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理智之年(组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2-17 08:41:56 / 个人分类:新诗发布

查看( 187 ) / 评论( 23 )
第二辑  理智之年


“烟盒空了,书卷”


烟盒空了,书卷
也都已经读完,
你将重新回到
绳索和迷宫之中。
没人曾经走过
黑夜的火焰的道路,
没有鸟儿飞过
银蓝或紫红色的树枝,
没有永恒的歌手与旋律——
你仅仅拥有这一个肉体:
疼痛、局促而疲倦
……闭上眼歇一会儿吧,
那静静悬挂的窗帘外面
已经是苍白的黎明。
  
2004


阿喀琉斯:十四行


高傲的阿喀琉斯也曾有过犹豫,
他远离了故乡和母亲,随着船帆
驶过碧蓝的大海,一个人坐在帐篷边,
眼含热泪对着起伏的波涛哭泣。

美丽的克律塞伊斯已经被人抢走,
闪亮的铠甲还没有被帕特洛克罗斯偷去,
屈辱和愤怒已经压低了雄鹰之眉,
折磨那野兽之心的还有对死亡的恐惧。

是这样活下去,逃开命运的围追,
还是忘掉这一切,用勇猛的搏击
去赢得那永世长存的不朽声名——

“我宁愿活着做别人的奴隶,
也不愿统率千万个死去的鬼魂。”
他曾这样对自己低语,但最终无济于事。



海伦


只是因为美,海伦拒绝了
所有的污蔑和指责,她柔顺的长发
高高飘扬在爱琴海夏日的风中,
她的明眸在繁密的星空永远闪亮。

没有谁能比上她:这个女人
有着无数的谎言、欺诈和背叛;
但即便是女神,也没有她的亲吻
更热烈,没有她的身体更温婉。

“她可能,可能只是一个幻影,”
困守书斋、头发花白的学者们
一面叹息,一面在昏睡不清中猜测;

可是整个世界都爱她,根本不需要理由
——假如还有一个特洛伊,大家也同意
让那个无所谓的城堡为她来燃烧。

2004


我已经许久不再仰望


我已经许久不再凝望星辰,
已经许久没有听到
缪斯女神那温柔的声音。

混乱的欲望,无所适从的焦虑,
我把自己抛掷在瞌睡的白昼
和失眠的夜晚中间。

别人自有属于他们的乐趣:
电视剧、推销员,体育彩票,
银色的口红和大小的赌博,
再加上盗版书册和宴饮聚会,
在这个昏沉的世界中,
每个人看起来都快乐幸福。

哪儿去了,雄鹰的高翔?
哪儿去了,天鹅的绝唱?
一群流浪汉闯进了高贵的神殿,
地板上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蟑螂,
伪装成神灵的乌鸦
停靠在漆黑的窗户上。

我已经许久不再仰望星辰,
我失掉了射手座,也不再是诗人。
我听到的只有堕落、叹息和哭喊,
另一个世界的美丽和奇异
那幽蓝间的神圣光芒,
我再也无法看见。

2004


“当别人习惯于计算和判断”


当别人习惯于计算和判断
大小,多少,左右,高低,利率,回报,
把目光集中于形式与技巧,词语与装饰,味道与格调,
流派与体系,抛出一把圆圆的骰子
去博弈那无法预知的可能性,或者用一把改锥
把那台伟大的机器一一拆解,以清点
它的每一个螺丝和闪闪发光的金属碎片;
我却闭上双眼,强迫意志忘掉我自己,
并用水墨的晕彩模糊掉那些事物的界限,
抚触着自己的胸,我聆听着那另一个心脏的跳动
——“你和我本来就在一起,从来没有分离”——
我把那些被切割弄皱的图纸小心翼翼地铺展拼合起来,
直到我的眼前出现一片(就连那地平线
下面的另一半也不缺少)完整而美丽的星空。

