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池横诗歌〈1283一1500〉那是生命必然的微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9-30 08:12:50 / 个人分类:诗歌

我已经坐的很久了, 
y[M.W:kZ@0
升起的红日落到西边红血洒满河山, 
银镰又从山另头悄然无声的爬升, 
我当心天幕今夜又会钻进贼般的萤火。 

5E e8?,K4w1B0
啊…果真风吹拂尘埃银河浪花朵朵,
 一个亮丽的光芒世界照亮大地, 
这是什么世界苍穹窿山向着天空, 
谁在拥有这个顶棚任贼爬进爬出不动声色? 

aY-}{ I~Z%??I0
我坐的太久了,
*C;Q6kE6O0雷声隆隆娇声娇声毫无生息, 
我心疼闪烁的电光抛开镁色的真理, 
叮当作响的荣耀收买了生命。 
今天HE8sQ7YY-H

oCi?*r0我坐久了夸奖生命是释放的噪声, 
虚荣像只变异的蠕虫智慧在沉睡, 今天-um3Q*f+P-b
死寂的喧嚷慢慢向我坠落谁没见过? 
那是生命必然的微笑是最高的山峰。 

1Cn4~@a(|G+Q,vs0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