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散文诗一首:诗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4-06 09:38:45 / 个人分类:随笔美文

查看( 161 ) / 评论( 2 )
诗人



张祈





他感觉生命在逐渐离他远去。

童年的奔跑,初恋的羞怯,家庭的责任,现实的困惑,他把每一瞬时光的流逝都记录完全。

有时,他仰望苍穹,正午被行走的云彩吸引,傍晚则沉醉于巨大的落日,然后,他任凭一柄柄星辰的尖刀把自己夜晚的灵魂刺穿。他能观察到蝴蝶翼翅上的每一种色彩,触摸到草叶上的每一道锯齿,呼吸到野菊花的每一缕芬芳——他知道自己在爱着,但也清楚这种感觉绝非自己独有。

而当美丽的幻想不再显现,城市的暗夜就开始把他惊扰。他看到戴假面的恶魔在每一条街道上闲逛,而死神正在把每间封闭房门的把手拧开。他能认清每一张脸庞,有时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有时是一个孤独的老人,有时是一个颓废的青年,有时是一个悲哀的妓女——他也了解每一个人的心思,不管是极乐的狂欢还是悲伤的叹息,因为所有的泪水最终都是在他的眼角流出,而每一股血流都是从他的静脉返回到他的动脉。贫穷和无助经常侵袭他,致命的焦虑让他不安,有时他会感觉自己是纯洁而高贵的,仿佛有神灵在帮助,而更多时,他却认为自己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聆听到了自己。他惊奇于那么优美的旋律竟然会出于自己的嘴唇和喉咙,而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那只是鸟儿们的专利。于是,他开始试探着歌唱,并把自己的祝福和祈祷送给每一个人。酒杯、火焰、刀枪,他因自己疯狂的音色而感到恐惧。然而,随着技艺日渐成熟,他也开始对自己的灵魂有了更多信任。

已经没有什么他不曾歌唱、赞美过,也没有什么他不曾诅咒、痛斥过。他承认自己只属于这一个狭窄的时代,也明白这世界也许丝毫没有不朽可言——可是为了他曾爱恋过的女人,为了他曾沉睡过的大地,为了这个宇宙给予他的那丰饶得无以复加的恩赐(甚至包括死亡的虚拟性庆典),他认定自己的工作还远远不够。

TAG: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0-04-10 20:40:46
让我想到愽尔赫斯行文的风味,
郑文斌发布于2010-04-11 00:33:08
太正了,而且一马平川,祈哥。问好。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