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射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0-14 09:32:27 / 个人分类:随笔小说

查看( 245 ) / 评论( 4 )
小说:射鵰
Z O4L.zR3z+Q3X*Bha0今天3CEa @;Ji

E8KJi6c01.
)nfQIKv P0
今天Y})C1XUz~0m

)A g*Fx:F*n#O2LEA0很想告诉你这个故事不是真的,只要你相信。可是真与假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一个故事想告诉你的真相,并非它的真与假。今天Pe fDj V7~;m)[ A

^*nEr6p{0KxG02.
Ou;imI]3Yq0
h(J"B3x.p#hs0这是我们这个源远流长,迁徙万里,今非昔比的家族流传已久的故事。今天(lq'S3GC

1WhjHG0成吉思汗铁木真有一个妹妹叫铁木伦。哥哥铁木真非常宠爱这个聪明美丽却大胆顽皮的小妹妹。有一天,铁木伦看见哥哥正骑在马上把玩着一把大弯弓,她好奇地走了过去。
o\F+B6I0今天-Cl%UZu'^n)J7|
铁木真问她:「怎样,你想不想试试这把弓?」今天)c {9U7ROqv

)Q @@R/V?N0「好啊!正合我意!」她拍马过去,伸手一把就想把弓抓过来。结果,沉重的弓差点儿就把她的胳膊扭拐了。
Vg GO6u-JE0
I[email protected]],M w&ze8?0铁木真在旁边扶了她一把,笑着对她说:「呵呵,知道自己小看这一把弓了吧?」今天I fB[`5m0X,uh
今天F8m E~7_9|1H&ayX
这是经过技术改良的蒙古硬弓,比普通的弓弩重一些,但射程和杀伤力却比普通弓弩强劲很多。今天\P5nkn+G
今天ee4q$b%mg
铁木真对妹妹说:「了解一把弓,不能光看它的外表。也就是说,当你以为它与别的弓弩是一样的时候,其实也许不是;或者,当你看到它的外表与别的弓很不一样的时候,其实也许也没什么不同。」
-GP:Vj0W2GY+JW0今天2?:Z${\V/_uGT
这天以后,铁木伦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哪都不去,整天埋头埋脑地琢磨这把弓弩的结构和使用。以前,铁木伦有个习惯,无论天气如何,每天,她都会骑上自己心爱的枣红马在广阔无边的草原上策骑飞奔,当速度快到极限的时候,她会觉得,身旁的风,天上的云,全都在她的策动下,飞起来一般,简直就成了她的披风和翅膀。她感觉到了一种极速的快感。
?%uAM3H3sC0今天ZZ\/zVp v_
但这次,铁木伦迷上这张奇异弓弩了。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仔细研究这张弓弩的结构,甚至细微处的布局和力度原理。她一次又一次地练习举弓、开弓、靠弦……有时,她又跑去缠着哥哥们,硬是要逼他们忙里偷闲,与她讨论与射雕相关的问题,譬如,对于移动中的目标,该如何判断走位和速度,该在什么时候出箭。而如果雕在视野以外,又该如何凭风传来的声音,去猜测和判定鵰的飞行走向和速度,同时,该以怎样的角度射出盲箭……总之,她的问题五花八门的,问得哥哥们晕头转向。
*V4NPG9gK _U0
&YDM^2s w$e)x;zo0有一次,铁木真很感慨地拍着妹妹红红的圆脸蛋说:「可惜啊,你不是个男孩子!」。但铁木伦自己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遗憾,她天生厌恶血腥的争斗,她无法容忍在生活中,人们把人当作鵰
TM/~Q4tyb0的标靶。所以,就算她迷恋射鵰,就算她有可能练成百发百中的绝技,但只要她出手,箭的速度和力度必然只会伤及鵰的心脏附近,不会致死。而等鵰落到地上,她会把猎物的伤口包扎好,回家后再用独门偏方细心治疗,等鵰的伤口痊愈康复,她会骑上马,带上鵰,选一处广漠草原,把鵰重新放飞——这就是我们的铁木伦,一个热爱力量与和平的勇士。
rXo\Sfy0
0c:Q B^4E#J jYk0如此一个铁木伦,当然会练就一手百发百中的射鵰绝技,自不待言。
Q*A+exc&Q0今天*M}QqRHl
3.今天 L/p'N6C4g&VG},F/ou