2004


写给一株春天的桃树


你站在那里,身材纤细,
就像是一个天真而羞怯的少女
从遥远的乡村的田野,第一次走进
这车流和人声喧哗的城市。

你并不惊慌,好象
这一切你已熟知,而且这世界上
也永远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奇迹。
你的上面是立交桥,旁边是箭楼,
你看着汽车在道路上拥挤,
人们在公交站牌旁排队。

你最多也就十多根枝条,
每根枝条上也只有几十朵花蕾,
你粉红的花瓣和每一丝花蕊
仿佛都能拥有整个世界。

你镇定自若地站着,全神贯注地开着,
在每个春天都会重新吹拂的芳香的微风中,
在每个三月都会再次照耀的温暖阳光下
——是的,你在用自己全部的妩媚,
用你自己全部的宁静与和谐
将你身旁的所有目光吸引。


独语


一张在黑暗中成熟的脸
对着那沉默的黑暗说:
“我需要更多的苍老,
需要更多的绝望和寂寞。”

一片被爱情所磨损的唇
对着那冷漠的爱情说:
“我需要激情,需要真诚的闪电,
而不仅仅是肉体的缠绵。”

一颗不断寻找生命然后又
不断失去它的心对它自己说:
“尽管今天的希望还没有将我抛弃,
可是我的确厌倦了等待。”


午后


阳光依然照射在
静静的窗帘上。
外面有汽车经过,有小贩的叫卖
和孩子们天真的笑语——
啊,生活原本可以
这样幸福!

一百条道路
在这个金色的午后展开:
尘俗的乐趣,被艺术所折磨,
没来由也无法预期的欢乐和悲伤,
童年,母亲,已经忘记的责任,
压在心头的工作——悲伤和忧愁
在阳光的闪耀和灰尘的飘浮间
挣扎。

你能够向何处去?
不,你需要一直
呆在这里。呆在这里,
直到这个午后
也随着你的呼吸和冥想
完全消失。

2004


“在没有爱时我们”


在没有爱时我们开始
寻找悲伤,在没有星辰时
我们开始渴望迷惘;
树叶纷纷飘落,车轮
陷进历史的泥沼——
在没有苍老时我们就已
等待死去,在没有牧笛时
我们早已经遗忘了童年。

在没有亲吻时我们割掉
彼此的嘴唇,在没有友谊时
我们用左手握紧自己的右手;
颤栗的肉体啊,你怎样
才能抵挡住这理智的风沙——
在没有苦涩时我们开始
酿造甜蜜,在没有宁静时
我们在狂暴中选择疯狂。

在没有床铺时我们能够
建起房屋,在没有大海时
我们拆除掉铁轨和桥梁:
“一条河从东到西,它拒绝我们
第二次但不会拒绝我们第一次”
——在没有梦想时我们开始
享受光荣,在没有天堂时
我们学会赞美地狱。

在没有白银时我们就是
黄金,在没有稻谷时你和我
就是大地最丰盈的收获
——打碎这片天空的镜子,
让远方的山谷传来清晰的回声!
在没有诗时我们像麻雀一样
练习歌唱,在没有上帝时
我们也仍然拥有子孙和家园。

2004



避开众声的喧哗


避开众声的喧哗,我
走上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径;
我要独自穿越这阴郁的森林,
去看那山谷间绝美的风景。
  
没有俗世的牵绊多么快乐!
围绕我的只有阳光和微风——
一只雄鹰在近处的峭壁上飞起,
如同国王巡视着它的领空。
  
脚下的草地异常松软,
那鲜嫩的绿色像是第一次看见;
淡紫色的雏菊躲藏在灌木深处,
羞怯地绽开她妩媚的花瓣。
  
远处的山峰高高耸立,
上面银色的积雪已覆盖千年;
我听见有人在静寂中对我耳语,
那声音温和、庄重而友善——
  
“要永远保持一颗纯真之心,
无人相信时你可以信赖自然;
可能有时她会带来恐惧与危险,
但她不说谎,也不会把你欺骗。”

TAG:

钟磊的个人空间 钟磊 发布于2010-01-30 17:17:19
问好,写得不少,读了前面的几首,喜欢优美的十四行···
清水江边有个罗汉坡 清水江 发布于2010-01-30 17:26:50
.






