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博尔赫斯《雨》三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4-27 11:22:34 / 精华(1) / 个人分类:名诗新译

查看( 367 ) / 评论( 22 )
The Rain
Jorge Luis Borges

The afternoon grows light because at last
Abruptly a minutely shredded rain
Is falling, or it fell. For once again
Rain is something happening in the past.

Whoever hears it fall has brought to mind
Time when by a sudden lucky chance
A flower called "rose" was open to his glance
And the curious color of the colored kind.

This rain that blinds the windows with its mists
Will gladden in suburbs no more to be found
The black grapes on a vine there overhead

In a certain patio that no longer exists.
And the drenched afternoon brings back the sound
How longed for, of my father's voice, not dead.

TAG: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4-13 17:37:40


  
  陈东飚译,出自海南版的《博尔赫斯文集诗歌随笔卷》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听见雨落下 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 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暮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4-13 17:38:08



陈光孚 译

黄昏突然明亮,
只因下起细雨,
刚刚落下抑或早已开始,
下雨,这无疑是回忆过去的机遇。

倾听雨声簌簌,
忆起那幸运的时刻,
一种称之为玫瑰的花儿
向你显示红中最奇妙的色彩。

这场雨把玻璃窗蒙得昏昏暗暗,
使万物失去了边际,
蔓上的黑色葡萄也若明若暗。

庭院消失了,
雨涟涟的黄昏给我带来最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没有死,他回来了,是他的声音。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4-13 17:38:38



林之木译。出自浙江文艺版的《博尔赫斯全集》。


苍茫暮色骤然变得澄明起来,
因为潇潇细雨正在悄悄飘滴,
飘滴或者业已停息。雨落中天
自古有之,这该是不需要怀疑。

耳边那淅淅沥沥的回响歌吟
必然唤起对美好季节的回忆,
想到那名字叫做玫瑰的鲜花,
还有那娇好艳丽色泽的旖旎。

这雨水为窗上玻璃蒙起薄雾,
而在那茫茫城效的荒野里面,
却给架上的黑葡萄注入活力。

尽管庭院已经难觅。湿漉漉的
黄昏送来了那期待中的呼唤,
是归来的父亲,他并没有死去。
地洞 戈多 发布于2010-04-13 18:02:09
迄今为止,我所看到的多个版本之中陈东飚翻译的是最好的,无能出其右……
苏楷的个人空间 苏楷 发布于2010-04-13 18:23:21
雨落中天
自古有之,这该是不需要怀疑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4-14 07:50:09
The Rain
The Rain
Jorge Luis Borges



博尔赫斯


张祈 译


The afternoon grows light because at last
午后变得明亮,因为最终
Abruptly a minutely shredded rain
一场细碎的雨突然飘落,
Is falling, or it fell. For once again
或者它已经飘落。因此再次的雨
Rain is something happening in the past.
是过去有些事情已经发生。

Whoever hears it fall has brought to mind
无论谁听到雨声落下,都会使得
Time when by a sudden lucky chance
他去留意时间:在一个意外幸运的机会,
A flower called "rose" was open to his glance
他的一瞥中曾绽放一朵名叫“玫瑰”的花,
And the curious color of the colored kind.
带着那种奇特而亲切的颜色。

This rain that blinds the windows with its mists
这场雨的薄雾令窗户失明,
Will gladden in suburbs no more to be found
在那无法再找到的市郊,
The black grapes on a vine there overhead
在已经不存在的某个庭院里,

In a certain patio that no longer exists.
它也会让那葡萄树头上的黑葡萄高兴。
And the drenched afternoon brings back the sound
那被雨水湿透的午后也会带回那声音,
How longed for, of my father's voice, not dead.
那是我渴望的父亲的嗓音,他没有死去。

(待改)
三缘的个人空间 三缘 发布于2010-04-14 07:55:18
这场雨的薄雾使窗户失明,

此句译得漂亮。 问好!
大喜发布于2010-04-14 23:03:02
博尔赫斯原诗是拉丁语的,而陈东飙应该是从英语翻译的,我还是倾向于林之木的。浙江这套很好,尤其是同一个,另一个,我估计是王永年译的,有些读不下去,语感成问题,比如这首,南方,1964,反正我看到语感有问题就动手改。

河北教育那本最大的问题是选诗,好多我很喜欢的,那里一概见不到。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4-14 23:12:06
就英译看
林的译本的确加入了许多不是原诗的东西。。但这一译本对韵律的追求值得肯定。原诗就是一首规范的十四行,可惜我没有能力再现它。。。。。
地洞 戈多 发布于2010-04-14 23:15:25

QUOTE:

原帖由 大喜 于 2010-4-14 23:03 发表 博尔赫斯原诗是拉丁语的,而陈东飙应该是从英语翻译的,我还是倾向于林之木的。浙江这套很好,尤其是同一个,另一个,我估计是王永年译的,有些读不下去,语感成问题,比如这首,南方,1964,反正我看到语感有问题就动手改。 河北教育那本 ...
呵呵,个人从语感上讲还是更倾向于陈东飙的诗歌好一些,问好……
大喜发布于2010-04-14 23:19:47

QUOTE:

原帖由 戈多 于 2010-4-14 23:15 发表 呵呵,个人从语感上讲还是更倾向于陈东飙的诗歌好一些,问好……
你觉得原诗的意思重要还是语感重要?从拉丁文到英文已经衰减了,再从英文到中文,更不知道和原义想去多少?我读过巴列霍一首诗,黄灿然从英文译的,一个不知名翻译家从拉丁文译的,不知名那个显然比黄灿然好。再说了,博尔赫斯,是一个诗的内涵更胜于语感的伟大诗人。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4-14 23:21:37
感觉这个英译本应该是博尔赫斯参与的
因为它是如此符合博的审美,,,,
大喜发布于2010-04-14 23:31:30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10-4-14 23:21 发表 因为它是如此符合博的审美,,,,
哦,那就另当别论了,博尔赫斯不到十岁就把英文翻译成拉丁文了。我贴一个怪异的版本吧




苍茫暮色骤然澄明,

因为小雨正在悄悄滴落,

滴落或者已经停止了。天上下雨

是亘古的,不需怀疑的。



耳边淅淅沥沥的回响歌吟

必然唤起对美好季节的回忆,

想到名字叫玫瑰的鲜花,

还有那艳丽色泽的美丽。



雨水给玻璃窗蒙上薄雾,

郊外茫茫的荒野上,

却为架上的黑葡萄注入生命力。



尽管庭院已经难以寻觅。湿漉漉的

黄昏传来期待中的呼唤,

是归来的父亲,他并没有死去。
大喜发布于2010-04-14 23:53:23
捣鼓博尔赫斯,不如翻译一些还没有译本的,得一忘二译了普拉斯,可惜出不了,默温一直没有好的版本,原来沈睿那个版本很好,可惜不全,董继平就别说了,很多诗友提起来咬牙切齿,有一次和一个朋友聊,他恨恨地说,这个蠢货,倒是很能挑好诗人,占着茅坑不拉屎,我恨不能杀了他。
地洞 戈多 发布于2010-04-15 17:38:45

QUOTE:

原帖由 大喜 于 2010-4-14 23:19 发表 你觉得原诗的意思重要还是语感重要?从拉丁文到英文已经衰减了,再从英文到中文,更不知道和原义想去多少?我读过巴列霍一首诗,黄灿然从英文译的,一个不知名翻译家从拉丁文译的,不知名那个显然比黄灿然好。再说了,博尔赫斯,是 ...
看过英译本的序言,博尔赫斯是直接参与了,得到博尔赫斯的首肯了……
病起忆江湖 罗逢春 发布于2010-04-16 19:05:33
我喜欢陈东飚的!应为外语不行,其他的没有发言权。
沙马的个人空间 沙马 发布于2010-04-17 09:15:25
张祈兄给我们带来很多好的译作,收藏了。问好!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4-17 12:38:07
修订版


博尔赫斯


张祈 译


午后变得明亮,因为最终
一场细碎的雨突然飘落,
或者它已经飘落。因此再次的雨
是过去有些事情已经发生。

无论谁听到雨声落下,都会使得
他去留意时间:在一个意外幸运的机会,
他的一瞥中曾绽放一朵名叫“玫瑰”的花,
带着那种奇特而亲切的颜色。

这场雨的薄雾令窗户失明,
在那无法再找到的市郊,
在已经不存在的某个庭院里,

它也会让那葡萄树头上的黑葡萄高兴。
那被雨水湿透的午后也会带回那声音,
那是我渴望的父亲的嗓音,他没有死去。



The Rain
Jorge Luis Borges

The afternoon grows light because at last
Abruptly a minutely shredded rain
Is falling, or it fell. For once again
Rain is something happening in the past.

Whoever hears it fall has brought to mind
Time when by a sudden lucky chance
A flower called "rose" was open to his glance
And the curious color of the colored kind.

This rain that blinds the windows with its mists
Will gladden in suburbs no more to be found
The black grapes on a vine there overhead

In a certain patio that no longer exists.
And the drenched afternoon brings back the sound
How longed for, of my father's voice, not dead.
杨胜冲发布于2010-04-26 13:44:00
张同学!
河北教育译本,麻烦你去看看他的序言。
杨胜冲发布于2010-04-26 13:48:00
陈亲口说的是,虽然选本依照的是企鹅社的英文版,且是在博的参与下完成的翻译,但他还是以西班牙语为标准。对于格律他也说得很清楚,其自谦无力再现。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