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我的诗歌老师》系列之一:聂鲁达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25 06:14:31 / 个人分类:随笔美文

查看( 273 ) / 评论( 13 )
《我的诗歌老师》之一

聂鲁达:最初的激情


张祈




最早读到聂鲁达,是花城出版社的64开袖珍版《诗与颂歌》,译者是王央乐先生。由于篇幅的限制,这小册的诗集里收录的诗不太多,除了早期的《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和晚期的《爱情的十四行诗一百首(节选)》,余下的只有一些日常事物的诗和几首稍长的政治诗。
我那时还不到二十岁,吸引我的主要还是爱情诗,王央乐先生的译笔很美,很多诗句都译得可记可诵。比如这一首:

我死时我要你的手按上我的眼睛:
我要光明,要你可爱的手中的
麦穗的清香再一次在我身上飘过,
让我感到改变了我命运的温柔。

我要你活着,在我沉睡了等待你时,
我要你的耳朵继续听着风声,
闻着我们一起爱过的海的芬芳,
继续踩着我们踩过的沙滩。

我要我所爱的人继续活着;
我爱过你,歌唱过你,超过一切其他,
因此,你得继续绚丽地如花开放,

为了让你做到我的爱要求你的一切,
为了让我的影子在你的头发上漫步,
为了让人们懂得我歌唱的缘由。

《爱情的十四行诗一百首(86),王央乐译》

对于一个青春萌动的年轻心灵来说,这样的诗句是难以忘怀的。当然,除去情感的真挚和优美,我也通过这些诗学会了自然意象的运用和语言的节奏的把握。这些爱情诗告诉我,诗是表现而不仅是表白,有效的重复能够给诗歌带来强大的感染力。
聂鲁达的爱情诗具有惊人的震撼力,直到现在,他的一些爱情诗还经常排名在许多诗歌排行网站的榜首和前几名。而他的日常事物诗则写得别致新鲜,他总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比喻,也总能告诉别人他对生活是如何热爱。对于聂鲁达的政治抒情诗,人们争议较大,但我读那些诗,还是感觉到了激情和力量,在其中学到的技巧则是地名、人名的罗列方式,以及如何加深主题的探讨。聂鲁达同情下层人民,也追求自由与平等、和平与幸福,在他的获奖演说《吟唱诗歌不会劳而无功》中,他回忆了自己的一次长途旅行,和在其间得到的帮助与温暖,然后他指出:“就在那次漫长的行程里,我获得了创作诗歌的必要成份。在那里,大地与心灵充实了我的诗的内容。我认为诗是一时的然而又是庄严的产物,是孤独与相互关切、感情与行动,一个人的内心活动与大自然的神秘启示,成对地构成的。我还同样坚信,通过我们把现实与梦想永远结合在一起的活动,一切——人及其形影、人及其态度、人及其诗歌——都将日益广泛地一致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现实与梦想结合起来,融为一体。”就是这样,聂鲁达教会了我通过诗歌与人对话和交流。
作为世界现代诗歌史上最伟大的诗章之一,《马克丘•毕克丘之巅》体现了聂鲁达高超的意象组织能力和对历史与现实的卓越把握,在我看来,无论从主题还是意象,后来的帕斯著名的长诗《太阳石》就几乎是这首诗的一个仿写版。
正是在聂鲁达的影响下,我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首诗和第一组诗,那是一组表达青春与爱情的诗,后来它们发表在1992年的《诗歌月刊》2月号上,并且引起来许多读者的喜爱与关注,由此我也走上了诗歌写作的道路。
出于对这位启蒙老师的感恩,我后来几乎买到了他所有的中文版诗集和传记,并且也动手翻译了他的一些爱情诗。每当我对诗歌写作失掉信心,或者因为国家的命运、日常生活的郁闷而焦虑苦恼时,我总爱重新翻开聂鲁达,让自己的心灵重新接受一次他的诗歌瀑布的冲刷,让那些纯洁的激流把自己对命运的埋怨一扫而光。

巴勃鲁·聂鲁达( Pablo Neruda, 1904—1973)智利诗人。生于帕拉尔城。少年时代就喜爱写诗并起笔名为聂鲁达,16岁入圣地亚哥智利教育学院学习法语。 1928年进入外交界任驻外领事、大使等职。1945年被选为国会议员,并获智利国家文学奖,同年加入智利共产党。后因国内政局变化,流亡国外。曾当选世界和平理事会理事,获斯大林国际和平奖金。1952年回国,1957年任智利作家协会主席。1973年逝世。
聂鲁达13岁开始发表诗作,1923年发表第一部诗集《黄昏》,1924年发表成名作《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自此登上智利诗坛。他的诗歌既继承西班牙民族诗歌的传统,又接受了波德莱尔等法国现代派诗歌的影响;既吸收了智利民族诗歌特点,又从惠特曼的创作中找到了自己最倾心的形式。
主要作品还有《全体的歌》、《大地上的居所》、《黑岛回忆》、《疑问集》等。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9-2-22 17:08 编辑 ]

001.jpg


002.jpg


003.jpg


004.jpg

TAG:

许侃的个人空间 许侃 发布于2009-02-22 15:58:12
拜读!顶。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2-22 16:16:36
部分书目
部分书目


