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或小说:双城迷情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1-22 13:34:49 / 个人分类:随笔小说

查看( 287 ) / 评论( 15 )
双城迷情
T0v)EGq1x1^5G3C0
i_ Nu9`-K0◎眼中钉
8|n8r1_+gt.e0今天.do2Z1QmAgoW:f
她一直想把它拔掉。这是她搬进这所租来的房子后,从来没停止过的念头。
"j QTi Bz8^0
TIN B+c-Cx+i0一枚发黑的、生锈的钉子,像一只死掉的黑蜂,趴在房间正面的墙上。她试过很多方法,去掩饰这面墙的瑕疵。今天Q"~M A E-}V
今天@*l,Gq&kS
她找来一幅大的山水画,试图遮住这颗「眼中钉」,可是当她想糊紧图片时,钉子就把美丽的图画撑破了;
KL9SH~2HM`R5p0
E{aq6xn1i0她又找来一幅艺术挂画,只是当画挂上去后,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会觉得这画挂得不是地方。有一种削足适履的勉强感。今天&fm?Q|P
今天-H!j/Y}B M [
这颗「眼中钉」成为了让她烦恼的心事:进门一看到墙壁,她就感到不适,像有心病似的。
p]!CLp:F"zHLM0今天+c#y Y6j1_0Mb3k9T
她也想过很多方法清除这颗「眼中钉」。譬如用油漆把它涂白,使它与旁边的墙色乍眼看上去,浑然一体;她也尝试找来各种工具,还找来邻居的男人帮忙,花费九牛二虎之力,却也无法拔出这颗钉子。别人告诉她,是因为这颗钉子钉得太深了,而钉子本身又太长。今天 r[B [ @$[+[
今天1Zwt JQ3m2H*\
那晚,闲着没事,她坐在墙壁对面的沙发上,盯着那颗钉子看了好久。她想:这钉子是什么时候钉进去的?那时,房子的主人或租客,是在什么情况下钉这钉子?这钉子原本是用来做什么的?挂?固定?联系?阻隔?自它钉进这洁白的墙后,钉子都接触过什么东西?它们的关系是怎样的?抗衡?相依?扶持?……
!W3WBsJ-}0
0i4}X8mL[%T+M/]$a0想着想着,她感觉自己对「眼中钉」多了一份了解和同情,就不再觉得它那么碍眼和烦心了。今天@P9@f.T

nL;|r5]t0zG0有一天,她去书店买了一幅她居住的城市的地图挂画,然后,用以前从路上摘下拿回家晒干的几根干花草,小心绕紧在钉子上,再把地图挂上。今天)A {/yP hS]

hD&gW*W1@X%t0自那夜以后,她的「眼中钉」扩展为一幅地图,而「眼中钉」上挂起了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每当她看地图,她的心就开始在路上漫游……有一晚,她看到,「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
,eZk2S&E%W0
0A[;AD#M#M,t0
!{M!~W5Tj#a0双城今天] n/R&q X H#d0O
今天&w)tHVl3R9s}tf
会爱上另一座城市的人,必然也是一个很爱很爱自己城市的人,因为他(她)就是以同一种方式,去爱「自己」的城市的。
b Tf'~F.^*d6dd0我接受你介绍给我的关于这个城市的每一件事情,老故事,新相识……快乐的,惆怅的,若有所失的……
Gj PF(i0qW BtZ0今天 DavD5No n"W \d'W;{
我通过你,更熟悉我的城市了,也更爱你的城市。
\SY(i._ ?$?1aLi;s0今天A,iuSl ?y
你说,在每个城市里,有些路是要自己走的,而有些路则要选好旅伴。今天\(\8Hf4z"DtB
今天? _5j(tY2Zd;t
我喜欢坐渡轮。我觉得渡过「忘川」大概也是这种感觉吧。你喜欢坐渡轮的感觉吗?你的感觉跟我相似吗?今天KuuB)C
今天"?1{/` ?[(i{"ZW8F
今天#z6Z CE)r/F,`
◎夜航
.|'_fQ"l;^0}*wx0今天+q\9W?|]9k
夜深了。我的渡海小轮航行在动荡的航道上。站在船舷旁,我看到的海,是黑色的。今天Y;\oDX Y\`+~
今天mM'H0[ |4C9G@ \
或许,只是我拒绝看见海岸的楼群和离岛上房屋的灯光。今天oagV(L+j3b v+R

