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遥远的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08 08:31:15 / 个人分类:新诗发布

查看( 174 ) / 评论( 27 )
遥远的心

张祈


“妈妈,你看看那风,
它吹过田野,吹过树梢,
一直吹到什么也没有的天边,
它到底要跑到哪里去,
它又是在把什么追寻?”

“我可爱的孩子,你确信
自己看到了风的脚步?风就是风,
奔跑就是它的生命,
虽然它的身体无形而空洞,
可是它有一颗遥远的心。”

“妈妈,你看看那只鹰,
它高高地停在空中,翅膀张开,
一动也不动。它飞得那么高,
看起来那么小,就是最高超的飞行员
也不会比它飞得更平稳。”

“我天真的孩子,你怎么能够
知道雄鹰的家?它的翅膀有多宽大?
虽然现在它在歇息,哪儿也不想去,
可是它有一颗遥远的心。”

“妈妈,你看看那个人,
他背着沉重的行包,低着头,
一语不发地缓慢走过喧哗的街道,
他看起来是那么饥渴,为什么
不肯进门来向我们讨一杯水?”

“我的好宝贝,你是不是
也想做一个梦中的旅行者?是啊,
那个人的确有点忧伤、孤单和疲惫,
可是你明白他有一颗遥远的心。”

(初稿待改)
200902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9-2-6 15:58 编辑 ]

TAG:

桑眉发布于2009-02-06 15:45:56
“那个人的确有些忧伤、孤单和疲惫,
……他有一颗遥远的心。”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2-06 15:59:35
重读再改
多谢桑眉。
万石岩的个人空间 万石岩 发布于2009-02-17 11:11:35
谢谢你的指点。你的诗有深情。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09-02-17 11:25:18
学习了.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09-02-17 11:49:20
“妈妈,你看看那风,
它吹过田野,吹过树梢,
一直吹到什么也没有的天边,
它到底要跑到哪里去,
它又是在把什么追寻?”

“我可爱的孩子,你确信
自己看到了风的脚步?风就是风,
奔跑就是它的生命,
虽然它的身体无形而空洞,
可是它有一颗遥远的心。”


西厍的今天 西厍 发布于2009-02-17 11:50:44
诗人的心。我愿意这样理解,虽然我的理解可能是狭隘的。喜欢自然熨贴的语调。问好张祈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2-17 15:48:45
多谢三位的点评

QUOTE:

原帖由 西厍 于 2009-2-17 11:50 发表 诗人的心。我愿意这样理解,虽然我的理解可能是狭隘的。喜欢自然熨贴的语调。问好张祈
春节时和一些老家的朋友聚会,大家又讨论起了理想与现实的问题。
我感觉自己已经够现实了,但感觉他们比我更现实得可怕。
我的想法是,人活着肯定不能只为理想,但没有了理想,那就一点趣味也没有了。

另外就是,因为诗中是小孩子说的话,用词肯定不能太生僻拗口。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9-2-17 15:50 编辑 ]
北陵王:阴影移动 北陵王 发布于2009-02-17 17:23:40
好诗!
不是吗?
当大家都趋之若骛地写一种"高于现实"或"低于现实"的诗歌时,张祈先生一意孤行地写着一种"与现实平行"的诗歌.
因为他知道诗歌的真谛------美!

