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冰 夕 » 日志
所有符號不過我們敘事輕如鴻毛的詠歎調 --by 冰夕 blog:閱夜.冰小夕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                                        【 冰夕.詩集 《 謬愛 》2015年12月 出版 】                       【 冰夕.詩集 《 抖音石 》2010年7月 出版 】

 夢鐘迴光  冰夕.Sep18'2011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9-19 08:26:53 / 个人分类:小小说

查看( 206 ) / 评论( 5 )

夢鐘迴光



平日是白髮女人,唯浸漬了酒香漸轉為秀麗黑髮的模樣



看見白髮女人沿路往下飛奔的旋轉迴廊,身經國庫似貴重棗紅色像血陰暗色澤的核桃木四壁裝潢起一格格堆滿層疊美鈔、歐元、黃金、珠寶...,閃爍眼裡炫目快找不到出口的方向感...。白髮女人接續往旋轉迴廊更深層陰暗古老建築物底部的關鍵核心直闖,彷彿非常嫻熟,確鑿黎明出口處的路線圖

城堡主人也沿著白髮女人直追,想追回白髮女人。直到暗門被開啟後,反而城堡主人呆怔住雙腳。看見

白髮女人姣美如白子的身影、柔順及肩線背部,以及隆起女性特徵的胸臀曲線的半側影,飄動如通風口的長髮,恍然又重回到黑髮的她面前...


然而,城堡主人的視線一直看著熟悉如維納斯銅體的白髮女人,直到臀部以下,突然發現女人少了另一隻腿,空盪著...。整個身體只用另隻腿支撐起女人活脫脫的形體,但卻無法與機器人聯想在一起
就連旁觀的妳也訝然同時險險脫口喊出:啊!...




接著,妳看見白髮女人近乎蒼白似雪的身體如穿上貼身潔白潛水衣,頭也不回。帶著小孩、一夥人裡有個男人也領頭帶一群小孩一個個沿偌大城堡的窗口噗通躍下

躍下。似會議廳又似法庭通道掩護著大家一起逃。但身後的追兵經過躲在被告台底下或躲在黑色教堂彌撒長椅下的白髮女人發現只要屏住呼吸,追兵似乎就找不到自己而往前,前往相反方向持續圍捕



   ///



鏡頭一轉。妳又見白髮女人要進入城堡之前,有個守衛,樣子很模糊,認不出是神或牛頭、馬面
但非常清晰的是,直覺到白髮女人似覺得原本城門的鎖,該換了。


於是妳看見白髮女人經過城門時,隻手一掩,魔法似的!看清楚了,重新鑄造精緻的城門鎖:設有時間表的通關數字。有7S字樣,尚有另兩個神祕英文或外星字母...只是那些字,左右皆互掉過
。包括妳認得的數字7、S,非常確定已互掉過的新門鎖符碼徽章




   //  //


 
小孩有股極濃烈不安的感覺一直詢問白髮女人,誰打的電話。白髮女人只覺得現場太喧嚷根本不適宜反複接起斷線的電話,卻須談起自身安危的楚境而告知。白髮女人沒理會小孩的追問並帶著小孩又到另一處陌生宏偉如迷宮建築物的商業大樓


闖進陌生的商業大樓,原來是蜂巢式隔間,像太空艙,有暗門隱藏牆壁後面。不知是誰生日送來簡潔鋼冷桌上接連有好幾個豪華蛋糕。然而陌生人的白髮女人與小孩誤闖太空船艙裡,竟與幾位黃皮膚說著亞洲語系的東方人,和諧共處的用餐。


  
   //  ///




白髮女人看見鐘形人,一跳一跳的也從旋轉迴廊,一齊走往到左手邊一座還沒進門就聞嗅滿溢古典酒香的書房兼小型吧檯內的陳設,那氣味令聞嗅過的人難以忘懷書香混合酒香醺醉卻透亮如澄黃軒尼詩VSOP波光盪漾,盈盈剔透著熟潤黃金稻穗色澤的光陰