cCU*CFp.z0我不是一个视障人士,我是一个制造自我视障的病人。一个一意孤行的盲目者。我甚至拒绝听身边提示的声音。我知道我会跌到,我知道我会痛。我甚至知道自己是一个痛了也不找人帮忙,不需要同情,却自顾察看伤口后茫然前行的人。
:x2ASe4U'B%l9ak/cl0
u`BI4p7x6u"N,n`0我终于明白,相对于一个真正视障的人,我其实是知道自己拥有的优势太多了,所以我才会如此自我鄙弃。因为,光明于我是如此轻易地随手可得。今天8DB0q}-}b#A.p
今天1j;d:o cO#b$c
我固执地认定,我适合生活在离岛,所以我才不分白天黑夜,一直让自己处于一种「离开」的状态。我以为离岛是我情感的最佳载体。今天c/_l;V q"}B jG

aZ2B*T a`/g0可其实我又并不真正安心于隔离与孤寂,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回去又离开,以致最后发现,在渡轮上飘摇的时间是最多的。
-V\ s3Dw0或许,只是我拒绝看见海岸的楼群和离岛上房屋的灯光。今天*}KJy:iY,}

j8A?#zvu,^0夜深了。我的渡海小轮航行在动荡的航道上。站在船舷旁,我看到海,此刻,我好想看到明天的大海。今天Lyk)XJ.]\

p[:h%im$k6e0是啊,此刻,我正处于大小两块陆地之间,我问我自己,既然不可能永远处于「中间」,那么,我该让自己的渡轮驶向何方?我惧怕甚么?我逃避甚么?而真正能让我避过风雨与动荡的又是甚么?我该怎样做?今天"t cN%iF~

R9o t*\O[`0w(ol0

fJ t4Z?/yt_0◎密码
CR1S} qc-K0今天4c#~-d5FzJ1iRpF
七月初七,有幸运的抬头。
i,c.K5c_ s?Z4tNz0今天|LV] wKA
这是暗号,只有你我才懂。当然,当我们抬头,或许有同样的星光,浓缩了星光的天河,还有急于过桥渡河相会的星辰。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
(x2~5](vuJ??B0今天R3x:^"{[L
你我相处于两座城市,就像两座孤岛漂浮于人海。需要一种心有灵犀,就像在茫茫人海,我们会在同一时刻仰头,看到同样的星光,和星星的暗语。今天|I"L4n3b:~

+b;I6sOq~0nl p0这需要同样的天气。此时的内心已没有不测风云,只有永恒的信念。
9_(Tr IZ E9Y bm0
/d2J]b@[0记得那年的桃树下,你站在那里,我只是经过,可你怎么就知道了?「你来了?」,「你在这里?」「是你吗?」,「是我!」
-[zB8ANT B0今天#S5V#TVQ K
我说的大概是别人的故事吧。只是那天的天气真的很好。我记得是在雨后,有彩虹。今天 | fqN nN(a

8p1x+y*JX3g.i0我看见你,身上有幸运的色彩。我数了一下:跟我身上的一样多!
8aYI5zM0今天 [+?/]MU9G6^7|
今夕何夕!今天'U(CB zHR:a)[ Q1y"m|m

v|%ul'_L0今天NIN.o\
◎海市蜃楼
B]wwJk-i p0今天-c+_4\'Qt"Z[0C
没有诗的日子里,我把有头无尾,有尾无头的不成文的思绪,点点滴滴,写进这些手起笔落的随记里。
v1P4?"d4Y0ix.pQ0
D^V j3@0诗,超越于日常语言,其实也表达了内心意欲飞翔的梦幻。所以诗不是捏造,也不是不着边际的妄念,她联系着日常,也就是联系着思想中的我与你。今天y:na z1y| lb K3F

