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冰 夕 » 日志
所有符號不過我們敘事輕如鴻毛的詠歎調 --by 冰夕 blog:閱夜.冰小夕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                                        【 冰夕.詩集 《 謬愛 》2015年12月 出版 】                       【 冰夕.詩集 《 抖音石 》2010年7月 出版 】

導讀:冰夕《謬愛》詩集 之<序>和<推薦語>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2-17 21:52:43 / 个人分类:導讀:冰夕《謬愛》詩集

查看( 233 ) / 评论( 7 )
2014:詩生活、隨手箋

導讀:冰夕《謬愛》詩集 之<序>和<推薦語>
    
【 推薦序、一 】
   
窒愛:從童年束縛衣綻放的冷焰 --張啟疆 作家

     
從浴缸起身 撞見鏡中蒸發人形
才發現童年是場擦洗不淨的霧
濕了畢生

花掉的新娘妝  (〈童殤〉)

  
老靈魂走過灰燼
……
從一灘血紅色歷史現場

抱我逃出火海  (〈謬愛〉)
  
  
「火海/灰燼」並臨,「歷史/現場」紛呈,像分割畫面,也似套疊鏡頭,爆出琺瑯花園般的淒麗幻美:一齣關於「紅顏薄命」的過去完成進行式。
    
憐古傷今?思古嘆今?追昔撫今?出塞曲的故事、長生殿的故事、衝冠一怒的故事、墜樓人的故事……詩人當然毋須點明故事、分說原委,詩也從來不必交待敘事;但不論那齣悲歡、何曲抑揚,映照著「血紅色現場」的痛點:幽微一念,以志明愛,化為漩渦心事,纏捲詩句。
            
魂靈已老,燼(淨?)化成灰,依舊悸痛,猶感熱灼。紅艷艷的「一灘」,是凝固的流動?滴淌的塊壘?詩人以熱眼回眸冷墟:那裡燃著,埋著,飛著,落著,黏著,化著名為「女性命運」的集體潛意識。終究央著「抱我逃出火海」,是節節疏離的融入?無限逼近的淡遠?
     
至於那場童年大霧,是糾葛,是迷惑,是不堪聞問不能潛抑的灰色過往,籠罩一生,成為比潛意識更幽邃的深憶。
          
成為,無從掙脫,人稱「新嫁裳」的束縛衣。
新娘妝為何花掉?痛苦回顧?彷徨前瞻?心猶懸,花會掉,花掉的青春化作春泥,冒現詩芽,敷寫青澀或情深?
但可以肯定,不是喜極而泣。
          
  
        
而我還在揣想:
詩,可不可以夾帶小說情節?暗藏小我糾結?歷史情結?
讀詩尋意象,也可以是,看圖說故事?
而故事每在顧視之中。
斯人故事,如何幽轉妙化,詩人顧視?
       
  
      
書名「謬愛」,是虛無肯定詞:將愛戀寄託幻境的虛無,於無有萌誕愛意的堅定——否則不會有「愛/抱我逃出火海」的絕望期待。而在愛的熱帶區,「生命樂章揭開你我仍熱愛/翱翔曙色」,那焰火流線的輝澤,一逕閃著冷冷的極光。
      
也是矛盾修辭句:「謬」當動詞用,那「愛」的情節可就起伏跌宕、變化萬千了。若是副動結構——副詞謬修飾動詞愛,荒謬地愛著,乖謬地求愛,生命謬思源於愛……我們將在陰鬱詞彙、慟傷情懷的翻覆晃搖中,驚見「以愛命名的雙面刃」、詩體內的初心。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張愛玲為「紅玫瑰」砌造的香閨。
女人寫小說,要有經濟能力和自己的房間——維吉尼亞.吳爾芙在一百年前的宣言。
女詩人冰夕呢?遙望雪樓,絮語紛飛;春風畏寒不至,冬雨拒敲窗。踅進字小巷、詞花園,頓感溽熱酷冷:冰宮裡赫見火場——
             
解構時間。拋錨的老零件,喉管失火(〈醒時咽喉炎〉)
    
皺成  梅雨一樣濕透/強忍淚的地圖(〈颱風天的你我〉)
         
濃郁再分不清男女或老少/遺留一窗窗/火葬場(〈滄海〉)
             
一屋子中年冷冬……和半瓶燒刀子談起逃亡(〈牠穴居的深藍處方箋〉)
            
無數下一秒,沸騰惡意的諧劇/圍堵火場訕笑(〈安娜Ⅱ〉)
             
拒斥冰火/卻揉合夢寐中女人香(〈目盲的碎片或琉璃光〉)
              
你說不介入怕疫情蔓延更怕冰雕融化後的火山(〈紅〉)
            
外冷內熱?冰沸同極?照亮冰磚的火光,是女牆圍堵的自我焚化爐。而「冰山」竟可消解為「冰雕融化後的火山」。
           
如果那棟小屋棲著詩人、女人甚至詩心的地縛靈,那將不只是詩「序」:「沿著雨滴的回聲愛從詩中走來永無結尾的鬼故事」,也住滿「吸進肺葉的煙幕彈」(對照「濕了畢生」的霧)、削毀的自尊(對峙「滾沸的面容」)、油漆未乾的孤獨(對比「蛛網抽長的魚尾紋」)、水窪倒影(對映「晴空郵戳」)、裏起秋日的裝飾音(對唱「繁殖病毒的賦別曲」)、欲言又止的飢渴唇語(對幹「交互暴跳窗景的槍響」)、「水母漂的天花板」(對流「長滿水草的窗戶」)、「空蕩記憶的碎酒瓶」(對襯「衣不蔽體的童年之痂」)、鏡中的「蒸發人形」……
      
「人形」的意象,或者說實相,對出詩人的日常光景:
        
在〈回看。她埋頭燈下的拼貼〉中,詩人告訴我們「菸盒右前方  是砥礪消沉字眼的短箋」、「5點鐘方向滾出幾粒胃藥」,在〈霪雨#別戀〉、〈○○晨鳥箋〉裡,則有「淒冷的你的煙圈吐出 我」、「夢已搬空/咳聲我帶走」之類詩句。很顯然,「菸盒」、「胃藥」、「咳聲」非關象徵道具,而是生活零件——拼出一幅介於耽迷、病態的現實圖景。「無法停止自焚的煙/嗆傷肺葉」則是身心靈瀕臨野火「燎」原的狀態。
          
到了「輯四:鱷眼.短劇」,詩人的身姿音容更為浮凸:「鱷眼」一詞可在「唯眼瞳似放映機/隨灰燼飄來一曲無法謝幕火光中的妳,竄出蛇影」(〈如何修復破碎的心〉)找到些微跡證——眼神與姿態,一種冷看紅塵的愕然與「餓燃」。「在柴可夫斯基不停咳嗽的弦上/拉筋憂悒」(〈火球〉),顯示音樂喜好、身體狀況;「終年配咖啡不加糖的口感」(〈往後,還能拍出多少晴空〉)表明品味和習性。「長捲髮還是一樣躁鬱/一個不小心/詛咒漏電」(〈吹風機〉)透露髮型和性情。
             
還有若干似虛非實的詩體配件,或者說,室內佈置,揭露了「藉詩還魂」的真實痛苦:籠中鳥的聲音、乾燥花、殮詩房,裹屍布、灼傷毛孔、無法取回燃燒灰燼中的藍焰……
            
「再沒有人僥倖打開門。抵住洪流」(〈炙燒後琉璃水燈節〉)的疑似空間幽閉恐懼,迫使詩人不斷安排「逃亡路線」:「恰恰流經自畫像的昨天」(〈孤〉)、「奮力踩疼/妳囚徒菌體此身的油門」(〈醒時咽喉炎〉)、「奔往驛站人潮的唯一曙光」(〈無標記日誌〉)、「夢寐中女人香/泅泳魚尾紋裡!流亡」、「節奏即皮鼓!搥擊日常/逃不開的血色」(〈鎮魂曲.與病變共舞〉),而以一再出現的「逃生梯(門)」意象「順勢承接了淚光」(〈安娜Ⅱ〉)。
         
另一方面,作者似乎也對「焦味」有所癖好:「被空氣疼愛的焦味」(〈牠穴居的深藍處方箋〉)、「寫實的焦味」(〈縮時攝影〉)、「不再自燃的焦味」(〈往後,還能拍出多少晴空?〉)、「火柴撞出空氣槍腫脹焦味」(〈華夜牠文謅謅的況寂〉)、「有時不過是燒焦一件件往事鍋爐中的/臉」(〈沸騰甕中〉)……那是浴火的壯烈?自焚的痛灼?燃燒的意志?廢墟的色澤?焦慮的體味?焦糖拿鐵的風味?
         
