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写给诗人们的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29 11:26:45 / 个人分类:新诗发布

查看( 161 ) / 评论( 14 )
写给诗人们的诗
2001——2007

张祈


但丁


“佛罗伦萨城,我爱恋的故国呀,
你怎能不思念远在异乡的游子!”
——如今正是黄昏时分,白昼将逝,
它使我想起家中斑驳的灯影,
幽暗神秘的楼梯,教堂的钟声
以及母亲在我熟睡脸庞上的轻轻吹息;
还有你,贝雅特丽齐,我唯一的
钟爱的人——“那时你还未离我而去,
我还记得你那纯洁的白衣,娴雅的举止
和脸上洋溢着的天使般的微笑!” ——
人们曾经说过,高贵而善良的人
是有福的,他必将在天国得到回报;
而现在,我衣衫褴褛,形单影只,
额上刻满墨写的字迹,被人当做不义者——
唉!我心中的悲伤真是难以用语言形容!
我看见死亡的暮色在河水中缓缓流去,
落叶的幽魂在空中纷纷飞舞,人们在路上
凄惶奔走,寻找着各自最后的归属;
因为受了缪斯的嘱托,只有我
一个人,在缓慢地走着,竭尽我的视力
去辨认那沟渠之下地狱之门上的
可怕铭文,追踪着那尚未熄灭的灿烂
云霞之上的天堂的光辉——我这样想着,
等我穿过密林,转过悬崖,也许
最终能够望见天空中那颗最初的亮星。

TAG: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0:36:01
与老歌德会晤
与老歌德会晤

      
老歌德真的已经很老了。
我见他时,他还依然居住在
那间狭窄而幽暗的书斋里
(那是一栋古老而高耸的哥特式建筑),
端坐在靠背椅上,面前摆满了书籍
和一堆零乱不堪的瓶瓶罐罐。
      
他的面容黯淡,头发苍白而颓唐,
全然没有昔日狮子般狂飚燃烧的神采,
只是眼神依旧锐利,他看着我时,
里面掠过了一丝鹰隼的光芒。
怀着异常的崇敬和畏惧,我羞怯地问:
“诗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的嘴角
现出了一缕隐约的微笑,但是没有回答。

我有些惶恐不安,以为自己说错了话,
赶忙继续问道:“写诗是不是要排除
所有固定的观念而尽量完美地去呈现,
是不是需要经常和自己的心灵做斗争,
是否一定要付出自己毕生的心血、知识
和经验?”这时我看见他的脸上显出了
庄严的表情,但还是没有说话。
      
我越加急促慌乱,禁不住脱口问道:
“您究竟是如何写诗的?能否告诉我
一些写出好诗的诀窍?”他脸上的笑容
突然消失了,脸色变得异样的冷峻可怕。
他开口讲话了:“年轻人,你提得问题很好。
但是毕竟我已经老了,对于你生活的世界
我比你懂得更少,你提出的问题
最终需要你自己来回答。”
      
我还想追问什么,突然夜风袭来,
吹灭了我眼前桌上的蜡烛。房间里
消失了威严而慈祥的老歌德的形象,
世界高高地陷入了一片黑暗。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0:38:34
米开朗基罗
米开朗基罗



指着一块石头,他说,
这不是一块石头,这是一只手,
一颗头颅,是一个女人美丽的身体,
是一个等待着说话的世界。

挥动一只锤子,他说,
我没有在毁坏,我是在建设,
我的凿子边有石屑在飞溅,
可是失去的越多,它存在地越多。
      
挺着僵硬的脖子,他说,
我已经无力支撑,我累极了,
这个世界过于庞大,过于壮观,
我一个人的力量几乎难以完成。
      
睁着困倦的眼睛,他说,
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快瞎了,
这个深渊是如此的苍白昏暗,
没人相信我已窥到了那最深处的光明。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0:44:35
致荷尔德林
致荷尔德林
——春天的诗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日,
最纯洁的朋友啊,
我愿和你一起漫游。
      
