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毛鸡蛋和街头政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6-23 01:41:49

查看( 145 ) / 评论( 29 )

 

        诗人似乎必须自恋一些,他周遭的事物,以及他所感所知的一切,都藉由这份自恋,成为被恋的客体,氤氲着某种特异气象。只不过,自恋的合理性,是有前提的,就是要含有足够的生命之爱、人伦之爱、文艺之爱和真理之爱,否则氤氲的只是个人荷尔蒙的气息。而且成熟的诗人,一旦脱离创作,可以立刻从自恋状态中跳出来。

        在“什么是美”这个议题中,性动力转移说,是主要观点之一。性动力水平不同,转移的方式也不同。可以山呼海啸,也可以空灵清虚。直接从性动力入手,探求生命的神妙韵味,也可以抵达美学至境。用道德评判美学,是一种价值错位;把美学规律当作道德制约,同样是一种错位;用性动力转移半成品冒充美学,更是一种错位。

        有一种东西,与“性动力转移半成品”十分相似,就是路边摊简易加工的“毛鸡蛋”。敲开蛋壳,里面的鸡快要发育成形了,羽毛已经长出一些。敏感的人,不免毛骨悚然,这和灵长目堕胎有什么区别?就像那些半成品诗歌,总带着生硬的、舍我其谁的蛮劲。却也透出一丝怅然和懵懂,以及令人怜惜的稚嫩和无辜。

        由此想到街头政治,那不也是生命的诗吗?看着未成年的大孩子们,被幕后的成人驱使,热血贲张地喊着口号,以激烈的手段参与社会运动。头脑中很容易生出“毛鸡蛋”的意象。好像生命未发育成形就定型了,蜷缩在符号的壳子里,被政治正确的滚水煮熟,一生再难有健康自然的舒展,很难说不是一种残忍。

        学校难道不应该着重培养文化内涵健全的人格吗?然后在此胚床上,滋生深厚的专业创造力、富有人性的社会建构力、依据宏观情势通盘考量个体命运的判断力等。当知识和经验准备不足时,让年轻人过早过深地卷入社会运动,极有可能使他们变异为单一的、畸形的政治动物,无论对自身成长还是社会进步,都未必有益。

        毛鸡蛋是用来“大补”的,但补的是谁?肯定不是毛鸡蛋,而是急着将他们煮熟并且吃掉的人。大陆用深重灾难换来的教训,就是不能指望政治动物进行有效的经济和文化建设。将嗜血的、癫狂的政治动物,驯化为和平的经济和文化动物,是非常困难的。一代政治动物,起码要用两代人的时间进行种性改良。

        良性的民主制度,不是政治动物的游戏,而是经济和文化动物的游戏。良性的新权威体制,也要靠经济和文化动物维系。政治动物向来以政治恶斗为最高乐趣,倾向于将任何制度都变成坏制度,不论身处什么位置,都不惜以牺牲全社会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就像电影《狼图腾》中,把马群赶向冰湖的狼群一样。

        由此回到诗歌,会发现自恋的、个人荷尔蒙气息强烈的诗人,狼性也更强烈一些。放到前述背景下,可以看作政治动物令人欣慰的进化。而狼性的必要遗存,则是诗歌获得张力和色彩的神秘源泉。马尔库塞提出的别出心裁的“革命道路”,也正合此意。即通过文艺宣泄,使异化的人性回归。 “三M”当中,这是唯一不带血的路。


TAG: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5-06-23 12:52:22
只不过,自恋的合理性,是有前提的,就是要含有足够的生命之爱、人伦之爱、文艺之爱和真理之爱,否则氤氲的只是个人荷尔蒙的气息。而且成熟的诗人,一旦脱离创作,可以立刻从自恋状态中跳出来。

——————————

言之有理
来读,喝茶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5-06-23 15:15:32
学校难道不应该着重培养文化内涵健全的人格吗?然后在此胚床上,滋生深厚的专业创造力、富有人性的社会建构力、依据宏观情势通盘考量个体命运的判断力等

——————

这个教育体制本质上没有这么一个使命与功能吧?哈

[ 本帖最后由 海客 于 2015-6-23 15:17 编辑 ]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5-06-23 15:16:41
《狼图腾》不看的。人性不是狼性,它这个比喻很LOW,制作了一个语境圈圈,套了不少人进入呵呵


个见

[ 本帖最后由 海客 于 2015-6-23 15:29 编辑 ]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5-06-23 16:06:01
回复 3# 的帖子
这个,逐渐接近吧,看不同文化环境中的同龄学生在一起玩耍交流,差异并不是很大,比想象的小。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5-06-23 16:08:42
回复 4# 的帖子
你如果看了狼图腾,就明白这句话的惨烈之处了。那未必是个语境圈圈,却是一个太有象征性的政治圈圈。国际一流导演的作品,还是有水准保证的。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5-06-23 19:26:34
回复 6# 的帖子
那就看看吧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5-06-23 19:28:54

