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或小说:双城迷情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1-22 13:34:49 / 个人分类:随笔小说

查看( 281 ) / 评论( 15 )
双城迷情今天nI9ET4\6@^m

'hXkLkBI0◎眼中钉今天1h7V+ww8\

T(B+x&F-S0她一直想把它拔掉。这是她搬进这所租来的房子后,从来没停止过的念头。
5ag l|xi0
"i p`ZMj0一枚发黑的、生锈的钉子,像一只死掉的黑蜂,趴在房间正面的墙上。她试过很多方法,去掩饰这面墙的瑕疵。今天e|wwP'Z+z
今天!eN9U"L2?&G2C G1M{
她找来一幅大的山水画,试图遮住这颗「眼中钉」,可是当她想糊紧图片时,钉子就把美丽的图画撑破了;
0m.a&eQ-PbZ G0
vo"Wv\P0她又找来一幅艺术挂画,只是当画挂上去后,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会觉得这画挂得不是地方。有一种削足适履的勉强感。今天 e:L e!^/[
今天){Fe,oNA7J.B
这颗「眼中钉」成为了让她烦恼的心事:进门一看到墙壁,她就感到不适,像有心病似的。
qg'C;p;U'{ld)h0今天(M9_j ?V9|_'J
她也想过很多方法清除这颗「眼中钉」。譬如用油漆把它涂白,使它与旁边的墙色乍眼看上去,浑然一体;她也尝试找来各种工具,还找来邻居的男人帮忙,花费九牛二虎之力,却也无法拔出这颗钉子。别人告诉她,是因为这颗钉子钉得太深了,而钉子本身又太长。
N#qo#Uj0
B0R&@2{r4k0那晚,闲着没事,她坐在墙壁对面的沙发上,盯着那颗钉子看了好久。她想:这钉子是什么时候钉进去的?那时,房子的主人或租客,是在什么情况下钉这钉子?这钉子原本是用来做什么的?挂?固定?联系?阻隔?自它钉进这洁白的墙后,钉子都接触过什么东西?它们的关系是怎样的?抗衡?相依?扶持?……
Kg @\6K vSR0
b]~R{mc}`0想着想着,她感觉自己对「眼中钉」多了一份了解和同情,就不再觉得它那么碍眼和烦心了。今天.szUtWp`8D}3u

/T3vEe2`:_ e0有一天,她去书店买了一幅她居住的城市的地图挂画,然后,用以前从路上摘下拿回家晒干的几根干花草,小心绕紧在钉子上,再把地图挂上。
*r@ D(N6F0
ux+rQXj+d/LRr6M0自那夜以后,她的「眼中钉」扩展为一幅地图,而「眼中钉」上挂起了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每当她看地图,她的心就开始在路上漫游……有一晚,她看到,「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今天5W rL{ GT
今天8m6{7L ^ nr6U4o4Z
今天 i*f(]G4I9o9tu
双城
&ui9AMQ6d?0今天6fOFC#F Ov+|T
会爱上另一座城市的人,必然也是一个很爱很爱自己城市的人,因为他(她)就是以同一种方式,去爱「自己」的城市的。今天*\3Lb8r7E!X n1a&l
我接受你介绍给我的关于这个城市的每一件事情,老故事,新相识……快乐的,惆怅的,若有所失的……今天7m)xmMMlG

)f#[-~*|V0我通过你,更熟悉我的城市了,也更爱你的城市。今天E}H8X3x%o@
今天:?;^R'kg] ?yXo:e
你说,在每个城市里,有些路是要自己走的,而有些路则要选好旅伴。
!]'SK4Av[0今天8Em)e%af]G$Gb
我喜欢坐渡轮。我觉得渡过「忘川」大概也是这种感觉吧。你喜欢坐渡轮的感觉吗?你的感觉跟我相似吗?
"yN?}XIR0
YY?1`-U._)h0
(`8Y,l'Q iO%[0◎夜航
hq6QD~'L0
EV%i6RxPUW_0夜深了。我的渡海小轮航行在动荡的航道上。站在船舷旁,我看到的海,是黑色的。
3vVW |Y.m0今天(Pu1Id$\5do
或许,只是我拒绝看见海岸的楼群和离岛上房屋的灯光。今天3bgh7o,q S uGS)W