暴烈透冷的文字。漫流竄焱的心跡。何事如斯?斯人何故?
再好奇的讀者也毋須打探詩人私隱,但有心人逆溯作者到了源頭,會驚見兩道斷句平行線,詩人「訣別愛戀」的夢蛹:
     
再深點就抵達子宮了
裡面懷有祝英台的蛹
             (〈訣愛掘〉)
      
你想到什麼?冷冰冰的性愛速寫?血淋淋的自我剖解?等等,暫且放下遐思,「祝英台」的由來,不只是從性別壓抑、時代滄桑、父權陰影裡爬蠕而出的「奇數」,讀者你得尾隨詩靈她,逡遊那方溢滿藥味、點滴、「童年殘肢」的娃娃屋。
        
  
        
童年,是在哪一年?
        
    埋下九歲童貞。當她們把玩妳自由野馬似鑰匙圈
    以為是萬能鎖
    開啟民主搖籃曲的家門、開啟梳妝檯展示雀羽的歌聲

    藥味從天真嬰孩的軀體滲入
    水銀一開始就同化了肝膽
         
                                              (〈聞嗅冷棺的飢餓〉)
                  
「冷棺」應指至親離世,而且是遙遠往事;再從詩末「妝前葬儀師,她問……」與〈數字〉裡的「親情。是日夜不停整除搖籃曲/搖落嗩吶山路上」、〈清單〉中「我不屬牛。但瘦弱母親是/踏實耕種愛」,不難推斷詩人的童年:母親早逝,幼獨無依。
     
九數料非虛詞,而是事發時的詩人年齡,「早熟卻貧血親情的內碼」,「一把美工刀」割斷的童年邊界、陰影和「剛烈輪廓」,猶哼唱反諷的童謠「我的家庭……真可愛」(〈淅、瀝、水、鏡〉)。
九也是「奇數」:形單影隻,怪僻險奇;「帶來黯殤、孤獨」。

偶數呢?或者說,成雙的渴望,詩人怎麼想?「誰先複製疏離/原來只是個體,後來成為逆向的偶數」(〈鳥瞰欲望國度〉)。

更是極數:中國人的「九五至尊」、「十室九空」、「一日九遷」都是將事件、程度、頻率誇大化。對詩人而言,或為悲悒慟傷的極致化、怪誕化:「所有密碼只重複一個數字/從何開始妳忘了」(〈灰階口〉),「生:無法回饋愛/除了碑文」,卻又「痛得吐不出 隻字」(〈札記〉)。

怪誕。詩人的筆鋒路數或許尚未走到極致,那枚怪僻奇險的“誕”已然成形。
怪生謬愛,誕育情思。

  
        
冰夕詩作,全是情詩?
「喚名:危愛的天書」?
循跡辩「症」,沿絡把脈,墨漬的淚包覆且滲入,那煎不透、炙不熟卻「空了骨」的情屍。
瞧——
             
懺情詩:「活像日日清醒/從地獄竄逃人肉販子的奴役」(〈蛭愛〉)
        
讖情詩:「就要斷了,氣……比顯微鏡/更具體傳出疫情」(〈蛭愛〉)
      
纖情詩:「紙片穿上妳單薄身軀/裹滿墨漬的淚/有星辰晾乾」(〈後來〉)
        
還有,殲情詩:「握緊手術刀哀傷的反光/接受與否/都得狠心完成刺往瞳孔」(〈訣愛跋〉)
              
還好,詩人殲情,不必殲詩。若要求神拜佛,卜問未知,詩人送我們一記籤情詩:「被時間的佛袖一捲/什麼人形、誓約全空了骨」(〈遇,蘭若寺詩妖〉)。
         
絕決的姿態?覺訣的領悟?如果說傳誦情詩的正面能量在於追求至愛,冰夕版的「蛭愛」——不論生活或創作——走到極端,即便有偷心賊「致意法式蛇吻」,終究淪為「蠱之誘餌」。
           
炙烈之心?窒息之愛?果真窒礙……仔細看!至極上方,是流光、濃情和時間皆勘不破的黑洞。
也算是一種覺愛?哈!絕愛或訣愛前,先嚐嚐嚼愛的滋味——喔!拳腳放輕,爐火轉小,我們需要溫柔的「春日小令」:
                  
親愛的我到過那些地方
熱情海的圍抱、魚輕啄
腳裸呵癢著笑
            
賞味花期遠遠墜落 後照鏡
光掠過整排濕透向晚的路肩
        
                                            (〈將軍令在雨中〉)
           
輕柔變焦、焦慮化柔也行:
         
動作是3D非常刻意
柔焦過
刻意壓低怒火肢體
        
                                         (〈滄海〉)
      
              
  畢竟,和男性作家動輒抗爭、灑血、超古越今,追求不朽的「雄圖」相比,女性詩人的「陰魂」顯得輕盈、淡柔、縷縷不散,而,胭脂扣心。
       
詩人說:「若泥中沒你/揮別雙簧」(〈紅〉)。早在第一本詩集《抖音石》裡,詩人呢喃道出:「「最曼妙火花的元素融化舌尖/未敢吐露愛的腹語」(〈香甜酒〉);而今呢,「最曼妙的吻是一首首詩佯裝」(〈後來〉)洋裝哪!穿上花衣裳,招蜂引蝶等閒事,「流進漩渦、簡化日常」——一種極簡生活觀。踩著刪節號小碎步——「末日地圖上流浪的行腳」(〈想像收起雨傘的我們〉),聆聽天真的鳥,「繼續唱/陌生人的故事」(〈藍窗〉)。
             
陌生的人。陌路相逢的你我。縱橫阡陌的詩行。隔著斷句,詩人揮舞的手勢,流淌且淅瀝著,婉約輕浥繞指柔:
                   
 從鏡中刮去
 被愛撫過的下巴如
 落葉的鬍渣
          
           (〈藍窗〉)
                  
斯人何詩?故人何故?「苦頭」、「餘生」、「凋萎」是故事;「泛黃花瓣」、「墨色星芒」、「想像風帆」也是顧視。詩人說:不知羞怯窩藏。真要分說故事,請沿著「拆信刀」的反光、咳聲、煙圈、「風不語的十字路口」、燃引的信香、「水舌與淚腺的臨界點」,抵達詩人寄情的繆思之愛、「同心圓的起點」:
               
 故事轉過身
 來
 牡丹花瓣瓣萌放眼瞳
   
 當年的細雪
 燒酒、小碎花步與歌謠
 已是博物館
 春天的票口
             (〈謬愛〉)

