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冰 夕 » 日志
所有符號不過我們敘事輕如鴻毛的詠歎調 --by 冰夕 blog:閱夜.冰小夕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                                        【 冰夕.詩集 《 謬愛 》2015年12月 出版 】                       【 冰夕.詩集 《 抖音石 》2010年7月 出版 】

 墨迹三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1-22 08:15:51 / 个人分类:2008年~2011年:詩生活

查看( 343 ) / 评论( 41 )





哀歌 

最初的一双小手攀上甜钢琴
像饱满星辰的愿望流苏般吹拂小脸蛋

旋转木马上的笑靥没有终点 
是对未命名行星的好奇
时序:正值二月杏花开

直到故事中场诡谲雪人的行迹
泄露火线通往儿时现场
才恍然镜前
揉合阳光上扬嘴角的外貌
眼里有鹰爪掘出腐泥身世

同时坠马真相
狠狠盯向蚁孔的门锁外




憧憬

相框 袭来海浪声
静静的看往事伫立窗外
看她进入你书房点燃孤寂共舞
伴随余温最后一行的

 纷纷滚落银河

脚步不停发出慢板悲歌
回想最繁华时节
是挟带青鸟奔往怀表的心跳

每逢涨潮时怦怦又砰砰
倾出浪潮击响白骨穿越风暴眼

穿越好安静眠床的海中央
学会
移交星辰与花冠




虚构晴日梦中

其实她害怕面对人群
窥见行走时
仅存黑纱移动

如逃出昨日废墟的她
来到旋转霓虹光热的城市
才发现身体
仅有几片落叶最真实
结局

镜头外 
总有人戴上墨镜宛若
雨水和日照不停擦拭
雏菊坟前
考古沧桑的姓氏





faninsa.t Nov22`2009 新修
   

Picture:John Loengard


TAG: 冰夕 哀歌 墨迹三首 憧憬 虚构晴日

悬壶的个人空间 悬壶 发布于2009-11-22 08:49:19
清新些了
冰成水
也好
张伟良的个人空间 张伟良 发布于2009-11-22 08:57:12
同时坠马真相
狠狠盯向蚁孔的门锁外 细腻。从大动物观察到小昆虫。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11-22 09:18:40
詩生活

 感谢北京地图线上赠作,我想你懂寻根的感受。
 当
水的时间,描述的村庄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空的世界走过麦子
 有莫大回音的想望
 触及了征旅上欲寻回自己的夙愿。

 我已收藏此即兴作
 也让宝岛更多诗友
 共享你博客内的许多潜质优作。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article.php?pbgid=3596&entryid=593031&comopen=1#comment_1171681


QUOTE:

原帖由 北京地图 于 2009-11-22 15:32 发表

墨迹--------和冰夕同题


水的时间,描述的村庄不属于你
也不属于我

反叛或者迷茫的街道,挂满先锋的旗
我红我绿我三心二意
举杯淹没汴梁,砸倒射雕的土匪,回到砚中
围猎中马匹围追堵截一面下游的墙
在宣纸上飞奔,突破黄河与长江
穷尽到布衣边缘补副词和渔网
空的世界走过麦子,
还会剩下什么
一点一滴咬碎牙齿以后
狼毫怀念狼毫
血与血,泪与泪
大陆与台湾
正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下弯腰锄草

QUOTE:

原帖由 北京地图 于 2009-11-22 15:36 发表 看到你的墨迹就写了这个同题-----------匆匆 ---------写的不大细--------勿怪----------开心就好---------快乐



  ~~~~~~~~~~~~~~~~~~~~~~~~~~~~~~
  ~~~~~~~~~~~~~~~~~~~~~~~~~~~~~~




 喜欢这首诗,3Q 兰波(二肉) 分享我阅读!
 很贴近心房几乎
 淌流于深蓝多瑙河的静脉中。。。

 听见,也梦过
 不止是我的每个时空
 不止老少男女的集体
 迁徙抑或流亡之镜。

QUOTE:

原帖由 二肉 于 2009-11-22 21:07 发表

允许我在这里唱一首曼德尔斯塔姆的《燕子》
 
           燕子
  
  我似乎忘记了我想说的那个词儿。
  一只瞎眼的燕子回到幽灵的皇宫,
  以折断了的翅膀,去戏弄晶莹的一群。
  在无意识唱着歌儿把夜晚赞颂。
  
  没有鸟鸣。蜡菊不会开花。
  夜之马群有着晶莹的鬃毛。
  空空的木舟在干涸的河上漂游。
  在蚱蜢中间这个词儿把意识失掉。
  
  它慢慢地生长,就僚天幕或庙宇,
  一会儿装扮成疯狂的安提戈涅.
  一会儿像死去的燕子坠向脚边,
  带着冥河的温柔和绿色的树叶。
  
  噢,假若能挽回有视力的手指的羞耻!
  挽回相互理解时的凶凸状的快乐!
  我如此害怕缪斯女神的号啕,
  害怕浓雾、丁当和断折。
  
  凡人具有爱和理解的力量,
  对他们说来,声音也从手指间流动,
  但我忘了,我想要说些什么,
  无形体的思想将回到幽灵的皇宫。
  
  晶莹者说得始终文不对题,
  还有安提戈涅、女友和燕子……
  但在嘴唇上,就像黑色的冰块,
  燃烧着冥河丁当声的回忆。

QUOTE:

原帖由 二肉 于 2009-11-22 21:02 发表 读冰姐姐的这三首一读就读进去了,就好象看见了什么,这也许是一种亲近感,一种我好久都没有尝过的常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吧,对了昨天我梦见你了 ...

王克楠的个人空间 王克楠 发布于2009-11-22 10:22:49
冰姑娘这几句很是女性写作:)
“最初的一双小手攀上甜钢琴
像饱满星辰的愿望流苏般吹拂小脸蛋”好可爱。
王克楠的个人空间 王克楠 发布于2009-11-22 10:24:19
这几句在平静有着风浪啊,
"
穿越好安静眠床的海中央
学会
移交星辰与花冠"
北京地图的个人空间 北京地图 发布于2009-11-22 13:05:31
墨迹-----------应该写个同题----------老了以后回头看----------是否墨迹已成伊莎贝拉蝴蝶----------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9-11-22 14:15:18
时序:正值二月杏花开

冰军春季攻势还没有开打,就已经有点怯阵了,哈哈,无上妙道,都是心理战啊。
潘新安发布于2009-11-22 14:29:07
■ 虚构晴日梦中

其实她害怕面对人群
窥见行走时
仅存黑纱移动

如逃出昨日废墟的她
来到旋转霓虹光热的城市
才发现身体
仅有几片落叶最真实
结局

镜头外 
总有人戴上墨镜宛若
雨水和日照不停擦拭
雏菊坟前
考古沧桑的姓氏

喜欢这首。
拉奥孔 言熵 发布于2009-11-22 15:03:38
你诗歌的结构非常独特 呵
北京地图的个人空间 北京地图 发布于2009-11-22 15:32:25
墨迹--------和冰夕同题

水的时间,描述的村庄不属于你
也不属于我
反叛或者迷茫的街道,挂满先锋的旗
我红我绿我三心二意
举杯淹没汴梁,砸倒射雕的土匪,回到砚中
围猎中马匹围追堵截一面下游的墙
在宣纸上飞奔,突破黄河与长江
穷尽到布衣边缘补副词和渔网
空的世界走过麦子,还会剩下什么
一点一滴咬碎牙齿以后
狼毫怀念狼毫
血与血,泪与泪
大陆与台湾
正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下弯腰锄草
北京地图的个人空间 北京地图 发布于2009-11-22 15:36:33
看到你的墨迹就写了这个同题-----------匆匆