V$HK,`;EC&bP0我不是一个视障人士,我是一个制造自我视障的病人。一个一意孤行的盲目者。我甚至拒绝听身边提示的声音。我知道我会跌到,我知道我会痛。我甚至知道自己是一个痛了也不找人帮忙,不需要同情,却自顾察看伤口后茫然前行的人。
|.qU'_R nIjJ0今天`!V6},t0q-C*`OH
我终于明白,相对于一个真正视障的人,我其实是知道自己拥有的优势太多了,所以我才会如此自我鄙弃。因为,光明于我是如此轻易地随手可得。今天 W\B's.wk
今天Emx5Y%U0o[
我固执地认定,我适合生活在离岛,所以我才不分白天黑夜,一直让自己处于一种「离开」的状态。我以为离岛是我情感的最佳载体。
*i4m0M&I ^4i,@0
a)LKN^6]p{kLM0可其实我又并不真正安心于隔离与孤寂,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回去又离开,以致最后发现,在渡轮上飘摇的时间是最多的。
t%A2N6T'O-G3H0或许,只是我拒绝看见海岸的楼群和离岛上房屋的灯光。今天1]SKu6|

S/tZ3a3K+T l{j0夜深了。我的渡海小轮航行在动荡的航道上。站在船舷旁,我看到海,此刻,我好想看到明天的大海。今天m6meO;zlxN*h

+xl;E'K os"hC W0是啊,此刻,我正处于大小两块陆地之间,我问我自己,既然不可能永远处于「中间」,那么,我该让自己的渡轮驶向何方?我惧怕甚么?我逃避甚么?而真正能让我避过风雨与动荡的又是甚么?我该怎样做?今天\P-Uj u4j

#Y+Z\K,vb oe ?+}0
今天2@up_urk6U*G
◎密码
q0?*D9w;R0今天!^(YU!~V"Uy
七月初七,有幸运的抬头。
D?E6kr0今天l+m~!Z[B8s$\/I9}
这是暗号,只有你我才懂。当然,当我们抬头,或许有同样的星光,浓缩了星光的天河,还有急于过桥渡河相会的星辰。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
K`NF5qe,gSi#m(Q0
!qr7V*z-JQ*j-U1|{CrA0你我相处于两座城市,就像两座孤岛漂浮于人海。需要一种心有灵犀,就像在茫茫人海,我们会在同一时刻仰头,看到同样的星光,和星星的暗语。今天6{,d Ad inlfk,^

kPPx"d0这需要同样的天气。此时的内心已没有不测风云,只有永恒的信念。
!a[jcJ/]*p:t3aE0今天N^&IgNU^9p
记得那年的桃树下,你站在那里,我只是经过,可你怎么就知道了?「你来了?」,「你在这里?」「是你吗?」,「是我!」今天"{T x&Or-vcY L b*D
今天`L*V {)A&Z5o2v
我说的大概是别人的故事吧。只是那天的天气真的很好。我记得是在雨后,有彩虹。
W|ps0\%Yf$[y4O0
)lUq4_,e4YL5w s0我看见你,身上有幸运的色彩。我数了一下:跟我身上的一样多!
/W*wCYE_0
"oShcRm j)j*z0今夕何夕!今天$T9`{'weX!H5Lq
今天c?+[B6Tk;e1@
今天E3S2jw#gCc x$l
◎海市蜃楼今天f A.NP pv
今天8{[9BOT.z%? ^B\
没有诗的日子里,我把有头无尾,有尾无头的不成文的思绪,点点滴滴,写进这些手起笔落的随记里。
m~!z[%K2Or0今天{'Inrt\#mEB"s:H
诗,超越于日常语言,其实也表达了内心意欲飞翔的梦幻。所以诗不是捏造,也不是不着边际的妄念,她联系着日常,也就是联系着思想中的我与你。今天 S'pD*eJ&`:P2{T3u