诗歌总集/(智)聂鲁达(P.Neruda)著
王央乐译/中文
上海文艺出版社,1984 /761页
定价:3.35元
山岩上的肖像:聂鲁达的爱情·诗·革命
赵振江,腾威 编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版次:2004-9-1
市场价格:32.00
价格对比&购买 聂鲁达集(世界文学大师纪念文库)
作者: (智利)聂鲁达
花城出版社 版次:1版
市场价格:45.00
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者聂鲁达著)
作者: [智利]聂鲁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版次:2003年1月第1版
市场价格:20.00
聂鲁达诗选/20世纪世界诗歌译丛
译者: 黄灿然 (智利) 聂鲁达著
河北教育出版社 版次:
市场价格:16.00
邹绛译:聂鲁达诗选
(智)聂鲁达著 邹绛译
四川人民出版社 , 1983
聂鲁达自传
[智利]巴勃罗.聂鲁达 著,林光译
出版社: 东方出版中心
聶魯達詩精選集
聶魯達著, 陳黎/張芬齡譯 -
桂冠圖書,2005-03-10 出版
《回首话沧桑 [海外中文图书] : 聂鲁达回忆录》
(智利)聂鲁达著 ; 林光译
台北远景出版事业公司
《情诗.哀诗.赞诗》
[智利]巴勃罗.聂鲁达 赵德明等译
漓江出版社 1992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2-22 16:38:55
二十首情诗与一支绝望的歌
二十首情诗与一支绝望的歌

聂鲁达


巴勃罗·聂鲁达是智利当代著名诗人,他原名内夫塔利·里加尔多·雷耶斯,于1904年7月12日出生在一个铁路职工家庭里。他10岁开始写诗,13岁的时候就在报纸上发表文章,16岁时他在特穆哥城的赛诗会上获得头奖,被选为该城学生文学协会的主席。1921年,他赴首都圣地亚哥,在师范学院攻读法文。1923年8月,聂鲁达出版了第一部诗集《黄昏》。但是真正使他在文坛上成名的作品,是1924年出版的《20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聂鲁达的文学创作与世界的政治和人民的斗争紧密相关,也与他生活的环境密不可分。大学毕业之后,他先后被派往亚洲、拉美和欧洲的一些国家任领事。他从1936年开始在马德里任职,这期间他与西班牙一些著名诗人交往甚密,其中有吉普赛谣曲的作者加尔西亚·洛尔加、拉法埃尔·阿尔贝蒂等。这些人的创作风格对聂鲁达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西班牙内战爆发不久,洛尔加被法西斯分子杀害了。聂鲁达为好友的去世非常悲愤,对西班牙人民反法西斯战争深表同情。由于这个原因,智利政府免去了聂鲁达的职务,令其回国。后来,由于智利人民阵线在大选中获胜,聂鲁达于1939年重返欧洲,在巴黎任驻西班牙流亡政府的领事。

1945年,他在国内被选为参议员,并于7月加入智利共产党。后来,由于智利政局发生变化,1949年2月聂鲁达逃亡国外,不久被选进世界和平理事会,并获斯大林国际和平奖金。1953年,聂鲁达回到祖国。阿连德当选智利总统后,曾任命他为驻法大使。

聂鲁达在游历了南部亚洲之后,创作了长诗《地球上的居所》,抒写他的所见、所闻、所感。在任驻西班牙领事期间,他写出了著名长诗《西班牙在我心中》。在1940年至1943年间,聂鲁达先后写了《献给玻利瓦尔的一支歌》、《献给斯大林格勒的情歌》等很多优秀诗篇,还出版了《葡萄园和风》、《在匈牙利进餐》、《沙漠之家》等诗集。聂鲁达最著名的诗集是《漫歌集》(又译《诗歌总集》或《大众之歌》)。其中包括曾单独发表过的长诗《马楚·比楚高峰》、《伐木者,醒来吧》和《逃亡者》等。这部诗集是聂鲁达在思想和艺术上取得的最高成就,是一部拉丁美洲的史诗。聂鲁达还写过关于中国的诗,其中一首《向中国致敬》收入在1954年出版的《葡萄园和风》里。

聂鲁达的诗语言精练,格调清新,风格独特。1971年,因为他的诗歌具有自然力般的作用,复苏了一个大陆的命运和梦想而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第二年9月23日,聂鲁达因病逝世。他的最后一部著作回忆录《我的生活经历》,在他去世后的1974年出版。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2-22 16:39:50
二十首情诗与一支绝望的歌
二十首情诗与一支绝望的歌

(智利)聂鲁达著 张祈译



   第1首: 女人的身体
    
  女人的身体,白色的山峰,白色的大腿,
  你柔顺地躺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世界。
  我粗野的农夫的身体挖掘着你,
  并让儿子从大地的深处跳出。
  
  我孤单如同一条隧道。鸟儿们在我这里飞离,
  夜晚用它致命的入侵把我淹没。
  为了自己存活我把你锻造成一件武器,
  就像我弦上的箭,我弹弓上的石子。
  
  复仇的时刻来到了,我爱你。
  皮肤的,苔藓的,渴望的坚实乳汁的身体。
  喔,胸房的酒杯!喔,朦胧的双眼!
  喔,耻骨的玫瑰!你的声音是那样缓慢而哀伤!
  
  我的女人的身体,我将沉醉于你的优美,
  我的渴望,无限的请求,我的变幻莫测的道路!
  永恒的饥渴漂流在黑色的河床上,
  然后是疲倦,然后是无穷的疼痛。
  
  
   第2首: 光线包围着你
    
  光线以它即将熄灭的火焰包围着你。
  苍白黯淡的送葬者,你那样站着,
  面对着那围绕你旋转的
  古老黄昏的螺旋桨。
  
  沉默吧,我的朋友。
  独自呆在孤寂的死亡的这一时刻,
  并让心中充满生命之火——
  那毁灭日后的纯洁继承者。
  
  从太阳伸出的果枝落在你的暗色外套上。
  夜晚巨大的根
  在你的灵魂深处迅速生长,
  隐藏于你的事物于是再度显现
  如同蓝色的苍白人群,
  你新生,并获得滋养。
  
  喔,在黑色与黄色的变幻中转动的
  华美、丰饶和魅力之环:
  上升,引领并占有生命中如此
  丰富的创造物:花朵在枯萎,
  它充满了忧伤。
  
  
   第3首: 啊,辽阔的树林  
  
  啊,辽阔的松林,呢喃的波浪,
  缓慢游戏的光线,孤独的钟声,
  黄昏的微光沉入你的双眼,玩具娃娃,
  地壳啊,大地在你的内部歌唱!
  