                                       張啟疆 2015年3月21日
           
作者簡介:張啟疆
  1961年出生,台灣大學商學系畢業。1981年開始創作,觸角遍及小說﹑散文﹑新詩、評論領域。題材以眷村、都會、商戰見長,兼及推理、棒球、武俠、科幻等類型文學。曾任中國青年寫作協會副理事長、副刊主編、報社記者。現為專業作家,並開設文學教室。曾獲聯合報、中國時報等文學獎首獎近三十項。著有《導盲者》、《消失的□□》、《變心》、《愛情張老師的祕密日記》、《不完全比賽》、《26》等小說﹑散文﹑評論集共二十餘部。
 
 
  
【 推薦序、二 】
            
女性詩歌的嶄新品種降臨 --丁威仁 詩人
      
從網路詩崛起的時代迄今,與冰夕認識應該超過十五年了,竟只見過一次面,隱約記得是一次談論女性詩作的詩人聚會,當時我還是名研究生,卻已經是現在這種恃才傲物、大放厥詞的模樣。不過即便是我這種沒把天下人放在眼裡的性格,也隱約覺得冰夕的詩作與其他女詩人相當不同。一方面是因為她並不流俗,在那個後現代與女性主義當道的年代,她的作品卻鮮少有著這些主義的色彩。二來是因為她有一種古典搭配現代感的造語與節奏。就連平日信件往返,都有這樣的味道。請容我摘引冰夕論析我的〈死國〉詩作時的一段話:

彷如戰後的敗日本,是如斯不計代價的混血求生存的繁衍下一代的求存;且不齒彎腰,戰前帝國身段的深入各國載回求新求變的根本之道的精攻農業產物、教育升等教化、經濟貿易的再度焠煉與發揚,後來居上的引領亞洲人於前。
 
讀者需要注意的並不是這段話說了什麼,而是這段話的語句結構,是一種破壞語法的拼貼,有著文言與白話語法的混搭,同時將古典詞彙與現代語彙揉和在一個句子中,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特殊效果,也同時使得讀者在閱讀時,必須越過她所設下的各種障礙,才能發現語言背後蘊含的深刻意涵。假設這樣的書寫方式,以現代詩這個文類呈現時,就會產生只屬於冰夕自己的風格。
 
不單單是評論,她的現代詩亦充滿這樣的形式。以反傳統美學的拼貼技巧,將二元對立的語法、意象甚至於概念並置於詩句之中,帶來了許多創造性的用語,有時橫跨東方與西方,也將古典詞語與許多現代的語彙剪接成一個意象句,譬若「祝英台的蛹」、「染紅人世欲言又止的七夕」、「轉動內心柔軟念珠」、「多像莎樂美」,到「每逢情詩告白,必遭好人卡。掀出衰神底牌」等等幾乎存在於所有詩篇中,不勝枚舉,在在都顯示出冰夕操控背反性意象的熟捻,無論是超商、童謠,或是化用典故的祝英台、七夕,在冰夕筆下都融為一體,深刻地表現出她獨特的詩風。

第二,冰夕的情詩常用許多「冷調性」的意象組成,並刻意把意象與意象間的連結性再加以斷裂,譬如這句:「人潮速食條碼撞見神似/捷運車窗外的枯葉蝶 分兩半」便是把人潮、速食、條碼、捷運、枯葉蝶這幾個意象刻意安排在一起,彼此之間似乎有著聯繫(人潮與捷運、速食與條碼),但作者卻不將這些聯繫用詞語彌補起來,而是任其放空留白,保留讀者對這首詩最大的想像空間。她尤其熟稔於具象與抽象語詞的運用,像前述的「撞見神似」,以動詞的「撞見」連接較為抽象的「神似」,再以「神似」作為下一句的轉接詞,再跳躍到分成兩半的枯葉蝶,但卻又以破壞語法的方式,把「分兩半」放在枯葉蝶之後,乍讀一定會覺得韻律節奏的部分有種卡卡的不順感,但反覆朗誦之後,其實會發現這種斷裂反而產生了一種閱讀的空白,讓讀者自行填補畫面與想像。
 
第三,跳接的隱喻與內縮,冰夕經常使用較為斷裂的句式,尤其在輯一中較常出現,譬如「燐燐夜蛾的黑紗面/多像莎樂美/蜥蜴似淚眼…崩散鬼斧前」,此處的夜蛾被比喻成聖經與西方戲劇中經常出現的女子形象莎樂美,下句又以蜥蜴的冷血與無情象徵這段感情中雙方最終走向的冷淡結局。但此處作者也未明白將莎樂美、蜥蜴、鬼斧等意象的關連交代出來,任憑讀者自行發掘莎樂美背後所寓含的文化象徵和悲劇性質。其實輯一中的詩作大多與情愛有關,冰夕不似一般詩人會以文字明白顯露自己對愛情的各種想像與情緒,或是以詩深情告白,她藉由斷裂的句式,讓自己的情感隱藏得極深,在重重的隱喻之中,要讀者像剝洋蔥一樣,自行挖掘出內縮的情感核心,然後再給讀者一個深刻且震撼的痛楚或淒清。就像她筆下「握緊手術刀哀傷的反光/接受與否/都得狠心完成刺往瞳孔!絕無差池」,詩作中每個令人感受到無比淒冷的意象,就像此處的手術刀,都會對自己刻下道道傷痕,難以抹滅。
 
第四,冰夕在詩中經常以超現實的手法剪輯出令人驚異的畫面,譬如〈魑魅〉:「說時遲,那時快…扶住父親的手融成蛆/連帶女人的尖叫聲、臉、內臟/來不及抽身的雙腳/全攤落潔白地磚上…整團蛆。」這樣的意象營造,讓人驚駭莫名,這種超現實的想像在聽覺、視覺與觸覺的感官交融後,讓人腦中出現揮之不去的畫面:一位在往日回憶與今日事物之間迷失的女子形象。而相當具備現代感的詩作卻取名古典意象的〈魑魅〉二字,這樣的弔詭也讓讀者多了一層深度的解讀可能。
 
在輯二裡,冰夕仍保留了她詭譎精準的意象處理,連結時卻不同於輯一的晦澀,變得較為明朗,譬如「從浴缸起身 撞見鏡中蒸發人形/才發現童年是場擦洗不淨的霧/濕了畢生」,題目與內容都直指人在中年回首時對童年的感懷。輯三、輯四也有相同現象,〈如何修復破碎的心〉:「回看昨天的屍體/還在。妳用手指戳戳/祂們完全靜止」,作者以屍體譬喻那些在昨日的憂傷裡遭受毀損的心靈,並用一個略帶詼諧的動作「用手指戳戳」對比「完全靜止」的極其痛苦的反應。到了輯四「鱷眼.短劇」中每首短詩都有所指涉,無論是〈Soul〉裡對生命存在價值的思索;〈曠寂〉對獨處室中感受所到的孤寂細緻描寫,都象徵了無數種存在的課題。一首首短詩切換上演的動作就好比一幕幕短劇的排演,或長或短的文字裡都裝載了冰夕對世間一切事物的冷眼旁觀,同時呼應作者所下的輯名「鱷眼」,也將前三輯電影畫面的剪接,變成了劇場鏡框式的語言展演,在偏於靜態的流動中帶有更多哲學反思的力量。
 
我曾經在另一位女詩人薛莉的詩集序言中提到,台灣當代女詩人的書寫有幾種特色:(一)女性主義詩作的書寫,(二)夏宇式的後現代拼貼風,(三)席慕蓉式的濫情與直白,(四)回歸早期女性詩人抒情詩風,(五)古典意境的中國風,以及(六)現實主義的女性關懷與批判。而冰夕的詩作,卻呈現了一種創造性的複合型詩風,一方面有意識的拼貼、並置各種二律背反的語詞或意象,卻沒有夏宇式的隨機與夢囈;另一方面詩裡的古典與現代感交錯,卻不會沈溺在塑造中國風的傳統意境,反而具備高度的現代思維。若從情詩觀察,冰夕的寫法並不純然屬於早期女詩人的抒情詩風,也不屬於席慕蓉式的粗製濫情,反而以更加精緻的語言,表達她的詩意。就像是俄羅斯娃娃一般,我們必須有耐心地剝開繁複凝練的每一層,才能發覺最終的情感指涉。冰夕詩作的確帶來台灣現代詩女性書寫上的特異風格,《謬愛》可以說是女性詩歌的嶄新品種。
 
