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家》第六期——[磨心为镜]微群讨论(二) 论余秀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2-27 14:30:29 / 个人分类:美靜的詩

查看( 114 ) / 评论( 2 )
【主持人】项美静:
其实,提到余秀华巳让很多人厌烦。但是,既然钟波丢出这个议题,我想还是有讨论空间和必要的存在。我想問:
1:余秀华现象的背后我们看到了什么?(牵涉诗歌的社会性和现实性。) 2:你怎么看余秀华的诗及引发的诗坛現狀? 3:何谓诗歌的草根性? 4:如何看人品與詩品?
余秀华红极一时,成为诗坛当红炸子鸡吋,我在台湾竟全然不知余是何方神圣。去年,偶然看到她的那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于是才知道是一农村女诗人。不过,对一个行走不便且脑残的村姑来说,为了去睡他,竟穿过大半个中国,倒是蛮有个性的。如她的诗题一样怂人听闻。我当时曾为此写过一首戏谑的诗:
<現代诗人>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妳/你跟她睡了嗎/睡了,就是現代派诗人
昨夜,我穿過整個地球/在銀河邂逅牛郎/睡了,成了太空詩人

【观点】非马:虽然在国外也多少听到过关于余秀华的诗歌,但只把它当成网络上的一阵风潮。我一向主张使用平易近人的口语写诗,但要求自己将日常用语加以提炼,精简并创新,而非用俚语甚至用怂人听闻或讨一些人喜欢过瘾的低俗语言去写诗。用表面上浅显简洁的形式去表达深刻隽永的内容,是对现代诗人一个很好也是很有趣的挑战。

诗道钟波:余秀华的诗我读过很多,却很少关注江湖上对她的各种传闻。偶尔看到一些,大多是批评,骂,甚至是借此大闹诗坛。就我个人看法,余秀华是这个时代小我写作的代表,她的诗小如麻雀,松鼠,如麻雀的心脏,松鼠的尾巴。透过诗,你能感知她欲大不能大的挣扎,欲逃离又无法挣脱的无奈,而她一些句子,像邻居大娘做千层底的针,冷不防的刺一下读者的大腿。其间对生活忠实的记录,恰如其分地给出了一个小女人的标志。这恰好是某些人大呼的接地气。余秀华,五行属木,原本是悬崖上一棵荒芜的山茶,无人修剪时,自顾怜影的斑斓一回,有爱花护花者,移入城市阳台,甚至是客厅,离土而入红尘,成一簇游客到此一观的盆景。现在看到的是她不适应,却不想失去这些照相机的闪光灯。不想死,不想死,而拼命向着太阳灯和过滤水伸出去,着急得脱衣解裤,甚至是不惜以如路边狗交一样的性事,来吸引眼球,这远比她身体的残疾更可怜。有时还看到有人拍手叫好,背过身去又挤眉弄眼的坏笑。哦,埋卡得。这些人间的好人们,我们的爱,像给庄稼浇粪,一瓢不过瘾,一桶一桶倒,自然生长的禾苗,被我们爱死了。

【主持人】项美静:我以为,她的诗之所以引起广大的关注,与她的残疾和贫穷,不完美的婚姻和性的渴望不无关系。前者是获得大众同情的因素,而后者是诗歌不可缺少的原素。也许,我们不把余秀华对许多男性的求爱看作是花痴,而是她对爱情大胆追求的话,那么,余秀华诗中的性或可將之提升为率真的情爱。虽然,这僅是我良善的希望。余秀华太多的绯闻和口出恶言,对社会对记者对诗友对自己長辈等等人滔滔不绝的指责怒吼,让我无论如何也喜欢不了她。不喜欢不代表否定。余秀华的某些詩最起碼比起那些不知所雲的詩來可讀性強多了。不管光环和掌声能持续多久。不管唾弃和鄙视她的人有多少,有一点必须承认,余秀华成功了。成功地成了诗坛的“宠物”。不管你喜不喜欢。