  在你的身体里河流歌唱,我的灵魂也随之消失,
  就像你的心愿,你把它带到你希望带到的地方,
  在你希望的弓上我瞄准我的方向,
  在一阵疯狂中我释放出集束的箭簇。
  
  在所有地方我看见你如雾的腰身,
  你的静默追逐着我苦痛的钟点;
  在你透明的石头手臂上,
  我的吻下锚,我潮湿的欲望筑巢。
  
  啊,你神秘的嗓音让爱鸣唱
  也让这充满回声的将死的夜更加幽暗!
  因此在时间的深渊里我看见,在田野之上,
  麦穗的耳朵也在风的嘴巴里一起回响。
  
  
   第4首:充满风暴的清晨  
  
  充满了风暴的清晨
  在夏日的心中。
  
  云朵漂移着,像说再会的白手帕,
  风,也行走着,用双手把它们挥动。
  
  无数颗风的心
  跳荡在我们沉默的爱的上方。
  
  神圣的管弦回响在林间,
  就像充满了战争和欢歌的语言。
  
  急促猛烈的风卷走了枯叶,
  并让鸟儿颤栗的箭偏移。
  
  在没有泡沫的水流中,在没有重量的物质
  和倾斜的火苗中,风翻卷着她。
  
  她的无数个吻破碎了,沉没了,
  在向着夏日狂风的门板撞击。
  
  
   第5首:因此你会听到
    
  因此你会听到我
  ——我的话语
  有时会变得纤细
  就像海鸥在沙滩上留下的痕迹。
  
  项链,沉醉的铃铛
  你的双手光洁如同葡萄。
  
  我看见我的言语在一条长路上离去。
  它们不像是我的,却更像是你的。
  就像常春藤,它们爬上我苍老的病痛。
  
  它在那潮湿的墙上攀援着同样的路,
  这个残酷的游戏都是由你引起。
  它们在我幽暗的泥潭里逃离。
  你把一切充满,你充满了一切。
  
  在你之前,它们本把属于你的孤独充满,
  它们比你更习惯于我的忧伤。
  现在,我希望它们去说那些我想对你说的,
  好让你听见那些就像我盼望你能听到的。
  
  苦闷的风还像从前把它们拉扯。
  有时梦的飓风还把它们敲打。
  在我痛楚的嗓音里你能听到别的声音。
  
  古老嘴巴的哀伤,古老祈愿的血,
  爱我吧,友伴。不要抛弃我,跟随我。
  跟随我,朋友,在这悲伤的浪潮中。
  
  可是我的语言已经被你的爱浸染,
  你拥有一切,你拥有一切。
  
  我要把它们变成一条无尽的项链,
  为了你白色的如葡萄般光洁的双手。
  
  
    第6首:我记得你,当你
    
  我记得你,当你在去年秋天时,
  你戴着灰色的贝雷帽,心神宁静。
  晚霞的火苗在你的眼中燃烧,
  树叶在你心灵的水面上飘落。
  
  我抱紧的双臂像藤蔓在攀援,
  树叶吸取了你的声音,那么缓慢而平稳。
  敬慕的火焰在我的渴求里点燃,
  蓝色风信子的甜蜜缠绕着我的灵魂。
  
  我感觉你的眼睛恍惚,秋天在远去,
  灰色贝雷帽,鸟鸣,心灵的房子,
  向着我的渴望迁徙的地方,
  我的吻落下,快乐如同灰烬。
  
  远帆和天空,田野与山顶,
  你的记忆就是霞光,烟雾和静谧的池塘!
  在你眼睛深处,再远些,夜色在闪烁,
  秋日干枯的落叶在你的灵魂中旋舞。
  
  
   第7首: 倚靠在黄昏里
  
  倚靠在黄昏里,我向着你大海的眼睛
  抛掷出我忧伤的网。
  
  在那最闪亮的地方,我的孤独伸展着火焰,
  它的手臂旋转着就像有人在向你呼救。
  
  穿越你茫然的双眼我发出红色的信号,
  它移动着就像靠近一座灯塔的海面。
  
  你继续着你的黑暗,我遥远的女人,
  在你的凝视里是恐惧显现的海岸。
  
  倚靠在黄昏里,我向着拍打着你海水般眼睛的大海
  投掷出我忧伤的网。
  
  夜晚的鸟儿在啄食最早出现的星星,
  当我爱你时它们就像我的灵魂在闪耀。
  
  暗夜在它马匹的阴影上飞驰,
  并在大地上撒播着蓝色的缨络。
  
  
   第8首:白色的蜜蜂  
  
  白色的蜜蜂,你在我的灵魂中嗡唱着,喝醉了蜜汁,
  你飞动的翼翅盘旋在缓慢的烟中。
  
  我是个绝望的人,话语没有回音,
  丢失了一切,还拥有着一切。
  
  最后的缆绳,我最终的渴望维系于你的转动,
  在我荒凉的土地上你是最后一朵玫瑰。
  
  你,沉默的人啊!
  闭上你深沉的眼帘。那是扑动着的夜晚。
  啊你的身体,赤裸如同惊惧的雕像。
  
  你有着深沉的眼眸,在那里夜色在震颤。
  冰冷的花朵的手臂,玫瑰的双唇。
  
  你的乳房就像白色的蜗牛。
  一只黑色的蝴蝶飞来沉睡在你的腹间。
  
  你,沉默的人啊!
  
