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善良,所以和你交往。我认为诗歌是人与自然以感性的方式所进行的形而上学层面的对话。

晨曦之車读后感(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7-25 01:33:04 / 天气: 舒适 / 心情: 平静 / 精华(3) / 置顶(3) / 个人分类:读后感

《晨曦之車》读后感 (三)

 

 对我来说读好诗已经是一种享受了,如果能尝试触及诗人的灵魂,那就更是一种乐趣。今天,我试图通过对《晨曦之車》第二辑第十八首诗《剔水》第一自然段的分析,以自由联想的方式,开启一段奇异的旅程,同时欣赏诗人气质中特立独行的一面。

 

 使用工具:第一、精神分析。

  第二、阴阳学说。

 关键词:原始生命力、爱欲、意志、自由联想、阴阳等。

 意象流:剔、水、水分、刀、刀刃、分离、骨头等。

 

 我今天选择罗洛·梅先生的观点,因为他更了解艺术家创作的动力来源,也不是“泛性”主义者。他说:“艺术家经验了其文化的矛盾性及卑俗的意义,以积极的方式将自身的体验和其同胞连接起来。由于艺术是一种源于无意识的‘传达表现’,因此它能呈现给我们一种‘人的意象’,这种‘人的意象’,只有生活在社会第一线并具有敏锐意识的人才能表现出来——这些人正是立足于未来的人。”他认为,爱与意志是同源的,都是发射力量影响他人且接受他人的影响。

 道是老子的哲学核心,是本体论,是世界的本源。我借用《周易大传·系辞上》的“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个观点用于诗歌欣赏。当然,阳刚和阴柔这两个概念早已被美学接纳和应用。

 

《剔水》分三个自然段,第一自然段说:以

     剔骨之刃

     剔水

 

 这一段只有七个字,我能感觉到一把“刀”在眼前闪动,之所以说“闪动”,是因为后面有一个“刃”,也就是说这把刀是开刃的,甚至是闪光锋利的;又因为诗人在实施“剔”这个过程,所以它是一个动态的意象,而且要不断做同一个动作。然而,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这么简单!“剔水”这个词,辞海里没有,是诗人自己创造的、是包含某种深刻思想的诗语,是具有时代烙印的“人的意象”。读到这里,我的意识被这首诗歌巨大的张力几乎撕裂了,整个意识流坠入十里烟云!

 我听说过剔骨头、剔犀,没有见过剔水的,那么水怎么个剔法呢?

 水有三态,液态水和水蒸气下不了刀,只有固态的冰可以“剔”,但是,这不是诗歌,是做刨冰饮料——好了,言归正传! “水份”是可以剔除的,这是一个存真的过程,然而诗人不仅仅是这样的动机,因为“水”和“水份”意思相去甚远。

 李白有“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的名句,诗仙虽然在现实面前无计可施,却用“刀和水”巧妙地把自我与社会潮流的关系作了一次很好的诠释,把诗人的无奈和苦闷表达得淋漓尽致。李白的一生无论是步入宫廷还是后来参加永王李璘的军队,都是“生活在社会第一线”的诗人。我有理由相信黑光先生决不是一个脱离时代浪潮的人,而是深刻参与我们这个激变时代的诗人。我以此为敲门砖,似乎看到了诗人“剔水”的门道——“人的意象”。

 

 “刀”这个意象在精神分析实践中解释为“阳具”,我定义为“爱欲”。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每当我们身体有疾病时,最大的欲望是把病切除,这是一个“恨”的过程,而恨是爱的一种方式,是爱的一种极端的表现形式;这个治病的欲望恰恰是对疾病说“不”,也就是我们在发挥自身的意志。推演开来,我们用“刀”除了维护生命安全,还可以用来保护家园、领地、财产、爱人等等,对一切违背信仰的事情说“不”,以便给我们心中的天堂提供安全感。

 好了,至此我把诗歌里暗含着的“刀”这个意象说成了“爱”,即爱与恨的化身。

 诗人用这把刀“爱”什么呢?我认为应该是诗人的信仰,是诗人构筑的美的境界,惟其如此,才可以用“刀”来维护它的圣洁!