1D;e*l J#HFJ0就像光的折射,它把那个城市的你,折射入云层,通过复杂莫名的光学谱系,把你落脚到了我的城市。
T]Qm? f d0
&Q jq?'{]+{#D0此时,我的城市是黎明前的青海湖,笼罩着一片忧郁的蓝光,却因你的幻影降落,在蓝调的背景中,拼贴进了一片热情的沙漠,而一列无声呼啸的列车,经历迢迢旅程后,缓缓靠站。
2fh$z(b0h;s}o Z0今天i+M U,I3Zg
因为,那仅是海市蜃楼,所以不成文,也不成诗。今天`7{k d1`@
今天 e}-eJ4b_
我想诚实地告诉你:这是拼贴,真实的心声,如果可触摸,那么,你去听听那正进站无声的火车吧。今天$hP[email protected]+u,G l7N

sd{CA0你,是幽蓝的青海湖中偶然长出的一片热情的沙漠,持续时间:一小时。比我写完这篇短文的时间长一些。我想,我是唯一的目击者。我独自逗留了一会儿。
2M+ET2pG _2}1C3m3nB02009年11月
J+cq8v/~3c0
今天lN&j"o W%T+u

Pi*m sK^)\0

QOo*p,cx&A@3g(X0今天P2R o[L8o)ya
今天&M'Y Z$]B(^6?IQ3R

K\m$QI-B0
T BsV:]:tM1}0

TAG:

如是我闻的个人空间 如是我闻 发布于2010-01-22 13:43:11
回复 1# 的帖子
黑龙江的双城吗?问好江涛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0-01-22 14:02:06
自那夜以后,她的「眼中钉」扩展为一幅地图,而「眼中钉」上挂起了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每当她看地图,她的心就开始在路上漫游……有一晚,她看到,「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
G
r8^0J/@!~%XsF1G3r
m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2 14:05:45

QUOTE:

原帖由 如是我闻 于 2010-1-22 13:43 发表 黑龙江的双城吗?问好江涛
4m1p-P c0SC&OM5jVxz
问好如是我闻! 今天!W'BH!TL~

R.^&fy)D.k哦,也许不是,也许是。
l!\4uw%|#b/V
(~uFthJ3nT只是我写的时候,身在香港。但没关系,只要脚下有一片落脚地,有张望,就可以双城了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2 14:06:41
回复 3# 的帖子
谢谢南屿兄读
苏楷的个人空间 苏楷 发布于2010-01-22 18:57:12
善良的风景的小乐队是用词语组成,在尘世人们一直在上演,舞台剧,室内剧。
郑晓红的个人空间 郑晓红 发布于2010-01-22 19:47:14
不一样的眼睛,不一样的心,不一样的城。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1-22 23:45:25
我也喜欢坐渡轮,江涛这些文字,立刻让我想象你靠在天星小轮上眺望维多利亚港的样子。今天.}?d
p ZfU9G


|/h|D7O&["SS忽然想起张爱玲,那时候,她也坐渡轮来往港岛和九龙吗?
m d9B nRC
m||2^
C
C今天

        L"{@d Hpk2V问好江涛! www.jintian.net        ew_y6f
今天P        Q L+v;@v
喜欢你这些思绪。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1-23 00:15:33
钉子的麻烦
解决得很快。比我帮人找牛容易多了。
*MQS
GEw今天
哈哈。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3 09:11:46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10-1-23 00:15 发表 解决得很快。比我帮人找牛容易多了。哈哈。
j6G6n ^Q*y"@c


K(];~5}*}%d?QQ
今天} Lm|jS
嘿嘿,找牛也容易呀,譬如“对牛弹琴”。哈哈~开个玩笑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3 09:21:31

QUOTE:

原帖由 梁小曼 于 2010-1-22 23:45 发表 我也喜欢坐渡轮,江涛这些文字,立刻让我想象你靠在天星小轮上眺望维多利亚港的样子。 忽然想起张爱玲,那时候,她也坐渡轮来往港岛和九龙吗? 问好江涛! 喜欢你这些思绪。 ...
z }[email protected]!jL1u*A
&sL1DI&H8[ Ef9d6w@
香港这个弹丸之地,却曾装载过两个我最喜欢的女作家的惨烈岁月。萧红,病逝于香港;张爱玲,点燃《倾城之恋》的战火。这些,常让我耿耿于怀。6rIj/Q"K"R

