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新作:Matrix——或《黑客帝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7-19 03:47:10 / 个人分类:新诗发布

查看( 230 ) / 评论( 7 )

Matrix


无论你在哪里,
你总是会成为其中的一个,
成为其外的另一个;

你是一句被写入的程序,
一种等待爆发的病毒,
一个被放逐的词语;

你试着去回答
一个并不存在的问题,
就象先知坦然接受
自己预定的命运;

这个矩阵是你的矩阵,
也是我的矩阵,数字的森林
永远令我们无法穿行;

在虚伪的光线里
呆得够长,你才可能发现
黑暗中隐藏的一丝真实;

顺从还是反抗?同谋还是对立?
被污染、清洗还是拒绝?
在这儿,你的姿态并非重要;

没有正义,没有英雄,
人类的锡安城也从来
就没有得到像样的拯救;

当最后的死亡来临,
惟有你才能把这个世界引向毁灭。

2009,7


注释:

matrix

词典解释

1.母体;基础
2.子宫
3.基质;脉石
4.字模;纸型
5.(唱片的)原版
6.矩阵


相关释义

MATRIX是母体,是控制世界的电脑系统。电影《The Matrix》(黑客帝国)中的人物莫菲斯说:the matrix is a system(Matrix是一个系统)。

TAG:

湖北青蛙发布于2009-07-14 10:51:59
张祈兄是死硬分子。
你一定要用你的那一套规则打败你不喜爱的东西。
有时候可以不谈理念、想法。作品帮助了我们。
但我也以为,你规则多,没放开。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14 12:22:08
死硬分子没有什么不好
再说,我也没有制定什么规则。
我只是在遵守某些规则。因为我在玩一种游戏。
忘啦的个人空间 忘啦 发布于2009-07-14 15:20:43
没有正义,没有英雄,
人类的锡安城也从来
就没有得到像样的拯救;

当最后的死亡来临,
惟有你才能把这个世界引向毁灭。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15 12:08:57
关于锡安
(很多人认为,电影中的锡安城代表了人类的真实世界,是最后的乌托邦。但也有人并不这样看。)

来自豆瓣——

实际上,Zion同样是一个虚拟的系统,我将它称为Zion世界或Zion系统。而不是什么real world。仔细研究Neo和创造者Architect的对话,你会发现导演已经把这个事实交代的清清楚楚了。
  Neo正是从单手挡乌贼开始怀疑Zion世界的真实性的,所以他见到先知Oracle的第一个问题就问挡乌贼是怎么回事,Oracle让他去找Key maker以同Architect见面。Architect告诉Neo,他设计了Matrix世界,并且失败过好几次。后来一个“人类直觉检测程序”——也就是Oracle提出了另一个方案,也就是现在采用的方案,即让99%的人仍然生活在Matrix里面,这些人对世界没有什么怀疑,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还能选择,这些人运行的不过是系统编写的有人类特征的代码而已,没有什么自主意识;另外1%的人自主意识比较强,总是对Matrix产生怀疑,于是系统内核Source构建了Zion世界,让这1%的人生活在里面。Zion世界里的人总是试图从Matrix世界里解救出对Matrix产生怀疑的人,其实是帮助系统从Matrix里清除掉不稳定因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产生救世主程序——The One,The One是Source编写的可以运行在Matrix和Zion两个系统中的程序,他负责搜集有bug和异常的那些程序并把他们集中到Zion。然后The One在Oracle的引导下见到Architect,Architect照例给他两个选择,前五任救世主都出于悲悯天人的情怀选择了重建Zion,这样Zion被毁灭,系统得到稳定,同时救世主带领从Matrix中挑选的16个男人和7个女人重建Zion。顺便说一句,Neo和Trinity之间的爱情也是先知安排好的,所以她才告诉Trinity她将会爱上救世主。先知冒险的设计利用爱情的未知力量来进行系统升级——先知说过:Architect不过是一个系统的平衡者,他总是希望系统能回到最初的稳定状态因而不断地利用Zion排除bug和异常并重建Zion;而先知Oracle与Architect恰恰相反,先知总是试图打破这种平衡,让系统在未知的混乱中获得新的源泉,从而完成系统升级。创造者总在打补丁,先知却想升级,所以第三部最后一幕创造者一上来就问先知你这游戏是不是玩的太危险了——Neo由于爱情与前五任救世主不同的选择,Smith病毒的疯狂复制以及在Matrix和Zion两个系统中的传播。如果Neo打不过Smith,那么病毒将全面侵占系统,系统崩溃,当然所有人都死去——当然Smith和Neo不过是同一段程序的两种表现形式。Neo明白了以上事实,也就获得了在Zion世界中的超能力(Zion世界是模拟真实世界建立的世界,是真实世界和Matrix世界的中间层,第一部中Neo明白了Matrix世界的代码本质从而获得Matrix世界中的超能力),在第三部中与系统核心Source作了交易,即帮系统干掉Smith,同时保存Zion世界而不将其毁灭。最后Neo和Smith同归于尽共同湮灭,系统顺利完成升级,先知得到了胜利。至于新的系统中有没有the one程序就不得而知了。但系统会遵守承诺保留Zion世界,同时给予那些想出去的人“自由”——想离开Matrix的人和想离开Zion的人,当然,除Neo外还没有人明白Zion世界的本质。
  顺便提一句,Neo有双重身份,一方面他确确实实是一个人,这一点Architect跟他说了,另一方面在他这个人的载体上运行这the one程序。当the one程序和病毒程序同归于尽共同崩溃时,Neo在Zion世界中的意识即不复存在,但他的肉身仍然在生存着。
  我觉得这部电影其实不是讲人类和机器的斗争,而是讲机器文明进化升级的过程。Smith反复在讲,任何事有始就有终,人类文明已经终结了,现在是机器文明,而它正在进行着进化。结尾时创造者问先知到底这种稳定和平能持续多久——指升级后的新系统,电影里是阳光普照一片光明的样子——先知回答说越久越好。实际上这只是先知的良好愿望,装过机的人都知道系统重装或升级后都会有一段性能非常好的时光,但随着时间推移系统bug漏洞会越来越多,运行速度会越来越慢,还会感染病毒木马什么的。可以肯定新系统最终还是会陷入问题当中。当然,按照Smith讲的有始就有终,机器文明肯定也有它的终点。如果我来拍续集,我就会拍机器文明的终结和新的文明的诞生。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15 12:21:28
编剧与导演的讨论
Larry Wachowski与Ken Wilber谈话内容
编辑:RevolutioN, Sentient1, iceblink, blanket, Jestas
来源:http://www.integralnaked.org/talk.aspx?id=205
翻译:郭大路