b3f0f9F QQ0就像光的折射,它把那个城市的你,折射入云层,通过复杂莫名的光学谱系,把你落脚到了我的城市。今天U7uD_ [hu k5P

obT6G? s:W:[0此时,我的城市是黎明前的青海湖,笼罩着一片忧郁的蓝光,却因你的幻影降落,在蓝调的背景中,拼贴进了一片热情的沙漠,而一列无声呼啸的列车,经历迢迢旅程后,缓缓靠站。今天7T7H!G,{)][
今天)Y1\0|*h"U'~
因为,那仅是海市蜃楼,所以不成文,也不成诗。
Es`?dC&F0今天&s7sg.d{G1t2~
我想诚实地告诉你:这是拼贴,真实的心声,如果可触摸,那么,你去听听那正进站无声的火车吧。今天8`:L.C$@$e b"ozt

JK#V{d-d7`3FV0你,是幽蓝的青海湖中偶然长出的一片热情的沙漠,持续时间:一小时。比我写完这篇短文的时间长一些。我想,我是唯一的目击者。我独自逗留了一会儿。今天"l3vC X_3\
2009年11月
_;|HRl)C3NlMEk}[0

b K;Kehy0今天eFz1D5k-BG'fg8z
今天R#~-du$bx
今天&@M;`:w vS3~
今天a*\#@(CA*|#l&cN

5UOu4x[$_,R |0今天4\5yppy6?7J;Sh

TAG:

如是我闻的个人空间 如是我闻 发布于2010-01-22 13:43:11
回复 1# 的帖子
黑龙江的双城吗?问好江涛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0-01-22 14:02:06
自那夜以后,她的「眼中钉」扩展为一幅地图,而「眼中钉」上挂起了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每当她看地图,她的心就开始在路上漫游……有一晚,她看到,「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0I#XQ0_~M3qq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2 14:05:45

QUOTE:

原帖由 如是我闻 于 2010-1-22 13:43 发表 黑龙江的双城吗?问好江涛
sF]~0V3f)y
^0`
g
U3W
I|
问好如是我闻!
DQ2X:R(B~(n
ip G,g;M5D8@哦,也许不是,也许是。
[}9e#J}sY TKYy*DBE"c3z:U+p oC
v

只是我写的时候,身在香港。但没关系,只要脚下有一片落脚地,有张望,就可以双城了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2 14:06:41
回复 3# 的帖子
谢谢南屿兄读
苏楷的个人空间 苏楷 发布于2010-01-22 18:57:12
善良的风景的小乐队是用词语组成,在尘世人们一直在上演,舞台剧,室内剧。
郑晓红的个人空间 郑晓红 发布于2010-01-22 19:47:14
不一样的眼睛,不一样的心,不一样的城。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1-22 23:45:25
我也喜欢坐渡轮,江涛这些文字,立刻让我想象你靠在天星小轮上眺望维多利亚港的样子。O
]}F4{ ~k


j ] ?lVM!}忽然想起张爱玲,那时候,她也坐渡轮来往港岛和九龙吗?
M2Q]a{!e
b_h^m9h#r
BnuD2_g

问好江涛!
Frh C#XtIQ
F
:h8R*Yji^A {
喜欢你这些思绪。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10-01-23 00:15:33
钉子的麻烦
解决得很快。比我帮人找牛容易多了。
;Y4EV z%o今天哈哈。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3 09:11:46

QUOTE:

原帖由 张祈 于 2010-1-23 00:15 发表 解决得很快。比我帮人找牛容易多了。哈哈。
"b        s-@}$q6L A ^%J|今天
YLhDhQIOZ        F,k~7D
嘿嘿,找牛也容易呀,譬如“对牛弹琴”。哈哈~开个玩笑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3 09:21:31

QUOTE:

原帖由 梁小曼 于 2010-1-22 23:45 发表 我也喜欢坐渡轮,江涛这些文字,立刻让我想象你靠在天星小轮上眺望维多利亚港的样子。 忽然想起张爱玲,那时候,她也坐渡轮来往港岛和九龙吗? 问好江涛! 喜欢你这些思绪。 ...
)K `4t%VX{Ewww.jintian.net
;C
U1g^:RIN:R#P:Ywww.jintian.net
香港这个弹丸之地,却曾装载过两个我最喜欢的女作家的惨烈岁月。萧红,病逝于香港;张爱玲,点燃《倾城之恋》的战火。这些,常让我耿耿于怀。www.jintian.net        e8f&O/Q9g