 弗洛伊德说:爱是一种原始生命力,它既有创造性也具有破坏性。罗洛·梅解释皮尔斯时说:“爱欲……可能是跟美学形式的结合或哲学形式的一种结合,或者是和新伦理形式的结合。”这里,我选择“新伦理形式的结合”。因为每一个诗人都会有一个理想王国支撑着诗意人生的存在,而黑光先生亲历了中国社会最黑暗的时代,我大胆的猜测,诗人本身既是历史的记录者、见证者又是受害者,否则,“新伦理”蓝图就无法在他的思想深处产生和构筑,他用自己深深的眷恋和热情爱着自己的祖国、家园、亲人 和朋友。诗人“……经验了其文化的矛盾性及卑俗的意义,以积极的方式将自身的体验和其同胞连接起来”,他要用这把“刀”,像一个勇士一样,破坏旧的伦理同时为创造新的伦理秩序而战,“把政治从新伦理中剥离”(参阅何怀宏著作《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并不难,因为他作为灵魂的庖丁“正是立足于未来的人”。

 

 有了“爱与恨”这两把刀,就可以解释诗歌里的另一个意象——水,把它解开了,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了。

 

 罗洛·梅说:“爱的反面不是恨,是冷漠。冷漠是一种无感觉状态,一种对什么都无所谓的绝望可能性……。”也就是说诗歌里的“水”这个意象代表爱的反面,即“冷漠”。

 依照阴阳学说,刀为阳、为金;水为阴、为黑。《易传·系辞》有云:“一阴一阳之谓道”。道就是事物运行的法则。《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写到:“阴阳者,天地之道,万物之纳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可见与刀相比水为阴,阴的地位比较低,汉语里常用阴谋、阴险等词语表达不好的意思,是对罗洛·梅先生所说的“冷漠”的一个诠释,东西方哲学思想在这一点上得到了很好的统一。但是,阳是不能孤立存在的,在中国古代哲学里阴阳是两大对立面,互为依存的关系,即“一阴一阳之谓道”。我看到“剔水”作为诗人的道正在发挥作用。

 至此,我深刻地明白了诗人的用意,就是要用“剔水”这个过程来揭示“新伦理秩序”这个“道”!这样的话,诗歌的第一自然段就翻译成:

我用恨的破坏力消灭冷漠,

用爱的创造力构建新伦理秩序这个道。

 

 诗人正是处在一个变革的年代,目睹物质重压下的种种“无感觉状态”,作为时代先声的诗歌,不可能不触及到时代冷漠的一面。即使这样,我的任务并没有完成,因为诗人接着说:当“无边落木萧萧下”时,我没有随水而走,却留在岸上!多么孤傲的人格特质啊!!诗人居然把自己也给“剔”了出来!!从时代的冷漠;从文化的沙漠里剔出一个圣洁的灵魂,这是怎样的高贵才能做得到的呢?诗人接下来是怎么写的,请看《晨曦之車》吧。

 

 我正在欣赏八大山人的鱼,多像一把灵动的刀,在水里“剔”。

 哎呦,外卖来了,先吃饭,哦,是“泥食流”!好,拜拜!

 

                                                            201675日星期二

                           十八点零五分 风神

 

:  一、老子,道教始祖,著有《道德经》。

二、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创始人。

三、罗洛·梅(Rollo May)美国存在心理学之父,人本主义心理学家。

四、“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引自诗仙李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宣州谢胱楼饯别校书叔云》。

五、“无边落木萧萧下”——引自杜甫(唐代现实主义诗人,号少陵野老。)《登高》。

六、《黄帝内经》,相传为黄帝所作,是以黄老道家理论为基础的综合性中医经典,是医之始祖。

七、何怀宏,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著有《道德·上帝与人》等著作。

 

 

(后记:我一直很犹豫是否使用弗洛伊德的观点,后来看了先生写的《荒芜志》之后就不再有顾虑了,因为黑光先生深谙此道。)

 


晨曦之車-动画A

晨曦之車-动画A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6-08-30 04:27:04
5
风神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风神   /   2016-08-17 02:26:35
有些评论不知何种原因没有了 算了,小事不必计较 简单一些清凉
引用 删除 佳慧   /   2016-08-08 06:10:02
不全 后面呢
黑光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黑光   /   2016-08-06 20:38:0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5-2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05060
  • 日志数: 110
  • 建立时间: 2016-05-30
  • 更新时间: 2017-06-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