是一个坏宗教。另一个是两位青年,在街头随机向路人展示,古兰经中宣扬暴力的段落,路人无不予以痛斥。待两青年揭去封皮,露出里面的圣经,路人错愕之余,只是尴尬地笑笑,不作任何评说。
————

从旧约开始就有“排他”性了,还讲暴力复仇。这个是基督教二元中的一元,改不了的。个见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6-09-18 03:29:47
回复 3# 的帖子
从圣经衍生出犹太、基督、伊斯兰、天主、东正等几大宗教,当今世界冲突最激烈的,恰恰在这几大宗教之间。
黑光的个人空间 黑光 发布于2016-09-18 12:23:34
来读,受益
黑光的个人空间 黑光 发布于2016-09-18 12:50:11
基督教从犹太教内部衍生,实乃犹太教的异端。天主教、东正教、新教都是基督教的分支,可同归为基督教。只有伊斯兰教以《旧约全书》翻花样,冠以真主之名,搞出另样名堂。最终是基督教帮助犹太人复国,而伊斯兰教与犹太教、基督教死磕到底……
黑光的个人空间 黑光 发布于2016-09-18 12:52:49
近几十年来伊斯兰教内部派系死磕也毫不逊色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6-09-19 00:48:43
回复 7# 的帖子
都是血性比较足的。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6-09-19 22:06:44
回复 6# 的帖子
有意思。如果基督教是犹太教异端。那南禅宗就是印度佛教的异端与革命者了
风神的个人空间 风神 发布于2016-09-23 04:39:20
似乎没有不功利的信仰,比如佛让生命轮回;上帝让人上天堂;老子让人成仙;马教让财富泉水一样迸发等等,万一“不善”其后果不堪设想!只有科学不许诺什么,而且在不断否定之中完善自身。现代有政治理想的人大多信了科学了,而科学却在不断解构文明、消灭信仰甚至制造恐怖!科学造就新的精英阶层,让平民愚蠢地度日...... 问好各位先生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0-12-0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7434
  • 日志数: 258
  • 建立时间: 2008-12-25
  • 更新时间: 2017-01-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