6k7DUG0q kx+C萧红和张爱玲的年代,不知是否已有“渡轮”了。但可以坐“街渡”,就是人手摇浆的那种小蓬船。不过现在的“街渡”应该也是装上马达的了。0N!if.q9b&F$gS
7k[|8Ta^+SSI*k
香港这么小,有时感觉很奇怪,譬如当你走在一条路上的时候,你突然会觉得,那可能是萧红、张爱玲、戴望舒……的脚步走过的。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0-01-23 09:59:00
旧时的妇女都有一个装针线的箧,里面都放些平时积蓄下来的针线布头这类的小西,用时随手拈来,很方便。写文章的女士也喜欢不断积蓄素材,想必江版主的箧里也很多闪光的碎言诗思的,喜欢读。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1-23 12:52:02

QUOTE:

原帖由 江涛 于 2010-1-23 09:21 发表 香港这个弹丸之地,却曾装载过两个我最喜欢的女作家的惨烈岁月。萧红,病逝于香港;张爱玲,点燃《倾城之恋》的战火。这些,常让我耿耿于怀。 萧红和张爱玲的年代,不知是否已有“渡轮”了。但可以坐“街渡”,就是人手摇浆的 ...
_kRz\!K
]2C

ky%e2S(r$p6o wv
G3ndj        i我是自从读了《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之后,才对这座城市突然有种真切的喜欢。
T6X0xO.W5B今天
0{l9`J        K1aP8dZ五十年代初,这里曾庇护了许多难民,从战火纷飞的大陆逃难过来的。到了八十年代末,又曾庇护了大量的越南难民,我记得小时候,常听到广播里的越南语广播。每半小时一次,在新闻之前。
*T/O2\/T/D(dwww.jintian.net9oO(Q7\Wd        ]$|(C*h
这座城市,有一颗宽广的心。
火蝴蝶的个人空间 火蝴蝶 发布于2010-01-23 14:09:20
都是我心里想表达的文字,那钉子,那爱,真实的心声,可触摸,可聆听,我的感觉和你相似,却没有你那样的才情。喜欢这样的文字
楚雨的个人空间 楚雨 发布于2010-01-23 16:12:05
楚雨
那晚,闲着没事,她坐在墙壁对面的沙发上,盯着那颗钉子看了好久。她想:这钉子是什么时候钉进去的?那时,房子的主人或租客,是在什么情况下钉这钉子?这钉子原本是用来做什么的?挂?固定?联系?阻隔?自它钉进这洁白的墙后,钉子都接触过什么东西?它们的关系是怎样的?抗衡?相依?扶持?……(t.}~E%d]t Aa:C

*g[
jCuT        {Vu)[www.jintian.net
想着想着,她感觉自己对「眼中钉」多了一份了解和同情,就不再觉得它那么碍眼和烦心了。 M"p#Y4N/k
E1_~

'hKeZ0G:u^ D
有一天,她去书店买了一幅她居住的城市的地图挂画,然后,用以前从路上摘下拿回家晒干的几根干花草,小心绕紧在钉子上,再把地图挂上。:m
nw \ k&W


(f6cJ:x"iR]!{ FI#Y自那夜以后,她的「眼中钉」扩展为一幅地图,而「眼中钉」上挂起了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每当她看地图,她的心就开始在路上漫游……有一晚,她看到,「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
&zU        h|F8|lM今天AH}[K)ax

        Iw7wSDv7J7]:dS^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V"o%IPl0BT4ke
)\)V!x S7PvU
喜读江涛的诗文。特别是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更是令人惊叹文字所带出的美的意境!
A#w*B4^Q还有其中关于双城的描写,都很独到!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3 23:28:50
謝謝朋友們來讀,和鼓勵。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4-06-1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2110
  • 日志数: 252
  • 建立时间: 2008-05-12
  • 更新时间: 2011-10-1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