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冰 夕 » 日志
所有符號不過我們敘事輕如鴻毛的詠歎調 --by 冰夕 blog:閱夜.冰小夕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                                        【 冰夕.詩集 《 謬愛 》2015年12月 出版 】                       【 冰夕.詩集 《 抖音石 》2010年7月 出版 】

 碑帖体.六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6-08 04:22:31 / 个人分类:2008年~2011年:詩生活

查看( 584 ) / 评论( 16 )

 


 

 腐蚀着童心
 雪泛黄的汨流出眼中的潮汐

 海水住进体内
 犹能听见鱼唱游
 水母发光的游姿
 伸缩
 张网求知的经纬
 缩伸又收回
 匕首凹入喉管电击的嗓音

 以地窖为终站的汪洋
 暗潮不时淹没妆镜
 佯装镇静的脆琉璃景观

 山茶色的眼瞳
 收缩又放大
 吸入春光雀羽
 眨眼夜阑
 生离铰炼的瞬秒
 
 呕于欢愉后
 带着内脏气味的你

 需要香精
 掩饰一把扇子旋身
 舞出
 啪哒哒的,光圈,定格一缕虹光的抛物线

 射往寒夜中的孤星



 
faninsa.t Jun7`2010.pm:21:54






 碑 帖 体 


 ‘想从竖心旁部首带走积雪’那字义谎似傲骨寒梅,诗题是〈如风起时〉。

 记得冰夕当年写诗之际悄然把“恨”字,拆为“心”与“艮”或许神听不见

 坠足冷眼里的夕阳

 多想拨开心上积雪。每当风起时也能吹散幼兽的尸水味

 掩埋爱,未及命名流星腐蚀怀表的刻度,捂住绝望四季

 供养出冷梅般奇景

 留予路人一片雪白世界。但总有凌乱爪印最先踏碎

 纯粹她寻梅的踪迹___



 faninsa.t Jun3`2010 am:02:21





 雨 am:08:31 


 清晨伫立窗边看雨,俯视车流,听淅唰唰
 雨水被时间辗过的喷溅声

 冷。身穿薄丝睡衣的你,披了件袖长及膝的宽衬衫
 空气中
 满是湿雨混合记忆的霉味

 该是早餐时,不饿。塞了两口蛋糕混着药送入喉中
 随即送入冰箱。

 回到窗口看着雨发呆
 都快九点了,身体力竭却不舍离开,灰色的天空仿
 似自己的脸

 想着鸟它如何逆雨飞行城市中
 有时还带着幼鸟迁徙

 忧惧魔咒难解从病体到裂隙的春日,随电影般荒缪
 情节住进母亲眼中的泪光
 无从闪躲妆镜层叠凋零,早夭的预言...。

 难道上一代的爱,也遗传你倔强薄唇,绕数着,第
 二十八街转角、三十八街转角
 ...或者根本
 不够时间挽回冰箱中过期的黄莲。只是彼此都没说。

 任叹息声,随手抛下,开关的日常。
 关上一道又一道的
 房门,最后发现大家都在雨里用餐、打字、刻碑...。




 
faninsa.t  May29`2010.am:08:31




 囚 镜 六 行


 听见撒旦笑你
 声音越走越近

 天使之翼穿透胸骨
 眼眶溢出逝水

 兽看着你
 直掉泪


 
faninsa.t May31`2010 pm:22:55






 谬 爱


 像防护罩贴着背部
 轮回是惊骇
 思绪穿越时空
 抵达草坪般胸怀
 他不知
 羞怯窝在怀里
 搂住仰慕


 而焰火如金阁寺穹苍
 警笛声挟记忆而往


 故事转过身
 来
 牡丹花瓣瓣凋谢孤寂眼瞳


 当年的细雪
 烧酒、小碎花步与歌谣
 已是博物馆
 春天的入口


 老灵魂走过灰烬
 再见时
 忘川 南北奔


 从一滩血红色历史现场
 爱
 抱我走出火海



 faninsa.t May21`2010



 