  这是你离开后的孤寂。
  雨下着,海鸥在狂风的击打中迷失。
  
  潮湿的街道上水流光着脚行走着,
  树上的叶子像得了病一样在不停悲叹。
  
  白色的蜜蜂,即使你离去你也在我的灵魂中嗡鸣,
  在纤细时光的宁静中你会重生。
  
  你,沉默的人啊!
  
  
   第9首:  醉饮着渴望    
  
  醉饮着渴望和漫长的亲吻,
  就像夏日,我驾驶着玫瑰的快船
  驰向空洞白昼的死亡,
  陷入我纯粹的大海的疯狂。
  
  围绕着抽打着我贪婪的流水,
  我在赤裸季节的腐败气息中巡航,
  在灰暗而苦涩的嗓音里,
  我依然用被抛弃的哀伤把自己伪装。
  
  激情变得冷酷,我爬上我自己的波峰,
  月亮,太阳,燃烧的金黄在一起闪亮。
  平静地停留在幸运小岛的喉咙间,
  我感觉到洁白而甜蜜的臀部的清凉。
  
  在潮湿的夜晚,我颤栗的热吻
  因电流的冲击而变得疯狂,
  你的梦幻被猛烈地分开,
  迷醉的玫瑰在我的身上绽放。
  
  逆流而上,在那更远些的浪花中央,
  你和我并排的身体柔顺在我的臂弯中,
  就像一条鱼永远萦绕在我的灵魂里,
  忽快忽慢,在蓝天下感受着力量。
  
  
   第10首: 我们已经失掉
  
  甚至这个黄昏我们也已经失掉。
  蓝色的夜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时,
  没有谁看到我们手拉着手。
  
  从我的窗户,我曾经看见
  远方山顶上的落日庆典。
  
  有时一片太阳
  像一枚硬币在我的手掌间燃烧。
  
  我记起你,在我的灵魂里,
  在你所了解的我被握紧的忧伤里。
  
  那时你在哪儿?
  那儿还有什么人?
  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所有的爱会突然来到我身边,
  当我痛苦,当我感觉到你远远离开时?
  
  就像黄昏时经常发生的,书本掉落,
  我的披肩也像受伤的小狗蜷卧在我脚边。
  
  总是,你总是穿越黑夜变得更加模糊,
  朝着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9-2-22 17:05 编辑 ]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2-22 16:57:06
002
  第11首: 几乎在天空之外  
  
  几乎在天空之外,半个月亮
  在两山之间下锚。
  
  旋转着迷失的夜,眼睛的挖掘者,
  让我们看那池塘里破碎了多少颗星星。
  
  它把一个悲悼的十字架放在我的双眼中间,然后又离开。
  蓝金属的铸造,静寂地搏击的夜,
  我的心转动如同一个疯狂的车轮。
  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的,从那么远的地方被带来的女孩,
  有时你在天空下像闪电一瞬即逝。
  雷声隆隆,急雨,狂暴的飓风,
  你毫不停留地穿过我的心。
  从墓穴间吹来的风
  掳走、分散并摧折了你沉睡的根。
  
  在她的另一侧,大树被连根拔起,
  可是你,云一样的女孩,你是烟雾的疑问,玉米的缨穗。
  你是发亮的叶片组成的风。
  在夜晚的山脚,你是正在燃烧的白色睡莲。
  啊,我什么也说不出!你是由任何事物构成。
  
  渴求将我的呼吸切成碎片,
  是选择另一条道路的时候了。在那里,她不会微笑。
  风暴埋葬了钟声,那痛苦的泥泞旋涡,
  为什么要触及她,为什么要让她悲伤?
  
  啊,跟随着这被一切事物引领的道路,
  在它们透过露水张望的双眼中
  不会再有痛苦、死亡和冬日守候。
  
  
   第12首: 你的胸房已经足够  
  
  对于我的心,你的胸房已经足够,
  ——就像我的翅膀和你的自由。
  在你的灵魂中沉睡的事物
  将从我的嘴巴升上天空。
  
  你的内部保留着每天的幻象,
  你来临,如同瓶中花束上的露水。
  你的离去让地平线变低,
  你永远地起伏如同潮汐。
  
  我说过你会在风中歌唱
  如同松林,如同船桅。
  你像那样挺立而沉默无言。
  你是那样哀伤,仿佛马上就会起航。
  
  像古老的道路你把事物收集。
  回音与乡愁把你充满,
  鸟儿在你的灵魂中沉睡,
  而当我醒来时,它们也会迁徒飞离。
  
  
   第13首:我印下记号
    
  用火的十字
  我在你地图的身体上印下记号。
  我的嘴巴穿越:一只蜘蛛,正试着躲藏。
  在你的里面和后面,羞怯正被渴求所驱使。
  
  在夜晚的海滩上有许多故事告诉你,
  忧伤而温柔的娃娃,这样你就不会再忧伤。
  一只天鹅,一棵树,一些遥远而欢乐的事物,
  这是葡萄的季节,是成熟和果实的季节。
  
  我是那个住在海港并且爱你的人。
  梦想和沉默把孤独考验。
  围困在大海和悲伤之间,
  无声而疯狂,摇摆在两个静止的船夫中间。
  
  在唇吻和嗓音中某些事物在消逝。
  一些属于鸟的翅膀,一些属于苦痛和遗忘。
  就像是鱼网无法打上水,
  我的娃娃,只有几滴水珠还在存留颤抖。
  有些什么在歌唱,它们爬上我贪婪的嘴唇,
  啊,我要用全部欢乐的词语才能赞美你。
  