迎着温润的轻风,
踩着柔软的土地,
追逐着活跃的清流,
我们一起走向那碧绿的麦田,
那略显丰满的树木,
和那尚未被彩虹点染的果园。
      
季节重返:我们
又找回了逝去的青春,
听到了自然和谐的音乐,
额上也印满了天国的爱之吹息。
      
伤痛的回忆全部遗忘
——祖国的屈辱,夜晚的恶梦,
生活的贫困与窘迫,
以及那向着黑暗的深渊
不断下坠的命运的阶梯——

我和你相视微笑,
眼角不带一滴泪水,
然后高声唱起那至福的生命欢歌
——是的,我们的身体和灵魂
已经全部打开,它们
和这活生生的春天的一切
已经融为一体。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0:46:58
致波德莱尔
致波德莱尔
      
你多么像一个神圣的怪物!
恐怖中充溢着甜蜜,厌恶中夹杂着陶醉
——要透过一块怎样的玻璃
我才能把你那冲天的日饵看清!
      
那个刚刚饮醉的人睡着了,
躺在肮脏的床上,歪着脖颈,
嘴角上还遗留着腥臭的秽物和残液
——但是他的灵魂正在何处漫游?
      
洁白的信天翁翱翔在明蓝的天空,
它的身上消隐了大海和盐的疼痛;
归来的姑娘倚靠在阳光的胸口,
她芳香的头发如同夏日花朵的波浪——
      
也许他还梦见了两条短裙,异常绚丽夺目
以至于遮盖了霞光背后的一片暗夜。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0:48:57
普希金
普希金

      
普希金伫立在
浓密的树叶
和幽暗的夜色里
——这是一个青铜的
普希金,不是那个
长着漂亮的卷发,
热情如火,会唱一首
接一首情歌的普希金,
也不是那个死于
无谓的决斗
和致命诽谤的
普希金。
      
像一条条沉默的鱼,
汽车在传来嘈杂音乐
和情人们虚假欢笑
的街道上驶过——
我把手掌轻轻放在
坚硬光滑的石头上,指端
涌来了一种肌肤的温暖。
      
注:该铜像在上海岳阳路。在上海的数日间,我奇迹般地两次经过他。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0:51:37
致丘特切夫
致丘特切夫



诗人,我知道你从未沉默
——花朵般上升绽放的喷泉,
潮水和幻影飞驰而过的海滩——
那都是你坚定而睿智的诉说。
      
诗人,我也不相信你的夜色
——初秋的天空多么湛蓝,
犁沟里的蛛丝清晰可辨——
那张脸既不阴郁也不难以捉摸。
      
还有那一团红红的爱情火苗!
在树林里,在晚霞中,在一座桥上
——它像心脏在蹦啊跳啊的燃烧。
      
聆听着如此甜美的歌唱,
面对着如此忠实虔诚的祈祷——
俄罗斯怎能够把她的初恋遗忘!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0:54:00
咏济慈
咏济慈


他是一个苍白而俊美的青年,
从来没有谁能够像他那样纯真;
他的话语听起来是那样冷淡,
却无人注意他眼角里隐藏的眼泪。
      
他是一个自然与心灵的歌手,
能洞悉树叶和花瓣的所有秘密;
云朵在他的的胸中自由地行走,
土地在他的脚下结出累累果实。

他屏息等待着睡梦中的诗行,
全力以赴把那美丽的精灵捕捉,
在宁静如处女的希腊古瓮上,
有一只夜莺的影子无声地掠过。

你可曾到田野去寻找他的坟墓——
你为何在水流边停下你的脚步!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0:56:20
阿赫玛托娃
阿赫玛托娃


你在诗行里偷偷减去一个词,
好让大地只能捧着你沉重的花枝,
一个纤细的声音高喊:“我爱,
可是我不说出我心脏的名字!”
      