(一)概述

  黑客帝国三部曲是近几十年来最成功的电影历险。三部电影总共获得了三十亿美元的全球收入,而且故事还在动画、漫画和在线游戏中继续。全世界观众的注意力被曲折紧张的故事和非凡的特技效果所吸引,但同时一个长久的问题依然存在:所有这些故事到底有什么含义?

  电影的编剧及导演Larry Wachowski和Andy Wachowsku从第一天起就不愿意分享他们自己对电影的解释,他们害怕他们说的话将变为一种教条。但这也给华纳兄弟公司在制作黑客帝国DVD套装(将于今年秋天发行)的时候带来了难题。要知道通常一个DVD套装都应该有一个导演解说,但是现在这套电影在导演拒绝解说的情况下,如何制作导演评论声轨呢?

  于是Wachowski兄弟请Ken Wilber和Cornel West出面为三部电影做导演解说。下面的谈话内容正是在Ken飞往洛杉机与Larry和Cornel会面并录制评论前被记录下来的。Ken与Cornel录制了15个小时的解说评论,它们将被剪辑为6个小时左右的内容分散在三部电影之中,而这套有着Ken与Cornel的6小时解说评论的三部曲DVD套装将于10月发布。

  在下面的对话中,我们将有幸第一次倾听到Larry在这种情况下的公开评论。按照他的解释,这套电影在很多方面并不是为给出答案而设计的,相反是为了给出问题。人类是什么?真实是什么?谁在控制着?上帝存在吗?等等等等。如果导演解释了自己对电影的看法,那实际上是给予了人们另一个关于“真实”的观念:接受或是拒绝——无论是哪一样,都会使问题所带来的开放空间消失。

  The Matrix将超现实主义注入主流文化,事实、虚构、原理和表象并不简单地以“真实”为基础,因为“真实”只不过是看起来真实而已。在梦里,梦是真实的——直到你醒来。在Matrix中,Matrix是真实的——直到你醒来。但如果你永远也不会醒来呢?类似这些问题正是Larry希望电影产生的,他的确成功了。

  Ken指出,第一集电影理解起来还算容易:在Matrix中的都是坏的,在Matrix外的都是好的;在Matrix中的每个人都是被制约的,在Matrix外的每个人都是自由的;等等。但在第二集20分钟后,观众们发现the Oracle就是一个机器的程序,这一点让大多数人产生了疑惑:恩,啥?

  一个简单的“好人/坏人”的电影变成了一个包含了不同层次解释的复杂的文艺作品以及关于“真实”的非常深奥的模型。Ken指出直到第三集的最后20分钟,这三集电影的关键点才展现出来:虽然Neo身体上瞎了(也许正是因为他瞎了),但他能看到机器散发着明亮的金色光芒——这可不象大多数电影中坏人的样子。Neo明白地对Trinity说:“如果你能看到我所看到的,他们都是光...”。确实,机器象征着灵魂,但灵魂却被疏远并攻击...