  歌唱,燃烧,逃离,像一个钟楼在疯子手中。
  我温柔的忧伤,是什么突然弥漫到你的身上?
  当我到达可怕而寒冷的顶点,
  我的心也像黑夜的花朵紧紧关闭。
  
  
   第14首: 每天你和世界的光
  
  每天你和世界的光一起游戏,
  敏捷的访问者,你在花朵和水中轻盈来到。
  比起我手中这白色的花冠,你每天更像
  在我手中紧握的串串果实。
  
  你不像任何人,因为我爱你。
  就让我在金黄的花环中把你四处撒播。
  在南方繁星的烟雾里,谁在信中写下你的名字?
  啊就让我记起你,仿佛你一直在那里。
  
  可是突然地,狂风在我紧闭的窗口撞击怒吼,
  天空的网中塞满了阴暗的鱼。
  在这儿,所有的风都逐一把我的门窗拍打,
  雨水也脱掉了她的外衣。
  
  鸟儿飞走,消失。
  风。还是风。
  我只能依靠着男人的力量奋勇搏击。
  风雨击落了黑色的树叶,
  也让昨夜停泊在天空的所有小船迷失。
  
  你在这儿。啊,你没有跑开。
  是你在回应着我最后的哭泣。
  你像是受了惊吓一样地抱住我,
  即便如此,一种奇异的阴影瞬间还是掠过你眼底。
  
  现在,现在也一样,小爱人。你给了我忍冬花,
  连你的胸脯上都是它的香气。
  将悲哀的风开始杀害蝴蝶时,
  我爱你,我的欢乐轻咬着你梅子的唇。
  
  你为什么一定习惯我而委屈自己?
  狂野而孤寂的灵魂,全都在我的名字中奔驰。
  有那么多次我们看见晨星燃烧亲吻我们的眼帘,
  在我们头顶,灰暗的夜色被旋转的扇叶驱散。
  
  我的话词淋湿了你,抚摸着你。
  很久以来,我爱上了你阳光下珠贝般的身体。
  我走得那么远,仿佛想着你就是整个世界。
  从高山上我会为你带来幸福的花束,
  风铃草,黑榛果,还有一篮子一篮子的亲吻。
  我想像春天对樱桃树那样地对待你。
  
  
   第15首: 我喜欢你沉默无言  
  
  我喜欢你沉默无言:仿佛你不在,
  你从远处听到我,可是我的声音触不到你。
  好像你的眼睛已经飞离,
  也像一个吻把你的嘴巴锁闭。
  
  就像一切事物充满我的心灵,
  你从那些事物中显现,并且把我充满。
  你就像是我的灵魂,一只梦想的蝴蝶,
  你还像一个词语叫“忧郁”。
  
  我喜欢你沉默无言,仿佛你很远。
  你的声音像是蝴蝶在叹息,鸽子在低语,
  你从远处听见我,而我的声音及不到你
  ——让我到你的沉默中变得安静。
  
  请让我和你的沉默说话,
  它明亮如灯盏,天真如指环。
  你就像那夜晚,布满了寂静和繁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单纯而遥远。
  
  我喜欢你沉默无言,仿佛你不在,
  那么遥远而悲伤,如同你已经死去。
  那时,一个词语或一个微笑,对我已经足够,
  我感觉到幸福,因为那根本不是真的。
  
  
   第16首:  在我晚霞的天空中
    
  在我晚霞的天空中你像一朵云。
  你和那云朵都有着我钟爱的形状。
  你是我的,我的,甜美双唇的女人,
  我永恒的梦想活在你的生命中。
  
  我灵魂的灯晕染了你的双脚,
  我苦涩的酒在你的唇上变得甘甜,
  啊,我的夜曲的收割者,
  怎样孤独的梦会相信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我的,我将对黄昏的风大声呼喊,
  那风也将扯拉我失伴的声音。
  深入我双眼的女猎手,你的捕获物
  在你的注视下依然如水般平静。
  
  在我音乐的网中你被囚禁,我的爱人,
  我的歌声像天空一样辽阔。
  在你忧伤双眼的海岸上,我的灵魂诞生,
  在你忧伤的双眼里,我踩上了新的梦想的土地。
  
  
   第17首: 思想与混乱的阴影
  
  幽深孤独中的思想与混乱的阴影,
  你也远远地离开,啊,远得超过任何人。
  思想的自由的鸟儿呀,你的影像溶解,
  你的灯光被掩埋。
  
  雾中的钟楼,多么远,你站立在那儿!
  令人窒息的叹息,被暗影折磨的希望,
  缄默的磨坊主人,在远离城市的地方,
  夜色飘落在你的脸上。
  
  你在异域出现,奇异如同某个事物,
  我思索,我在你那里探索我生命的广阔。
  我的生命在任何生命之前,我的生命那样艰难。
  我的呼叫贴近大海,在石块中间,
  奔跑如同树木,我的疯狂在飞溅的浪花间呐喊。
  悲伤的愤怒,呼叫,大海的孤独,
  轻率地,猛烈地,伸展向着天空。
  
  你,女人,到底是什么?什么样的光?什么样的叶片
  在这无边的风扇中?你是那么遥远如同现在。
  森林之火!燃烧在蓝色的十字上。
  燃烧,燃烧,光芒飞升,在明亮的树林间闪耀。
  
  一切都在崩塌,破裂,火焰,火焰,
  我的灵魂在舞蹈,被翻卷的火苗烤焦。
  谁在叫喊?什么样的寂静被回声充满?
  思乡的,幸福的,孤独的时间,
  占有这一切的我的时间!
  