李天靖:不管是否是炒作者所为,“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毕竟是余秀华的诗句;一时风传诗坛,被人热议,大多追捧,我感到愕然,想到一代人信仰丧失、精神被金钱物欲戕害,也就释然了;一次上海“城市诗人社”的聚会,她的这句诗又被人提起,我持不屑态度,认为诗宁为纯净而坚守,被一些诗人反驳,我也同样也释然,不争辩。当然,经一段时间之后,余秀华一些不堪入目的诗作和不齿的做派在网上疯传,大家都知道了;我真有点遗憾沈睿当时看走了眼——哦,谁能逃脱时间公允的审视?这是余秀华给诗人们的教训——诗,行之久远,拜自己的作品和人品所赐;低俗之人毕竟会露出真相。当然,她的几首触及现实与生命之痛的诗,也不能一概抹杀。

何仙姑夫: 个人粗浅看法:余秀华的诗,跟金瓶梅一样,其艺术内涵和高度不局限于性,但没有性,不会有那么多人关注,性对于余秀华的诗来说,相当于刚毕业大学生的一纸文凭,敲门砖。

火火:说实话,我几乎没看余秀华的诗。我被她那句很有名的诗句挡在了她的诗集外。但我看过不少草根诗歌,很通俗,很深远,很有生活的嚼劲。所以我感到,一个人的诗,关键靠内涵才能形成一定的风格。现在的人热衷于炒作,我觉得写诗歌不能心浮气躁,要守得住静默。要善于在学习中丰富自己、丰满自己。如果名利在前,那就会走歪路。

刘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总编:时代造就诗人。一个时代,只造就其时代的诗人。一个时代的诗人,在其所处的时代得到认可,或没有得到认可,都在其所处的时代,并打上了其所处时代的烙印。认可的,未必是这个时代里最好的诗人。没有在其所处时代被认可的,也可能被其后面的时代所认可。而被后世认可的情况,却是比比皆是的,尤其是在国外。因而,我认为,诗人在其所处时代被认可,更多地体现了其所处时代的社会性,譬如当下的这个时代,大众娱乐性、性的取向性、浮躁、喧哗与骚动、低层与草根,而骂大街、农妇、脑瘫等,正好应和了一种眼球效应。公道地说,余秀华的诗歌写得还是不错的,但比余秀华的诗歌写得好的,也是大有人在。聚集在余秀华身上,是因为社会性的一些“看点”在她的身上有较为集中的呈现,因而她就被推到了前台。余秀华,就是当下这个时代需要的道具,她的出现也是必然的。假设没有人发现这个余秀华,也会有人发现刘秀华、张秀华,或者李秀华,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海风:余秀华的诗确实也有很多可读的地方,以前在唯美时,大家为谈论余秀华的诗歌,争的很不愉快,甚至到了人身攻击的地步。再起来,确实有点过火。能有几首好诗问世,也是诗坛一幸事。认为能共鸣的就自己揣摩,认为不堪入目的就一笑而过,何必非要争的面红耳赤。平心而论,余秀华的诗有女性独有的魅力,宁静而真实,也有诗人独有的天赋。文字宁静中透露出对生活苦难的思考和探索!面对一些负面情绪低落时的诗歌,我一直都持没看见,没听过的态度,毕竟她有自己的经历,所以,我还是觉得余秀华的诗歌可读性还是很强的!

李恆民:余秀华的诗在诗坛卷起阵阵旋风,坦诚的说余秀华的诗有它的优势,至于优势摆在无须多说,大家有目共睹。我想说说读后的一些感触,问题出现在语言的表述上,我们知道一首诗的美感体现在凝炼精美的语言,再就是多彩多姿的表述形式,和谐迭荡的韵律(也就是音乐美)。美的语言,不在华丽的词话或者是低俗的语言,而朴实.无华的语言也能感受到诗的空灵,跃动和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如: 去西藏的路上/遇上/额头行走的人/走上前去让她上车/你的车再快/也到达不了我想去的地方/ 就是好的佐证。其它方面我就不说了。关于余秀华本人,人们称她为脑瘫诗人,好象认为一个脑瘫的人能把诗写到这个层面不容易,头脑健康的人又能怎样呢?多多少少有点怜悯同情甚至有点施舍的味道。这有失公允,余秀华的创作恰恰体现出的是她的人生心里历程,还是有势力的。太阳也有黑子,但黑子又怎能影响太阳的光辉。对任何事物都要一分为二,对余秀华的诗歌也应如此。