在這泛逸香氣密室的左右兩邊,尚有各一個密室入口,一間是酒窖、一間是豢養許多猛獸的地牢。
今夜疵牙裂嘴的神獸們都睡著了。是守衛刻意在晚餐中以烈酒釀燒的晚餐,令取名,諸如:憤怒、恐懼、哀愁、絕望的神獸們,逐一沉睡似無邪無憂幼獸的鼾聲裡。




鐘形人她似喝醉了,於是身體變成了手掌大小的模樣酣睡在疊滿琉璃、水晶公杯,用透明淺碟燒杯當成各種大小不一的圓形菸灰缸邊邊睡著了,鼾聲是滴答答的...




從偌大的反光鏡中,看見有個男人也微醺趴伏木質調圓桌吧檯上。鏡頭焦點卻集中在另一個男人頭低低垂著髮似半怒氣的用眼角餘光,緊盯著由白髮逐漸轉為黑髮的女人:跟妳說過不要亂摻酒,明明是淺紫色雞尾酒,妳卻倒進藍帶一起喝?

女人回眸半笑醉意說:你太嚴肅苛求自己了,就不能放鬆「人生」些嗎?你斟酌在意的,倒底是甚麼?從沒說清楚過。或許你連自己心跳的時候都感到疲憊不已,卻不肯承認、不肯放過自己

就在倆人交談時,女人把一個堆滿菸灰缸似小飛碟的小燒杯,隨手倒往垃圾筒。又將飛碟盤小燒杯,正要疊進另一個能夠包容飛碟盤似小燒杯的中型燒杯裡。__忽然發現,中型燒杯裡竟有根菸熄掉卻沒清乾淨。



陡然這幕,令倆人四目相交而靜止屏息中的男人巴望的,看著女人接下來的動作?會是什麼?

最後一幕,只見女人醉意似指尖彈琴般輕巧,彈飛礙眼菸蒂。接著,叮鈴一聲,脆響似風鈴。將小飛碟盤燒杯恰好落進中型飛碟燒杯裡。


倆人不禁默契似又笑了起來。 像夢




   ///  ///




城堡主人在看見白髮女人身穿潛水衣如人魚縱身跳水那幕。內心於是明白了,白髮女人沿經珠寶金權而毫不在意的追逐過程中
她是來討回世上無形的無價之寶
城堡主人縱使心碎於重重關卡卻再拼湊不出、打造不出真正自由藍天的未來藍圖給她。於是


那城堡,城門上鑲有密鎖如城市偌大地下道緊鄰地心熔岩的機械城堡?或來自守護神如外太空的巨大艦艇的key、城堡主人都任由白髮女人穿越哪怕整個世界顛倒著末日的不祥徵兆


城堡主人每從國外返家都會帶回非常多珍貴名酒收存酒窖裡,當時卻忘了,無常。__那令城堡主人滴酒不沾的原因是為延續生命而得了一種不知名的怪病。

雖然城堡主人再不品酒也再沒機會見到白髮女人最嬌柔深情的模樣。

但城堡主人從不在乎白髮女人蒼老的模樣面對自己。甚至寧願在無人的深夜對月光,懷念起由白髮轉為黑髮如海妖似迷醉的眼眸像墜落溫潤愛琴海水裡服貼身體每吋復活肌膚毛細孔因開閤而悸顫的恣意讓海妖游移耳鬢胸肌雙腿間如水蛇似蠱吸附靈魂的元神;祭品似放任女人像無邪吸血鬼小女孩神情鏤刻出天使跫音的魔鬼烙印於左心室。






冰夕.Sep18'2011 PM:19:28~ 20:27




夢鐘迴光】Sep18-2011

夢鐘迴光】Sep18-2011

TAG: 冰夕 夢鐘迴光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1-09-19 08:28:22
 梦钟回光  冰夕.Sep18'2011 
梦钟回光