 
作者簡介:丁威仁
  丁威仁(1974-),現任國立新竹教育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曾獲全國優秀青年詩人獎、聯合報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等數十獎項。已出版詩集《末日新世紀》、《新特洛伊。NEW TROY。行星史誌》、《實驗的日常》、《流光季節》、《小詩一百首》。論著《戰後台灣現代詩的演變與特質(1949-2010)》、《三曹時代北地文士「惜時生命觀」研究》《明洪武、建文時期地域詩學研究》、《輕鬆讀文學史・現代篇》等書。
  
  
  
◎ 推薦語】 ─── 顔忠賢 作家
       
神喻的對詩的祝福的神祕發生。
          
冰夕的詩。一如最入戲最高亢最狼藉最炫目最神袐的詩。作為一種預言厄運的籤文。那麼費力地用心良苦。費解地解釋地無法理解又無法忍受。一如詩對某種命運多舛。末代對現代。過去對未來。對厄運種種的無力又用力的抵抗。多年來始終依舊用心解釋更多神祕。輓歌最後關頭回聲。夕陽一抹西下餘暉末端。渾天斑斕失序極光。令人感動的觀音古寺受菩薩戒的發願才能得到的菩薩保佑地那麼動人那麼壯烈那麼專注那麼華麗那麼冒險那麼嚴重那麼沈浸。 冰夕的詩。一如最不可能但是竟然變成可能了的神喻的對詩的祝福的神祕發生。
      
       
作者簡介:顔忠賢
  小說家。藝術家。策展人。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前系主任、現專任副教授。美國紐約MOMA/PS1 駐館藝術家,台北駐耶路撒冷、加拿大交換藝術家,台北文學獎「文學年金」創作獎,藝術、設計作品曾赴多國參加展覽,出版《寶島大旅社》《壞迷宮》《阿賢》《軟建築》《殘念》《老天使俱樂部》《壞設計達人》《時髦讀書機器》《無深度旅遊指南》《明信片旅行主義》等書。
  
  
  
◎ 推薦語】─── 嚴忠政 詩人
            
冰夕的詩像毛線,我看見一種暖色系的糾結;所有文字都是為了發生「愛」,而有了一場大規模的靜電。
            
作者簡介:嚴忠政
  1966年生於臺中市。曾任國立嘉義大學駐校作家、大學講師、鄉林機構經理,現為「第二天文創有限公司」經理、逢甲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創世紀》詩社同仁。作品曾獲第24屆、第25屆「聯合報文學獎」,第27屆、第30屆「時報文學獎」,第5屆、第6屆「宗教文學獎」及文建會「臺灣文學獎」,並收入海內外二十多種文學選集。著有《黑鍵拍岸》、《前往故事的途中》、《玫瑰的破綻》、《風的秩序》。
  
         
  
冰夕《謬愛》詩集
  
《謬愛》詩集 ‧ 簡介】
  
本書共分四輯:輯一〈謬愛‧神韻〉 以「情詩」展演為主;輯二〈奇崛的變數〉 以「異域感、異變與癒療、求知真我『根本』」為收錄,攸關人性成長中各轉捩點的原罪陰霾或內省微悟時間藥帖之良方;輯三〈孤雛集〉以「離鄉背井的人、單親家庭、獨數」為收錄;輯四〈鱷眼‧短劇〉以「無間奏」意識流,彈奏肋骨般,裸裎連續交響「小詩精選」短劇;以「冷靜旁觀之眼,體察人類與萬物生靈互換主客體而懷柔,熱腸看大千」為收錄。
 
作 者 簡 介】冰夕
  
出生台灣台北。迷糊雙魚女,喜好藝術事物。現擔任《Today‧今天──文學網站首頁》網版責任編輯、《台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創作區總版。2002年發起《我們隱匿的馬戲班》「網路社群」、《北島詩社》「網路文學博客圈」管理員。曾擔任中國《詩歌報‧論壇》評論版主。
 
個人文創部落格《閱夜‧冰小夕》。著有《抖音石》詩集。
 
作品收入於《國語日報》、《中國當代詩庫2007卷》、《創世紀詩刊》、《台灣詩學 ‧ 論壇》、各詩社、報刊、文學期刊等處。
 
 
目 錄】
  
【總序】台灣詩學吹鼓吹詩人叢書出版緣起 --蘇紹連詩人
  
【推薦序 一】窒愛:從童年束縛衣綻放的冷焰 --張啟疆作家
  
【推薦序 二】女性詩歌的嶄新品種降臨 --丁威仁詩人
  
【推薦語】神喻的對詩的祝福的神祕發生 --顏忠賢作家
  
【書封底/推薦語】 --嚴忠政詩人
  
【自序】驚瞥「謬愛」15年詩路的我  冰夕
  
  
輯一 謬愛 ‧ 神韻
  
訣愛(組詩三首)
怎麼?
謬愛
炙燒後‧琉璃水燈節
蛭愛
○○晨鳥箋

颱風天的你我
將軍令在雨中
醒時咽喉炎
後來
無標記日誌(組詩兩首)
滄海
霪雨#別戀
牠穴居的深藍處方箋
縮時攝影
往後,還能拍出多少晴空?
燃燒晨歌的背影
香甜酒
目盲的碎片或琉璃光?

想像收起雨傘的我們
安娜、Ⅱ
野鷗頌
 
輯二 奇崛的變數
 
童殤
藍窗
白晝本質

魑魅
聲音
速寫:斷弦眼神

來!乾一杯中元
水舞起時
華夜牠文謅謅的況寂
懸身
魑情詩。在河之洲
遇,蘭若寺‧詩妖
聞嗅冷棺的飢餓
鎮魂曲‧與病變共舞
臨淵者
三讀:趕羚羊
觀詩之「象」
 
輯三 孤雛集
 
數字
遺址(組詩四首)
回看。她埋頭燈下的拼貼
未竟之緣‧冬至
想穿上粉紅色夢的人
鳥瞰欲望國度
淅、瀝、水、鏡(組詩兩首)
失樂園

至親與孤燈
清單
大沉寂

眼神似火燃燒無知
 
輯四 鱷眼 ‧ 短劇
 
如何修復破碎的心
火球
吹風機
傻病毒
冷顫
玫瑰木雕人偶
室內捐贈
海洋缺席
雨中旋律
Soul
灰階口

最後一秒的溫度
札記
沒有神聽見星辰如何凋零眼中仰望

安息香
琴弦擁吻骷髏旋轉唱針上
曠寂
恰似妳深情無比的暴動
藥、藥、藥
如何
修復
破碎的心
沸騰甕中
酌、昨、灼
裹尸布
違心論
違心論、Ⅱ
真諦
承諾
神哪
同化
乖!別回答我
餘生