鲁侠客:诗有好诗,也有垃圾,人很有个性,既有社会弱势群体的心理印迹,应该置于大的环境给予关注,但个人确实也有人格缺陷。一分为二看。

傅毅:总体上我觉得余的诗还是不错的,但是她风格不稳定,总会有跌落眼球的作品出来让大家看的心惊肉跳的。对于睡之类的诗我持保留看法,也在一些场合反对过这种风格,但是现在我能稍持宽容态度,不那么激烈地反对这类风格。因为我知道我的反对是徒然的,其实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各种风格的诗存在,而最后它们都能在历史中找到自己相对应的位置。也许唯一能公平判断的,只有时间。余秀华的诗有很强烈的自我体验,体现了生命个体有时很尖锐疯狂的情感冲突,这一点和后现代诗歌表达的方向不谋而合。它产生与中国集体主义的逐渐瓦解,自我的意识的开始觉醒的时期,有一定的社会文化基础,所以她的走红即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即使没有余秀华,也会有马秀华王秀华之类的诗人出现,不断冲击大众的审美观和价值观。在关注余秀华的同时,不要忘了,下半身写作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了

一半儿:个别言语粗俗不堪,直接摧毁诗歌的优美语言,更谈不上什么高度。只能算作阐述社会现象而已。对于她的诗歌褒贬不一,个人认为,一部分人的修为,只达到了观赏的程度,并未达到欣赏的程度。观赏与欣赏显然不在一个高度上,所以,那些“触目惊心”的词句便迎合了那些重口味的观赏者。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首要的就是要具备崇高的信仰,和社会责任感还有拯救的使命感,余的诗歌中只具备了商业性操作的污言秽语,我们应该问一下她是不是一个诗人。

雅儒:反正大家都是隔靴搔痒,一个残疾人露着伤疤满地滚,有人同情,有人不屑,有人滥骂,不管咋样,也有人嫉妒。一样的贫穷,一样的才华咋就让她出名了?作为吃瓜群众,我对她的诗读的不多。我在想,谁让这些诗红的?

汤晃兵:个人觉得余的诗是个人感情的压抑后的强烈喷发。诗有这一点成功了一半,但通过较为低俗的语言博取了眼球,这一点只能说明她是一个俗人而非真正的诗人。

寻梦:说实话,余秀华在诗歌创作上有很高的天赋,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她的诗低俗淫秽,不能代表中国文化的前进方向。就和赵本山的小品一样,只能博大众的眼球。

甘肃-白向洋:讨论余秀华,就是通过余诗人的诗作,影射出诸多的社会和文坛百相。她是时代的产物,应客观公正地品评。所谓余秀华诗歌的亮点和瑕疵,当然文坛自有公论。对于一个深刻走入诗域的诗人来说,对这些评论一概淡而述之。诗歌,尤其在中华崛起,民族复兴的伟大的中国梦发出的召唤之时,余秀华的诗歌作为一个时代的产物而存在。诸如刘向东老师所提的,她的诗的大众娱乐性、性的取向性、浮躁、喧哗与骚动、低层与草根,而骂大街、农妇、脑瘫等等,都是一种现象,并不代表诗坛表现出的普遍现象。当然百花齐放,她的诗,自有出处,也就是在一个特定的格局,允许她发出心底的声音,并组合成时代的交响!当然并不影响诗歌主流健康向上锐意革新的走向!大家可放大她诗歌中闪光的点,来为诗歌而唱!

吴涛:以余秀华之前的学识注定诗的水平不会太高,但她的诗源于生活的真切感悟,确实打动了一些人。她没有能力让自己被炒作,但被炒作后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很重要,如果能保持原来的样子或许还能得到一定的认可,如果忘乎所以将会被更多人否定。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才能走得更高更远!