  因此,Ken总结了一个三部电影所展现出来的更完整的解释:Zion象征着身体(在电影中表现为蓝色),the Matrix象征着思想(绿色),而第三集出现的机器则象征着灵魂(金色)。这条轨迹,正如世上至理名言所教给人类的那样,是人类意识从身体到思想再到灵魂的一条光谱。

  借用基督教神秘主义的名言:“地狱的火焰拒绝上帝的爱”,被疏远分离的灵魂(机器军队)一心要毁灭人类。只有身体、思想和灵魂合而为一,和平才会到来。

  Ken与Larry继续讨论分享他们对于哲学的毕生热情。Ken指出,正如你希望的那样,从Larry身上能够读到哲学和精神的东西,而The Matrix电影正是这一事实的极好的证据。Larry说当他发现Ken的著作,“那就象叔本华发现奥义书”。Ken说这引用太过誉了。尽管Ken的书以分裂一个幸福家庭而著名(我那位绝不会在象限上闭嘴),Larry对哲学的爱好似乎也进入了他的家庭:Larry和他的父亲正在一起阅读《性,生态,精神性》。这挺酷的!

  在《灵魂的眼睛》一书第4、5章中,Ken指出任何艺术作品可以至少从四、五个主要方面来解释,它们都很重要且不可分割。包括:艺术家的初始意图(他或她的艺术作品有什么含义?);艺术家的无意识因素;艺术家的文化背景;以及观众的反应(艺术作品对于不同的观众有哪些不同的含义?)。

  Wachowski兄弟不希望他们自己的原始意图压倒平等观众的反应,所以他们对他们的初始意图始终保持沉默。但是,这次谈话清楚地显示,Larry感觉到是时候对Matrix三部曲做更多更完整的解释了。因此他和Ken开始他们这种公开的谈话和评论。关于Matrix没有简单的、最终的解释,因为观点的总和是无限的。


(二)对话

Ken: 你自己从来没有对The Matrix三部曲电影作出过解释,因为你不想这变成教条的东西,或者说你希望人们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自由地解释电影。他们有这样做的自由,而一旦电影制作人自己说“这就是The Matrix的意思,这就是它的来源”,就真正地限制了人们的自由思考,我想让人们自由思考才是明智的...

Larry: 是的,我想说,当你完成一个艺术作品,你希望它引起争议,你希望人们谈论它,[Ken: 是的.] 你不希望他们依靠某人告诉他们这是什么,或者...它象什么,这部电影的本质正是在于...你得自己去观察它去思考它...

Ken: 没错。

Larry: 是的,如果我们自己出去告诉大家它应该是什么,或者你应该如何对它进行思考,即使是用最优雅的术语来研究我们对它的解释,无论是我或Andy这样做的话,都显得挺伪善的...

Ken: 是的。

Larry: 因为作为作者的我们这样做的话,你知道,它将变成一种既定规则...

Ken: 是的。

Larry: ... 它将变为既定的解释,而任何别人的解释则会被认为是疯狂的个人行为.

Ken: 没错,是这样。

Larry: 我不希望贬低任何人的观点,因为他们是所有...恩,我不知道,我想这是艺术值得体验的一个原因。

Ken: 因此,你们拒绝对这三部电影做导演解说,因此华纳建议...

Larry: 他们有一大堆关于典型的DVD评论解说的主意,你知道,我们发现,你知道,我们发现大多数解说相当平凡,相当乏味,相当罗嗦,相当浅薄...

Ken: 没错。

Larry: ...而且,你知道,我对多数评论解说不感兴趣,于是我开始思考并跟Andy讨论,噢,什么才是有趣的?于是我们有了这个想法就是...试图做一些来自他人的能激发人们思考的电影评论音轨...

Ken: 好的。

Larry: ...它们应该能激发大家对任何事物的讨论...[笑] 那么,我们想那将能证明电影所激发的不仅仅是只局限于The Matrix电影本身的讨论,而是我们谈论艺术的方法...

Ken: 没错。

Larry: ... 那么,突然地,解说将不仅仅是关于The Matrix的了,它将变为更大的东西,它将包含一个大的视界,于是我们跟华纳说了这些...“太棒了!”(指华纳的反应) [Ken笑] 但是,我的意思是,我们将让两位批评家来谈论这部电影,两位讨厌这部电影的批评家...

Ken: 没错。[笑]

Larry: ...然后再由两位看了电影并由电影激发了灵感的哲学家来谈论它,这是两个相互对立的谈话,于是华纳就说“你想让...让我直接一点...” [Ken开始大笑] “...你想让两个讨厌这部电影的评论家为它谈论六个小时?”“是呀!” [Ken继续笑] 而且,你知道,不仅是因为我认为这很有趣,他们的对话、他们形成这些观点的内在方式都将会很有趣...

Ken: 没错。

Larry: ...看这两个批评家如何谈论这部他们不喜欢并且看不到任何意义的电影一定很有趣,然后再看两个能从电影中读到什么意义的哲学家来如何谈论它也一定很有趣...

Ken: 没错。

Larry: ...我想听到这样两种不同的观点一定是很有趣的...

