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冲突下的粉红、粉绿和粉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8-01 21:59:57

查看( 134 ) / 评论( 2 )

 

粉红这个词,来自网络文化丰富有趣的演绎,可分为前微博和后微博两个时期。前期特指温情化、感性化的时政小资,后期泛指具有爱国情怀和攻击倾向的底层青年,以十七、八岁到二十多岁的女青年居多。与五毛 洗地脑残等侮辱性的称谓相比,小粉红显得旖旎一些。至于其它衍生的内涵,就无须计较了。

 

粉绿并非流行的概念,但作为既有的现象,已经在境内外网络上,同“粉红”对峙多年。粉绿顾名思义,秉持海峡那边绿营的立场,同样以年轻人为主。近来争执升级,缘于一部大陆电影选用台湾演员,却被粉红翻出台独旧账,群起抵制,制片方不得不换人,从而引来粉绿的声讨。

 

粉白粉绿一样,论坛时期就是粉红的对头。微博出现后,更是繁盛一时。粉白大抵是公知的粉丝群,也以年轻人为主。需要说明的是,并非议论公共话题的知识分子,都可以称作公知。确切的称谓,应当是普知,即代表普世价值、对政府持批判态度的知识分子。粉白将这一定义,简化为反政府。

 

与政府观点相同或相近的知识分子,是不能称作公知的,因为有邀宠之嫌,他们往往是粉白 的攻击对象。中间派知识分子有时批判政府,有时却说政府的好话,也不能称作公知,顶多可以称作独知,即独立知识分子。独知势单力孤,议论起公共话题来,却少一些牵绊。可以对所有阵营加以指摘,也招所有阵营讨厌。

 

粉红、粉绿和粉白,看上去一派初春景象,其实可没那么简单。他们代表着社会最鲜活的力量、最灵敏的骚动,却也牵连着身后成年人藏得最深的情结。每一阵风潮,初春的气息和深秋的味道,都是混合在一起的。从他们身上,可以观察整个社会肌体的状况。望闻问切,提供的,是直接的、也是不可替代的参数。

 

此番小粉红冲击麦当劳,形成千夫所指的局面,连一向死掐的官媒和公知,也罕见地站到一起,堪称奇观。既然各阵营空前一致,就剩下独知能帮着说几句话了。帮粉红说话,并不是赞成他们妨碍企业经营、损害公众利益,而是出于拆解时事谜团的兴趣,看一看这阵风潮,到底是怎么回事。

 

1、众所周知,每次社会事件,都是由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策划,其他人傻乎乎地追随。网络时代,别有用心已超出意识形态的范畴,带有游戏的性质。包括哗众取宠的表现欲、操纵群体事件的成就感、耍弄他人的恶作剧心理等。追随者也大多是被一时鼓动起来,表达即兴的诉求而已。至于贴什么标签,要依局势而定。

 

2、官媒都是提倡爱国的,与粉红应属同一阵营,为什么也不买帐呢?显然,这和爱不爱国没有关系,只要是聚众闹事、扰乱社会秩序,就一律反对,喊什么口号也没有用。这等于告诉后来的策划者,在现有体制下,他们最好钻的一个空子,被堵住了。要想实现自我,只能走常规途径。

 

3、公知与官媒的契合,纯属偶然。由于总被粉红指责,不胜其烦,终于逮住他们荒唐的丑态,便一拥而上,以泄积愤。公知并不反对上街闹事,只是这次主题不对。如果标语上写的是民主,情况就不同了。粉绿也一样,如果标语上写的是占中,即使蠢也显得萌萌的。争取游行和集会自由,只包括自己认同的人。

 

4粉白粉绿一致,是不言而喻的。表面上反对冲击门店,实际上反对的是冲击的理由,即爱国。在粉白看来,爱国就是冥顽不化、抱残守缺、抗拒社会进步;在粉绿看来,爱国无非是爱大陆,爱外来政权,带有强迫的性质,均应无条件抵制。直接向政府叫板行不通,只有拣粉红这个软柿子捏。

 

5、南海局势升温后,大批美国军舰向中国周边集结。年轻人特别是敏感的女孩子,难免感到紧张,毕竟全球6000多万难民,天天在那里示范。所谓爱国,更多地是出于维护和平家园的本能。对此,粉绿是感受不到的,那些大兵几乎就是自己人;观念亢奋的铁杆粉白,甚至将他们视为解放者;唯有粉红兀自惶恐。

 

6、近代以来,中国饱受外敌欺凌,成年人已经习惯了,年轻人却还是要计较的。为什么十平方米的礁是岛,五十万平方米的岛是礁?为什么国内花钱买仲裁是罪,国际上花钱买仲裁合法?为什么五四反对二十一条是爱国,现在反对不公正仲裁却挨骂?等等。粉红的这些发问,未必都是出于无知。

 

7、冲击麦当劳的行为,受到全社会的责难,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购买力太寒酸了。如果像日本人和韩国人那样,号召购买国产车、支持民族工业,是不是就高贵得多、正确的多?可惜中国的中产阶级是不会这么做的。年轻人那点可怜的爱国心,只能当作笑料,这里面是不是也有势利的因素在作祟?