蔡洪卫:个人觉得,对待余秀华的诗,应该像对待其他诗人的诗一样,像吃食物一样,有营养高的,有低的,甚至有带点毒的,但身体只吸收有用的营养,是多是少,看食物,自身吸收消化能力,把有用的吸收,废物,毒,排出体外。

李恒民:余秀华的诗有优有劣,其实一个诗人都有败笔之处。一个诗人一辈子那怕有一首诗或者有一两个诗句流传下去,都无愧于诗人这个称号。然而余秀华诗中低俗的语言和在她炒红后感情发生的变化,都使她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文学艺术百花齐放,流派纷呈,各有所长,人们的喜好不同,但在艺术标准面前一律平等。似乎对余秀华的评价上多少有种文人相轻的意味。

青汐:我认为她是现代诗坛的喜剧和悲剧。喜剧是个人的,悲剧是诗坛的。但是,她也有她值得借鉴的一面。还有,我崇尚纯文学写作,不喜欢功利性写作。不过,铜臭随处可见,这就需谈到一个字:私,再谈一个字:度。一切事物的发展,都是曲折向前的,诗歌也如此。金子,总是出现在最后一层。

张仪飞:在成名之前的余秀华是悲苦的,她所承受的苦难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她坚持写诗,视之为生命。个人很欣赏她的诗。成名之后,诗不如从前。至于那首成名作,只是标题吓人。以吓人的标题博出位,这是诗坛的悲哀。

山柳:应该用辩证的观点看问题,应该用包容的心态看待诗,尤其作为一个爱诗写诗的人,更应该有多角度的思维,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我们今天的看法并不能代表未来在中国文学上的观点,《金瓶梅》有《金瓶梅》的可读之处,《红楼梦》有《红楼梦》的特点!

崖虎: 刚看了遍大家的发言,对这个时代的诗歌又有了信心。因为我看到许多明亮的眼睛。也曾对余秀华诗事说过个人的看法,大致归结为一句话:余秀华诗事应当属于诗歌现象,致于其诗作的水准,则不必纠结,让时间作出评判。这么说,一是认为,在不论其语言色彩的前提下,其诗歌语言具备诗性。二是在诗歌标准虚无的当下,讨论其文本的水准,只能是各个山头的相互喧闹而已,不如按下不表。我更关心的是余秀华诗歌现象的背后,诗歌乃至文学的社会性的问题----人们对“出名”的狂热。因为名的背后站着一个利字。这便足以让人挖空心思。余秀华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被“挖”了出来。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无聊”二字,并不在意。没想到后来的风起云涌,不止穿过大半个中国。对此,我的结论:这是诗坛乃至文坛的集体性无聊。也许有些夸张,但比较余秀华之外的种种现象,余秀华现象还算不得大巫。单就余秀华而言,我倒是愿意看到她能浮出水平。余秀华不容易啊!余秀华真幸运啊!其诗作也算得上不平庸、有胆气啊!但被炒成这般局面,又未免太“有为”了。最后,希望余秀华能沉静下来,冷静下来,在诗内、诗外多下功夫,而不是迷恋现有的名气。因为她确实有写诗的天份。作为一个喜爱诗歌的人,我祝她走向完美。

雅儒:正常人必须变态的诗歌,有些人才会认可。不知是谁病了。

刘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总编:海子在去世后诗歌流传,余秀华在世而诗歌流传,这也许正在预示着什么。譬如:谁比谁能走得更远更长久。如果说余秀华有病,那这病也不是她自己的。 一半儿:我们试想一下,我们十几岁的孩子,某一天打开电脑,想欣赏一下诗歌,看到的却是粗鄙不堪的文字,孩子会怎样面对这些文字!而我们父母,将情何以堪!更不要说网络,世界可见!中华民族,泱泱大国,五千年文化积淀,竟被那几个粗鄙不堪的文字羞辱到极致,而我们还在喊她写的“好”!

傅毅:不用试想,你随便打开几个门户网站的首页,随处可见性暗示的文章题目和广告,先是有低俗化的文化环境,然后有低俗化的审美,这就是无奈的现实。 甘肃-白向洋:一个时代的印记;一个史诗的产生;一个传世作品的出世,甚至一个时代巨轮滚滚向前的印记里,没有给大众带来正能量,并及时唤醒和点出大众心底最真的声音的,都被时代和历史所淘汰,也不是我辈评论好劣的事。

安梁:我没有读过多少余秀华的诗,只是知道那句“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还知道她有残疾,2014年火得不要不要的,同年离婚,然后就不知道了。作为一个有残疾的农村女人,她有很多特质,也可以算作是光环,同时也是桎梏。 水清木华:从余秀华引人关注之初,我就一再说过,她对事物和情感有独特而细腻的感受能力和表达能力。可她欠缺一个大诗人的气候和底蕴,媒体显然吹大了。不过必须承认,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真实而坦率的诗人。

甘肃-白向洋:从她的诗本身而言,拙迹可见。人一生的三件事,立功;立德;立言。立言者,是一种生命符号,留给时代的印迹。所以理性的诗人,更是惜墨如金。只有通过诗歌,可窥见作者的修养,人品,德行和出世的活力!通过诗歌,才能分出诗人的各个站位;层次和修为!