写给一株春天的桃树







你站在那里,身材纤细,
就像是一个天真而羞怯的少女
从遥远的乡村的田野,第一次走进
这车流和人声喧哗的城市。

你并不惊慌,好象
这一切你已熟知,而且这世界上
也永远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奇迹。
你的上面是立交桥,旁边是箭楼,
你看着汽车在道路上拥挤,
人们在公交站牌旁排队。

你最多也就十多根枝条,
每根枝条上也只有几十朵花蕾,
你粉红的花瓣和每一丝花蕊
仿佛都能拥有整个世界。

你镇定自若地站着,全神贯注地开着,
在每个春天都会重新吹拂的芳香的微风中,
在每个三月都会再次照耀的温暖阳光下
——是的,你在用自己全部的妩媚,
用你自己全部的宁静与和谐
将你身旁的所有目光吸引。











此首经典
唯美中带着异样的穿透力
问好周末




.
坐看云起时 辛泊平 发布于2010-01-30 17:38:15
回复 1# 的帖子
避开众生的喧哗,在当下似乎成了理想。张祈兄的诗沉思似乎一直是主色调,现场感肉感似乎就弱了些,个见!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1-30 17:40:32
是旧作重新修订。

QUOTE:

原帖由 钟磊 于 2010-1-30 17:17 发表 问好,写得不少,读了前面的几首,喜欢优美的十四行···
那两首十四行是读荷马的产物。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1-30 17:41:36
柏桦老师一直也强调肉感

QUOTE:

原帖由 辛泊平 于 2010-1-30 17:38 发表 避开众生的喧哗,在当下似乎成了理想。张祈兄的诗沉思似乎一直是主色调,现场感肉感似乎就弱了些,个见!
我有时怀疑是不是思维方式的不同。。。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1-30 17:48:18
多谢来读。

QUOTE:

原帖由 清水江 于 2010-1-30 17:26 发表 . 写给一株春天的桃树 你站在那里,身材纤细,就像是一个天真而羞怯的少女从遥远的乡村的田野,第一次走进这车流和人声喧哗的城市。 你并不惊慌,好象这一切你已熟知,而且这世界上也永远不会有什么特别的 ...
这首诗我自己看总感觉有点笨,不是很时尚,但一时也想不出如何改好。
苏楷的个人空间 苏楷 发布于2010-01-30 18:40:11
“她可能,可能只是一个幻影,”
困守书斋、头发花白的学者们
一面叹息,一面在昏睡不清中猜测;

可是整个世界都爱她,根本不需要理由
——假如还有一个特洛伊,大家也同意
让那个无所谓的城堡为她来燃烧。

问好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1-31 09:08:59
谢过苏兄。
把同题组诗翻上来。
刀刀发布于2010-01-31 11:36:04
有点儿陈旧 有点儿老套
实在看不出和智慧有关的东西
冒昧
问候
黎明发布于2010-01-31 11:38:12
来学习,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1-31 11:59:07
老与新总是相对的

QUOTE:

原帖由 刀刀 于 2010-1-31 11:36 发表 有点儿陈旧 有点儿老套实在看不出和智慧有关的东西冒昧问候
也不是所有的表面花样都是创新。
关键还看诗里到底说什么。

欢迎发言,多谢批评。
陈实发布于2010-01-31 12:09:02
你和沙马的《理智之年》各有千秋,就此可以展开讨论。
地洞 戈多 发布于2010-01-31 13:39:49
喜欢这个——

“烟盒空了,书卷”


烟盒空了,书卷
也都已经读完,
你将重新回到
绳索和迷宫之中。
没人曾经走过
黑夜的火焰的道路,
没有鸟儿飞过
银蓝或紫红色的树枝,
没有永恒的歌手与旋律——
你仅仅拥有这一个肉体:
疼痛、局促而疲倦
……闭上眼歇一会儿吧,
那静静悬挂的窗帘外面
已经是苍白的黎明。
  