h[*i!M`wu#Vl S:g0让我继续把这个非一般的射鵰的故事说下去。许多年后,这个家族中,出生了一个女婴,父母给她取名叫「小铁木伦」。也许是因为家族基因遗传的原因,也许这个女孩本来就是铁木伦的转世,总之,「小铁木伦」自她被命名日起,她的命运仿佛已被注入了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必然走向。今天O)dNiI
今天 eD^$gw]'t#U
「小铁木伦」是一个天生神奇的女孩,俗称「神童」。神就神在,她仿佛天生就会射鵰,完全不需要经历别的小孩学射鵰的那种严格又痛苦的训练过程。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刚懂事的她跟着哥哥们来到草地上玩。她看到哥哥们正在认真地练习使用弓箭的方法和技巧。因为好奇,她就把她身旁的一把小弓弩顺手拿起,只是这么摆个样,假装很会射箭的样子,把小弓箭指向附近一株枝叶繁茂的小树,然后再装扮成准备发箭的样子。今天Z.CW!b {u+NK&Ed(f"xd
今天{(zUuJ
而奇迹就在这时发生了!「小铁木伦」连箭都未发一支,但树上的各种小鸟竟如黑色冰雹似的纷纷落地。「天哪,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在场的哥哥们和役仆们发出了一声声尖叫。他们跑去把地上的那些鸟雀一一捡起来,却发现,那些鸟雀们不是因为中箭掉落的,而是因为一时昏迷掉落的。当他们把这些落地昏迷的鸟雀都堆集到本身其实也是惊魂未定的「小铁木伦」面前时,奇怪的是,只要「小铁木伦」伸手触及哪只小鸟,那小鸟就能马上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醒来,翅翼温顺地收拢着,乖乖地依偎在她温暖的手心里——仿佛她的手心就是这些鸟儿的归宿——它们不飞了,只轻轻地翕动着尖尖的嘴巴,声带发出好听的婉转的呢喃。今天T q u9p^ ],OF