清木华:余秀华的诗写得挺好、干净,像庄稼一样朴素、赤裸,对语言的把握相当到位。她不算伟大,但也不平庸,是一个优秀的今天的诗人。谁都可以嘲笑她以脑瘫被炒作成名,但她的诗就在这里,那么真实,诚恳,炽烈。她穿过大半个中国把你的梦睡了,你不能虚伪地说,你还没爽过。。

一半儿:她要是诗人,李白杜甫岂不白活了?诗人不需要一定是健全的人,有很多草根写诗就很好,我们可以关注她的健康,但个人不支持她写粗鄙的文字。

卜子托塔(湖拮):如此炒作诗歌,既是对诗歌的伤害,也是对余秀华的伤害。余秀华的出名,相信她承受的更多。对于她的诗我不作褒贬。 水木清华:炒作是别人的,诗歌是她自己的。

刘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总编:如果余秀华在当下这个时代十分“正常”,是当下社会里中规中矩的诗人,没有突出的个性,或者说“特质”,乃至说“看点”,即便她的写作水平比目前再高一些,或者更高一些,那你也是“看”不到当下的余秀华女士。

甘肃-白向洋:写诗的人,往往把自己丢失了,迷失中随波逐流,跟风,没有自己独特的思维积淀。诗人总想时代现在需要什么?出人头地,站出来,却不能成为时代旗帜,解决不了人们生的困惑,躲不了假大空,这是诗歌的歧途,没有光芒。做一株默默无闻的小草,最忠于大地!

大鹏瞰海:我是我们这里文学社的顾问。假如我这样出了名,我何以面对我的同事与学生?

【主持人】项美静:水清木华,我理解你的心情也认同你部分观点。但是,修为是必须的。余秀华的诗有她的大胆,纯真,靈氣的一面。然而,不能因为她的残疾而包容她粗俗的另一面。人格的残疾是難以輕易包容的。

刘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总编:走在自己身体前面的人,最后会把自己走丢。影子走在自己的身后,会让后面的人看到自己的影子。 一半儿:一个把道德践踏在脚下的人,是不会写出真正意义上的诗歌的。

傅毅:我们到底是讨论诗还是讨论道德呢?还是必须以诗为主吧,没必要要求诗人先成道德标兵吧。

卜子托塔(湖拮):傅毅,诗,诗也脱离不了道德。所谓文如其人。

傅毅:不讨论她的诗一味抨击她,我觉得成了声讨会了,一个口号,一种声音,一个道德,一种风格也不行,百花齐放嘛,虽然这朵花有点另类,也不能踩死她 飘然一鹭儿:余秀华,把每一天当着最后一天过的诗者,有什么值得歧议的呢?尊重她,接纳她吧!这是一个心怀善意的人的基本所为。

珠珠:我问一个问题,在诗歌上她是成功了?还是出名了?

甘肃-白向洋:诗歌,千口千言,春天的田园,百花齐放,每一种花都有它固有的芳香,但这都是诠释春天的灵魂。让我们从讨论中清醒起来,用竖立的独特文字模式,搭建向上的,利于万众生活的好的诗歌,给时代带来微笑和花香!

刘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总编:她在诗歌上,准确说是在诗艺的探索上,并无成功可言,但她的确出名了。

傅毅:与其谴责她,不如分析她走红的文化环境。余有的诗写的的却可以,有的另类,有的一般,但是她应该也是一位诗人吧,我想起了上次钟老师说的白行简,不知道白居易那个时候有没有跟他干过架。

【主持人】项美静:德艺得双馨。余秀华的诗还不至于好到让整个诗坛为之鼓掌吧!再说,真正的诗人必须关心社会和关心人类。余秀华对这些漠不关心。她关心的只是她自己。是的,她出名了,她的生活改变了,她得到了她想要的。然后呢…… 榮譽造就一個詩人也會扼杀一個詩人。