QUOTE:

原帖由 老周 于 2015-6-23 16:06 发表
这个,逐渐接近吧,看不同文化环境中的同龄学生在一起玩耍交流,差异并不是很大,比想象的小。
这个真是不可能那么小一下子看出分别,起码,人家不用从小就看弱智愚民的卡通片《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呵呵


另外,“恶法“(包括恶劣文化生态环境、社会大环境)容易使好人变坏——不分哪个国家,纳粹德国还是本朝人治之国

[ 本帖最后由 海客 于 2015-6-23 20:20 编辑 ]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5-06-23 22:43:49
回复 8# 的帖子
还是取决于自己的选择,孩子的所谓社会,首先是家庭。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5-06-23 23:52:23
回复 9# 的帖子
说得好!


其次呢?其次的孩子漫长几十年呢?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5-06-23 23:57:19
回复 10# 的帖子
幼年的家庭教育,格局已经定下了,一生管用,就像造一辆车,剩下的只是不断加油,改装的余地很小。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15-06-24 02:00:45

QUOTE:

原帖由 老周 于 2015-6-23 23:57 发表
幼年的家庭教育,格局已经定下了,一生管用,就像造一辆车,剩下的只是不断加油,改装的余地很小。
也是哦!
莫笑愚de午夜骊歌 莫笑愚 发布于2015-06-24 07:52:37
回复 1# 的帖子
自恋的合理性,是有前提的,就是要含有足够的生命之爱、人伦之爱、文艺之爱和真理之爱,否则氤氲的只是个人荷尔蒙的气息。而且成熟的诗人,一旦脱离创作,可以立刻从自恋状态中跳出来。
莫笑愚de午夜骊歌 莫笑愚 发布于2015-06-24 07:53:22
回复 1# 的帖子
敲开蛋壳,里面的小生命快要发育成形了,羽毛已经长出一些。敏感的人,不免毛骨悚然,这和灵长目堕胎有什么区别?就像那些半成品诗歌,总带着生硬的、舍我其谁的蛮劲。
莫笑愚de午夜骊歌 莫笑愚 发布于2015-06-24 07:54:22
回复 1# 的帖子
看着未成年的大孩子们,被幕后的成人驱使,热血贲张地喊着口号,以激烈的手段参与社会运动。头脑中很容易生出“毛鸡蛋”的意象。好像生命未发育成形就定型了,蜷缩在符号的壳子里,被政治正确的滚水煮熟,一生再难有健康自然的舒展,很难说不是一种残忍。
莫笑愚de午夜骊歌 莫笑愚 发布于2015-06-24 07:54:59
回复 1# 的帖子
狼性的必要遗存,则是诗歌获得张力和色彩的神秘源泉。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5-06-24 19:32:29
回复 16# 的帖子

亮子发布于2015-07-05 21:32:04
“良性的民主制度,不是政治动物的游戏,而是经济和文化动物的游戏。”这句话是再同意不过了,可是我觉得应该不是由于恶斗,而是为了减少人治,加强稳定性。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5-07-06 16:06:47
回复 18# 的帖子
减少人治就是法治啦,那是在文化范畴的。政治文明是文化的核心形态。

[ 本帖最后由 老周 于 2015-7-6 17:38 编辑 ]
一宁的个人空间 一宁 发布于2015-07-10 15:31:43
读完,深刻
毛鸡蛋、街头政治、荷尔蒙气息,“学校难道不应该着重培养文化内涵健全的人格吗?然后在此胚床上……”
想到了一部偏门的小说,俄国作家别雷的《彼得堡》,写的就是这种毛鸡蛋街头政治大潮中个人心路认识的演绎,比较切合楼主谈的题目。1905年的彼得堡,或者说上世纪初的俄国本身就是个毛鸡蛋,而这个毛鸡蛋,很遗憾,它的荷尔蒙气息至少在半个世纪里成为包括本民族在内追求自由各民族的灯塔。
学校难道不应该……?算了吧,全文唯独这一句不能苟同,楼主抱歉,教堂都做不到的事儿就别指望学校了。
诶,扯到此处突然想起前个月大学同学聚会,席间某同学爆料:“同志们,知道咱校某某学院院长吧?被撤了!啥情况?在酒吧为了个小姐与人争锋吃醋,被人用酒瓶子砸了头,鲜血直流,他可是国内权威研究莎士比亚的呀,当年开大课读莎翁那也是读得涕泪横流啊!”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15-07-10 21:10:35
回复 20# 的帖子
谢谢!你的议论也很深刻,尤其是把上世纪初的俄国比作毛鸡蛋,的确是这么回事,半生不熟的革命,祸害深重。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4-05-2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24877
  • 日志数: 258
  • 建立时间: 2008-12-25
  • 更新时间: 2017-01-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