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博尔赫斯:两首英文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2-21 14:41:53 / 个人分类:名诗新译

查看( 665 ) / 评论( 11 )
Two English Poems

两首英文诗

博尔赫斯


张祈 译


献给贝阿特丽斯·比维洛尼·韦伯斯特·德布尔里奇

I

The useless dawn finds me in a deserted street-
无用的黎明在一个荒凉的街角
corner; I have outlived the night.
发现了我;我比夜晚活得更长久。
Nights are proud waves; darkblue topheavy waves
夜晚是傲慢的波浪;深蓝、头重的波浪
laden with all the hues of deep soil, laden with
装载着土壤深处的一切色调,装载着
things unlikely and desirable.
不可能的、称心如意的事物。
Nights have a habit of mysterious gifts and refusals,
夜晚有着神秘的赠予与拒绝的习惯,
of things half given away, half withheld,
它把一半东西分发掉,一半留下,
of joys with a dark hemisphere. Nights act
它带着那个黑暗半球的快乐。夜晚喜欢
that way, I tell you.
那样做,我对你说。
The surge, that night, left me the customary shreds
那巨浪,那个夜晚,留给我习惯的碎片
and odd ends: some hated friends to chat
和奇数的结尾:和几个讨厌的朋友聊天,
with, music for dreams, and the smoking of
适于做梦的音乐,以及痛苦灰烬的
bitter ashes. The things my hungry heart
烟雾。那些我饥饿的心
has no use for.
不需要的事。
The big wave brought you.
那片大浪带来了你。
Words, any words, your laughter; and you so lazily
词语,任何词语,你的笑声;你的慵懒
and incessantly beautiful. We talked and you
而不间断的美丽。 我们谈话,而你
have forgotten the words.
已经忘记了言辞。
The shattering dawn finds me in a deserted street
震颤的黎明发现了我,在我的城市的
of my city.
一个荒凉的街角。
Your profile turned away, the sounds that go to
你的侧影转开,那声音去制造
make your name, the lilt of your laughter:
你的名字,你轻快的笑声:
these are the illustrious toys you have left me.
这是你留给我的了不起的玩具。
I turn them over in the dawn, I lose them, I find
我在黎明中把它们打翻,我丢失它们,我找到
them; I tell them to the few stray dogs and
它们;我把这些讲给几只流浪的狗
to the few stray stars of the dawn.
与黎明中几颗迷路的星星。
Your dark rich life ...
你黑暗而富饶的生命……
I must get at you, somehow; I put away those
不知为什么,我必须了解你; 我放好那些
illustrious toys you have left me, I want your
你留给我的了不起的玩具,我渴望
hidden look, your real smile -- that lonely,
你隐蔽的注视,你真实的笑容——你冰冷的镜子
mocking smile your cool mirror knows.
知道的,那种孤独,嘲弄的微笑。

II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 desperate sunsets, the
我给你倾斜的街道,绝望的落日,
moon of the jagged suburbs.
凸凹不平的市郊的月亮。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我给你一个男人的苦涩,他长久、长久地凝望着
long and long at the lonely moon.
那孤独的月亮。
I offer you my ancestors, my dead men, the ghosts
我给你我的祖先,那些死者,那些活着的幽灵
that living men have honoured in bronze:
拥有着青铜般的光荣:
my father's father killed in the frontier of
我祖父被杀死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Buenos Aires, two bullets through his lungs,
的边境,两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肺,
bearded and dead, wrapped by his soldiers in
他死时有胡须,他的士兵们用牛皮
the hide of a cow; my mother's grandfather
包裹着他;我母亲的祖父
--just twentyfour-- heading a charge of
——只有二十四岁—— 在秘鲁领导了一次
three hundred men in Peru, now ghosts on
三百人的冲锋,现在那些幽灵
vanished horses.
依然骑在消失的战马上。
I offer you whatever insight my books may hold,
我给你我的书册中可能拥有的任何洞察力,
whatever manliness or humour my life.
还有我生活里的坚毅和幽默。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我给你一个男人的忠诚,他从来没有如此
been loyal.
忠诚。
I offer you that kernel of myself that I have saved,
我没有理由地给你我保存起来的
somehow --the central heart that deals not
我自己的本质,那没有用词语
in words, traffics not with dreams, and is
交易过,没有被梦境运输过,没有被
untouched by time, by joy, by adversities.
时间、欢乐与不幸触碰过的心脏的中心。
I offer you the memory of a yellow rose seen at
我给你夕阳下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sunset, years before you were born.
在你还未出生的年代。
I offer you explanations of yourself, theories about
我给你关于你自己的解说,你自己的理论,
yourself, authentic and surprising news of
以及关于你自己的可信而惊讶的
yourself.
消息。
I can give you my loneliness, my darkness, the
我能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
hunger of my heart; I am trying to bribe you
我心底的欲望;我在试着用
with uncertainty, with danger, with defeat.
无常、危险和失败把你收买。