小二:特定的年代,出现一些特定的人和作品,你不喜欢,但你无法回避。

刘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总编:她的诗,在当下时代还达不到出名的高度,是社会降低了门槛,并为她专门开了一条通道,让她走了出来。 飘然一鹭儿:內在的获得才是每一位诗人的独享。

水木清华:大家对一位诗人的评价必须建立在认真阅读文本及了解详情的基础上,而且有些事情是真实被表象遮蔽了,所以不要随便攻击一个诗人,哪怕她有时会因为被攻击和伤害而发怒谩骂,伟人也有龌龊的时候啊。

甘肃_白向洋:一个诗人的胸怀和视角,应该是掠过十三亿人心头的,也是一位德才兼备的服务员,要服务于大众的。 诗人之中,总会有知音的。诗歌是一束光芒,它总会照亮大地黑暗的地方!我们讨论的成果,就是佐证我们的诗观,诗风和诗魂!

吴涛:对诗人的尊重是诗人的基本素质!可以反感对她的炒作,但不嫉妒她的成名,用诗人的理性和冷静看待她的诗和她本人!

大鹏瞰海:沈和余,一直在嚷嚷这不是他们最好的诗。余自称是“标题党”,并且自己的诗集不收《睡你》一诗。

海风:余秀华现象的背后我们看到了什么? 个人认为,文学的继承与发展离不开一次次的否定与反否定。记得有人说过,有价值的文学作品,在他产生的时代,大多都是备受非议或者争议不断,甚至有悖常理被权威封杀。随着时代的发展,真正的东西才会铅华洗净,灼灼生辉。所以当代文学还需时间的审判,才能被后人认可,也许百年或许千年。透过余秀华的诗歌,让我们当代文学创作者明白,名利场,是别人的事情,真文学是一片净土,远离功利,静心修行,浮华和喧嚣,成名和非成名,都是过眼烟云。一介寒儒,将生命煉成别样的风景,不管世事风雨多艰,心怀苍生,视为己任。

傅毅:我觉得骂骂骂俩小时一点价值都没有,不能因为她部分诗就彻底否定了她,甚至说她不是诗人了。
独具风格。我不言不清楚的为人问题,只谈诗。

【主持人】项美静:余秀华她是诗人。这点是肯定的。比她的诗写得更好的大有人在。为什么却不能赢得掌声和镁光灯呢?天时地利人合的背后還有媒体迎合小众胃口的炒作。当你觉得无趣,不跟风,不湊热闹,诗坛就能恢复平靜。平靜,诗人内心的宁靜。浮燥能写出好诗吗?

甘肃_白向洋:我们在进行学术讨论,根本没有一定诋毁她人格的意思。只是通过她的诗,来讨论诗本体!浮躁时出现宁静的清醒的人,这对我们很有教益!很有帮助!我不忌口,只要是诗我都看,金斯堡的诗一样看,更别提余了。

飘然一鹭儿:相悖的观点类似大自然中相克的食物。萝卜咸菜各有所爱而已。但,健康的肌体需要各种各样的养料滋补。

甘肃_白向洋:民族复兴,文化尤其诗歌,更应率先崛起,我们都是诗田地的一株小草,我们需要绽放,需要阳光雨露!需要一缕春风来,千草百树万花来!

傅毅 :白向洋,那先说说余秀华这棵草是该浇水呢还是该拔掉?

甘肃_白向洋:当然需要阳光雨露,更应该需要呵护!她的出发点,就是如此,但她的诗也有可取之处,不能一概而论!有些方面,还是可取!客观辩证地认知!

飘然一鹭儿:让她自然的存在吧!理与不理都在那里,对谁都一样的。我们为她这般纠结,就是她的成功与骄傲!也是整个诗坛大花园的繁荣景象!毁坏的同时也是建立的开始。

水生:是角度的问题,你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去看。大家都已经说的够多了。余的诗有些还是很美的。有些诗,就要看你怎样去看了。个人认为,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人知道什么是羞耻。正如人穿衣服,不单单只是为了御寒。路是自己走的。

萍子:《下午,摔了一跤》个人认为余秀华的诗有些还是很美的。许多人都说没有读过余秀华的诗,仅仅因为一部分淫秽诗歌而否定她,我认为未免偏激了吧!余秀华这首诗很干净,很大气也彰显了她的才气。