IlT!x4k6s0现在,你知道了吧,原来「小铁木伦」天生就拥有一种俗世难以理喻的「神技」,她根本无须出箭,她只需做射箭的前序:举弓、开弓、靠弦,而那些有可能成为她目标的鸟儿就会自动地中了无形之箭般,同时自动昏迷! 今天,cx1YC"Yk
今天Fc9VG L'@ q6do
知道「小铁木伦」拥有这门天生「神技」后,草原上的人们大为惊奇,各种有关她很可能是「铁木伦」转世的说法也到处流传起来。她的父亲——部落首领为了验证一个更惊人的事实,某日,他把「小铁木伦」带到了猎风飒飒的草原上。他让「小铁木伦」骑上一匹「小枣红马」,然后,郑重地把祖传的「成吉思汗射雕大弯弓」交到她的手中。
;~/_D@%Vu }.g0
KF?+CcS0「小铁木伦」眼露惊恐地望着父亲。她才这么小,对于这些无端落到自己身上的荣誉和厚望,她哪里知道呢。在众目睽睽之下,广漠风沙浩荡,四周旌旗飞扬,她害怕得快要哭了。
[{ {V"hd0今天4Qi;kx)o:Nb
父亲走到她身旁,安慰她:「小乖乖,不要哭,你要知道,你天生就是个神奇的孩子。你只要尽力举起弓,然后在心里默默地想,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譬如,你就像上次在院子里玩那样,你很想把那些小鸟儿全射下来。知道吗?这次,你就想,你很想去射下一只大鵰!明白了吗?」
&~2x3M{ C'_'z+y1U0
Ja Kz6pv0听后,「小铁木伦」不哭了,她对父亲说:「爹爹,弓太重,我举不动。我不想射鵰,我想回家。
0v4Q0_Z eaE d\ C4W0今天p!{3s4fdS
这事情后,父亲自然对「小铁木伦」有些失望。但事实上,他的失望可以说是暂时的,因为,当「小铁木伦」稍长大后,她的兄弟姐妹、朋友、仆人全都见过她只要端起弓弩,就能用意念射鵰;但也可以说,父亲对她的失望是永远的,因为「小铁木伦」一直都逃避去拿起,哪怕是触碰父亲的那把「成吉思汗射鵰大弯弓」。
s.~-zd6G9x0今天U k-_Y1a*a
但「小铁木伦」的这门「神技」,还是被草原上的人们广泛而经常地谈论着——尽管长大后的「小铁木伦」越来越少表演和使用她的这门「神技」。原因是,到了后来,「意念射鵰」竟成了她的一种价值标签,成了草原上各部落英雄争相觊觑并引发争夺战的导火线。也就是说,到了后来,成年后的「小铁木伦」因为她身怀射鵰绝技而导致她自己也成了「一只飞翔在草原上空的珍贵而罕有的鵰」的象征物,因此,她也必然会陷入无法避免的被争夺和被杀戮的悲剧命运。
^ ]!Q}1Lb0
^'l/_+X4H_0「小铁木伦」后来成为了另一个部落首领众多妻子中的一个,一辈子过着与这个男人别的妻子没什么不同的生活,出嫁后再也没有显示过自己的「神技」,最后,人们也忘了她曾是一个射鵰技艺神乎其神的女孩。「小铁木伦」死的时候,寂寂无名。临死前,她对从小就伺候她的老仆人说:「我从未想过要做一个男人,也不羡慕他们征战南北的宏图大志。我很想做一个真实的女人,但在这个时代,是不可能的。我有,但从来不争。你明白吗?我不用箭,就能射鵰,因为我懂牠,我从不伤害牠。牠也懂我,飞过来,是因为牠在我不挽弓的手上,看到一个可以让它高高飞翔的天空,比草原的天空还要广阔和蔚蓝……」
a6H.r2h~ Yt0
S+kPM4b!o0今天t~VX)[9n3V2E
今天m.Y;_g4s)ju
今天HS)R#}`Kum~
4.
QP9c/| m5X8T1M}0今天5lwj+_j] _,m
又过了好多年,草原上再也没有出现「小小铁木伦」之类的神奇女孩和传说,甚至,人们避免这样的命名和称呼,仿佛那是一种不祥命运的暗示。到后来,又是很多年兵荒马乱的岁月,而兵荒马乱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改朝换代。草原的各部落也在战争中失散分离,那些曾经为了拓展疆土戎马生涯的人们,在末世之年,也渐渐人丁凋零,像一群惊弓之鸟,飞散在辽阔国土的东西南北,有的落地生根,有的飘洋过海,为逃避战乱与牵连的杀戮,有的忍辱负重隐姓埋名,有的甚至改名换姓企图过别样人生,把他乡认作故乡。所以,有关「铁木伦射鵰」的传说,也就渐渐被人们遗忘,似乎只有在人生某些罕有的际遇中,才会重新被有心人提起。今天Pb Gj:lq/]t o

F!d b)S$H0ds0眼前这个披头散发蜷缩在被窝里的家伙就是一个典型的命运不济的「倒霉蛋」。她的名字叫「铁木小伦」,而她的命运就如她那不伦不类的名字一样,被文字偶然的序列搅浑得颠三倒四,一路跌跌撞撞,东歪西倒。今天~4|z$I%c:Lc
今天H!K/nEF7t
她的祖先可以说是一群末世牧人,骑着牧羊的马,怀着狂野的雄心,从广漠平川一直征战到水色秀美的南方鱼米之乡。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未意识到自己的族群已走向不归路,只是形势所迫,直到大国将倾,战争涂炭生灵万物,他们开始明白,真的回不去了,就算回去,国也非那时的国,家也不是当初的家。
!{;\h4]k#`0今天-k2bjH @
为了活命,为了繁养生息,他们易姓更名,彻底改变生活习惯,甚至祖传的语言和性情,以平民布衣或殷实乡绅的形象融进当地生活,渐渐竟也能与当地的土著居民鱼水相交,情投意合或忘情忘性,和谐亲密如原本就是大同一家。今天~m\@`Xb