 

8、从各阵营的批判中,可以看出露骨的傲慢。比如来自官媒的、主子对家奴的傲慢;来自公知和粉白群体的、智者对愚者的傲慢;来自粉绿群体的、优等种族对劣等种族的傲慢等。蠢货贱畜支那猪等,肆意往他们身上招呼。且不说这些傲慢是否成立,如此对待一群文化水平有限的年轻人,恐怕也算不上文明的行为。

 

9、每次社会风潮泛起,官方扶持的粉红领袖,都要昂然地表一下态。在粉白粉绿眼里,那几乎和冲击麦当劳差不多。粉红却需要硬着头皮把哄笑捱过,再表达自己的心声,以免好像在附和。这前后左右夹击,也真够应付一气的。是小粉红在向全社会撒娇,还是全社会在向小粉红撒娇,真有点说不清楚。

 

10、曾有一项近似的调查,考察粉红的人数。有类似政治倾向的,约占总人口15%。另有较强爱国情怀的,比例大致相当,其中30%处于粉红年龄段。7亿网民中,这个年龄段约占80%。推算下来,粉红网民约在1亿左右。冲击麦当劳的是多少人呢?不到十万分之一。用少部分人的行为涵盖整个群体,显然不恰当。

 

如果对以上现象有所了解,并愿意承认,就不会看到几张冲击麦当劳的照片,便对所有粉红加以谩骂了。爱国是一种天然的情感,涉及种族、语言、风俗、信仰、自然环境、劳动方式、文化规范、利益归属等众多因素。除了习惯和依赖,也包括功效的砥砺和选择,不以政体和意识形态为转移。当这种情感变得激烈起来,很可能是和平生活受到威胁。

 

几年前,美国已明确提出,要将战略重心转移到亚洲来,但那时只是抽象的概念。如今炮舰像百年前一样逼近家门,政治、经济、外交和舆论交锋日趋白热化,感受自是不同。特别是曾给中国带来深重灾难的日本,比美国表现得还积极。对此,国民有所反应是正常的。少部分人行为幼稚,不说明应该全体没反应。

 

粉红粉绿粉白,大多还处于学习阶段,沉浸在童话般的青年社会氛围中,认同一切美好的事务,在相同的歌星、影星、流行文化和时尚消费的伴随下成长,就像同一条流水线加工出来的产品,具有很强的相似性。却被艰深的老人政治牵扯,卷到文明的冲突里来,不得不接受尴尬对立的现实。

 

粉红的尴尬在于,在最底层的位置,以最敏感、最脆弱的方式,承受着文明冲突的最大压力,却又是最没有权利表达这份压力的。既无能力抵抗,也无能力分辨。不分青红皂白的排斥,使自己的表达,接近非理性的浑噩本能。不仅招不来降尊就屈的理解,也引不起感同身受的同情,只有无奈地隐忍和自行消化。

 

粉绿的尴尬在于,作为冷战的产物,又同文明冲突和国际博弈搅在一起。被他人当作工具,却不愿承认从属的命运,竭力向业已终结的冷战上靠,以拼一份政治正确,又难以自圆其说。在价值认同、文化认同、利益认同的漩涡中打转,只能以本土意识为立足点,却得不到几大势力板块的认可。如此扭曲的关系,真够伤脑筋的。

 

粉白的尴尬在于,粉绿的民粹化诉求,毕竟有落脚之处。粉白的诉求,却建立在纯粹的观念之上。一旦冲突加剧,不论市场体系、产业体系和基础设施体系等,都难免损坏或崩塌。到头来才明白,一份疆土,一份安全和福利,除了不爱的国,无处可以承托。把反民生当作反政府,是一场充斥着正确幻觉的、文明冲突的欺诈戏。


TAG: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6-08-02 04:05:09
问好,喝茶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6-08-02 21:15:25
回复 2# 的帖子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0-12-0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7505
  • 日志数: 258
  • 建立时间: 2008-12-25
  • 更新时间: 2017-01-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