平日是白发女人,唯浸渍了酒香渐转为秀丽黑发的模样



看见白发女人沿路往下飞奔的旋转回廊,身经国库似贵重枣红色像血阴暗色泽的核桃木四壁装潢起一格格堆满层叠美钞、欧元、黄金、珠宝...,闪烁眼里炫目快找不到出口的方向感...。白发女人接续往旋转回廊更深层阴暗古老建筑物底部的关键核心直闯,仿佛非常娴熟,确凿黎明出口处的路线图

城堡主人也沿着白发女人直追,想追回白发女人。直到暗门被开启后,反而城堡主人呆怔住双脚。看见

白发女人姣美如白子的身影、柔顺及肩线背部,以及隆起女性特征的胸臀曲线的半侧影,飘动如通风口的长发,恍然又重回到黑发的她面前...


然而,城堡主人的视线一直看着熟悉如维纳斯铜体的白发女人,直到臀部以下,突然发现女人少了另一只腿,空荡着...。整个身体只用另只腿支撑起女人活脱脱的形体,但却无法与机器人联想在一起
就连旁观的你也讶然同时险险脱口喊出:啊!...




接着,你看见白发女人近乎苍白似雪的身体如穿上贴身洁白潜水衣,头也不回。带着小孩、一伙人里有个男人也领头带一群小孩一个个沿偌大城堡的窗口噗通跃下

跃下。似会议厅又似法庭通道掩护着大家一起逃。但身后的追兵经过躲在被告台底下或躲在黑色教堂弥撒长椅下的白发女人发现只要屏住呼吸,追兵似乎就找不到自己而往前,前往相反方向持续围捕



   ///



镜头一转。你又见白发女人要进入城堡之前,有个守卫,样子很模糊,认不出是神或牛头、马面
但非常清晰的是,直觉到白发女人似觉得原本城门的锁,该换了。

于是你看见白发女人经过城门时,只手一掩,魔法似的!看清楚了,重新铸造精致的城门锁:设有时间表的通关数字。有7S字样,尚有另两个神秘英文或外星字母...只是那些字,左右皆互掉过
。包括你认得的数字7、S,非常确定已互掉过的新门锁符码徽章



   //  //


 
小孩有股极浓烈不安的感觉一直询问白发女人,谁打的电话。白发女人只觉得现场太喧嚷根本不适宜反复接起断线的电话,却须谈起自身安危的楚境而告知。白发女人没理会小孩的追问并带着小孩又到另一处陌生宏伟如迷宫建筑物的商业大楼

闯进陌生的商业大楼,原来是蜂巢式隔间,像太空舱,有暗门隐藏墙壁后面。不知是谁生日送来简洁钢冷桌上接连有好几个豪华蛋糕。然而陌生人的白发女人与小孩误闯太空船舱里,竟与几位黄皮肤说着亚洲语系的东方人,和谐共处的用餐。


  
   //  ///



白发女人看见钟形人,一跳一跳的也从旋转回廊,一齐走往到左手边一座还没进门就闻嗅满溢古典酒香的书房兼小型吧台内的陈设,那气味令闻嗅过的人难以忘怀书香混合酒香醺醉却透亮如澄黄轩尼诗VSOP波光荡漾,盈盈剔透着熟润黄金稻穗色泽的光阴



在这泛逸香气密室的左右两边,尚有各一个密室入口,一间是酒窖、一间是豢养许多猛兽的地牢。
今夜疵牙裂嘴的神兽们都睡着了。是守卫刻意在晚餐中以烈酒酿烧的晚餐,令取名,诸如:愤怒、恐惧、哀愁、绝望的神兽们,逐一沉睡似无邪无忧幼兽的鼾声里。



钟形人她似喝醉了,于是身体变成了手掌大小的模样酣睡在叠满琉璃、水晶公杯,用透明浅碟烧杯当成各种大小不一的圆形烟灰缸边边睡着了,鼾声是滴答答的...