"W(bmA1cZho0「铁木小伦」这个古怪的名字明显就是一种「杂交」的记认。人们一听到这个名字,总是觉得很怪,仿佛来自异族,但在当地又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知道「铁木」是姓,「小伦」是名。如此而已。今天5fH*X0Qy^L:N"u/tF
今天3i"Ia;AJX Ns6~
「铁木小伦」的父母给她取名字的时候,也想都没想过这个名字与「铁木伦」有什么关系,他们这个家族到了这一辈,早没有人记得「铁木伦」是什么人,甚至有好些族人闲聊的时候,都觉得:干嘛姓「铁木」这么麻烦,单姓一个「铁」不是更省事吗?今天;}6W [email protected]@4C&q&K'j
今天4?$Fq;K+v0b&xk o/q
听说文革期间,有个样板戏的女主角叫铁梅的,当时族里的几个女人看了后,激动得不得了,内心不受控制的狂野如雨后春笋,箭一样从现实压抑的土下长出,以致当晚就签下「誓约书」,从此改姓「铁」——她们祖传的不拘一格、生死无度的勇气使她们头脑发热至竟然忽略了戏中「铁梅」其实姓「李」,当然,或许她们已入戏太深,还有乡音的问题,把剧中的「李」误读成「你」,同时堕入角色。今天cU[g9[4_{'U
今天)D q1S.gZ7C2Hd
「铁木小伦」当时还小,父亲老铁木也没这个觉悟,所以无意中就把这个咒语一样的姓氏,在他们这一支族中保存了下来。今天)Tp9l&`U
今天J T i~A VY}
现在,经历命运的连番打击后,「铁木小伦」已经不想活了,她一心就想死,想赶快了断自己,可就是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办法。她不是没有勇气去死,只是每次当她有这样的念头的时候,她都仿佛听到内心都有一个强大的声音对自己说:你怎么死都死不去的,你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这是你的命运。
Xc:S,a8r6|#J#Io4m0今天-so8z1eG0w3Y7_t
「铁木小伦」已被这个声音折磨得半死了,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着「求死不能,求生不得」。其实她自己非常清楚地预感到,她想求死,就是因为她知道,她要生存下去,必然要经历很多比死更难过的关口。有时她的眼前会产生幻觉,她分不清这是本能还是意识流,她常常看到一只苍鹰模样的孤独的大鸟,高高低低地飞翔,盘桓,回旋,俯冲……她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这种常常无端涌上心头的感觉:沉静的恐惧,或者,也可以说,恐惧的沉静……这时,她脑子里会出现一个词:永生之谜。今天4l_/u/}@

X%w:h7R3B,^AD0只是现在,这家伙已神思迷乱,她顾不上太多了。她很难过,真的很想死,她哭了就睡,醒了又哭,失去食欲,甚至不再想走出家门。她有时想,听说一个人完全失去求生欲望的时候,免疫力会很低,这样就很容易着风寒,这样是否就能找到一个生命的缺口,让自己病死?今天*\6l8v6[@s%J%k{J
今天C$j;m"~2RH
从小远离父母在外生活,已养成了「铁木小伦」独立又任性的性格。常常,当她一身光鲜走出家门后,不会有人想象得出,她曾在她那大门紧闭的「自己的房子」里,曾怎样肆虐自己的灵魂和身躯。今天|y*\e9P%K7YUE
今天w h9Yw!Ppe
只是这次,她是来真格的。她陷入这样的情绪低潮已经有一个月了——当然,此时此刻的「铁木小伦」是完全不可能意识到,千年以前,在一个以蒙古草原为据点的强大帝国的一个蒙古包里,有一个叫「铁木伦」的女孩曾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月,日以继夜地埋首于对于「弓弩」结构的迷思——而这,也只是作为作者的我的随意联想,要知道,如果只是因为名字的缘故,把「铁木伦」与「铁木小伦」这两个形象摆在一起比较,那么,对于后者而言,未免太不光彩了。今天B'U }n'EO

k;[email protected]_K!sN5{0此刻,「铁木小伦」已昏睡过去了,她竟然以为,就这么不吃不喝,继续放纵自己,自我放弃下去,她就会慢慢死去的。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在毫不挣扎的垂死的梦里,她还会常常流泪。
;a^*i.qC_+P*}(SW0
\m*^*e?0她伸手去擦泪。这时,她听到一把苍老的声音对她说:「起来吧,铁木小伦,不要再自己作贱自己,自己欺骗自己了」。今天#rq:U it)a${(c9J$d