L&P
r$ET'sb
萧红和张爱玲的年代,不知是否已有“渡轮”了。但可以坐“街渡”,就是人手摇浆的那种小蓬船。不过现在的“街渡”应该也是装上马达的了。M"bvG kDW)@rR

3UB;YB
_]4UDX
香港这么小,有时感觉很奇怪,譬如当你走在一条路上的时候,你突然会觉得,那可能是萧红、张爱玲、戴望舒……的脚步走过的。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0-01-23 09:59:00
旧时的妇女都有一个装针线的箧,里面都放些平时积蓄下来的针线布头这类的小西,用时随手拈来,很方便。写文章的女士也喜欢不断积蓄素材,想必江版主的箧里也很多闪光的碎言诗思的,喜欢读。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1-23 12:52:02

QUOTE:

原帖由 江涛 于 2010-1-23 09:21 发表 香港这个弹丸之地,却曾装载过两个我最喜欢的女作家的惨烈岁月。萧红,病逝于香港;张爱玲,点燃《倾城之恋》的战火。这些,常让我耿耿于怀。 萧红和张爱玲的年代,不知是否已有“渡轮”了。但可以坐“街渡”,就是人手摇浆的 ...
F!{hP;O4l E9q {#twww.jintian.net| `$X l^\
6nEI$|7\K,t;f$dX
我是自从读了《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之后,才对这座城市突然有种真切的喜欢。
q@wd|W'rr*p[Qwww.jintian.net
%g*y-v8ab7~五十年代初,这里曾庇护了许多难民,从战火纷飞的大陆逃难过来的。到了八十年代末,又曾庇护了大量的越南难民,我记得小时候,常听到广播里的越南语广播。每半小时一次,在新闻之前。
Y+pZ}
PG E

7@$a#xM,Q'z'@这座城市,有一颗宽广的心。
火蝴蝶的个人空间 火蝴蝶 发布于2010-01-23 14:09:20
都是我心里想表达的文字,那钉子,那爱,真实的心声,可触摸,可聆听,我的感觉和你相似,却没有你那样的才情。喜欢这样的文字
楚雨的个人空间 楚雨 发布于2010-01-23 16:12:05
楚雨
那晚,闲着没事,她坐在墙壁对面的沙发上,盯着那颗钉子看了好久。她想:这钉子是什么时候钉进去的?那时,房子的主人或租客,是在什么情况下钉这钉子?这钉子原本是用来做什么的?挂?固定?联系?阻隔?自它钉进这洁白的墙后,钉子都接触过什么东西?它们的关系是怎样的?抗衡?相依?扶持?……
4j9L&XvJ I!`{1d
想着想着,她感觉自己对「眼中钉」多了一份了解和同情,就不再觉得它那么碍眼和烦心了。
o2x8vv~VV}www.jintian.netW3N?p#jKc.h
有一天,她去书店买了一幅她居住的城市的地图挂画,然后,用以前从路上摘下拿回家晒干的几根干花草,小心绕紧在钉子上,再把地图挂上。8F9p0y(u%E0z
R7i4Ihk]u+\
自那夜以后,她的「眼中钉」扩展为一幅地图,而「眼中钉」上挂起了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每当她看地图,她的心就开始在路上漫游……有一晚,她看到,「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今天'iD {'}
Qa
l

0w5G*U9c$B1nIj

/?6qm5k        E)GWkM^:Awww.jintian.net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www.jintian.netu/|_*]+vAIop R
www.jintian.net1M.fM9`r#p
喜读江涛的诗文。特别是眼中钉」怎么成了一片月光下的海……更是令人惊叹文字所带出的美的意境!mk6b7? Vb
还有其中关于双城的描写,都很独到!
江涛(布咏涛)的个人空间 江涛 发布于2010-01-23 23:28:50
謝謝朋友們來讀,和鼓勵。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