皮偶



泡沫
狗日子
 
【冰夕 ‧ 詩論壇經歷】
【冰夕 ‧ 作品散見】
【冰夕 ‧ 發表記錄】
 
~~~~~~~~END


冰夕《謬愛》詩集】2015-12-17_001

冰夕《謬愛》詩集】2015-12-17_001

冰夕《謬愛》詩集】2015-12-17_002

冰夕《謬愛》詩集】2015-12-17_002

TAG: 冰夕 導讀 詩集 謬愛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5-12-17 22:39:41
导读:冰夕《谬爱》诗集 之<序>和<推荐语>
导读:冰夕《谬爱》诗集 之<序>和<推荐语>
    
【 推荐序、一 】
   
窒爱:从童年束缚衣绽放的冷焰 --张启疆 作家
     
从浴缸起身 撞见镜中蒸发人形
才发现童年是场擦洗不净的雾
湿了毕生
花掉的新娘妆  (〈童殇〉)
  
老灵魂走过灰烬
……
从一滩血红色历史现场

抱我逃出火海  (〈谬爱〉)
  
  
「火海/灰烬」并临,「历史/现场」纷呈,像分割画面,也似套迭镜头,爆出珐琅花园般的凄丽幻美:一出关于「红颜薄命」的过去完成进行式。
    
怜古伤今?思古叹今?追昔抚今?出塞曲的故事、长生殿的故事、冲冠一怒的故事、坠楼人的故事……诗人当然毋须点明故事、分说原委,诗也从来不必交待叙事;但不论那出悲欢、何曲抑扬,映照着「血红色现场」的痛点:幽微一念,以志明爱,化为漩涡心事,缠卷诗句。
            
魂灵已老,烬(净?)化成灰,依旧悸痛,犹感热灼。红艳艳的「一滩」,是凝固的流动?滴淌的块垒?诗人以热眼回眸冷墟:那里燃着,埋着,飞着,落着,黏着,化著名为「女性命运」的集体潜意识。终究央着「抱我逃出火海」,是节节疏离的融入?无限逼近的淡远?
     
至于那场童年大雾,是纠葛,是迷惑,是不堪闻问不能潜抑的灰色过往,笼罩一生,成为比潜意识更幽邃的深忆。
          
成为,无从挣脱,人称「新嫁裳」的束缚衣。
新娘妆为何花掉?痛苦回顾?彷徨前瞻?心犹悬,花会掉,花掉的青春化作春泥,冒现诗芽,敷写青涩或情深?
但可以肯定,不是喜极而泣。
          
  
        
而我还在揣想:
诗,可不可以夹带小说情节?暗藏小我纠结?历史情结?
读诗寻意象,也可以是,看图说故事?
而故事每在顾视之中。
斯人故事,如何幽转妙化,诗人顾视?
       
  
      
书名「谬爱」,是虚无肯定词:将爱恋寄托幻境的虚无,于无有萌诞爱意的坚定——否则不会有「爱/抱我逃出火海」的绝望期待。而在爱的热带区,「生命乐章揭开你我仍热爱/翱翔曙色」,那焰火流线的辉泽,一径闪着冷冷的极光。
      
也是矛盾修辞句:「谬」当动词用,那「爱」的情节可就起伏跌宕、变化万千了。若是副动结构——副词谬修饰动词爱,荒谬地爱着,乖谬地求爱,生命谬思源于爱……我们将在阴郁词汇、恸伤情怀的翻覆晃摇中,惊见「以爱命名的双面刃」、诗体内的初心。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张爱玲为「红玫瑰」砌造的香闺。
女人写小说,要有经济能力和自己的房间——维吉尼亚.吴尔芙在一百年前的宣言。
女诗人冰夕呢?遥望雪楼,絮语纷飞;春风畏寒不至,冬雨拒敲窗。踅进字小巷、词花园,顿感溽热酷冷:冰宫里赫见火场——
             
解构时间。抛锚的老零件,喉管失火(〈醒时咽喉炎〉)
    
皱成  梅雨一样湿透/强忍泪的地图(〈台风天的你我〉)
         
浓郁再分不清男女或老少/遗留一窗窗/火葬场(〈沧海〉)
             
一屋子中年冷冬……和半瓶烧刀子谈起逃亡(〈牠穴居的深蓝处方笺〉)
            
无数下一秒,沸腾恶意的谐剧/围堵火场讪笑(〈安娜Ⅱ〉)
             
拒斥冰火/却揉合梦寐中女人香(〈目盲的碎片或琉璃光〉)
              
你说不介入怕疫情蔓延更怕冰雕融化后的火山(〈红〉)
            
外冷内热?冰沸同极?照亮冰砖的火光,是女墙围堵的自我焚化炉。而「冰山」竟可消解为「冰雕融化后的火山」。
           
如果那栋小屋栖着诗人、女人甚至诗心的地缚灵,那将不只是诗「序」:「沿着雨滴的回声爱从诗中走来永无结尾的鬼故事」,也住满「吸进肺叶的烟幕弹」(对照「湿了毕生」的雾)、削毁的自尊(对峙「滚沸的面容」)、油漆未干的孤独(对比「蛛网抽长的鱼尾纹」)、水洼倒影(对映「晴空邮戳」)、里起秋日的装饰音(对唱「繁殖病毒的赋别曲」)、欲言又止的饥渴唇语(对干「交互暴跳窗景的枪响」)、「水母漂的天花板」(对流「长满水草的窗户」)、「空荡记忆的碎酒瓶」(对衬「衣不蔽体的童年之痂」)、镜中的「蒸发人形」……
      
「人形」的意象,或者说实相,对出诗人的日常光景:
        
在〈回看。她埋头灯下的拼贴〉中,诗人告诉我们「烟盒右前方  是砥砺消沉字眼的短笺」、「5点钟方向滚出几粒胃药」,在〈霪雨#别恋〉、〈○○晨鸟笺〉里,则有「凄冷的你的烟圈吐出 我」、「梦已搬空/咳声我带走」之类诗句。很显然,「烟盒」、「胃药」、「咳声」非关象征道具,而是生活零件——拼出一幅介于耽迷、病态的现实图景。「无法停止自焚的烟/呛伤肺叶」则是身心灵濒临野火「燎」原的状态。
          
到了「辑四:鳄眼.短剧」,诗人的身姿音容更为浮凸:「鳄眼」一词可在「唯眼瞳似放映机/随灰烬飘来一曲无法谢幕火光中的妳,窜出蛇影」(〈如何修复破碎的心〉)找到些微迹证——眼神与姿态,一种冷看红尘的愕然与「饿燃」。「在柴可夫斯基不停咳嗽的弦上/拉筋忧悒」(〈火球〉),显示音乐喜好、身体状况;「终年配咖啡不加糖的口感」(〈往后,还能拍出多少晴空〉)表明品味和习性。「长卷发还是一样躁郁/一个不小心/诅咒漏电」(〈吹风机〉)透露发型和性情。
             
还有若干似虚非实的诗体配件,或者说,室内布置,揭露了「藉诗还魂」的真实痛苦:笼中鸟的声音、干燥花、殓诗房,裹尸布、灼伤毛孔、无法取回燃烧灰烬中的蓝焰……
            
「再没有人侥幸打开门。抵住洪流」(〈炙烧后琉璃水灯节〉)的疑似空间幽闭恐惧,迫使诗人不断安排「逃亡路线」:「恰恰流经自画像的昨天」(〈孤〉)、「奋力踩疼/妳囚徒菌体此身的油门」(〈醒时咽喉炎〉)、「奔往驿站人潮的唯一曙光」(〈无标记日志〉)、「梦寐中女人香/泅泳鱼尾纹里!流亡」、「节奏即皮鼓!搥击日常/逃不开的血色」(〈镇魂曲.与病变共舞〉),而以一再出现的「逃生梯(门)」意象「顺势承接了泪光」(〈安娜Ⅱ〉)。
         