Ken: 是的,是的。所以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正如你知道的那样,这有点,恩,这让我处于了一个有点棘手的位置,因为你跟我有了一个协定。我们花时间讨论了我对这部电影的想法和你自己对电影的解释。我们的共识是我不会与任何人讨论你对电影的解释,那是你私人的东西,以及你和一些朋友所谈论的东西我们都将保留而不去谈论。同时,我被要求公开发表自己的解释,我也已经这样做了而你也已经带来你的工作人员为我拍摄了三个小时对三部电影的解释。正如你所知道的,我认为这是惊人的大胆的阐述,因为按照我的解释,The Matrix三部曲的关键点出现在第三集的最后十五、二十分钟的时候,解谜的钥匙(注1)就是当Neo说那些机器“如果你能看见我所看见的...他们全是光。他们是由光形成的”,等等... 这种阐述是整个三部曲电影的钥匙,这是惊人的大胆的,因为电影第一集...很多人都能论及第一集是因为它很合理——至少你在没有看后两集的情况下会认为它是合理的,如果只看第一集的话它看起来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事实上它非常地正邪分明(注2),就是说,在Matrix中的都是坏的,在Matrix外的都是好的;在Matrix中的每个人都是被制约的,在Matrix外的每个人都是自由的,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二元关系,机器是坏蛋他们试图危害自由,等等... 然后每个人都认为这挺棒的,然后你去看了第二集,你看到Neo与Oracle谈话的那部分,Neo说“你不是人类对吗?”她说“是的。”“你是个程序对吗?”“是的。”然后每个人都开始抓脑袋,因为我们突然被带出了第一集的框框而被带进了一个复杂的文学领域,因为这是由非常多的谜题组成的复杂的结构,而这些谜题直到第三集才能解开。于是事情开始一个个出现,Architect的讲话、Oracle的第一次讲话、与Oracle的第一次对话,哦,Smith是所有这些东西的真正的关键,总之,真正的全面的阐述就是身体、思想和灵魂在三部曲中以分离的形式存在,然后他们在第三集结尾复苏愈合为更为整体的形态。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没有看完整个电影而感到非常迷惑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看懂了第一集却在看第二、三集时有点找不着北的原因。所以我可以说是粘住了这个解释,你知道,可以说是咬着嘴唇说,哇噢,我碰巧知道Larry在这方面同意我的观点,至少看起来象 [笑],因为我想要说...

Larry: 这就是我说过的,这就象,它变成一种自然的确证。

Ken: 我知道。[笑]

Larry: 我在这里要说你的观点是疯狂的![都笑]

Ken: “我不认识那个刚从街上走进来开始与Cornel谈话的瘦高个,我完全不知道他是谁。”恩,我们谈论了解释的本质,当你有了更完整的来龙去脉,无疑更相似的含义就开始显现出来,我们,你知道,你和我都知道这一点。我的意思是,我们分享这种把握整体的方法所带来的激情。于是我想,毫无疑问的,它包含你和我都能看到的全面的成果。

Larry: 是的,你知道,我...,第三部电影有着启示的瞬间,但他们的基础都建立在所有三部电影之中...

Ken: 的确如此。

Larry: 电影的开头,每部电影的开头都有一些整个电影要阐述的东西,而且,你知道,我们说在每部电影的引子中,我们多少得告诉观众们我们处于发展旅程中的什么位置...

Ken: 是的。

Larry: 我的意思是,the Matrix是个人意识的探险,每部电影的开头的那些小片段都或多或少试图帮助你描绘出整个旅程...

Ken: 没错。对我来说,这种丰富的文艺作品有着多种层次的含义,而我想批评家们在这个基础原则上迷失了,既然他们没有退后一步以看到一个更宏大的影片,那么他们有用任何方式批评的自由,正如任何人都能用任何方式来解释电影一样...

Larry: 是的,我希望有一些层次的问题是不证自明的,你知道,一种内外兼备的描述事物的方式,the Matrix在很多方面就是以这种方式来描述,外在趋向于保持显而易见的、基于表面的能直接看到的东西。我希望关于外在的对话和关于内在的对话这两种对话能够并列在一起,批评家们将对外在的东西感兴趣,而哲学家们则将对内在的东西感兴趣。

Ken: 我们当然希望如此,但是你知道,我们将在那儿被铭记,而周围满是抨击...

Larry: 是的。

Ken: 恩,你和你的父亲还在读SES吗?[Sex, Ecology, Spirituality: The Spirit of Evolution 1995,《性,生态,精神性: 精神的进化》,Ken Wilber本人于1995年的著作]

Larry: 是的!

Ken: 真酷...

Larry: 我们大概看了一半了。

Ken: 非常酷。

Larry: 它很不错,可以说是非常好,你在书中的讨论非常有趣,而且我能感觉到的你与黑格尔之间的联系,当然我的感觉有可能是完全错误的[Ken笑],...(?)

Ken: 他(指Larry的父亲)对之感兴趣吗?

Larry: 他吗?

Ken: 是的。

Larry: 当然,我们谈论它,恩,这是毫无疑问的,我要说,我想这本书大部分是清晰的...