陪你散步真是让人劳累,
已经开始我们就无法返回——
青铜街道,槭树,黄昏的云朵,
在夜幕间驻足的是白色坟堆。
      
一件黑披肩紧紧遮着脸,
你的美丽真得让人如此恐惧?
——“不,我已经止不住自己的哀号,
我担心您也会因此而哭泣。”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0:58:28
特朗斯特罗姆
特朗斯特罗姆


那本读过的诗集
遗忘在书桌上——
只要你眨一下眼,
它就能马上消失。
      
那不过是一个针眼,
可以被突然放大
——里面放进蓝色花瓣,
消融的冰雪,玻璃杯中的
一片海滩,地铁车站下
被移植的眼球,或者是
一个打开了门的封闭车厢,
一座倾斜的梦幻的桥,一片
正在大声求救的硕大草叶
——连同无数个神智不清的
白昼和夜晚。
      
有这样的交通工具
当然不错——翻开纸角,
用眼睛触动按键——
如愿以偿——
你听到了超光速飞船
那过分静寂的轰鸣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1:08:02
写给博尔赫斯的十四行诗
写给博尔赫斯的十四行诗


张祈


电车穿越布宜诺斯艾利斯喧嚣的街道,
你在梦境中觉察出这个宇宙迷宫的狭小;
双脚踩上图书馆沉重盘旋的楼梯,
你在纸页间领悟了历史和语言的奥秘。

博尔赫斯,完美而执着的游戏者,
卓越的匠人!不管你是这一个还是那一个,
就像热爱着我的孤独,在每个夜晚,
我都把你无言的智慧与忧伤思念。

我多想拐过那个玫瑰色的神秘街角,
寻找到那条在花园深处分岔的小径,
像蓝宝石的星辰,把你缓慢低沉的嗓音聆听。

仿佛一直坐在那条旧长椅上,你沉默而安详。
你的手杖旁边,黑夜已经把树丛的视网膜笼罩,
而在更远处的湖面上,闪耀着一片皎洁的月光。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1:10:39
女诗人的独白——献给狄金森
女诗人的独白
——献给狄金森


并非如他们所说,
我的生活没有那样单调孤独,
我的脸上没有挂着黑色面纱,
我和那修道院的女士们没有一点相似;

绝不是像那些报章记载,
我仿佛没有恋爱的能力——
我的爱不是太少而是太多,
它们像大海和星空一样压得我喘不出气;

那些传记作者显然错得离了谱儿,
如果我不珍视自己那些小巧美丽的诗,
我就绝不会把它们编辑成册,
然后锁进我闺房深处的小柜子里。

好象只有一点他们说对了,
我真的好厌恶那些庸俗的人,无聊的事,
和他们在一起生活一天,我都感觉到
一种生不如死的羞耻。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1:12:35
当一个诗人死去
当一个诗人死去
给美国诗人罗伯特•克瑞里


当一个诗人死去,
他是那样安静,悄无声息;
他活着时,已经给这世界捏造了过多的美,
现在他已经倦于给它增添任何东西。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9 11:25:06
附记
这些写给诗人们的诗,并非是一个组诗。它们不是一次性完成的,其写作时间大约是八年。
这次整理时,部分进行了重新修订。
在我看来,给一位诗人写诗,一方面是缘于习作者对给予自己精神营养的优秀诗人的钦佩和敬慕,另一方面,通过这种与前辈诗人交流沟通的方式,习作者也能得到很好地训练和学习。
就像是给一个陌生人写信,写给诗人们的诗也有多种表现方法,比如传记法、对话法,侧面勾勒法等,但无论是何形式,都最好能够言之有物,不能过于空洞。
在这些诗里,我有意识地提高了一些对自己的要求,即设法在表达主题的同时,还在诗行间运用一点诗人们自己独有的观察方法和表现技巧,有的可能成功了,有的也许读起来并不明显。
另外就是,虽然给诗人们写诗是一种多见的题材,但习作者不要养成此种习惯,而是需要对抒写对象有特殊感情时,才运用此方式。如果有更多的其他题材可写时,最好也能避开这一方式。

2008年岁末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8-12-29 11:33 编辑 ]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09-01-11 01:32:28
指着一块石头,他说,
这不是一块石头,这是一只手,
一颗头颅,是一个女人美丽的身体,
是一个等待着说话的世界。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