另一方面,作者似乎也对「焦味」有所癖好:「被空气疼爱的焦味」(〈牠穴居的深蓝处方笺〉)、「写实的焦味」(〈缩时摄影〉)、「不再自燃的焦味」(〈往后,还能拍出多少晴空?〉)、「火柴撞出空气枪肿胀焦味」(〈华夜牠文诌诌的况寂〉)、「有时不过是烧焦一件件往事锅炉中的/脸」(〈沸腾瓮中〉)……那是浴火的壮烈?自焚的痛灼?燃烧的意志?废墟的色泽?焦虑的体味?焦糖拿铁的风味?
         
暴烈透冷的文字。漫流窜焱的心迹。何事如斯?斯人何故?
再好奇的读者也毋须打探诗人私隐,但有心人逆溯作者到了源头,会惊见两道断句并行线,诗人「诀别爱恋」的梦蛹:
     
再深点就抵达子宫了
里面怀有祝英台的蛹
             (〈诀爱掘〉)
      
你想到什么?冷冰冰的性爱速写?血淋淋的自我剖解?等等,暂且放下遐思,「祝英台」的由来,不只是从性别压抑、时代沧桑、父权阴影里爬蠕而出的「奇数」,读者你得尾随诗灵她,逡游那方溢满药味、点滴、「童年残肢」的娃娃屋。
        
  
        
童年,是在哪一年?
        
    埋下九岁童贞。当她们把玩妳自由野马似钥匙圈
    以为是万能锁
    开启民主摇篮曲的家门、开启梳妆台展示雀羽的歌声
    药味从天真婴孩的躯体渗入
    水银一开始就同化了肝胆
         
                                              (〈闻嗅冷棺的饥饿〉)
                  
「冷棺」应指至亲离世,而且是遥远往事;再从诗末「妆前葬仪师,她问……」与〈数字〉里的「亲情。是日夜不停整除摇篮曲/摇落唢吶山路上」、〈清单〉中「我不属牛。但瘦弱母亲是/踏实耕种爱」,不难推断诗人的童年:母亲早逝,幼独无依。
     
九数料非虚词,而是事发时的诗人年龄,「早熟却贫血亲情的内码」,「一把美工刀」割断的童年边界、阴影和「刚烈轮廓」,犹哼唱反讽的童谣「我的家庭……真可爱」(〈淅、沥、水、镜〉)。
九也是「奇数」:形单影只,怪僻险奇;「带来黯殇、孤独」。
偶数呢?或者说,成双的渴望,诗人怎么想?「谁先复制疏离/原来只是个体,后来成为逆向的偶数」(〈鸟瞰欲望国度〉)。
更是极数:中国人的「九五至尊」、「十室九空」、「一日九迁」都是将事件、程度、频率夸大化。对诗人而言,或为悲悒恸伤的极致化、怪诞化:「所有密码只重复一个数字/从何开始妳忘了」(〈灰阶口〉),「生:无法回馈爱/除了碑文」,却又「痛得吐不出 只字」(〈札记〉)。
怪诞。诗人的笔锋路数或许尚未走到极致,那枚怪僻奇险的“诞”已然成形。
怪生谬爱,诞育情思。
  
        
冰夕诗作,全是情诗?
「唤名:危爱的天书」?
循迹辩「症」,沿络把脉,墨渍的泪包覆且渗入,那煎不透、炙不熟却「空了骨」的情尸。
瞧——
             
忏情诗:「活像日日清醒/从地狱窜逃人肉贩子的奴役」(〈蛭爱〉)
        
谶情诗:「就要断了,气……比显微镜/更具体传出疫情」(〈蛭爱〉)
      
纤情诗:「纸片穿上妳单薄身躯/裹满墨渍的泪/有星辰晾干」(〈后来〉)
        
还有,歼情诗:「握紧手术刀哀伤的反光/接受与否/都得狠心完成刺往瞳孔」(〈诀爱跋〉)
              
还好,诗人歼情,不必歼诗。若要求神拜佛,卜问未知,诗人送我们一记签情诗:「被时间的佛袖一卷/什么人形、誓约全空了骨」(〈遇,兰若寺诗妖〉)。
         
绝决的姿态?觉诀的领悟?如果说传诵情诗的正面能量在于追求至爱,冰夕版的「蛭爱」——不论生活或创作——走到极端,即便有偷心贼「致意法式蛇吻」,终究沦为「蛊之诱饵」。
           
炙烈之心?窒息之爱?果真窒碍……仔细看!至极上方,是流光、浓情和时间皆勘不破的黑洞。
也算是一种觉爱?哈!绝爱或诀爱前,先尝尝嚼爱的滋味——喔!拳脚放轻,炉火转小,我们需要温柔的「春日小令」:
                  
亲爱的我到过那些地方
热情海的围抱、鱼轻啄
脚裸呵痒着笑
            
赏味花期远远坠落 后照镜
光掠过整排湿透向晚的路肩
        
                                            (〈将军令在雨中〉)
           
轻柔变焦、焦虑化柔也行:
         
动作是3D非常刻意
柔焦过
刻意压低怒火肢体
        
                                         (〈沧海〉)
      
              
  毕竟,和男性作家动辄抗争、洒血、超古越今,追求不朽的「雄图」相比,女性诗人的「阴魂」显得轻盈、淡柔、缕缕不散,而,胭脂扣心。
       
诗人说:「若泥中没你/挥别双簧」(〈红〉)。早在第一本诗集《抖音石》里,诗人呢喃道出:「「最曼妙火花的元素融化舌尖/未敢吐露爱的腹语」(〈香甜酒〉);而今呢,「最曼妙的吻是一首首诗佯装」(〈后来〉)洋装哪!穿上花衣裳,招蜂引蝶等闲事,「流进漩涡、简化日常」——一种极简生活观。踩着删节号小碎步——「末日地图上流浪的行脚」(〈想象收起雨伞的我们〉),聆听天真的鸟,「继续唱/陌生人的故事」(〈蓝窗〉)。
             
陌生的人。陌路相逢的你我。纵横阡陌的诗行。隔着断句,诗人挥舞的手势,流淌且淅沥着,婉约轻浥绕指柔:
                   
 从镜中刮去
 被爱抚过的下巴如
 落叶的胡渣
          
           (〈蓝窗〉)
                  
斯人何诗?故人何故?「苦头」、「余生」、「凋萎」是故事;「泛黄花瓣」、「墨色星芒」、「想象风帆」也是顾视。诗人说:不知羞怯窝藏。真要分说故事,请沿着「拆信刀」的反光、咳声、烟圈、「风不语的十字路口」、燃引的信香、「水舌与泪腺的临界点」,抵达诗人寄情的缪思之爱、「同心圆的起点」:
                
 故事转过身
 来
 牡丹花瓣瓣萌放眼瞳
   
 当年的细雪
 烧酒、小碎花步与歌谣
 已是博物馆
 春天的票口
             (〈谬爱〉)
                                       张启疆 2015年3月21日
           
作者简介:张启疆
  1961年出生,台湾大学商学系毕业。1981年开始创作,触角遍及小说﹑散文﹑新诗、评论领域。题材以眷村、都会、商战见长,兼及推理、棒球、武侠、科幻等类型文学。曾任中国青年写作协会副理事长、副刊主编、报社记者。现为专业作家,并开设文学教室。曾获联合报、中国时报等文学奖首奖近三十项。着有《导盲者》、《消失的□□》、《变心》、《爱情张老师的秘密日记》、《不完全比赛》、《26》等小说﹑散文﹑评论集共二十余部。
 
 
  