Ken: 是的。是的,我想SES这本书是真正第一本将所有涉及到的详细片段组合在一起的书,使之成为整体。对我来说有些事情在这点上发生了改变,因为看得越多,全面的描绘就会越透明 [Larry: 没错。] ... 我的天,内容太多了,有时候人们看到第五第六章的时候他们已经忘记了第一二三章...

Larry: 哦,你在提醒上面做得很不错,我是说,好的作者在编写这些脉络时,他们会在你需要的时候提醒你[Ken: 是的]。他们创造了自己的语言并且在你需要的时候提醒你这些语言的定义[Ken: 是的],我不认为很多人[笑](我想他的意思是说不认为很多人能做到这一点?)我喜欢这本书的一点就是你能写出非常困难的概念,然后你能在句子中用一种技术性的术语对之定义,比如说“迷信”...[笑]

Ken: 但你的兴趣回到了所有这些上面,我的意思是那本书上涉及到的人,例如黑格尔、尼采、柏罗丁等等所有这些人,这是你喜爱的,这是你曾经感兴趣的,在真正的象我这样的年纪,它们都综合为一个必然的认识...

Larry: 是的,唔,我是说,我曾经寻找,寻找一个理由[笑],那就是,...我曾对我父亲说过,它就象四个象限(注3),将他们聚集在一起的依然是那个零点,那个终点(注4),那个x-y坐标轴的中心,对吗?没有四个宇宙大爆炸,而只有一个[Ken: 没错],它就准确地位于正中心,有意思的是有人说,我的意思是叔本华为什么如此精确的认为,那一点在某些方面来说似乎是唯一值得谈论的东西,因为它是所有的开始,它聚集了四个象限,它将所有事物结合在了一起。如果你没有这样一个点,那么他们将再次被分离[Ken: 没错],什么都不是了。但是,你不能...如果你完全这样弄那么你等于什么都没弄,因为你不可能知道。

Ken: 是的,而且那个空间与那个原点是一样的[Larry: 没错],那是你最初的面貌...

Larry: 是的,所以这很有意思,你就象叔本华那样能将四个象限谈论得很好[另:《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注5)也包含四个部分,跟Wilber的学说有一定的相关性],然而将它们结合在一起的东西则变得非常难以谈论。

Ken: 是的,将它们结合在一起的东西并不是另外的一个附加的象限,它并不是位于整体之外的东西。我经常说它就是图表画在上面的那一“页”,或者类似的东西,但那正好是另一个...

Larry: 我想这东西就是它们的原点,它产生它们,因为有了它你才能说四个象限是整体的,四个象限是彼此关联不可分割的...

Ken: 同意。

Larry: ...它们靠自己紧密结合。而将它们结合在一起的正是原点...

Ken: 对,而且那个原点...

Larry: 它就是...象第三集电影的开头那样:“我们如何开始第三集?”...我们要谈论的是那么非常难以表达的东西[Ken: 对],这就好比:好,你进入黑暗之中,然后你必须有一个宇宙大爆炸的时刻,这是所有事物的起源,思想的起源、意识的起源,无论怎样,那个时刻就是从无到有的时刻...[Ken笑]

Ken: 那就是同样的原点...

Larry: 没错。

Ken: 是的,我绝对同意。有一条重要的路线,每个人都知道个体发生与系统发生的路线,但同样存在着微观发生的路线,就是说运动按照序列产生的瞬间过渡,因此,举例来说,我看见一个苹果,微观的运动就是一个推动力、一个印象、一个简单的感觉,然后我脑中才具体形成“苹果”这个映象,然后才形成“苹果”这个概念,然后我才能做出自己的反应,等等。

Larry: 是的。

Ken: 微观发生论概括了个体发生论,个体发生论概括了系统发生论,而系统发生论则概括了宇宙论。因此宇宙大爆炸的那一瞬间正是呈现四个象限的时间序列,这个瞬间到瞬间的序列一直重复,于是无变为有。这是很有意思的因为当你发现在宇宙大爆炸之前的本来面貌时,你同时也发现了那个瞬间 - 那个顿悟的瞬间,那个明白自己所包含的根本的瞬间 - 在那瞬间与瞬间之中,所有事物一一浮现,所有四个象限、所有层面、所有线条、你谈到的那个将四个象限结合在一起的原点都一一浮现,因为象限不过是原点的“元”或者“位”。

Larry: 是的。

Ken: 这就是你在第三集开头用图像表现出来的东西...

Larry: 唔,至少我们试图这样做。[Ken笑]

Ken: 你跟我一样在很长的时间里对之感兴趣,你知道,横跨你整个成年。当我们第一次接触时在电话里谈到这些,正如你所知,我们花了三个半小时来谈论这些而停不下来,这非常象,恩...

Larry: 象两个闲不住嘴的出租车司机 [?] [笑] 你知道,这就好象那些你与某某某会面的重大时刻,你们进行着讨论,你们对世界问题达成某种共识[Ken: 没错]。这就好象你们建立了某种连接,你们有一种友谊或是共性的直觉,[Ken: 没错] 这很好,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Ken: 这感觉在发生着在形成着...