青汐:诗歌是水,水不都是干净的。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如果每个诗者都是干净的,诗坛没有不净之理。余秀毕原本也应是纯粹的。她是极大一部分人的缩影。

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主编 :梨花,羊羔,白云,等等,都比不了她的诗。

一半儿:读者欣赏,是没有必须的,好的诗歌,让人爱不释手,欲罢不能。江飞,白纸固然没有,但要看画什么花。余的诗歌,被污言秽语糟蹋,读者失去兴趣也不能说不是失败. 她就不该写那样的诗。可惜了她的天分。

张仪飞:我个人认为不要去责骂余。余有余的难处。

雅儒:她写是她的自由。不用是主编的自由。她有权利写,主编有权利不录用,她对自己负责,主编对读者负责。百花齐放,毒花也有,要放到特殊的地方。对于大众必须坚持大众的思维。余有的诗不错,但也有很差的,关键诗是主编舍不得放弃。余是有好诗的,至少还有相当不错的,不然也不会被很多人认可。

大鹏瞰海:我认为她才气是有的,但文笔还很幼稚,基本是夹生饭。而且很多地方模仿的痕迹昭然可见。个别像点样的句子也带不起来整体。

刘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总编:如果没有托举之力,以其诗的功力,还不能完全地浮出海面!

【主持人】项美静:我刚才用了“制造”二字。余秀华是被制造出来为某些人捞名利的“明星”。表面上她获得了掌声和名利。改变了生活现状,脱了贫。但是,衷心希望她能保持初心,不被浮燥的社会所污染。用她的天赋写出更好的诗。以此证明她的独一无二。

甘肃_白向洋:海风,江飞,两位通过不同角度,全面阐释了诗坛百相,当然,时代与历史都可以经过检验,取其糟粕,用其精华,努力扫清健康的诗歌发展之路!精神的意识形态领域的产品,固有它的闪光所在!

《中国爱情诗刊》总编:江飞:余只是一个时代文化符号。之所以多人喜欢,是社会大背景浮躁的宿影。诗是纯粹的。诗以真、善、美为精神主旨。诗是改变不了社会。但至少能改善人类精神环境。诗不救国,但救精神迷失的人性。我对余中庸态度,老师们抛石扬沙而来,斧正为谢。

刘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总编:时代造就了诗人,诗人就范了时代。如果余秀华的诗,真的达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也许,她就不会在当今的时代走红了。正如:以清静之心写作。


《射門詩刊》主編乔木蝶变 ——读余秀华文 /乔木 (1) 脱去胞衣依旧无力扶起轻风折翅的蝴蝶还是一段软弱的毛虫 (2) 诗歌把上帝抽去的那条筋骨做成一条拐杖 (3) 也许只能穿过一大半中国去完成一次蝶变 (4) 蜕一次皮让文字发一次光照亮依旧趔趔趄趄的地平线 (2015.01.21于羊城)

水木清华:评价一个诗人必须放在特定的背景和特定的语境下才有公正性,正如不能按唐诗的标准去评宋词一样,对待余秀华太苛刻,都会暴露我们的眼界和视域的浅薄。她存在着,写诗着,干你鸟事!

大鹏瞰海:既然成了公众人物,就有了被讨论的“义务”。

一半儿:水清木华,你敢不敢让你的孩子们看看她的诗?她不仅仅是写了下半身诗歌。我说过,她造成的社会效应不可小觑。直接和间接影响一代甚至几代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并非我们狭隘,而是希望她能够去其糟粕。希望能通过舆论来引导,诗是拯救,不是利剑。

天际微光(雅儒):一半儿,我给我女儿看了,还给她看评论。她的反应和我一样。这世界本就存在更肮脏的。但不能应为因为有这些,我们就不坚持高尚了。呵呵,容不容都别扭,不容于心不忍,容了对不起良心。

水木清华:连一个弱势的乡村女诗人都无法相容的诗坛,还有多少诗歌流派可能包容?她也不是下半身写作,她只渴望爱和自由。我说的干你鸟事,是指那些特别攻击她的人。
一半儿,不能以偏概全,一两首个例的诗就否定一个诗人的整体实力。可以让孩子读的才是好诗吗?我谈的是诗坛应包容不同风格,你们拿孩子出来当道德大棒,显然偏离诗歌艺术本质和文本的探讨。