【 推荐序、二 】
            
女性诗歌的崭新品种降临 --丁威仁 诗人
      
从网络诗崛起的时代迄今,与冰夕认识应该超过十五年了,竟只见过一次面,隐约记得是一次谈论女性诗作的诗人聚会,当时我还是名研究生,却已经是现在这种恃才傲物、大放厥词的模样。不过即便是我这种没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性格,也隐约觉得冰夕的诗作与其他女诗人相当不同。一方面是因为她并不流俗,在那个后现代与女性主义当道的年代,她的作品却鲜少有着这些主义的色彩。二来是因为她有一种古典搭配现代感的造语与节奏。就连平日信件往返,都有这样的味道。请容我摘引冰夕论析我的〈死国〉诗作时的一段话:
彷如战后的败日本,是如斯不计代价的混血求生存的繁衍下一代的求存;且不齿弯腰,战前帝国身段的深入各国载回求新求变的根本之道的精攻农业产物、教育升等教化、经济贸易的再度焠炼与发扬,后来居上的引领亚洲人于前。
 
读者需要注意的并不是这段话说了什么,而是这段话的语句结构,是一种破坏语法的拼贴,有着文言与白话语法的混搭,同时将古典词汇与现代语汇揉和在一个句子中,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特殊效果,也同时使得读者在阅读时,必须越过她所设下的各种障碍,才能发现语言背后蕴含的深刻意涵。假设这样的书写方式,以现代诗这个文类呈现时,就会产生只属于冰夕自己的风格。
 
不单单是评论,她的现代诗亦充满这样的形式。以反传统美学的拼贴技巧,将二元对立的语法、意象甚至于概念并置于诗句之中,带来了许多创造性的用语,有时横跨东方与西方,也将古典词语与许多现代的语汇剪接成一个意象句,譬若「祝英台的蛹」、「染红人世欲言又止的七夕」、「转动内心柔软念珠」、「多像莎乐美」,到「每逢情诗告白,必遭好人卡。掀出衰神底牌」等等几乎存在于所有诗篇中,不胜枚举,在在都显示出冰夕操控背反性意象的熟捻,无论是超商、童谣,或是化用典故的祝英台、七夕,在冰夕笔下都融为一体,深刻地表现出她独特的诗风。
第二,冰夕的情诗常用许多「冷调性」的意象组成,并刻意把意象与意象间的连结性再加以断裂,譬如这句:「人潮快餐条形码撞见神似/捷运车窗外的枯叶蝶 分两半」便是把人潮、快餐、条形码、捷运、枯叶蝶这几个意象刻意安排在一起,彼此之间似乎有着联系(人潮与捷运、快餐与条形码),但作者却不将这些联系用词语弥补起来,而是任其放空留白,保留读者对这首诗最大的想象空间。她尤其熟稔于具象与抽象语词的运用,像前述的「撞见神似」,以动词的「撞见」连接较为抽象的「神似」,再以「神似」作为下一句的转接词,再跳跃到分成两半的枯叶蝶,但却又以破坏语法的方式,把「分两半」放在枯叶蝶之后,乍读一定会觉得韵律节奏的部分有种卡卡的不顺感,但反复朗诵之后,其实会发现这种断裂反而产生了一种阅读的空白,让读者自行填补画面与想象。
 
第三,跳接的隐喻与内缩,冰夕经常使用较为断裂的句式,尤其在辑一中较常出现,譬如「磷磷夜蛾的黑纱面/多像莎乐美/蜥蜴似泪眼…崩散鬼斧前」,此处的夜蛾被比喻成圣经与西方戏剧中经常出现的女子形象莎乐美,下句又以蜥蜴的冷血与无情象征这段感情中双方最终走向的冷淡结局。但此处作者也未明白将莎乐美、蜥蜴、鬼斧等意象的关连交代出来,任凭读者自行发掘莎乐美背后所寓含的文化象征和悲剧性质。其实辑一中的诗作大多与情爱有关,冰夕不似一般诗人会以文字明白显露自己对爱情的各种想象与情绪,或是以诗深情告白,她藉由断裂的句式,让自己的情感隐藏得极深,在重重的隐喻之中,要读者像剥洋葱一样,自行挖掘出内缩的情感核心,然后再给读者一个深刻且震撼的痛楚或凄清。就像她笔下「握紧手术刀哀伤的反光/接受与否/都得狠心完成刺往瞳孔!绝无差池」,诗作中每个令人感受到无比凄冷的意象,就像此处的手术刀,都会对自己刻下道道伤痕,难以抹灭。
 
第四,冰夕在诗中经常以超现实的手法剪辑出令人惊异的画面,譬如〈魑魅〉:「说时迟,那时快…扶住父亲的手融成蛆/连带女人的尖叫声、脸、内脏/来不及抽身的双脚/全摊落洁白地砖上…整团蛆。」这样的意象营造,让人惊骇莫名,这种超现实的想象在听觉、视觉与触觉的感官交融后,让人脑中出现挥之不去的画面:一位在往日回忆与今日事物之间迷失的女子形象。而相当具备现代感的诗作却取名古典意象的〈魑魅〉二字,这样的吊诡也让读者多了一层深度的解读可能。
 
在辑二里,冰夕仍保留了她诡谲精准的意象处理,连结时却不同于辑一的晦涩,变得较为明朗,譬如「从浴缸起身 撞见镜中蒸发人形/才发现童年是场擦洗不净的雾/湿了毕生」,题目与内容都直指人在中年回首时对童年的感怀。辑三、辑四也有相同现象,〈如何修复破碎的心〉:「回看昨天的尸体/还在。妳用手指戳戳/祂们完全静止」,作者以尸体譬喻那些在昨日的忧伤里遭受毁损的心灵,并用一个略带诙谐的动作「用手指戳戳」对比「完全静止」的极其痛苦的反应。到了辑四「鳄眼.短剧」中每首短诗都有所指涉,无论是〈Soul〉里对生命存在价值的思索;〈旷寂〉对独处室中感受所到的孤寂细致描写,都象征了无数种存在的课题。一首首短诗切换上演的动作就好比一幕幕短剧的排演,或长或短的文字里都装载了冰夕对世间一切事物的冷眼旁观,同时呼应作者所下的辑名「鳄眼」,也将前三辑电影画面的剪接,变成了剧场镜框式的语言展演,在偏于静态的流动中带有更多哲学反思的力量。
 
我曾经在另一位女诗人薛莉的诗集序言中提到,台湾当代女诗人的书写有几种特色:(一)女性主义诗作的书写,(二)夏宇式的后现代拼贴风,(三)席慕蓉式的滥情与直白,(四)回归早期女性诗人抒情诗风,(五)古典意境的中国风,以及(六)现实主义的女性关怀与批判。而冰夕的诗作,却呈现了一种创造性的复合型诗风,一方面有意识的拼贴、并置各种二律背反的语词或意象,却没有夏宇式的随机与梦呓;另一方面诗里的古典与现代感交错,却不会沈溺在塑造中国风的传统意境,反而具备高度的现代思维。若从情诗观察,冰夕的写法并不纯然属于早期女诗人的抒情诗风,也不属于席慕蓉式的粗制滥情,反而以更加精致的语言,表达她的诗意。就像是俄罗斯娃娃一般,我们必须有耐心地剥开繁复凝练的每一层,才能发觉最终的情感指涉。冰夕诗作的确带来台湾现代诗女性书写上的特异风格,《谬爱》可以说是女性诗歌的崭新品种。
 
 
作者简介:丁威仁
  丁威仁(1974-),现任国立新竹教育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曾获全国优秀青年诗人奖、联合报文学奖、教育部文艺创作奖等数十奖项。已出版诗集《末日新世纪》、《新特洛伊。NEW TROY。行星史志》、《实验的日常》、《流光季节》、《小诗一百首》。论著《战后台湾现代诗的演变与特质(1949-2010)》、《三曹时代北地文士「惜时生命观」研究》《明洪武、建文时期地域诗学研究》、《轻松读文学史・现代篇》等书。
  
  
  