~1xvl#z Uo0铁木小伦睁开眼睛,迷蒙中的,看到一个身穿盔甲,古铜色皮肤,面目苍老、皱纹深刻,轮廓坚毅的一位老人站在面前,她问:「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今天-s^ p*I L7u[email protected]

;dy [o`5y0「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是谁。」老人沉着地说。他举起了一把铁青色的,看不出是什么质地的弓弩,问:「铁木小伦,你可认得这个?」今天\l:R'OL)~6U

3Rn tRsX0DT p?0「不,我不要知道。」铁木小伦痛苦地再次把头埋进被窝里。今天:^:R6k.n*n1F7Q

m~ IW lVw_6B0「其实你是知道的,只是你不愿面对。」老人继续说:「就像你现在这样,昏睡在被窝里,就以为自己死在坟墓里,这些年来,你一直在以昏睡的状态逃避现实。」
7DH?$CZ c0今天%B[email protected]i xc5lMB
「不要逼我,为什么你们都这样,强迫我去面对一些我无法理解的所谓事实。为什么不让我去死,或去过一些简简单单的平常生活。我对生活并没有太多的奢望,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想再承受这些年来莫名其妙的内心煎熬。为什么你们总是想方设法告诉我『我原本是谁』。」今天*XU:N+dmbP/Y9v^

Lz"Hw4G0「你说『你们』?」老人问。
?] s!IM RNyY2b0今天I5Y9L b4^(S^
「是,是一堆追命冤魂,一个接一个地来。」
0f(Va+Y3n,J0
6t(ZP'b2g0「那是命运的一盏盏探照灯。」老人继续问:「那么,你在梦中见过『鵰』吗?」
a\]*s H w g0
RmR6zYi;b0「不,请不要再跟我说这些我完全不明白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它们是谁。」铁木小伦大声地说。今天~4Xp!C,?8k
今天TmF3yv[R"^o
老人毫不留情地继续说:「那你听说过『铁木伦』和『小铁木伦』的传说吗?你感觉过自己体内那不受控制的本能的冲动吗,你会为自己体内两种不可协调的情绪冲突感到烦恼不堪吗?你会诧异于自己内心两种热爱的不可共存吗?」
t&v?r-C+a'^&n'OJ0今天W0{8H+T4uyQ z%O t[
「你在说什么?」铁木小伦迷惑地望着老人。今天%nT'Y@y9|Vk

Q;a#AU,T!u*j D0老人继续说:「你喜欢琢磨研究弓弩,但却害怕触碰弓弩;你太懂得鵰了,但你却很担心自己成为一只被众人注目的鵰。你的身体从来没受伤过,但你的心灵却常常受伤。所以,你总是压抑自己的本能。你是『铁木伦』,但你同时也是『小铁木伦』,她们的经历和记忆基因,现在同时在你身上发酵着。」今天;U|+ZScYU `l

&d!Z U-V\D r#a0「告诉我,你说的『铁木伦』和『小铁木伦』是谁?」显然,老人的话已勾起了铁木小伦的好奇心,「而我,名字竟然叫『铁木小伦』?」她迷惑地问。今天(cz'E3jE:^Df

zzz"D0oR0「这就是命运!其实你根本就知道她们是谁!」老人语气坚定。今天4Ap`Sd0b\4d,n

JI~-D9R*[ i?0「你想告诉我什么吗?」铁木小伦问。今天Fj4K{L
今天"zz2Mp s!A
「当年,当我们这个古老的草原部族在战争中将要遭遇灭门之灾之际,部族首领倒在血泊中,含泪把『成吉思汗射鵰大弯弓』放到我手里,对我说:『用武力开拓国家的疆土,地域越大,灭亡越快。现在,我们部族所有的男丁都快要灭绝了。但是,我们祖先的胆识和勇气,不能灭绝。你要好好保存这张弓,直到在部族的后人中,找到一个女孩,在她身上,有着「铁木伦」的勇气和胆识,也有着「小铁木伦」的智慧和神奇——只有她,懂得怎么使用这张弓,也只有她,能够找到不同于寻常的方式,光复这个曾横跨欧亚大陆的帝国的荣耀……无论要过多久,无论这个女孩已迷失在哪个未知国度的天涯海角,你都要找到她……无论她可能活得多么艰难,心路走得多么坎坷,你都要告诉她,要好好珍惜这张能射鵰的古老大弓,因为它能为她重建一个祖国;要好好再看清楚那只大鵰,因为它的飞翔是那么好看,它以飞翔的姿态,守护着国家辽阔富饶的原野……』」老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动情了。
4a dKWN%zl0
3{"Y*VS)|[email protected](sf8ua[0「请不要再说了……我懂了……」铁木小伦此时已哭得泣不成声。「尊敬的老人家,请告诉我,你是谁?」今天n8k6| M'j*e"{

