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今年最后的一首诗:为签名者作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19 10:13:51 / 个人分类:新诗发布

查看( 194 ) / 评论( 14 )
2008年12月10日

张祈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我无法讲出他们的年龄、容貌,
不清楚他们的户口、职业、爱好、性格,
说不好他们的日常习惯、说话的语调和笔迹,
我没有去过他们的家,没有敲过
那些陌生者的房门,没有和他们说“你好!”
——我不是他们的朋友或者亲戚,不知道
他们家里人的名字,没有和他们说过笑话
或者有过一分钟的亲呢。

我甚至很难理解他们。
我知道,我的工作十分重要。
我的爱人和上中学的儿子十分重要。
我母亲的身体健康十分重要。
生活的安宁与闲暇的旅行,
美酒或者清茶,书册、唱片和电影,
这一切对我仿佛都不可或缺。
如果没有人逼迫,我当然也不肯说出
自己心底的那份柔弱与怯懦。

过分遥远的东西令人无法
相信——比如银河深处的一颗超新星,
月球环型山脚下的一棵桂花树或者是
哥伦布在他的伟大航程中眺望到
却没有去登临的无名岛屿——
人们喜爱的只是眼前、切近而且是
迅疾可得的东西:一只苹果
放在桌角,拿到手里用小刀削掉皮:
舌头马上就能感知到果肉的甜蜜。

为什么要提及那些漫长而黑暗的夜
——那个死水积聚的泥潭?在某个瞬间,
人性的邪恶与污秽也可以与我们毫不相干。
还是忘记那些曾经的恶梦吧,那条恐怖的毒蛇
已经在我们的心脏里吮吸得太久。
这间囚室的窗户需要我们自己推开,
这副野蛮的手铐不会自行脱落——
如果我们还在仰望那太阳,那云朵,
这也只是在说明,在提醒
我们和脚下这片染血的土壤不可分割。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8-12-17 09:38 编辑 ]

TAG: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12-17 05:31:46
為什麼要提及那些漫長而黑暗的夜
--那個死水積聚的泥潭?在某個瞬間,
人性的邪惡與污穢也可以與我們毫不相干。
還是忘記那些曾經的惡夢吧,那條恐怖的毒蛇
已經在我們的心臟裡吮吸得太久。
這間囚室的窗戶需要我們自己推開,
這副野蠻的手銬也不會自行脫落--
如果我們還在仰望那太陽和雲朵,那也只是說明
我們和腳下這片染血的泥土不可分割。

ˍˍˍˍˍˍˍ


 末段的義涵深重且沉擔,作者有知見的敞開了文學胸襟之窗
 與文人墨客的離騷,鑄情為詩。


 冰夕片拾偶感,問好張祈 ^_^

[ 本帖最后由 冰夕 于 2008-12-17 05:33 编辑 ]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17 09:39:08
回冰夕
重读并修订了一次,但愿能更准确点。
yufan1984的个人空间 yufan1984 发布于2008-12-17 18:17:52
谢谢!你应该去看下上面有多少诗人。
南村小寺 江左遗民 发布于2008-12-18 10:11:04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王志国发布于2008-12-18 10:25:44
问好朋友们,学习
握手张祈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08-12-18 11:26:57
我看到了不少朋友的名字,也有这里的网友。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18 12:46:24
最近的消息是有五千人签名了
里面诗人不少。
北陵王:阴影移动 北陵王 发布于2008-12-19 16:36:08
提前祝贺张祈先生新年快乐!
怎么说呢?我以为您的诗歌总是用最最普通的汉字、词语和句子,用最明晰而严谨的逻辑结构,达到最最普遍的意义——美。
也许我说的不是太准确!
问好!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19 17:00:28
多谢北陵王兄抬举。
江湖险恶,各自珍重。
也祝我们能够早一天感觉到春的气息。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08-12-20 01:58:08
主要起草者、八十年代末从“黑马”变“黑手”姓刘名晓波的持不同政见者又被抓起来了。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12-20 03:18:38
鼎一下!!!!!!!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12-20 04:43:37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08-12-18 12:46 发表 里面诗人不少。
了解此诗所抒发之意涵
能体会。
    
李浔的个人空间 李浔 发布于2008-12-20 08:29:16
喜欢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22 10:45:38
最近,折腾不折腾
成了流行短语。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