2004
坐看云起时 辛泊平 发布于2010-02-01 10:02:15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10-1-30 17:41 发表 我有时怀疑是不是思维方式的不同。。。
张祈兄好,我觉得不是思维方式的问题,或许更多还是和态度有关吧。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2-01 10:05:49
关于创新
我的感觉是,能够在语言的界限内能够玩出的花样我们差不多都玩过了,但问题的本质在于,我们向许多人学的是花架子,并没有得到真传。
还有一点就是一种内部的创新,一种在俗套中的看似不经意的新处理。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2-01 10:07:24
还有就是,一个诗人会对应一套语言系统
这套语言系统是他自己一个人的词典。
而每个诗人的词典是不同的,,,这有时也会引发一些意外的分歧。
沙马的个人空间 沙马 发布于2010-02-01 11:27:03
这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我正在着手写你的东西,针对文本阐述我的
看法。
沙马的个人空间 沙马 发布于2010-02-01 17:25:33
简谈对张祈《理智之年》的认识
当我把修改后的《理智之年》发到今天论坛时,看到了张祈发了同样的组诗《理智之年》,我就认真地读了起来,感觉这组诗需要细读。同样是理智之年,但写法有很大的不同,或者说各自的角度不同。应该说他的诗对我的写作有一定的借鉴作用。张祈的《理智之年》是抒情的理智之年,也是历史中的理智之年,有睿智的思考,有清晰的表达,从历史中传达现实的意义,从现实中洞察深邃的历史,其巧妙的过度让人看不出痕迹,几乎将现实和历史融为一体。
下面谈谈自己几点认识:
一,现就第一首诗做个简略的分析,我个人认为第一首诗有一定代表性。

“烟盒空了,书卷”

烟盒空了,书卷
也都已经读完,
你将重新回到
绳索和迷宫之中。
没人曾经走过
黑夜的火焰的道路,
没有鸟儿飞过
银蓝或紫红色的树枝,
没有永恒的歌手与旋律——
你仅仅拥有这一个肉体:
疼痛、局促而疲倦
……闭上眼歇一会儿吧,
那静静悬挂的窗帘外面
已经是苍白的黎明
“烟盒”