- Jorge Luis Borges (1934)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11-2-14 10:15 编辑 ]

TAG: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1-01-26 10:09:22
中文版
两首英文诗

博尔赫斯


张祈 译


献给贝阿特丽斯·比维洛尼·韦伯斯特·德布尔里奇

I

无用的黎明在一个荒凉的街角
发现了我;我比夜晚活得更长久。
夜晚是傲慢的波浪;深蓝、头重的波浪
装载着土壤深处的一切色调,装载着
不可能的、称心如意的事物。
夜晚有着神秘的赠予与拒绝的习惯,
它把一半东西分发掉,一半留下,
带着那个黑暗半球的快乐。夜晚喜欢
那样做,我对你说。
那巨浪,那个夜晚,留给我习惯的碎片
和奇数的结尾:与几个讨厌的朋友聊天,
适于做梦的音乐,以及痛苦灰烬的
烟雾。那些我饥饿的心
不需要的事情。
那片大浪带来了你。
词语,任何词语,你的笑声;你的慵懒
而不间断的美丽。 我们谈话,而你
已经忘记了言辞。
震颤的黎明发现了我,在我城市中
一个荒凉的街角。
你的侧影转开,那声音
让你成名,你轻快的笑声:
这是你留给我的了不起的玩具。
我在黎明中把它们打翻,我丢失它们,我找到
它们;我把这些讲给几只流浪的狗
与黎明中几颗迷路的星星。
你黑暗而富饶的生命……
不知为什么,我必须了解你; 我放好那些
你留给我的了不起的玩具,我渴望
你隐蔽的注视,你真实的笑容——你冰冷的镜子
知道的,那种孤独,嘲弄的微笑。

II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倾斜的街道,绝望的落日,
凸凹不平的市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男人的苦涩,他长久、长久地凝望着
那孤独的月亮。
我给你我的祖先,那些死者,那些活着的幽灵
拥有着青铜般的光荣:
我祖父被杀死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的边境,两颗子弹穿透他的肺,
他死时有胡须,他的士兵们用牛皮
包裹着他;我母亲的祖父
——只有二十四岁—— 在秘鲁领导了一次
三百人的冲锋,现在那些幽灵
依然骑在消失的战马上。
我给你我的书册中可能拥有的任何洞察力,
还有我生活里的坚毅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男人的忠诚,他从来没有如此
忠诚。
我没有理由地给你我保存起来的
我自己的本质,那没有用词语
交易过,没有被梦境运输过,没有被
时间、欢乐与不幸触碰过的心脏的中心。
我给你夕阳下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在你还未出生的年代。
我给你关于你自己的解说,你自己的理论,
以及关于你自己的可信而惊讶的
消息。
我能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
我心底的欲望;我在试着
用无常、危险和失败收买你。

- Jorge Luis Borges (1934)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11-2-14 10:19 编辑 ]
丸子发布于2011-01-26 12:38:22
吃完饭再来看。
庭屹的个人空间 庭屹 发布于2011-01-26 13:04:33
我没吃饭,来看了。呵呵。
丸子发布于2011-01-26 15:01:51
虽然很早就买了老博的文集,但还没接触过他的诗,
甚至来此论坛前都不知道他还写诗,很稀奇。