 深 蓝


“离人”是落发后的戒疤。...当苍天有情,从寺前,放生一尾鱼。你当知辞
别炫丽浪尖逗引如海妖的歌声无论雌雄的航海图;当知重返恒温水域的日常
澄净如冷水,是唯一立锥的张力表面,让鱼恒久弥新的浮现明镜前。 
                             ──  记题

祭。删是毫无能力偿还讯息留下,残影脑波的雪花杂讯。

流连窗口的鱼,从喘息、适应等待和疏离中。总选择静静把花束、信笺留在他方的,隔世。

无论星辰与否,无缘再续欢歌如长亭下,偶遇的蝉声,他是夏艳,而你在深秋。他是鸟、你是
鱼。他是云、你是水中倒影。

掀掉一桌酒肆金樽的狼藉后,只想杳如黄鹤的你远远飞离牵挂。

然而有酒无酒都是一场梦游、呓语过于浓稠的对号,赶在日出落海前,游回深蓝水域的静海。

像接手风中蒲公英无法延续故事的插曲,唱着过客,幻影的上一秒泡泡。

心也该回归淡谧窗口,一叶静静姿影,自天空飘坠,小小的黑点,有时是远飏的鸥翅、有时是
夜莺赋别雨中的谢辞,多数是流星磨擦冷空后,无声的尘埃、金箔般散落键盘上。



faninsa.t May24`2010 pm:18:27


TAG: 冰夕 囚镜六行 深蓝 碑帖体 谬爱 雨am:08:31

张伟良的个人空间 张伟良 发布于2010-06-08 06:31:13
 山茶色的眼瞳
 收缩又放大
 吸入春光雀羽
 眨眼夜阑
 生离铰炼的瞬秒
 
问好
Elford的空间 elford 发布于2010-06-08 10:56:21
“囚 镜 六 行


 听见撒旦笑你
 声音越走越近

 天使之翼穿透胸骨
 眼眶溢出逝水

 兽看着你
 直掉泪”

——冰美人,看完后,我也止不住落泪。这氨水味儿!
李浔的个人空间 李浔 发布于2010-06-08 11:08:26
喜欢这个:)
囚镜六行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6-08 11:28:50
来读冰夕。问候!
柴扉的个人空间 柴扉 发布于2010-06-08 11:36:14
我喜欢鱼。

冰夕的诗,有一些悲伤,有一些纠结。

[ 本帖最后由 柴扉 于 2010-6-8 11:39 编辑 ]
潘新安发布于2010-06-08 14:18:40
雨 am:08:31 


 清晨伫立窗边看雨,俯视车流,听淅唰唰
 雨水被时间辗过的喷溅声

 冷。身穿薄丝睡衣的你,披了件袖长及膝的宽衬衫
 空气中
 满是湿雨混合记忆的霉味

 该是早餐时,不饿。塞了两口蛋糕混着药送入喉中
 随即送入冰箱。

 回到窗口看着雨发呆
 都快九点了,身体力竭却不舍离开,灰色的天空仿
 似自己的脸

 想着鸟它如何逆雨飞行城市中
 有时还带着幼鸟迁徙

 忧惧魔咒难解从病体到裂隙的春日,随电影般荒缪
 情节住进母亲眼中的泪光
 无从闪躲妆镜层叠凋零,早夭的预言...。

 难道上一代的爱,也遗传你倔强薄唇,绕数着,第
 二十八街转角、三十八街转角
 ...或者根本
 不够时间挽回冰箱中过期的黄莲。只是彼此都没说。

 任叹息声,随手抛下,开关的日常。
 关上一道又一道的
 房门,最后发现大家都在雨里用餐、打字、刻碑...。


---------------------问候冰夕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0-06-09 05:29:27

QUOTE:

原帖由 柴扉 于 2010-6-8 11:36 发表 我喜欢鱼。 冰夕的诗,有一些悲伤,有一些纠结。
嗯,我也喜欢鱼、深蓝。问好柴扉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0-06-09 05:32:28

QUOTE:

原帖由 elford 于 2010-6-8 10:56 发表 “囚 镜 六 行  听见撒旦笑你 声音越走越近  天使之翼穿透胸骨 眼眶溢出逝水  兽看着你 直掉泪” --冰美人,看完后,我也止不住落泪。这氨水味儿! ...
这阵子靠阎王近一些,呵呵。但都还挺得住。深谢elford握勉。顺祈诗安。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0-06-09 05:33:22

QUOTE:

原帖由 李浔 于 2010-6-8 11:08 发表  囚镜六行
问好李浔。深谢圈点勉励。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0-06-09 05:37:31

QUOTE:

原帖由 梁小曼 于 2010-6-8 11:28 发表 来读冰夕。问候!

QUOTE:

原帖由 潘新安 于 2010-6-8 14:18 发表 雨 am:08:31   清晨伫立窗边看雨,俯视车流,听淅唰唰 雨水被时间辗过的喷溅声  冷。身穿薄丝睡衣的你,披了件袖长及膝的宽衬衫 空气中 满是湿雨混合记忆的霉味  该是早餐时,不饿。塞了两口蛋糕混着药送入喉 ...
问好小曼、潘新安。
谢谢问候。祝两位诗安。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0-06-09 06:23:29

QUOTE:

原帖由 张伟良 于 2010-6-8 06:31 发表  山茶色的眼瞳 收缩又放大 吸入春光雀羽 眨眼夜阑 生离铰炼的瞬秒  问好
问好伟良。
勿忧。鱼还写着泡泡呢 ^_^  祝好诗安!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10-06-09 08:06:52
海水住进体内
 犹能听见鱼唱游
 水母发光的游姿
 伸缩
 张网求知的经纬
 缩伸又收回
 匕首凹入喉管电击的嗓音


喜欢!
北京地图的个人空间 北京地图 发布于2010-06-09 16:56:04
碑 帖 体 


 ‘想从竖心旁部首带走积雪’那字义谎似傲骨寒梅,诗题是〈如风起时〉。

 记得冰夕当年写诗之际悄然把“恨”字,拆为“心”与“艮”或许神听不见

 坠足冷眼里的夕阳

 多想拨开心上积雪。每当风起时也能吹散幼兽的尸水味

 掩埋爱,未及命名流星腐蚀怀表的刻度,捂住绝望四季

 供养出冷梅般奇景

 留予路人一片雪白世界。但总有凌乱爪印最先踏碎

 纯粹她寻梅的踪迹___

------------打乱已知,再造一个不同思维方式看我们的世界------------这首作品做到了-------------大赞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0-06-11 07:54:09

QUOTE:

原帖由 北京地图 于 2010-6-9 16:56 发表
碑 帖 体 

 ‘想从竖心旁部首带走积雪’那字义谎似傲骨寒梅,诗题是〈如风起时〉。

 记得冰夕当年写诗之际悄然把“恨”字,拆为“心”与“艮”或许神听不见

 坠足冷眼里的夕阳

 多想拨开心上积雪。每当风起时也能吹散幼兽的尸水味

 掩埋爱,未及命名流星腐蚀怀表的刻度,捂住绝望四季

 供养出冷梅般奇景

 留予路人一片雪白世界。但总有凌乱爪印最先踏碎

 纯粹她寻梅的踪迹___

------------打乱已知,再造一个不同思维方式看我们的世界
一直很想谢谢
北京地图知音莫若你无论听看或创意构思
均被简扼了然
接收于解语里,如斯慰勉创作动力。

遥握,大安! 顺祈写作愉悦。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0-06-11 08:35:10

QUOTE:

原帖由 千山雪 于 2010-6-9 08:06 发表 海水住进体内 犹能听见鱼唱游 水母发光的游姿 伸缩 张网求知的经纬 缩伸又收回 匕首凹入喉管电击的嗓音 喜欢! ...
欣见千山雪
老诗友慰勉!! 重握两下   祝福长长久久
拉奥孔 言熵 发布于2010-06-11 13:58:13
您的诗总是童心不改,第一首的最后尤让人舒心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