从偌大的反光镜中,看见有个男人也微醺趴伏木质调圆桌吧台上。镜头焦点却集中在另一个男人头低低垂着发似半怒气的用眼角余光,紧盯着由白发逐渐转为黑发的女人:跟你说过不要乱掺酒,明明是浅紫色鸡尾酒,你却倒进蓝带一起喝?

女人回眸半笑醉意说:你太严肃苛求自己了,就不能放松“人生”些吗?你斟酌在意的,倒底是什么?从没说清楚过。或许你连自己心跳的时候都感到疲惫不已,却不肯承认、不肯放过自己

就在俩人交谈时,女人把一个堆满烟灰缸似小飞碟的小烧杯,随手倒往垃圾筒。又将飞碟盘小烧杯,正要叠进另一个能够包容飞碟盘似小烧杯的中型烧杯里。__忽然发现,中型烧杯里竟有根烟熄掉却没清干净。



陡然这幕,令俩人四目相交而静止屏息中的男人巴望的,看着女人接下来的动作?会是什么?

最后一幕,只见女人醉意似指尖弹琴般轻巧,弹飞碍眼烟蒂。接着,叮铃一声,脆响似风铃。将小飞碟盘烧杯恰好落进中型飞碟烧杯里。


俩人不禁默契似又笑了起来。 像梦




   ///  ///




城堡主人在看见白发女人身穿潜水衣如人鱼纵身跳水那幕。内心于是明白了,白发女人沿经珠宝金权而毫不在意的追逐过程中
她是来讨回世上无形的无价之宝
城堡主人纵使心碎于重重关卡却再拼凑不出、打造不出真正自由蓝天的未来蓝图给她。于是

那城堡,城门上镶有密锁如城市偌大地下道紧邻地心熔岩的机械城堡?或来自守护神如外太空的巨大舰艇的key、城堡主人都任由白发女人穿越哪怕整个世界颠倒着末日的不祥征兆


城堡主人每从国外返家都会带回非常多珍贵名酒收存酒窖里,当时却忘了,无常。__那令城堡主人滴酒不沾的原因是为延续生命而得了一种不知名的怪病。

虽然城堡主人再不品酒也再没机会见到白发女人最娇柔深情的模样。

但城堡主人从不在乎白发女人苍老的模样面对自己。甚至宁愿在无人的深夜对月光,怀念起由白发转为黑发如海妖似迷醉的眼眸像坠落温润爱琴海水里服贴身体每吋复活肌肤毛细孔因开合而悸颤的恣意让海妖游移耳鬓胸肌双腿间如水蛇似蛊吸附灵魂的元神;祭品似放任女人像无邪吸血鬼小女孩神情镂刻出天使跫音的魔鬼烙印于左心室。






冰夕.Sep18'2011 PM:19:28~ 20:27



.

[ 本帖最后由 冰夕 于 2011-9-19 08:42 编辑 ]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11-09-19 17:10:59
冰大人,您签赠偶的书,因为缺少银子,准备挂孔网书店卖了买烟买酒,您行行好,再寄几本吧。 http://shop.kongfz.com/book/18489/index.html

[ 本帖最后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11-9-19 17:17 编辑 ]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11-09-19 17:14:05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1-09-20 08:15:08

QUOTE:

原帖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11-9-19 17:10 发表 冰大人,您签赠偶的书,因为缺少银子,准备挂孔网书店卖了买烟买酒,您行行好,再寄几本吧。 http://shop.kongfz.com/book/18489/index.html
是想氣到冰軍嘔血就是了吼

啥?真敢賣掉   往後就喊你剝皮芙蓉花    遇一回剝皮你兩層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11-09-20 11:08:34
回复 5# 的帖子
这回事情闹大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