从“烟盒”到“书本”就是从现实中到历史的过程,历史是个迷宫,也可以说是个绳索,而诗人带着开放性的思维进入,似乎进入了一个无人之境,幽深、黑暗、孤寂,连一只鸟儿也没有飞过。无论是诗人带着冥想式,还是带着现实的思考进入其幽深的意象,都可以说,他是进入了诗的状态,这个状态或许是“无我”的,或许是“此在”的,或许是  “物我两忘”,或许是“以物观物”,诗中的张力凸现出来,其“歧义”渗透于词象之间。细读之下我们还会发现我,物象之间没什么连词,为的是拉开诗的空间,让读者参与进去,从而获得“文本的欢悦”。再往下读,我几乎没看见过有人写“银蓝或紫红色的树枝”,其用意象之大胆说明了诗人的勇气。或许是诗人在特定的环境下,以幻觉形式在一个瞬间捕捉到了树枝的这种颜色,如果是我,我是想不到用“银蓝”和“紫红色”来修饰树枝。我在诗中一般不用“颜色”就是用了,也是小心翼翼的用,因为有了颜色的意象,就出现了刺眼的东西,弄不好就把一首诗弄破了,或者说容易把诗中其他的东西掩盖掉了,只有在把握诗的全局的情况下用好有关颜色的意象。我以为诗人在这里用的颜色是恰当的,它会使迷宫变得更加迷宫。
   在银色和紫红色的背景下出现“歌手”和“旋律”是顺理成章的事。问题是它不是永恒的,或者说一个暂时的“歌舞升平”的场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历史的更迭,一切都会变得烟消云散。而历史中的人也是受到局限的,因为你仅仅拥有这一个肉体,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历史中,人的肉体都是脆弱的,无力的,易碎的。人在他活着的时候需要面对许多东西,也需要处理许多东西,东奔西忙,疲于奔命,最后只剩下“疼痛、局促而疲倦”,他不知道他的结局和社会历史价值是否相统一,也有可能是“南辕北辙”。人内心的现实和他看到的现实常常是悖论的,由此我想到人的命运是宿命的,不可知的,他既无力抗争强大的即定现实,也抗争不了自己,这种被动性常常纠缠着人一生的命运。下面几句写得很好,像音乐里的慢板和回旋:
闭上眼歇一会儿吧,
已经是苍白的黎明
“烟盒”
作为一个弱小的个体,他必须面对他的历史,现实,体制,他的国家,他的民族,他浸淫中的具体生活,有时候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他明明知道“戈多”是不会出现的,他还像米斯特拉尔一样苦苦地守着,守着他的思想,他的希望,他的诉求,其过程是多么的苦不堪言。在这空白中会出现无聊、琐碎、不甘、空虚、绝望,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是“闭上眼歇一会儿吧”,从历史中选择现实,从现实中看历史,找到自己目前的位置。而这个“位置”的获得也许不是在今天,也许在明天。饶舌地说,人没有明天,“明天”是人在脑子里虚构的一天,你也永远看不见明天,当你一脚跨进来的就是今天。把“明天”和“希望”配置在一起是极为恰当的。而诗中的明天却是“已经是苍白的黎明”,这也就意味着“明天”也不可信,也就意味着人是不能把自己的一切放在明天的,人如果是理智地欺骗自己是不明智的。这里就涉及到了人的理智之年,这个理智之年是从历史到现实中体现出的无望的理智之年。那么还是回到具体的现实吧。“烟盒”(绝妙),抽抽烟,想想,该如何填补这些空白,该如何进入或冒险进入那些尚未进入的领域。
我个人认为这首诗比较全面体现出张祈组诗《理智之年》的特色。纵观全诗,有一定的深度,也有一定的造诣,似乎有“史诗”的基调,融哲理、历史、现实、抒情、思辨、抗争、虚妄于一身,给于诗歌一定的冲击力。
二,我说过,这组诗需要细读,咀嚼,才能看到诗的艺术性和它不足的地方。现在我谈一点这组诗不足的地方:
1,诗中的修饰词比较多,也就说在诗的物象前面加上形容词,或者在意象的后面加上了修饰语,不能使诗自语。如:“静静的窗帘上”“羞怯地绽开她妩媚的花瓣”“在阳光的闪耀和灰尘的飘浮间”“她的明眸在繁密的星空永远闪亮”等,由于有了修饰语从而限制了读者的想象力,堵塞了诗的空间。比如,窗帘,它也可以是飘动的,比如“她的明眸在繁密的星空永远闪亮”这个句子比较老,“明眸” 繁密、永远、闪亮等来修饰“明眸”。如果让我来处理我就直接用“她的眼睛”,静静的窗帘,直接用“窗帘”,把修饰词从诗中挤出去。可能我们写诗的手法不一样,我几乎不用形容词,小心翼翼地把“抒情的成分”从诗中拿掉,让“物象”裸现,剔除诗人的主观成分,从而加大诗的揭示性。
2,诗中有较强的书卷气,在视觉上给人造成“陈旧感”,似乎远离了现实生活,感受不到当代人的生存境遇。如:
没有俗世的牵绊多么快乐!
围绕我的只有阳光和微风——
一只雄鹰在近处的峭壁上飞起,
如同国王巡视着它的领空。
这些都是形而上的意象,缺乏现代感,“书卷气”掩盖了现代意识,给人以隔膜感。其中的抒情成分掩盖了城市的真实气氛。我个人提议诗人在以后的写作中更多地关注人的生存境遇,人在世界的无所适从,揭示人与世界的关系。
张祈兄,以上纯属我个人看法,不一定对,权当供兄参考。常联系。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2-02 11:30:23
才看到沙兄的文字。
我对你那首诗的评论还在写。
可能要花点时间。
还叫悟空发布于2010-02-02 12:39:13
一种内部的创新,一种在俗套中的看似不经意的新处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