  风中传来狩猎的号角声。
  激情的哭泣捆绑住我的身体。
  所有树根的颤栗,
  所有浪花的撞击,
  我的灵魂迷失,欢乐,伤痛,永无止境。
  
  在深深的孤独中燃烧又被掩埋的灯火。
  
  你是谁?你是谁?
  
  
   第18首: 柔软的黄褐色的女孩
  
  柔软的黄褐色的女孩,那让水果浑圆,
  让谷粒饱满,让海草卷曲的太阳和喜悦
  充满你的身体,你明亮的眼睛
  和你的嘴角边有着水一样的微笑。
  
  当你伸展开双臂,黑色的渴望的太阳
  就把你黑色的长发编织成绳子,
  你和太阳嬉戏,就像在和一条小溪嬉戏,
  它留下两个深黑的水塘在你眼里。
  
  柔软的黄褐色的女孩,没有什么能让我靠近你。
  所有的事物都把我带得远远,好像你就是正午。
  你是蜜蜂狂野的青春,是迷醉的浪花,
  你是麦穗鸟在田野间的活力。
  
  不过,我郁闷的心依然在寻找你,
  我爱你欢乐的身体,你的话语那样流畅纤细。
  你是黑色的蝴蝶,像麦田和太阳,
  像水流和红罂粟——你是那样甜蜜而成熟。
  
  
   第19首: 今夜我能够写下
    
  今夜我能够写下最哀伤的诗行。
  
  写,比如,“夜空缀满繁星,
  在远方,那些蓝色的星辰在颤栗抖动。”
  
  夜风在天空中旋转歌唱。
  
  今夜我能够写下最哀伤的诗行。
  我爱过她,而且有时她也爱过我。
  
  就像今夜,我的双臂曾把她抱在怀中。
  在无限的星空下我把她亲吻了又亲吻。
  
  她爱过我。有时我也爱她。
  谁能够不爱她那宁静异常的眼睛呢?
  
  今夜我能够写下最哀伤的诗行。
  去想我没有拥有她,去感觉我已经失去她。
  
  去聆听那无垠的夜,因为没有她而更广阔。
  诗句落在灵魂里,就像露珠落在草地上。
  
  我的爱里没有她又有什么关系?
  夜空充满了繁星,而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这就是一切。远方有人在唱歌。在远方。
  我的灵魂因为失去了她而痛苦。
  
  我的眼睛试着去寻找她并让她向我靠近。
  我的心在把她寻觅,可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相同的夜晚让相同的树木变苍白。
  我们,在那时,啊已经不再是从前。
  
  我已经不再爱她,这是当然,可是我那时多爱她!
  我的声音企图寻找到那能触碰她听觉的风。
  
  别人的。她将是别人的。就像我吻她时,
  她的嗓音,她明亮的身体,她无尽的眼神。
  
  我已经不再爱她,这是当然,但可能我还爱她。
  爱是这么短,而记忆却是那么长。
  
  因为在和今夜相同的夜晚,我的双臂把她抱紧。
  我的灵魂在痛苦因为失去了她。
  
  虽然这是她让我承受的最后的忧伤
  ——这也是我为她写下的最后的诗行。
  
  
   第20首:  绝望的歌
    
  在包围我的夜色中浮现了对你的回忆。
  河流将它固执的悲叹混入大海。
  
  荒凉如同这黎明中的码头。
  是启程的时刻了。噢,被抛弃的人啊!
  
  寒冷的花冠淋湿了我的心,
  哦碎石的深渊,沉船的残忍洞穴。
  
  在你的身上战争和飞行堆积,
  歌唱的群鸟的翼翅从你升起。
  
  你吞噬着一切,如同距离。
  如同大海,如同时间。在你身上一切的事物沉没!
  
  这是攻击与亲吻的快乐时刻,
  这魔力的时刻在像灯塔一样闪耀。
  
  引航者的恐惧,盲目的潜水员的愤怒,
  狂暴迷醉的爱欲,在你那里一切的事物沉没!
  
  在雾中的童年,我的灵魂飞翔,受伤,
  迷失的发现者,在你那里一切的事物沉没!
  
  你被忧伤捆绑,你被欲望粘紧,
  悲哀让你变得晕眩,在你身上一切的事物沉没!
  
  我让影子的墙壁退却,
  越过欲望与行动,我行走着。
  
  哦肉体,我自己的肉体,我爱过又失去的女人,
  在潮湿的时刻我召唤着你,为你我让我的赞歌升起。
  
  就像一只坛子你收藏着无限的温柔,
  而无限的遗忘把你也像一只坛子般打碎。
  
  那是岛屿上的黑色的孤独,
  在那儿,爱的女人,你的手臂引我进入。
  
  那里是渴求与饥饿,而你是水果,
  那里是伤痛与堕落,而你是奇迹。
  
  哦女人,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容纳我
  在你灵魂的土地,在你十字架的双臂!
  
  我对你的请求是多么可怕和短暂,
  多么艰难和沉醉,多么紧张和贪婪。
  
  亲吻的墓地,那是你坟堆上依然在燃烧的火,
  被鸟儿们啄食着,那是依然在燃烧的果实和树枝。
  
  啊那咬合的嘴唇,啊被亲吻的四肢,
  啊那饥饿的牙齿,啊那缠绕的身体。
  
  啊那是希望与暴力的疯狂结合,
  在那儿我们合二为一并变得绝望。
  
  而那些温柔,轻盈如水,如粉末。
  而那些语词,几乎还没有在唇上开始。
  
  这是我的命运,里面是我渴望的航程,
  在那里面我的渴望坠落,在你那儿一切的事物沉没!
  
