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厍,另有笔名焚帛等。已出版诗集《忍冬花,或一个人的黯淡》、《十一月的平原》、《人间石》三种。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文学报》、《上海诗人》、《中文自修》、《诗歌月刊》、《特区城市管理》、《重庆青年报》、《岁月》、《散文诗》、《中国诗歌》、《新诗大观》、《丑石》等报刊,入选《中国诗典1978-2008》(时代文艺出版社)、《2008奥运诗典》(中国文联出版社)、《时间之殇--5.12汶川大地震图文报告》(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惊天地泣鬼神-汶川大地震诗钞》(华东师大出版社)等选本。......

月末写诗:霜降(未定稿)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0-27 22:15:06 / 个人分类:西厍的新诗练习

查看( 231 ) / 评论( 1 )
霜降

这个节气,不能与一片稻田商量农事
这个节气,须满怀虔诚和忧虑,需耐心
等上几日。这个节气,要背着一株水稻
把隐在角落里的镰刀一一找齐
但不宜忙着打磨——那霍霍的声音
会让一株水稻忧伤。那灌足了浆的水稻的忧伤
谁能安慰?特别当忧伤并不以忧伤的样子
在午后的阳光下灿烂地摇晃平原——
只有为此感动得几欲落泪的人
才会体谅一株水稻的复杂心情罢
它忧伤吗?一个外人作如是想如是问
他只看到了它歌唱的样子,他看不到它的忧伤
尤其看不到它的忧伤就是它的幸福


一团乌云

一团乌云,驼着一身阳光
怀着满腹雨水,终于从春分,走到了霜降

一团乌云翻山越岭,终于在光阴里
获得信任——光阴的信任

它终于获得了
与一棵樟树低语的机会

它停下来,因为遇到一扇窗子
它不愿意离去,尤其不愿意匆匆离去——

作为风景的一部分
它每经过一扇窗子,都与窗子商量

然后它就有了疲倦的脸色:要在光阴里走多久
才能获得从容,获得轻?

抖落一些雨水,或抖落一些阳光
都不再让它踌躇

它甚至开始做梦,梦见自己终于变成一片
白云,轻轻地,飘出窗外


2010.10

TAG:

画梅花女人的个人空间 画梅花女人 发布于2011-10-28 22:44:40
喜欢第一首,意溢言外、节奏气息都比较流畅、生动。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