Larry: 没错。还有件有意思的事,我曾跟我的朋友、Matrix的画家Jeff谈到人是如何产生这种感觉的,你知道,我们是社会的动物,这就好象,我们大量的“真实”是我们建立在交流基础上的行为结构。我们有着某一世界观而我们通过从另一个人身上发现类似的观点来证实自己的观点,因为我们说“啊!”[Ken笑]你知道,这就好象,因为我们不可能真正地了解任何事物,[Ken: 对,没错。] 所以一旦找到足够多的志同道合者,我们就能够相信空中楼阁...

Ken: 没错。

Larry: 直到我把带子翻个面... [Ken大笑] 我才发现自己就象个笨蛋![Ken笑] 相互性是友谊的基础,你帮助我制作DVD,我跟你谈话,我不跟别人谈,你不跟别人谈...

Ken: 这没错。

Larry: 我们表现出多么的关心对方...

Ken: [笑]互相勒索!

Larry: 对啊!互相勒索... 互相敲诈!

Ken: 但我想,我想这是非常愉快的,我不认为在我们没有真正建立起共鸣的情况下我们会来做这些事,因为正如你所知,二十五年来我根本就是拒绝在公众前做任何事的,这是我第一次做采访录音,第一次为你和Josh录制这种节目,而众所周知你也是不愿意跟任何人谈论这些的,于是我...

Larry: 唔,我们在名人的本性和公开体验上有着非常相似的观点[Ken: 是的] - 那就是这并不是有多重要的...[Ken 笑]

Ken: 但是,我是说,令人惊奇的是...唔,我的意思是,要理解一个理论哲学家(指Ken自己)如何能避免引人注目是挺容易的,但是,你知道,令人惊奇的是作为一部近几十年最惊人的电影的导演和遍剧,如何才能避免引人注目... 你曾谈起当你们在日本参加首映时[笑]你们就象是[笑]...你知道其他人是...

Larry: 是的我们实际上站在记者那排旁边...

Ken: 正是如此...

Ken: 那一排好象全是摄影机、摄象机和记者,我们好象就站在他们旁边...

Ken: 是的... [笑]

Larry: 每个人都...就象那个看着Carrie-Anne和Keanu走下过道、和他们拍照、非常兴奋的女人,当Joel Silber走下过道时她就...

Ken: 制片人...

Larry: 站在我旁边的这个日本女人就变得异常兴奋,[模仿日本人的口音,急促地呼吸着]“那是Joel Silver!Joel Silver!Joel Silver!”[Ken和Larry笑]而我却说“噢...他谁呢?”而她就...[笑]

Ken: 她就用肘推搡你道“瞧!快看呀!那是制片人耶!”,上帝!于是你坐在那儿...你当然得表现出适当的兴奋吧?[Ken继续笑]

Larry: 哦当然,我当然得先想想他是谁...“他是谁?哦...他是the Matrix电影的负责人...哦。”[Ken继续笑着]不,我是说,绝不,绝对不要说Joel的任何坏话...

Ken: 是的,了解。

Larry: 他可是我们的...头儿...

Ken: 或者,他对那日本女人如此的重要。

Larry: 不不,她很可爱,她很棒,只是,我觉得非常...高兴的是他们都不知道我们是谁。[笑]

Ken: 没错...[笑] 嗯,顺便提一句,等等,现在你们,你知道,啊,我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你们目前并不打算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回过头来拍摄更多Matrix的东西。你们已经花了长达五年的时间来拍摄Matrix的三部电影,你们现在只想先歇一口气再说,对吗?

Larry: 是的,事实上完整的时间跨度大概是十年...

Ken: 是的。

Larry: ...那是我们花在它上面的时间...

Ken: 是的。

Larry: 而你只知道就是它了,就是这个故事了,我不知道,我们走着瞧吧...

Ken: 是。

Larry: 沿着这条路走下来我希望,我能够有足够的休息来恢复到想要再去拍摄另一部电影。

Ken: 是的,没错。所以你们只是等着看看将会发生什么事?

Larry: 对,对...

Ken: 是吗?

Larry: 也不能这样说...我不知道,我曾经热爱着电影。[Ken大声笑]我过去常常去看电影,你知道我曾经每年看数百部电影...而现在我却无法忍受它们。[笑]有人问我通过观看其他电影,the Matrix拍出来是怎样的,我说刚刚去看去感受了那些让你感到拍摄者的抱负是如此缺乏的电影,再来拍摄the Matrix,那可能会将它拍摄成最糟糕的样子。

Ken: 是的。

Larry: 我在想,我在想 -- 为什么要让它们来影响我呢?

Ken: 是的,是的。

Larry: 如果他们不能产生出抱负和能量,我为什么要对他们感兴趣呢?

Ken: 是的,没错。我认为无论何时你试图给任何事物带来某种品质和优点,这是一种职业性的冒险,我的意思是,老实说我感觉作家也是这样,你知道,我是说我的屁股被这些东西击得粉碎,我拿起那些书来读了一遍,然后我想“上帝,这人你认识,我不能这样做...。我的意思是,这真是,这真是太糟糕了!”