  哦碎石的深渊,所有的事物在向你坠落,
  什么样的忧伤你不曾表达,在什么样的忧伤里你不会淹没!
  
  从波浪到波浪你依然在呼喊在歌唱,
  你挺立如同站在船头的水手。
  
  你依然在歌声中绽放,在水流中碎裂,
  哦碎石的深渊,打开的痛苦的坑穴。
  
  苍白盲目的潜水者,胆怯的投石手,
  迷失的发现者,在你的身上一切事物沉没!
  
  是启程的时刻了。无比寒冷的时刻,
  夜晚紧紧地抓住所有的时针。
  
  大海的裙带沙沙地围拢着海滩,
  寒星高高升起,黑色的鸟群离去。
  
  荒凉如同这黎明中的码头。
  我的双手间只扭曲着颤栗的影子。
  
  哦,比任何事物更遥远。哦,比任何事物更遥远。
  
  是启程的时刻了。噢,被遗弃的人啊!
  
  
  初稿译于2003,8,10—9,20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9-2-22 17:07 编辑 ]
嘘堂的个人空间 嘘堂 发布于2009-03-05 14:51:31
最早读到聂鲁达,是花城出版社的64开袖珍版《诗与颂歌》

呵呵,这话看得亲切,俺最早看聂氏的东西也是这个本子。另一本《邻笛集》也不错。几本小册子现在还都在俺书柜里躺着呢:)
戴玨的个人空间 戴玨 发布于2009-03-06 07:30:10
這是W.S. Merwin英譯的第20首。

Veinte poemas de amor y una
canción desesperada
       
Twenty Love Poems and a
Song of Despair

XX

Puedo escribir los versos más tristes esta noche.

Escribir, por ejemplo: "La noche está estrellada,
y tiritan, azules, los astros, a lo lejos".

El viento de la noche gira en el cielo y canta.

Puedo escribir los versos más tristes esta noche.
Yo la quise, y a veces ella también me quiso.

En las noches como ésta la tuve entre mis brazos.
La besé tantas veces bajo el cielo infinito.

Ella me quiso, a veces yo también la quería.
Cómo no haber amado sus grandes ojos fijos.

Puedo escribir los versos más tristes esta noche.
Pensar que no la tengo. Sentir que la he perdido.

Oir la noche inmensa, más inmensa sin ella.
Y el verso cae al alma como al pasto el rocío.

Qué importa que mi amor no pudiera guardarla.
La noche está estrellada y ella no está conmigo.

Eso es todo. A lo lejos alguien canta. A lo lejos.
Mi alma no se contenta con haberla perdido.

Como para acercarla mi mirada la busca.
Mi corazón la busca, y ella no está conmigo.

La misma noche que hace blanquear los mismos árboles.
Nosotros, los de entonces, ya no somos los mismos.

Ya no la quiero, es cierto, pero cuánto la quise.
Mi voz buscaba el viento para tocar su oído.

De otro. Será de otro. Como antes de mis besos.
Su voz, su cuerpo claro. Sus ojos infinitos.

Ya no la quiero, es cierto, pero tal vez la quiero.
Es tan corto el amor, y es tan largo el olvido.

Porque en noches como ésta la tuve entre mis brazos,
mi alma no se contenta con haberla perdido.

Aunque éste sea el último dolor que ella me causa,
y éstos sean los últimos versos que yo le escribo.
   
       

XX

Tonight I can write the saddest lines.

Write for example, 'The night is shattered
and the blue stars shiver in the distance.'

The night wind revolves in the sky and sings.

Tonight I can write the saddest lines.
I loved her, and sometimes she loved me too.

Through nights like this one I held her in my arms.
I kissed her again and again under the endless sky.

She loved me, sometimes I loved her too.
How could one not have loved her great still eyes.

Tonight I can write the saddest lines.
To think that I do not have her. To feel that I have lost her.

To hear immense night, still more immense without her.
And the verse falls to the soul like dew to a pasture.

What does it matter that my love could not keep her.
The night is shattered and she is not with me.

This is all. In the distance someone is singing. In the distance.
My soul is not satisfied that it has lost her.

My sight searches for her as though to go to her.
My heart looks for her, and she is not with me.

The same night whitening the same trees.
We, of that time, are no longer the same.

I no longer love her, that's certain, but how I loved her.
My voice tried to find the wind to touch her hearing.

Another's. She will be another's. Like my kisses before.
Her voice. Her bright body. Her infinite eyes.

I no longer love her, that's certain, but maybe I love her.
Love is short, forgetting is so long.

Because through nights like this one I held her in my arms
my soul is not satisfied that it has lost her.

Though this be the last pain that she makes me suffer
and these the last verses that I write for her.
戴玨的个人空间 戴玨 发布于2009-03-06 07:54:51
不清楚張祈是否是根據原文譯的。我不懂西班牙語,和英文版相比較,有幾個差別稍大的地方:

Write for example, 'The night is shattered
and the blue stars shiver in the distance.'
  写,比如,“夜空缀满繁星,
  在远方,那些蓝色的星辰在颤栗抖动。”

英文版說“夜受到驚擾,而藍色的星星在遠方顫動。”

後面有一節類似:

What does it matter that my love could not keep her.
The night is shattered and she is not with me.
  我的爱里没有她又有什么关系?
  夜空充满了繁星,而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我的愛留不住她又有什麽關係。
夜受到驚擾,而她沒和我在一起。

This is all. In the distance someone is singing. In the distance.
My soul is not satisfied that it has lost her.
  这就是一切。远方有人在唱歌。在远方。
  我的灵魂因为失去了她而痛苦。