---------写的不大细--------勿怪----------开心就好---------快乐
二肉的个人空间 二肉 发布于2009-11-22 21:02:46
读冰姐姐的这三首一读就读进去了,就好象看见了什么,这也许是一种亲近感,一种我好久都没有尝过的常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吧,对了昨天我梦见你了
二肉的个人空间 二肉 发布于2009-11-22 21:07:37
允许我在这里唱一首曼德尔斯塔姆的《燕子》
 
           燕子
  
  我似乎忘记了我想说的那个词儿。
  一只瞎眼的燕子回到幽灵的皇宫,
  以折断了的翅膀,去戏弄晶莹的一群。
  在无意识唱着歌儿把夜晚赞颂。
  
  没有鸟鸣。蜡菊不会开花。
  夜之马群有着晶莹的鬃毛。
  空空的木舟在干涸的河上漂游。
  在蚱蜢中间这个词儿把意识失掉。
  
  它慢慢地生长,就僚天幕或庙宇,
  一会儿装扮成疯狂的安提戈涅.
  一会儿像死去的燕子坠向脚边,
  带着冥河的温柔和绿色的树叶。
  
  噢,假若能挽回有视力的手指的羞耻!
  挽回相互理解时的凶凸状的快乐!
  我如此害怕缪斯女神的号啕,
  害怕浓雾、丁当和断折。
  
  凡人具有爱和理解的力量,
  对他们说来,声音也从手指间流动,
  但我忘了,我想要说些什么,
  无形体的思想将回到幽灵的皇宫。
  
  晶莹者说得始终文不对题,
  还有安提戈涅、女友和燕子……
  但在嘴唇上,就像黑色的冰块,
  燃烧着冥河丁当声的回忆。
局外人的个人空间 局外人 发布于2009-11-22 22:04:19
回复 1# 的帖子
回想最繁华时节
是挟带青鸟奔往怀表的心跳
喜欢这句,喜欢《憧憬》这首,另人回味。
灵丹的个人空间 灵丹 发布于2009-11-22 22:34:03
墨迹如流水哗哗,喜欢, 问好冰MM。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11-22 23:08:23
诗生活

 感谢北京地图线上赠作,我想你懂寻根的感受。
 当水的时间,描述的村庄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空的世界走过麦子
 有莫大回音的想望
 触及了征旅上欲寻回自己的夙愿。

 我已收藏此即兴作
 也让宝岛更多诗友
 共享你博客内的许多潜质优作。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article.php?pbgid=3596&entryid=593031&comopen=1#comment_1171681


QUOTE:

原帖由 北京地图 于 2009-11-22 15:32 发表

墨迹--------和冰夕同题


水的时间,描述的村庄不属于你
也不属于我

反叛或者迷茫的街道,挂满先锋的旗
我红我绿我三心二意
举杯淹没汴梁,砸倒射雕的土匪,回到砚中
围猎中马匹围追堵截一面下游的墙
在宣纸上飞奔,突破黄河与长江
穷尽到布衣边缘补副词和渔网
空的世界走过麦子,
还会剩下什么
一点一滴咬碎牙齿以后
狼毫怀念狼毫
血与血,泪与泪
大陆与台湾
正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下弯腰锄草

QUOTE:

原帖由 北京地图 于 2009-11-22 15:36 发表 看到你的墨迹就写了这个同题-----------匆匆 ---------写的不大细--------勿怪----------开心就好---------快乐



  ~~~~~~~~~~~~~~~~~~~~~~~~~~~~~~
  ~~~~~~~~~~~~~~~~~~~~~~~~~~~~~~




 喜欢这首诗,3Q 兰波(二肉) 分享我阅读!
 很贴近心房几乎
 淌流于深蓝多瑙河的静脉中。。。

 听见,也梦过
 不止是我的每个时空
 不止老少男女的集体
 迁徙抑或流亡之镜。

QUOTE:

原帖由 二肉 于 2009-11-22 21:07 发表

允许我在这里唱一首曼德尔斯塔姆的《燕子》
 
           燕子
  
  我似乎忘记了我想说的那个词儿。
  一只瞎眼的燕子回到幽灵的皇宫,
  以折断了的翅膀,去戏弄晶莹的一群。
  在无意识唱着歌儿把夜晚赞颂。
  
  没有鸟鸣。蜡菊不会开花。
  夜之马群有着晶莹的鬃毛。
  空空的木舟在干涸的河上漂游。
  在蚱蜢中间这个词儿把意识失掉。
  
  它慢慢地生长,就僚天幕或庙宇,
  一会儿装扮成疯狂的安提戈涅.
  一会儿像死去的燕子坠向脚边,
  带着冥河的温柔和绿色的树叶。
  
  噢,假若能挽回有视力的手指的羞耻!
  挽回相互理解时的凶凸状的快乐!
  我如此害怕缪斯女神的号啕,
  害怕浓雾、丁当和断折。
  
  凡人具有爱和理解的力量,
  对他们说来,声音也从手指间流动,
  但我忘了,我想要说些什么,
  无形体的思想将回到幽灵的皇宫。
  
  晶莹者说得始终文不对题,
  还有安提戈涅、女友和燕子……
  但在嘴唇上,就像黑色的冰块,
  燃烧着冥河丁当声的回忆。

QUOTE:

原帖由 二肉 于 2009-11-22 21:02 发表 读冰姐姐的这三首一读就读进去了,就好象看见了什么,这也许是一种亲近感,一种我好久都没有尝过的常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吧,对了昨天我梦见你了 ...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11-22 23:24:32

QUOTE:

原帖由 悬壶 于 2009-11-22 08:49 发表 清新些了冰成水也好
*嗯,适合濛雨檐下的清晨。3Q 提读

QUOTE:

原帖由 张伟良 于 2009-11-22 08:57 发表 同时坠马真相狠狠盯向蚁孔的门锁外 细腻。从大动物观察到小昆虫。
*好像均为四脚怪的爬虫类...。3Q 提读

QUOTE:

原帖由 王克楠 于 2009-11-22 10:22 发表 冰姑娘这几句很是女性写作:) “最初的一双小手攀上甜钢琴像饱满星辰的愿望流苏般吹拂小脸蛋”好可爱。

QUOTE:

原帖由 王克楠 于 2009-11-22 10:24 发表 这几句在平静有着风浪啊, " 穿越好安静眠床的海中央学会移交星辰与花冠"
*感谢克楠兄提读阅感分享。

QUOTE:

原帖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09-11-22 14:15 发表 时序:正值二月杏花开 冰军春季攻势还没有开打,就已经有点怯阵了,哈哈,无上妙道,都是心理战啊。
*3Q蓉花来读。

QUOTE:

原帖由 潘新安 于 2009-11-22 14:29 发表 ■ 虚构晴日梦中 其实她害怕面对人群窥见行走时仅存黑纱移动 如逃出昨日废墟的她来到旋转霓虹光热的城市才发现身体仅有几片落叶最真实结局 镜头外 总有人戴上墨镜宛若雨水和日照不停擦拭雏菊坟前考古 ...
*谢谢新安勉励圈诗。盼每人均能走出晴日!

QUOTE:

原帖由 言熵 于 2009-11-22 15:03 发表 你诗歌的结构非常独特 呵
*拙作。还请多指教。问好言熵新诗友。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11-23 01:35:54

 剛忽而回溯此作,仍使我顫慄不已。雖然這是2006年舊稿,新修。

 但她們、他們、牠、祂
 究竟看見什麼如斯暗啞---

 而領受傾斜
 從搖擺風雨中
 晃見的
    光暈

 

QUOTE:

原帖由 二肉 于 2009-11-22 21:02 发表 读冰姐姐的这三首一读就读进去了,就好象看见了什么,这也许是一种亲近感,一种我好久都没有尝过的常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吧,对了昨天我梦见你了 ...

非诗 刀法在人间 发布于2009-11-23 10:54:58
别开生面,收藏
听雨不闻风的个人空间 听雨不闻风 发布于2009-11-23 11:36:32
伴随余温最后一行的

 纷纷滚落银河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