Larry: 是的,这很有意思,因为同时那也是真正在一开始时激活你的东西。就好象,Kubrick曾说过他在最开始的时候会去看那些电影然后他说“上帝,这简直是垃圾。我头朝下站着都能拍得出来。”

Ken: 是的,是的,没错。

Larry: 而且你忘记了那种垃圾在你拍电影之前就在那儿,在你拍完之后还在那儿。但是,在你去拍电影之前它简直就是“哇噢!”多么的激动人心。[笑]但在你拍了之后,它只不过是...

Ken: 还在那儿而已。

Larry: 是的。它有点象是,呃,以某种方式被击败。

Ken: 对,没错。啊,那么,趁着我还没忘掉,你对黑格尔有什么心得?

Larry: 哦,我们谈论过...这相当复杂,但从本质上来说,黑格尔思想是说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引向个体的特殊性(注6)的,对吗?

Ken: 是的。

Larry: 这是整个过程,你谈论的绝对精神、生存本质就是所有事物都引导我们向自我意识和自我知觉发展。我想首先应该是自我知觉,然后是自我意识。

Ken: 是的。

Larry: 而这种发展,我想按你们的术语来说应该是在充分强调个体的同时做好整体协调的发展(注7)...

Ken: 没错。

Larry: ...向那个特殊点发展(注6),就是说,由基础点引向那个特殊点,对吗?

Ken: 啊,这个,这个... 个体性对我来说并不是终点(注4),它有点...呃...

Larry: 对,是的,但我的意思是,我是说你看到了那个发展,你看到了那个发展的过程。

Ken: 我是这样想的,到目前为止你所说的也是我所认为的,是的。

Larry: 然而他来了,你知道,他基本上在说“我来了,我是黑格尔,我是有自我意识的,我是那个终点的化身”...于是你转身走出了那个金字塔。

Ken: ... 经过了更进一步的发展。

Larry: 是的。

Ken: 没错。

Larry: 我想,有意思的形式是我们进行讨论的本质,因为一般人想要描述事物,到了一个顶点却不会转身走出那个塔尖。

Ken: 是的。我知道,这是一个冒险,当人们进入进化的发展的思考,他们发现自己不可思议地到了那个顶端,而我则发现我们不可思议地才到达一半的高度,那个顶点显而易见但却又永无终止。你从那个进化的螺旋下来,这对妥协非常重要,但你发现了我们刚谈到的那个原点、那个所有事物的基础,因而找到了自由,于是,你知道...

Larry: 对,但那条路线是一个不断扩大的发展路线...

Ken: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这样...

Larry: 然而你开始,而且,你知道,我们从基本物质开始,从原子、分子、细胞、有机体,到三位一体的大脑,你知道,那是一个行程,一个发展的过程,基本物质发展为一个实体,发展为黑格尔[Ken笑],发展为黑格尔一家、黑格尔一族[Ken: 哦上帝!]、黑格尔一国,然后是...这个世界,然后是不二实相,它最后将你带回了最基础的元素 -- 不二实相(注8)。

Ken: 现在的作家与叔本华那个时代的作家一个主要的不同之处在于,科学一直在我们设想的范围发展,科学发现了这个相对客观的世界中的一些东西。然后,你知道,我的天,我们有了如此多的科学知识,例如进化次序本身,这是黑格尔那些发展实践者全然没有概念的另人惊异的东西,这是在另一个世纪,你知道,达尔文谈论他的观点并将其应用于生物学的世纪,而之前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学说提出进化论的观点...

Larry: 是的,这完全是由天生直觉得到的成果。

Ken: 他们做到了并获得了成功,这真另人惊奇...

Larry: 是的。

Ken: 我们能够确信那...

Larry: 不,那是另人惊奇的,那是,唔,是另人惊愕的... [Ken笑]

Ken: 你父亲显然在这些事情上是非常聪明的,但他是否研究过唯心主义还是只是有一般的了解?

Larry: 啊是的,他读了很多...

Ken: 耶。

Larry: 他可以说是陷入了叔本华(的哲学)之中,因为我也是如此的沉迷于此。

Ken: 耶。

Larry ...清了清喉咙!(?)

Ken: 耶。

Larry: 是的,在影响和形成历史的这些思想上,他可能比我还要更加地马克思主义[Ken笑]...

Ken: 是的,好吧,那我们就给他那个右下象限吧...[笑]

Larry: [喃喃道]...社会体系...

Ken: 好吧,那么Karen要去(指去洛杉机)吗,我们是否就要看到她?

Larry: 是的,她正要去那儿。

Ken: 哦,酷...

Larry: 她就要去那,这一定很好玩,她也盼望能再次见到你。

Ken: 那你们到时候住在哪儿?

Larry: 嗯,我们可能会住Viceroy酒店,或者在,嗯,我们也许会带着我们的狗...

Ken: 哦,你们还带了条狗呀?[Ken笑]

Larry: 是啊,那只狗死了所以我们就带了一只来,这就是宇宙之间的平衡...