不知这个英文版是他的原著还是翻译的?
若是翻译的,再翻成中文,和原著不知有什么出入。
坐看云起时 辛泊平 发布于2011-01-27 09:43:08
回复 2# 的帖子
特别羡慕能翻译的诗人,问好祈兄!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1-02-12 09:00:48
回复 5# 的帖子
这两首可能是他用英文直接写的。。。。
戴玨的个人空间 戴玨 发布于2011-02-13 15:59:28
看了下第一首,有些地方值得商榷。
and odd ends: some hated friends to chat
odd ends像是指剩下的小塊,如煙頭,蠟燭頭之類的東西。
music for dream這裡for應該是“有助於”的意思。
The shattering dawn令人不安的黎明,被粉碎的黎明應該說the shattered dawn。
make your name, the lilt of your laughter:
成名,不是制造名字;lilt指聲音的抑揚頓挫,未必就是輕快的意思。
I turn them over in the dawn只是將他們反轉,不知為何譯為回憶。
I put away those illustrious toys you have left me收起那些玩具,未必是放棄。

[ 本帖最后由 戴玨 于 2011-2-13 16:01 编辑 ]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1-02-14 09:05:56
多谢戴兄来细读。
指出的地方的确是我没把握的。。

++++++++++++++++++++++++

and odd ends: some hated friends to chat
odd ends像是指剩下的小塊,如煙頭,蠟燭頭之類的東西。
——————
我理解的是人们走开后一个人的状态。即开头的孤独一人。
你的这个译法可能更有助于连接下文。
odd 我还是倾向于形容词。


music for dream這裡for應該是“有助於”的意思。
——————
同意。改为适于做梦的音乐。


The shattering dawn令人不安的黎明,被粉碎的黎明應該說the shattered dawn。
——————
基本同意。拟改译为震颤的黎明。

make your name, the lilt of your laughter:
成名,不是制造名字;lilt指聲音的抑揚頓挫,未必就是輕快的意思。
——————————————
后面的词如果译为顿挫一类可能少点情感色彩。

I turn them over in the dawn只是將他們反轉,不知為何譯為回憶。
————————————————
同意。我的引申过了。还是应该接续前面的玩具意象。

I put away those illustrious toys you have left me收起那些玩具,未必是放棄。

——————————
这个地方译为放好一类我总感觉找不到语调。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1-02-14 11:28:53
我给你一个男人的苦涩,他长久、长久地凝望着
那孤独的月亮。

感觉第二首译诗更符合愽氏的气质,读来更有那种深沉的调调
木石之书发布于2011-02-15 11:59:00
我来贴两个翻译版本
我来贴两个翻译版本
《两首英语诗(其二)》

陈东飚、陈子弘等译

我能用什么来拥有你?
我交给你狭窄的街,孤注一掷的日落,荒郊的冷月。
我交给你一个人的痛苦,他曾向寂寞的月亮久久凝望。
我交给你我的祖先,我的死者,活着的人们用大理石祭
    奠的幽灵:我父亲的父亲被杀于布宜诺斯艾利斯
    边境,两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肺叶,他留着胡子,死
    去了,他的士兵把他裹在一张母牛皮里;我母亲的
    祖父——才二十四岁——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
    如今是死马上的鬼魂。
我交给你我的书本也许会拥有的无论什么样的洞见,我
    生命中所有的的无论什么样的男子气概或谐趣。
我交给你一个从不忠诚的人忠诚。
我交给你我自己的核心,我以某种方式将它保存下来
    ——不经营词句,不与梦交往,不为时间,快乐和
    噩运所接触的中心。
我交给你,在你生前多年,在日落之际看见的一朵枯黄
    玫瑰的记忆。
我交给你对你自己的解释,有关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
    的确凿而惊人的消息。
我能够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灵的饥渴,我在
    尝试贿赂你,用无常,用危险,用失败。
  
《英文诗两首(其二)》   
王永年译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清贫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月亮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先辈,人们用大理石纪念他们的幽灵: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阵亡的我父亲的父亲,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蓄着胡子的他死去了,士兵们用牛皮裹起他的尸体;我母亲的祖父——时年二十四岁——在秘鲁率领三百名士兵冲锋,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幽灵。   
我给你我写的书中所能包含的一切悟力、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或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以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你对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的真实而惊人的消息。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的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和失败来打动你。
鬼谷空侯:毫无先例地活着 鬼谷空侯 发布于2011-03-02 15:30:36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11-2-12 09:00 发表 这两首可能是他用英文直接写的。。。。
好诗啊!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