/[.Q6J a4{-wA0「我是你的记忆和本能,我会一直守护着你。你要好好珍惜自己,学会从自己身上,找到活下去的勇气、信心和希望。」
[Z3p2V1Z%t#rn%n0今天Q J0G$yX xj[(`
听到这里,铁木小伦放声大哭起来……多日来的抑郁,如火山喷发。哭声中,她活过来了。
-J'Y#k*a-K2f0
g)[2mcj?05.
.XI&sF@K8q kN_Y0
"_`[*Dh ?Zs0铁木小伦在梦中哭醒了。她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四周看看:什么人也没有啊,落下窗帘的屋子里,所有的静物依旧。书桌,桌上的计算机,窗台边的小花盆,花朵在窗帘上投下的影影绰绰的影子……一切都是午睡前的样子。
oU6|QW I4Y0
y T{Fq*O f0「老人家呢?大弯弓呢?还有梦中的鵰呢?」铁木小伦走下床,自言自语着,茫然无绪。
?5o.G,_.z~;\_0
!e^ HZ ~5B:m$S!DW0|0她走到书桌前坐下,把手搁在鼠标上。睡前忘了关闭的计算机屏幕重新渐渐亮起……铁木小伦看到屏幕上显出了她在午睡前刚写好的「故事新编」《射鵰》的最后几行字:今天.M%b$D6J#G-G#J
今天-m:v/|/Z+^ DH
「铁木小伦」醒了,她发现自己的手上正握着一支箭。她突然想起老人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现在,那个古老的帝国的祖先留给你的遗产只有你的手里的这支箭——但不要疑虑,凭着这支箭,你就能找到那张历史上著名的『大弯弓』,和传说中神奇的『鵰』。你也会再见到『铁木伦』和『小铁木伦』的,在你手中的『箭』的指引下,你凭着它就能与她们成为一体——就像弓、箭、鵰的三位一体。」
6VF0t/us0
6M"D Xg9_*e0看到这里,铁木小伦哑然失笑:那支箭,不就是我手中的这支笔嘛……
4d4H't*DQ z#hE%k0n!RV0
#L-vuLM4t]0各位读者,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听到铁木小伦笑,我也放下心来了。因为,她终于知道自己是谁了,正如我也从这个故事中知道,我不就是那个作者嘛……
w%o{6G@%U0今天EU G7^&Qs v|k&D4J
于是,我飞快地敲打键盘,给这个「三位一体」的故事加上最后一行字,作为结尾。今天.n'`-Jam3uB*G-\
今天fWKSp%D
今天.\F-|i6K]8Pa

E6n-NzKhV0今天M4e;kA U&s2J
200812今天B*e }lhD2\S

7X1Y#L1K"Zd)^r/l0
5Rp6fGj.e)H0[ 本帖最后由 江涛 于 2011-10-14 09:15 编辑 ]

TAG:

电视发布于2011-10-13 15:41:29
射鵰英雄传,呵呵
?AI4w ~n支持
紫鵑的窩 紫鵑 发布于2011-10-23 01:03:20
好看的故事。讓我想起一部卡通影片「千年女優」,那個織布婆婆其實就是自己。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1-10-24 21:23:06
“千年女優”是你那年推介後我看的。是啊,人找來找去,都是在找自己。祗不過有時更想在別人的眼睛裡找到自己,那是所有悲喜劇的源頭。
域外菊发布于2011-10-25 15:36:15
生命轮回的故事。分享!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