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新作:新闻检查官与神经病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7-14 14:42:32 / 个人分类:新诗发布

查看( 189 ) / 评论( 31 )
瓶中信
——和向明诗人同题


张祈


不知道是一只怎样的瓶子
(是否有盖?是怎样封紧的?
是绿色啤酒瓶,古老的花瓶
还是一只被随手丢远的旧塑料瓶)

也不知道里面有一封怎样的信
(情诗、绝交书、离婚协议、录用通知
死亡证明、一份保险合同或者遗嘱
——也可能里面根本没有信
潜伏在里面的是一个会说话的魔鬼)

如同渴望回乡的尤利西斯
这只瓶子满怀激情地
穿越暴风雨和绵延万里的惊涛骇浪
(啊,它是否会在满天的星光下沉睡
在朝霞染红的水面上醒来)

多么幸运!它逃开了沉没和被撞碎的命运
——直到把那则失效的信息
传递到一个早已经对这个虚无的世界
漠不关心的沙滩漫步者手中。


开花的树


我好羡慕那些开花的树
不是所有,抽象的——而是
就在对面路边,我正透过公交车窗
望到的那几棵——没有忧伤,
没有怨艾,没有愤怒,它们
不理会这二环路上的喧嚣
甚至坦然接受了那呛人的汽车尾汽
——它们长着那种扁长的手指样的叶子,
开着那种极为纤细而柔美的花:
花瓣落下时,我就能回忆起
那些微甜的童年的夏日。

2009,7

TAG: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09 15:05:16
新闻检查官与神经病
(一次口语诗的练习)


我有一个十多年的朋友
他在某地方政府做
新闻与网络管理一类的工作
他的职责就是看到报刊
或者网上有什么不良信息
就赶紧四处打电话
以最快的速度处理掉。

“现在是稳定压倒一切,
国家的情形你也不是不知道,
到处都是地雷,一不小心
就会踩上。”有一次,我和朋友
一起喝酒聊天,他和我大倒苦水:
“唉,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儿,
成天提心吊胆,天天加班,没日没夜,
全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却又
不能不当真。”

“我听说网上有很多人骂你们,
说你们全都是神经病,甚至还有人
专门给你们量身定做了流行歌曲。”我的朋友笑了,
他靠近我的耳朵,然后郑重其事地说:

“我们何止是神经病,我们简直就是
虐待狂和受虐狂。从组织原则和岗位职责来说,
我们是为祖国做一项庄严神圣的工作
——你要知道,我们可是按严格的规定
和法定的程序来办事的。我们可不在意
别人的看法和议论,我们只是机器上的一个小零件,
这个大机器的运行状况和我们没有多少直接关系。
当然,有人说我们是神经病也没有错,
因为在我们眼里,大家或轻或重,全都是神经病,
只是我们患上的不是一般的神经病,
而是那种特殊、奇妙的、绝对不平凡、
无与伦比的神经病——是那种一听到革命歌曲就跳舞,
一听“驾到”就喊“万岁”,
是那种一见到希特勒元首就立马儿
打立正敬礼的神经病。”

2009,7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09 16:09:57
青海湖
青海湖

噢,这就是那高原上
最美丽的湖。

六月的湖畔,游客稀落,
只有白色的云朵
寂寥地躺卧在远处。

沿湖的沙地上,堆起了几座沙雕。
灼热的紫外线下,蠓虫成群在鼻孔前飞舞。

水线依然在迅速退却。
伸手掬起那咸咸的湖水,
嘴角留下的全是苦涩。

今天的青海湖。
明天的塔里木。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09 16:17:48
多么幸运!它逃开了沉没和被撞碎的命运
——直到把那则早已经失效的信息
传递到一个早已经对这个世界
漠不关心的沙滩漫步者手中。
--------------------

这样的隐喻很新鲜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09 16:18:55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09-7-9 15:05 发表 (一次口语诗的练习) 我有一个十多年的朋友他在某地方政府做新闻与网络管理一类的工作他的职责就是看到报刊或者网上有什么不良信息就赶紧四处打电话以最快的速度处理掉。 “现在是稳定压倒一切,国家的情形你也 ...
内容很有意思!顶。只是我觉得口语诗也应该有一点跳跃 ,不然这样的比较象分行文字了
个见