【主持人】项美静:水清木华,认同不认同的都有。不能因为有人不认同你的认同就不爽呀。再说,讨论的不只是讨论余秀华的诗而巳。余秀华的某些诗自有她的亮点处。纯真,大胆,真实,还有性的渴求。但不能因为你喜欢她非要所有人也喜欢她的诗。讨论,允许不同观点。你可以坚持自己的看法。这才是正常的交流。其实余秀华的那首睡诗並不见得多不堪入目,只是题目怂人罢了。我们該包容不同的诗风。

刘向东-山东诗歌报执行总编:余秀华写过的,只是写过了。要命的是社会性,没人做为看点推和吵,如果那根本不能成为看点、推点、炒点,那余秀华也许只是写着自己玩儿。

岱山漁夫: 余秀华,两场合两次见面。只能以诗,人,场合来分开说,要合着说她就是她,像我就是我一样。三本诗集我初阅,近段诗反而规矩了许多…… 每个诗人都有故事但完整的版只有自己知道。第三部诗集非常规矩,人与诗往往不一致。在厦门鼓浪屿诗歌节的国际论坛上的正式场合,她变得很规矩,或者说他与我们一样觉得想上得了大场面,还是有差距,必竟她是在《✘刊》团队下的产物,体现她的自悲感。而在书店读者面前,又像明星一样自我感觉良好。在群里,大家带上面具进行攻击性对骂,想表现一位战士的样子。这就是心理多层性不同场合的表现。她超会骂的,心理学上她属于进攻型心态。我读个人的诗喜欢读他大量的诗,也喜欢运用心理学读诗。 她是刘年推出来的。其实刘年人不错,比较照顾草根。但她被利用了,批及捧都有人在。她在群体里也算是很需要被理解的一个人。只是中国大陆诗人常被贴标签。像车延高,也很争议,通过接触后,我觉得他是个很讲道理的官员诗人。


非马:年轻人跟风追求新鲜的东西是很自然的一种现象,但认真的诗人特别是诗评家对诗坛的一窝蜂现象应该认真加以讨论批评才是。余秀华的诗常使我想起刚去世不久的美国诗人麦克温的诗。我翻译了他不少的诗在台湾的《笠诗刊》上发表。在译后记里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常想,一个诗人的对象应该是同时代的大多数人。和寡的曲是表达能力不够的结果,不是高。老希望千百年后在‘那遥远的地方’有那么个心灵相应,只是夺标无望后想获得安慰奖而已。诗人不再是预言者,先知,高高在上。他只是一个有人间臭味,是你又是我的平常人。罗德麦克温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寂寞与迷失代表了这时代的大多数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寂寞与迷失。正如一个女孩子所说的:‘我们能在他的诗里找到自己,他感觉到我们所感觉的。’” 我想这也是余诗受年轻人热爱的原因。虽然如此,但我们应该鼓励年轻人别老沉迷在这种情绪里。应该提升自己,达到更高的精神高度。这类的诗受到冷热两极待遇是很自然的。不必太过惊异激动。相信余会看到自己的长处与短处,不会长久沉迷于众人的掌声之中的。

【主持人】项美静:非常高兴,没想到引起如此大的反应,原本二小時的討論竟加延了一個小時還余興未盡。感谢各位的參與。今晚的讨论很成功。下周六晚课再见!

TAG:

項美靜的个人空间 項美靜 发布于2016-12-27 14:28:12
http://mp.weixin.qq.com/s?__biz= ... syBdjCnh3Zm8U6WK#rd
項美靜的个人空间 項美靜 发布于2016-12-27 14:31:51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DYzMDY1NA%3D%3D&mid=2655307982&idx=1&sn=b4d2d88fd1223f296b21713e0f0d1120&chksm=8bfbcf5fbc8c4649e1d8af7163357fee29469149f47afeb01be1cad83a797bfc491d27ea6f43&mpshare=1&scene=22&srcid=121927cHsyBdjCnh3Zm8U6WK#rd其实,提到余秀华巳让很多人厌烦。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2-08-1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5324
  • 日志数: 54
  • 建立时间: 2016-07-03
  • 更新时间: 2017-04-0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