Ken: [笑]但Viceroy酒店不允许狗进入,所以你们也许得住别的地方了?

Larry: 是啊,那儿不让有狗,我们也许得另找地方住了,你住哪儿呢?

Ken: 我也许会住Standard酒店,我就一个人来的,就住Standard好了...

Larry: Standard酒店?

Ken: 是啊。

Larry: 西好来坞的那个?

Ken: 应该是吧。

Larry: 那可是个时髦的地方...

Ken: 你说的没错。

Larry: 那可是时髦人住的地方!

Ken: 对极了!我和西好来坞,相互吸引...

Larry: 你们都是都会时尚男!

Ken: 没错,我是都会时尚男人...

Larry: 我打算请Joel吃个饭,我想那将[Ken: 这很棒]...很好玩

Ken: 这很棒...

Larry: 事实上当你飞过Getty艺术中心的上空时,你能看到Joel那非常酷的房子...

Ken: 哇噢。

Larry: 红房子!

Ken: 那么好吧,我在星期五晚上、星期六、星期六晚上、星期天和星期天晚上(汗...直接说整个周末不好吗?)都有空,那么...

Larry: 打算参加一些社交活动?

Ken: 我想既然我来这儿了,你知道,也许我会... 我还真没怎么想好呢。


(三)注释

注1:Ken在这里用了rosetta stone来表达解谜钥匙的意思,rosetta stone是埃及的罗塞塔碑,古埃及象形文字曾经是世上不解之谜,1799年,在靠近亚历山大城的一个叫罗塞塔(Rosetta)的地方,一位法国军官发现了一块有三种文字的石头,后来被称为罗塞塔碑。罗塞塔碑最上面一部分也是最不完整的部分是象形文字写的,中间是一种名为Demotic(意为通俗)的埃及文字,底部则是古希腊文。学者们根据Demotic和希腊文字破解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参见:http://gb2.chinabroadcast.cn/770/2002-8-1/[email protected]

注2:Ken在这里用了Manichean(摩尼教的)这个词,摩尼教教义认为:在人类初始时,存在着两种互相对立的世界,即光明与黑暗,它们具体表现在两个界线分明的“国度”里。在“光明之国”里,由“光明之父”来统治,他周围有一群神仙。与此相反,“黑暗之国”的统治者是“五类魔”,他是许多残暴魔鬼的首领,他们总是生活在争吵不休之中,这是由于他们都贪得无厌,并被其他欲望所驱使。一方面,光明之国的特征是安宁、和谐、和睦、风景优美、芳香宜人,另一方面,在“五类魔”统治的国家里,则笼罩着动乱、争斗、吵闹、臭气熏天。“二宗”从物质上是这样理解的:在光明之国里,一切都有美丽的外表,而在黑暗之国里,万物都是丑陋的。参见:http://www.xinjiangtour.gov.cn/people/whjc-mnj.htm

注3:象限是在笛卡尔坐标系中,被坐标轴分开的平面中的四个区域的任一个,命名为第一象限、第二象限、第三象限和第四象限。

注4:omega是希腊字母的最后一个, omega point意思即是终点。

注5:《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是德国哲学家叔本华阐明其意志主义哲学的最主要的著作。叔本华认为:世界的一切都为着主体而存在,世界与人的关系是表象和表象者的关系。而表象的世界是“现象”的世界,在它之外还有一个世界即被作为“自在之物”的意志。意志的客体化就是理念,而理念的显现就是现象。人的认识是生而为意志服务的。但人也可以作为纯粹认识主体摆脱认识为意志服务的桎梏,而进入无我(即失去了意志)的审美境界。作者还认为:人生是痛苦而悲惨的。为了免于空虚和无聊而达到解脱,最好自行绝食而死,或实行严格禁欲,彻底否定意志。叔本华哲学是从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向现代非理性主义过渡的最后一环,也是现代西方人本主义哲学的开端。全书共四部分,五十一万字。中译本由石冲白翻译,商务印书馆出版。参见:http://www.zxrs.net/zhexue/ren/20031013004.htm

注6:singularity——有人以为宇宙在大爆炸之前,本是一个体积极其微小,而密度、温度和压力则无限大的点,经过大爆炸之后,才成为现今的宇宙。那个点就叫做singularity。

注7:holonic——源自希腊语“holo”(the whole,整体)与“on”(the part,个体),匈牙利裔英籍作家Arthur Koestler将这两个词结合而发明了“holon”这个词,即强调个体独立,同时又与整体协调。它用来描述社会、细胞和组织的行为。

注8:不二实相——佛学的骨髓和核心,“无有自相,而非有即有”,即是有无或空有不一不二之实相无相义。(汗...)
丸子发布于2011-01-11 17:15:47
我要把这首诗推荐给我的一个朋友,一个黑粉,把黑客帝国反复看了十几遍的人。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1-01-13 12:13:56
多谢你来读诗
我想写这首诗的起源还是着迷于这电影的形式主义。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