◎ 推荐语】 ─── 颜忠贤 作家
       
神喻的对诗的祝福的神秘发生。
          
冰夕的诗。一如最入戏最高亢最狼藉最炫目最神袐的诗。作为一种预言厄运的签文。那么费力地用心良苦。费解地解释地无法理解又无法忍受。一如诗对某种命运多舛。末代对现代。过去对未来。对厄运种种的无力又用力的抵抗。多年来始终依旧用心解释更多神秘。挽歌最后关头回声。夕阳一抹西下余晖末端。浑天斑斓失序极光。令人感动的观音古寺受菩萨戒的发愿才能得到的菩萨保佑地那么动人那么壮烈那么专注那么华丽那么冒险那么严重那么沈浸。 冰夕的诗。一如最不可能但是竟然变成可能了的神喻的对诗的祝福的神秘发生。
      
       
作者简介:颜忠贤
  小说家。艺术家。策展人。实践大学建筑设计系前系主任、现专任副教授。美国纽约MOMA/PS1 驻馆艺术家,台北驻耶路撒冷、加拿大交换艺术家,台北文学奖「文学年金」创作奖,艺术、设计作品曾赴多国参加展览,出版《宝岛大旅社》《坏迷宫》《阿贤》《软建筑》《残念》《老天使俱乐部》《坏设计达人》《时髦读书机器》《无深度旅游指南》《明信片旅行主义》等书。
  
  
  
◎ 推荐语】─── 严忠政 诗人
            
冰夕的诗像毛线,我看见一种暖色系的纠结;所有文字都是为了发生「爱」,而有了一场大规模的静电。
            
作者简介:严忠政
  1966年生于台中市。曾任国立嘉义大学驻校作家、大学讲师、乡林机构经理,现为「第二天文创有限公司」经理、逢甲大学兼任助理教授、《创世纪》诗社同仁。作品曾获第24届、第25届「联合报文学奖」,第27届、第30届「时报文学奖」,第5届、第6届「宗教文学奖」及文建会「台湾文学奖」,并收入海内外二十多种文学选集。着有《黑键拍岸》、《前往故事的途中》、《玫瑰的破绽》、《风的秩序》。
  
         
  
冰 夕《谬爱》诗 集
  
《谬爱》诗集 ‧ 简介】
  
本书共分四辑:辑一〈谬爱‧神韵〉 以「情诗」展演为主;辑二〈奇崛的变数〉 以「异域感、异变与愈疗、求知真我『根本』」为收录,攸关人性成长中各转折点的原罪阴霾或内省微悟时间药帖之良方;辑三〈孤雏集〉以「离乡背井的人、单亲家庭、独数」为收录;辑四〈鳄眼‧短剧〉以「无间奏」意识流,弹奏肋骨般,裸裎连续交响「小诗精选」短剧;以「冷静旁观之眼,体察人类与万物生灵互换主客体而怀柔,热肠看大千」为收录。



 
作 者 简 介】冰夕
  
出生台湾台北。迷糊双鱼女,喜好艺术事物。现担任《Today‧今天──文学网站首页》网版责任编辑、《台湾诗学‧吹鼓吹诗论坛》创作区总版。2002年发起《我们隐匿的马戏班》「网络社群」、《北岛诗社》「网络文学博客圈」管理员。曾担任中国《诗歌报‧论坛》评论版主。
 
个人文创部落格《阅夜‧冰小夕》。着有《抖音石》诗集。
 
作品收入于《国语日报》、《中国当代诗库2007卷》、《创世纪诗刊》、《台湾诗学 ‧ 论坛》、各诗社、报刊、文学期刊等处。
 
 

目 录】

  
【总序】台湾诗学吹鼓吹诗人丛书出版缘起 --苏绍连诗人
  
【推荐序 一】窒爱:从童年束缚衣绽放的冷焰 --张启疆作家
  
【推荐序 二】女性诗歌的崭新品种降临 --丁威仁诗人
  
【推荐语】神喻的对诗的祝福的神秘发生 --颜忠贤作家
  
【书封底/推荐语】 --严忠政诗人
  
【自序】惊瞥「谬爱」15年诗路的我  冰夕
  
  

辑一  谬爱 ‧ 神韵
 
诀爱(组诗三首)
怎么?
谬爱
炙烧后‧琉璃水灯节
蛭爱
○○晨鸟笺

台风天的你我
将军令在雨中
醒时咽喉炎
后来
无标记日志(组诗两首)
沧海
霪雨#别恋
牠穴居的深蓝处方笺
缩时摄影
往后,还能拍出多少晴空?
燃烧晨歌的背影
香甜酒
目盲的碎片或琉璃光?

想象收起雨伞的我们
安娜、Ⅱ
野鸥颂
 
辑二  奇崛的变数
 
童殇
蓝窗
白昼本质

魑魅
声音
速写:断弦眼神

来!干一杯中元
水舞起时
华夜牠文诌诌的况寂
悬身
魑情诗。在河之洲
遇,兰若寺‧诗妖
闻嗅冷棺的饥饿
镇魂曲‧与病变共舞
临渊者
三读:赶羚羊
观诗之「象」
 
辑三  孤雏集
 
数字
遗址(组诗四首)
回看。她埋头灯下的拼贴
未竟之缘‧冬至
想穿上粉红色梦的人
鸟瞰欲望国度
淅、沥、水、镜(组诗两首)
失乐园

至亲与孤灯
清单
大沉寂

眼神似火燃烧无知
 
辑四  鳄眼 ‧ 短剧
 
如何修复破碎的心
火球
吹风机
傻病毒
冷颤
玫瑰木雕人偶
室内捐赠
海洋缺席
雨中旋律
Soul
灰阶口

最后一秒的温度
札记
没有神听见星辰如何凋零眼中仰望

安息香
琴弦拥吻骷髅旋转唱针上
旷寂
恰似妳深情无比的暴动
药、药、药
如何
修复
破碎的心
沸腾瓮中
酌、昨、灼
裹尸布
违心论
违心论、Ⅱ
真谛
承诺
神哪
同化
乖!别回答我
余生

皮偶



泡沫
狗日子
 
【冰夕 ‧ 诗论坛经历】
【冰夕 ‧ 作品散见】
【冰夕 ‧ 发表记录】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15-12-18 09:03:04
捉个冰妖小酒。
派多发布于2016-01-03 09:22:06
祝贺诗集出版!
蓝色的圆囚禁红色的直线 兰波 发布于2016-01-28 11:09:03
祝贺一本诗集诞生了!
你好,这些诗让我这个内陆帝国的山野之人读出了别样滋味,还是希望诗歌能让你的生活快乐,然后出更多的诗集哦。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6-03-11 00:45:56
致謝!老詩友們的勉勵與祝福
謝謝派多祝賀。順祈筆安!

~~~ ~~~

謝握老詩友,木芙蓉花下!冰軍怠惰且帶病好幾年了...
但仍非常想念【飆詩的日子】
擂台著各自即興、無欲而為
        純粹愛好 詩的那份天真!(真像不拘野馬奔馳 烏托邦

~~~ ~~~

謝握老詩友,蘭波!__幾次皆沒聯繫上過,指說''今天''論壇裡的交流問候
但每看你留言
總令我想起一首首音樂,可耳窩老分不清是巴哈或蕭邦
全被陣陣蕭瑟秋風
給淹沒了 灰色背影 不知是你或我 (使我想起 像心疼親愛弟弟 那般感受)

或許此即
雙方語言交流中蘊藏了音樂性,而常使人錯覺著’’迷霧中景象’’罷~ 


冰夕 於斯 祝福:一切安好、順心!(永保安康!


风神的个人空间 风神 发布于2016-06-14 01:15:02
祝贺
闽中林木的个人空间 闽中林木 发布于2016-09-13 17:52:37
迟到的祝贺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