[ 本帖最后由 北陵王 于 2009-2-17 17:25 编辑 ]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02-18 05:23:30
母亲与宝宝的对话口吻
温驯的,遥远的心...
语调步幅似小王子般
进入心。
     这是我的二次读感。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09-02-18 06:53:26
又来读,的确是一首精品!
北陵王:阴影移动 北陵王 发布于2009-02-18 15:15:11
对张祈先生诗歌的一段评说
张祈:张祈是一位杰出的批评家。汉语诗歌不仅过去,而且将来都以“文以载道”为自己定方向、定价值,并以此确立人类的天地良心。在诗坛,张祈旗帜鲜明地守住这个关口,不失为时代的脊梁。特别是在2006年春夏之交“臧张论争”中张祈一度占了上风。一个时期,我将张祈比作新时代的白居易、欧阳修,还寄托很大的希望。然而,张祈逐渐显露出心胸狭窄、后劲不足,这与他依附于某些名人、失去独立批评家有很大关系。张祈的诗通俗易懂、明白晓畅,以《睡莲》、《愿望之书》等为代表的作品在直言直抒中写得意味深长。(来自诗生活,作者:巴山丘庄)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2-18 15:28:18
谢谢北陵王的转帖
也很高兴看到这位朋友的评论与批评。
所谓的“臧张论争”,其实并不存在。我只是针对学院诗歌提出了一点看法。至于后来很少批评,主要是和年龄有关,与工作杂务增加有关,因为毕竟批评是一件容易得罪人的事,谁也不太情愿让自己不开心。最关键的是,批评不会改变别人,因为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思想与审美。
我“傍名人”的帽子扣得有点大,平日我几乎和诗坛人士交往越来越稀少,有的也只是网上论坛上的交流。当然,这位朋友的说法也让我感觉到自己的一些观点还是有意义的,也有必要对自己的一些思路再次进行整理。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9-2-18 15:30 编辑 ]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2-18 15:32:34
再补充几句就是
诗歌批评很重要,当然还是需要拿出让人信服的文本。
因此,对于一个诗人来说,把自己的诗写好,用文本说话,也是批评的一部分。
北陵王:阴影移动 北陵王 发布于2009-02-18 15:33:57
应该是这样的
张祈是一位纯粹的抒情诗人、杰出的批评家。汉语诗歌不仅过去,而且将来都以“文以载道”为自己定方向、定价值,并以此确立人类的天地良心。在诗坛,张祈旗帜鲜明地守住这个关口,不失为时代的脊梁。张祈的诗通俗易懂、明白晓畅,以《睡莲》、《愿望之书》等为代表的作品在直言直抒中写得意味深长。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2-18 15:38:12
关于明白和晓畅
我只是反对为技术而技术,因为技术是要为主题服务,事实上,越是一个简单的主题就越考验一个诗人的能力,因为你必须要在其中说出别人无法说出的东西。
现在的诗坛上,一些诗人写些故作高深的陌生化的东西,把诗歌语言弄得很别扭,这种情况,我在世界上最好的诗人笔下从来没有看到。
北陵王:阴影移动 北陵王 发布于2009-02-18 16:25:52
同意
现在的诗坛上,一些诗人写些故作高深的陌生化的东西,把诗歌语言弄得很别扭.

我的感觉是:你的诗歌是湿润的,而有些人的东西是干燥的.

[ 本帖最后由 北陵王 于 2009-2-18 16:27 编辑 ]
戴玨的个人空间 戴玨 发布于2009-02-19 06:08:31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09-2-18 15:38 发表  ...
现在的诗坛上,一些诗人写些故作高深的陌生化的东西,把诗歌语言弄得很别扭,这种情况,我在世界上最好的诗人笔下从来没有看到。
有同感。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09-02-19 08:26:01
“妈妈,你看看那个人,
他背着沉重的行包,低着头,
一语不发地缓慢走过喧哗的街道,
他看起来是那么饥渴,为什么
不肯进门来向我们讨一杯水?”

“我的好宝贝,你是不是
也想做一个梦中的旅行者?是啊,
那个人的确有点忧伤、孤单和疲惫,
可是你明白他有一颗遥远的心。”


这个人像你像我像他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09-02-23 12:51:31
“妈妈,你看看那只鹰,
它高高地停在空中,翅膀张开,
一动也不动。它飞得那么高,
看起来那么小,就是最高超的飞行员
也不会比它飞得更平稳。”

“我天真的孩子,你怎么能够
知道雄鹰的家?它的翅膀有多宽大?
虽然现在它在歇息,哪儿也不想去,
可是它有一颗遥远的心。”

这一段再打磨一下....没有那两段自然,...要不就咔嚓砍掉.........

[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09-2-23 12:54 编辑 ]
hanseika发布于2009-02-23 13:05:28
那个人的确有点忧伤、孤单和疲惫,
可是你明白他有一颗遥远的心。”



反复读了好几遍,有些感动,也有些感伤。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