  继续练习, 《卡夫卡》作者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09 16:44:54
过塔尔寺
过塔尔寺
——为宗喀巴大师作


他最终没有返回故乡。
他再也没有见到她。

他是名叫罗桑扎巴的少年。
她是名叫馨茂阿却的母亲。

他16岁时背起包裹,走出夏琼寺。
她早早就知晓了儿子远游的心思。

他翻过了唐古拉山,到达了拉萨。
她每天走出帐蓬,到高处的山坡上背水。

他让人把自己的自画像捎回家。
她给他寄去了一缕白发。

他成为了一代佛学宗师。
她生他的地方长出了一株菩提树。

菩提树慢慢变成一座银塔,
包围着银塔的是无数的殿堂和屋宇。

她只是一位极普通的母亲。
在她眼里,儿子也是最普通的儿子。

他最终没有返回故乡。
她也没有能够再见到他一面。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10 00:14:36
边写边改
请大家理解。
特别感谢向明诗人,让我找到了重新写诗的感觉。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07-10 00:17:13

QUOTE:

原帖由 海客 于 2009-7-9 16:17 发表 多么幸运!它逃开了沉没和被撞碎的命运 --直到把那则早已经失效的信息传递到一个早已经对这个世界漠不关心的沙滩漫步者手中。 -------------------- 这样的隐喻很新鲜 ...
感同海海诗评,光临新闻处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10 00:17:24
回复 7# 的帖子
就不感谢我等 ?好歹我们也认真看了 评了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10 00:19:00
海客兄辛苦

QUOTE:

原帖由 海客 于 2009-7-10 00:17 发表 就不感谢我等 ?好歹我们也认真看了 评了
写不出好诗是诗人的惭愧。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07-10 00:20:28
回复 9# 的帖子
好说好说,您功不可没。
复国大业的振新方案就全有劳您一肩扛嘍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10 00:22:17
已经不错了。要求自己太高有的时候是很累的

倒不如随性而为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10 00:24:50
手边还有好多琐事

QUOTE:

原帖由 海客 于 2009-7-10 00:22 发表 已经不错了。要求自己太高有的时候是很累的 倒不如随性而为
争取把心里最想的两首诗完成。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10 00:26:56
回复 13# 的帖子
我看过您的相片 ,,,我觉得您是比较严谨的人 所以放开一些可能不是坏事!

我等呢 可能就是要收一些比较好  哈哈 不过唉 很难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10 00:27:37
在我的意识里

QUOTE:

原帖由 海客 于 2009-7-9 16:18 发表 内容很有意思!顶。只是我觉得口语诗也应该有一点跳跃 ,不然这样的比较象分行文字了个见 继续练习, 《卡夫卡》作者 ...
口语并不完全是和书面语分离。
只要大家感觉那是人们日常说的话,那就算是口语。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10 00:30:30
诗人总是有些顽皮

QUOTE:

原帖由 海客 于 2009-7-10 00:26 发表 我看过您的相片 ,,,我觉得您是比较严谨的人 所以放开一些可能不是坏事! 我等呢 可能就是要收一些比较好 哈哈 不过唉 很难
太严谨的人大约只能做新闻检查官。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10 00:34:01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09-7-10 00:27 发表 口语并不完全是和书面语分离。只要大家感觉那是人们日常说的话,那就算是口语。
那门槛确实就比较低了,,,无妨!有利于现代诗歌的普及!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10 00:35:39

QUOTE:

原帖由 冰夕 于 2009-7-10 00:20 发表 好说好说,您功不可没。复国大业的振新方案就全有劳您一肩扛嘍
去!

复国大业与我何干? 我能够振兴的只有家没有国!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9-07-10 00:44:30
国将不国

QUOTE:

原帖由 海客 于 2009-7-10 00:35 发表 去! 复国大业与我何干? 我能够振兴的只有家没有国!
能有何复。低调地活着,如此而已。。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07-10 00:55:07
回复 19# 的帖子
低调地活着,让人怵感万千 ---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10 01:11:14
正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不得不低调地活着 ,所以在诗歌世界我们才更需要HIGE HIGE 地活着!  --活出真正的自我,,,,,,甚至“超我”?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