我的靈魂不信它已失去了她。

My sight searches for her as though to go to her.
My heart looks for her, and she is not with me.
  我的眼睛试着去寻找她并让她向我靠近。
  我的心在把她寻觅,可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我的視覺搜尋她,仿佛要向她伸展。

I no longer love her, that's certain, but maybe I love her.
Love is short, forgetting is so long.
  我已经不再爱她,这是当然,但可能我还爱她。
  爱是这么短,而记忆却是那么长。

愛是短暫的,忘卻則是如此長久。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3-06 10:03:38
我是从英文译来
但不清楚是否就是这一英译。
多谢戴兄细读。

shatter这个词大约是说破碎的意思吧。
satisfied一句大约是说为失去她而感觉不满意不舒服。

这组诗很早译的,还没有特别地去细校。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9-3-6 11:13 编辑 ]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3-06 11:08:52
黄灿然译本,好象和我的是一个英译
20. 今晚我可以写出


今晚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写,例如,“夜里星繁,
星星在远方很湛蓝,打着寒颤。”

夜风在天空里回旋和歌唱。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我爱她,而有时候她也爱我。

在许多像这样的夜里我曾把她搂在怀里。
我在无底的天空下一遍又一遍地吻她。

她爱我,有时我也爱她。
谁又能不爱她那硕大而宁静的眼睛。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想到我不再拥有她。感到我已经失去她。

听到辽阔的夜,因为没有她而更加辽阔。
诗句跌向灵魂有如露珠跌向牧场。

那有什么关系既然我的爱不能挽留她。
夜里星繁而她不在我身边。

这就是一切。有人在远方歌唱,在远方。
我的灵魂不甘于就此失去她。

我的视线努力寻找她,仿佛要把她拉得更近。
我的心寻找她,而她不在我身边。

相同的夜刷白了相同的树。
那时的我们,如今已不再一样。

我不再爱她,确实如此,但我曾多么爱她。
我努力寻找风,试图接近她的听觉。

另一个人的。她将是另一个人的。就像她曾经接受我的亲吻。
她的声音,她那明亮的身体。她那深不可测的眼睛。

我不再爱她,确实如此。但也许我爱她。
相爱是那么短暂,相忘是那么长久。

因为在许多像这样的夜里我曾把她搂在怀中
我的灵魂不甘于就此失去她。

虽然这是她让我遭受的最后的痛苦
而这些是我写给她的最后的诗行。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3-06 11:19:04
我不爱你除了因为我爱你
我不爱你除了因为我爱你


原作: 聂鲁达

张祈 译


I do not love you except because I love you;
我不爱你除了因为我爱你;
I go from loving to not loving you,
我从爱中离开到不再爱你,
From waiting to not waiting for you
从等待到不再等你,
My heart moves from cold to fire.
我的心从冰冷到燃起火焰。

I love you only because it's you the one I love;
我爱你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所爱;
I hate you deeply, and hating you
我深深地憎恨你,厌恶你
Bend to you, and the measure of my changing love for you
并屈服于你,那测量我变化的爱的标尺
Is that I do not see you but love you blindly.
就是我看不见你,却在盲目地爱你。

Maybe January light will consume
也许一月的光线会用它
My heart with its cruel
残酷的照射把我的心
Ray, stealing my key to true calm.
毁灭,偷走我的钥匙,让它变得平静而真实。

In this part of the story I am the one who
在故事的这一章,我是那个死去的
Dies, the only one, and I will die of love because I love you,
人,唯一的人,我将在爱中死去因为我爱你,
Because I love you, Love, in fire and blood.
因为我爱你,爱,在火中,在血里。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3-06 11:22:34
如果你忘记我
如果你忘记我

原作  聂鲁达


张祈 译



我希望你知道
一件事。


这是你懂得的:
如果我
透过我的窗口,注视那水晶的月亮,
在缓慢的秋天和红色的树枝旁,
如果我触摸
那火焰
感觉不到的灰烬,
或者是那树木满是皱纹的身体,
所有这些都会把我带给你,
好象一切都存在着,
金属,芳香,光亮,
就象一只小船,
它向着
你在等我的那些属于你的岛屿航行。

好了,现在,
如果你逐渐停止爱我,
我也会一点点地停止爱你。

如果你
突然忘记我,
不再寻找我,
那是因为我早已经忘记了你。

如果你认为疯狂而漫长
——那旗帜的风
主宰了我的生命,
你决定
在我已经扎根的
心之堤岸上离开我,
你要记住
那一天,
那一刻,
我将松开我的手臂,
而我的根也将动身
去寻求另一片陆地。

可是
如果每一天,
每一时,
你感觉你是我注定的
不安宁的甜蜜,
如果每一天有一朵花
为寻找我而攀上你的嘴唇,
啊,我的爱,我自己的,
我的心中那爱火在重复燃烧,
我的心里什么也不会熄灭和遗忘,
我的爱源于你的爱,亲爱的人,
它将停留在你没有离开我的手臂间,
和你的生命一样漫长。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9-3-6 11:24 编辑 ]
戴玨的个人空间 戴玨 发布于2009-03-06 17:58:35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09-3-6 10:03 发表 但不清楚是否就是这一英译。多谢戴兄细读。shatter这个词大约是说破碎的意思吧。satisfied一句大约是说为失去她而感觉不满意不舒服。这组诗很早译的,还没有特别地去细校。 ...
shatter用於被動在此處意思是disturb the calmness of,shock
satisfied在這裏等同convinced,和不滿意的意思有些不同。

[ 本帖最后由 戴玨 于 2009-3-6 18:19 编辑 ]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