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子 抗 » 日志

《隔绝的必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7-16 23:21:49

查看( 20098 ) / 评论( 0 )
《隔绝的必要》

只要放下手机
世界似乎仍然可以忍受
我不必作为蜘蛛网的一个结点
感受远方的振动
附近的事情似乎还没有那么糟糕
或者,就算是更糟糕
反正我也不知道
我可以愚昧地幸福

如果放下手机
在十九世纪的村庄里生活
对远方的焦虑纯属多余
大家都知道本地最好的书法家是谁
去听县城的名角唱戏
能够真实感受荷叶和竹林的阴凉
对邻居家的丑事咬牙切齿……地嫉妒
用五行生克的古老哲学理论
解释京城传来的隐约的革命消息

放下手机
我跟陌生人不会那么亲密
跟朋友不会闹得那么僵
如果传达信息的方式
缓慢如拱手礼和憨厚的笑
说话文绉绉地遵守某些格式
我们会更醇和更温文,像低度的甜酒
至于思恋
必然像书信时代那样绝望和痛苦
渺无音信
但也会更沉静和绵远

[ 本帖最后由 zi-kang 于 2016-7-17 13:32 编辑 ]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