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艾米莉·狄金森:希望是有羽毛的东西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6-09 14:26:17 / 个人分类:名诗新译

查看( 339 ) / 评论( 5 )
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希望是有羽毛的东西

艾米莉·狄金森

张祈 译


"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希望”是有羽毛的东西
That perches in the soul——
它在灵魂中栖居——
And sings the tune without the words——
唱着无词的曲调——
And never stops—— at all——
永远——不会停息——

And sweetest—— in the Gale—— is heard——
最甜蜜的——在风中——是聆听——
And sore must be the storm——
而暴风雨一定是疼痛——
That could abash the little Bird——
风雨会使那小鸟不安——
That kept so many warm——
小鸟却曾让许多人温暖——

I’ve heard it in the chillest land——
我曾听到它的歌——在最寒冷的荒原——
And on the strangest Sea——
和最陌生的海域——
Yet, never, in Extremity,
尽管身处绝境,但它
It asked a crumb——of Me.
从未向我——索求少许。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10-6-3 09:19 编辑 ]

TAG:

戴玨的个人空间 戴玨 发布于2010-06-02 17:46:09
And sore must be the storm=And the storm must be sore
因為後面要接個從句,所以原文用了倒裝。

abash:使不安,窘迫,不是困頓。

That could abash the little Bird——
That kept so many warm
後面這個從句像是說那小鳥曾使很多(人)感到溫暖。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6-03 09:21:37
多谢戴兄
根据意见进行了调整。
英文从句可以解决的事,中文却不行。
戴玨的个人空间 戴玨 发布于2010-06-04 04:48:21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10-6-3 09:21 发表 根据意见进行了调整。英文从句可以解决的事,中文却不行。
說的是句式結構吧?其實傳統中文詩的句式是很靈活的,如:
“綠垂風折筍,紅綻雨肥梅。”(杜甫)
正常語序應是“風折筍垂綠,雨肥梅綻紅。”
又如“入鏡鸞窺沼,行天馬度橋。”(韓愈)
正常語序應是“鸞窺沼入鏡,馬度橋行天。”
和傳統英詩一樣,這些既有韻律的考慮,也有詩意的考慮。不過話又說回來,現當代英語詩歌卻也是越來越少用特別的語序的了。
坐看云起时 辛泊平 发布于2010-06-04 07:43:25
回复 1# 的帖子
欣赏!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6-04 09:17:35
我是说那两个THAT

QUOTE:

原帖由 戴玨 于 2010-6-4 04:48 发表 說的是句式結構吧?其實傳統中文詩的句式是很靈活的,如: “綠垂風折筍,紅綻雨肥梅。”(杜甫)正常語序應是“風折筍垂綠,雨肥梅綻紅。” 又如“入鏡鸞窺沼,行天馬度橋。”(韓愈)正常語序應是“鸞窺沼入鏡,馬度橋行天。” 和傳統 ...
分指两个不同的对象,而在中文里就只好点出来。
感觉她之所以用这样的句式,还是韵的要求占了上风。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